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為兒女的婚事愁苦了

2024年04月22日

中國江蘇 高亮

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農村家庭,初中畢業我就外出打工了,後來組建了自己的家庭,有了兒女。儘管我很努力挣錢,但日子過得還是很拮据。我妹夫知道我的情况後就叫我幫他開挖掘機,幾年下來也挣了一些錢,家裏蓋了新房,生活條件也好了點。

2013年,我接受了神的末世福音。我一邊信神一邊開挖機,想趁着年輕給兒子多挣點錢,以後好給他成家立業,這也是我做父親該盡的責任。後來我在教會盡組長本分,2017年我又選上了澆灌執事。當時我心裏不太情願,覺得我做澆灌執事不像帶小組那麽輕鬆,要根據新人的時間聚會,那樣會影響我開挖機挣錢。没有足够的積蓄,以後兒子怎麽成家立業?想到這兒,我就拒絶了本分。可拒絶後心裏又挺自責的。想到神為了拯救我們付出那麽多,現在教會的工作需要我去配合,我却想多挣錢為兒子成家立業,不想盡本分,這不是傷神的心嗎?認識到這兒,我就跪在地上向神禱告悔改,下次臨到本分不能再推托了。到了2018年,弟兄姊妹選我做教會帶領,我内心又開始争戰了,「盡帶領本分負責全盤工作,那得是全時間花費,以後就不能為兒子籌備結婚用的錢了,那我這當父親的也没盡到責任哪!」但又想到自己以往推托過本分,良心又受責備,我就接受了。

做教會帶領以後没時間開挖機了,家庭的開支靠妻子賣菜維持,兒子也畢業進廠上班了,給我們减輕了一點負擔。但兒子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我們没房没車、没存款,我該怎麽跟兒子交代?就覺得虧欠兒子。有時兒子放假回來就多給他做點好吃的,關心關心他的生活來平衡内心的虧欠。2023年8月下旬,上層帶領想提拔我到外地盡本分。回去我把這件事説給妻子聽。妻子就問我怎麽想的。我説:「我不想去,我這一走家裏所有的事都落在你一個人肩上。閨女還小要照顧,兒子還没有成家,那我走了這個家怎麽辦哪?」妻子説:「有難處可以禱告神,現在本分臨到了,要有一顆順服的心,家裏的事有我,你不用擔心。」過了幾天,上層帶領又來信要我的評價,我也没讓弟兄姊妹寫,心想:「我是一家之,有責任和義務把這個家擔起來,兒子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了,我們到現在還没房没車,更不要説存款了。再看看左鄰右舍跟我兒子一樣大的家庭,誰家縣城没有房没有車啊,要是兒子問我『别人家父親都能為兒女做些事,你為什麽不做呢?你是個好父親嗎?』我都不知道該怎麽跟兒子交代。而且女兒身體還有病,這一走就没法照顧女兒了。」一想到這些我就很難受,就不想出去盡本分了。但我心裏也知道拒絶本分神不喜悦,可盡吧,家庭這些難處又勝不過去,我兩頭為難,心裏很受煎熬啊!那幾天,我心都不在本分上,連澆灌新人都給忘了。我意識到這種情形不對了,就在心裏禱告神:「神哪!這段時間我活在黑暗裏,心裏很煎熬,願你開啓帶領我明白真理,從這種情形裏走出來。」

靈修時,我看到神的話:「還有一些人因為信神了,要過教會生活,要讀神的話,還要盡本分,與不信的兒女、妻子(丈夫)、父母還有親戚朋友没有時間正常來往,尤其是對自己不信的兒女不能有很好的照顧,也不能為他們做任何他們所要求的事情,所以就擔心他們的前途、未來。尤其是有些人的兒女長大了,他們就愁上了:兒女要不要上大學?上大學學什麽專業啊?兒女不信神要上大學,自己作為信神的人是不是應該掏錢供他們讀書啊?是不是應該照顧他們的生活、支持他們的學業啊?還有,對他們的婚姻嫁娶、他們的工作,甚至他們的家庭生活與子女,自己應該扮演什麽樣的角色,應該做哪些事情、不該做哪些事情,對這些都不知道。這些事情一旦臨到的時候,人一旦身在其中的時候,就無所適從,不知道該怎樣做,也不知道該怎樣應對這些事,久而久之就産生了對這些事的愁苦、憂慮、擔心:做了怕違背神的心意,怕神不喜悦,不做又怕没盡到父母的責任,怕兒女、家人埋怨;做了怕失去見證,不做又怕世人笑話,怕周圍鄰居嘲笑、挖苦或者論斷,怕羞辱神,也怕自己的名聲不好,没臉見人。這樣一來二去,心裏就産生了對這些事情的愁苦、憂慮與擔心,愁的是不知怎麽做,憂慮的是怎麽做都不對、怎麽做都不知道合不合適,擔心的是這些事一個勁兒地出現,怕自己哪天承受不了,一旦崩潰了,那就更麻煩了。對生活在這種環境下的人來説,這些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情讓他們産生了愁苦、憂慮與擔心。産生這種負面情緒之後,他們就陷在這樣的愁苦、憂慮與擔心之中不能自拔,這麽做也不對,那麽做也不對,不知道怎樣做才是對的,又想讓人滿意,又怕神不喜悦,又想為人做事情讓人説好,又不想羞辱神、不想讓神厭憎,所以就常常陷在愁苦、憂慮、擔心這樣的情緒裏。他的愁苦是為他人也為自己,憂慮的事情呢,為他人也為自己,擔心的事情呢,也是為他人也為自己,就陷在兩難之中不能自拔。這樣的負面情緒不但影響他的日常生活,也影響他盡本分,當然從某種程度上也影響到了他追求真理。這是一種難處,就是涉及到婚姻、家庭生活、個人生活的一些難處。因為這些難處,人常常陷在了愁苦、憂慮與擔心之中。陷在了這樣的負面情緒中的時候,人是不是挺可憐啊?(是。)可憐嗎?你們還説『是』,還挺同情他們。人陷入一種負面情緒之中,不管産生這種負面情緒的背景是什麽,産生這種負面情緒的緣由到底是什麽?是因為環境、因為周邊的人事物,還是因為神發表的真理對人形成干擾而産生了負面情緒?是環境影響了人,還是神的話干擾了人的生活?原因到底是什麽?你們知不知道?你們説,不管是人的正常生活還是人的盡本分,人如果追求真理、願意實行真理,這些難處存不存在?(不存在。)這些難處在客觀事實上是存在的。你們説不存在,難道這些難處就被你們化解了?你們有那個能耐嗎?這些難處化解不了,它在客觀事實上是存在的。那這些難處在追求真理的人身上它會産生什麽結果?在不追求真理的人身上會産生什麽結果?兩種截然不同的結果。人如果追求真理,就不會被這些難處纏住而陷在愁苦、憂慮、擔心這種負面情緒之中,相反,人如果不追求真理,這些難處同樣也存在,同樣存在的結果是什麽?就會纏住你不放,你如果解决不掉,最後就變成一種負面情緒纏繞在你内心深處,影響你的正常生活與盡本分,使你感覺壓抑,不得釋放,就這麽個結果。《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三)》神的話把我的情形揭示出來了。兒子大了,我覺得自己是一家之主,應該多挣錢給兒子成家立業,盡到做父親的責任,所以教會選我做澆灌執事我拒絶了。後來又選我做帶領,我雖然盡了,可看着兒子大了,家裏没有車子房子、没有錢,那兒子的婚事怎麽辦?兒子會不會説我不是一個好父親?這種愁苦憂慮的情緒藏在我的心裏時不時地攪擾我。現在教會安排我外出盡本分,我愁苦憂慮的情緒一下子爆發了,覺得兒子還没有成家,我要是出去盡本分,那兒子今後肯定要恨我,左鄰右舍也會指着我脊梁骨説三道四,但要是不出去,這是拒絶本分。我兩頭為難,不知怎麽辦好。想想自己信神多年不明白真理,一直活在家庭情感中,認為自己是家裏的頂梁柱,應該擔起家庭的重擔,得多挣點錢為兒子成家立業作打算,導致我活在愁苦憂慮之中,不能全時間盡本分。我得盡快尋求真理解决這方面情形。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你愁苦、憂慮、擔心為誰啊?你是為得真理嗎?是為得着神嗎?是為神的工作嗎?是為神的榮耀嗎?(不是。)那是為什麽?全部都是為自己,為自己的兒女,為自己的家人,為自己的臉面,為自己的名譽,為自己的以後、未來,為自己的一切。他没有捨、没有放,没有背叛、没有撇弃,對神没有真實的信心,對本分没有真正的忠心。他信神没有真實的花費,只是為得福,只是抱着得福的信念信神,對神、對神的作工、對神的應許充滿了『信心』,這種信心神不稱許,神不紀念,反倒遭神厭憎。他對神所要求的處理任何一件事情的原則都不遵守、不實行,該放的不放,該捨的不捨,該撇弃的不撇弃,該獻的忠心没有,所以他活該陷入愁苦、憂慮與擔心這樣的負面情緒裏,他受多少苦都是為他自己,不是為了盡本分,也不是為了教會工作。所以,這一類人就是根本不追求真理的人,就是挂名信的一夥人,他們明知真道就是不實行,就是不遵守,他們的信可憐,得不到神稱許,也不被紀念。《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三)》神的話把我的情形揭示了出來,我每天不是想着怎麽追求真理盡好本分滿足神,而是考慮兒子大了我不能為他準備足够的家當,怕兒子説我不是一個好父親、左鄰右舍説我不是一個好男人,那我今後還怎麽有臉做人,就推托了本分,看到我的所思所想全是為兒女和自己的臉面。信神這麽多年没得着真理我不憂愁,盡教會帶領本分没有果效我不着急,臨到本分我没有順服、推托本分讓神失望我不難受,可為了家庭、兒女和自己的臉面我却常常憂慮愁苦,我把這些看得比盡受造之物的本分都重要。今天我能盡上帶領的本分這是神的高抬,神的心意是希望我能在盡本分過程中追求真理,達到性情變化能蒙神拯救。而我呢?只想做個好父親把家庭兒女照顧好,有個好名聲,明知教會工作需要人配合我却不願順服,明知盡本分是受造之物的天職我却不實行。為了挣錢做個好父親,我推掉了澆灌執事的本分,也推掉了被提拔的機會。看到自己信神多年看事觀點跟外邦人一樣,對本分是一點兒忠心都没有,在神眼中就是不信派。想想神為了拯救我們,道成肉身來到這個視神如仇敵的大紅龍國家,發表真理供應我們,為了我們得着真理,神以各種方式不厭其煩地澆灌牧養我們,而我為了兒女的前途却拒絶本分,真是没有良心理智!一想到這些,我很蒙羞,對外出盡本分心裏不再抵觸了。

後來我就繼續反省自己,為什麽每次臨到本分我都没有順服的心?到底是受哪方面撒但毒素支配?我找了相關神的話。我看到神的話:「這些傳統文化的思想和男性的社會責任、社會定位給男性帶來的壓力甚至屈辱,還有對男性人性的扭曲,使許多男性在臨到一些難處的時候感到煩躁、感到壓抑,甚至常常面臨崩潰。為什麽會這樣呢?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是男人,男人就應該挣錢養家,就應該擔起男人應盡的責任,男人不應該哭泣、不應該難過,男人不應該失業,男人在社會上應該頂天立地,在家裏也應該是頂梁柱,正像外邦人所説的『男兒有泪不輕彈』,男人不應該有軟弱,不應該有任何的缺欠。這些思想觀點都是道德家們對男性錯誤的定位造成的,也是他們一再提升男性地位造成的。這些思想觀點不但給男性帶來了種種的困擾、煩惱、痛苦,也成了男性心裏的枷鎖,使男性在社會上的位置、處境與遭遇越來越尷尬。《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什麽是追求真理(十一)》你要想擺脱這些束縛,就得尋求真理,看透這些思想的實質,在做事的時候不受這些傳統文化思想的影響、控制,應該徹底抛弃它、背叛它,絶不能再根據傳統文化的思想觀點看人看事、做人做事,也不根據傳統文化作出任何的判斷與選擇,而是根據神的話、根據真理原則看人看事、做人做事,這樣你所走的路就對了,你就是神所稱許的真正的受造之物了,否則的話,你依然被撒但控制着,依然活在撒但的權下,不可能活在神的話語之中,事實就是這麽回事。《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什麽是追求真理(十一)》讀了神的話我也明白了,男性的社會責任和社會定位其實就是撒但捆綁男性的枷鎖,認為男人不管什麽時候都要撑起家庭的重擔,這是男人的責任。就像我的父親是教師,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對我言傳身教,説我是家裏的頂梁柱,今後要頂起家裏的一片天。從小父親就帶着我做家務,讓我知道男人的一份責任。結婚後我就把男人的擔當和責任放在首位,為了讓家人能過上好日子,為了幫兒子成家立業,我起早貪黑打拼挣錢,盡到做父親的責任,家裏哪件大事都得經過我手,再苦再累、遇到再不順心的事我都默默承受。受傳統思想的影響,每當本分和家庭相衝突時,我考慮的都是照顧好家庭兒女,為了多挣錢給兒子結婚籌備就推托本分,即使做了教會帶領也是一邊盡本分一邊照顧家庭,不能全身心投入本分中,後來臨到被提拔的機會我心裏也是抵觸拒絶。這時我才體嘗到撒但灌輸給人的傳統文化就是與神為敵的,是讓人遠離神、背叛神,最後跟撒但一同滅亡。認識到撒但用傳統文化敗壞人的後果,我願意扭轉按神的話去實行。

晚上靈修時,我又看到神的話:「作為信神要追求真理、追求蒙拯救的人來説,你餘生的精力與光陰應該為你所盡的本分與神對你的托付而付出,而不是為子女花費任何的時間與光陰。你的生命不屬于你的子女,不是為你子女的生活或者生存而消耗的,也不是為了滿足你對子女的期望而消耗的,而是應該為神交給你的本分與托付,還有你這個受造之物應該完成的使命而付出,這就是你生命的價值與意義所在。如果你為了滿足自己對子女的期望,甘願喪失尊嚴地當他們的奴隸,為他們擔憂,為他們做任何的事,這都是没有意義、没有價值、不蒙紀念的。你如果一味地這麽做,不放下這些想法與做法,那只能説明你這個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你不是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也説明你這個人很悖逆,你不珍惜神給你的生命,也不珍惜神給你的光陰。如果你的生命與光陰只為你的肉體、只為你的情感而付出,而不為神所交給你的本分付出,那你這個人活着就是多餘的,没有價值,你不配活着,你不配享受神給你的生命,也不配享受神賜給你的一切。神賜給你子女,只是讓你享受撫養子女的這個過程,從中得着作為父母撫養子女的一種人生經歷與閲歷,讓你感受人生中一段特殊的、不尋常的經歷,然後繁衍後代……當然也是讓你在父母這個身份上盡到一個受造之物該盡的責任。這就是神給你命定的對下一代該盡的責任,也是你作為父母對于下一代來説所充當的角色。一方面是經歷撫養子女的這一段不尋常的過程,另一方面是扮演繁衍後代的一個角色。這個義務盡完了,子女長大成人了,他們或者是飛黄騰達,或者僅僅是一個平凡的、簡單的、普通的人,都與你無關,因為他們的命運不是你决定的,也不是你選擇的,更不是你給的,而是神命定好的。既然是神命定好的,那你就不應該干預或者是干涉他們的生活與生存。他們有怎樣的生活習慣、生活規律、生活態度,他們有怎樣的生存方式、有怎樣的人生觀,他們對世界的態度是什麽,那是他們自己的選擇,與你没有關係。你没有義務去矯正,或者是代替他們受任何的苦,保全他們每一天都快快樂樂的,你做這些都是多餘的。……所以,父母在子女成年之後,最理性的態度就是放手,讓他們自己去體驗人生,讓他們自己去獨立地生活,獨立地面對、處理、解决人生中面臨的各種問題。如果他們有求于你,你有能力、有條件,當然也可以伸出援助之手給予必要的幫助,但是這個前提是,你無論給予他們任何的幫助,或是金錢上的,或是思想上的,也只能是暫時的,不可能改變任何實質性的問題,他們自己人生的路還要靠他們自己來走,你没有義務替他們承擔任何的事情,也没有義務替他們承擔任何的後果。這就是父母對于成年子女該有的態度。《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九)》神的話把父母對待兒女該有的態度交通出來了。兒女小的時候,父母有責任義務把兒女撫養成人,兒女一旦長大成人,做父母的就應該放手,把時間用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要是一味地把時間精力花費在兒女、家庭上就失去了信神的意義,也不配活在神面前。神給了我家庭、兒女,是讓我在撫養兒女的過程當中體嘗人生經歷和閲歷,一方面盡到父母的責任,另一方面扮演繁衍後代的一個角色,把兒女撫養長大我的責任就盡到了。另外,兒女的命運也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我為兒女籌備多少物質的東西也改變不了他們的命運。有的父母把兒女撫養長大,但没有能力為兒女成家立業,最後兒女照樣過得好好的;而有些父母為了給兒女成家立業一直拼命挣錢,結果怎麽努力也没能達到自己的意願。我想到了我自己,父輩什麽家産也没留給我,我也照樣結婚了。同樣,我没有給兒子一個好的家境,但現在兒子也畢業上班了,也能獨立挣錢養活自己了。女兒雖然體弱多病,但她的一生也掌握在神的手中,不是我能掌管了的。想到我現在盡帶領本分責任重大,我缺少很多,要裝備的真理原則也很多,我得把時間用在盡本分上,不明白的地方學會依靠神,尋求真理,同時跟配搭的弟兄多交通商量,把本分盡好。想想自己以往都是一邊盡本分一邊照顧家庭,家庭瑣事很占時間,也占有我的心,現在我離家盡本分,負責的教會多了,接觸的人事物也多了,這些都是我得真理的好機會,要是我不抓住這個機會得真理,錯過就没有了。現在每天要作的工作有許多,有不明白的地方我就禱告神、尋求交通,在這樣的環境裏跟神親近的機會多了,心裏平安踏實,也不再為兒女愁苦了。我感謝神給我這個盡本分的機會!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盡本分不思進取的後果

意大利 依塵2019年,我跟張心誠姊妹一起負責教會的美工繪圖工作。剛盡這個本分,我有很多原則都不掌握,張心誠就耐心地給我交通,并主動承擔了大部分的工作。後來,我得知張心誠盡這個本分已經兩年了,具備一定的工作經驗,不管是聚會解决問題還是總結工作,她考慮得都比我周全,弟兄姊妹提出問題…

在臨到的小事上也能學功課

中國河南 傾心 一天,負責人聚完會回來交通了一些分辨人方面的真理原則,我心裏不由得羡慕,「還是能出去盡本分好,參加的聚會多,得着的真理也多,進入真理也快,不像我盡文字本分整天不出門,除了手頭這些工作,一天到晚就是跟接待家姊妹和家裏的一條狗打交道,這生活圈這麽小都見不上幾個人,連個…

基督徒見證:有捨,才有得

吳 妍 俗話說「捨得,捨得,有捨才有得」,但這樣的捨己精神又有幾人能做到呢?尤其在這個追名逐利的時代,在現實的利益面前,有誰能先作出這樣的選擇呢?吳妍曾經也是這樣,常常身不由己地為利而行,經歷了神一次次刑罰審判的作工,她才對「捨得」這兩個字有了點真實的認識與感悟。 私心牽絆 神的…

挑揀本分的背後隱藏着什麽

中國河南 小平 2021年,我在教會操練製作視頻。與我配搭的三個年輕姊妹素質好,領受真理快,盡本分果效也好,我心裏就很羡慕。我覺得自己年齡大了,素質也差,跟她們比我就像輛老爺車一樣,怎麽也跟不上她們的節奏,成了最差的一個。為此我就很苦惱,又擔心姊妹們會小瞧我,就想着什麽時候我也能…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