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惡魔摧殘中……

2024年03月08日

中國山東 單純

全能神説:「在這步工作當中需我們極大的信心,需我們極大的愛心,稍不小心就會失脚,因為這步工作不同以往的任何一步工作,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既看不見又摸不着,神作的就是話語成為信心,話語成為愛心,話語成為生命。達到人都百經熬煉,具備高于約伯的信心,需要人都受極大的痛苦,百般的折磨,不論何時都不離開神,當人都順服至死,對神有極大的信心,神的這一步工作就算結束了。《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路…… 八》讀完這段話,我想到了幾年前我因着信神被抓判刑坐監遭到了警察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在我肉體承受不住消極軟弱的時候是神的話語開啓帶領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帶領我勝過了惡魔的殘害,我真實地體會到神話語的權柄和能力。

那是2008年6月份,一天晚上8點多鐘,我剛到姊妹家,就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我趕緊躲到厠所裏。之後,我聽到院子和屋裏一陣響聲,還聽到有人説:「我看見有人進他們家了。」我心裏一驚,意識到我被惡人舉報了,就準備找機會逃走。我小心地爬上墻,看到外面有很多的警察,姊妹家已經被包圍了,我只好下來,趕緊把身上的筆記本塞到厠所旁邊的草垛裏。有一個人拿着手電筒朝着厠所這邊照,看見我,就一把抓住我的衣領往外邊拉,接着强行給我搜身。姊妹家被翻得一片狼藉。警察强行把我們押上了警車,只剩下姊妹家一個7歲的孩子坐在大門口哭喊着。坐在警車裏,我心想:「不知道警察會怎麽對待我,要是給我用酷刑,我能不能承受得住?」我越想越害怕。在心裏懇切地禱告神:「神哪!我身量太小,我怕我承受不住惡警的折磨,願你加給我信心、力量,我願站住見證滿足你。」禱告後,我想到了神的話説:「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六篇》神的話使我的心平静了下來,神主宰着一切,警察也都在神的手中,有神作我的後盾,没什麽可怕的!

警察把我押送到了派出所的審訊室裏,我看見有五六個彪形大漢,凶巴巴地看着我。一個警察上前朝着我的胸前搗了一拳,把我打倒在地上,接着,他們幾個人就圍上來狠狠地踢我,我抱着頭,被踢得在地上滚來滚去的,渾身疼痛難忍,直到他們打累了才停下來。過了一會兒,又一個警察進來審問我:「叫什麽名字?住哪裏?教會帶領是誰?」我没吭聲,幾個警察上來又對我一頓猛打,疼得我直冒汗。他們打了我將近兩個小時,看我動彈不了了才停下來。我不知道警察還會用什麽酷刑來折磨我,這要是把我打殘了,那我以後的生活該怎麽辦呀?我越想越難受。這時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趕緊向神禱告,願神帶領我。禱告後,我想到了耶穌的話:「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裏的,正要怕他。(馬太福音10:28)還有全能神的話:「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麽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麽能比『命』更重要呢?《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的奥秘揭示・第三十六篇》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安慰和鼓勵。我信的是創造天地萬物、主宰一切的造物的主,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更何况人的生死,不也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嗎?没有神的許可,這些魔鬼撒但不敢把我怎麽樣。我怕被他們打死,是因着我太惜命了,只考慮自己肉體的安危,看到自己身量太小了,對神没有一點兒信心。今天不管是死是活,我都願意把自己交在神的手中,為神站住見證,决不向撒但屈服!

後來,一個專案組的警察拿了一些資料誘騙我,説:「我們已經盯了你一個月了,你的情况我們都很清楚,就是你不交代,我們也可以直接定你的罪。現在這是給你機會,如果你交代了,我保證他們不會再打你。」當時我聽完心裏一愣,心想:「看來,我不交代他們也都知道,要不我説一點無關緊要的,他們可能真的就不會打我了。」這時,我馬上意識到,惡警没那麽好心,這是撒但詭計,是想讓我背叛神。我趕緊向神禱告:「神哪,我太愚昧,看不透事,願你帶領我識破撒但的詭計。」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説:「那些在患難中并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神的話使我明白了,神厭憎、恨惡背叛他的人,我如果為了保全自己肉體不受苦,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當猶大,這是觸犯神性情的事,最終得遭受懲罰。我又想到,這次我被抓捕已經遭到了惡警的毒打、折磨,我不能出賣弟兄姊妹,讓他們再受這樣的折磨,更不能當猶大背叛神!想到這兒,我轉過臉,什麽都没説。惡警見我什麽都不説,氣急敗壞地説:「你别不識抬舉!」一個警察拿着半米長的棍子,讓我蹲下,蹲不好他就狠踩我的脚,還用手薅着我兩鬢的頭髮,我護着頭,他拿着木棒朝我的胳膊肘打,我的胳膊肘和手被他打得腫脹發亮。就這樣折磨我將近3個小時。見我還是不説,他又拿着小木棍抽打我的全身,疼得我在地上來回地翻滚,汗水濕透了衣服。他打累了,就用皮鞋狠踩我的脚趾,還來回地碾壓,我感到鑽心般的疼,感覺生不如死。直到我的脚趾甲快要碾掉了,他才停下來。我好半天才爬了起來,坐在那兒,我看到地上很多頭髮和血迹,我的衣服上也都是血,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兩隻脚血肉模糊,脚趾甲都脱落一半了。當時我心裏特别的軟弱,我不知道警察還會怎麽折磨我,會不會把我折磨死?想到這兒,我的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了下來,甚至想到了死,覺得死了我就不用受這樣的折磨了。我在心裏不住地禱告神:「神哪,我實在承受不住這樣的折磨了,不知道該怎麽經歷這樣的環境,願你帶領我。」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説:「你信神就得將心交在神面前,你將你的心獻上擺在神的面前,那你在熬煉中定能不否認神、不離開神,這樣你與神的關係就越來越近,與神的關係越來越正常,與神的交通也就越來越頻繁。你總這樣行就會在更多的時候活在神的光中,在更多的時候活在神話的引導之中,你的性情也越來越有變化,你的認識也就與日俱增。到有一天神的試煉突然臨到你的時候,你不僅能站在神的一邊,而且能為神作出見證,那時你就如約伯,又如彼得。你為神作了見證你就是真實愛神的人,你就是甘心捨命的人,你就是神的見證人,是神所喜愛的人。經歷熬煉的愛才堅强不脆弱,無論神什麽時候試煉,如何試煉你,你都能將自己的生命置于身外,能甘心為神捨掉一切,甘心為神忍受一切,那你的愛就純潔了,你的信也有實際了,那時你才是一個真正的神所愛的人,才是一個真正的被神成全的人。《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經歷熬煉才有真實的愛》神的話使我認識到了,經歷試煉熬煉得把心交給神,願意為滿足神忍受一切痛苦,為神站住見證,這才是真實愛神的人。藉着事實的顯明,才看到自己太體貼、寶愛肉體了,以往還常常説不管受什麽苦我都願意愛神、滿足神,今天臨到抓捕迫害,肉體受苦了,我就消極軟弱,還想以死來解脱,這哪有一點見證啊?想到約伯臨到試煉時,渾身長滿毒瘡,痛苦到一個地步,他寧可咒詛自己的生日也不埋怨神,還能稱頌神的名,為神站住了見證,讓撒但蒙羞。還有彼得,他追求愛神、順服神,甘願為神倒釘十字架,用自己的生命為神作出了見證。跟他們相比,我差得太遠了。認識到這兒,我感到蒙羞,也有了心志,一定要效法約伯和彼得,再苦再難我得依靠神站住見證。警察再審問我時,我心裏不再懼怕他們了。

第二天,警察把我拽上車,我心裏有些緊張,心想,這是要把我送到哪兒啊?我不知道警察還會怎麽折磨我,我在心裏不住地禱告神,願神帶領我。他們帶着我逐個村地問有没有人認識我。當問到一個村的時候,以往宗派的一個同工一眼就認出我來了,我看她和警察在車外邊説邊指着我家的方向,我的心一下子亂了,心想:「這下子警察可找到我家了,村裏人看到我這個樣子,他們會怎麽看我呀?會不會譏笑我?」我越想越難受,在心裏不住地禱告神:「神哪!我現在心裏很亂,我不想讓村裏人看到我這個樣子,感覺到丢醜,願你帶領我,保守我的心,知道在這個環境中該怎麽經歷。」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説:「你是一個受造之物,理當敬拜神,追求有意義的人生,你不敬拜神,活在污穢的肉體之中,不就成了衣冠禽獸了嗎?你既是一個人,就應該為神花費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現在受這點苦,你應心裏高興、踏實地接受才是,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像約伯、像彼得一樣。……你們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你們在大紅龍國家站立起來,是被神稱為義的人,這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嗎?《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實行 二》神的話使我明白了,我是一個受造之物,信神、跟隨神這是天經地義的,我走的是人生正道,我信神被抓受酷刑、羞辱這是為義受逼迫,是榮耀的事。我想到約伯,他地位顯赫,在臨到試煉渾身長滿毒瘡時,坐在爐灰裏用瓦片刮毒瘡,當時周圍人和他的朋友都來看笑話,嘲諷、譏笑他,就連他的妻子也不理解他,但約伯不在乎别人怎麽看他,仍然持守對神的信,還能稱頌神的名,為神站住了見證,讓撒但蒙羞。我也要效法約伯,不管周圍人怎麽羞辱、譏笑,我都要站住見證。不一會兒,警車開到了我家。我剛一下車,我侄媳看到我渾身都是傷,就對周圍的人説:「我嬸子只是因着信神,被警察打得渾身是傷,這警察也太狠毒了!」鄰居們圍上來,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説信神是好事,怎麽被打成這個樣子了。警察看人越聚越多,趕緊把我拽上車帶走了。

到了派出所以後,我要求去厠所,惡警惡狠狠地説:「你不交代,就憋着吧!」之後,他們强行給我拍照、録指紋,還拿了一本傳福音資料和CD機的配件,説:「這是在你家翻出來的,是誰給你的,你老實交代!」見我不説,惡警就吼道:「你還不老實交代,給我打!看她嘴有多硬!」這時進來三個警察對我拳打脚踢。他們看我始終不説話,就把我押送到了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每天吃的是粗面饅頭和白菜水,還要幹上十幾個小時的活兒,再加上隨時還得應對他們的提審,我每天提心吊膽的,精神高度緊張。幾天下來,我餓得頭發暈、心發慌,幹活眼睛也看不清楚。白天没完成任務,到了夜裏還要多站兩個小時的崗。那時我是又睏又餓,感到身體快要撑不住了。我一個勁兒地向神禱告:「神哪,我實在承受不住了,願你加給我受苦的心志,在這樣的環境裏讓我站立得住。」禱告後,我想到了主耶穌説:「人活着,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馬太福音4:4)神的話給了我信心,神的話才是人生命的糧食,就算他們不給我飯吃,神不許可,我也餓不死。同時我也意識到了,他們就是想藉着這樣的折磨讓我背叛神,我不能向他們妥協。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心裏有了力量,也不覺得那麽餓了。更没想到的是,有一些犯人主動給我吃的。

2008年7月份的一天,警察第四次提審我。我還是什麽都不説,他們就拿了一份資料,强行拽着我的手摁上了手印,之後,把我送到了女子監獄。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他們强行給我判刑了一年半。

到了監獄,每天上午都要軍訓。我年紀大了,身體不好,骨頭還僵硬,訓練正步走時,我的腿抬不到規定的高度,半個月後,還是達不到他們的要求,獄警就拿着小棍敲打我小腿迎面骨,每次訓練都要敲打十幾下,每一下都特别的疼,我的腿被打得腫了起來。每次訓練,每走一步我都要使勁地踏步,脚也腫得穿不上鞋子。訓練結束,回到宿舍還要静坐一個多小時,然後再去車間幹活,一直幹到晚上10點多,有時還要加班到凌晨1點。就算我生病了,再難受他們也不讓我歇着,只能繼續幹活。面對高强度的軍訓和幹不完的活兒,我心想:「這共産黨也太邪惡了,他們根本就不把我們當人待!這一年半我該怎麽熬啊?」我心裏特别地痛苦。到了晚上,我流着眼泪呼求神:「神哪!我心裏特别地痛苦,願你帶領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也加給我受苦的心志。」禱告後,我想到了一首詩歌《神愛融化我的心》:

神啊,我聽見你的聲音,毅然决然歸向你,

你話語揭示審判,我看見自己敗壞太深。

信主只為得賞賜,受苦是為换天國福氣,

曾多少次拒絶你救恩,還論斷抵擋你,

你都饒恕赦免我,我却給你太多傷害,

只恨我心太剛硬,没有良心與理智。

神啊,是你話語的審判,唤醒了我的心,

多少次面對你的愛,我心痛苦懊悔已極。

我受刑罰你陪伴,我受熬煉你心疼,

我缺少你話語供應,我悲傷你話語撫慰,

我污穢不堪敗壞太深,深感不配你來愛,

我如此悖逆抵擋,更應接受你的審判潔净。

…………

——《跟隨羔羊唱新歌》

我在心裏默默地揣摩這首歌詞,心裏特别感動。我因着肉體受不了這樣的苦就消極軟弱,總想逃避這樣的環境,真的是太悖逆了,没有一點見證。想想自從我被抓捕以來,神一直陪伴在我的身邊,當我痛苦、絶望時,是神的話語安慰、鼓勵我,帶領我勝過了惡魔的殘害,我也已經體會到了神的愛,也看到了神的作為,我不能再消極、軟弱、悖逆傷神的心了,我要為神站住見證,還報神的愛。想到這兒,我也不覺得那麽苦了。雖然之後還是從早到晚高强度地訓練、勞動,但我也能順服下來了,我在心裏經常地禱告神、揣摩神的話,心離神更近了。

2009年11月份,我刑滿釋放,終于走出了監獄。回到家,警察仍然不放過我,還讓大隊書記監視我。為了躲避共産黨的監視、抓捕,我離開家在外租房子住,又盡上了本分。經歷了共産黨的抓捕迫害,雖然肉體受了一些苦,但我看透了共産黨仇恨真理、抵擋神的惡魔實質,共産黨就是撒但惡魔的化身,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集團,我在心裏恨惡、弃絶它!同時也讓我深深地體會到神話語的權柄和能力,是神的話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讓我勝過了惡魔的殘害,真實地體會到神是我們隨時的幫助與依靠,更加堅定信心跟隨神!

下一篇: 突如其來的遭遇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苦難是神的祝福

中國山東 王剛 2008年冬天的一個中午,我和兩個姊妹在傳福音時被惡人舉報了。五六個警察以查户口的名義闖進了福音對象家,其中一個在屋裏亂翻,一個上前抓住我胸前的衣服,另一個抓住我的胳膊使勁往後擰,惡狠狠地問:「幹什麽的?叫什麽名字?哪裏人?」我反問他們:「你們是幹什麽的?憑什麽抓…

在看守所的七十五天裏

中國河南 趙亮2009年9月份的一天,我和兩個姊妹去給一個宗派帶領傳福音,他不接受,還叫來他們派别的十幾個人把我們暴打了一頓,又把我們送到了當地派出所。當時,我心裏有些害怕,不知道警察會怎麽折磨我。想到共産黨最仇恨神、抵擋神,抓住信神的人是打死白打死,有很多弟兄姊妹被抓以後都遭受…

獄中的花季

中國河北 晨昔我十七歲那年,因為信神被共産黨抓捕,判了一年勞教。那次的經歷雖然充滿了苦澀和泪水,却是我生命中一份最珍貴的禮物,讓我收穫了很多。那是2002年4月,被抓那天,我住在一個姊妹家,凌晨一點,我們突然被一陣急促的砸門聲吵醒,外面有人大聲喊着:「開門,開門!」姊妹剛把門打開…

八年的逃亡生活

中國東北 芳草 2012年12月中旬,共産黨在全國範圍内對信神的人展開統一大抓捕,四天時間,我們市就有一百二十多個弟兄姊妹被抓。當時,我侄女被抓了,就直接牽連到了我。帶領也來信説,跟我一起盡本分的同工被抓了,她受不了酷刑折磨,把我給出賣了,警察正在通緝追捕我。從那時候我就離開了家…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