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名譽、地位、錢財泯滅了我的良心

115

遼寧省 于濤

1993年冬,因母親去世,家庭變故,我失去了升學的機會。迷茫惆悵中,我走進了校園附近的聚會點信了耶穌,在那裡我體嘗到了從未有過的關心與愛護,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我便開始看聖經,在「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教會聚會。由於我熱心,追求不久就做了帶領,後來成為一名享受工資待遇的專職事奉人員。從此,我和幾位長輩各處奔走傳福音、牧養扶持教會,我們還聯接了全國所有的安息日教會,我也成了東北三省聯會同工、東北三省事工。名譽、地位、錢財的獲得使我春風得意,立志獻身給,並要在屬靈的道路上大展宏圖。

2001年元旦,我去遼陽參加培靈會,講道的是一位弟兄。起初,我不肯降卑,這麼多年來我都是走到哪講到哪,養成了獨尊自傲的癖性,這次讓我坐下來聽,實在不是滋味,聽20分鐘,我就出去轉10分鐘,來回折騰。在聽的過程中,我時不時地瞟講道的弟兄幾眼,每次看他,他都是一副溫和、友善的表情,好像根本就沒看出我瞧不起他,還在耐心地交通。雖然我出來進去斷斷續續地聽,但也感到弟兄交通得比較好,很有聖經根據。他交通了聖經的形成;預言和預言應驗的區別;神作的工作是人想不到的,神作到哪人才能認識到哪等等。這些內容都是我從沒聽過的,也是我參加過這麼多同工會、培靈會遇到的講道最深的一次。於是我稍稍放下了自己所謂的「架子」靜下來聽交通。弟兄說:「神是常新不舊的神,不作重複的工作,他的工作一直向前發展,新的工作開展了,舊的工作就廢去了。舊約神藉摩西頒布了律法,帶領人生活,讓人敬拜神。到耶穌作工時,那些跟上神的作工步伐,從律法裡走出來,接受耶穌救贖工作的人,就獲得了聖靈的作工,得到耶穌的救恩,得到了神的看顧與保守。而那些頑固持守律法,堅持在聖殿裡獻祭的人失去了聖靈作工,失去了神的看顧與保守,致使聖殿變成了賣牛羊鴿子、兌換銀錢的『賊窩』。現在已是末世,『只因不法的事增多,人的愛心漸漸冷淡』,教會荒涼,人都消極軟弱陷入犯罪認罪、認罪犯罪的情形之中,甚至活在罪中也無管教……」

名譽、地位、錢財泯滅了我的良心

這道講得太好了,正是我們教會目前的光景:最近幾年儘管我致力於教會改革,盡所能地探望、幫扶農村教會,開辦同工會、培靈會、學習班,甚至每年從南方請人來辦班培訓,從北方找人幫助治理,但教會光景依然如故,荒涼得一發不可收拾。安息日聚會時信徒顧自個兒睡覺,講道人翻來覆去就講那些「基本要道」和「懷氏著作」;被鬼附的怎麼也趕不出去,竟然還在聚會的時候打砸教會;講道人嫉妒紛爭、爭工資、講享受,講道挑好聚會點。原來盼望各宗各派都合一在我們安息日裡,非但別派沒歸向我們,全國的安息日家庭教會反而分裂成好幾夥,都各立山頭。面對這些,我心灰意冷,起初為主獻身的心志已消失得蹤影皆無,便於1997年秋結婚成了家,從那以後我由雄心勃勃變得一蹶不振,只是為著那600元的工資還在硬撐著、應付著講道。但對教會的光景我無能為力,也查不出原因所在。如今看看眼前弟兄的活出,聽聽他們的交通,真是相形見絀。正想著,弟兄又說:「現在的教會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因為神又作了一步新工作,聖靈不再維護恩典救贖的工作了,這步工作就是經上預言的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神來要發表新的說話,藉著他的話語徹底把人潔淨,這話語就是啟示錄預言的小書卷……」弟兄邊說邊拿出一本書。這時我才知道弟兄傳的就是現在教會中抵制的「東方閃電」,我神經質地站了起來,要離開那裡。弟兄謙和地說:「弟兄,主來了,這麼大的信息臨到你,你怎麼要走啊?」我沒好氣地說:「我得為教會1000多信徒的靈魂負責!」弟兄誠懇地說:「我們若真為這麼多靈魂負責的話,神來了我們就應該好好考察考察,這樣才能對得起弟兄姊妹呀!」聽到這話我怔住了:是啊,我吃教會的,花教會的,弟兄姊妹養活我全家,面對神來的信息,是真是假,我應該考察明白,不應盲目定罪,不然怎麼對得起他們呢?可反面宣傳說的「挖眼睛、割鼻子」等也確實嚇人。弟兄彷彿看出了我的心思,說:「弟兄,不管你聽到過什麼傳言,希望你都能冷靜下來考察,若考察完認為不是真道你再走也不遲,否則將來你會後悔的!」我靜下心來回想這些天與他們的接觸,他們的人格、品行都高我一籌,他們有理智、有見識、講禮貌;交通、食宿有規矩,男女界限特別分明;他們每天都有靈修,尤其是他們的禱告懇切感人,讚美扣人心弦,對神有真實的敬畏。從他們的活出可以肯定他們確實是有聖靈作工的人,是虔誠的基督徒。多年的事奉生活也告訴我:他們的表現不是偽裝出來的,而是內在生命的自然流露,他們的活出在我所見過的信神之人中是最好的,在他們身上我看到了神的榮耀、神的見證,他們絕不是能挖人眼睛、割人鼻子的黑社會,於是我決定留下來考察。

交通時,我向弟兄提出兩個問題:「末後工作應驗聖經的哪章哪節了?啟示錄的預言怎麼解釋?」弟兄打開神話念道:「耶穌當時說話、作工並不守規條,不是按聖經舊約律法工作作的,乃是按恩典時代該作的工作而作的,他是按著他所帶來的工作作的,按著他自己的計劃作的,按著他的職分作工,並不是按舊約律法作工的。他作每一件事都沒按舊約律法作,他來作工不是為了應驗先知的話而作工,神在每一步工作中,並不是來專門應驗古先知的預言,他不是來守規條或是來有意成就古先知的預言的,但他所作的又並不打岔古先知的預言,也並不攪擾他以往的工作,他作工的突出點就是不守任何規條,作他自己該作的工作。……當然,耶穌來了作工作也應驗了不少舊約古先知說的話,那現在作的工作也應驗了舊約古先知的預言……因為有更多的工作需我作,有更多的話需對你們講,這些工作、這些說話比起解釋那些聖經章節重要多了,因為那工作對你們來說沒有多大的意義、多大的價值,不能幫助你們、變化你們,我要作新的工作,並不是為了應驗聖經的任何一個章節。假如神來在地上作工單是為了應驗聖經古先知的話,那你說到底道成肉身的神大還是古先知大?到底是古先知支配神,還是神支配古先知呢?這話你當怎樣解釋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稱呼與身分的說法》)神話使我服了下來,認識到神的作工不像我想像的那麼簡單,聖經不能束縛神的作工,是神作工帶領人,不是聖經預言、先知帶領神作工。我越琢磨越感覺對,捧起神話如飢似渴地看了起來,神句句審判的話語就如兩刃利劍刺透我的骨節與骨髓,把我靈魂深處的醜陋無一不揭示出來,叫我心悅誠服。通過交通、考察、聚會,我知道了這是真道,認清了反面宣傳全是謠言,後悔以往不該聽信謠言封鎖教會,攔阻弟兄姊妹接受全能神

但當想到接受新工作以後將要失去財源、地位,我實在沒有勇氣去面對,更不願忍受被人棄絕、誹謗之苦,為了自己的名譽、地位,更為了每個月的工資,我徘徊了!偏偏在這時,我又剛剛被選為教會的教務負責人,並且有份管一部分經濟的權力,大權在握,一邊是真神,一邊是我肉體的利益,怎麼辦?若不接受,將失去真道、失去真神;若接受了,弟兄姊妹的前呼後擁,出門就坐車,走到哪兒都受人崇拜、恭敬,吃用不愁,家裡活兒有教會出人幹,帝王般的生活將全部失去而不再復返。我反覆思想,夜不能眠,食不甘味,真是備受煎熬、痛苦不堪。幾經爭戰、「權衡利弊」之後我做出了「兩全其美」的選擇:不能公開承認這是真道,只在暗中接受,兩面都不受虧損。但事實上,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錢財,我已滑入了抵擋全能神的深淵。

相關內容

基督教會詩歌 神大能的拯救《我已看見神的可愛》我的救主我的神【MV】...
《人活著到底該為誰》重新做人還報神恩 【MV】...
電影《等》 精彩片段:抵擋主再來之人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