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撒但試探持續40天 她是如何禱告神站住見證的

80

王琳

喜迎重歸

三十六歲那年,我得了骨質增生病,去了很多家醫院治療都不起絲毫作用。1996年春天,我信了主耶穌,蒙主憐憫我的病得到了醫治,從此我開始熱心追求,不久就成了教會的一名同工。1998年9月,兩個姊妹來給我們見證神的末世作工,通過看全能神的話,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我們苦苦盼望的主耶穌的再來,我和教會一百三十多名弟兄姊妹都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我很激動,真沒想到在有生之年還能迎接到救贖主的重歸,我從心裡感謝神的高抬和恩待。之後,我如飢似渴地讀全能神的話語,靈裡得到了滋潤。然而,正當我沉浸在與主重逢的喜悅中時,卻遭到了原宗派帶領與同工的百般攔阻、攪擾,一場屬靈爭戰就此拉開帷幕……

屬靈爭戰開始上演

一天,全能神教會的鄭姊妹和宋姊妹來給我們聚會交通說:「神末世發表話語作審判工作,主要是為了潔淨、變化人,使人徹底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蒙神拯救,同時也要作揚場的工作,將麥子稗子、綿羊山羊、善僕惡僕都分開,使人都各從其類。凡聽見神的發聲說話就能認出是神的聲音、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就是麥子、綿羊,是喜愛真理的人;而那些聽見神聲音不接受,還抵擋、論斷、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就是被顯明出來的假信徒、稗子、惡僕,有的人因抵擋神太嚴重受到了懲罰,還有的人將會在神工作結束時落入災難中受懲罰。今天我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有機會經歷審判得著神的潔淨,但撒但不甘心失敗,利用各種人事物攔阻攪擾我們,使我們背棄真道失去神的救恩。這是一場屬靈爭戰,咱們要時刻警醒,多讀神的話,多多禱告依靠神,根據神話真理分辨撒但的各種詭計,才能在真道上站立住……」

我們正聚精會神地聽著姊妹的交通,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我打開門一看,原宗派的兩個帶領李弟兄和劉弟兄滿臉凶相地站在門前。我心裡「咯噔」一下,心想:「兩個帶領怎麼來了?之前他們在教會中一再強調不准我們接待陌生人,尤其是傳『東方閃電』的人,這要是讓他們知道我和這麼多弟兄姊妹一起接受了神的新工作,他們會怎麼對待我呢?」我邊想邊急忙向他們打招呼:「你們來了,快進屋。」兩個帶領氣沖沖地進了屋,看到了鄭姊妹和宋姊妹,就惡狠狠地指著她們質問道:「你們是幹什麼的?是不是傳『東方閃電』的?是不是來偷我們的羊?」接著又環視了一圈,氣急敗壞地指著弟兄姊妹們厲聲說道,「行了,你們都不要再聽了!趕緊回去吧!」我一看李弟兄他們對待弟兄姊妹的態度如此惡劣,想到主耶穌教導我們要愛人如己,他們這哪是在遵守主的道,哪有愛呀?於是,我義正辭嚴地說:「李弟兄、劉弟兄,這幾天我們通過讀全能神的話和聽兩位姊妹的交通見證,已經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正好今天你們來了,也一起聽聽吧!迎接主來可是大事啊!」我話音剛落,劉弟兄看著我「哼」了一聲,說:「還叫我們聽聽?『東方閃電』的人來給我傳福音都被我趕走了,他們講的道的確很高,但我就是聽不進去,你們這些人就是沒根基!」邊說邊叉著腰惡狠狠地朝著鄭姊妹和宋姊妹吼道,「就算『東方閃電』是主耶穌的再來,我們也不會接受的!」說完他轉身又看著我說,「『東方閃電』的道跟主耶穌作的工作不一樣,你信『東方閃電』就是離棄主耶穌的作工,就是離道反教!還領著這麼多弟兄姊妹聽她們傳的道,等主來時看你怎麼向主交賬……」當我聽到「離道反教」這幾個字時,心裡一陣難受,心想:「我看全能神的話有權柄,有能力,是出於神的,可全能神的作工和主耶穌的作工確實不一樣,難道我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就是離棄了主的道嗎?」一連串的問號浮現在我腦海裡,我有些猶豫。這時,宋姊妹鄭重其事地對劉弟兄說:「弟兄,我們信全能神不是離道反教,而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迎接到了主耶穌的再來。咱們想想,當初主耶穌道成肉身來作工時,在耶和華神作工的基礎上作了一步比律法時代更拔高的工作,把人從律法的捆綁中帶了出來,為擔當人類的罪被釘在十字架上,作了人類的贖罪祭。只要人來到主耶穌面前認罪悔改,罪就得到了赦免,免去了被律法定罪、處死的危險。雖然主耶穌的作工和耶和華神的作工不一樣,但實質還是一位神作的,是神根據人類的需要而作的不同工作,這是誰也否認不了的事實。那我們能說所有跟隨主耶穌的人是離道反教嗎?肯定不會,我們會說他們是聰明童女,跟上了神的腳蹤。同樣,今天我們接受全能神的作工也是跟上了神的腳蹤……」

還沒等宋姊妹說完,李弟兄就不耐煩地連連擺手,氣憤地說:「別說了,我們不聽!」這時,我想起全能神的話說:「從耶和華到耶穌,從耶穌到這步所作的,三步工作貫穿下來是一部完整的經營,都是一位靈作的工作。從創世以來神一直在作工經營人類,他是初也是終,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他是開展時代的也是結束時代的。三步作工時代不同,地點不同,的的確確是一位靈作的……現在你務必得明白從第一步到現在所作的工作是一位神作的,是一位靈作的工作,毫無疑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三》)對啊,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國度時代這三步作工貫穿下來才是神完整的經營,三步工作都是一位神作的,這不會錯呀!想到這兒,我心裡踏實了,就從容地對帶領說:「李弟兄、劉弟兄,我們今天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沒有錯,雖然全能神作的工作跟主耶穌作的不一樣,但神是根據我們敗壞人類的需要作的不同的工作。主耶穌雖然赦免了我們的罪,但我們的犯罪本性沒有徹底除去,還能常常犯罪抵擋神,神為了把我們從罪中徹底拯救出來,在救贖工作的基礎上又作了一步話語審判的工作,使我們徹底脫去罪的捆綁蒙神潔淨、拯救。不管是主耶穌的救贖工作,還是全能神的審判工作,都是一位靈作的。所以,我們今天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不是離道反教,而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是完全合主心意的,正如啟示錄裡說的:『羔羊無論往哪裡去,他們都跟隨他。』(啟示錄14:4)……」還沒等我說完,帶領又氣急敗壞地吼道:「你說得再對也沒有用,你不聽我們的就把你開除出教會,向全教會通告你信了『東方閃電』,讓大家都棄絕你!」說完,他們就氣呼呼地走了。

牧師在教堂散步觀點

聽帶領說要把我開除出教會,我心裡有些難受,覺得信神卻被教會開除了,弟兄姊妹知道了會怎麼看我?以後該怎麼面對他們哪?鄭姊妹看到我情緒有些低落,就讀了一段神的話:「撒但在我的計劃當中,始終步步尾隨,作為我智慧的襯托物,一直在想方設法打亂我原有的計劃。但我能屈服於它的詭計嗎?天地之中有誰不做我的效力品,難道撒但的詭計除外嗎?這正是我智慧的交接之處,正是我作為奇妙之處,是我整個經營計劃的實行原則。」(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說話·第八篇》)鄭姊妹交通說:「從神的話中我們看到,神每作一步工作,撒但就用各種詭計拆毀、破壞,千方百計攪擾、攔阻人來到神的面前,妄想讓人都遠離神、背叛神,落入它的網羅中失去神的救恩,可以說哪裡有神的作工哪裡就有撒但的攪擾。今天宗派帶領編造許多謠言栽贓、抹黑全能神教會,又散佈觀念、使用各種手段封鎖教會,攔阻信徒歸回到神的面前,這背後隱藏著撒但的詭計,是撒但在與神爭奪人,是一場激烈的屬靈爭戰啊!我們得學會憑神話真理分辨撒但的詭計,依靠神站立住,不能讓撒但的詭計得逞啊!」聽了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心裡有點亮堂了,才意識到這是一場屬靈爭戰,是撒但藉著這些宗派帶領散佈謬論來攪擾我,目的就是要把我從神的面前奪走,讓我永遠失去神的救恩。我可不能中了撒但的詭計,我得跟上神的腳蹤,在真道上站立住。想到這裡,我的心慢慢平靜了下來。因天色已晚,弟兄姊妹便約好下次再聚。(未完待續)

相關內容

  • 我找到真神了(上)(有聲讀物)

    你雖已皈依佛門,但你依然是神所造的受造之物,是受造之物就應該來到造物主面前敬拜神。只要你能真心來到神面前,神的心是高興的,因為你是相信有神的,只不過以前你沒有找到真神,屬於走錯了路。主耶穌曾打比喻說:『一個人若有一百隻羊,一隻走迷了路,你們的意思如何?他豈不撇下這九十九隻,往山裡去找那隻迷路的羊嗎?若是找著了,我實在告訴你們:他為這一隻羊歡喜,比為那沒有迷路的九十九隻歡喜還大呢!』(太18:12-13)我們都是神的小羊,哪一個人沒來到神面前神都牽掛、擔憂,神怎麼會因著咱們迷失方向又回來就不喜歡咱們了呢?

  • 我和「屬靈父母」金牧師的辯論

    我是看清了金牧師假冒為善的醜惡嘴臉,他聽到主來的消息一點尋求考察的心都沒有,不但自己不接受,還瘋狂定罪、抵擋,攔阻信徒考察、接受神的末世作工,當我不受他轄制仍要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時,他就極力地攪擾我,甚至還咒詛我,他根本就不是真心事奉主的人!

  • 撒但攪擾 神愛引領

    神的話使我有了信心,也讓我明白了,無論我們臨到什麼樣的病痛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我們的病能不能好或什麼時候好,都由神說了算。神是藉著這樣的病痛來檢驗我的信心,看我能否為神站住見證,羞辱撒但,而撒但是藉著這個病痛讓我埋怨神、否認神、背叛神,我決不能上撒但的當,埋怨神、背叛神,無論我的病好與不好我都要為神作見證,讓撒但蒙羞。

  • 謠言在真相中倒下(上)(有聲讀物)

    網上說的那些都是謠言啊,這起駭人聽聞的案件跟全能神教會沒有一點關係,這一切都是中共為鎮壓、取締全能神教會而精心策劃的。中共為了穩固它的獨裁統治製造此案件並嫁禍於全能神教會,真是太卑鄙了!想到以往在中國我常常跟爸爸一起看新聞聯播,記得媒體經常報道中共政府對人民有多好多好,人民在黨的帶領下生活得多麼安康、富裕等一些粉飾太平的話,但實際上中國民眾都處在水深火熱的困苦生活中,甚至有的人吃不上飯也沒人管、沒人問。

  • 衝出重圍(上)(有聲讀物)

    『所以我說那些把神與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無能之輩,都是狂妄無知之人。人不該定規神的作工,更何況人並不能定規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簡直沒有一隻螞蟻那麼大,怎麼能測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聲聲說「神不這麼作工神不那樣作工」、「神是這樣神是那樣」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