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基督徒死後的地獄見聞

2023年03月30日

緬甸 丹尼

小時候,我對信耶穌感興趣,但因為家人信佛教,我就没有信耶穌。那時候聽過地獄之説,但我不是很相信。

2022年4月,我的朋友邀請我在網上聚會,那是我第一次讀全能神的話語,感覺全能神的話就是天上的造物主對人類説的話。後來,我在網上讀了很多全能神的話,明白了全能神就是獨一真神,神為了拯救人類已經來到了地上。但因着家人的攔阻,也因着我自己貪戀世界,我聚會不太正常,有段時間甚至退出了聚會小組。

2023年2月3日上午九點半左右,我聚完會有些疲倦,就躺下休息了。後來我弟弟告訴我,那天我休息後,我的家人怎麽叫我也叫不醒,就趕緊把我送到醫院搶救。醫生診斷之後,説我早已停止了呼吸,并給出了死亡證明。家人只好把我拉回家,通知親戚鄰舍,三天後準備為我辦喪事下葬。

當時,家裏發生了什麽事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去到了另外一個世界:我穿着白色的袍子,獨自走在一條没有光、有烟霧的小路上,看不到天空,也看不到前方,路是下坡的,坑坑窪窪、蜿蜒崎嶇,隱約能看見路的兩邊有各種奇形怪狀没有見過的植物,它們長着許多刺,還能聽見周圍有動物的叫聲……我光着脚走在路上,感覺特别的扎脚,我渾身灼熱,感覺有點喘不過氣。走着走着,迎面過來一個黑衣鬼差,從上到下都是黑的,看不見臉也看不見脚。他説:「你跟我走!」聲音很恐怖。我很害怕,挣扎着説:「你要帶我去哪裏?我没有去過,我不去,我要回家!」我想要跑,這時四五個穿着黑藍色袍子的鬼差飄移過來,抓住我説:「你已經死了,回不去了,你犯了很多罪,你要為你生前犯下的罪接受懲罰。」接着,我被他們帶到大門前,看見有四五個守門的,他們的個頭高大,大眼睛、大耳朵,有的還露出尖尖的牙齒,面目令人發瘮。他們手持兵器,光着上身,脖子上戴着骨頭穿成的項鏈,身上挂着死人的頭顱,身上到處都是傷疤。守門人一打開大門,我就聽見許許多多凄慘的喊叫聲,從近到遠,到處都是極端痛苦的挣扎聲,那地方特别灼熱,特别的燙。我很恐懼,就問鬼差:「我到底做錯了什麽?我不應該來到這裏。」他們就把我生前所犯的罪一一呈現給我看,哪天哪時甚至精確到哪分哪秒,就連我根本没有在意的一次撒謊都被記録得清清楚楚。比如:2022年9月5日,弟兄姊妹打來電話讓我參加聚會,我却因為家人逼迫而消極,没有聚會;2022年9月10日,我不參加聚會,也不接聽弟兄姊妹的電話,不願見他們;2022年10月5日,我退出了全部的聚會小組,與弟兄姊妹斷開聯繫;2022年10月6日,我離開了神,追隨世界潮流,玩樂着。我驚呆了,看到自己犯了那麽多罪,我感到很害怕。

接着,我被黑衣鬼差帶到一個地方,那裏有木質的牌子,標示着這裏是欺騙神、論斷神、褻瀆神的人受懲罰的地方,這裏是我看到的受懲罰最嚴重的地方。第一種懲罰是,有蟲子從受懲罰之人的嘴巴裏、皮肉裏鑽出來咬他們,他們的身體被很多很多蟲子啃咬,很可怕。第二種懲罰是,受懲罰的人赤裸着身子,一個一個被帶到可以同時懲罰十個人的長板子前。他們跪着,兩隻手被綁在背後,下巴剛好放在一個板子上,脖子上套着繩子,繩套往後一拉,受懲罰的人就伸出舌頭。在板子對面,有一個長相醜陋、頭上長角的差役用鈎子鈎住他們的舌頭,使勁往外拽,有的把舌頭拽出一倍多長,然後用筆那麽長的釘子把舌頭釘在板子上,板子下邊有火烤着,差役還不斷地往舌頭上澆沸騰的火水,這些火水是從遠處的火水塘裏打出來的,不斷地輸送到各個差役手中,澆在舌頭上,舌頭就完全爛掉了,有的人眼珠子都掉出來了,鬼差又用火水澆他們的全身,整個人就完全爛掉了,受懲罰的人凄慘地喊叫,直到死去,那場面很可怕。有的人承受不了,不一會兒就死了,但如果根據他的罪行還需要受懲罰,就讓其活過來繼續受懲罰,懲罰完還没有死的,身上就會生出蟲子把其吃掉,然後又重新活過來接受下一種懲罰。第三種懲罰是被扔進火水池。我看到一塊圓的鐵板特别大,鐵板四面有四條繩子,有一兩百個人幾秒時間就從另一個受懲罰的地方過來,出現在鐵板上,他們光着身子跪在發燙的鐵板上,有帶刺的繩子自動把這些人的手和上身都捆綁起來。這裏面的人來自不同的宗派和民族,他們有的不信神,有的信基督教、佛教,因着不接受神的新工作還褻瀆、論斷神遭到懲罰。還有的人雖然接受了神的新工作,但只是表面信,應付糊弄,欺騙神,這樣的人也遭到神的懲罰。他們都在呼喊他們信的神,有的喊喊這個神,又喊喊那個神,聲音很多很雜亂,聽不清楚,但他們怎麽喊也没用,都得不到回應。接着,這些人被運送到一個大池子上,池子裏面是沸騰的火水,繩子自動鬆開,鐵板一斜,人就被倒下去了。像煮、像炸,他們被燒得撕心裂肺地尖叫,有的人在邊上拼命挣扎着要爬出火水池,却又掉下去,不一會兒,尖叫的聲音就没有了,人都死掉,漂在火水池表面了。等到這些人全都死了,有一個大網把這些死人都撈上來,他們又重新活過來接受下一個懲罰。

我又被帶到一個地方,那裏的人因為侮辱父母、長輩、教師受到種種懲罰。有的人赤裸着身子,被帶刺的鐵鏈拴住四肢和脖子,他們被鞭打得血肉模糊,以致血肉都流淌下來,疼得使勁挣扎、喊叫。地獄的差役用斧頭把他們的手脚全部砍斷,用錘子一樣的東西將他們砸碎,懲罰的同時還問他們:「當初有没有想過不犯這個罪?」他們懺悔,但没有誰能解救他們,直到被折磨死,然後又活過來接受下一個懲罰。還有的人被土活埋,那裏的地是活動的、翻騰的,土裏還有火燒着,受懲罰的人慢慢地被吸進去,陷入土裏直到死去。

我又被帶到犯奸淫的人受懲罰的地方。那些受懲罰的人拼命地跑,他們有的被箭射殺,有的被刀刺殺,有的被後面追上來的動物咬死,最後没有人能逃命,全部都死光了。死過的人又活過來接受下一種懲罰。我又看到一個地方,是欺騙人、對别人不懷好意,占人便宜,算計人、嫉妒人的人受懲罰的地方,這是一個鋪着木板的吊橋,兩邊是帶刺的繩索,手扶着繩索會被扎出血,但不扶就會掉下去,下邊就是火湖,即使不掉下去,也要經過鉸肉機被鉸成碎末,碎末最後會進入火湖。有一些人特别愛美,把時間浪費在如何打扮自己上,但一説到神就不相信,甚至還褻瀆、論斷,他們的臉被蟲子一塊一塊地吃掉。除了這些以外,還有因為駡人、偷東西受懲罰的等等,根據各人所犯的罪,人反覆受完一種懲罰後又接着受另一種懲罰。

看到這些場面,我嚇得渾身發抖,如果真的受那些懲罰,那是多麽痛苦啊!我後悔自己犯了那麽多罪,但我不知道該求誰,誰能拯救我。當時,我稀裏糊塗地念了佛經,没有什麽反應,恐懼也没有减輕。我突然想起自己信了獨一真神——全能神,我想到一句全能神的話:「在現實生活中,不管臨到什麽難處都得來到神面前,第一件事就是跪下來禱告,這是最關鍵的。《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信神得着真理最關鍵》我知道神是主宰萬有的,今天臨到的有神的許可,我應該呼求神。我想到自己的種種罪行,我應付神,輕慢對待神,心情好的時候就信神、聚會,心情不好的時候就不聚會。雖然我是基督徒,但對神没有真心,欺騙神、應付神,寧願吃喝玩樂消磨時光也不花時間敬拜神。想到這些,我很後悔,就在心裏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犯了很多罪,做了很多應付你、怠慢你的事,享受罪中之樂,没有好好盡本分,我現在很害怕,我後悔了,我不想因着這些罪而來到這兒受懲罰,我願意悔改,請給我悔改的機會,我願順服你的安排,一切按照你的心意去行。」我一直這樣禱告、懺悔,把我所犯的罪一件一件地向神禱告、悔改。慢慢地,我的心平静一些了,没有那麽害怕了。後來,我心裏感覺有一個聲音在叫我的名字,又看到一束光,從光中有聲音向我説話,「丹尼,你悔改了嗎?你犯的罪很多,你要依靠神不能再犯這些罪,不要到受懲罰了才後悔,要把神的話刻在心裏,追求真理,你所領受的和所行的要正確,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下次你就不能再得到拯救了。你活着的時候要努力把你該盡的本分盡好,努力進神的國。你的罪和你的錯誤不要再犯,不要做後悔的事,你的本分還没有完成,所以不會讓你死,你要去救落在灾難中的人。」這個聲音不是我所認識的任何人的聲音,好像帶着風聲在説話,聽得不是特别清晰,但聽得明白。話語雖然嚴厲,但帶着囑咐,讓我心裏平安,很有安全感,很暖心,我感受到從來没有過的幸福。我知道是神在拯救我,給我第二次做人的機會。聽到這個聲音之後,我慢慢就苏醒過來了。

醒來之後,我顫抖着,還是感到很害怕,我為自己犯了那麽多罪而感到很難過、很後悔,我知道這是神對我的提醒,神説的話都是真實的,不能不相信神的話、不聽神的話,不能再怠慢、應付神了,神給了我一次機會,我不能再失去。我跟弟弟説,我想與夏天姊妹通話。夏天是全能神教會的澆灌人員,經常和我在網上一起聚會。夏天得知我的情况之後給我發來神的話。全能神説:「神會對每一個人的生存負責任,而且負責到底,神會供應着你,即便你在這樣一個被撒但破壞的生存環境之下得了病,或者受到了污染,或者是受到了侵害,都没有關係,神會供應你,讓你的生命繼續,你們應該有這個信心,神不會輕易讓一個人死的。《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七》從你出生到現在,神在你的身上作了好多事,但是神從來不一件一件地告訴你,神不讓你知道,神也没告訴過你,但這些事對人來説,不管哪件事都是很重要的,對神來説是神必須要作的。在神心裏,神要作的最重要的一件事遠遠超過所有的這些事,那就是:從一個人出生到現在,神要保障這個人的安全。……這個『安全』指的就是你不被撒但吞吃。這件事重不重要?你不被撒但吞吃,這是不是關乎到你的安全哪?這關乎到人的人身安全了,再没有比這個重要的了,你一旦被撒但吞吃,你的靈魂、你的肉體就不再屬神了,在神那兒神就不再拯救你了,神放弃這樣的靈魂,放弃這樣的人。所以説,神要作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保障你的安全,保障你不被撒但吞吃,這個重要吧!《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看了全能神的話,我心裏有了些安全感,感覺有了依靠。經歷這件事讓我更加看清,從出生到現在,神每時每刻都在帶領着我們,看顧保守着我們。我得來到神的面前盡好本分,還報神的大恩,我也要作這個見證,神確實主宰着萬物,也主宰着人的肉眼看不見的靈界。地獄是確實存在的,雖然我没有經歷地獄的懲罰之苦,但我看見了地獄裏那些人受懲罰的景象。我身邊有很多人都追求世界,隨從潮流、隨從撒但,没有來到神面前,我很擔心他們,不想讓我認識的人下地獄,受地獄之苦。不管他們是否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都要盡到我的責任,給他們見證地獄的真實存在、神的權柄真實存在,只有全能神能拯救我們脱離地獄之苦。

我想讀一段全能神的話給那些還没有來到全能神面前的人,也讀給那些接受全能神但不珍惜神救恩的人。全能神説:「最後的工作我不但是為了懲罰人,也是為了安排人的歸宿,更是為了得到所有人對我所作所為的認可。我要讓每一個人都看見我所作的一切都是對的,我所作的一切都是我性情的發表,并不是人的作為,更不是大自然締造了人類,而是『我』滋養着萬物中間的每一個生靈。失去我的存在,人類只有滅亡,只有灾害的侵擾,不會有人再看見美好的日月,不會有人再看見緑色的世界,人類面臨的只是陰冷的黑夜與不可抗拒的死陰的幽谷。我是人類唯一的救贖,是人類唯一的希望,更是全人類生存的寄托。失去了我,人類會馬上停滯不前,失去了我,人類只有遭受滅頂之灾與各種幽魂的踐踏,儘管人都不在乎我。我作了無人能替代的工作,只希望人能用一些善行報答我。儘管能報答我的人很少,我仍是結束我在人間的旅途,作我下一步即將開展的工作,因為我在人中間多年的奔波已有了結果,而且我非常滿意,我在乎的不是人數的多少,而是人的善行。總之,我希望你們當為自己的歸宿而預備足够的善行,這樣我才滿足,否則你們都不可能逃脱灾難的侵襲。灾難是由我而起,當然仍由我擺布,你們若不能在我面前看為善,那你們都難逃灾難之苦。《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得知母親去世之後

中國江蘇 張萌 在我不到一周歲的時候父親就因病去世了,母親為了養活我們兄弟姐妹五個,一個人打兩份工,每天起早貪黑忙忙碌碌,又當爹又當娘,我很心疼,就暗暗發誓長大後一定要好好孝順母親,讓她生活無憂。為了减輕母親的負擔,放學後我就幫忙做家務,母親心疼我不讓我幹,讓我好好學習,我就跟她…

在調整人員上把我顯明了

中國河南 沐夕 2022年7月份,我負責澆灌工作。當時有幾個澆灌人員每人負責幾處教會的新人,他們都能獨立作工作,我比較省心,新人的情形也基本穩定。我負責和他們聚會,跟進解决他們工作中的問題,工作果效還可以,我臉上也有光。一天,帶領對我説:「現在文字工作缺人,張欣有些文字特長,澆灌…

爭 戰

梁 智 蒙神恩待,我被弟兄姊妹選舉為教會中層帶領。一天,我到一處教會落實教會清理工作,聽到弟兄姊妹反映韓某(我小姨妹)做教會帶領期間,聚會交通常講字句道理,總以作工多年為資本,顯露、誇耀自己盡過多少本分、受過多少苦,讓人崇拜她、聽她的。她還一貫轄制人、教訓人、打擊人,隨意論斷弟兄…

全能神給了我真正的人生

我是個被大紅龍毒害極深的人,不相信有神,建立個好家庭、做個賢妻良母就是我的人生觀和目標。結婚後,我拚命掙錢,一邊教學一邊做生意——賣農藥和種子。結婚不到四年,公公去世了,婆婆患重病,常年得吃藥,兩個弟弟、一個妹妹都未成家,我們還有兩個不懂事的兒子,全家幾口人都指望著我和丈夫過了。…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