謡言在真相中倒下(上)(有聲讀物)

2018年03月01日
00:00
14:30

加拿大 順新

2014年,我和丈夫帶着孩子來到加拿大,剛開始我們没找到合適的工作,生活中的各種困難不斷出現讓我感到很壓抑。就在走投無路時,我很想去信主,便找到了教堂的牧師,跟他説了我生活上的難處,他得知後便為我們禱告,還幫我交了電費。事後,牧師還告訴我如何從政府那裏得到經濟幫助。由于我們想移民,不能去申請救助基金,就没有采納牧師的建議。之後,當我再去教堂參加崇拜時,我感覺牧師對我不理不睬,再也不像以往那麽熱情了;而對那些有錢有地位的人,他則是笑臉相迎、嘘寒問暖。牧師對待信徒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讓我心裏很失望。後來,我把牧師之前借給我的錢加上奉獻款一起給了他,就再也不去那個教堂了。

兩年後,我們搬到了小鎮上,丈夫的事業慢慢有了起色,我也忙着我的代購生意就没去教堂參加崇拜了。為了能挣到更多的錢,擁有自己的房子和資産,我常常忙到深夜,累得腰酸背痛,最後連聖經都不看了,只是遇到難處時我才會想起向主禱告,但禱告也全是求主賜給我錢財、平安喜樂的話,之後我靈裏的光景越來越下沉,一點都感覺不到有主同在的喜樂平安。就在我離神越來越遠時,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2017年9月初,丈夫的合作夥伴趁丈夫回國時取走了公司所有的錢,我當時差點崩潰了,我們兩人都没有存款,那接下來的生活怎麽辦啊?我心裏特别痛苦,很想找個人傾訴。這時我想到在Facebook上認識的一位劉姊妹,她經常給我發一些問候語,而我只顧忙着挣錢就没心思搭理她,但她還是一直關心我,這讓我很受感動。于是我就向她訴説了自己的遭遇,她耐心地聽完我的經歷,説了許多安慰鼓勵我的話,并和我一起禱告主。一個星期後,劉姊妹把麗麗姊妹介紹給我認識,我欣然答應了。後來我就和麗麗姊妹一起查經,向她尋求一些不明白的問題,比如該怎麽禱告才合神心意,臨到難處怎麽禱告能明白神的心意,等等,麗麗姊妹都非常耐心地跟我講解,直到我明白為止。跟她們查經短短幾天我覺得很有收穫,對信主幾年不明白的真理明白了很多,遇事也有了實行的路途。後來,姊妹又給我交通關于主再來的預言應驗的事實,我心裏特别認可,非常期盼主的到來。

一天,麗麗姊妹跟我説:「我們盼望已久的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名叫全能神……」我一聽主回來叫全能神,頓時滿臉疑惑:什麽?主回來了?全能神?我好像在哪裏聽過「全能神」,我就在記憶裏仔細搜索這個詞,突然想起前幾年中國新聞報道過山東招遠麥當勞殺人案件,并説這些殺人犯是全能神教會的成員,還説了許多定罪全能神教會的話等。難道全能神教會真像媒體所報道的那樣嗎?如果真是那樣,我豈不是……我越想心裏越害怕,感到不知怎麽辦才好。接着我就在網上搜索有關全能神教會的信息,這一搜不要緊,一看搜出的信息嚇了我一身冷汗,網上不僅説到了「山東招遠殺人案件」,還説全能神教會是為了斂財等。看到這些信息,我的心「怦怦」直跳,雖然麗麗姊妹和劉姊妹還在綫上耐心地跟我見證神的作工,可我的心很亂,很害怕,根本聽不進去她們所説的話。這時,我又想到這些天接觸麗麗姊妹,她説話温柔大方,特别平易近人,而且我臨到這麽多的難處,她都是憑愛心跟我交通,還常常為我禱告,一點也不像中共媒體報道的那樣。想到這兒,我覺得不能僅聽中共媒體的一面之詞,我得問問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看看這究竟是怎麽回事。于是,我就把在網上搜索出來的有關全能神教會的反面信息發給麗麗姊妹看,并問道:「麗麗姊妹,『5·28』山東招遠殺人案件是怎麽回事?跟全能神教會什麽關係?你能跟我解釋一下嗎?」

没想到姊妹很鎮定地跟我交通説:「姊妹,這起案件與全能神教會没有任何的關係,那幾個殺人犯也不是全能神教會的成員。了解山東招遠凶殺案的人都知道,這起案件僅發生三天時間,在未經法院審理、判决,也没有任何確鑿證據的情况下,中共媒體就迫不及待地公然定罪、誹謗全能神教會,還公開宣布中共政府要立即對全能神教會展開專項整治行動,而且在開庭公審的幾名犯罪嫌疑人接受記者采訪時,他們一再聲稱自己不是全能神教會的成員,自始至終都没有接觸過全能神教會,但中共政府的法官却對犯罪嫌疑人的聲明置若罔聞,非要把這幾個人硬説成是全能神教會成員,這到底出于什麽目的?中共政府為什麽不根據事實説話?為什麽要歪曲事實?其實明眼人一看都知道這個案件是中共政府為栽贜嫁禍全能神教會一手炮製的假案,是中共政府為鎮壓全能神教會製造的輿論根據。中共自執政以來,為確保其獨裁統治,無論是迫害宗教信仰,鎮壓學生運動,還是打壓少數民族和异議人士,每一次行動之前都要製造假案,然後製造輿論、煽動民衆,以此為藉口采取血腥鎮壓、大肆屠殺,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如震驚世界的『六·四』學生運動,這本是大學生反腐倡廉、提倡民主自由的學生運動,中共為了鎮壓他們,就派了一些特務混進學生中做一些打、砸、搶、燒的事情,還假扮學生推翻軍車,製造混亂激化矛盾,再栽贜陷害給學生,中共以此為藉口屠殺了不計其數的無辜學生,而且還用同樣手段製造新疆暴亂等事件,這就是中共為了維護獨裁統治、打擊异己的慣用伎倆。這樣來看,中共為鎮壓全能神教會製造招遠案件就不足為奇了,那為什麽中共會如此仇恨全能神教會呢?我們都知道,中共是無神論政府,自執政六十多年以來,就從未停止對宗教信仰的迫害,它公然把基督教定為邪教,把《聖經》定為邪教書籍,大肆抓捕、殘害基督徒。尤其是1991年全能神在中國顯現作工以來,中共就一直没有放鬆對全能神教會的打擊、迫害,并且近幾年有的基督徒被迫逃亡海外,而中共又把黑手伸向了海外各個國家,利用政治、經濟、外交等手段,向各國施壓,企圖把逃到海外的基督徒强行引渡回國,把全能神教會徹底取締,在中國建立無神區。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只是讀神的話語,聚會交通神的話語,追求明白真理走人生正道,而中共却千方百計地攔阻、迫害,從中看到了中共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惡魔實質。姊妹,談到這裏,你對招遠殺人案的事實真相有些了解了吧?」我點了點頭,覺得姊妹説的都是事實,想想中共是無神論政府,它一直打壓、迫害信神之人,這在我信主時就知道,今天藉着姊妹交通,我對中共的實質看得更透了一些,現在我要是還相信它對信神之人的評價那就太愚蠢了。想到這兒,我之前惶恐不安的感覺消除了一些,心也開始安静下來,便繼續聽姊妹交通。

後來,我又看了姊妹發來的《東方之光——真理號聲》的節目之《專訪Massimo Introvigne、Holly Folk 教授:中共以「邪教」為名打壓宗教信仰 招遠麥當勞命案與全能神教會無關》這則報道,對山東招遠案件的真相就更加清楚明白了。原來網上説的那些都是謡言啊,這起駭人聽聞的案件跟全能神教會没有一點關係,這一切都是中共為鎮壓、取締全能神教會而精心策劃的。中共為了穩固它的獨裁統治製造此案件并嫁禍于全能神教會,真是太卑鄙了!想到以往在中國我常常跟爸爸一起看新聞聯播,記得媒體經常報道中共政府對人民有多好多好,人民在黨的帶領下生活得多麽安康、富裕等一些粉飾太平的話,但實際上中國民衆都處在水深火熱的困苦生活中,甚至有的人吃不上飯也没人管、没人問。此時,我才看到中共政府對外標榜自己「偉、光、正」,但背地裏却幹着欺騙愚弄百姓的事,還迷惑人讓人為它歌功頌德,真是太邪惡了!此時,我也看清了在中國這個一黨專制獨裁統治的國家裏,電視、報紙、網絡等媒體都被中共所控制,充當中共的喉舌,為中共政府説話,所以在新聞報道裏根本就聽不到真話,看不到事實真相。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明白神名的奥秘 跟上羔羊的脚踪(下)(有聲讀物)

台灣 慕真之後,我又重新加了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并把那天晚上的經歷向他們訴説。聚會時,弟兄姊妹跟我分享了一節經文:「一個人若有一百隻羊,一隻走迷了路,你們的意思如何?他豈不撇下這九十九隻,往山裏去找那隻迷路的羊嗎?」(馬太福音18:12)弟兄姊妹説我就像那只迷路的羊,是神找着我…

深陷錢潭 誰能救我(上)(有聲讀物)

求 真 引言 聖經上説:「你要囑咐那些今世富足的人,不要自高,也不要倚靠無定的錢財;只要倚靠那厚賜百物給我們享受的神。」(提前6:17)可是曾經的我,却認為有錢就有一切,錢財是值得我一生去追求的,所以,我的前半生都在為挣錢而拼搏、奮鬥,即使信神後,我也把錢財看得比信神還重要。可到…

謡言使我險些與天主擦肩而過(上)

日本 惠美四十載的信仰窘况我出生在台灣的一個天主教世家,從小信奉天主。二十五歲那年,我從日本留學回到台灣,重新回到教會。可每次望彌撒時我們都重複着一樣的禮儀,像走形式似的,得不着任何新的亮光和收穫,我的心根本無法真正投入。為了能對天主有更多的認識,我參加過福音傳播研習班與聖經學習…

劫後重生 認主歸宗(有聲讀物)

李 强我出生在農村,大學畢業後在市裏的一家連鎖酒店上班,負責管理工作。2010年下半年,我結婚了。因妻子信神,就總和我交通信神的事,但是我覺得信神只是一種信仰,是人的一種精神寄托,所以無論妻子怎麽説,我都不相信有神。結婚三個月後的一天,我突然感冒了,就和妻子去醫院做了個檢查。檢查…

發表迴響

謡言在真相中倒下(上)(有聲讀物) 謡言在真相中倒下(上)(有聲讀物)
14:30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