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天主教神父的歸回路

2022年08月15日

中國河北 張健

我家祖輩幾代都是天主教徒。二十歲那年,我决心修道獻身事奉天主。後來經過神學院七年系統的神學培訓,在二十七歲那年我被祝聖成為神父,三十歲那年我又被提拔為修院院長。那時我特别狂妄,覺得自己挺年輕就做了修院院長,而且我講的道神父、修士聽了都説得益處,我就覺得自己比别人明白聖經,對天主有認識了,到天主來的時候肯定能獲得天主的稱許,能進天國

2001年6月的一天傍晚,王會長急匆匆地找到我,説來了兩個基督教的人,在信仰方面談得挺高的。我一聽是基督教的人,就没放在眼裏,心想:「我們天主教是正統教會,擁有耶穌救恩全備的真理,我經過這麽多年的神學培訓,聖經章節逐章逐句都學習過,他們來得正好,我去和他們探討探討信仰的問題,規勸他們歸到我們天主教來。」隨後,王會長帶着我見了那兩個人,就是程實弟兄和向光弟兄。我了解到他們信神才六七年,心裏更瞧不上他們了,但為了讓他們加入天主教,我就耐心地給他們大談特談天主教的歷史,并勸他們如果想進天國更有保障,還是加入我們正統的天主教會。可他倆不但没有這個意思,向光還説:「不管是天主教還是基督教,現在教會光景都很荒凉。講道人讀經、講經没有亮光,講不出新鮮、進深的道來,甚至很多講道人都開始追求世俗,不再走事奉的道路;信徒更是消極軟弱、信心冷淡,聚會都在拉家常,談論怎麽挣錢,互相介紹工作、介紹對象,還有很多信徒追隨世界潮流,甚至有的回世界了。教會這樣的光景跟律法時代後期聖殿的光景有什麽區别呢?律法時代後期,聖殿明顯荒凉了,許多人在聖殿裏兑换銀錢、買賣牛羊鴿子,聖殿變成了賊窩,這就説明聖靈不在聖殿作工了。那聖靈在哪兒作工呢?那時,主耶穌已經在聖殿以外開展了新的工作,所以聖靈的作工轉移到了耶穌的作工上。這就好比冬天的時候,屋裏有火爐就暖和,把火爐拿走,屋子漸漸就冷了。同樣,教會裏有聖靈作工,弟兄姊妹就有信心,能熱心追求,一旦失去了聖靈作工,教會就漸漸荒凉了。現在各地教會和律法時代後期聖殿的光景一樣,都這麽荒凉,咱們想没想過,是不是聖靈作工轉移了?現在聖靈到底在哪裏作工呢?」我聽完弟兄這些話,心裏有些驚訝,没想到他們把律法時代後期聖殿荒凉跟主耶穌的工作聯繫起來,這種領受倒是挺新鮮的,我們教會從來没有過這樣的認識。還有,他們提到現在教會的光景我也認同,不説别的,就拿念經守主日來説,很多教友都已經守不住了,都跟外邦人一樣追求錢財與世俗的享受,教堂裏的人越來越少,這是事實,教會的確是荒凉了。我聽他們談的符合聖經,也符合事實,認識上也有些深度,心想:「我研讀聖經多年都没有這個認識,他們才信神幾年就能談出這樣的認識,看來我是低估他們了。」我看自己規勸不了他們,就簡單附和了兩句,先回家了。

當時我也想過聖神作工是不是轉移了,但又覺得聖神是聖教會的靈魂,聖神不在教會裏作工,還能在哪裏作工呢?這事我想不明白,所以也没有想太多。後來,程實和向光又找了我兩三次。他們説:「神道成肉身發表了新的話語,作了一步審判、潔净人的工作,來拯救我們脱離罪的捆綁,把我們帶進神的國。」我心裏非常抵觸,心想:「你們到底懂不懂聖經啊?天主耶穌已經完成了救贖工作,末世天主會以靈體乘雲降來,直接來定人的結局,怎麽可能道成肉身作新工作呢?」我又想到前不久有人給我説過,現在有傳「東方閃電」的,他們見證天主已經道成肉身回來了,又作了新的工作,而且講的道很高,看來程實和向光很有可能就是信「東方閃電」的。我們天主教是正統教會,「東方閃電」這個派别以前都没聽説過,他們不屬于正統教會,所傳的道肯定也不對,我不能再聽他們談了。我就打斷他們的話,説:「你們是信『東方閃電』的吧?你們説天主又道成肉身作了一步新工作,這絶不可能,我不相信!你們要是想給我傳福音的話,就别費這個心思了!」程實和向光繼續耐心地給我交通,可當時我觀念太大了,一點兒都聽不進去,我生氣地説:「你們傳講的跟我們的信仰有衝突,我不想再聽了!」他們看到我這樣的態度就没繼續給我談。後來,他們又給我談了兩次,但我心裏很抵觸,不管他們講什麽,我都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最後,他們給我留下了一本《話在肉身顯現》,勸我再考察考察。我看到他們態度誠懇,没好意思拒絶,就留下了這本書。當時我看着那本厚厚的《話在肉身顯現》心裏有些好奇,想知道這本書裏到底寫的是什麽。我就把這本書的目録看了一下,然後又大概翻了一下,發現書裏有些内容,像三位一體的神存不存在、人類以後的結局歸宿等等,跟我們傳統的教義不一樣,就合上書再也不看了。當時我還想,我身為修院的院長,有責任保護群羊,我得告訴神父和修士們,免得他們受迷惑。于是,我就在初修會避静時對神父和修士們説:「現在是末世了,好多假基督都出來了。前幾天,我接觸了『東方閃電』的人,他們説天主耶穌回來了,道成肉身作了一步新的工作,這怎麽可能?」我舉起《話在肉身顯現》繼續説:「看,這就是他們的書,我大概翻了一下,裏面的話跟我們傳統的信仰不一樣,我敢肯定這絶不是來自于天主的!你們一定要防範,不要看他們的書,也不要接觸他們、聽他們講道,一定要保護好教友們,别受了他們的迷惑!」神父和修士們聽到我這樣説,也都紛紛表示這是救靈魂的大事,一定要保護好教友們。我看到大家都很順從,還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很正義的事,盡到了一個院長保護群羊的義務與責任,根本没意識到自己這是在抵擋神。

這事剛過没幾天,向光就來找我了,問我看没看全能神的話。我就告訴他:「全能神的話與我們教會傳統的教義不同,我是不會考察的,我也不會讓其他人考察,因為這涉及到信仰的問題了,我們絶對不會背叛天主去聽别的道的!」向光又耐心地跟我説:「現在你還没有讀全能神的話,發現一點跟你們教會傳統教義不同的地方就斷定這不是神的發聲説話,拒絶考察,這樣是不是太魯莽了?全能神説:『我勸你們當小心謹慎地走信神的路,不要隨意下斷案,更不要隨隨便便、馬馬虎虎地信神,你們當知道信神的人最起碼具備的是謙和的心與敬畏神的心。那些聽了真理以鼻嗤之的人都是愚昧無知的人,那些聽了真理却隨便下斷案或定罪的人都是狂妄之輩。作為每一個信耶穌的人都没有資格咒詛定罪别人,你們都應該做有理智的接受真理的人。《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時候了》咱們信主得存着敬畏神的心,不能看到神的説話作工不符合自己的觀念想象就盲目定罪,我們要是在神面前没有謙卑尋求的態度,總用自己的頭腦想象來衡量神的新作工、新説話,這就很容易犯定罪、抵擋神的大罪啊。就像當初主耶穌來作工的時候,法利賽人因為主耶穌的説話作工超出了律法就故意抓主耶穌的把柄,定罪主耶穌,最後蠱惑衆人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他們嚴重觸犯了神的性情,最後遭到了神的咒詛、懲罰,這是血的教訓啊。今天,咱們臨到主耶穌再來的這個事也得謹慎對待,一旦定罪錯了,就可能褻瀆了聖靈。主耶穌早就説過:『人一切的罪和褻瀆的話,都可得赦免;惟獨褻瀆聖靈,總不得赦免。(太12:31)犯這罪可是了不得的事啊!自從全能神顯現作工以來,各宗各派很多首領盲目定罪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有的甚至造謡毁謗、褻瀆全能神,那些抵擋嚴重的很多都遭到了懲罰,咱如果不謹慎對待,很容易斷送自己的歸宿啊。」當時,我還想,「我也是為教友着想,是為了保護他們不受迷惑,怎麽就得罪天主了呢?」但我又認真想了想,覺得他説的也有道理,我確實對「東方閃電」不了解,我就這樣直接定罪,還跟神父和修士們宣傳,萬一像他説的定罪錯了,那就觸犯天主了,後果不堪設想啊!想到這兒,我就對向光説:「你説的這些我没有考慮過,不過以後我會謹慎對待的。」後來,教會裏又發生了一些事,引起了我的反思。有一次,我見到主教,他傷心地跟我説:「現在教區裏很多神父找理由不上交奉獻款,還有些神父亂搞男女,怎麽規勸都不悔改,還有一個老神父私下跟我透露,他把奉獻款偷偷挪用給别人開辦工廠了……」聽到這些事,我心想:「作為神父竟然隨意揮霍、挪用奉獻款,還亂搞男女,這可是觸犯天主的大罪啊。天主説:『如果你們不悔改,你們都要同樣喪亡。(路13:3)神父們都活在罪中,死不悔改,還進什麽天國呀?」以前這類問題都是出現在個别神父身上,没想到現在這麽多神父都墮落了。這些事讓我不禁想到了向光他們談的教會荒凉的問題,我心想:「以前教會有聖神作工的時候,我們做錯事常有聖神管教,可現在這麽多神父都犯罪抵擋天主,為什麽就没有聖神的管教呢?莫非聖神真的已經不在教會作工了?」我當時也没想明白。

隔了一段時間,向光和方毅弟兄又來找我。當時,我還是有些抵觸,心想,「你們見證天主又道成肉身作新工作了,這有聖經根據嗎?諒你們也拿不出什麽證據來!這次先問你們問題,答不出來就免談」。于是,我就問道:「聖經上説,末世天主會以靈體乘雲來,可你們却見證天主又道成肉身作了一步新的工作,你們這麽説有什麽根據啊?」方毅從容地回答説:「主末世道成肉身來,這是神早就計劃安排好了的,有主耶穌的親口預言為證。咱們先來看幾節經文。《路加福音》十七章二十四至二十五節説:『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弃絶。』還有,『所以,你們也要預備,因為你們想不到的時候,人子就來了。(太24:44)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太24:37)這幾節經文都提到『人子』,這裏的『人子』是指什麽説的呢?我們都知道,主耶穌就是人子,就是道成肉身的神,那毫無疑問,人子就是指神的靈穿上肉身成為一個普通的人,也就是指神道成肉身説的。所以,主耶穌預言『人子降臨』,就説明主再來還是道成肉身來。另外,經文裏還提到『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弃絶』,這話是指什麽説的?就是主耶穌再來時人還是不認識他,也不承認他,整個世代的人還會定罪他、弃絶他。可以説,只有神道成肉身成為人子,他才會受許多苦,才會被世代弃絶。如果主耶穌再來是靈體,而且是當初主耶穌猶太人的形像,赫赫威嚴,帶着榮耀向衆人顯現,誰見到不都得俯伏敬拜呀?那他還怎麽會受許多苦呢?又怎麽會被這世代所弃絶呢?所以,主再來還會道成肉身成為人子,這是確定無疑的。」

聽方毅這麽一交通,我心裏不由得一震,心想:「他這樣交通對呀,主耶穌再來時若還是靈體,帶着大榮耀乘雲降來,人一見到他就都仆倒了,誰還敢弃絶他?他又怎麽會受許多苦呀?只有肉身才會受苦,這不就説明天主來是道成肉身嗎?他這樣交通合情合理啊!主耶穌這句預言,宗教界的神學家和屬靈人物没有一個能説清楚的,他們都説這是天主的奥秘,人没法徹底明白。我研讀聖經這麽多年,看到這句預言也始終想不通,不知道主再來既然是靈體為什麽還要受許多苦,真没想到『東方閃電』的人竟把這個預言的奥秘説明白了,他們能有這樣的看見,真是讓人有些刮目相看啊!莫非天主再來真的是道成肉身?可聖經中還有很多預言都提到主來是乘雲降來啊。」于是,我就問弟兄:「聖經有多處預言天主再來時是靈體乘雲降來,就像主耶穌説的:『那時,人子的記號要出現天上;地上所有的種族,都要哀號,要看見人子帶着威能和大光榮,乘着天上的雲彩降來。(瑪24:30)還有《默示録》預言:『看,他乘着雲彩降來,衆目都要瞻望他,連那些刺透了他的人,也要瞻望他,地上的各種族都要哀悼他。(默1:7)如果天主再來真是道成肉身的話,那這些預言又怎麽應驗呢?」

方毅接着交通説:「主耶穌確實預言説末世他會駕雲降臨,公開審判萬國萬民,這些預言肯定是要應驗的,只不過是先道成肉身隱秘降來,後公開駕雲向萬民顯現。也就是説,主再來有兩種方式,就是先道成肉身發表真理作審判人、潔净人的工作,作成一班得勝者,隨之大灾難開始降下,神道成肉身隱秘作工就結束了,等大灾難過後,神就帶着榮耀公開向萬民顯現,賞善罰惡。所以,凡是在神道成肉身隱秘作工期間抵擋定罪始終不悔改的人,就徹底失去蒙拯救的機會,落在灾難中哀哭切齒了,這也正應驗了《啓示録》的預言:『看哪,他駕雲降臨!衆目要看見他,連刺他的人也要看見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他哀哭。這話是真實的。阿們!(啓1:7)」聽完方毅的交通,我心裏豁然開朗,原來天主再來不光是公開乘雲降來這一種方式,在公開降來之前還要先道成肉身隱秘降來,這是天主顯現的兩種方式啊。以往我只知道天主顯現的一種方式,看來是我領受片面了。看到「東方閃電」把聖經中預言的奥秘都揭開了,聽着也合情合理,我想這很可能是出于天主的,這道值得考察。從那以後,我的態度跟以前大不一樣了,願意聽他們交通了,看全能神的話也不抵觸了。

看了一段時間全能神的話,我對天主再來是道成肉身基本能確定了,但是怎麽能認定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穌的再來呢?我們天主教是正統教會,擁有耶穌救恩的全備真理,只有在天主教才能救靈魂進天國,如果接受了全能神,萬一信錯了,不就是背叛天主了嗎?那我還怎麽進天國啊?這個問題不弄清楚我還是不踏實。正好當時我聽説袁永進神父也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就很想見見他,因為他以前也是天主教的,我們的教義、觀點都是相同的,我想看看他對這個問題是怎麽領受的。幾天後,我見到了袁神父,就把自己的顧慮説了出來。

袁永進給我交通説:「我以前也和你有一樣的顧慮,擔心接受全能神是背叛天主耶穌,其實對于這個問題,我們最主要得看清楚全能神和天主耶穌是不是一位靈,是不是一位神在作工。就像律法時代是天主雅威在作工,恩典時代是天主耶穌在作工,雖然天主的名變了,作的工作也不一樣,但你能説天主耶穌和天主雅威不是一位神嗎?能説信天主耶穌就是背叛天主雅威嗎?肯定不能。所以説,要確定是不是一位神不能根據名一不一樣,最關鍵是看他能不能發表真理、能不能作拯救人類的工作,只要能發表真理、發表神的聲音,能作拯救人類的工作,那他就是神自己,和天主雅威、天主耶穌是一位神。我們都知道,在律法時代天主雅威頒布了律法誡命帶領人類生活,讓人知道什麽是罪,知道該怎麽獻祭贖罪、該怎麽敬拜神,但到了律法時代後期,人犯罪越來越多,已經没有足够的贖罪祭可獻了,人都面臨着被律法定罪、處死的危險,天主雅威就藉着先知預言説,『看,一位貞女,將懷孕生子,人將稱他的名字為厄瑪奴耳(瑪1:23),『因為有一個嬰孩為我們誕生了,有一個兒子賜給了我們;他肩上擔負着王權(依9:5),告知以色列人,默西亞要降臨,要作人類的贖罪祭來救贖人類。之後,天主就按着他的應許道成肉身成為主耶穌,在律法工作的基礎上作了救贖人類的工作。主耶穌發表了許多真理,賜給人悔改的道,并為人類釘在十字架上,作了永遠的贖罪祭,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之後,人只要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犯罪後能向主耶穌痛悔,天主就會赦免人的罪,人就不會因着觸犯律法被處死了,也有資格來到天主面前禱告,求得天主的恩典與平安了。主耶穌的作工完全應驗了舊約先知的預言,拯救人脱離了律法的束縛,結束了律法時代,把人類帶進了恩典時代,足以證明主耶穌就是救世主,就是默西亞降臨了。主耶穌和天主雅威就是一位靈、一位神,正如主耶穌所説的:『我在父内,父也在我内(若14:11),『我與父原是一體(若10:30)。天主耶穌作完救贖工作後,人信主罪得着了赦免,但人裏面的犯罪本性還没有解决,還能常常犯罪抵擋主,并没有徹底擺脱罪的捆綁。比如,我們還常常為了個人的利益説謊、搞欺騙,還能嫉妒人、恨人,還能争權奪利;在遭遇病痛禍患的時候,還能埋怨天主,甚至否認、背叛天主;等等。經上記載説:『凡是犯罪的,就是罪惡的奴隸。奴隸不能永遠住在家裏,兒子却永遠居住。(若8:34-35)你們應是聖的,因為我是聖的。(伯前1:16)天主是聖潔的,他最終要的是能完全順服天主的話達到聖潔的人。現在咱們還常常犯罪,污穢敗壞,没有脱離罪的捆綁,根本没有資格進天國,所以,天主耶穌多次預言他必再來,就是要在末世發表真理作審判工作來徹底拯救人類脱離罪惡、脱離撒但權勢,把人帶入天國。正如天主耶穌預言説:『我本來還有許多事要告訴你們,然而你們現在不能擔負。當那一位真理之神來時,他要把你們引入一切真理』。(若16:12-13)無論誰,若聽我的話而不遵行,我不審判他,因為我不是為審判世界而來,乃是為拯救世界。拒絶我,及不接受我話的,自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説的話,要在末日審判他。(若12:47-48)還有《伯多禄前書》四章十七節也説道:『因為時候已經到了,審判必從天主的家開始』。末世,天主耶穌按着他的應許重返肉身,就是全能神,發表了潔净拯救人類的一切真理,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來解决人的犯罪本性,引導人進入一切的真理,完全應驗了主耶穌的預言。」

接下來,袁永進又給我讀了段全能神的話。全能神説:「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并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脱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脱去。所以,在人的罪得着了赦免之後,神又重返肉身帶領人進入新的時代,開始了刑罰審判的工作,這工作將人類帶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順服在他權下的人將享受更高的真理,得着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着了真理、道路、生命。《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寫在前面的話》袁永進接着交通説:「恩典時代主耶穌作的是救贖的工作,赦免了人的罪,這只完成了拯救工作的一半,末世全能神作的審判工作才是徹底拯救人類的工作。我們只有接受神末世的審判刑罰,敗壞得潔净了,能够脱離罪,不再受魔鬼的迷惑、控制了,才是徹底蒙拯救了,才有資格被天主帶進天國。所以説,末世全能神所作的審判工作是接續主耶穌救贖工作的,也是末了結束時代的工作,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穌回來了,全能神和天主耶穌就是一位靈、一位神。」我聽着袁永進交通的三步作工都符合聖經、符合事實,心裏很亮堂。原來天主耶穌再來作末世的審判工作是為了解决我們的犯罪本性,拯救我們脱離罪的捆綁。我們現在確實活在罪中無力自拔,犯罪後辦告解,辦了告解又犯罪,總是循環往復,别説一般信徒了,就是神父們都不能擺脱罪的束縛,這都是事實。以往我總也不明白這裏的原因,現在才明白,我們的確還需要天主再來作一步徹底潔净變化人的工作。看來全能神所作的末世審判工作完全有可能是出于天主的。

隨後,袁永進又給我讀了一段全能神的話。全能神説:「現在作的工作是將恩典時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中的工作向前發展了,恩典時代雖結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進深了。為什麽一再説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律法時代的基礎上作的?就是説,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時代工作的繼續,也是律法時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緊緊相聯,一環緊扣一環。為什麽還説這步工作是在耶穌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若不在耶穌那步作工的基礎上,這步還得釘十字架,還作上步的救贖的工作,這就没有意義了。所以,不是工作徹底結束了,乃是時代向前推移了,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可以説,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時代的基礎上的,也是建立在耶穌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建造起來的,并不是這步工作又另外起頭了,三步工作的綜合才可稱為六千年的經營計劃。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工作的基礎上作的,如果這兩步工作没關係,那這步工作為什麽不重新釘十字架?為什麽不擔當人的罪,而是直接來審判刑罰人?若不是在釘十字架之後作審判刑罰人的工作,而且現在來了還不是聖靈感孕,那就没資格來審判刑罰人,正因為與耶穌是一,才直接來刑罰、審判人的。這一步的工作都是在以前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所以説這樣的工作才能將人一步一步拯救出來。耶穌與我是從一位靈來的,雖然肉身没有關係,但靈是一位;作工的内容雖不一樣,擔當的工作也不一樣,但實質是一樣的;肉身所取的形像不一樣,那是因着時代不同,因着工作的需要而不相同;職分不同,帶來的工作也就不一樣,向人顯明的性情也不一樣。所以,人今天所看見的、所領受到的與以往都不一樣,這都是因着時代的不同而有的。儘管他們的肉身的性别并不相同,形像也不相同,也不是生在一個家族中,更不是生在同一個時期,但他們的靈是一位。……就如耶和華的靈并不是耶穌的靈的父一樣,也就如耶穌的靈根本不是耶和華的靈的子一樣,他們乃是一位靈。今天道成肉身的神與耶穌同樣没有血系相聯,但他們本為一,這乃是因為他們的靈原是一位。他能作憐憫慈愛的工作,也能作公義審判的工作,能作刑罰人的工作,還能作咒詛人的工作,到最終還能作滅世懲罰惡人的工作,這不都是他自己作的嗎?這不是神的全能嗎?《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袁永進交通説:「天主作的三步工作雖然内容不一樣,天主在每個時代叫的名也不一樣,但都是一位靈、一位神作的。三步作工一環緊扣一環,每一步都建立在上一步工作的基礎上,逐步拔高、進深,最終把人從撒但權下徹底拯救出來,帶進神的國。所以説,我們接受天主的新工作不是背叛天主,而是跟上了天主的作工。」這時我心裏更加亮堂了,原來這三步工作是一環緊扣一環,步步進深、拔高的,没有一步工作是獨立的,這不就是一位神作的三步工作嗎?天主雅威、主耶穌、全能神源頭是一啊。以往我總認為天主教是正統教會,只有在天主教才能救靈魂進天國,離開天主教就是背叛天主,就不能得救了,現在我才明白自己持守的只是天主耶穌所作的救贖工作,我接受全能神的審判工作是跟上了羔羊的脚踪,不是背叛天主。相反,我現在要是還呆在天主教裏,只持守主耶穌的救恩,那就得不着天主末世的救恩了,那我最後也不能進天國了。想到這兒,我心裏基本確定全能神作的審判工作就是天主在末世作的新工作。隨後,袁永進又給我交通了神名的意義、聖經的内幕、天主怎麽定規人的結局歸宿等等真理。我聽完袁永進的交通,心裏真是感慨萬千,我信天主這麽多年,從來没有聽過這麽好的道,我覺得那一天收穫真是太大了,比自己之前信天主多少年都明白得多!

袁永進給我讀了許多全能神的話,我看到全能神揭開了許多真理奥秘,心裏感覺全能神的話就是神的聲音。那天回家後,我看到一段全能神的話説:「考察這樣的事也并不困難,但需要我們每個人先知道這樣一個真理: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實質,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發表。神既道成肉身就要帶來他要作的工作,既是神道成肉身就要發表神的所是,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帶給人真理,賜給人生命,指給人道路。若不具備神實質的肉身那就定規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了,這一點是確定無疑的。人要考察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那就得從他所發表的性情與説話中來確定,也就是説,確定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或確定是否是真道,必須得從他的實質上來辨别。所以説,是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關鍵在乎其實質(作工、説話、性情等等更多的方面),并不在乎其外表。人若因為考察其外表而忽視了其實質,那就是人的愚昧無知了。《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寫在前面的話》從這段話中我明白了,確定全能神是不是主耶穌的顯現作工,主要是從他發表的話語和作的工作上看,如果能發表真理,能作拯救人、潔净人的工作,那肯定就是主的顯現作工了。因為主耶穌説過:「我是道路、真理、生命,除非經過我,誰也不能到父那裏去。(若14:6)除了天主顯現説話作工,没有人能發表真理。從那以後,我每天都會抽時間讀全能神的話。兩個月後,我又明白了許多,像道成肉身的奥秘、神名的奥秘、神作工與人作工的區别、如何分辨真假基督等等。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語真是豐豐富富,讓我大開眼界,我心想:如果不是天主回來了,誰能發表這麽多真理,打開這麽多的真理奥秘?天主確確實實回來了,作了一步審判、潔净人類的新工作,我心裏完全定真了全能神的審判工作就是天主作的新工作,全能神就是天主的再來!當時我欣喜萬分,真没想到多年盼望的天主耶穌真的已經回來了,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我感到特别慶幸。想到弟兄姊妹給我傳福音已經有將近一年的時間了,我一直抵擋、拒絶,要不是神的憐憫、拯救,藉着弟兄姊妹一次次給我傳福音,我根本没法來到神面前,我心裏很感謝神。可想到之前我對神的末世作工不尋求考察,還盲目地論斷定罪,甚至還封鎖教會攔阻教友們尋求考察,我心裏就感到愧疚,恨自己太瞎眼不認識天主,没有一點兒敬畏神的心,抵擋了天主,我跟當初那些抵擋主耶穌的法利塞人不是一樣的嗎?本來還以為自己讀神學這麽多年,又一直事奉天主,對天主應該有認識了,没想到竟然是這樣與天主相遇的。當時,我心裏很不安,覺得自己抵擋天主犯了這麽大的罪,天主會怎麽對待我呢?我仆倒在神面前禱告認罪:「全能神啊,我太狂妄了!我不認識你,抵擋、論斷你的作工,還封鎖教會,攔阻、限制教友們尋求考察,我的所做所行跟法利塞人一樣,我真該遭受你的懲罰,實在不配你這樣拯救我!」那些天,我活在了懊悔、不安中,每次看全能神揭露人抵擋神、定罪神的話都感覺説的就是我,覺得自己已經被定罪了,神不拯救我了。

後來,我跟弟兄姊妹敞開説了自己的情形,他們給我讀了一段全能神的話,我感到很温暖。神説:「每個接受神話語征服的人都有好幾次機會蒙拯救,神拯救每一個人都給其放鬆到最大限度,也就是給人最大限度的寬容,只要人能迷途知返,只要人能悔改,神就給其機會讓其得着救恩。在人起初悖逆神時,神并没有意思要將人擊殺,而是盡量地拯救,若是人真的没有拯救餘地了那就會被神弃絶。之所以不輕易懲罰一個人就是因為神要將所有可拯救的人都拯救回來,他只是用話語來審判、用話語來開啓引導,不是用刑杖來擊殺。用話語來拯救人是最後一步工作的目的、意義。《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讀完神的話,一個弟兄交通説:「我們被撒但敗壞都有敗壞性情,再加上没有敬畏神的心,當看到神的説話作工不合我們的觀念就會悖逆、抵擋,就容易否認、定罪,但當我們明白真理後能迷途知返,向神真實悔改,神還給我們蒙拯救的機會。那些頑固不化、死不悔改硬着頸項抵擋神的人就被定罪了,最後都是受懲罰的對象。」當時,我心裏很受感動,心想:「我抵擋神,作了這麽大的惡,神還憐憫我、拯救我,神的愛太大了!以後我得多傳福音還報神的愛,把天主再來的大好消息告訴給教友們,讓他們也能聽見天主的聲音,迎接到天主。」隨後,我就開始給教友傳福音。

有一次,我給一個教友見證了全能神的新工作,結果被我們的主教知道了,主教就打電話讓我過去。我到了教堂,先見到了八十多歲的老院長。他偷偷告訴我我信「東方閃電」的事主教非常反對,勸我主動向主教承認錯誤,趕緊悔改,争取讓主教寬大處理。聽到這些話,我心裏很亂,就向神禱告:「全能神哪!我不知道該怎麽面對這事,願你保守我,加給我信心和心志,不管接下來面對什麽樣的環境,帶領我能够在真道上站立住。」禱告後,我心裏平静了一些。見到了主教後,他質問我是不是信了「東方閃電」。我説「是」,他就很生氣,説:「以前就聽説你接觸『東方閃電』的人了,我没有搭理這事,我覺得你是神父,受過專門的神學培訓,你不可能接受『東方閃電』,没承想你還真接受了!」我説:「我不是糊塗接受的,我已經考察半年多了,看了很多全能神的話,這些話都是真理,任何人也説不出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回來了……」没等我把話説完,主教就不耐煩地説:「『東方閃電』是不是天主的再來,我們聽教宗的,教宗在信仰的事上不會錯,教宗承認我們就承認,教宗不承認,説『東方閃電』是异端,我們就不能相信!」聽到主教的話,我心想:「教宗也是一個敗壞的人,他没有尋求的心,也不可能得到聖神的開啓光照,不能認識天主作的新工作,你信天主不聽天主的聲音,却一味地聽人的、聽教宗的,這哪裏是信天主啊?不純粹是信人嗎?」我繼續給他見證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但他一點兒都聽不進去,還説:「教宗如果不説『東方閃電』是天主再來的作工,我們就不能信,是不是真道要以教宗的話為準!」

想想起初我也崇拜教宗,認為教宗代表天主,凡事就得聽教宗的,後來我讀了全能神的話,這個觀念才扭轉了。其中有一段神的話是這樣説的:「世界雖然分為幾大派别,各個派别都有教主,都有統領,跟隨的人也分布于地球表面的不同國家,分布于不同區域,在同一個國家中就有不同的幾種派别,幾乎每一個國家都是如此,不管是大國還是小國,但不管世界各地的派别有多少種,歸根結底,全宇之下的人都是隨着一位神的帶領而生存的,并非是派别的教主或是統領帶領其生存下來的。也就是説,帶領人類的不是某個教主或統領,而是造了天地、造了萬物又造了人類的造物的主在帶領着全人類,這是事實。儘管世界有幾大宗派,但不管宗派有多大都是在造物主的權下生存的,任何一個宗派都跳不出這個範圍。人類的發展、社會的更替、自然科學的發達都離不開造物主的安排,這些工作并不是某一個教主能做到的。教主只是某一個宗派的統領,并不能代表神,并不代表是創造天地萬物的,教主可以統領整個教派的所有人士,但并不能統領天下所有的受造之物,這是人人皆知的事實。教主只能是一個統領,不能與神(造物的主)平起平坐,萬物都在造物主的手中,到最終也都得歸在造物主的手中,人類本是神造的,不管是什麽教派都得歸在神的權下,這是必然趨勢。只有神是萬物中的至高者,受造之物中最高統治者也得歸在他的權下。人的地位再高也不能把人類帶入合適的歸宿裏,誰也不能把萬物都各從其類。《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從全能神的話中我明白了,教宗只是一個統領,是受造的人,不能代表天主。天主是造物的主,創造了天地萬物,創造了人類,又帶領着人類到今天,天主掌管着人類的命運,也只有天主能發表真理拯救人類,把人類帶入美好的歸宿,這個工作任何受造之物、任何宗教領袖都作不了。教宗雖然有很高的地位,但他們也是敗壞的人,他們發表不了真理,更作不了拯救人類的工作,所以即使他們的地位再高,也不能代表天主。如果天主作新的工作時他們不尋求,同樣得不到聖神的開啓光照,最後也會被天主撇弃淘汰。就像當初的司祭長、法利塞人一樣,他們的地位很高,可是當主耶穌來作工時,他們一點兒尋求的心都没有,還抵擋定罪主耶穌,遭到了天主的咒詛、懲罰。

後來,主教命令我不要再接觸「東方閃電」的人了。我不聽他的,他就很生氣地説:「你先把修院院長的職務停下來吧,把修會的賬目交接一下,去地下室好好反省自己吧。」我當時有點驚訝,没想到他們這麽快就把我的職務撤了。我心裏有些失落,一方面想到我做院長這幾年來,走到哪裏神父和修士們都圍着我轉,我説什麽他們也都聽從、照辦,現在主教把我給撤了,他們就不會像以前一樣尊重我了,又想到院長和神父的職位是我努力多年的結果,一旦我作出選擇跟隨全能神,就再也不可能做院長和神父了。雖然當時我定真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可讓我徹底離開天主教,我心裏還是有點没勇氣,我想這次的選擇不是小事,我得考慮好了再作决定,我就去了地下室。在那裏,我見到了趙神父,他是因着犯淫亂被安排到這裏反省的。我告訴他,我是因着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被安排到這裏的。他很驚訝,對我説,他犯的是男女罪,只是一時軟弱,只要向天主認罪還能得救,但我的問題很嚴重,我這是信仰問題,一旦信錯了就不能得救進天國了。當時,我没有受他的話影響。

兩三天後,王神父和會計來到地下室跟我核實賬目。王神父看我的眼神帶着鄙視,問我賬目的時候像審犯人一樣,我心裏很不是滋味。他們走後,我感覺很憋屈、難受,有氣無力地躺在床上。回想起以往管理修院的時候,大家都對我畢恭畢敬。每到一個接待家,神父、修士們都高興地迎接我,接待家也會端上水果熱情地招待我;神父和修士們都盼着我多去講道,平時商量什麽事也都等着我拍板;我還常常安排神父、修士們工作,他們都聽從、照辦……可看看現在,我剛被撤下來,他們就瞧不起我了,神父不再尊重我,我在地下室裏也没人搭理,這跟以前當院長的時候反差也太大了!這有地位跟没地位就是不一樣啊!我又想到,以後我要是跟隨全能神了,就再也享受不到院長那樣的生活了,一切的地位、待遇可就全都没了,我心裏感到很失落。可全能神的確是主耶穌的再來,我若為了地位、享受不跟隨全能神,那我還是真心信神的人嗎?我還能得到神的拯救嗎?我不知道前面的道路該怎麽選擇,心裏很煎熬,就跪下來向神禱告,求神開啓帶領我,能不受地位名譽的捆綁轄制,能跟上神的脚踪。禱告後,我想起弟兄姊妹給我讀過的一段全能神的話:「神能降卑到一個地步,在這些污穢敗壞的人身上作他的工作,成全這班人,神不僅道成了肉身與人同吃同住,牧養人,來供應人的所需,更重要的是在這些敗壞不堪的人身上作他極大的拯救工作、極大的征服工作,他來到大紅龍的心臟,來拯救這些最敗壞的人,讓人都變化更新。神所受的極大的痛苦,不僅是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最主要是神的靈受了極大的屈辱,他卑微隱藏到一個地步成了一個普通的人。他道成肉身取了一個肉身的形像,讓人看見他有正常人性的生活,有正常人性的需要,這就足以證明神已經降卑到了一個地步。神的靈實化在了肉身,他的靈那麽至高、偉大,但他却取了一個普通的人、渺小的人來作他靈的工作。從你們每個人的素質、見識、理智、人性方面、生活方面來説,你們太不配接受神這樣的工作,太不配讓神為你們受這麽大苦了。神太高大了,神至高到一個地步,人卑賤到一個地步,但神還在人身上作工,不僅道成肉身來供應人,跟人説話,而且還與人生活在一起,神太卑微了,太可愛了。《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注重實行的人才能被成全》是啊,中國是抵擋神最嚴重的國家,神道成肉身來到大紅龍國家説話作工,遭受了共産黨的逼迫、毁謗,還有宗教界的定罪和弃絶,神那麽至高、那麽尊貴,却忍受天大屈辱來在地上,神作的一切都是為了拯救我們,神太卑微、太可愛了!可我光願意享受地位之福,喜歡人的擁護、崇拜,明明已經定真神的作工了,還不願意放下地位跟隨神,我這不是明知真道故意抵擋嗎?這不是太没良心了嗎?想到這兒,我心裏感到有些自責、蒙羞,也有了放下地位的打算。

幾天後,我堂弟到地下室勸我,讓我好好反省,還説要是不悔改,主教就開除我的教籍了。堂弟的話讓我挺震驚的,我還從來没有聽過我們這裏有開除教籍這種情况,如果我被教會開除了,那我周圍的教友們和整個教區的人都會弃絶我的。堂弟走後的幾天裏,我内心一直在争戰,我信天主後從没有想到自己會被開除教籍,更没想到主教會因為我信全能神把我開除了。那幾天,我腦子裏反覆琢磨這些事,每當我看到聖經章節中有關天主末世工作的預言,就會回憶起弟兄姊妹給我見證全能神的作工,還有自己讀過的神的話,這些場景就跟過電影一樣在我的腦海裏浮現。全能神就是天主耶穌的再來,我不能放弃跟隨全能神,可想到要離開聖教會或被教會開除,我怎麽也下不了决心。

後來,主教來到地下室,問我反省得怎麽樣了。他看我還是堅持信全能神,就很不高興,説:「你信『東方閃電』這可不是小事,你得好好反省,要是真有認識、懊悔,以後能弃絶『東方閃電』,你犯的錯誤就既往不咎了,你還可以繼續擔任院長的職務。」主教走後,趙神父又勸我:「得好好寫反省認識,寫好了就能繼續當院長,你要是不寫的話,主教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聽到這話,我心想:「主教已經給我下最後通牒了,看來我再不寫反省認識,院長的職務真就没了,還要面臨被開除。」想到這兒,我心裏有些難受,雖然知道應該選擇跟隨全能神,可真要放弃地位又不甘心。痛苦中,我來到神面前懇切地呼求:「全能神啊,我現在要面臨最後的選擇了,願你幫助我、引導我,能作出對的選擇。」禱告完,我回想弟兄姊妹曾經給我讀過的神的話。神的話説:「神以後絶對不會在别處另起頭,神要作成這一事實,讓全宇之下的人都來朝見神,都來敬拜在地上的神,神在别處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尋找真道,就如約瑟一樣,人人都到他那兒去拿可吃的東西,都敬拜他,因着他有可吃之食,為了逃脱飢餓之灾,人都被迫尋求真道。整個宗教界都出現嚴重飢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乾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會投靠他的。《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千年國度已來到》是啊,現在各地教會都很荒凉,没有聖神的作工,主教、神父講道没有亮光,只能講點神學理論和宗教道理,再就是按部就班地守些宗教禮儀和一些人為制定的規條。守住這些根本不能讓人的生命得到一點兒供應與造就,所有人天天都活在犯罪告罪、告罪犯罪的循環往復中,怎麽努力也解决不了犯罪的問題,甚至那些神職人員就連偷吃祭物、搞淫亂這些明顯的罪都做不到不犯,就像我眼前這個趙神父,犯了這麽大的罪還不以為耻,墮落到如此地步,現在的天主教簡直就是死水一潭啊!全能神教會就不一樣了,每次聚會交通全能神的話都讓人明白真理,生命得着供應、造就。我要是不跟上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得不着神末世發表的真理,不能脱離罪惡,天天活在罪中不能自拔,那即便我留在宗教裏享受衆人的擁護又有什麽意義呢?我又想到神的話説:「基督是末世人進入國度的大門,任何人都不能逾越,任何人都不可能不通過基督而被神成全的。你是信神的人就得接受神的話,就得順服神的道,不要只想着得福却不能領受真理,不能接受生命的供應。基督末世來到是要向所有凡是真心相信他的人來供應生命的,這工作是為了結束舊時代進入新時代而有的工作,是所有進入新時代的人的必經之路,你不能承認而且還定罪或褻瀆或加以逼迫,那你定規就是永世都被焚燒的對象,是永遠不能進入神國中的人。因為這位基督本是聖靈的發表,是神的發表,是神在地之工作的托付者,所以我説,你若不能接受末世基督所作的一切,那你就是褻瀆聖靈的人,褻瀆聖靈的人該有的報應那是每一個人都不言而喻的。我還要告訴你,你若是抵擋了末世的基督,弃絶了末世的基督,那你的後果是無人能替你承擔的,而且從此以後你就再也没有機會獲得神的稱許了,甚至你想挽回時也不能使你再見到神的面,因為你抵擋的不是一個人,你弃絶的不是一個小小的人,而是基督,這樣的後果你知道嗎?你做的事不是犯了一個小錯誤,而是犯了彌天大罪。所以,我勸每一個人都不要在真理面前張牙舞爪、信口雌黄,因為只有真理才能將生命帶給你,除此以外没有什麽能使你得以復生再見神面的。《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全能神給我們帶來了真理、道路、生命,這真理是我們得潔净蒙拯救唯一的途徑。我今天能接受全能神發表的這些真理,有了敗壞性情得到變化的路途,這是天主的恩待、高抬,我要是選擇繼續留在天主教裏,貪圖地位享受,拒絶天主末世的救恩,那將會被天主永遠定罪,徹底失去蒙拯救的機會了。就像當初的司祭長、法利塞人,他們在猶太人中間擁有很高的地位,受到衆人的高看、擁護,當主耶穌到來時,他們明知道主耶穌講的道有權柄、有能力,可他們為了保住地位飯碗就拒不接受主耶穌的救恩,還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最後他們都遭到了天主永遠的咒詛和懲罰。我可不能步法利塞人的後塵啊!現在我能跟上全能神的新工作,享受神話語的澆灌供應,能在神的話中認識自己,找到自己犯罪的根源,還明白了敗壞得潔净的路途,按照這條路走才能達到蒙拯救、蒙天主的稱許,這不比擁有高位更有價值、更有意義嗎?我越想心裏越亮堂,徹底看清了宗教裏再没有我可留戀的東西,我也没必要在這兒呆了,于是我放弃了神父和院長的職位,毅然决然地離開了天主教。

雖説在地下室的那些天心裏受了些苦,不過有神話語的帶領、引導,讓我明白了地位不是自己該追求的,也不是神稱許的,前面的路清晰了。以往我把明白聖經知識、神學理論當成認識神,但没有意識到所學的那些神學理論盡是對神的觀念、想象,根本就不符合真理,它就像個堅固的堡壘一樣,讓我處處定規神、抵擋神的作工,它還讓我變得越來越狂妄自是、持守自己,一點兒謙卑尋求、敬畏神的心都没有了。要不是全能神的憐憫,我不可能得到全能神的拯救啊!還有,在我貪戀地位享受不知怎麽選擇的時候,神又多次用話語開啓引導我,帶領我放下地位跟上了神的作工。要不是神這樣的眷顧、扶持,我永遠都不可能回到神的面前。神的愛真是實實際際,太實在了!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我是這樣迎接到主的

日本 喜悅 在我六歲時,媽媽信了主耶穌,她經常帶我去教堂聚會。漸漸地,我知道了人是神造的,有難處了要禱告神、依靠神,凡事感謝神。媽媽說:「神愛人,只要我們有事向神禱告交託,真心依靠神,神就給人解決難處,賜給人豐富的恩典。咱們好好信主,以後主還要來接咱們進天國呢!」聽了媽媽的話,我…

明白聰明童女的奧祕 我迎接到主啦(有聲讀物)

美國 清心 禱告、讀經、勤作主工是聰明童女嗎 幾年前,我就看到網上有很多牧師都在講,現在已經是末世了,聖經上有關末世的預言已基本應驗,如四血月、地震、海嘯、瘟疫、飢荒、以色列復國等等,主馬上就要回來了,我們得做聰明童女多預備油才能迎接到主的再來,就是多禁食禱告、常領聖餐、多讀經、…

撥開迷霧!我找到進天國的路了(上)

秦皇島 陳艾 我從小隨父母信主,眼看著就要步入老年,雖然信主信了一輩子,但到底怎樣才能脫罪進天國,這個問題就像一個解不開的謎團一樣一直困擾著我,令我感到迷茫、痛苦。我多麼希望能在有生之年找到脫罪進天國的路,這樣到死時也能給自己的一生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最後能安然見主。 為了解…

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嗎

中國山東 趙光1998年,我表弟小楊來傳我信主耶穌,還給我帶來了一本《聖經》,并告訴我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聖經裏的話都是神的話,而且裏面還有進天國得永生的路。聽到能得永生,立刻激發了我的興趣,之後我有空就讀聖經,很快我知道了主耶穌是人類的救贖主,就接受了主耶穌。因着我熱心追求,後…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