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職場見證:放下是一種美麗(有聲讀物)

443

鄭 新

春節過後,我在一家私營小型服裝廠找了一份釘扣、打包裝的工作。為了不耽誤聚會,我和老闆講好做計件工,幹多少活兒賺多少錢,而且時間不受限制,老闆同意了。

大約一個多月後,因為廠裡的活兒太多,實在忙不過來,老闆又僱了一個女工打扣眼,她比我小幾歲,我就叫她小王,我們倆一起在樓上工作。小王幹活兒麻利,老闆看我幹兩樣活兒忙不過來,就和我商量分給小王一部分,讓她有時間也釘扣,我同意了。就這樣,我要是哪天有幹不完的活兒就分給她一些,我們倆一邊幹活兒一邊聊天,每天都過得很愉快。

但時間一長,我發現小王開始搶活兒幹。以前她都是把打好扣眼的衣服放在我這邊的大桌子上,等我來釘扣,如果我幹不過來時就分給她做一些。但最近我發現她打完扣眼直接就開始釘扣,也不問問我是否需要她幫忙,而且幾天來她低著頭只顧著幹活兒,也不怎麼和我說話了。因為是計件發工資,她幹完的活兒就都記在她的賬裡了,我心裡有點不是滋味:你這人怎麼能這樣?說好了我幹不過來再分給你,這下可倒好,你還和我搶上了,真是一點規矩都不懂,再這樣下去我可得和你好好說道說道了。但又一想:如果我哪句話說得不合適,我們再吵起來也不好,我是個信神的人,這樣做不是羞辱神嗎?還是算了吧!我得活出聖徒的體統,不能為了一點利益就爭爭吵吵。於是,我把這些想法憋在了心裡。

又過了些天,小王並沒有因著我的忍讓有所收斂,而是繼續跟我搶活兒幹。有時我偷偷回頭看她一眼,只見她幹活兒的動作越來越快。我也不甘示弱,回過頭來加快速度,針、線、剪刀都不離手,時間長了累得我大脖筋都有點疼,但我也不想抬頭休息一下,生怕耽誤時間,活兒都被她搶沒了。而且我心裡還有些不服氣:我是先來的,我就不信釘不過你。這樣一來,我感覺和小王的關係漸漸疏遠了,我們嘴上雖然都沒說什麼,但心裡卻在互相爭鬥,簡直像冤家對頭一樣,雖在同一屋簷下卻形同陌路。

後來,小王看我釘扣也越來越快,她乾脆把打完扣眼的衣服留在自己身邊不給我了,等她打完扣眼就急忙開始釘扣。這一切我看在眼裡,氣在心裡,心想:你是不是看我老實好欺負啊?我一直這麼讓著你,可你也太過分了,釘扣的活兒本來就是我的,給你幹點就不錯了,你不但不領情還跟我搶,現在還想把我的活兒都幹了,你這不是明擺著欺負人嗎?我心裡的氣憤把起初那點活出聖徒體統的心願全都淹沒了。等小王下班走後,我就生氣地到老闆面前告狀,我說:「小王這人怎麼這樣啊?釘扣本來就是我的活兒,可現在她不但和我搶,還不讓我幹,這人可真是太霸道了!再這麼下去,這活兒我是幹不了了,我可生不起這份氣,不然明天我就不來了,都讓她自己幹吧!」老闆一聽,急忙說:「唉,小鄭,你可別,現在是廠裡發貨的旺季,正是用人的時候,你可別不來,不行過幾天就不用她了,到月底就給她結賬,讓她走人。」聽老闆這麼說,我心裡暗暗地一陣高興,覺得老闆的話可算給我出了口氣,長這麼大還沒有人這麼欺負我呢!哼!再叫你和我爭,等老闆把你炒了,讓你一分錢也掙不到。

我有種獲勝的感覺,心裡美滋滋的,一路上哼著小曲兒回了家。晚飯後,我靈修時聽到《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說:「一涉及到利益,肯定得有戰爭、得有爭執、得有爭鬥。人與人的爭鬥都是因為什麼?因為利益。政治家爭鬥是因為爭奪權利,平民百姓爭鬥是因著利益。所以沒有真理的人都容易與人爭鬥啊,都容易發動戰爭,這是毫無疑問的,無數事實都說明了這一點。你說兩個人打架都因為啥?都因為利。」又看到神的話說:「在神的眼中,人猶如動物世界之中的動物一樣,互相爭鬥,互相殘殺,又互相有著不平凡的來往;在神的眼中,人又猶如猴子一樣,不分年老年少、不分性別互相勾心鬥角。因此,整個人類所作所為所表現的不曾有合神心意之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一篇說話的揭示》)對照神的話和人的講道交通,我感到蒙羞慚愧、無地自容,這些話說的就是我呀!這段時間我和小王總是明爭暗鬥,不就是因為利益嗎?她想多賺點錢,就跟我搶活兒幹,而我幹的少收入少了,也是不容不讓。看到自己真就像神的話裡所揭示的動物一樣,為了自己的一點利益,天天與別人爭鬥。雖然我嘴上沒有跟小王大吵大嚷,但心裡流露的都是撒但的敗壞性情,並且當這事臨到我時,我沒有及時來到神面前尋求真理解決自己的敗壞,反而還到老闆面前告狀;當老闆站在我這邊說要把小王辭掉時,我心裡既高興又解恨。哎,我的心地真是太惡毒了,真像動物世界中弱肉強食的動物一樣,沒有一點人性,勾心鬥角、你爭我奪,還哪有一點基督徒該有的樣式!

這時,我又看到神的話說:「過去沒有神話作生命的時候,是撒但的本性在人裡面當家做主支配人,那個本性裡面具體是什麼東西呢?好比說,你為什麼要自私?……他會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一句話就把問題的根源說出來了,撒但的邏輯已成為人的生命了,人為這個為那個,都是為自己,人都覺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就是這樣,所以人活著就得為己……這句撒但的話正是撒但的毒素,作到人裡面成了人的本性了,撒但的本性就用這句話顯明出來了,完全代表了,這種毒素成了人的生命,成了人生存的根基,幾千年來敗壞的人類都是受這個東西支配活到現在。」(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走彼得的路》)神的話一針見血地把我的本性揭示出來了,讓我認識到我遇事總維護自己的利益,是因為我裡面有自私的本性,也是因為撒但的毒素「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早已成了我的生命,成了我生存的根基。我以往認為人活著就應該為自己,搶回屬於自己的那一份是正當的,但從神的話中我認識到,「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屬撒但的邪惡的思想觀點,是撒但迷惑敗壞人類的一條毒素,完全與神話真理相違背,是抵擋神的。我受這種錯謬的觀點支配,在與人相處時,一旦觸及到自己的利益,就與別人產生爭鬥,活不出真正人的樣式。這時我明白了,雖然外表看小王和我搶活兒是件壞事,但神是要藉著這樣的環境顯明我,讓我認識自己的敗壞,然後把正常人性的真理作到我裡面,讓我能憑神的話做人,脫去自私、詭詐、惡毒的撒但敗壞性情,學會放下自己的利益,與人和睦相處。

從那天開始,我就有意識地背叛自己,每次上班之前都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使我的言行舉止、活出流露都能滿足神、榮耀神。到廠裡有活兒我就幹,沒活兒我就早早地回家,有神的話帶領著我,我心裡也不那麼賭氣、難受了。

過了幾天,老闆發現我每天都早早回家,知道我是不想和小王搶活兒才讓著她。老闆有些看不下眼,乾脆每次在樓下把衣服弄好後直接先給我送來,並使個眼色讓我先釘扣,然後再給小王去打扣眼,這樣小王就沒法再和我搶了。我接過衣服心裡很高興,一邊釘扣一邊想:這是老闆給我送來讓我先釘扣的,可不是我自己搶來的,我釘完扣你再打扣眼吧!這回我終於能多幹點活兒多掙點錢了,上個月發工資我才開了一千五百多,你剛來卻開了兩千多,廠子裡就數我掙得少,這不都是因為你把我的活兒搶走了嗎?這回老闆把衣服先給我送過來,你就沒法和我搶了。就這樣我心裡鉚足了勁兒,又開始加快速度,不一會兒我就釘完了好幾件衣服。但等我去趟衛生間回來後,一看衣服上的扣子怎麼這麼彆扭呢?我拿起來仔細看看:哎呀!壞了,原來我光顧著高興了,一著急把扣子釘在打扣眼的一側了,這幾件衣服都白搭工了。沒辦法,我只好一個一個偷偷地往下拆,還不敢讓小王知道,怕她知道了會笑話我。

就在這時,我突然意識到,我這麼做還是不合神心意,衣服雖然是老闆送來的,但我不還是在跟小王爭嗎?我心思裡流露出來的不還是受自私本性支配的嗎?不還是憑「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撒但謬論鬼話活著嗎?這時我想起神的話說:「每臨到一件事,都是神需要人為他站住見證的時候,別看現在你沒臨到什麼大事,不作什麼大的見證,但在日常生活的細節當中,都關乎到神的見證。讓弟兄姊妹佩服,讓家裡人佩服,讓周圍的人都佩服,等到有一天外邦人進來,對你的所做所行都佩服,看見神作得實在太好了,在你身上就是一個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揣摩神的話,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希望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不管大事小情都憑神話真理行事做人,用自己的實際活出來見證神、榮耀神。今天這個環境臨到我,正是我為神作見證的時候。雖然幹活兒期間與同事爭爭吵吵不算什麼大事,在人群中也很常見,而且這件事大家都認為是小王無理在先,我沒有什麼錯。但根據神話的揭示,我才看到自己臨到事是憑自私的本性活著,活出的全是撒但的性情,為了自己的利益毫不相讓,一直在心裡爭執不下,才導致我與小王之間沒有正常的人際關係。我看見自己真是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雖然想放下自己的利益與小王和睦相處,但在利益面前我流露的還是敗壞性情,想要變化卻顯得那麼無能為力。於是,我就在心裡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求你帶領我,我不願再憑著自私的本性活著了,不想再為自己的利益這樣與人爭鬥,我願意實行真理為你作見證,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背叛肉體,脫離撒但性情的捆綁與轄制,用實際的活出來榮耀你、見證你。」禱告後,我的心平靜了很多。

當天下班前,我對老闆說:「以後咱們這些活兒就先讓著小王幹吧!她幹不過來剩下的再給我,我們都不爭了。既然都在一個車間裡幹活兒,就好好地在一起相處吧!錢多掙點少掙點都沒什麼,能在一起工作這也是個緣份。再說了,如果我們兩個人因著搶活兒,在廠子裡打起來,你和老闆娘還有這些員工看著也挺難受的,咱們都和和氣氣地把這點活兒幹完就行了,別因為我們倆讓大家傷了和氣。」我說完後,老闆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很不理解地問:「哎!你這思想怎麼和別人不一樣呢?誰出來幹活兒不想多賺點錢,你怎麼還主動相讓呢?再說這個廠子裡就數你掙的工資少了。」我笑著說:「沒事,錢掙得多就多花點,掙得少就少花點唄!」老闆笑著說:「這年頭像你這思想的人還真是不多了。」我心想:若不是因著信神,我才不會主動相讓呢!

從那以後,我就再也不和小王搶活兒幹了,每次看見就剩幾包衣服沒有釘扣時,我就主動給小王留著,自己先回家了。時間一長,小王也感覺有些內疚,好長時間都不好意思和我說話。一天早上,我剛到廠子裡,小王就主動和我打招呼:「鄭姐,你才來呀!」看到小王能主動和我說話,我心裡很高興。我知道這都是因為我實行了神的話,才化解了我們之間的矛盾,讓撒但也蒙羞了,我們倆又能在一起和睦相處了。

幾個月後,這批活兒完工了,老闆非要請我們這些員工到飯店吃飯。在飯桌上,老闆端起酒杯對所有的員工說:「今天我得敬小鄭一杯,她在咱們廠子能維護員工之間的團結,這不簡單,她可真是個好人哪!」聽到老闆這些話,我在心裡把榮耀歸給全能神!因為不是我好,我與所有的人一樣,也是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為了自己的利益也曾與人勾心鬥角,你爭我奪,今天我能有這點變化,活出點人樣,完全是神的審判刑罰變化了我,是神的話語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我從心裡感謝神對我的拯救,願把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