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面對撒但攪擾 我是這樣得勝試探的

21

王 敏

喜迎主來 宗派帶領來攪擾

我是教會的一名同工,一直熱心事奉主,儆醒等候的再來。可近年來,教會越來越荒涼,弟兄姊妹消極軟弱,我也靈裡枯乾,無道可講,心裡特別的黑暗、痛苦。為此,我天天禱告祈求,加緊聚會,祈盼主快回來,帶領我們走出黑暗,與主重逢。後來,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把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了我,說神早已道成肉身來在了人間,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並給我交通了神拯救人類的經營計劃,神三步作工的宗旨,道成肉身的奧祕,聖經的內幕,還有撒但是怎麼敗壞人類的,神是怎麼拯救人類的,人類以後的結局歸宿,人該怎樣追求才能達到蒙拯救進天國,等等各方面的真理。通過考察全能神的作工、說話,我明白了許多以往聖經中不明白的真理,解決了我信主時的一些問題、困惑,我的生命得著了供應,靈裡不再黑暗了,重新獲得了聖靈的作工。我認定這些話就是神的聲音,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道成肉身的全能神。之後,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每天都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積極參加教會生活,並和弟兄姊妹一起傳福音見證神。正當我信心百倍傳揚神的末世福音時,撒但的試探竟悄然臨到。

傳福音見證神

一天,我正在家裡洗衣服,原宗派的涂長老來找我,一進屋就氣勢洶洶地衝我說:「你可是教會的主要同工,居然信了『東方閃電』!難道你忘了經上說:『我希奇你們這麼快離開那藉著基督之恩召你們的,去從別的福音。那並不是福音,不過有些人攪擾你們,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但無論是我們,是天上來的使者,若傳福音給你們,與我們所傳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加拉太書1:6-8)我們蒙了主的恩召,享受主的恩典,就應該好好地守住主的道,不管誰來傳福音都不能接受!我勸你趕緊向主悔改吧!」接著,他又說了很多攻擊、褻瀆、污衊全能神的話。

看著涂長老的態度,再聽他這麼一說,我當時有點發矇,也有些膽怯害怕,心想:「我才接受不久,還有很多地方不懂,萬一像他說的那樣,那我這些年信主不就白信了嗎?怎麼辦?怎麼辦?」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突然想到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給我交通過這節經文,保羅說這話是有背景的,其中談到的「別的福音」並不是指神的末世作工說的。於是我就對涂長老說:「我沒有信錯,我已經考察過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跟上了神的腳蹤,被提到了神的寶座前。而你說的這段經文是使徒保羅在主後六十年左右寫給加拉太教會的書信,當時正處在從律法時代向恩典時代轉折的時期,猶太教的人在傳律法時代的舊工作,讓人守耶和華的律法,而跟隨主耶穌的人在傳恩典時代的新工作。那些持守舊約律法的法利賽人說主耶穌的門徒所傳的福音與他們傳的不一樣,還說主耶穌的道超出了舊約聖經,他們不僅自己拒絕接受主耶穌的新工作,還攪擾那些已接受主耶穌救恩的人。當時的加拉太人沒有分辨,就聽信法利賽人的話離開了主耶穌的福音,又回到沒有聖靈作工的聖殿,保羅就根據當時的情況寫信給加拉太教會,勸勉加拉太人跟上主耶穌的作工。所以,保羅說的『別的福音』指的是當時的人又去守律法說的,根本不是指末世的福音說的。若是指末世的福音,那啟示錄預言的『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飛在空中,有永遠的福音要傳給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國、各族、各方、各民』(啟示錄14:6)又該怎麼解釋呢?再說,保羅寫這封信的時候還沒有啟示錄,怎麼可能是說神末世的福音呢?我們那樣認為不是太荒唐謬妄了嗎?我們不能隨意套用聖經上的話來攔阻信徒接受神的新工作。聖經裡多處預言主必快來,現在神已經重返肉身了,在恩典時代工作的基礎上又作了一步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發表了能使我們蒙拯救的一切話語,我們接受了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敗壞性情逐步得著潔淨變化,這樣就能被神帶入下一個時代,進入神給我們預備的美好歸宿之中。這正應驗了啟示錄中所說的『永遠的福音』,也就是神的末世作工。涂長老,我也是讀了全能神的話才明白這些的,你也看看全能神的話,考察考察神的末世作工吧!」

涂長老聽後十分惱怒,惡狠狠地對我說:「你要是不離開全能神教會,我們就對你不客氣!」我一聽他說這話又見他氣急敗壞的樣子,心裡對他極為反感,就義正辭嚴地對他說:「不管你怎麼說,我已認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跟上了神的新工作是不會離開的。涂長老,你平時在弟兄姊妹面前不是常講要做聰明童女,儆醒等候迎接主的再來嗎?今天主真的來了你為什麼不尋求考察呢?你不但不帶領弟兄姊妹考察神的末世作工,不把主的羊帶到主面前,還編造謊言、釋放各種邪說謬論攔阻弟兄姊妹尋求考察,我接受了神的末世福音你還來攪擾,論斷我是信了別的福音,你到底安的什麼心哪?你的行為跟當初抵擋主耶穌的法利賽人有什麼區別?記得主耶穌咒詛法利賽人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馬太福音23:13、15)從主耶穌的話中看到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凡是攪擾神的作工,攔阻弟兄姊妹接受神福音的,最終都要遭神定罪、懲罰,我勸你還是不要攔阻攪擾人接受神的末世作工了。」涂長老聽我這麼說,又看我態度堅決,就氣沖沖地走了。我看到涂長老氣急敗壞的樣子,從心裡為勝過撒但的攪擾而高興。

宗派帶領不放過 一計不行再施一計

兩天後,正好是我們原派別弟兄姊妹聚會的日子,我就帶著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去給他們傳神的末世作工。當我們走到聚會點時,看到房前屋後撒了很多誣陷全能神教會的傳單,有的還貼在牆上,我很氣憤,心想:「這難道是涂長老他們幹的?前兩天他來攪擾我,我沒有聽他的話又直接揭露了他,當時他很惱火,估計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涂長老知道我們聚會就特地在這兒撒傳單,想讓那些不知情的弟兄姊妹看了就不敢接觸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涂長老真是太惡毒了,為了攔阻弟兄姊妹接受神的末世福音,竟然做出這麼卑鄙的事!」此時,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同時又感到憂慮:「按涂長老的人性真不知道他還會做出什麼事,說不定他還敢報警呢!若真是那樣的話,今天這麼多弟兄姊妹還有兩個傳福音人員都在這裡聚會就不安全了,一旦被抓後果不堪設想。」想到這兒,我心裡突然有種不安的感覺,一時也不知怎麼辦了,留下繼續聚會怕被抓,走吧,弟兄姊妹都來了,這次交通的機會又挺難得的……

面對這些難處,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一下子癟了,我靈裡下沉,特別軟弱,心想:「自從我接受神的這步作工,原派別的牧師、長老就和我反目成仇,處處攪擾、攔阻我,還說了很多定罪、咒詛我的話,攪得我心煩意亂。現在他們要是再聯合中共政府來逼迫、抓捕我們,這可該怎麼辦啊?」正在我不知何去何從時,忽然想到換一個聚會點。於是,我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大家都同意了,可這麼多人又該去哪兒呢?教會裡的聚會點涂長老都知道,今天來聚會的人也多,目標很大,他們在暗處,我們在明處,我作為教會的同工可不能有半點疏忽,否則會造成嚴重的損失,我感到身上的擔子很重,但想到神就在我們身邊,相信神是我們隨時的幫助。於是,我就將難處帶到神面前禱告,求神帶領幫助我們能找到一個合適的聚會點。禱告後,我一下子想到我弟弟家就在附近,他雖然不信神但人性還可以,我就將這件事交託給神。之後,我就去了弟弟家,沒想到跟弟弟說時他很爽快地答應了,這使我看到了神的作為,心裡很感激,默默地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

當我們聚完會回家時,電話亭的老闆看到我驚訝地說:「咦!你回來了,沒事吧?」我聽後感到不解,便問老闆怎麼回事,這才知道涂長老已經報警讓中共警察來抓我們,還好我們換了聚會點才免遭中共的抓捕。我聽後氣憤不已,涂長老真夠惡毒的,為了攔阻我們信神,不僅在聚會點撒污衊全能神教會的反面傳單,還報警要把我們交給中共,這不是賣主賣友的猶大嗎?我越想越生氣,但也感謝神的奇妙保守,帶領我們轉移了聚會點,還安排了弟弟接待我們,要不然我們今天肯定被中共警察抓捕了。這時,我對神的信心增加了一些,就想得趕緊安排弟兄姊妹聚會,讓他們得到神話語的澆灌、供應,儘早歸回到神面前。

天黑後,我又去找了劉姊妹,想安排後天在她家聚會,可劉姊妹告訴我涂長老帶警察到各個聚會點抓我和全能神教會傳福音的人員,現在教會的聚會點都不安全,讓我再想想別的辦法。當臨到這個難處時,我再次陷入困境中,心想:「後天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要來給我們聚會,可現在我實在不知道去哪兒聚會了,這可該怎麼辦啊?」

消極軟弱 神的話來撫慰

從劉姊妹家出來,我站在路邊猶豫了好長時間,不知往哪兒走,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隨後我又去了幾個聚會點,但都不太安全。跑了一晚上,我身心疲憊地回到家,一下子癱軟在沙發上,我又陷在軟弱中,心想:「走信神這條路怎麼這麼艱難?宗派帶領瘋狂攔阻,中共政府也抓捕,我們連聚會的地方都沒有,一旦被抓捕還有判刑坐牢的危險,還要遭受酷刑折磨,面臨生死選擇……」我越想越軟弱,放棄信全能神又不甘心,信主這些年就是為了迎接到主的重歸,可一想到我才信就這麼艱難,以後不得更苦嗎?左右為難時,我抱頭失聲痛哭起來,口裡不停地呼求:「神啊!神啊!求你幫幫我,幫幫我吧!……」痛苦消極中,我想到了一首神話語詩歌《苦就是神的祝福》:「不要灰心,不要軟弱,神會向你顯明,國度路上不是那麼一帆風順的,哪有那樣便宜的事!輕而易舉就想得福。」(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的話安慰著我的心,也給了我信心,使我明白了國度的福分不是輕而易舉就能得著的,必須得對神有真實的信心。我不能因著宗教牧師的攪擾和中共警察的抓捕,怕肉體受苦就灰心失望,也不能因在這樣的環境裡信神太難就活在軟弱、消極中,這樣很容易中撒但的詭計,被撒但擄去。隨後我看到神的話說:「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因著在抵擋神的地方開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極大的攔阻,而且神的許多話不能及時得到成就,人便因著神的話而受了熬煉,這也是屬於『苦』中的成分。神在大紅龍之地開展他的工作是相當難的,而神又藉此『難』來作了他的一步工作,來顯明神的智慧,顯明神的奇妙作為,藉此機會神將這班人作成。」(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

神的話來撫慰

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經歷逼迫患難的意義。中共無神論政府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它自建國以來就一直在迫害、鎮壓宗教信仰,根本不允許人信真神走正道,中共把基督教、天主教都定罪為邪教,把《聖經》定罪為邪教書籍,焚毀無數,抓捕、監禁、殘害了無數的基督徒和天主教徒,使無數人有家難歸,甚至還有許多人被中共的酷刑折磨,迫害致殘、致死。中共的目的就是要藉此使我們活在膽怯中否認神、背叛神,都因畏懼中共的無神論統治不敢信神,從而把中國建成無神區,中共真是太邪惡了!我們在中共無神論掌權的國家信神,就注定了信神這條路是坎坷、艱險的,要經歷各種的逼迫、患難,甚至有喪命的危險。但神就是藉著中共的逼迫來成全一班得勝者,使我們在逼迫患難中認識神的全能智慧,認識神的公義性情,對神產生真實的信心,同時對中共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惡魔實質有真實的分辨,能從心裡恨惡、棄絕、背叛它,憑著神的話活著,這也是神利用中共惡魔效力的意義。明白神的心意後,我不再那麼痛苦,對神也有了信心,我願在這樣的環境中真心依靠神,追求滿足神的心意,盡好自己的本分來安慰神的心。我又想到現在弟兄姊妹的信心都很大,也有渴慕真理的心,都想多聽聽全能神的話,我決不能因著一時的難處而消極軟弱,一定要抓緊時間裝備真理,儘快在真道上扎下根基,同時也把軟弱的弟兄姊妹扶持起來,不給撒但可乘之機。

神話語開啟 識破撒但詭計

由於還沒有找到比較安全的聚會點,我心裡很著急,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起來了,不由得在心裡琢磨哪裡比較安全,無助中我向神禱告交託。尋求時我突然想到主耶穌說:「我差你們去,如同羊進入狼群;所以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馬太福音10:16)細細地揣摩主的話,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是要我們運用智慧與撒但周旋,尤其是在中共無神論掌權的國家,聚會更得有些智慧方式。這時我想到一個比較僻靜的聚會點,經過了解,這個聚會點還比較安全,於是我就帶弟兄姊妹來這裡聚會。我們聚會時,就在外面安排幾個弟兄姊妹站崗放哨,我們還專門選擇上午十點至十二點半聚會,這個時間正好是宗派帶領去別的地方聚會的時間,等他們散會了,我們也結束了。就這樣,宗派帶領幾次來都撲了個空,從此以後他們就再也沒有來這個聚會點了。

可撒但並不甘心失敗,見硬招不行又使軟招,在這期間涂長老又讓同工周姊妹、黃姊妹兩次來找我,拉我回原宗派,但都被我拒絕了。過了一個月,涂長老又來我家找我,我一看到他就想起他帶著中共警察抓捕我們的事,心裡特別氣憤,便義正辭嚴地對他說:「涂長老,你帶著中共警察到處抓我們,出賣弟兄姊妹,你還配做長老嗎?這不是賣主賣友的猶大嗎?」涂長老自知理虧,假惺惺地說:「王姊妹,這事你也不能怪我,那是別的同工幹的,我也說過他們,可他們不聽呀!姊妹啊,我們一起事奉主這麼長時間了,我是真的不忍心看著你走錯路。我讓周姊妹她們來勸你你也不聽,這不我今天親自來勸你,你趕緊回來吧!只要你回教會,我們不記你的過,你還可以繼續帶教會,以後還要擴展教會,傳的人也都交給你來帶,你看怎麼樣?」我見他不知又耍什麼詭計,就不停地呼求神:「全能神啊!我的身量太小,願你保守我的心,加給我分辨的能力,能識破他的詭計,不受他的迷惑。願你加給我信心與力量,開啟光照我,賜給我當說的話。」之後,我想到弟兄姊妹給我們交通的全能神的話說:「教會在建造,撒但在竭力拆毀,它想方設法想要拆毀我的建造……你們務要時刻儆醒等候,多在我面前禱告,對撒但的各種陰謀詭計要識透,要認識靈、認識人,會分辨各種人、事、物……教會一進入建造帶下了一場聖徒爭戰,撒但的各種醜惡的嘴臉一一地擺在你們面前,是停止退步,還是站起來靠我而行?徹底揭露撒但的敗壞醜相,不講任何的情面,毫不客氣!與撒但決一死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七篇》)「撒但無時不在侵吞人心中對我的認識,無時不在張牙舞爪地作它最後垂死的掙扎,你們願意在此時被它的詭計而擄去嗎?願意在最後的工作完成之時而斷送自己的一生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說話·第六篇》)

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撒但無時無刻不在攔阻人歸向神,用盡各種手段和陰謀詭計來迷惑、誘騙我們背叛神,妄想打岔攪擾、拆毀神的工作。今天涂長老又來攪擾我放棄真道,我明白真理少,很容易上當受迷惑,但神的話告訴我在這場屬靈爭戰中要學會依靠神,用神的話來分辨臨到的人事物,才能識破撒但的詭計站住見證。我得禱告神,求神加給我智慧,不被涂長老的花言巧語迷惑,在關鍵時刻站住見證。這時,我就靜下心來琢磨涂長老說這些話的用意,我想到之前涂長老撒反面宣傳單,又帶著中共警察抓捕我們,想藉此迫使我放棄跟隨全能神,他看我沒有中他的詭計,現在又想利用地位來誘惑我,真是太陰險、狡詐了!這時我心裡很平靜,便從容地對涂長老說:「你若真是為我好,就不要再來打攪我,我是聽到神的聲音跟上了神的新作工,接受了神的拯救,並沒有信錯。通過讀全能神的話,我才知道神拯救人類的經營計劃分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國度時代三步工作,雖然神在每一個時代所作的工作、發表的性情,還有神的名都不同,但神的實質永不改變,三步工作都是一位靈作的,每一步工作都是在上一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並且一步比一步拔高、進深。就像我們雖經主耶穌的救贖,罪得著了赦免,但我們犯罪的本性還根深蒂固,到現在還活在犯罪認罪的惡性循環中,神根據我們的需要又一次道成肉身,以全能神的名說話、作工,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來變化潔淨我們的敗壞性情,使我們徹底脫離罪的捆綁,達到得潔淨蒙拯救。我們只有跟上神現時的作工才是跟上了神的腳蹤,而那些停留在恩典時代,持守神以往作過的工作,不接受全能神在國度時代發表的一切真理的人,才是被撇棄的對象,就如全能神的話說:『你若不尋求末世的基督供應的生命之道,那你就永遠不可能得著耶穌的稱許,永遠沒資格踏入天國的大門,因為你是歷史的傀儡,是歷史的囚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此時,涂長老臉色鐵青,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還沒等我把神的話背完就怒氣沖沖頭也不回地走了。看著他蒙羞失敗灰溜溜地走了,我心裡特別的高興,看到只要真心依靠神,尋求神的帶領,根據神的話分辨撒但的詭計,就能得勝撒但的試探、攪擾,我不禁向神獻上感謝與讚美。

經歷了這一場宗派帶領的攔阻、攪擾,使我對他們仇恨真理抵擋神的實質有了分辨。這些宗派首領生怕我們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歸向神,再也沒有人聽他們講道,他們就成了光桿司令了,為了保住地位、飯碗,他們就打著保護群羊的旗號處處攔阻、打岔神的作工,還謬解聖經裡的話來迷惑我們,見迷惑不成,就聯合中共政府來抓捕我們,還利用不信的家人來攔阻我們信神,等等。宗派帶領的目的就是為了迫使我們遠離神,背叛神,隨從他們一起抵擋神,最終因觸犯神的公義性情而遭神懲罰毀滅。看到他們就是當代的法利賽人,自己不接受真道,還要用各種方式攔阻我們,他們就是信神卻故意抵擋神與神為敵的惡魔,正是我們信神路上的攔路虎、絆腳石啊!正如神的話說:「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在這場屬靈爭戰中,我雖有軟弱痛苦,但是神話語的開啟帶領給了我安慰與鼓勵,也給了我聰明智慧,使我有了信心、力量,勝過了撒但的試探與圍攻,在神話語的帶領、扶持下得以剛強站立。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拯救,阿們!

相關內容

  • 如此較量 我獲益很多(有聲讀物)

    自從我們人類被撒但敗壞後,撒但就一直在攪擾、苦害我們,而神從始至終都在拯救我們,讓我們脫離撒但的苦害。回想自己的經歷,自信神後,撒但就一直想方設法施行詭計攪擾我,它利用女兒和丈夫生病,讓我消極軟弱,誤解神、埋怨神,妄想使我離開神、背叛神,失去神的看顧保守,被它拉向地獄。而神的智慧永遠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神藉著實際的人事物讓我看透了撒但的邪惡本性與卑鄙存心,也藉著實際的熬煉來潔淨我信神不對的存心,讓我能棄惡從善,不再憑得福存心活著,而能憑神的話活著,以自己對神真實的信心來打敗撒但,被神得著。神的全能智慧奇妙難測,神對我的愛與拯救太真太實了!

  • 衝破迷霧見光明

    這是一場靈界的爭戰啊,神末世發表真理來拯救我們,可撒但想方設法藉著兒子、兒媳和中共政府的打壓、逼迫來攔阻我信神、跟隨神,它就是害怕我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明白真理,對它邪惡醜陋的撒但惡魔實質有了分辨而背叛它、棄絕它,得著神的救恩。

  • 神話語引領 步步得勝(有聲讀物)

    「從耶和華到耶穌,從耶穌到這步所作的,三步工作貫穿下來是一部完整的經營,都是一位靈作的工作。從創世以來神一直在作工經營人類,他是初也是終,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他是開展時代的也是結束時代的。三步作工時代不同,地點不同,的的確確是一位靈作的,凡是將三步工作分割開來的都是抵擋神的。現在你務必得明白從第一步到現在所作的工作是一位神作的,是一位靈作的工作,毫無疑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 「5·28」謠言風波(上)(有聲讀物)

    自從跟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接觸,看到他們的活出確實令人佩服,主耶穌要求人所實行的兩條最大的誡命:「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太22:37-39)我不敢說他們已經達到了主的要求,但是我看到這兩條誡命的實際在他們身上已經活出一部分了。再對照各宗各派教會裡弟兄姊妹的活出,簡直是天壤之別,他們連起碼的包容忍耐都活不出來,還滿了嫉妒紛爭、勾心鬥角,甚至為了爭奪名利地位在教會裡大打出手,憑他們所結的果子,也認出他們是什麼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