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在逼迫患難中覺醒

208

——記一名十七歲基督徒受迫害的真實經歷

山東省 王濤

我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與同齡孩子相比我是最幸運的,因我八歲就蒙神的高抬與揀選,隨父母一起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那時,雖然年齡小,但我很願意信神看神的話。隨著不斷地讀神的話,聽叔叔、阿姨們在一起交通,幾年下來,我明白了一些真理。隨著年齡的增長,看到弟兄姊妹都追求真理做誠實人,和睦相處在一起,沒有學校裡同學之間那些勾心鬥角的事,我感到與弟兄姊妹在一起是最幸福、最快樂的時光。後來,我聽到《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說:「在大陸信神追求真理、追隨神,那是把腦袋別到褲腰上,那是一點不差呀……」當時我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藉著弟兄姊妹給我交通,我才知道信全能神會被警察抓,因中國是無神論國家,沒有信仰自由。可我當時並不相信這話,認為我只是個孩子,即使被「警察叔叔」抓到,他們也不會把我怎麼樣的。直到後來,我親身經歷了警察對我的抓捕、殘害,才真正看清了我心目中的「警察叔叔」原來是一群惡魔!

福音見證神 惡警無辜抓捕

在我十七歲那年,也就是2009年3月5日的傍晚,我和一位老弟兄在傳福音回家的路上,突然被一輛警車攔住,接著,從車上躥下來五名警察,他們二話沒說,就像土匪一樣將我們的電動車搶走,又把我們按倒在地,強行戴上了手銬。我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懵了,平時常聽弟兄姊妹交通惡警怎麼抓捕信神之人的事,沒想到今天竟然臨到了我。我驚慌失措,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此時,我在心裡一個勁兒地呼喊:全能神啊,惡魔抓捕了我,我害怕極了,不知該怎麼辦才好,也不知他們會怎麼對待我,求你保守我、拯救我。禱告後,我心裡平靜了許多,想到警察對我一個小孩是不會怎麼樣的,因此心裡就不那麼緊張了。可事情並不像我想像得那麼簡單,惡警從我們身上搜出了信神書籍,就以此為證據,將我們押到了派出所。

慘遭酷刑迫害 看透惡魔真相

北方的初春,天氣還很寒冷,夜間只有零下三四度。派出所所長把我們的棉衣、棉鞋強行脫下,還抽走了我們的腰帶,並把我們的雙手銬在背後,銬得很緊、很疼。他又命令幾個惡警把我們按倒在地,用皮帶衝著我們的頭劈頭蓋臉地一陣猛抽,打得我頭疼得像要炸開一樣,眼淚也止不住地流了出來。此時,我心裡特別氣憤,他們明明在牆上寫著「文明辦案」,可對我們卻像土匪、劊子手一樣野蠻,哪有一點文明!於是,我反駁說:「我們犯什麼法了?你們為什麼抓我們、打我們?」惡警邊打邊惡狠狠地說:「小兔崽子,你還敢犟嘴!我們抓的就是你們這些信全能神的!你小小年紀幹什麼不好?你們的頭兒是誰?書是從哪裡來的?快說!不說就打死你!」這時,我看到老弟兄緊咬牙關一句話不說,便暗立心志:我也絕不當猶大!打死我也不說!我的命在神的手中掌管,撒但魔鬼掌握不了。見我們不說話,所長氣得暴跳如雷,指著我們破口大罵:「好小子,你們兩個給我裝硬漢,不說是吧?給我打!使勁地治治他們!讓他們嘗嘗厲害!」惡警們立刻撲過來,用手抓著我們的下巴,猛搧我們的臉,打得我眼冒金星,臉火辣辣的疼。從小享受慣了爸媽嬌慣、呵護的我哪裡挨過這樣的暴打?我委屈得直掉眼淚,心想:這些警察真是蠻橫不講理!上學時,老師還說有困難找警察,說他們是為人民服務、除暴安良的英雄呢,可現在只因我們信全能神走正道警察就隨便亂抓、亂打,這哪是人民警察呀?簡直就是一群魔鬼!難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說:「有人說大紅龍是個邪靈,有人說大紅龍就是一夥惡人,那大紅龍的本性實質到底是啥呀?就是它們這夥人的本性實質到底是什麼?它們就是一夥惡魔,一夥抵擋神、攻擊神的惡魔!它們這夥人就是撒但本體的現身,是撒但投胎,是惡魔轉世,所以它們這些人就是撒但,就是魔鬼。」以前我受蒙蔽,還認為警察真是替老百姓辦事的「好人」呢,沒想到那都是假象,今天我才看清,他們就是一夥抵擋神的惡魔!我不由得從心裡開始恨他們。惡魔所長見我們還是不說,就咆哮起來:「再給我狠狠地打!」立時,兩個爪牙又衝過來,逼我們坐在地上伸直雙腿,他們用穿著皮鞋的腳狠勁踹我們的雙腿,又站在我們的腿上用力跺、使勁踩碾,我的雙腿猶如撕裂般的疼痛,我不由得大聲喊叫。可我越喊,他們打得越厲害。我只好忍住疼痛在心裡不住地禱告呼求全能神:神啊,這夥惡魔太惡毒了!我實在受不了,求你加給我信心,保守我不背叛你。這時,神的話回響在我的耳邊:「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裡來滿足我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信心和力量,我明白了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有神寶座的許可,是需要我為神站住見證的時候,雖然我年紀小,但有神作我的後盾,我什麼都不用怕!我一定要為神站住見證,絕不做孬種,不向撒但屈服!在神話語的引導帶領下,我裡面有了受盡一切苦為神站住見證的信心與決心。

晚上七點多,惡魔所長再次提審我。他喝令我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故意凍我,直到我凍得雙腿麻木、渾身發抖,他才命令爪牙把我架起來靠在牆上。隨後,他又拿電棍猛擊我的雙手與下巴,我的手上被電起了許多大泡,滿嘴的牙也電得又麻又疼(至今吃東西牙還疼)。就是這樣,這個喪心病狂的惡魔仍不解恨,又用電棍電擊我的下體……我被折磨得痛苦不堪,他卻笑得前仰後合,我真是恨透了這個毫無人性的惡魔。接下來,惡警們無論怎麼審問我、折磨我,我都咬緊牙關什麼也不說。直到凌晨兩三點鐘,我已被他們折磨得全身麻木,沒有了知覺。最後他們打累了,就把我拖回小屋和老弟兄銬在一起,並喝令我們坐在冰冷的地面上,讓兩個爪牙看守著不許我們睡覺,只要我們一閉眼,就會遭到他們的一頓拳打腳踢。半夜,我要去廁所,惡警不讓並吼我:「小兔崽子,不說就不許去!讓你尿到褲子裡!」最後,我實在憋不住了,只好在褲子裡解決。大冷的天,我的棉褲全被尿濕透了,凍得我渾身直打哆嗦。

經過惡魔一陣殘酷折磨,我渾身疼痛難忍,心裡不覺有些軟弱、消沉:真不知他們明天還會用什麼樣的酷刑對待我?我能不能支撐住啊?……這時,老弟兄怕我受不了苦而消極,就壓低聲音關切地問我:「小濤,咱們今天落入惡魔手裡,受了這酷刑你是怎麼想的?你後悔信全能神出來盡本分嗎?」我說:「不後悔,就是被惡魔打感到很委屈,我還以為他們不會對我一個孩子怎麼樣呢,沒想到他們竟往死裡打我。」老弟兄就語重心長地與我交通:「咱們今天走信神這路,是神帶領我們走的人生正道,撒但不允許我們跟隨神蒙神拯救,所以,我們無論什麼時候都要站住立場,絕不能向撒但屈服,不能讓神傷心……」老弟兄的話使我很受激勵,心裡得到了一些安慰,不禁想起神的話:「什麼是得勝者?基督的精兵要勇敢,靈裡靠我剛強,爭當作戰的勇士,與撒但決一死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此時,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心裡覺得有力量了,不再感覺委屈難受,願意勇敢地面對這次試煉,無論撒但惡魔給我用什麼樣的酷刑,我都要依靠神戰勝撒但,讓撒但看看信全能神的人個個都是精兵,都是鋼鐵硬漢。

第二天上午,惡警們又把我押到了刑訊室,惡魔所長再次對我刑訊逼供。他拍著桌子,一邊指著我的鼻子一邊罵咧咧地說:「你小子一晚上想好了沒有?你信全能神多長時間了?傳過多少人?趕快交代清楚,免得受皮肉之苦!」此時,我心想:不能再怕撒但,我得有男孩子的骨氣!於是,我堅定地說:「我什麼都不知道!」惡魔所長惱羞成怒,大罵道:「小兔崽子,你找死啊?我非弄死你不可!讓你嘴硬!」他邊罵邊衝過來,喪心病狂地抓著我的頭髮使勁往牆上撞我的頭,頭被撞得「嗡嗡」直響,疼得我忍不住發出聲聲慘叫,眼淚都流下來了。最後,惡魔沒有從我身上得到他們想要得到的任何東西,只好將我送回了小屋。接著,他們又將老弟兄提走審訊。不一會兒,我就聽見了老弟兄的慘叫聲,我知道這群惡魔又對老弟兄下毒手了。此時,我蜷縮在小屋裡就像被惡狼咬傷的小羊一樣很傷心、很無助,就流著淚向神禱告,求神保守老弟兄能勝過惡魔的酷刑逼供。就這樣,這夥惡魔整整審訊了我們三天三夜,沒給一口飯,沒給一滴水,我又冷又餓,精神恍惚,頭脹痛得厲害。惡警們怕出人命,只好結束了對我們的刑訊逼供。

相關內容

47 「東方閃電」是真道,中共政府為什麼對「東方閃電」一直瘋狂鎮壓、抓捕與迫害呢?...
基督教會視頻 《在逼迫患難中覺醒》神是我們隨時的幫助...
歷經坎坷路《鐵心跟隨神》【M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