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在神的審判中醒悟

22

趙 瑩

我從小就是個狂妄自大、自是、誰也不服的人。因著我天生就有一個好相貌,無論是長相還是身材都是出類拔萃的,因此,時常贏得周圍人的誇讚與羨慕,這更使我不知天高地厚,甚至連自己姓什麼都忘了,感覺誰也不如我,整天瞧不起這個看不上那個。所以,我從小只和能看得起的人一起玩,那些長得不好看的我也不想和她們交往,感覺和她們在一起有失身價。結婚後,丈夫對我照顧有加,對我百依百順,我感覺老天對我太好了,不但給了我好的相貌,又給了我一個好丈夫,這更助長了我的性情更加狂妄自大,自是自高,整天高高在上誰也不放在眼裡,不管走到哪兒總是不知羞恥地炫耀一番……使得別人都誇我命好,不但人長得好,找的丈夫也好。在家裡,我不光讓丈夫聽我的,連女兒也得聽我的,凡事都得按我說的去做,如果有一件事不是按我說的去做,我就會耍蠻耍橫,說起來沒完沒了,甚至還拿東西出氣,孩子看我這樣都很害怕。有一次,我給女兒買了一條緊身褲,女兒穿上後,感覺有點緊不舒服,就不願意穿想換下來,我厲聲說:「不許脫,你脫下來試試!……」我對著女兒發了很大的火,嚇得女兒眼淚汪汪地看著我也不敢脫。就這樣,我憑著狂妄自大、唯我獨尊的撒但本性活著,在家裡什麼事都是我說了算。

2012年7月份,鄰居把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了我,我接受後,很快就參加了教會生活。有一次,教會負責人安排我們幾個新人在一起聚會,我們到齊後,負責人分別問了一下我們的情況,然後針對我們存在的問題,讓我們看某篇神的話語。我拿著神話書順著目錄一行一行地找,這時就聽負責人說翻到多少頁,我按著她說的頁數打開一看真是那篇神話,我不由得對負責人高看了起來。心想:「這個姊妹可真厲害,這麼厚的一本神話書她就知道哪篇神話在哪頁,真是不簡單!」這時負責人對著我說:「趙姊妹,你來讀神的話吧!」於是我就開始讀了起來。因第一次接觸這些弟兄姊妹,彼此也不熟悉,讀神話語時有些緊張,一些字都讀錯了,負責人就在一邊給我指出來,告訴我那個字怎麼唸,我一看她連神話書都沒看,就知道我讀錯了,不由得心想:「這本神話書她得看多少遍才能記得住啊!我什麼時候能像她那樣多好呀!以後我可要好好追求,到時也能和她一樣下教會跟弟兄姊妹聚會交通神的話,弟兄姊妹讀錯了我也能給指出來,弟兄姊妹肯定都會高看我,那該有多麼風光呀!」想到這裡,我心裡美滋滋的,感覺那一天就在向我招手。從那以後,我開始用心地讀神的話語,學唱詩歌,每次聚會我都會唱上一兩首詩歌,弟兄姊妹都誇我不但學得快,而且唱得也好聽。聽到弟兄姊妹的誇讚,我心裡像吃了蜜一樣的甜,不知不覺「尾巴」又翹到天上了,覺得自己就是比別人強,天天高興得合不攏嘴,每次聚完會都盼著下次的聚會……

聚會,信神,交通真理

幾個月後,負責人看我比較追求,問我願不願意和一個姊妹一起操練澆灌新人,我聽後高興地說:「願意。」從那以後我就和這個姊妹一起澆灌新人,每次姊妹與新人交通時,我就在一邊認真地聽,學她是怎麼交通的,以後也好這樣去做。有一次,配搭姊妹臨時有事不能和我一起去這個新人組了,就讓我一個人去。我去了以後就在那裡跟幾個新人高談闊論起來,說姊妹今天沒有來我剛開始心裡有些緊張,藉著禱告依靠神,看到了神的帶領,使我有信心與神配合了。接著我又告訴他們,我信神幾個月教會負責人就安排我澆灌新人等。幾個新人聽後都對我投來了羨慕的目光,誇我會經歷,臨到事會依靠神。這時一個新人談起她丈夫怎麼怎麼笨,不管做什麼事都不合她的意,心裡總是煩他,想發火。結合新人的情形我找出一段神的話,邊讀邊和新人交通,讓她認識神的宰,相信神安排的都是好的,神所造的萬物也都是好的,人沒有什麼可挑剔的,只能選擇接受與順服。新人藉著我的交通一下明白了,原來她有什麼樣的丈夫,丈夫是笨或聰明都是神給命定好的,人只有學會順服造物主的主宰與安排才合神心意。新人高興地說:「不藉著你這麼一交通,我還會活在誤解埋怨中,這下我終於明白了。」幾個新人都對我誇讚不已,說:「你和我們接受的時間差不多,現在都能澆灌我們了,你比我們明白得多,也比我們追求。」聽了弟兄姊妹說的這些話,我嘴上雖說感謝神,這都是神的恩待與高抬,給了我這個操練的機會,也是神的開啟與帶領達到的果效,但心裡完全認可幾個新人說的話,心想:「我就是比你們追求,比你們明白得多。」隨後,我又告訴幾個新人:我是怎麼讀神話語的,每天晚上都看到幾點,去澆灌新人我又是怎麼配合的,等等。幾個小時的聚會就在我的一番演講下結束了。臨散會時,一個新人突然說:「今天咱們沒怎麼讀神的話,都是談經歷了。」我立馬說:「不管談什麼只要能達到果效就行。」另一個新人附和說:「是呀!只要能達到果效就行,今天藉著姊妹的交通我也學到功課了。」我笑著點點頭。聚會結束後,我騎著自行車走在路上,心裡別提多高興了,腦子裡時不時閃現出幾個新人誇讚我的情景,我越想越美,不知不覺回到了家中。我放下車子剛走進屋,就感覺一陣頭暈目眩,渾身無力地一屁股癱坐在沙發上,心想:「我這是怎麼了,一路上還好好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是不是我這麼長時間不騎自行車了,今天騎那麼遠的路累的?那我趕緊睡一覺歇歇可能就好了。」於是,我就躺在床上睡著了,一覺醒來幾個小時過去了,心想這回歇過來了,體力應該恢復了吧!我從床上起來雙腳剛落地,又是一陣頭暈目眩,差點摔倒,我趕緊坐下。此時我就在心裡想:「這不對勁呀!要是累的歇了幾個小時,應該早就恢復體力了,這是怎麼了?」我趕緊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這是怎麼了?渾身癱軟無力,也不知在這事上該學什麼功課,願你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從中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知道自己錯在哪兒了,也好向你回轉。」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誰曾領受真理?誰曾喜迎神來?誰曾喜盼神顯現?人的作為早已腐朽,將神的殿污染得早無一點原樣,而人還繼續著自己的工作,不曾把神放在眼裡,似乎人抵擋神已成性,而且不可改變了,所以寧願受咒詛也不肯讓自己的『言行再受委屈』,這樣的人怎能認識神?這樣的人怎能與神同享安息?這樣的人怎配到神的面前?為神的經營計劃而奉獻固然一點不差,但人又為何總是將神的工作、將神的全部拋之腦後而無私地奉獻自身的『心血』呢?人的大公無私的奉獻精神固然可貴,但人哪裡知道,人所吐的『絲』怎能代表神的所是呢?人的好心固然可貴、難得,但怎能將『無價之寶』侵吞呢?你們中間的每一個人都當回想你們的以往,為何無情的刑罰、咒詛總是不離開你們呢?為何威嚴之語、公義的審判總是與人『親密無間』呢?真是神試煉人嗎?真是神有意熬煉人嗎?人到底是如何在熬煉中進入的?神的作工人真認識了嗎?在神作工與進入中人究竟學到了哪些功課?但願人都不忘記神的囑託,將神的作工看透、認準,將人的進入也掌握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九)》)我反覆揣摩著神的話,真實感受到神的話語帶著權柄與威力,句句話語審判著我的心,同時也深深地感受到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因我經歷淺,神的話太深奧,我也看不明白,只知道看了神的話我心裡很難受,也很受審判,清楚地意識到神的話說的就是我,可能與自己去澆灌新人有關,但因我不會結合神的話去反省認識自己,更不知從哪方面進入,心裡有些困惑也很著急,一心想弄明白原因。

第二天,我見到配搭姊妹時,就把我去帶新人的表現,以及回家發生的事與看的神話告訴了姊妹,讓她給我交通交通。配搭姊妹看完神的話說:「從神話語的揭示中看到,雖然我們信神跟隨神了,外表看我們也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但我們在跟隨神盡本分的同時會流露撒但的敗壞性情,有自己的存心摻雜,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我們還會藉著盡本分的機會來高舉自己、見證自己,達到讓人高看、仰望與崇拜的目的,把人都帶到了自己面前,這樣的盡本分不但不能達到神的稱許,反而會被神定罪的,咱們走的完全是與神相違背的道路。神不願咱們走上抵擋他的路,就藉著審判刑罰、對付管教、話語的開啟引導使咱們反省認識自己,走上正確的道路。」聽了姊妹的交通,我感覺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痛,好像被人當場搧了一巴掌似的,同時也感到蒙羞慚愧,心中不免有些自責與懊悔。藉著神話的揭示與姊妹的一番交通,那天帶新人的情景又一次浮現在我的眼前,想想自己在幾個姊妹面前誇誇其談、高談闊論地說自己臨到事是怎麼依靠神尋求真理的,又是每天怎麼看神話語看到幾點的,信神幾個月教會就安排我盡本分,等等這些表現不都是因我身上撒但的狂妄本性導致的嗎?我正思索著,姊妹接著交通:「我們信神就要處處尊神為大、尊神為高,心中得有神的地位,處處高舉神、見證神,因只有神是真理,神的話有權柄。咱們不具備真理,所以在盡本分時得多和弟兄姊妹一起讀神的話語、交通真理,把弟兄姊妹帶到神面前,讓弟兄姊妹對神有認識,臨到事學會依靠、仰望神,我們站的地位就對了。今天咱有這樣的表現,能做出這樣的事,一方面是因咱沒有真理對神沒有認識,另一方面也是因咱有狂妄本性,才導致做出悖逆抵擋神的事。今天,咱臨到肉體不舒服,這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也是神的審判刑罰、神的愛臨到了,藉此機會使我們來到神面前反省認識自己……」聽著姊妹的交通,我難受自責地點點頭,想想今天能在教會盡上本分,這是神的破例高抬與恩待,是神給了我一個操練的機會,藉著盡本分追求真理,能有生命進入,達到性情變化,成為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歸在造物主面前。可我不知感恩,不藉著盡本分的機會好好去追求真理還報神愛,卻狂妄自大、自高自是,打著信神的旗號不知羞恥地處處顯露自己,讓人高看、仰望、崇拜,把弟兄姊妹都帶到了自己面前,我這哪是在盡本分,簡直是在作惡!我的所作所為是在抵擋神,為自己積攢惡行,走的正是一條與神為敵的錯誤道路。可我瞎眼愚昧還渾然不知,若不是神及時的審判刑罰臨到我,我還不知會做出哪些抵擋神的事。此時此刻我心裡有些害怕,也看到了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若不是神的憐憫、寬容,按我的所做所行,真該受神的咒詛、懲罰。可神還是藉著審判刑罰來拯救我,使我反省認識自己,給我悔改的機會,這是神對我的愛。此時我想到神的話說:「神是用他的審判來成全人,神愛了人,也拯救了人……他藉著那種方式熬煉人的信心……他咒詛你是為讓你愛他,是為了讓你認識肉體的本質;他刑罰你,是為了讓你醒悟,認識自己裡面的不足,認識到人的不堪不配。……神的性情所表現出來的都是神的愛,一點不差!……從這些工作當中,人便看見了神的烈怒、威嚴、審判、刑罰,但也看到神的恩典、慈愛與憐憫,神所作的、所表現出來的性情對人都是愛,神所作的都能滿足人的需要,他都是為了成全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我被神的話語深深地感動了,也從神的這些話語中使我對神拯救人的心意明白了一些,看到神無論是審判刑罰,還是威嚴、烈怒,或者是無情的咒詛,都是為了拯救人,變化人身上的敗壞性情。神深知我被撒但敗壞太深,麻木痴呆,對自己抵擋神的狂妄本性實質沒有認識,在我身上作了審判刑罰的工作。我雖肉體受了些苦,但藉此尋求真理,對神聖潔公義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有了些認識,也對我悖逆神、抵擋神的狂妄本性有了一點認識,看到了神作在我身上的都是愛,都是拯救,也深深地認識到神的審判刑罰能潔淨人、變化人、拯救人。

經歷了這一次的審判刑罰我比以往老實了很多,再去澆灌新人時,我不再像以往那樣高談闊論、誇誇其談到處炫耀自己、見證自己了,而是和新人一起多讀神的話,交通對神話語的經歷與認識,把弟兄姊妹往神面前帶。有了這些淺顯的實行與進入,我就認為自己有些變化了。但神深知我身量的幼小,也深知我被撒但敗壞的程度,更知道擺設什麼樣的環境才能喚醒我麻木沉睡已久的心靈,不久神又擺設環境讓我經歷。

綠葉,陽光,神的愛

一段時間後,教會負責人又安排我和一個信神多年的老姊妹配搭,去澆灌一個剛從宗派傳過來的新人。這天我和老姊妹去了這個新人家,當我們交通到快天黑的時候,這個新人姊妹突然問我們,今天晚上能不能再跟她交通交通。她說:「我信宗教已有十五年了,一直盼著主耶穌能早日來接我回天家,這次有姊妹給我傳福音,告訴我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在末世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今天又藉著你們這麼一交通,我聽著全能神的話很好,也覺得這些話就是神的親口發聲,不是一般的人能說出來的,但心裡還是有很多的困惑與不解,希望你們能多給我交通,使我能早點明白真理,從心裡定真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能夠跟上神的腳蹤。」看到這個新人姊妹很渴慕,於是我們答應了她的要求。晚上我們一起交通的時候,新人姊妹提出了很多宗教觀念,對神在末世作審判刑罰的工作不明白,老姊妹就結合聖經章節和全能神的話給她交通,新人姊妹邊聽邊點頭說:「是的!是的!」過了一會兒,新人姊妹說:「今天交通的這些都很好,就是交通的多了我記不住。」她邊說邊拿出一個本子讓我幫忙給她記錄,我就把老姊妹找的聖經章節與神的話語給她記了下來。這時新人姊妹又提出一個問題,老姊妹又結合神的話幫她解決了困惑,新人對老姊妹誇讚道:「老姊妹,你找神的話怎麼那麼準呀!我每提一個問題,你都能找出神的話給我解答,你對這本《話在肉身顯現》太熟悉了。」老姊妹一臉高興地說:「感謝神!這都是神的帶領。」接著新人姊妹也附和說:「是的,都是神的帶領,我們感謝神!」我聽了她們的對話,雖然也在感謝神,知道這都是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但心裡還有一種莫名其妙的不舒服,特別是看到老姊妹那高興的樣子,臉笑得像朵花似的,我更是一臉的不悅、不服氣,心想:「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找幾段神的話嗎?誰不會找呀!誇你兩句就不知姓什麼了,等我找幾段給你們看看,別看我信神時間短,找神的話一找一個準,不比你差!」於是,我放下手中的筆,拿起神話書就開始一篇一篇地找起來,找一篇我就在一邊記一篇,好等著新人姊妹有什麼不明白的,我好結合神的話給她交通,也讓她看看我也有兩下子,不比老姊妹差。因我光忙著翻找神的話,後來老姊妹又給交通了哪些神的話我也忘了記錄。正在我忙得不亦樂乎的時候,新人姊妹轉過身來問我:「小姊妹,剛才老姊妹找的那些神的話與聖經章節你給記下來了嗎?」我忙放下神話書問:「你們剛才又交通了什麼?」新人姊妹說:「就是剛才老姊妹針對我提的問題找的那段神的話,你沒有記下來嗎?」我一聽壞了,光忙著找神話了,忘了給她記了。於是,我忙笑著說:「剛才你們都交通了什麼?我沒有留心聽沒給記上,你們再說一遍吧!」新人姊妹一臉不高興地問:「那你剛才幹嘛了?」我急忙解釋:「剛才我也在給你們找神話,你們交通什麼我沒注意聽,就沒有給記上,你們現在再說說我幫你記上。」這時新人姊妹突然對付道:「我看你是狂得沒邊了,神要不在你身上作工你能做什麼,你什麼都不是,你不好好幫我記神的話,這不是打岔攪擾嗎?」新人姊妹說完就出去了。面對姊妹劈頭蓋臉地對付,我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傻愣愣地坐在那裡,心裡特別的難受、委屈,眼淚不知不覺地流了下來。我心想:「你這人怎麼這樣?我給你找神的話幫你解決問題,你不但不說個好,反而還這樣對付我,一點面子都不給我留。」我越想越氣,感覺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一刻也不想呆在那裡了,就想趕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我越是這樣想心裡就越難受,那不爭氣的眼淚一個勁地往外流,怎麼也控制不住,還怕新人姊妹回來看見我流淚心生看法,趕緊回過頭去把眼淚拭去。我心裡不由自主地在流露:「等見了教會帶領,我就告訴她這個本分我不盡了,讓她調別人過來吧!我再也不來了……」夜深人靜,老姊妹和新人都睡著了,我卻怎麼也睡不著,翻來覆去想今天的事,心裡感到特別的委屈。這時,我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於是,我趕緊起來向神禱告:「神啊!今天臨到這個新人修理對付我,有你寶座的許可,可我愚昧無知,不明白你的心意,也不知學什麼功課,我心裡很難受,也很煩躁,感覺自己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在這個環境中順服不下來,也接受不了這個現實。神啊!願你保守我的心不再胡思亂想,能夠安靜在你的面前,在這個環境中去學會尋求真理,摸你的心意,能夠順服你的主宰與安排。」

第二天回家後,我看到神的話說:「比如,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發現他本性裡的什麼東西了?我們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這樣一個人,有這些表現,他的本性是什麼?用言語怎麼概括?就這個事一般人都看不透,只能看見表現,這與本性有什麼關係呢?他的本性是什麼?看不出來了吧?如果他真是這樣的表現,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別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這是不是他的本性啊?從這些表現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神的話一針見血地把保羅狂妄自大的幾方面表現給揭示了出來,從神話語的揭示中使我對保羅有了一些了解與認識。保羅信神多年一直注重在外面作工講道,注重追求名譽地位,注重在人心中的地位,總想達到讓人高看、仰望的目的,因所走的路不對,追求的觀點不對,以至於信神多年性情沒有一點的變化,對神、對自己都沒有認識,臨死還認為自己活著就是基督,有公義的冠冕為他存留,因他的本性是抵擋神的,至今還在地獄裡受懲罰。看看恩典時代的保羅,再看看今天的自己,保羅不正是我的一面鏡子嗎?我的所作所為不和當年的保羅如出一轍嗎?想想自己無論做什麼事總想讓人誇,總想讓人高看,總是注重在別人心目中的形象,當我看到新人在我面前誇老姊妹時,心裡就不平衡,不服氣,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我就開始偷偷找神的話,也想顯露一番,好讓新人誇誇我,知道我也有兩下子。看到我處處都想顯露自己、見證自己,妄想讓人高看、仰望、誇讚,注重讓人心中有我的地位。想想自己的這些表現,完全就是憑「出人頭地,高居人上」「天上地上,唯我獨尊」等撒但毒素活著。回想在世上時,我就一直追求讓人高看、誇讚,不管與世人還是與家人相處時,讓人都聽我的、按我說的去做,凡事都以我為中心,不把別人放在眼裡,總覺得自己是最好的,誰也不如我,別人在我面前說個不字我就受不了,心裡就不服不滿、耍橫耍蠻、不願搭理人。如今來到神家我還是和在世上一樣的追求觀點,讓人高看,讓人仰望,無論做什麼都想標榜自己、顯露自己,讓人都誇我,凡事都想讓人以我為首,圍著我轉,心中不能有別人的位置。如果我被人冷落,心裡就不舒服,就想方設法去爭、去奪,極力地表現自己讓人都注意我。當聽到新人誇老姊妹時,我就受不了了,就感覺比人低一等了,顯不出我來了,讓人小看了心裡就不舒服,狂妄本性就暴露出來了,就想在新人面前顯露一番達到讓新人高看,注重我的存在,讓她們知道我也有兩下子,不比老姊妹差。想想自己所流露的這些敗壞性情,不和當初的保羅一樣嗎?完全就是抵擋神的撒但本性實質啊!

讀神話,靈修,反省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人如果有這樣的流露,那確定無疑就是敗壞性情的爆發,就是人的狂妄、人的野心在作祟,是地地道道的魔鬼、撒但想迷惑人、引誘人背叛神的惡毒存心的暴露。在神那兒會怎麼看待這樣的言語流露呢?神會說你想與神爭奪地位,你想冒充神,想取代神。你模仿神的說話語氣,存心就是想取代神在人心中的地位,霸佔本應屬於神的人類,這是地地道道的撒但,是天使長的後裔所做的,是天理難容的!……現在當你們真正看到、見識到、認識了造物主權柄的時候,再回想當初你們所做的、所流露的,是否感覺噁心呢?是否認識到你們的卑鄙無恥呢?解剖這類人的性情與這類人的實質,能不能說他們是可咒可詛的地獄之子呢?能不能說凡是做這樣事的人都是在自取其辱呢?你們認識到這個性質的嚴重性了嗎?嚴重到什麼程度呢?人這樣做的存心就是想模仿神,想自己當神,想讓人把他當神來拜,想取締神在人心中的地位,想趕走在人中間作工的神,從而達到他控制人、吞吃人、佔有人的目的。在人的潛意識裡都有這樣的慾望與野心,人人都活在這個撒但敗壞的實質裡,都活在與神敵對、背叛神、想成為神這樣的撒但本性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從神帶著權柄與能力的話語中,我真實感受到了神那不容人觸犯的公義性情。同時,在神嚴厲的審判刑罰的話語中,使我對自己抵擋神的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實質認識得更深、更透了。想想自己澆灌新人時的說話口氣,以及和老姊妹去澆灌宗派新人的種種表現流露,不正是地地道道的魔鬼撒但的種類嗎?存心就是想與神爭奪人、爭奪地位,妄想當神讓人來崇拜。揣摩著神的話語,反省著自己的情形,我深深感受到臨到這樣的審判刑罰是神對我的愛與拯救,因自己走的路不對,對自己的敗壞本性沒有真實的認識,很容易做出觸犯神性情的事,神才興起新人修理對付、揭露我的敗壞性情,使我從中認識自己,追求性情變化。面對來自神的這份愛、這份拯救,我不但不認識、不接受,反而還心存悖逆剛硬,從心裡反抗、抵觸、不服不滿;不但不接受新人的修理對付,還認為是她跟我過不去,不應該這樣對我,甚至還想撂挑子不盡這個本分了。我所流露的這些敗壞性情,不正是狂妄自大、自是、誰也不服的撒但敗壞性情嗎?我憑著這些撒但性情活著,隨時隨地就能悖逆神、抵擋神、與神為敵。認識到這些,我不禁為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害怕。此時,我才深深地體會到神及時的審判臨到我,是對我最真實的拯救,神就是藉著這樣的審判刑罰帶領我進入神的話,更是為了使我對神的公義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有認識,同時也是為了使我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有認識,人如果憑狂妄自大的本性活著只能走上與神為敵的道路,最終的結局就和撒但一樣,因抵擋神而被神毀滅。我又看到神的話說:「神對待亞當、夏娃的態度與方式就如人的父母牽掛他們的兒女一樣,也如人類的父母疼愛、照顧、關心他們的兒女一樣,實實在在,看得見、摸得著。神並不以自己高大的地位自居,而是親自用皮子給人類做衣服穿。……這件事雖然簡單,甚至人認為不值得一提,但是又讓所有跟隨神曾經對神充滿了渺茫想像的人見識到了神的真實、神的可愛,看到了神的信實與他的卑微。讓那些自認為高大不可一世的狂妄之徒在神的真實與卑微面前自覺羞愧,低下了他們高昂的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從神的話語中看到神是造物的主,但神卻不以他高大的地位自居,而是默默無聞地為人類付出,為人類作著他所作的一切。從神在人類身上所作的一切,真實看到了神的性情太卑微、太可愛,同時也體會到了神對人類的愛與牽掛。在神話語面前我感到無地自容,蒙羞加慚愧。想想自己的所作所為,真是沒有活出一點人模樣,瞎眼愚昧不認識自己是什麼東西,狂妄得在神面前失去了理智,妄想與神爭奪人、爭奪地位,我真是太卑鄙、太敗壞了。認識到自己的敗壞後,我趕緊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願好好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存著敬畏神的心,來盡好自己的本分安慰你的心。」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本以為藉著這次嚴厲的審判刑罰,我能低調做人,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地盡本分了,沒想到在神所給擺設的環境中,我的狂妄本性被神的作工再次顯明得淋漓盡致。

禱告,祈求

後來,因著我的努力,在盡本分上和生命進入上都有了一點長進,隨之,通過教會的選舉讓我盡中層同工的本分。一天,上層帶領對我說:「姊妹,你負責的一處教會各項工作都沒有果效,是不是幾個教會帶領配搭不和諧,咱下教會時好好了解一下,有問題及時扭轉免得耽誤工作。」一聽說讓我去給教會帶領交通,我心裡就開始翻騰起來了,心想:「擺上這幾個帶領一直不能達到和諧配搭,到底讓我學什麼功課呢?這段時間我針對她們的工作沒有果效,以及情形不好一直在交通,當時看著也能達到一些果效,但臨到事時她們又開始鑽人鑽事,不能從神領受。」一想到這裡,我心裡不免有些緊張,唉,到時我見到她們該怎麼交通呢?哪些神的話能解決他們的問題?我該交通哪些內容能使她們扭轉自己的觀點達到和諧配搭呢?接著,我就挖空心思地想,唯恐到那天因解決不了她們的問題而出醜,心想:「今天晚上我得好好裝備裝備,也讓她們看看我這段時間有長進,確實是明白了不少,也得著了不少,有些真理實際了。」當流露這些意念時,我也沒有注重去反省認識自己,還認為是負擔。一個晚上我就在那兒圍繞著她們的問題,挖空心思地想先裝備什麼,後裝備什麼,我越是這樣想心裡越亂,頭昏腦脹理不清頭緒,腦子裡亂哄哄的,一點思路也沒有,也不知從哪方面進入,頭還痛得要命,在那裡坐立不安,心也靜不下來。很晚了,兩個姊妹都睡著了,我躺在床上卻翻來覆去地睡不著,腦子裡亂七八糟的,還想著後天見到她們該怎麼交通,我被折騰得實在受不了了。痛苦中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也不知是怎麼了,臨到這事我的頭也矇了,也不知該怎麼配合了,不知在這事上學什麼功課,願你能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之後,看到神的話說:「你能走你就走,你別學著跑,你能一步一個腳窩地走,你別兩步並作一步走,得腳踏實地地做人,別學著做超人,做偉人,做高大的人。人受撒但性情支配,裡面有一種慾望,有一種野心,這是人性裡隱藏的東西,都不想在地上呆著,總想跑到半空中去。半空中是人呆的地方嗎?那是撒但呆的地方,不是人呆的地方。神造了人是把人放在了地上,讓人吃喝拉撒一切正常,生活有規律,學習做人的常識,學習怎麼做人、怎麼生活、怎麼敬拜神,神沒給人安翅膀,沒讓人在半空中呆著。帶翅膀的那是鳥,在半空中遊蕩的那是撒但,是邪靈污鬼,那不是人!人如果總有這樣的野心,總想把自己變得脫俗超群,變得與別人不一樣,變得另類,這就要麻煩!首先你這個思想的源頭就不對。想變得脫俗超群這是什麼思想?鶴立雞群,無與倫比,完美無瑕,精美絕倫,獨樹一幟,這些詞用在人的追求裡好不好?(不好。)傑出,優秀,特殊人才,氣場強大,人格魅力,萬人迷,名人偉人,人心中的偶像,這些詞都好不好?這是不是人該追求的目標呢?(不是。)那是什麼?(是撒但的道路,追求做天使長。)所有的真理當中有沒有一句話是讓你做這樣的人呢?(沒有。)」(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神的話把我的敗壞性情揭示得淋漓盡致,使我無地自容。原來我一個晚上睡不著覺,被折磨得痛苦不堪,還是這個撒但的狂妄本性導致的。狂妄本性使我不想腳踏實地地經歷神的作工,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地做人,總是想做天上的飛鳥,做撒但。想想神擺上幾個姊妹不和諧,是讓我藉著這個事去學功課,彌補自己的缺少。而我呢?一臨到這個事,不求自己的生命進入,就想給弟兄姊妹當老師,甚至還不知羞恥地想藉著給她們解決問題的機會,達到讓她們高看,讓她們看到我確實是明白了不少真理,有些實際了。我受這個敗壞性情的支配,就總有一種野心慾望,一有合適的環境就想處處顯露自己、見證自己達到讓人高看、仰望,想做高人、偉人,不想做一個正常的人。想想自己的這種敗壞性情,不是和起初的天使長的性情是一樣的嗎?神當初給了它特有權力,讓它在天上掌管眾天使,但它不認識這是神的高抬,反而以此為資本,處處炫耀自己、顯露自己、見證自己,達到讓眾天使高看、仰望與它不可一世的目的,最終因它狂妄頂天妄想與神平起平坐,被神打到半空中成為撒但。再看看自己今天能盡上這個本分,不也是神的高抬嗎?神藉著這個本分給了我操練的機會,讓我去經歷神的作工,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以此被神成全。而我不明白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不腳踏實地地去經歷神的作工,好好吃喝神話,裝備真理,反而總想利用盡本分的機會達到自己的卑鄙目的,處處高舉自己、見證自己妄想讓人心中有我的位置,妄圖與神爭奪地位、爭奪人,我走的正是撒但的邪惡道路啊!當我認識到這些的時候,心裡感到害怕極了,也深深地感受到自己已經在危險的邊緣上了。我急忙來到神的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又開始藉著盡本分的機會,追求讓人高看、仰望,想顯露自己了,我這樣的追求觀點不對,走的路是與你相違背的,不合你的心意,我也不願意這樣下去,但我的本性太狂妄了,總是身不由己,一臨到合適的環境,這些敗壞性情就流露出來了,總是抵擋你。神啊!求你拯救我,潔淨變化我這方面的敗壞性情,使我能憑你的話活著,不再憑這個敗壞性情活著,願你加給我一顆敬畏你的心,所做所行能接受你的鑒察,把明天的事向你交託,願你帶領我,我願依靠你去盡好自己的本分。」禱告後,我的心也慢慢平靜了下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託付,別做越格的事,別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別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恥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棄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神的話語雖嚴厲,卻是神對人類的告誡之語,裡面包含著神的愛。同時,神的話也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不讓我再去追求讓人高看、仰望,也不再去追求做偉人、高人,只願在以後的日子裡守住神給的託付,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地做人,做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敬拜神,明白多少真理就實行多少。想到這裡,我的心踏實了很多,也能安靜下來了。

心靈釋放

第二天,我見到了其中的一個姊妹,就了解她們最近一段時間的情況。姊妹愧疚地說:「感謝神!這段時間我才認識到,都是自己不通靈,瞎眼愚昧不認識神的作工,眼睛光盯在姊妹身上,不去認識自己的敗壞,神擺上姊妹就是為了顯明我的敗壞性情,讓我認識自己脫去敗壞的。不是配搭姊妹不好,是我自己太敗壞了,因著自己不注重生命進入給教會工作帶來了打岔攪擾,各項工作也沒什麼果效,也給配搭姊妹帶來了壓力,讓姊妹受我的轄制……」緊接著,姊妹又把她怎麼經歷的,自己流露了那些敗壞,藉著哪些神話語的帶領走出來的,對我詳細地說了一遍。藉著姊妹的交通,我也感到很蒙羞、慚愧。想想神擺設這樣的環境也是為了讓我學功課,讓我進入的,而我不明白神的心意,總是想著去給別人解決問題,真是太不知羞恥了!感謝神!神的工作神自己作,當我在這件事上有些認識時,姊妹也學到了功課,也從不對的情形中走出來了,神作工真是太奇妙了!於是,我也和姊妹敞開心談臨到這事,我都流露了哪些不對的心思意念和敗壞性情,自己又看了哪些神的話語,藉著反省認識到自己流露的是撒但的狂妄本性,處處想讓人高看、仰望,想在人的心中有地位,其實質就是在與神爭奪人、爭奪地位。姊妹聽後不但沒小看我,反而說:「今天藉著你敞開心這麼一交通,我才認識到咱們都是一樣的敗壞,一樣的缺少,以後咱們就多交流互相補足吧!」我說:「是呀,我們都是被撒但敗壞的人類,實質是一樣的,沒有什麼區別,臨到事都好憑著敗壞性情活著,不會尋求真理摸神的心意,以後再臨到不明白的事上,咱們多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神的心意,相信神會帶領我們的。」姊妹說:「是的,依靠神沒有難成的事。」我們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地溝通交流著,互相談著各自的經歷,我心裡感到特別的釋放自由、平安、踏實。

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讓我真真實實地體會到了神對我的愛,對我的拯救。雖然肉體受了些熬煉之苦,卻讓我對神公義聖潔的性情有了一些認識,也明白了神拯救我的心意與良苦用心。因我被撒但敗壞太深,又不認識自己抵擋神的本性實質,只能憑著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做出抵擋神、觸犯神性情的事。神為了徹底潔淨、變化我,一次次擺設人事物來顯明我、審判我。如果不是神這樣實際的作工,嚴厲的審判刑罰,我麻木的心靈不會甦醒,更不會真實地反省認識自己,還會硬著頸項繼續與神敵對。今天我能有這樣的經歷與實際的認識,這都是神的審判刑罰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願在以後的經歷中,好好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還報神愛。感謝神對我的愛與拯救,願將一切榮耀歸於至高無上的全能神。阿們!

相關內容

狂妄得醫
神的審判潔淨了我
教會生活電影《審判中的轉變》基督徒如何脫離名和利的枷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