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解讀聖經故事:約伯為何咒詛自己的生日

50

河南省 慕誠

黃昏,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坐在爐灰之中,裸露在外的皮膚上密麻麻地佈滿了毒瘡,瘡面破潰流膿,觸目驚心。

從老人的表情上看,他極其悲痛,但他卻沉默著,隨手撿起地上的瓦片刮著身上的毒瘡。

半晌,他開口說了話:「願我生的那日和說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沒。」(約伯記3:3)

約伯用瓦片刮身上的毒瘡

「Cut!停!易謙,表情不到位,約伯不應該是這種神情……」導演皺著眉頭焦躁地看著面前的「老人」說。

聽到導演的話,易謙心想:「約伯是一個義人,他臨到撒但的試探,失掉了家產、兒女和滿山的牛羊都沒有向神發怨言,而是稱頌神的聖名,可為什麼他卻在身上長毒瘡時開口咒詛自己的生日呢?人的生命是從神來的,人應該感謝神賜給的生命,包括生日,而不應該咒詛,難道約伯是忍受不了痛苦的折磨向神發的怨言?約伯咒詛自己生日時的心態到底是什麼呢?」易謙一時也沒有琢磨明白,就隨手卸下老年妝的一頭白髮,無奈地說:「導演,你別急……我們再想想……再想想……」

「好吧,那今天就拍到這兒,收工!大家休息!」

兩個月前,教會準備拍攝《帶你回到〈約伯記〉》的紀錄片,在試鏡會上,年僅三十五歲的易謙弟兄以自然、真實的精湛演技成功地還原了約伯當時在試煉臨到時的表現,這讓導演包括他的團隊都拍案叫絕。從那天開始,易謙便成了眾望所歸的角。

從試鏡到這些天的實地拍攝,易謙確實沒有讓大家失望。可是,從「約伯咒詛自己生日」這場戲開拍起,進度就停了。

其實經過這幾天的拍攝,易謙也意識到真正的原因是,他沒有領悟到約伯這樣一個完全人為什麼會咒詛自己的生日,所以他融入不到角色中,無法將約伯咒詛自己生日時的表情、動作表演到位。

入夜,易謙回到休息室,他想到這兩天因著自己表演不到位使整個劇組停工,耽誤了拍攝進度,他感到很愧疚。想到這兒,易謙向神作了個禱告,求神光照、引導他明白約伯在試煉中為何要咒詛自己的生日。禱告後,易謙打開聖經,再次讀道:「此後,約伯開口咒詛自己的生日,說:『願我生的那日和說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沒。』」(約伯記3:1-3)讀著這些經文,易謙還是不解:「約伯是神眼中的完全人,當他臨到家產被奪、兒女遭災的試煉時,他沒有埋怨神,而是相信賞賜、收取都是出於耶和華神,還能俯伏在地稱頌神的名。按理說,約伯怎麼可能不知道我們人什麼時候出生都是神命定的呢?但他為什麼會咒詛自己的生日呢?難道這真是他在痛苦試煉中發的怨言嗎?」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寂靜的夜裡,只聽見鬧鐘「嗒嗒」響的聲音。

易謙放下聖經,想到前段時間回家時妻子給他的一本書,裡面把耶和華神和主耶穌作每件事背後神的心思說得很清楚,通過妻子的交通他更加明白了神的心意。想到這兒,易謙趕緊打開這本書,一看果真有對約伯的交通,於是他打開小標題為「約伯因著不想讓神為他傷痛而咒詛自己的生日」的話看了起來:「當撒但伸手傷害約伯的骨頭的時候,約伯置身在魔掌之中,他無法擺脫,無力反抗,他的身體、靈魂承受著超強的巨痛,這個『巨痛』讓他深深地感受到了活在肉體之中的人的渺小、無力與柔弱,同時他也深深地領會理解了神為什麼顧念與看顧人類的心情。在魔掌之中他體會到了肉體凡胎之人在此時竟然如此無助與軟弱,當他俯身下跪向神祈禱之時,他似乎感受到了神在掩面、在隱藏,因為神將他完全交在了撒但的手中,與此同時,神為他而流淚,更為他而痛心,神因著他的痛而痛,也因著他的傷而傷……約伯感受到了神的傷痛,也感受到了神的不忍……他再也不想讓神為他而傷痛了,再也不想讓神為他而流淚了,他更不想看到神為他而受痛苦。此時的約伯只想掙脫這肉體凡胎,不再忍受這肉體給他帶來的疼痛,因為這樣神就不再為他的疼痛而受痛苦了,但是他做不到,他不但要忍受肉體的疼痛,更要忍受『不想讓神擔憂』所帶來的痛苦。這雙重的疼痛,一份來自肉體,一份來自心靈,讓約伯承受撕心裂肺、肝腸寸斷的痛苦,也讓他感覺到了肉體凡胎之人的極限是那麼地讓人無奈與無助。在此情形之下,他渴慕神的心愈發強烈,恨惡撒但的心也隨之變得更加強烈,此時的約伯寧願自己沒有投胎人世,寧願自己不存在,也不願看到神為他而掉眼淚,為他而痛苦。他開始深惡自己的肉體,開始厭煩自己,厭煩自己出生的日子,甚至厭煩與自己有關的一切。他不願再提起他的生日與和他出生有關的一切,所以他便開口咒詛自己的生日:『願我生的那日和說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沒。願那日變為黑暗,願神不從上面尋找它,願亮光不照於其上。』(伯3:3-4)約伯的話中帶著對自己的恨惡:願我生的那日和說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沒。也帶著對神因著他而受痛苦的自責與虧欠:願那日變為黑暗,願神不從上面尋找它,願亮光不照於其上。這兩段話將約伯當時的心情表達到了極致,也將約伯此人的完全正直完整地呈現給每一個人,同時正如約伯所願的約伯的信與順服還有他對神的敬畏在此時得到了真正的昇華,當然,這個『昇華』正是神預期要達到的果效。」(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約伯咒詛自己的生日

讀完這段話,易謙的眼睛濕潤了,他從這段話中明白了約伯在試煉中咒詛自己生日的真正原因。約伯是神稱許的完全人,但撒但不服氣,就在神面前控告約伯,為了證實約伯是義人,神許可撒但試探約伯。緊接著,約伯失掉了家產、兒女和滿山的牛羊,渾身又長毒瘡,在這場試煉中,約伯感受到了撒但的邪惡、卑鄙、醜陋,撒但恨惡人敬畏神遠離惡,它不希望人敬拜神,想方設法地讓人否認神、背叛神。同時,約伯在神的掩面中也體會到了神把人當成了親人,時時牽掛著人,顧念著人的軟弱,神不願看到人被撒但苦害受各種痛苦,當撒但苦害人的時候,神的心是傷痛的。當約伯感受到神為他憂傷、痛苦的時候,他感到自責,不願因著自己給神帶來任何的傷痛,於是他開口咒詛自己的生日,寧願自己沒有來在人世也不願讓神為他受苦。易謙想到他在經歷中沒有臨到像約伯那麼大的試煉,但當家裡發生不幸或臨到天災人禍時,他還埋怨神、誤解神,甚至有背叛神的意念,在試煉中他只想到自己痛苦,從來沒有想過神的心是怎樣的,對神更沒有體貼與順服,而約伯對神不僅有敬畏、順服,而且還有愛、有體貼,這些令易謙心生敬佩,同時也讓他感到蒙羞。易謙又想到他對約伯咒詛自己生日一事不理解,還對約伯的信產生了懷疑,覺得他是因著試煉軟弱、埋怨神,卻沒承想到這是約伯體貼神心的真情流露,更讓人看到約伯對神的信與順服。通過禱讀這段話,易謙的困惑徹底解開了,他不禁感慨道:「神真是鑒察人心肺腑,約伯無愧於『完全人』這個稱呼啊!」

於是,易謙迫不及待地找到了導演,與他分享了這段話……

導演看後,感慨道:「感謝主,看了這段話我很蒙羞啊!想想我雖然很佩服約伯,但心裡一直困惑,約伯那麼正直,又敬畏神遠離惡事,為什麼還能咒詛自己的生日,現在我的困惑終於解開了,約伯這樣做完全是出於對神的愛與體貼,也是對自己讓神憂傷、痛苦的恨惡啊!約伯在極度痛苦的時候有這樣的表現,著實令人佩服,我們跟約伯真是沒法比啊!」說著,這位年過半百的基督徒有些哽咽。

易謙誠懇地說:「是啊!年前我生了一場大病,雖然也知道臨到病痛有神的美意在其中,可當我忍受病痛的折磨,肉體受痛苦時,嘴上雖沒說什麼,但心裡卻想著神怎麼不保守我呢。看到我在試煉中表現出來的都是誤解、埋怨,對神沒有敬畏、順服,也沒有寧可自己受苦也要體貼、滿足神的心。而約伯臨到試煉時,對神有敬畏的心,不以口犯罪,雖然肉體痛苦軟弱,但他寧可咒詛自己的生日也不讓神的心因他而傷痛。約伯在試煉中不僅對撒但的邪惡卑鄙有了分辨,也對神的愛有了體會與認識,這些更增加了他對神的信與順服,這是約伯經歷試煉的收穫與所得。看到自己在試煉當中沒有什麼實際的收穫與所得,真是辜負了神的良苦用心啊!之前我對約伯還有誤解,覺得約伯這個完全人可能是有瑕疵的,現在想想真是太蒙羞了!這不僅僅是對約伯的誤解,更是不相信神話語的表現啊!神評價約伯說:『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約伯記1:8)聖經上也記著耶和華神對撒母耳說:『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撒母耳記上16:7)我們只是看事物的外表,憑著眼見評論是非對錯,但神鑒察人心肺腑,哪一個人是敬畏神的人,是絕對忠於神的人,神看得一清二楚啊!神的話是真理,我們要絕對相信、接受神的話,不明白的得存著敬畏神的心禱告尋求,以後我們再遇到看不透的人或事,可不能看外表現象,更不能隨意論斷、定罪,而是要存著敬畏神的心尋求神的心意、尋求真理,免得得罪神啊!」

「是啊,神的話就是真理!可我們憑著想像看約伯咒詛自己生日一事,還對神稱許約伯是完全人不能完全接受。看來,我們不認識神就很容易憑想像對待神的說話,這可是得罪神的事啊!以後咱們可不能再根據自己的想像對待神的說話了。」導演肯定地說。

次日清晨

「《帶你回到〈約伯記〉》第二十場第一次,Action!」

隨著統籌的一聲打拍聲,滿身瘡痍的老人在爐灰中開始刮身上的毒瘡。

老人緩緩地抬起頭,他的目光中似是噙著淚,一時間眼神竟然迸發出依戀、愛慕以及傷痛等複雜的感情……

隨即,老人起身席地而坐,他想要剛強,想要得勝,這樣強烈的願望令人震撼。

最後,他極其厭惡自己,悲痛地說:「願我生的那日和說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沒。」(約伯記3:3)

畫面外的監控器前,導演露出了欣慰的笑容,「Pass!」他高呼一聲。

全體工作人員都興奮地鼓起掌來。

老人起身,喜極而泣……

相關內容

解讀聖經故事:拉撒路復活背後神的心意
基督徒為什麼要臨到苦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