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神的話看人太關鍵了

2023年02月04日

美國 順潔

我跟王雪認識三年多了,比較熟悉。我們一見面,她就跟我聊情形,説她經常會猜疑人,特别在意别人的眼光、看法,還説她心眼兒太小了,總愛揣測别人的意思,别人的一個眼神、一個語氣甚至不經意的一句話都會讓她難受好久,她也不想這樣,但總是身不由己地流露。她還經常説自己敗壞太深,太詭詐了,没有人性,真恨自己太注重臉面地位,説着眼泪就流下來了。看她懊悔、恨惡自己的樣子,我就覺得她也挺想變化,可能這方面敗壞性情嚴重一點,是她的致命處,不是那麽容易就能變的,得需要一個過程,那就多體諒她一些吧。所以,平時不管我本分多忙,只要她找我聊,我就會放下手中的工作聽她傾訴,并且經常鼓勵安慰她,跟她交通。可是讓我不明白的是,聽王雪平時交通得頭頭是道,很會認識自己,但是每當别人指點她的問題時她就認為别人看不上她,就很消極,反反覆覆總也走不出來。另外,她找許多人聊的基本都是這些情形,她没少跟人敞開,也有不少人跟她交通,可到現在都幾年了,她怎麽就没有一點兒轉變呢?

記得有一次,負責人針對我們澆灌新人中出現的問題進行總結,説我們對待有的新人缺少愛心、耐心,新人不正常聚會了也不及時交通扶持,太不負責任了。其實負責人是針對所有澆灌人員説的,并不是特指哪一個人的問題,可王雪聽了之後就説負責人是在揭露她,讓她臉面受損,聚會也不想説話了。還有一次,有個弟兄交通自己的情形時説到,遇到素質差一點的弟兄姊妹有時候會不能公平對待,并交通了自己的經歷認識,之後怎麽扭轉進入的,可王雪聽了之後就跟自己對上號了,認為弟兄嫌弃她素質差,瞧不上她,因着這事還消極了好幾天,對人産生成見、隔閡,也不想搭理人家了。還有一次商量工作時,負責人説了一點王雪澆灌新人存在的問題,没想到她就哭着跑了出去,好一陣子才回來,坐在一旁一言不發,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我一看她的表情,心也安静不下來,聚會很受攪擾。最後没辦法,負責人又説了些安慰鼓勵的話,她才平静下來。過後,帶領找她交通,點出她臉面地位心太重了,得大家哄着她、圍着她轉才能盡點本分,她聽後更不能接受了,一會兒説負責人反映她的問題不客觀、不公正,一會兒又説自己的本性太難辦了,不是自己不變,是想變也變不了。她還説:「我真是不可救藥了,怎麽就攤上這樣的本性呢?為啥别人都比我好,都没有我心思這麽複雜?神為啥没給我一個好的本性呢?」聽她説這些話,我心想:「這不是胡攪蠻纏、不可理喻嗎?怎麽能埋怨神呢?」但轉念一想,她這段時間情形不好,現在又觸及到她的臉面地位了,才説出這樣的話吧,等她情形調整好了可能就不這樣了。

之後,我發現王雪不管跟誰接觸都很在意别人的臉色,只要她覺得誰對她冷淡或者説話語氣、態度不好了,她就認為人家是有意針對她。我平時跟她相處也小心翼翼的,生怕哪句話没説好傷着她,讓她消極難受,耽誤盡本分。我覺得跟她相處太壓抑了,很想躲避她,但又一想,我的敗壞也不少,我不能光把眼光盯在她身上,我得有愛心,得體諒她的難處,多包容、擔諒她。就這樣,我努力克制自己跟她正常相處,盡量不傷到她的臉面。

後來,因着王雪絲毫不接受真理、胡攪蠻纏,在教會不起好作用,帶領就將她撤换了,并安排她隔離反省。聽到這個消息,我有些驚訝,覺得王雪雖然臉面地位心重一些,也好猜疑人,但她平時也挺願意跟大家敞開交通,應該算是個追求真理的人吧,怎麽會安排她隔離反省呢?後來聚會中,帶領讀了弟兄姊妹對王雪的評價,又結合神的話交通解剖了她的表現,我才對她有了一些分辨。全能神説:「胡攪蠻纏的人做事只考慮自己的利益,隨心所欲,説話盡是歪理邪説,不可理喻,滿了凶惡性情,誰也不敢與他交往,没有人願意與他交通真理,唯恐惹禍上身。跟他説點心裏話還提心吊膽,很怕哪句話説得不對他的心思、不合他意就被他抓住蠻横指責。這是不是惡人?是不是活鬼?性情凶惡、理智不健全的人都是活鬼。人與活鬼交往一不小心就會惹禍上身。教會中有這樣的活鬼存在是不是大麻煩?(是。)他撒潑打滚發泄完之後也會説點人話給人賠禮道歉,但過後也不會改變的,説不定什麽時候心情不愉快又開始撒潑打滚説歪理了。他每次撒潑發泄的對象都不一樣,而且每次發泄的根源、背景都不一樣,就是任何事都能讓他發泄,任何事都能讓他感覺不滿,都能讓他用撒潑耍蠻的方式來對待,這太可怕也太麻煩了!這種像神經病一樣的惡人説不定什麽時候就會發瘋,不知能做出什麽事來。我最恨惡這樣的人,這樣的人有多少清理多少,把他們都清除出去,我不願意跟這樣的人打交道。這樣的人心思又渾、性情又蠻,滿肚子都是歪理鬼話,臨到事就用血氣的方式來發泄。……明明知道自身有不少問題却從來不尋求真理解决,跟誰交通也不談認識自己,涉及到自己的問題時還要倒打一耙轉移視綫,把所有問題、責任都推到别人身上,還要埋怨别人對他不好才導致他有這樣的表現,就好像他撒潑打滚、無理取鬧都是别人引發造成的,都是别人不對,他是不得已才這樣做的,他是正當防衛。只要他不滿意,他就開始發泄怨氣胡説八道,盡講他的歪理,好像都是别人的錯,只有他是好人,别人都是壞人。不管他怎麽撒潑打滚、怎麽講歪理都得讓人説他好,做了壞事也不許别人揭露指責,如果你指出他一點問題那就跟你糾纏起來没完,你就别想好過了。這是什麽人?這就是胡攪蠻纏的人,胡攪蠻纏的人都屬于惡人。《話・卷五 帶領工人的職責・帶領工人的職責(二十六)》神的話把胡攪蠻纏這一類人的表現都揭示出來了,一旦别人説話做事觸及到他的利益,他就講歪理,撒潑打滚,流露出凶惡的性情,讓人不敢碰、不敢惹,給弟兄姊妹、給教會生活帶來很大的攪擾。王雪一貫的表現就是這樣,當别人指點她的問題時,她不看别人説的是不是事實,也不反省自己,而是只注重别人説話的語氣、態度,稍不如她的意了,她馬上就炸刺,要麽心裏抵觸,對人産生成見,認為别人都是針對她,瞧不上她,要麽就以哭來發泄自己不滿的情緒,讓人受轄制,處處都得躲着她、讓着她。負責人在聚會中總結我們澆灌新人存在的問題,是為了幫助我們扭轉偏差,能把本分盡好,可她却認為負責人是針對她説的,是翻舊賬,就對負責人産生了成見;有弟兄交通自己的情形,説自己不能公平對待人,反省認識自己,她就認為弟兄嫌弃她、瞧不上她,就不搭理人家了;負責人指出她本分中存在的問題,她還哭哭啼啼地發泄自己心中的不滿,讓人不敢碰、不敢惹,只能對她和風細雨地説話,哄着她、順着她的意思,她才能盡點本分……幾年來,王雪一貫都是這樣的表現,只要誰傷着她的臉面、觸及她的利益了,她就對誰産生成見,還説是别人對她態度不好導致她消極的,顛倒黑白,不可理喻,她不就是神揭示的胡攪蠻纏的人嗎?認識到這些,我才看清王雪的問題不僅僅是好猜疑人,臉面地位心重,她是屬于絲毫不接受真理、胡攪蠻纏、不可理喻的這類人。這時我就反思,我看到王雪平時總找人聊情形、敞開交通自己的敗壞,聚會的時候也經常解剖認識自己,而且一談起自己的敗壞就痛哭流泪,特别的懊悔,我就認為她是真實認識自己,是追求真理的人,我這種認識錯在哪兒呢?

通過和弟兄姊妹在一起交通神的話,我才對她所謂的認識自己有了一些分辨。神説:「有的人交通認識自己張口就來,『我是魔鬼,我是活撒但,我是抵擋神的,我悖逆神,我背叛神,我是毒蛇,我是惡人,該受咒詛!』這是不是真實的認識自己?他只説些籠統的話,為什麽不舉例説明呢?為什麽不把自己做的醜事拿出來解剖亮相呢?有些没分辨的人聽完還覺得,『這才是真實認識自己啊!把自己都認識成魔鬼撒但了,還能咒詛自己,這是多高的境界啊!』有許多人,尤其初信的人,就容易受這些話迷惑,覺得這個人單純又通靈,是喜愛真理的人,可以做帶領,結果接觸一段時間就發現不是那麽回事,跟人想象的判若兩人,看見這人特别虚偽、詭詐,善于偽裝、假冒,讓人大失所望。那到底該怎麽衡量一個人是不是真實認識自己?不能只看他怎麽説,最關鍵還得看他能不能實行真理、能不能接受真理。如果是真明白真理的人,他不但能真實認識自己,最主要還能實行出真理來,他所説的不只是他的真實認識,同時他也能真實做到,就是他所説的跟他所做的是完全一致的。他如果説得挺好聽、挺明白,但都没有做到,都没有活出來,這就成法利賽人了,是假冒為善的人,絶對不是真實認識自己的人。有許多人交通真理好像挺明白,但是流露敗壞性情他却意識不到,這是認識自己的人嗎?人如果不認識自己,那是明白真理的人嗎?凡是不認識自己的人都不是明白真理的人,凡是空談認識自己的人都是假屬靈,都是騙子。有的人講字句道理特别明白,但他靈裏的情形却是麻木痴呆,没有知覺,對什麽問題都没有反應。你説他麻木,但有時聽他説話好像靈裏還挺敏鋭。比如,剛發生一件事,他立刻就認識自己,説:『剛才我流露一個意念,我琢磨了一下,意識到那是詭詐,是欺騙神啊!』有些没分辨的人聽了就羡慕,説:『人家流露敗壞馬上就能意識到,還能敞開交通,人家反應真快,靈裏敏鋭,比咱强多了,這真是追求真理的人!』這麽衡量準確嗎?(不準確。)那應該根據什麽來評判一個人是不是真實認識自己呢?不能只根據他口頭怎麽説,還要看他的真實表現,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看他能不能實行出真理,這才是最關鍵的。他能實行真理證明他真實認識自己了,因為真實認識自己的人都是有悔改表現的,有悔改表現的才是真實認識自己的人。《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認識自己才有利于追求真理》看了神的話我明白了,真實認識自己的人能接受真理,自己流露敗壞後有羞耻感,過後有真實的悔改變化,而有的人嘴上説得好聽,説自己是魔鬼撒但,好像認識得很深,可當臨到修理對付時,他們是絲毫不接受,也不反省自己,甚至還一個勁兒地為自己講理、詭辯,這樣的人無論外表説得多好,多麽會認識自己,都是假冒的。王雪平時總跟人聊情形,説她臉面重,很容易受人説話語氣、態度的轄制,還説自己很詭詐,容易猜疑人,乍一聽,還覺得她挺單純敞開的,能抓住自己的敗壞流露反省自己,而且有時候還邊説邊哭,好像多懊悔、多痛恨自己似的,我就認為她是個追求真理的人,可她這些表現談了好幾年了,到現在也没看到她有什麽變化。通過神話語的揭示我才看到,王雪認識自己只是走形式、喊口號,并不是真正從心裏接受真理反省自己的敗壞。她平時嘴上總是講一些大話、空話套在自己身上,説她人性不好,太詭詐、太惡毒了,是敵基督,該下地獄,看似對自己認識得很深,可當弟兄姊妹指點她的問題或是修理對付她時,她是絲毫不接受,還抵觸、反感,甚至哭哭啼啼、胡攪蠻纏,總在是非對錯上争論,攪擾得弟兄姊妹都不能正常聚會、盡本分,嚴重攪擾了教會生活和教會工作。之前,我不明白真理,没有分辨,就被她外表給迷惑了,還把她當作追求真理的人,我真是太糊塗、愚昧了!現在我才知道,王雪總找人聊情形,其實并不是想尋求真理解决問題,扭轉情形,僅僅只是把别人當成訴苦的對象,想從别人那裏得點安慰,讓自己心裏不難受而已,她找人敞開聊情形,對人是一種攪擾。要不是這次撤换她,解剖她的表現,我對她還没有分辨,還把她當作弟兄姊妹包容忍耐,被她迷惑、欺騙還不知道。這個時候,我感到根據神的話看人看事真是太重要了!

後來,我看了一段神的話,對王雪迷惑人的手段和存心目的又有了一些分辨。全能神説:「一個人喜不喜愛真理該怎麽分辨?一方面看他能不能根據神的話認識自己,能不能反省自己,有真實懊悔;另一方面就是看他能不能接受真理、實行真理。如果能接受真理、實行真理,那就是喜愛真理的人,是能順服神作工的人;如果只是承認真理,却從來不接受真理,也不實行真理,正像有些人説的,『我什麽真理都明白,就是實行不出來』,這就足以證明他不是喜愛真理的人。有的人承認神的話是真理,也承認自己有敗壞性情,也説願意悔改、願意重新做人,但過後一點兒變化也没有,説話做事還像以前那樣,他談認識自己就跟説笑話、喊口號一樣,根本不是從内心深處反省認識自己,最主要的就是没有懊悔的態度,更不是單純地敞開亮相自己的敗壞來真實地反省自己,而是走形式、走過程地假裝認識自己,這就不是真認識自己、接受真理的人,這種人談認識自己都是走形式,都是偽裝欺騙,都是假屬靈。有的人詭詐,他看别人交通認識自己,心想,『大家都敞開自己,解剖自己的詭詐,我若一點不説,大家就會覺得我不認識自己,我也得走走形式啊!』他就把自己的詭詐説得很嚴重,都上綱上綫,讓人感覺他認識得特别深刻。大家聽完都以為他真實認識自己了,都投去羡慕的目光,他心裏感到特别光彩,有種往臉上貼金的感覺,他這樣走形式的認識自己加上偽裝欺騙就把人迷惑了。那他這樣做良心裏有没有平安呢?這不是瞪着眼睛耍詭詐嗎?如果空談認識自己,認識得再高、再好,過後還照樣流露敗壞性情,絲毫没有改變,這就不是真實認識自己了。他能這樣故意偽裝欺騙,這就證明他絲毫不接受真理,跟外邦人一樣。他這樣談認識自己只是為了隨大流,説點迎合大家口味的話而已,那他的認識自己、解剖自己是不是帶有欺騙性呢?那是真實的認識自己嗎?絶對不是。就是因為他不是發自内心地敞開自己、解剖自己,只是為了走形式才偽裝假冒地談點認識自己的話,更嚴重的是,在談認識自己上,他還故意上綱上綫,把自己的問題往嚴重了説,來達到讓人佩服、羡慕的果效,這就是摻有個人的存心目的了。他這樣做事心裏没有感覺虧欠,偽裝欺騙過後良心也不受責備,他悖逆神、欺騙神心裏還没有知覺,也不向神禱告認錯,這種人心裏是不是挺剛硬啊?他不感覺虧欠能有懊悔嗎?没有真實懊悔的心能不能背叛肉體、實行真理?没有真實懊悔的心能不能真實悔改?肯定不能。他連懊悔的心都没有,談認識自己這不是荒唐嗎?這不就是偽裝欺騙嗎?《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認識自己才有利于追求真理》讀了神的話,我想到王雪的表現。她平時特别喜歡找人聊情形,每次聚會也會結合神的話反省認識自己,什麽話嚴重就把什麽話往自己身上安,表面上看,她好像對自己認識很深,也特别地懊悔、恨惡自己,其實這都是給人的假象,讓人誤以為她很能接受真理、認識自己,她就是通過這種認識自己的方式來迷惑人、蒙蔽人,讓人覺得她有勇氣敞開亮相,不僅不去分辨她了,還獲得了人的高看。另外,王雪每次流露敗壞的時候也都會結合神揭示敵基督的話跟自己對號,説她追求名譽地位,走的就是敵基督的道路,地位已經成為她的生命了,再不悔改就要死在地位上了。可一臨到環境觸及她的臉面地位時,她還是老病重犯,一個情形交通認識幾年了也没有一點兒變化。帶領工人指點她的問題,多次跟她交通,她也不接受,甚至心裏還抵觸,動不動就講歪理,與人争論不休。可見,無論她外表上把自己認識得多麽不堪,如何懊悔流泪,都是欺騙人的假象,目的都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形象。還有,當她看到别人臨到事能放下自己尋求真理時,她不是從中學習别人身上的長處,而是認為别人天生本性就好,她實行不出真理、好猜疑人是因為神没有給她一個好的本性,她不恨惡自己的撒但性情,反而還埋怨神,説神不公義,對神心生怨恨,這就看到王雪的實質就是個魔鬼,而且特别的謬妄,不可理喻!如果不是神的話揭示出來,我還把她當作追求真理的人對待呢。

一次聚會中,我看到了神的話:「喜愛真理的人才是神家人,是真正的弟兄姊妹。你以為在神家常常聚會的都是弟兄姊妹啊?這不一定。哪些人不是弟兄姊妹?(厭煩真理的人,不接受真理的人。)不接受真理的人、厭煩真理的人都是惡人,都是没有良心理智的人,都不是神拯救的對象。這些人没有人性,不務正業,胡作非為,盡憑撒但哲學活着,就會玩手段,就會利用人、欺哄人、欺騙人,他們絲毫不接受真理,他們混進神的家中完全是為了得福。為什麽説他們是不信派呢?就是因為他們厭煩真理,不接受真理,只要交通真理他就不感興趣,心裏厭煩,聽不進去,感覺没意思,坐不住,這些人明顯就是不信派,就是外邦人,你千萬别把他們當成弟兄姊妹對待。……他們對真理不感興趣怎麽能實行出真理呢?那他們盡憑什麽活着呢?肯定是憑撒但哲學活着,盡耍小聰明,盡玩鬼道道,没有正常人性的生活。他們從來不禱告神、不尋求真理,就用人的詭計、人的手段、處世哲學來處理一切的事,所以他們活得都很累,都很痛苦。……不喜愛真理的人都不是真心信神的人。凡絲毫不接受真理的人都不能稱作弟兄姊妹,唯有喜愛真理、能接受真理的人才是弟兄姊妹。那不喜愛真理的人是什麽人?都是外邦人。那些絲毫不接受真理的人都是厭煩真理、弃絶真理的人,準確地説,這些人都屬于混進教會的外邦人,如果他們還能作惡多端,攪擾打岔教會工作,那就是撒但的差役了,就該把他們清除淘汰,絶不能把他們當作弟兄姊妹對待,對他們獻愛心都是愚蠢至極,都是愚昧無知的人。《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第三部分》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真正的弟兄姊妹是指那些喜愛真理、能接受真理的人,他們真心為神花費,有實行真理的見證,他們也許講不出什麽高深的認識,但是他們喜愛真理,對神的話明白多少就實行多少,雖然也會有過犯或者敗壞流露,有時也會消極,但是因着追求真理,臨到修理對付或者挫折失敗了,他們能從神領受,尋求真理反省自己,當認識到自己的問題了就能一點點去扭轉變化,這些人才是弟兄姊妹。而那些絲毫不接受真理、厭煩真理的人就不能稱為弟兄姊妹了,如果人性不好,還能作惡多端打岔攪擾教會工作,那就屬于惡人、敵基督一類的了,更不能稱為弟兄姊妹了,即使他們還在教會呆着,也只是混進神家的假信徒,他們不管信神多久,最終都得被神顯明淘汰。王雪外表好像没作什麽大惡,但她所做的都是在攪擾人的心思,攔阻人盡本分,而且這是一貫表現,弟兄姊妹無論怎麽交通幫助,她都絲毫没有扭轉,甚至還争辯、講理,胡攪蠻纏,這就看到王雪絲毫不接受真理,本性厭煩真理,是屬魔鬼一類的人,根本不是弟兄姊妹。以往,我不明白這方面真理,不會分辨,認為只要信神、承認神的名就是弟兄姊妹,都當作弟兄姊妹對待,都一味地擔諒、包容,不加分辨地瞎獻好心、幫助扶持,結果做了很多無用功,真是愚昧、糊塗啊。這次,王雪被撤换隔離,我看到神太公義了,不追求真理、胡攪蠻纏的人在神家終究站立不住,最終都會被神顯明出來。同時,我也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神擺設人事物讓我學功課,我不能再白白流失了,以後我得多在真理上下功夫,按照神的話看人看事、做人做事。

上一篇: 撤换後的反省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我能正確對待自己的素質了

美國 知心 2023年4月份,我被選為澆灌組長。隨着澆灌的新人逐漸增多,我還需要跟進組裏的整體工作,我就感覺時間不够用。有時候跟進了弟兄姊妹的工作,自己澆灌新人的時間就少了,有時候顧着澆灌新人,組裏的工作跟進得就不够緊凑,總是不能很好地兼顧各項工作。出現這種情况我心裏就很擔憂,怕…

包裹偽裝坑害了我

韓國 沐白2021年9月,教會安排我參與製作一個新的視頻項目,這個項目有些難度。我知道自己在原則、業務上缺少很多,就努力學習,聚會、討論問題也積極發言,希望讓大家看到我素質還不錯,是值得培養的人。可没過多長時間,問題接踵而至。有一次我們討論一個視頻的製作方案時,我説了自己看到的問…

為神花費的摻雜

中國江蘇 姜平2020年4月的一天,我突然感到後背右邊疼得厲害。我以為是不小心扭傷的就没太在意,想着貼副膏藥緩解一下就行了,可誰知貼了膏藥反倒疼得更厲害了,好像針扎一樣,從前胸到後背穿心般的痛,嚴重的時候,就像爪子在抓我的肉和骨頭,那種撕心裂肺的痛真的没法形容。連續幾個晚上,我疼…

經歷大患難我獲益匪淺

河南省 榮光 當看到神的話說:「國度之中的得勝者按著功用與所作見證的不同在國度之中做祭司或跟隨的人,凡在患難之中得勝的便成為國度之中的祭司團。...在祭司團中的有祭司長、有祭司,其餘的是眾子與子民,這都是根據患難之中對神的見證而劃分的,並不是隨便稱呼的。」《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