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夢想破滅之後

2024年06月11日

中國山東 林幼

從小我就特别喜歡跳舞,我媽説在我很小的時候聽着音樂身體就自然地跟着扭動起來。長大後,我對舞蹈依然熱衷,所有與舞蹈有關的東西我都特别感興趣。尤其看到電視上的舞蹈演員站在舞台上跳舞時,那一個個高難度動作行雲流水般,台下很多觀衆都瞠目結舌、鼓掌稱贊,我更是挪不開眼,内心早已被他們的表演深深觸動,感覺他們太美了!我心想:「如果有一天我也能成為一名舞蹈演員,站在舞台上展示自己的舞姿,贏得别人的掌聲與誇贊,那該多好啊!」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我參加了舞蹈培訓班,開始了一段時間的專業訓練。每次上課我都會認真地觀察老師的舞步,争取把每個動作都做到標準。那時候老師就説我是個跳舞的苗子,身邊的人也誇我將來一定會在舞蹈這行有出息的。我聽後心裏美滋滋的,覺得我就是有跳舞這方面的特長,這輩子就是吃這碗飯的,可能跳舞就是上天安排我來到人世間的使命吧。

後來,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通過看教會的視頻,我知道教會也有舞蹈方面的本分。看到弟兄姊妹唱歌跳舞贊美神,我心想:「在世上跳舞那是給外邦人看的,那價值不大,在教會中跳舞是盡本分,是贊美神,這太有意義了!而且教會的視頻傳到網上是面向各國各方的人,我要是也能跳舞展示自己的舞姿不就能贏得更多的掌聲與稱贊嗎?以後我可得好好練習跳舞,争取有一天能盡上跳舞的本分。」後來,我們教會遭受中共的抓捕迫害,很多弟兄姊妹被抓,我們平時連正常聚會、盡本分都達不到,更别提成立舞蹈組了。我心裏就很渴望可以逃離中國,去到自由民主的國家信神盡本分。為了不讓自己的肢體僵硬,有點時間我就壓腿舒筋、鍛煉身體。有時候我聽着音樂,腦海裏都會浮現出我站在舞台上跳舞的畫面。没多久,在一次聚會時一場突如其來的抓捕臨到了我。當時我被關押37天後辦了取保候審,因為擔心自己再次被抓,我就離家躲藏了。我每天望着外面藍藍的天空在窗户前發呆,心想:「這一被抓等于是被中共套上了鎖鏈,以後哪兒都去不了了,也不能出國,我還怎麽有機會站上舞台啊?我跳舞的夢想不就徹底破滅了嗎?」想到這些,我心裏就很痛苦。後來教會安排我作曲,雖然我外表盡着本分但心不在焉,甚至還覺得我就是跳舞的料,這個本分不適合我。帶領看我活在這種情形裏一直不扭轉就把我撤换了。

撤换後,我每天渾渾噩噩的,一想到自己跳舞的夢想徹底破碎了我就感到痛苦迷茫。無助中,我向神禱告:「神哪,我知道自己被撤换肯定是有讓你厭憎的地方,但我太麻木,不知道自己錯在哪兒,求你開啓帶領我認識自己。」就這樣,我每天向神禱告尋求。在一次靈修的時候我看到一段神的話,才對自己的問題有了些認識。全能神説:「在人看,學習知識没有什麽可指責的,是理所應當的,説得好聽點兒,樹立遠大的理想,有抱負,這叫有志氣,這應該是人生正確的道路,如果能實現自己的理想,能在一生當中幹出一番事業,這樣活得不是更輝煌嗎?這樣不但能光宗耀祖,也可能還會流芳百世,這是不是好事呀?在世人的眼光來看,這是好事,這應該是正當的,也應該是正面的,但是在撒但的險惡用心當中,它僅僅是把人帶到這樣的路上就完事了嗎?肯定不是。實際上,不管人的理想有多遠大,不管人的願望有多現實、多正當,人所要實現的、人所要追求的離不開兩個字,這兩個字在人的一生當中對每一個人都是至關重要的,這就是撒但要灌輸給人的東西。哪兩個字呢?那就是『名』和『利』。撒但用一種很温和的方式,很合人觀念的方式,不是很激進的方式,讓人在不知不覺中接受了撒但的生存方式、生存法則,建立了人生目標,建立了人生的方向,也不知不覺有了人生的理想,這個人生的理想不管外表的説辭是多麽冠冕堂皇,但是都離不開『名』和『利』。《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看了這段神的話我恍然大悟,一下子意識到,我所走的不就是追求名利的道路嗎?以往我一直認為追求實現自己的理想這是人生的正道,在一生中能有自己的一番作為這叫有抱負、有志向,能出人頭地、揚名立萬這更能體現自我價值,比那些没理想、没志向整天安于現狀平庸活着的人强多了。現在我才認識到,追求自己的理想和願望這是撒但敗壞人的一種手段,促使人走上追求名利的道路,人越追求名利離神的要求就越遠。神要求人踏踏實實做個受造之物,盡好自己的本分,但人追求名利心裏想的都是怎麽能出人頭地,根本就不能安分守己。想想我為什麽那麽費盡心機地想去跳舞呢,當看到電視中的舞蹈演員用一個個高難度動作贏得觀衆掌聲的那一刻,我心裏就特别地羡慕,夢想着自己有一天也能站在舞台中央,成為所有人關注的焦點,為我鼓掌喝彩,實現自己出人頭地的願望。為了實現這一夢想,我起早貪黑地練習舞蹈,整個人滿了勁頭,可因着中共的抓捕我留下了底案没有了出國的機會,看到自己的理想徹底破滅了我整個人就失魂落魄,盡本分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像换了一個人似的。我這才感受到名利真是撒但引誘、敗壞人的一種方式,外表上它給人帶來的是掌聲與贊美,但其實它是從思想裏敗壞人,讓人只想着名利,不知道敬拜神,更不知道追求真理盡好本分,最終只能讓人遠離神,徹底失去蒙拯救的機會。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敵基督寶愛自身的名譽與地位是過于常人的,這是他性情實質裏的東西,不是一時的興趣,也不是一時環境的影響,而是他生命、骨子裏的東西,所以説這是他的實質。就是敵基督無論做什麽,他首先考慮的就是自己的地位與名譽而不是其他。對于敵基督來説,地位名譽是他的生命,也是他一生所追求的目標。他無論做什麽事首先考慮,『我的地位會怎樣?我自身的名譽會怎樣?如果我做這件事,會不會得到好的名聲?我在人心中的地位會不會得到提高?』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這些東西,這就充分證實了他有敵基督的性情,也有敵基督的實質,所以他才會這樣考慮問題。可以説,地位與名譽對敵基督來説并不是一種額外的要求,更不是可有可無的身外之物,它屬于敵基督本性裏的東西,是他骨子裏、血液裏的東西,是先天就有的,不是有它也行没有也行,敵基督的態度不是這樣的,而是什麽呢?名譽地位與他每天的生活、每天的狀態、每天的追求都息息相關。對于敵基督來説,地位與名譽是他的生命,他無論怎樣活着,無論生活在什麽樣的環境,無論從事什麽樣的工作,無論他的追求是什麽、他的目標是什麽、他人生的方向是什麽,都是圍繞有好的名譽、高的地位,這個宗旨是不變的,這是他永遠放不下的東西。這就是敵基督的本來面目,也是他的實質。即使把他放在深山老林裏,他也不會放下對名譽地位的追求,把他放在任何一個人群中間他心裏挂念的還是名譽與地位。敵基督這類人雖然也信神,但是他們把追求名譽地位與信神畫為等號,放在平等地位,就是説,他們在走信神道路的同時也在追求着名譽與地位。《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九條(三)》神揭示敵基督特别寶愛名譽地位,甚至把名譽地位當成自己的生命,當成一生所要追求的目標,無論何時何地都不改變自己的追求方向。其實我就是這樣,從小我就愛展示自己,想讓别人都高看誇贊,看到電視裏的舞蹈演員能贏得衆人的高看吹捧我就羡慕嚮往,還給自己立下目標——成為一名優秀的舞蹈演員。信神盡本分後,我還是没有改變自己追求的目標,在本地教會盡不了舞蹈本分我就想出國,來實現自己站在舞台上的美好願望。就是被中共抓捕我有了底案不能出國我還是心心念念地想着自己的舞蹈夢想,因實現不了我就消極痛苦,對待本分應付糊弄、消極怠工。我心裏時常想着念着的都是我的前途、名譽,我把本分當成了實現自己理想的跳板,我這是不務正業,是在抵擋神哪!認識到這些,我向神禱告:「神哪,在你話語的審判揭示中我才看清自己的名利地位心實在是太重了,老追求自己的夢想,盡本分不務正業,我願意悔改,放下自己的奢侈欲望,只求盡上自己的本分。」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你能盡上自己的責任,盡上自己的義務與本分,放下私欲,放下自己的存心、動機,體貼神的心意,把神家的利益、把教會的工作、把自己該盡的本分放在第一位,這樣經歷一段時間,你就覺得這樣做人好,活得光明磊落,不是卑鄙小人,活得不是窩囊、齷齪、卑鄙,而是光明正大,這是人該活出的形象,是人該做的。《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脱去敗壞性情才能得着自由釋放》回想以往盡本分我全是為滿足自己的野心欲望,一點兒體貼神的心都没有,活得太齷齪卑鄙,以後要是還有機會盡本分,我可得放下私欲好好盡本分滿足神,不能再留下虧欠和遺憾了。就這樣反省了一段時間後,我又在教會盡上了本分。雖然和舞蹈毫不相干,只是盡一些事務方面的本分,但我知道這是神給我一次悔改的機會,我願意順服下來,好好盡受造之物的本分。

一晃半年多過去了,雖然我不再因為實現不了自己的理想而消極壓抑,但心裏還有些困惑。有時我就想:「很多人都有一些特長、興趣愛好,那些東西就是反面的嗎?人就不應該追求這些嗎?」一天,我看到一段關于這方面的神話語,對這個問題才有了些認識。全能神説:「人的興趣、愛好本身不是錯誤的,當然也更不能説是反面事物,不應該定罪它,也不應該批判它。人有某方面興趣、愛好,有某方面特長,這是正常人性的一部分,每一個人都會有。有的人喜歡跳舞,有的人喜歡唱歌,有的人喜歡繪畫,有的人喜歡表演,有的人喜歡機械,有的人喜歡經濟,有的人喜歡工程,有的人喜歡醫學,有的人喜歡種植,有的人喜歡航海,有的人喜歡某項運動,有的人喜歡研究地理、地質,還有的人喜歡研究航空,當然還有的人喜歡研究一些更不為人知的東西。不管人的哪方面興趣與愛好,它都是人性的一部分,也是正常人性生活的一部分,不應該被醜化成反面事物,也不應該批判,更不應該取締,就是你有任何一種愛好、興趣都是正當的。既然任何的興趣與愛好都是正當的,應該讓它存在,那與之相關的理想與願望該怎麽對待?比如,有些人喜歡音樂,他説,『我想當個音樂家,當個指揮』,然後就不顧一切地去學習音樂、深造音樂,將自己的人生目標、方向定位在音樂家這個位置上,這個對不對?(不對。)如果説你不信神,你是屬世界的一分子,你用一生去實現自己的興趣與愛好所樹立的理想、願望,這個咱們不給予任何評論。那作為一個信神的人,你有了這方面興趣與愛好,然後就想為此付出自己的一生,用一生的代價來實現自己的興趣與愛好所樹立的理想、願望,這條道路好不好?值不值得提倡?(不值得。)咱們先不説值不值得提倡,凡事都得較個真,怎麽較真能看出這事到底對錯呢?就得看你所樹立的追求、理想、願望與神的教導、與神對你的拯救、與神對你的期望有没有關係,與神拯救人的心意有没有關係,與你的使命還有你的本分有没有關係,它會不會輔助你更好地完成你的使命、盡好你的本分,或者是使你更有把握蒙拯救,達到滿足神的心意。你追求理想與願望,作為一個普通的人來説,這是你的權利,但是它能不能在你實現自己的理想與願望的同時、在你追求這條道路的同時讓你走上蒙拯救的道路?能不能讓你走上敬畏神遠離惡的道路?最終能不能達到讓你絶對順服神、敬拜神這樣的結果?(不能。)這個是肯定的。既然不能,那作為一個信神的人來説,因着你的興趣、愛好,甚至可以説是因着你的特長、恩賜而樹立的理想與願望,它是正面的還是反面的?是該有還是不該有啊?(反面的,不該有。)不該有。《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八)》看了神的話我明白了,興趣愛好是正常人性中的一部分,是神原先就加給人的,不是反面事物。但是當人把興趣愛好當成人所要追求的理想願望時,這性質就變了。人一旦把自己的興趣愛好當成一種理想去追求,肯定得花費大量的時間與心血,或許對于普通人來説這是每個人的自由、權利,但是對于信神的人來説,追求理想和願望只會在一定程度上攔阻人盡好本分,而且人追求實現自己的理想就不能順服神的擺布安排,會離神越來越遠,這一點我是深有體會。我年紀輕輕就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盡上了本分,有了追求真理蒙拯救的機會,可是我不走正道,不珍惜神給我的機會,非要追求實現自己的理想,因我把心思全都放在了追求理想願望上,也不注重追求真理,盡本分很長時間都没有長進,人生觀、價值觀還是屬撒但那一套。被警察抓捕後,我不尋求真理學功課,而是因為有了底案不能出國,自己跳舞的夢想徹底破滅了,心裏就抵觸,埋怨神給我擺設的環境不合適。我作為受造之物應該順服造物主的安排,在經歷中去體會神的心意,可我死抓着自己的理想不放,對神的主宰安排不滿不忿,盡本分應付糊弄、心不在焉,我的這種態度、表現怎麽能不讓神厭憎呢?我要是不放弃追求理想願望,就是有一天真盡上了舞蹈本分肯定也會為實現自己的理想而見證顯露自己。盡本分不見證神却想見證自己,這就是與神作對,該遭神咒詛啊!

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話:「那對文藝感興趣就必須從事這項工作,這一生就必須得做這一行嗎?也不一定,那得看神的命定,看神是怎麽安排的、神是怎麽主宰的。神如果安排他做有關于他興趣愛好的工作,那他可能這一輩子都跳不出這一行;神如果没有安排、命定他從事這一行,那他僅僅就是有這個興趣愛好,即使喜歡他也不可能從事這項工作。有的人從小喜歡文藝,父母看他有這個興趣愛好,就琢磨『那就培養培養吧,咱家也出一個文藝人才,説不定還能成名、成角兒呢!』就開始培養孩子跳舞、唱歌,成天領着孩子去學習,最後孩子也考上藝術院校了。孩子畢業之後雖然對文藝的興趣愛好不减,但是能不能從事這一行工作就不一定了,也可能要從事這項工作的時候他的心情就變了,對所學東西的態度、看法就變了,也可能因為客觀環境的各方面原因就與這一行業擦肩而過了,這都是有可能的事,這就在乎神的命定了。《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下)・怎樣追求真理(十一)》看完這段神的話,我心裏特别釋放。以往我總認為我對什麽感興趣那我就該做什麽,我所感興趣的可能就是神給我的使命,我認準了舞蹈就覺得我應該盡與舞蹈有關的本分,所以當安排我盡跟舞蹈無關的本分時我心裏就覺得那些本分不適合我,就不想盡。可現實生活中我屢屢碰壁,怎麽也盡不上與舞蹈有關的本分。現在我明白了,這都是神的主宰安排。我想到一個著名舞蹈家的外甥女從小在舞蹈方面就特别有天賦,她姨媽還想把她培養成接班人,結果培養到最後却没有從事與舞蹈有關的工作,而去做了一個演員;還有不少人身上有些手藝、絶活兒,但一輩子只能做些普通工作養家糊口,不能從事與自己興趣愛好有關的行業。從中就看到,人的一生從事什麽工作、行業都有神的主宰安排,人主宰不了也强求不來。雖然我没盡上與自己興趣有關的本分,但神給了我一些素質盡别的本分。現在我在作文字工作,這是我以往都没有想過的,藉着看各類題材的文章、講章,我明白了一些异象方面的真理,對神的作工有了一些認識,能感受到神給人安排的環境都是最好的,是對人的生命有益處的。不管我以後能不能盡上舞蹈的本分,我都願意順服,在神擺設的環境中好好追求真理、經歷神的作工。另外,在盡本分之餘我還會學習教會的舞蹈,保留自己的興趣愛好,有時吃過晚飯我就會跳會兒舞,這心情也感覺愉悦一些,這樣對待興趣愛好我覺得是對的。我從心裏也感謝神給我這樣的興趣愛好,讓我能在生活中增添一點不一樣的樂趣,我更得好好盡本分還報神的愛。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安琪的故事

緬甸 安琪2020年8月的一天,我在Facebook上認識了葉香姊妹。她説主耶穌已經回來了,發表了許多真理,作了末世的審判工作,還交通了主耶穌再來作審判工作的預言:「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彼前4:17)「若有人聽見我的話不遵守,我不審判他。我來本不是要審判世界,乃…

做誠實人才有尊嚴

塞班島 小軒 2015年,為躲避中共的抓捕迫害,我逃亡到海外,一邊打工,一邊信神。我在大型超市找了一份收銀的工作,這是我踏入社會的第一份工作。對于這份工作我很珍惜,也想用心把它做好,但因為缺少工作經驗,再加上這個大型超市賣的東西又多又雜,而且都是純外語交流,我對這一切都很不適應。…

危難中堅守本分

中國吉林 忠心2002年的7月份,東北三省的幾個上層帶領都被抓了,緊接着,共産黨又鋪天蓋地地瘋狂抓捕弟兄姊妹,我所在的教會陸續有弟兄姊妹被抓。因着當時抓捕得太厲害,我不得已離開了家,到外地教會盡本分。我剛去没多長時間,一天,一個姊妹急匆匆地來找我,對我説:「咱們教會幾個傳福音的姊…

神的話使我心靈苏醒

美國 楠楠全能神説:「到現在末世這一步工作,神對人作的就不再是當初的僅僅是恩典、祝福了,不是哄着人走了,在這步作工中,從人所經歷的神作工的方方面面,人看到了什麽?看到了神的愛,也看到了神的審判刑罰,而且神在此期間也用供應、扶持、開啓、引導的方式來讓人逐步地明白他的心意,逐步地明白…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