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運送書籍被抓捕了

2024年03月08日

中國四川 趙文默

2002年10月份的一天中午,我去給一處教會運送神話書籍。我帶了四箱書到了車站,正準備上長途汽車,就被車站的檢查員攔住,他强行把箱子打開,一看是神話書籍,立馬給車站警察打了個電話。一會兒,一個警察拿着手銬走到我的跟前,咬牙切齒地駡道:「你膽子真够大的,竟敢在我們眼皮底下運送這些書籍,你這是跟共産黨作對,你想找死呀!」説着就給我戴上了手銬。他使勁地拉着我的手銬往前走,邊走邊駡,還不停地猛扇我耳光。我不知道被打了多少下,只感覺臉火辣辣的疼。

到了警務室,警察喝令我跪下,我不跪,他一脚踢在我的後腿彎,我踉蹌了兩下跪在地上。他又從箱子裏拿出一本書,左右開弓猛打我的臉。接着,他邊解皮帶邊説:「説!你這書準備往哪兒送?不説,老子今天就抽死你!」看着他的架勢,我心裏很害怕,這要是用皮帶抽我,我的腦袋肯定被打開花了!我趕緊用手抱頭,閉着眼睛不停地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力量,保守我能站立得住。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説:「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六篇》神的話給了我信心,神主宰掌管一切,警察也在神的手中,有神作我的後盾,我心裏不那麽害怕了。這時,警察抽出皮帶正要打我,兩個市公安局的警察開着警車過來,他們把我推上了警車。

到了公安局,我被押到二樓的一個房間。一個女警把我手裏的袋子搶了過去,翻出了裏面的傳呼機、身份證、150塊錢,還有一個電話本(電話本裏的號碼是用字母代替的)。局長劉某拿起電話本翻來翻去地問我:「你這寫的什麽?你是哪裏人?你的書是從哪兒來的?快説!」這時我的傳呼機突然響了,我意識到是弟兄姊妹給我打電話了,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兒,心跳加速,趕緊向神禱告,求神保守弟兄姊妹不落入警察的手中。劉某對我説:「這是你立功贖罪的機會,按照我們説的,告訴打電話的人在某某地方等你,只要你配合我們抓住一個人,我馬上放你回家。」説着就按傳呼機上的留言撥通了號碼,我心想:「想讓我出賣弟兄姊妹,休想!」我接過電話,聽到姊妹的聲音,我大聲地説「你打錯了!」説完就立馬挂斷了電話。劉某看我不按他説的做,一下子火了,猛地扇了我幾個耳光。一個警察衝到我跟前,抓住我的頭髮,用膝蓋猛撞我的左腿彎,邊撞邊駡:「叫你怎麽説你就怎麽説,再不老實,看老子怎麽收拾你!」我的臉火辣辣地疼,腿彎也疼,我心想:「你們就是把我打死,我也决不出賣弟兄姊妹。」接着,我的傳呼機又響了幾次,是其他弟兄姊妹打來的,警察又撥通電話讓我接,但每次都被我挂斷了。警察見我不配合他們,氣急敗壞地衝上來猛扇我耳光,抓我的頭髮,還猛踢我的小腿肚。一個警察咬牙切齒地吼道:「你這麽頑固,老子踢死你!」他們輪番對我拳打脚踢,我的臉、腿上火辣辣地疼,耳朵也嗡嗡響,頭也被打得昏昏沉沉的。警察一直這樣毒打我,我心裏有些軟弱,照這樣打下去我會不會被打死?要是打不死,被打得神志不清了,這可怎麽辦啊?我在心裏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加給我信心和力量。這時,我想起了神話語詩歌:「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裏面。撒但是想方設法總送意念,時時求神光照開啓,時時靠神潔净我們裏面撒但的毒素,靈裏時時操練和神親近,讓神掌權占有全人。《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神的話給了我信心,我的命在神的手中,神不讓我死,警察也奪不去我的性命。他們毒打我就是想利用我肉體的軟弱逼我出賣弟兄姊妹、出賣教會的情况,我要是因着怕被打死或被折磨得神志不清活在膽怯害怕中,不正中了撒但的詭計了嗎?感謝神帶領我識破撒但的詭計,這時我就有了力量,願意豁出性命站住見證滿足神。

最後一次是一個姊妹給我打來的傳呼,劉某推測姊妹還在車站,就帶了幾個警察押着我去車站抓人。當時我心裏很着急,之前約好的幾個姊妹還在我被抓的車站等我,她們不知道我被抓,見到我要是跟我打招呼,就會被警察抓住,我在心裏不住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姊妹們,也求神加給我智慧、膽量。禱告後,我想到把警察往反方向帶。于是,我把他們帶到了另一個客運站。車剛停下,一個警察就從車上下來急匆匆地往車站走。因當時正是節假日,車站人很多,擁擠不通,警察拿出工作證在衆人面前晃來晃去,急切地説:「我們是公安局的,執行公務,讓開!快讓開!……」大家看到是公安局的趕緊讓開。這個場面我還是在電視裏看過,就像電視裏警察抓人的那種緊張場面。兩個女警一左一右地跟在我的身邊,從下車到進站口,再到車站上車處,警察見人就問我認不認識,還帶着我到候車室,指着每排坐椅上的人問我認不認識,我都説不認識。他們帶着我在車站裏不停地轉,直到下午六點多鐘才把我帶了回來。當時,我緊綳着的心才放下了一些,心裏有説不出的高興,不住地感謝神。

回到公安局,來了兩個電視台的人,警察把没收的神話書籍擺在地上,讓我用手指着,給我録像、拍照。劉某衝我吼道:「今天給你録下來,到晚上就拿到電視上播放,給你曝光,讓你丢盡臉面。」我一聽,心裏特别地緊張,心想:「要是拿到電視上播放,還不知道他們怎麽造謡毁謗我,親戚朋友看到我被抓,會怎麽看我?」這時,我意識到自己情形不對了,趕緊向神禱告:「神哪,我知道臨到這樣的環境是你對我的考驗,我願意放下自己的臉面,不管親戚朋友怎麽看我,只願為你站住見證,羞辱撒但。」禱告後,我感覺釋放了一些。電視台的人給我拍了幾張照片就走了。這時,一個男警一脚踢在我的腿彎處,我兩腿跪地,身子向前一傾,頭差點兒栽倒在地。他一把抓住我的衣領子吼道:「跪好,跪端正!」跪了二十分鐘左右,我的膝蓋跪軟了,感覺整個人都要往下倒,胃也餓得難受,我不知道自己還要跪多長時間,接下來他們還會怎麽折磨我,就想:「要是我不信神,可能就不會被抓,也不會被他們這樣折磨了。」但又想到,我要是不信神就不知道神的作工,不能明白真理,也看不到共産黨的邪惡實質,脱離不了它的黑暗權勢,我信神享受了神的恩典祝福,還有那麽多的真理供應,可我不思還報神的愛,不為神作見證,受點苦就後悔信神,真是太没良心了!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説:「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神的話激勵着我,是啊,我得為得真理、為見證神而受苦,不能為了暫時的安逸向撒但屈服。想想之前在神面前立的心志,要為神花費一生、受苦一生,可現在受點苦我就想打退堂鼓,甚至後悔信神,我真是太懦弱,身量太小了!撒但就是折磨我的肉體想逼我背叛神,我决不能中了它的詭計,不管他們怎麽折磨我,我一定要站住見證滿足神。認識到這兒,我不感覺痛苦了,腿也不軟了,我從心裏感謝神!

後來,警察帶進來一個記者。記者問我:「你還没吃飯吧?」説着讓警察泡了一碗方便麵給我。我心想:「這個記者説話温和,看起來比警察好多了。」我剛吃了一口,記者就對我説:「你信神是違法的,是國家打擊的,你要好好配合,把你知道的都交代出來。」接着,又説了許多褻瀆神的話。我心裏又氣又恨,原來他假惺惺地對我好是為了騙取我的信任,想從我口裏得到他想要的東西,真是一個魔鬼!我立刻放下筷子不吃了。他見我不吃,又假惺惺地勸我:「你肚子餓了,飯還是要吃的。」我没搭理他。過了一會兒,一個警察拿來一張紙讓我簽字,我剛想看上面寫的是什麽,他拿起幾張紙朝我的臉上扇,咬牙切齒地説:「讓你簽你就簽,看什麽看!」邊説邊扇我的臉。我怕上面有褻瀆神的話,握緊拳頭堅决不簽。警察使勁把我的手掰開,按了手印,還强行拉着我的手簽了字。接着,他們拿來一根繩子,把我的雙手吊在窗户上方的鐵鈎上,我只能脚尖着地,吊久了兩個胳膊像要散架一樣,脚上的筋都是痛的,腰也是酸痛的。我想把脚站下來放平,可我越用力,我手上的手銬卡得越緊,銬齒鑽進肉裏。一個多小時後,我的雙手腫得烏青,渾身酸痛難忍,疼得我滿頭大汗,頭也暈。當時,我有些軟弱,心想:「要是這樣吊一晚上,恐怕我全身的骨頭都要散架了。我會不會成殘疾?會不會被折磨死?」越想心裏越難受,我就向神禱告:「神哪!警察這樣折磨我,真是太邪門了!我渾身好痛,我怕自己支撑不住,求你加給我力量,使我能撑過這一晚上。」這時,我想起了神話語詩歌《神忍受着極大痛苦拯救人》:「神這次道成肉身來作他未完成的工作,審判、結束這個時代,將人救出苦海,徹底來將人征服,變化人生命性情。為人類擺脱苦難、漆黑如夜黑暗的勢力,為人類的工作有多少不眠之夜,從至高處到最低處,生活在人間地獄,啊!與人共度天涯,從不埋怨人間寒酸,從不對人苛求,而是忍受極大耻辱作着自己的工作。為了全人類早享安息,他忍辱含冤來在地上,親自進入虎穴中將人類救起。《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作工與進入》揣摩着神的話,我心裏很受感動,想到神為拯救人類,兩次道成肉身來到人中間,第一次為救贖人類的罪被釘十字架,受盡了痛苦折磨,末世神又為了將人類徹底潔净、拯救出來,又一次道成肉身來到中國,遭受了共産黨的追捕、逼迫,還有宗教界的定罪、毁謗、弃絶,但神還是一直發表真理默默地作着拯救人類的工作,神對人類的愛太大了!我一個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跟隨神追求得着真理受這點苦又算什麽!想到這兒,我不感覺那麽痛苦難受了。又過了半個小時,警察這才把我放了下來。

過了兩天,警察又把我帶到一個農家樂,這裏是他們的秘密審訊基地。他們兩人一班輪番對我審訊,一直不停地逼問我書從哪兒來的,帶領是誰。我不説,他們就把我的雙手吊在衛生間的水管上,我只能脚尖着地,渾身疼痛難忍,像要散架一樣,呼吸也困難。到了後半夜,我感覺自己活不了了,擔心被這樣活活折磨死,我懇切地禱告神:「神哪,我渾身疼得要散架了,快受不了了,求你加給我力量,帶領我能勝過撒但的折磨,站住見證滿足你。」禱告後,我想到神話語詩歌《得勝者之歌》:「為你們的祝福你們可曾接受?為你們的應許你們可曾去追求?你們必在光的引領之下而衝破黑暗勢力的壓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領,必在萬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勝者,必在大紅龍的國垮台之際,而站立在萬人之中作我的得勝之證據,在秦國之地你們必堅强不動摇,因着所受之苦而承受在我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閃現出我的榮光。《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九篇》神的話激勵着我。神是藉着共産黨的抓捕迫害來檢驗我,成全我的信心和受苦的心志,也讓我看清了大紅龍仇恨神、抵擋神的惡魔實質,能真實地恨惡它、背叛它,徹底脱離撒但的黑暗權勢,能將心完全歸給神,最終被神作成得勝者。這是神對我的祝福。明白了神的心意,我感覺身上不那麽難受了。到了凌晨四點左右,他們把我放了下來。

接下來的兩天,他們還是一直不停地審訊逼問,讓我交代教會的情况,還反覆地把我吊銬在水管上,威脅恐嚇,不給吃、不給喝。後來,兩個局長來了,見我還没説,其中一個局長威脅我説:「你再不説,就判你個十年八年的,等你出來了,你丈夫、孩子都不要你了,看你以後怎麽生活!你要是把知道的都説出來,立馬放你回家。」另一個假惺惺地説:「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交代了就能回去了。你孩子馬上要考大學了,如果因着你不交代判了刑,孩子上學、找工作都會受到影響,以後,你孩子會怨恨你的。如果你配合得好,國家會照顧你孩子,給他們安排工作,你不替你孩子想想嗎?」想到孩子,我心裏很難受,要是真判我幾年,影響了孩子的前途,他們會不會怪我呢?我説一點無關緊要的,是不是警察會放了我呢?這時我意識到,這是撒但的詭計。想到我從被抓到現在,為了逼我出賣教會情况,警察對我軟硬兼施,只要我説出一點,他們肯定不會放過我,肯定會逼問更多,我不能説。我就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我想到神的話説:「為什麽不把這些交托在我手中呢?是信不過我嗎?還是怕我為你安排得不妥當呢?《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五十九篇》神的話讓我明白了,神主宰掌管一切,孩子的命運也在神的手中,我擔心没用,我應該對神有信心,把孩子交在神的手中,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想到這兒,我對他們説:「該説的我都説了,我没什麽可説的,要判你們就判吧。」他們見我不説,只好把我送到了看守所。

因着連續幾天的審訊折磨,一直没合眼,我的頭每天都是昏昏沉沉的。一天,我上厠所起來,感到頭暈目眩,一下昏倒在地,後腦勺撞到了墻上。兩個犯人趕緊把我扶到水泥板上,我感到頭暈腦脹,躺在水泥床上昏昏迷迷地睡着了。獄警就拿一根兩寸長的針往我的手指上戳,我疼醒後,本能地把手往後縮,他就駡我裝瘋賣傻。

在看守所裏陰暗潮濕,見不到一點陽光,夜深人静時,還時不時地聽到牢房裏傳來脚鏈子的聲音,我感到毛骨悚然。一想到警察説要判我十年八年,我真不知道在這樣的鬼地方能堅持多久,身體能不能承受得住。我在心裏不住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加給我力量和受苦的心志,保守我能够站立得住。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説:「在這步工作當中需我們極大的信心,需我們極大的愛心,稍不小心就會失脚,因為這步工作不同以往的任何一步工作,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既看不見又摸不着,神作的就是話語成為信心,話語成為愛心,話語成為生命。達到人都百經熬煉,具備高于約伯的信心,需要人都受極大的痛苦,百般的折磨,不論何時都不離開神,當人都順服至死,對神有極大的信心,神的這一步工作就算結束了。《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路…… 八》揣摩着神的話,我想到約伯臨到試煉時,他渾身長滿毒瘡,坐在爐灰中用瓦片刮自己的身體,他寧願自己受痛苦也不説一句埋怨神的話。還有彼得,經歷了數百次的試煉熬煉,他對神不失去信心,就是神把他交給撒但,他也完全順服神,最終為神倒釘十字架,作出了剛强響亮的見證。我應該效法彼得,把自己完全交在神的手中,不管警察關我多久、判我多少年,是死是活,我都願依靠神站住見證!

在看守所關押28天後,警察從我身上没得到任何信息,就把我放了。他們警告我:「這五年之内你哪兒都不能去,必須每個月到派出所報到,要是再發現你信神,就直接把你抓進牢裏。」回家後,我從丈夫口裏得知,我被抓的當天晚上,公安局、鄉鎮武裝幹部、村幹部還有當地派出所共十七人,把我家翻了個底朝天,甚至把我房頂種花的土都翻了一遍。當天晚上,警察還把我丈夫帶到派出所審問,第二天才放回來。

後來,派出所還讓鄰居監視我,就是我出去買個東西都要問我去哪兒了。警察還經常上門,追問我有没有信神、聚會。那段時間,我不敢接觸弟兄姊妹,聚不上會,心裏特别地壓抑痛苦,我就禱告依靠神,求神給我開闢出路。之後,我從家裏逃了出來,盡上了本分。後來我得知,警察找不到我,逼着我丈夫把我找回來,還説活要見人、死要見尸。我丈夫為了躲避他們的糾纏,换了好幾個打工的地方,但每次都被他們找到。聽到這些,我心裏恨透了共産黨。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説:「什麽古代傳人,什麽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麽宗教信仰自由,什麽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裏?公平在哪裏?安慰在哪裏?温暖在哪裏?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强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游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人間的温暖在哪裏?人間的歡迎在哪裏?《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作工與進入 八》從神的話中,我徹底看清了共産黨醜惡的嘴臉,它對外打着宗教信仰自由的旗號,實際上對信神的人是瘋狂地鎮壓、抓捕,恨不得斬盡殺絶,共産黨就是一夥仇恨神、抵擋神的邪靈、惡魔,我從心裏咒詛它、弃絶它。同時,我也感受到了神對我的愛與拯救,在我痛苦、軟弱的時候,是神的話語加給我信心、力量,帶領我勝過了警察的一次次殘害。我也真實地感受到神話語的權柄、能力,看到共産黨再凶殘、再邪惡,它也在神的手中,它只不過是神作工中的效力品,經歷中我對神的信心更加增了。不管今後還要臨到什麽樣的逼迫患難,我都要堅定信心跟隨神!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得勝撒但的試探

中國浙江 陳露那是2012年12月,我在外地傳福音。一天上午,我和十幾個弟兄姊妹正在聚會,突然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六七個警察手裏拿着警棍,氣勢汹汹地闖了進來,他們粗暴地把我們分開,然後就開始翻箱倒櫃地搜查。一個姊妹上前質問他們:「我們又没犯法,你們憑什麽搜查房間?」警察凶狠地説…

經歷殘酷迫害使我信神心更堅

山西省 趙睿我叫趙睿,因着神的恩待,我們全家于1993年跟隨了主耶穌。到了1996年,十六歲的我被主耶穌的愛吸引,開始作工講道。但不久我就看到了令人寒心的一幕幕:同工之間明争暗鬥,互相排擠,争權奪利,主的教導「彼此相愛」似乎早已被遺忘;講道人無道可講,教會生活没有一點享受;很多弟…

十八歲的我 被中共抓捕後……

依 戀 編者按:十八歲,花季般的年齡,本該是無憂無慮的,然而基督徒依戀卻因信神遭到了中共的抓捕。在中共的引誘、試探下,她一次次禱告神,是神話語的帶領使她識破了撒但的詭計,為神站住了見證。經歷了中共的抓捕,她的生命得以成長,靈裡得以剛強... 突如其來的抓捕 2017年4月的一天傍晚…

神帶領我勝過中共的酷刑折磨(下)

黑龍江省 盡忠 晚上我想上厠所,就讓看守我的警察給我鬆手銬,没想到他不僅不給我鬆,還把手銬使勁緊了兩下,手銬一下子卡在肉裏。我的兩隻手腫脹得難受,疼得我大聲叫了出來,不禁渾身冒汗。這時,一個警察突然説:「你妻子昨天也被我們抓來了。」聽到這話我心裏「咯噔」一下:「没想到妻子也被抓了…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