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神奇妙引領 歸回神的家

55

蒙 愛

「磐石磐石,耶穌基督,除你以外別無救贖……」吃過早飯,蒙愛心情很好,邊哼著詩歌邊拿出聖經準備讀經,丈夫項義在廚房收拾碗筷。這時聽見有人敲門,蒙愛趕緊放下聖經去開門,打開門一看竟然是幾年不見的同工李軍弟兄,蒙愛熱情地把李軍迎進了屋。

三人寒暄之後,李軍高興地說:「項弟兄、蒙愛姊妹,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我們苦盼已久的主耶穌回來了,他就是末後基督全能神。神再次道成肉身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又作了一步『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來審判、刑罰人,使人脫去敗壞性情達到潔淨,你們趕緊考察考察吧!」蒙愛聽到這話感到特別震驚,忙問道:「你說什麼,再來名叫全能神?可我記得聖經上清清楚楚地說:『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傳4:12)唯有主耶穌是救主,除了主耶穌,不會再有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李軍微笑著說:「姊妹,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雖然神的名字變了,工作變了,但神的實質是不變的,還是完完全全的神自己。關於神的新名啟示錄裡也有預言……」蒙愛因持守自己的想法,對李軍交通的根本聽不進去,她打斷李軍的話說:「李弟兄,聖經上清清楚楚地記著:『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希伯來書13:8)主耶穌的名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不管你怎麼說,我都要持守主的名,守住主的道,這樣才能蒙主稱許。」坐在一旁的項義思索了一下,說道:「蒙愛,李弟兄有思想、有主見,在主內也比較追求,現在他既然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肯定是認真考察過的,咱們還是靜下心來好好聽李弟兄講講吧!」看著丈夫有尋求的意思,蒙愛心想:「不管到什麼時候,我們信主都不能離開主的名,離開主耶穌的名不就是背叛主嗎?」於是,蒙愛再次表明了她的觀點。李軍看蒙愛態度堅決,也沒法再交通什麼了。李軍臨走時又耐心地勸蒙愛:「姊妹,主耶穌說:『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馬太福音5:3)在迎接主來的事上,咱們可得做個虛心尋求的人啊!」此後李弟兄又多次來給蒙愛見證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但她總是躲避不聽。

兩個月後的一天晚上,丈夫誠懇地勸蒙愛:「蒙愛啊,這段時間我通過讀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明白了許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如神名的奧祕、神的三步作工、神道成肉身的意義等各方面真理,從這些真理中我完全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你也考察考察吧……」可蒙愛根本聽不進去,她拿起聖經去了另外一個房間。後來丈夫再給蒙愛見證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都迴避不聽。之後,丈夫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在她家裡聚會,蒙愛則坐在外屋看聖經。每逢看到丈夫他們聚會交通得熱火朝天時,蒙愛都有幾分羨慕,失落感也油然而生,她不禁在想:「他們每個人怎麼都那麼有勁兒?而我們聚會時講道人無道可講,沒有絲毫亮光,弟兄姊妹得不到供應,大家聚到一起不是拉家常,就是打瞌睡,明顯感覺不到主的同在。莫非全能神教會真有聖靈作工?但他們見證主來更換了新名,這怎麼可能呢?經上明明說『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呀!」蒙愛思來想去,覺得還是得持守主耶穌的名。

姊妹看聖經

那段時間,蒙愛靈裡黑暗,禱告摸不著主的同在,她特別想跟弟兄姊妹一起聚會,可不知怎麼了,都一個多月過去了,教會也沒人通知她去聚會。又過了兩個月,一天,蒙愛在路上遇見了王姊妹,蒙愛高興極了,三步並作兩步地走到王姊妹跟前問道:「王姊妹,咱們現在怎麼不通知聚會了呢?」王姊妹支支吾吾地說:「我們……都聚著呢!嗯……乾脆告訴你吧,你被教會隔離了。」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一般,蒙愛愣了半天才緩過神兒來,忙問道:「隔離我?為什麼?」王姊妹說:「教會有規定,只要家裡有一個人信全能神,其餘的就得被隔離。帶領還特意交代不讓我們接觸你,防止你來教會偷羊。」蒙愛聽後很氣憤地說:「我丈夫是信了全能神這不假,可他們也不該把我隔離了呀!主教導我們要愛人如己,現在我靈裡枯乾得不到供應,他們不但不幫助扶持我,還把我隔離不允許我去聚會,他們這樣做合主心意嗎?符合主的教導嗎?」說著蒙愛的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王姊妹無奈地說:「咱們還是禱告主,看主怎麼引領吧!」

走在回家的路上,蒙愛感到委屈極了,她怎麼也想不通帶領竟然因著她丈夫信全能神把她隔離了,她感到灰心失望,不知道以後的路該怎麼走。痛苦中,蒙愛默默地呼求主:「主啊!你是我唯一的救主、唯一的神,接下來我該怎麼辦呢?願你帶領我走以後的路。」極度消沉的蒙愛剛走進大門,就聽見一陣悅耳的歌聲,原來丈夫與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在聚會唱詩歌呢!此時,蒙愛特別羨慕丈夫,她多麼渴望也能過上這樣的教會生活啊!蒙愛想到丈夫自從信了全能神後,整個人的精神面貌有了很大的變化,在生活中臨到的事上也不與她爭執了,有什麼事也能跟她商量著來,尤其談聖經章節的領受時很有見地、有亮光,與之前的領受大不一樣。蒙愛還看到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很有愛心,雖然蒙愛總是躲避不聽他們見證神的末世作工,但他們並不動血氣,仍然很有耐心地與蒙愛交通,有時看到她家農活忙,弟兄姊妹二話不說,挽起袖子就幹,不怕髒、不怕累。這時蒙愛忽然想到聖經上說:「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加拉太書5:22-23)蒙愛琢磨著:「愛只能從神而來,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對待人真誠有愛,與人交通特別有耐心,從他們的活出上看到他們的確有聖靈的作工,難道全能神真是主耶穌的再來?」

想到這些,蒙愛就悄悄地坐在屋外,想聽聽歌詞中說了些什麼。這時,蒙愛聽到歌詞裡提到耶和華和主耶穌,她想:「這首歌怎麼還提到主耶穌了呢?我得仔細聽聽。」接著蒙愛又聽到:「雖然耶和華、耶穌、彌賽亞都是代表神的靈,但這幾個名只是代表神的經營計劃中的不同時代,並不代表神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稱呼的神的名,並不能把神的所有性情與所是盡都說透,只是在不同的時代對神有不同的稱呼。因此在末了的時代,就是最後的一個時代來到之時,神的名仍然要改變,不叫耶和華,也不叫耶穌,更不叫彌賽亞,而是稱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這個名來結束整個時代。神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神叫神救主耶穌,今天神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神的所有性情,滿載著神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名的意義》)歌詞觸動了蒙愛的心,她覺得這話有權柄、有威力,除了神,誰敢這麼說呢?難道全能神真的是主耶穌的再來?蒙愛琢磨著,要不先放下自己的想法,等丈夫聚完會問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

吃晚飯的時候,蒙愛看丈夫吃得津津有味,她想問丈夫可又一想:「之前丈夫與弟兄姊妹一次次與我交通,我總躲避不聽,現在要是主動問丈夫,他會怎麼看我,會不會笑話我呀?那我的臉往哪兒放啊?」想到這兒,蒙愛剛張開的口又閉上了。可那首歌實在太好了,蒙愛真想再聽聽,她又看看丈夫,心想:「他今天怎麼不給我交通了?要是他先說,我就接上話茬了。」這時,丈夫突然抬頭看著蒙愛,他似乎看出了蒙愛的心思,就問道:「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蒙愛掩飾住內心的喜悅,立馬說道:「嗯,今天下午我無意間聽到你們唱的那首歌還挺好聽的,我能再聽聽嗎?」丈夫聽後高興地說:「行,等著,我給你拿去。」丈夫立馬放下碗筷走進屋裡把MP3播放器拿了出來,接著蒙愛與丈夫一連聽了好幾遍神話語詩歌《神名的意義》。聽後,蒙愛高興地說:「這歌真好聽,但有一點我不明白,聖經上明明記著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唯有耶穌基督是救主,並且昨日、今日、直到永遠是一樣的。可這歌詞裡卻說神的名仍然要改變,不叫耶和華,也不叫耶穌,而是稱為全能的神,這是怎麼回事?」

夫妻倆談論主再來

丈夫交通說:「關於神名這方面的奧祕,以前我也認為神的名只能叫耶穌,永遠不會改變,通過讀全能神的話和弟兄姊妹的交通,我才明白了神的名並不是我們想像的一成不變。對於神名這方面聖經上也有依據,就像律法時代神的名叫耶和華,如以賽亞書43章11節:『惟有我是耶和華,除我以外沒有救主。』出埃及記3章15節『耶和華是我的名,直到永遠;這也是我的紀念,直到萬代。』要按咱們人的觀念想像神的名就得永遠叫耶和華,可到了恩典時代神的名卻變成了主耶穌,就如使徒行傳4章12節記載的:『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舊約中記著說除了耶和華神以外沒有救主,耶和華神的名直到永遠,而新約中卻記著說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只有主耶穌是唯一的救主。那你說,『耶和華』和『耶穌』這兩個名,到底哪個才是神唯有的名呢?關於這方面咱們又該怎樣領受呢?」

蒙愛琢磨著這幾節經文,心想:「是呀,我怎麼沒注意到呢?經上的確記著耶和華神的名直到永遠,又記著除了主耶穌外,別無拯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到底哪個是神唯有的名呢?」丈夫耐心地說:「咱們再來看看啟示錄3章12節預言說:『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從那裡出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這裡預言神在末世還有新名,這又該怎麼解釋呢?既然說是新名,那還能叫『耶穌』嗎?如果還叫『耶穌』又怎麼算是新名呢?事實上,神每作一步新工作就會起一個新名,也就是說神根據工作的需要會更換不同的名,藉此來代表神的新工作,而經文裡說的『不變』指的是神的實質、神的性情以及神的所有所是永遠不變。關於這方面,全能神的話說得特別清楚,我們來看看全能神的話吧。」蒙愛點點頭。

丈夫便起身從臥室裡拿出神話語書,他打開給蒙愛讀道:「有人說神的名不變,那為什麼耶和華的名又變成耶穌呢?說彌賽亞要來,怎麼來了一個名叫耶穌的呢?這神的名怎麼會變呢?這些不是早已作過的工作嗎?難道神今天就不能作更新的工作了嗎?昨天的工作都可更換,『耶和華』的工作可由『耶穌』來接續,『耶穌』的工作就不能再有另外的工作來接替嗎?『耶和華』的名可變為『耶穌』,『耶穌』的名不也可以更換嗎?這都不是稀奇的事,只是因人頭腦太簡單造成的。神總歸是神,不管他的工作怎麼變,也不管他的名如何變化,他的性情、他的智慧永遠也不變,你認為神只能叫耶穌的名,那你的見識就太少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怎能獲得神的「啟示」呢?》)「耶穌這一個名,即『神與我們同在』,就能代表神的所有性情嗎?就能把神說透嗎?人若說神就只能叫耶穌,再不能有別的名,因神不能改變他的性情,這話才是褻瀆!你說就『耶穌』一個名——神與我們同在,就能將神代表得完全嗎?神能叫許多名,但在這許多名中,沒有一個名能將神的一切都概括出來,沒有一個名能將神完全代表出來,所以說,神的名有許多,但就這許多的名也不能將神的性情全都說透,因神的性情太豐富了,簡直讓人認識不過來。……所以,在人看,神有許多名,但神又沒有一個名,這是因為神的所是太多了,但人的語言又太貧乏了。就一個特定的詞、一個特定的名根本不能將神的全部代表出來,那你說神的名還能固定嗎?神如此偉大、如此聖潔,你就不容他在每個時代來更換他的名嗎?所以,在每個時代神自己要親自作工的時候,他就用符合時代的名來概括自己要作的工作,以這個具有時代意義的特定的名來代表本時代的他的性情,是神將神自己的性情用人類的語言表達出來。……你要知道,神原本沒有名,只是因著要作工作,要經營人類,他才就此取一個名,或兩個名,或更多的名,他叫哪個名不都是他自己自由選擇的嗎?還用你——一個受造之物來定規嗎?神自己的名是按照人所能領受到的,是按照人類的語言來叫的名,但這名人概括不了。你只能說天上有一位神,他叫神,是大有能力的神自己,太智慧、太高大、太奇妙、太奧祕而且太全能,再說就說不下去了,就能知道這麼一點,這樣,就耶穌一個名能把神自己代替了嗎?來到末世,雖然仍是他作工,但是他的名得換一換,因為時代不一樣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丈夫微笑著點點頭,交通道:「從全能神的話中我們知道了,神原本沒有名,只是因著工作需要神才取了名,並以名來更換時代,每個時代所起的名代表神在本時代的工作,也代表本時代神所發表的主要性情。但無論神的工作、神的名怎麼變,神的實質、神的所有所是是永恆不變的,神永遠是獨一無二的那一位。這就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這話的真意啊!神的名從『耶和華』更換為『耶穌』,再到『全能神』,在每個時代神更換一個名,這都是因著神在每個時代的作工與發表的主要性情在變。就如『耶和華』這名是神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時取的名,也就是神作律法時代的工作時才有的,神以這名帶領當時的人在地上生活,讓人學習遵守律法、敬拜神,人若遵守律法就能享受耶和華神的保守與祝福,人若觸犯律法就會遭懲罰。『耶和華』這名的原意就是能憐憫人、咒詛人,又能頒布律法帶領人生活的神,代表威嚴、烈怒、咒詛、憐憫人的性情。到了律法時代後期,人類被撒但敗壞得越來越深,守不住律法,還在祭壇上獻劣祭,都面臨被律法處死的危險。神不忍心人類都被律法處死,為救贖人類親自道成肉身作了恩典時代的工作,取名為『耶穌』,賜給跟隨他的人豐豐富富的恩典,最後為人類釘在了十字架上,作了全人類的贖罪祭,完成了救贖時代的工作。『耶穌』這個名代表神在恩典時代的工作,其原意是滿有慈愛、滿有憐憫的救贖人的神。到了現在我們每個人都深有體會,我們雖然罪得赦免了,但罪性依然在我們裡面根深蒂固,而且我們被撒但敗壞得越來越深,本性都特別狂妄自大、自私卑鄙、彎曲詭詐,追隨世界邪惡潮流,追求名利、金錢,每天活在犯罪認罪的光景中,無法自拔,甚至超過挪亞時期的人敗壞的程度。神為了徹底把我們從罪中拯救出來,又開闢了國度時代,作了一步更新、更拔高的工作,即審判人、潔淨人、成全人的工作,神發表了公義、威嚴、烈怒的性情,以此來審判刑罰全人類的敗壞與不義,使人類恢復原有的人的樣式。因著時代的改變,神的名仍要改變,不再叫『耶穌』,而是根據他所作的工作及所發表的性情取名為『全能神』,以這個名來結束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工作。這正應驗了啟示錄的話,如:『唱神僕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說:「主神——全能者啊,你的作為大哉!奇哉!萬世(或作:國)之王啊,你的道途義哉!誠哉!」』(啟示錄15:3)『我聽見好像群眾的聲音,眾水的聲音,大雷的聲音,說:「哈利路亞!因為主——我們的神,全能者作王了。」』(啟示錄19:6)『主神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乃希臘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啟示錄1:8)從中看到,耶和華、主耶穌與全能神是一,只不過是神在不同的時代取的不同名字。」

姊妹在揣摩

聽了全能神的話和丈夫的交通,蒙愛恍然大悟,激動地說:「全能神的話把神名這方面真理說得太清楚了!雖然每個時代神的名、神的工作都有所改變,但神的實質沒變,原來我一直錯謬地認為主耶穌的名是永遠不變的,因此當神更換新名後我就否認神的作工,並說信全能神就是背叛了主耶穌,這樣的認識實在太荒謬了!想想當初主耶穌來作工時,彼得、約翰、撒瑪利亞婦人等聽了主耶穌的道,認出主耶穌就是那要來的彌賽亞,就義無反顧地接受了神的新名,跟隨了主耶穌,得到了主的救贖,他們不但沒有背叛耶和華,相反還跟上了神的腳蹤。而法利賽人卻持守『神的名只能叫彌賽亞,不能叫耶穌,叫耶穌就不是神』,因此棄絕、定罪主耶穌,以致把仁慈的救主釘在了十字架上,最終犯下了滔天大罪,永遠失去了神的救恩。要是我還一味地持守觀念,拒不接受神的新名,那我不是重蹈法利賽人的覆轍了嗎!」

丈夫點點頭,說:「是啊,神的實質是永遠不變的,他對真心信他的人永遠是拯救、是愛,只要我們在神的話中虛心尋求,就能明白真理,看見全能神就是曾經帶領人類在地上生活的耶和華,更是曾經救贖我們的主耶穌,是我們盼望已久的那一位。」

蒙愛贊同地說道:「是呀,我今天才明白『耶和華』『耶穌』『全能神』是神在不同時代取的不同名字,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啊!」

之後,蒙愛的丈夫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又跟她交通了很多關於神名方面的真理,神的話語徹底解決了她的觀念,蒙愛認定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那一刻,蒙愛既激動又懊悔,眼淚不住地往下流,之前的一幕幕像電影一樣浮現在她的眼前:弟兄姊妹一次次來給她傳福音,丈夫的勸解,歌聲的引領……這一點一滴都飽含著神的心血代價。尤其是宗派帶領把蒙愛隔離起來,蒙愛才對帶領的做法有了一些分辨,對比之下,她看到全能神教會有聖靈的作工,這更加激起了她考察神末世作工的決心。如果當時蒙愛沒有被隔離,她對神新名的觀念這麼重,再加上宗派帶領的攔阻攪擾,她根本不可能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更不可能放下觀念,迎接到主的再來。想到這些,蒙愛看到神一直都在她的身邊,引導、帶領著她,只是她瞎眼不認識神,錯失了一次次接受神新工作的好機會。如今蒙愛麻木的心靈終於甦醒過來,認出了全能神就是她苦盼多年的主耶穌!蒙愛不禁向神獻上感謝與讚美,她立志要好好跟隨全能神!

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