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神為什麽攔阻這麽大

2023年02月13日

印度 阿洛法(Alofa)

在我很小的時候,奶奶經常給我講主耶穌、大衛、但以理的故事,從那時候開始,我就對主的話産生了興趣。到了十五歲的時候,我就常常和家人一起參加聚會,聽牧師講道。那時候我熱心很大,為了能參加教會的事工,跟着牧師長老傳道,我甚至常常逃課,就覺得能傳福音見證主心裏很開心,也很享受。但長大後,我發現牧師講道老生常談,每次都是講解一些聖經故事,要不就是講奉獻的道,我從中收穫不到什麽,老舊的東西也没有任何改變。我還發現牧師為了争地位、争講台明争暗鬥、互相貶低,他們都是為了錢、為了有份安穩的拿薪水的工作才做牧師的。有一次,有人請牧師給年輕人傳道,牧師却説:「不給錢誰去啊?給了錢才去。」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來這些牧師根本不為人的生命着想,只為賺錢作工。因為我媽媽常常給牧師錢,牧師就很喜歡去我家為我們禱告。他們為了得到錢款,甚至違背神的心意與美國一個很有勢力的教會秘密簽合約贊同同性戀。看到這些,我特别灰心失望,越來越覺得教堂裏没有神的作工,牧師也不是真心信主的,我也不想和他們一塊兒傳福音了。我就哭着向主禱告:「主啊!我感覺自己信主多年没有什麽變化,還是個老舊人,聽牧師講道也學不到任何東西。我想愛你滿足你,但我做不好,我很壓抑,感覺自己就是個挂名信的。」

2020年4月份的一天,我在YouTube上無意間看到了全能神教會拍攝的《天國子民》這部電影,覺得這個電影太有亮光,裏面的話都太實際了,把人如何實行真理做誠實人的路途講得非常明白,這些都是我從來没有聽過的。我就想:「要是有一天能和電影裏的這些弟兄姊妹一起聚會那多好啊,那我一定能明白很多的真理。」讓我没想到的是,幾天後我在Facebook上遇到一個弟兄,我發現他和電影裏的弟兄姊妹是一個教會的。弟兄邀請我參加網上聚會,我很樂意地接受了。聚會中,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讀了很多全能神的話,我從來没有聽過那麽有能力的話語。弟兄姊妹還給我交通了神的三步作工、神名的改變,還有什麽是道成肉身、真假基督,如何與神建立正常的關係,等等很多方面的真理,這些話都很新鮮,讓我學到很多,也讓我認識了神的作工。很快,我就從全能神的話中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很激動,高興地加入了全能神教會。

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就想盡快給我父母還有身邊的人傳福音,讓他們也能够迎接到主耶穌的重歸。一開始,我向父母分享全能神的話,他們聽後都覺得神的話説得很好。我還邀請了許多朋友來聽道,但有的朋友不願意接受,還把我參加全能神教會聚會的事報告給了牧師。牧師不但不尋求考察,還開始封鎖教會,并打印了許多定罪、褻瀆全能神教會的傳單,發到各個教堂,還要求信徒在教堂裏讀,還威脅説:「任何加入全能神教會的人都得被開除出教會!」牧師還特别叮囑我父母要想盡一切辦法阻止我接受全能神,還説:「不管全能神教會的人給你們看什麽,你們都不要相信!」每一次聚完會,牧師都會找我父母談話。我父母受牧師迷惑開始責駡我,不許我再信全能神,有的時候還會奪走我的手機不讓我和弟兄姊妹聯繫。我的朋友也開始嘲笑我,教堂中許多正在考察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人也被牧師攪擾得不信了。看到這一幕,我既心痛又氣憤:「這已經是神最後一步拯救人的工作了,如果跟不上就徹底被淘汰,永遠失去主的救恩了,可這些牧師長老聽到主來這麽大的事都不尋求考察,還攔阻别人考察接受,這實在是太可恨了。」

一天,兩個牧師來到我家。一個牧師直接問我:「聽説你加入全能神教會了?」我説:「是的。」牧師説:「你怎麽就加入他們的教會了呢?他們説的不符合聖經啊。《馬太福音》二十四章五節説,『因為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説「我是基督」,并且要迷惑許多人。』還有,《馬太福音》二十四章二十三至二十四節也説,『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説「基督在這裏」,或説「基督在那裏」,你們不要信!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這些經文説得很清楚,末世要有假基督起來迷惑人,凡傳主來的都是假的,你不能相信。」聽他這樣説,我很氣憤,我就反駁:「主預言末世要有假基督出現這話没錯,但主還説了,末世他要回來。如果按你説的,所有傳主來的都是假的,那你不是把主還要再回來的事實給否認、定罪了嗎?要想迎接到主,不能一味地防備假基督,最關鍵的得學會如何分辨真假基督。如果不會分辨,那又怎麽能認識基督,迎接到主呢?」兩個牧師聽我這麽一説,一時間無言以對。我又接着交通:「分辨真假基督得從實質上來分辨,基督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他能發表真理,作拯救人類的工作,他能開闢新時代、結束舊時代,而且神作工從不重複,總是作新的工作。就像主耶穌來作工時,他結束了律法時代,開闢了恩典時代,主耶穌發表了許多真理,給人帶來悔改的道,還顯了許多神迹奇事,為人醫病趕鬼,最終被釘在十字架上,把人從罪中救贖了出來。我們看到主耶穌的作工完全超出了律法時代的工作。末世,全能神來了,在主耶穌作救贖工作的基礎上又開闢了新的時代,發表話語作了一步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來徹底潔净人、拯救人。這正應驗了聖經的預言:『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彼得前書4:17)『弃絶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約翰福音12:48)全能神的説話作工完全證實了全能神就是道成肉身的神,就是末後的基督。而假基督的實質就是邪靈,它們没有絲毫真理,根本作不了開闢新時代、結束舊時代的工作。它們只能模仿主耶穌行一些簡單的神迹奇事,來迷惑那些糊塗没分辨的人,但它們并不具備神的權柄與能力,就像主耶穌,他能讓死人復活、五餅二魚喂飽五千人,還有斥責風和海,這樣的神迹假基督根本模仿不了。所以,末世凡是不能發表真理來審判潔净人的,只能靠顯些神迹奇事來迷惑人的,都是假基督,是邪靈的假冒。」兩個牧師被我辯駁得啞口無言,神情有些緊張,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麽接話了。

一個牧師就問我:「全能神明明是一個人,你怎麽能相信他是神呢?而且還是個女性。」他説話間帶着嘲笑。看到他對待神這麽輕慢,我很氣憤,就反駁説:「神末世再來是成為人子,人子就是道成肉身,道成肉身自然就分男性、女性,因為神造人就造了男性和女性,男性和女性是平等的,所以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成為主耶穌,是男性,末世主耶穌再來自然就成為女性,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如果人定規神道成肉身必須是男性,那是人的定規、人的觀念,不代表神的意思。末世神道成肉身是女性,照樣能發表真理,作末世的審判工作,照樣能完成神自己的工作,這就顯明了神的全能。如果人因為歧視女性,就不接受末世道成肉身的基督,那你是自找没趣,你嘲笑、毁謗神道成肉身成為女性,那你會觸犯神的性情,遭到神的懲罰。」我又接着交通:「主耶穌説:『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裏去。(約翰福音14:6)「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約翰福音1:1)全能神説:『我們既要尋找神的脚踪,那就得尋找神的心意,尋找神的説話,尋找神的發聲,因為哪裏有神的新説話哪裏就有神的聲音,哪裏有神的脚踪哪裏就有神的作為,哪裏有神的發表哪裏就有神的顯現,哪裏有神的顯現哪裏就有真理、道路、生命的存在。你們尋找神的脚踪都忽略了『神是真理、道路、生命』這句話,所以,很多人得着了真理也不認為是找到了神的脚踪,更不承認是神的顯現,這是多麽嚴重的失誤!《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附篇一 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神是真理、道路、生命,神顯現作工必定會發表真理,帶來他要作的工作。我們要想確定是不是主的再來,最關鍵的就是看這道有没有真理,有没有神的發聲説話,我們根據這些來尋求考察真道,就不怕被迷惑了。因為除了神自己,没有任何一個人能發表真理,作神自己的工作。末世全能神發表話語來審判人、潔净人,拯救人脱離罪,脱離撒但的權勢,這些真理就是《啓示録》預言的『聖靈向衆教會所説的話』和封閉的『小書卷』。只要讀讀全能神的話,就能知道這就是神的聲音,全能神就是主耶穌回來了。」我交通的時候,牧師一直在翻找聖經試圖反駁我,但又反駁不了。一個牧師就氣憤地警告我,他説:「如果你再參加他們的聚會,就把你開除出教會!」我很氣憤,我説:「你們就因為我接受真道,就要把我開除出教會,你們這樣做合主心意嗎?」牧師説:「我們這是在履行職責保護你們。你可要想好,别執迷不悟,要是到你被開除的那一天,你想想你家人心裏是什麽滋味,到時候是誰難受!」聽他這麽説,我心裏非常地厭惡他們,就不由得想起他們做的一件件事:傳道作工專為得錢財,不給錢就不給講道;為了名利地位明争暗鬥、互相貶低;面對主的再來絲毫不尋求,持守觀念想象定罪神,還攪擾、攔阻别人尋求考察真道。他們根本就不是尋求主的人,就是當代的法利賽人。我堅定地説:「不用你們開除!自從我加入全能神教會那天起,我就退出你們教會了。」我又接着説:「以往法利賽人持守聖經,不承認主耶穌就是彌賽亞,還定罪、褻瀆,攔阻人接受主耶穌,最後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遭到了神的咒詛、懲罰。我看你們現在就在步法利賽人的後塵!你們這樣定罪、褻瀆主耶穌的再來,已經觸犯了神的性情了!」兩個牧師聽我這麽一説特别生氣,知道勸不動我就悻悻地走了。

我想到神的話説:「那些在大教堂裏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没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没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没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着神的旗號却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挂着信神的牌子却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脚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神的話使我看透了宗教界牧師長老抵擋神的真面目。他們名義上信神,在教堂裏講道作工,但事實上他們都是為了地位、錢財,根本不是接受真理、尋求真理的人。面對主來這麽大的事,他們非但不尋求,反而竭力地抵擋、定罪,甚至還散布謡言,攔阻人尋求考察真道,生怕人都跟隨了全能神,那他們就失去了地位,也没人再給他們錢了。這不就是當代的法利賽人嗎?看清了牧師長老的真面目,我從心裏厭憎、弃絶他們,跟隨全能神的决心也更大了。

媽媽因為我不聽從牧師的話堅持信全能神,她就很生氣,説了很多抵擋神的話,還阻止我聚會,我與她交通真理她也不聽,還拉攏我説:「你得聽我的,我是你媽媽,我愛你勝過一切,在這個世上没有人像我一樣愛你了,不要輕易相信那些你不了解的人。」我説:「他們都是真心信神的,我們在一起互相分享神的話,我有不明白的,弟兄姊妹都會盡力幫助我、扶持我,使我得着很多益處。」媽媽聽不進去,强調讓我聽她的,還説做兒女的就應該在主裏聽從父母。可我想到主耶穌説過:「誰是我的母親?誰是我的弟兄?……凡遵行神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親了。」(馬可福音3:33、35)「愛父母過于愛我的,不配做我的門徒;愛兒女過于愛我的,不配做我的門徒。」(馬太福音10:37)媽媽不接受真道,反而跟隨牧師抵擋神,反對我信神,那我就不能聽她的。雖然我很愛我的母親,她為我付出很多,但我對她的愛不能超過對神的愛。媽媽見我堅持信全能神,她就説:「如果你被教會開除了,那你以後去世了,誰來管你的善後?誰敢收殮你的尸體?」我説:「我們總是怕一些没有必要擔心的問題。比起我們的肉體,我們的靈魂才是最重要的,肉體一死,靈魂就離開了,如果我們不接受神的顯現作工,得不着真理,那我們的靈魂就要受懲罰,那是永遠的。所以,不要擔心我們的肉體,而是要擔心我們的生命。」每次我與媽媽交通真理,她都會覺得我説的是對的,但因為她是教堂的主席,她是個不願失去地位的人,她不願意讓别人取代了她的位置。我很傷心,因為她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只擔心自己的地位。媽媽見我不為所動,她就説:「看來你是等着被牧師開除出教會了。如果你被開除了,那這個家你也别呆了,你就出去吧!」聽到媽媽説要把我趕出家門,我心裏很軟弱,我不敢相信這話是出于她的口。以前,她是那麽地愛我,我生病時她照顧我,我失意時她鼓勵我,但現在就因為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要把我趕出家門。那一天,我特别難過,哭着向神禱告:「神啊,我接受你的作工後,牧師攪擾我,就連我母親也如此逼迫我,我從來没想過她會説出這種話。我很軟弱,不知道為什麽會遇到這些事,請你引導我明白你的心意,不管發生什麽,我都願站住見證,求你加給我力量。」

一天,我正要在Facebook上和一些弟兄姊妹聚會,媽媽突然過來就把我的手機奪走了。想到弟兄姊妹都在綫上等着我,我却没辦法和他們一起聚會,我就難受得想哭。後來,我借了弟弟的手機給弟兄姊妹發信息説明了情况,弟兄姊妹就發全能神的話鼓勵我,神的話説:「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姊妹還給我交通了她的經歷,并對我説:「臨到這個環境,外表看是牧師在攪擾你,你媽媽也在攔阻你,不讓你跟隨神,其實這背後都是撒但在攪擾、在迷惑、在操縱,這是一場屬靈的争戰,撒但就是要用盡一切的辦法讓你害怕、退縮,讓你對神失去信心,放弃跟隨全能神,這都是撒但的詭計。就像約伯臨到試煉的時候,那是撒但在和神打賭,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所以,越是臨到這樣的環境,我們越要對神有信心,依靠神站住見證,使撒但蒙羞退去。」姊妹還給我分享了神的話:「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當撒但試探臨到時你就説:『我的心已屬于神了,神已把我得着了,我不能滿足你,我得好好滿足神。』你越滿足神,神越祝福你,你愛神的勁就越大,也有信心了,也有心志了,也覺得愛神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了。《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看完神的話,又聽了姊妹的交通,我有了信心和力量,也明白了我現在臨到這樣的環境對我也是一個考驗,我應該對神有信心,站住見證,不向撒但妥協。以往在恩典時代信主的時候,我没有多少難處,生活安逸,很多人都喜歡我、稱贊我,但我心裏總感覺很空虚。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我明白了許多真理,有神同在,感受到了真正的快樂。雖然我開始受到逼迫,之前喜歡我的人也開始恨我,但我知道我選擇的是正確的路。我相信一切都是神命定好的,無論環境是好是壞,我的本分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學會依靠神站住見證,羞辱撒但。撒但就是希望我能妥協,背叛真道,我不能中撒但的詭計。我就向神禱告,我願意站住見證,求神保守我。後來,我就用智慧把手機要了回來。

之後,我父母對我的逼迫并没有停止,他們要麽責駡我,要麽對我冷眼,根本没了以往的關愛。以前他們都會給我零花錢,給我買生活用品,但現在無論我需要什麽,他們都不予理睬。有一次,我做完飯就先去聚會了。聚完會回來,我發現他們把飯全吃光了,什麽都不給我留。晚上,我肚子餓得咕咕叫,睡不着,媽媽不但不關心我,還諷刺我説:「餓了?找你那些弟兄姊妹去啊,讓他們給你吃的。」我又生氣又難過,但我想到之前看過的神的話,我知道撒但就是想讓我聽到這些嘲諷、譏笑的話,心裏消極軟弱不再聚會,我不能中撒但的詭計,我還要積極聚會、盡本分。

有一天,媽媽讓我參加教會的事工,我不去,她就特别生氣,再一次趕我走。可我還是個學生,没有工作,如果離開了家,我能去哪兒啊?于是,我就向神禱告:「神啊,求你加給我力量,使我不再憂慮,能依靠你。撒但利用各種人事物來攪擾我,讓我放弃跟隨你,但没有你的許可,它什麽也不能做。我相信你為我安排的一切都是最好的,我願意順服、經歷。」後來,我看到教會的一個電影,裏面的神話語讓我心裏很受觸動。神説:「撒但無論多麽『神通廣大』,無論多麽張狂,無論它的野心有多大,無論它的破壞力有多强,無論它敗壞、引誘人的本領有多廣泛,也無論它恫嚇人的花招與詭計有多高明,無論它存在的形式多麽千變萬化,然而,它從來不能創造出任何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它從來都不能制定萬物生存的法則與規律,它從來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與無生命的東西。宇宙穹蒼之中,無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無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無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權下存在,更要順服神的所有吩咐與命令。没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没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况是神所造的人類呢?《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六篇》看完神的話,我有了信心和力量,整個宇宙萬物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撒但也在神的手中,不管撒但多强大,没有神的允許,它什麽也不能動,包括地上的沙。我不再害怕了,我知道神主宰一切,有神作我的後盾,我依靠神,把難處交托在神的手中,相信神會為我開闢出路的。于是,我就對媽媽説:「媽媽,我現在在家裏,所有人都反對我,對我冷眼相待,牧師也常在你們面前説我的不是,你們也想方設法地攔阻我,但不管你們如何攔阻,我都不會停止跟隨全能神的。我現在就離開這個家,到外面找個地方自己照顧自己,這樣也能正常地聚會、盡本分。」後來,我就去了德里,一個人租住在一間小出租屋裏,一邊打工挣錢養活自己,一邊聚會、盡本分,不再受家人和牧師的攔阻、攪擾了。有一天,我父親突然打電話讓我回去,并説我可以參加全能神教會的聚會了。我特别高興。當我堅定信心願意跟隨神為神站住見證的時候,那些逼迫我的人都蒙羞了,對我毫無辦法。感謝神帶領我勝過了撒但的攔阻。

藉着經歷牧師的攪擾和家庭的逼迫,我明白了一些真理,對宗教牧師法利賽人的實質有了分辨,看清了他們都是仇恨真理、仇恨神的,也識破了撒但的詭計。我臨到這些逼迫,雖然受了許多苦,也有許多軟弱,但我安静在神面前的時候多了,與神的關係也越來越近了。我越與神親近,越感受到是神一直在我身邊陪伴我、鼓勵我,神就是我的依靠,我更堅定了跟隨全能神的信心。感謝全能神!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反映問題時的争戰

菲律賓 静依 2022年,我盡文字本分。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見到了教會帶領李凌,聽了她的經歷,得知她盡帶領本分有五年了,有些恩賜,頭腦比較靈活,還會安排部署工作,我就挺佩服她的。但我又得知她為了讓同工看到自己有工作能力,在同工盡本分遇到難處時不但不幫助,還炫耀自己作工的果效,導致同…

保全自己嘗到的惡果

中國廣東 小微2019年,教會安排關欣來負責跟進我們教會的工作。以前我就認識關欣,這次再接觸,我發現她跟前兩年一樣,聚會時常講字句道理,談不出對神話語的經歷認識。弟兄姊妹盡本分中有難處,她也不交通真理解决,而是一味地指責、訓斥,弟兄姊妹聽後不但没有實行路途,反而很受壓。還有些弟兄…

失去本分後的反思

韓國 奮起 前段時間帶領安排我操練朗誦神的話語,聽到這個消息我很高興,覺得這個機會挺難得。但是想到自己幾年前操練過朗誦,在語氣的表達、語速、斷句、重音等等這些方面我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問題,當時我就覺得這些問題不好解决,活在難處中總定規自己不行,不是朗誦這塊料。再加上天天練習都會暴露…

我不能坦誠做人是因為什麽

中國江蘇 小凡我剛負責澆灌工作時,把組裏一些不合用的人作了調整,并針對弟兄姊妹盡本分的難處交通解决。兩個多月後,工作有了起色,弟兄姊妹盡本分也積極了。一次,帶領來信提到我們澆灌新人比之前有長進,配搭的兩個姊妹也説我有工作能力,能解决弟兄姊妹的實際問題,她們有什麽難處也會經常詢問我…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