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酷刑折磨中我看見了……

2024年01月29日

中國陝西 李華

2017年9月份的一天,我去方銘姊妹家聚會,剛一敲門,門就開了,突然伸出一隻手猛地把我拉進屋。當時,我嚇矇了,等我反應過來才意識到他們是便衣警察,方銘已經被抓了。隨後,他們把我帶到了「法制培訓基地」,就是轉化基督徒的洗腦基地。在那裏,我看到好幾個被抓的弟兄姊妹,其中有個姊妹跟我説,警察抄家時搜走了三萬多的教會錢財、四台筆記本電腦,還有她和另外兩個姊妹的二十一萬塊錢。我聽完很氣憤,大紅龍瘋狂抓捕基督徒,還霸占教會錢財,真是太邪惡了!我暗立心志,一定要依靠神站住見證,决不向撒但妥協!

在洗腦基地,警察安排我們一人一個房間,一天二十四小時專人看管,吃喝拉撒睡全在他們的管制下,他們還雇了一些人在房門外看守。每天從早晨七點開始,他們就播放電視劇,聲音特别大,一直放到晚上十一二點鐘,接着又换成收音機播放評書之類的,到凌晨三四點。在這期間,警察還時不時地來審問我信神的情况,看我不説,他們就説一些威脅恐嚇的話,還把我們聚到一起,宣講無神論的思想觀點,目的就是想讓我們否認神、背叛神,聽着那些話,我直感到噁心。

他們給我强行洗腦了二十多天。我每天吃不下飯,也睡不好覺,神經都緊緊地綳着。後來,警察查到了我的身份信息,調出我手機裏的通訊記録,開始來提審我。一天上午,警察拿了幾個姊妹的照片,問我:「你認不認識?」我一看這幾個姊妹全是保管教會錢財的,我絶對不能出賣她們,我就説:「不認識。」一個警察衝過來猛扇了我兩個耳光,然後朝我右邊胳膊同一個地方連砸了十幾拳,我感覺胳膊疼得像是斷了一樣,他邊砸邊咬牙切齒地説:「你不認識?半年前你們還在一起接觸,你以為我們不知道?你要是再不老實交代,老子把你這隻胳膊打廢。」接着,他又讓我蹲馬步,胳膊抬起,我胳膊疼得根本抬不起來,他拿羽毛球拍打我的胳膊、腿,還打我的嘴和下巴,我嘴唇和下巴都被打木了。蹲了大概十幾分鐘,他們又問我認不認識一個弟兄,我心裏一驚,他們肯定是從我的通訊記録裏查出弟兄的名字了,我要是不説,不知他們會怎麽折磨我,但不管怎麽樣,我不能當猶大出賣弟兄。我平静地説:「我不認識。」三個警察把我圍在中間,抓着我的衣領,你一推他一拽的,我被拉扯得東摇西晃,暈頭轉向的。我心裏有些害怕,心想:我這小身板,要是照他們這麽折磨下去,我能承受得住嗎?我在心裏不住地禱告,求神保守我。我想起了但以理,他被扔進獅子洞裏時,他禱告神,神就封住了獅子的口,獅子也没咬他。看到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没有神的許可,警察也不能把我怎麽樣。想到這些,我心裏就不那麽緊張害怕了。他們拉扯了我二十多分鐘,警察隊長突然説:「老子還有事要辦,明天再好好收拾你!」説完就急匆匆地走了。想到警察説明天還要折磨我,我要是不説,他們肯定得給我用刑,我能不能承受得住啊?想到這兒,我心裏特别緊張,也很害怕,不住地向神禱告。一直熬到天亮,我感覺頭昏腦脹,胸口憋悶,呼吸變得很困難。看管我的人嚇得叫來了洗腦基地的班長和醫生,一檢查我低壓110mmHg,高壓180mmHg。班長怕我死在裏面擔責任,就趕緊把我送進了醫院。醫生説我是冠心病,需要休養,然後就給我打吊瓶、輸氧氣。警察聽完醫生的話,看我一時半會兒死不了,立馬讓護士拔了我的氧氣和吊瓶,把我押回了洗腦基地。

回到洗腦基地之後,我血壓一直很高,降不下來,頭也暈得厲害,連走路都得扶着墻。可他們根本不顧我的死活,白天硬逼着我看電視,一直播放十九大會議,晚上又打開收音機,響到凌晨三四點。我被折磨得身體越來越差,時常胸悶,憋得喘不上來氣。每次一犯病,他們就讓我含七八粒速效救心丸,只要死不了就行。警察還時常來恐嚇我,讓我出賣弟兄姊妹,逼問我教會錢財的下落。這種接連不斷的審訊折磨,使我的精神高度緊張,身體越來越差,整個上半身又脹又痛,五臟六腑感覺像是挂在了一條綫上,稍微顛一下,疼得就像要掉下來一樣。我每天只能兩隻手托着上腹,每走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睡覺時更是躺也不行坐也不行,直到折騰得一點兒力氣都没有了才稍微眯一會兒。時間長了,我心裏很軟弱,感覺自己可能真的撑不住了,我在心裏不停地禱告,願神加給我信心

一天,我想起了一首詩歌《跟隨基督是神的命定》:

        跟隨基督經歷試煉患難是神命定的

        真心愛神就應順服神的主宰安排

        經歷試煉患難是神的祝福

        而且神説所走的路越是崎嶇

        越能顯明我們的愛心

        今走上這路是神預定好的

        我們跟隨末世基督是最大的福氣

        …………

——《跟隨羔羊唱新歌》  

我在心裏一遍遍地哼唱着這首歌,明白了每一個人在信神的生涯中會遇到什麽樣的環境,經歷怎樣的磨煉,該受多少苦,其實神早就命定好了,我應該順服下來,依靠神去經歷。唱着唱着,我有了一些信心。

後來,班長讓我看褻瀆神、抹黑全能神教會的書和視頻,找人專門給我上洗腦課。那幾天白天洗腦,晚上電視、收音機吵,再加上我很擔心警察隨時來提審我,所以精神高度緊張,胸口憋悶脹痛的次數也越來越多了。幾天後,班長讓我寫不信神的保證書,我説什麽也不寫,他就説:「你都病成這樣了還死撑,何必呀?給你寫個草稿,你照着抄一下就行了,那上面的話又不是你説的,也不是你的心裏話,我再替你説幾句好話就把你放了,這叫作弊,你懂不懂?我是看你老實才幫你,你趕緊寫了回家看病要緊。」我想他説的也是,只是走一個過程,我心裏又没有背叛神,于是我就跟他説:「那你讓我回去考慮考慮。」回到房間,我腦子裏不停地想:「以往就聽説過警察會給弟兄姊妹打精神分裂針、灌迷藥,用這種卑鄙的手段讓他們出賣弟兄姊妹、出賣教會錢財,我接觸的多數都是帶領工人,還有一些是保管教會錢財的弟兄姊妹,萬一哪天警察給我打精神分裂針、灌迷藥,我意識不清醒把他們出賣了,給教會的利益造成巨大損失,那我就作大惡了,將來肯定得遭懲罰。要是寫了保證書,我就能早點出去,就不會出賣弟兄姊妹了,可我要是真寫了保證書,那就是背叛神、否認神,那我活着還有什麽意義?不行,這個保證書我不能寫。」第二天,班長看我不寫保證書氣得大駡:「政府都規定了,你把保證書簽了才能放你們,你就是病得再嚴重也得按着政府的規定來,你趕緊寫!」他又叫來了三個看守的人一起勸我,説:「保證書不簽你是出不去的,政府為轉化你們耗費了那麽多資金,專門辦的學習班,我們拿了政府的錢,就要為政府辦事,你不簽,我們就天天折磨你,直到你把保證書簽了。」在他們的恐嚇、圍攻下,我的精神高度緊張,胸口憋悶脹痛得實在受不了了。雖然我心裏也禱告,但只是走一個過程,其實我心裏已經不想再受苦了,對神也没有什麽信心了,總擔心警察會給我飯裏放迷藥,我要是意識不清醒,把弟兄姊妹出賣了可怎麽辦?那將來受到的懲罰就會更嚴重,與其這樣,我還不如把保證書簽了。一想到這些,我妥協了,就簽了保證書。當時,我感覺自己的心一下子像被掏空了,裏面特别黑暗,我心裏很不安,感到恐懼戰兢,我意識到簽「三書」就是打上了獸的印記,是背叛神的猶大,我已經觸犯神性情了。我心裏特别懊悔,也很恨自己,覺得自己不配活着。我就趁看管我的人睡着了,把僅剩的十五六顆降壓藥一口吞了下去。幾個小時之後,我感覺頭暈目眩,躺在床上流着泪向神禱告:「神啊!我簽『三書』背叛了你,羞辱了你的名,我不配活着。神啊!如果還有來生,我還要信你,跟隨你……」不知不覺地我就睡着了。到了第二天早上,我猛然聽到起床的哨聲,我睁開眼掐了自己兩下,原來我没死。我就恨自己,我怎麽没死呢!這時,我想起了一首神話語詩歌《神成全的就是信心》:「末世的工作需我們極大的信心,需我們極大的愛心,稍不小心就會失脚,因為這步工作不同以往的任何一步工作,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既看不見又摸不着,神作的就是話語成為信心,話語成為愛心,話語成為生命。達到人都百經熬煉,具備高于約伯的信心,需要人都受極大的痛苦,百般的折磨,不論何時都不離開神,當人都順服至死,對神有極大的信心,神的這一步工作就算結束了。《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路…… 八》神的話使我百感交集,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來,我哭着向神禱告:「神啊!你保守我没有死,我知道這都是你對我的憐憫,只要我還能為你效上力,我願意好好活着,哪怕是效完力死去,我也没有怨言。」

雖然不想再尋死了,但是我的情形還是很消沉。那幾天,我有氣無力地靠在床頭上,閉着眼睛,呆呆地坐着一動也不動,感覺整個世界都跟我無關了。有一天,我去衛生間,被抓的方銘給我扔進來一團衛生紙,我趁看管我的人不在打開紙團,裏面寫着:「姊妹,你不要灰心,不要誤解神。我抄了一首神話語詩歌,你看看。」我一邊哭一邊讀:

神喜歡有心志的人

1  我們跟隨實際的神就應該有一個心志:無論臨到多大的環境,無論臨到什麽樣的難處,無論我們如何軟弱、如何消極,我們不能對性情變化失去信心,也不能對神所説的話失去信心。神給人應許,這需要人有心志、有信心、有毅力去承受。神不喜歡懦夫,神喜歡有心志的人。即使你流露了很多敗壞,即使你走了很多彎路,或者有很多過犯,曾經埋怨過神,或者曾經在宗教裏抵擋過神,對神心存一些褻瀆,等等這些神都不看,神只看人是否追求真理,神只看人有朝一日能不能變化。

2  做母親的怎樣了解自己的孩子,神也是怎樣了解每一個人,他了解每一個人的難處,了解每一個人的軟弱,也了解每一個人的需要,更了解每一個人在進入性情變化這個過程中會遇到哪些難處、會有什麽樣的軟弱、會有什麽樣的失敗,這些是神最了解的。所以説,神鑒察人心肺腑。不管你怎麽軟弱,你只要不弃絶神的名,只要不離開神、不離開這個道,你總有機會達到性情變化。你有機會達到性情變化那就有希望剩存下來,有希望剩存下來就有希望蒙神拯救。

——《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達到性情變化的實行路途》

神的話就像一股暖流,温暖、撫慰着我的心,我痛哭流泪,在心裏哼唱了好幾遍。我傷透了神的心,神不但没有懲罰我,還在我最痛苦、最絶望的時候感動姊妹抄神的話來扶持我。我走到陽台的角落仆倒在地,哭着向神禱告:「神啊!我簽『三書』背叛了你,不配你這麽憐憫我,你對我的愛和拯救我真的無法表達。神啊!我願意向你悔改,求你帶領我。」

後來,警察看從我這裏審問不出什麽就把我釋放了,釋放的時候還警告我,不許我再信神了,又命令我丈夫二十四小時看管我。回到家之後,鎮政府讓村委會通告全村的人,説我信神屬于政治犯,讓全村的人都監視我,不管我走到哪裏都有眼睛盯着,村裏人都對我指手畫脚、擠眉弄眼的,諷刺、嘲笑、謾駡,什麽聲音都有。我丈夫以前還挺支持我信神的,從那之後就開始逼迫我,常常無故地駡我。兒子也受不了村裏人的譏笑、辱駡,把我當仇人對待,不搭理我。我心裏特别痛苦。尤其想到自己在大紅龍的逼迫下簽了「三書」,在神面前留下了嚴重的過犯,就覺得神肯定不拯救我了,弟兄姊妹也會看不起我。我感覺自己像是落入了無底深坑,每天活得就像行尸走肉一樣,心裏特别地痛苦、煎熬,整天都是以泪洗面。那段時間,我看不上神的話,也不敢去接觸弟兄姊妹,就常常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引導我能明白神的心意。

之後,我找機會去了我媽家,她給我交通不要誤解神,得在這樣的環境中學功課,她還把神的話偷偷給我帶回家。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説:「多數人都有一些過犯,都有一些污點。比如,有些人抵擋過神,説過褻瀆的話,有些人拒絶神的托付不盡本分被神厭弃了,有些人臨到試探背叛神了,有些人被抓捕簽了『三書』背叛了神,有些人偷吃祭物,有些人揮霍祭物,有些人常常攪擾教會生活、坑害神選民,有些人拉幫結夥、整人治人,把教會搞得亂七八糟,有些人常常散布觀念、散布死亡,坑害了弟兄姊妹,有些人亂搞男女、搞淫亂,影響極壞。總之,每個人都有一些過犯、一些污點,但有些人能接受真理,能悔改,有些人不能接受真理,死不悔改,這就要根據他們的本性實質與一貫表現來對待,能悔改的就是真心信神的人,死不悔改的,該清除的清除,該開除的開除。《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第三部分》每個接受神話語征服的人都有好幾次機會蒙拯救,神拯救每一個人都給其放鬆到最大限度,也就是給人最大限度的寬容,只要人能迷途知返,只要人能悔改,神就給其機會讓其得着救恩。《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看完神的話,我心裏特别受感動,跪在地上痛哭流泪地向神禱告,我看到神的公義性情中不但有威嚴、烈怒,還包含着對人的憐憫、寬容。神是公義的,神定規人的結局不是只看人一時的過犯,而是根據人做事的存心、背景,做出事帶來的後果,看人有没有真實的悔改,還有人對待真理的態度。對人的背叛,神是厭憎、恨惡的,但是神還最大限度地拯救人,如果人只是一時軟弱做出背叛神的事,并不是從心裏否認神、背叛神,還願意悔改,那神還憐憫人,還給人機會。認識到這些,我心裏更感覺虧欠神,更加懊悔自己。我向神立下心志,不管神要不要我,我都要跟隨神,一步一個脚印、踏踏實實地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就算以後没有好的結局,我也不後悔。

之後,我就一直琢磨,為什麽我臨到共産黨的抓捕迫害能簽「三書」背叛神呢?想想剛被抓時我也想站住見證,可當警察威逼恐嚇得越來越厲害,我的病也越來越嚴重時,我就没有信心了,完全活在了膽怯害怕中,擔心警察會給我打精神分裂針、灌迷藥,我意識不清醒把弟兄姊妹出賣了,那受到的懲罰就會更嚴重,就覺得還不如把「三書」簽了,我以為只要教會利益不受損失,那我將來受的懲罰就會輕一點,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就簽「三書」背叛了神。其實,神許可大紅龍的迫害臨到,是要成全我的信心,讓我能憑神的話活着,得勝撒但,可是我絲毫不尋求神的心意,也不去考慮怎樣做才能站住見證滿足神,一心想着自己的結局歸宿,看到自己太自私卑鄙了!另外,我心裏總以為不管在什麽環境下,只要是出賣了那就是猶大的結局,肯定得遭懲罰,這完全是我的觀念想象。神是公義的,神鑒察人心肺腑,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神都在鑒察着,如果我是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出賣弟兄姊妹,做了大紅龍的幫凶、爪牙,那肯定就是猶大的結局,得遭懲罰,但如果我是被警察强行灌藥,不受控制的時候出賣,神也會根據情况、背景區别對待。可是我對神的公義性情没有認識,不知道神定規人的結局標準到底是什麽,活在了自己的觀念想象中,中了撒但詭計,留下了嚴重過犯。但神還是給了我悔改的機會,這是神的憐憫啊!

後來,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話:「撒但無論多麽『神通廣大』,無論多麽張狂,無論它的野心有多大,無論它的破壞力有多强,無論它敗壞、引誘人的本領有多廣泛,也無論它恫嚇人的花招與詭計有多高明,無論它存在的形式多麽千變萬化,然而,它從來不能創造出任何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它從來都不能制定萬物生存的法則與規律,它從來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與無生命的東西。宇宙穹蒼之中,無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無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無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權下存在,更要順服神的所有吩咐與命令。没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没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况是神所造的人類呢?《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從神的話中我認識到,宇宙萬物無一不是神説了算,共産黨再陰險、再猖狂,它也是神手中的一顆棋子,它就是神為成全神選民效力的工具。可我對神的權柄没有認識,總擔心警察會給我打精神分裂針、灌迷藥,我要是意識不清醒把弟兄姊妹出賣了,會給教會利益造成大的損失,其實警察會不會給我灌迷藥,我會不會神志不清,這些都在神的手中,没有神的許可,警察也不能把我怎麽樣。看到在事實臨及時,我對神真的是没有一點兒信心,不能識破撒但的詭計,身量簡直小得可憐。認識到這些,我心裏更加懊悔。想到我信神多年,享受了那麽多神話語的澆灌供應,但是我對神却没有什麽認識,還能簽「三書」背叛神,我更感覺虧欠神,就向神禱告:「神啊!如果還有機會,我願意再經歷一次抓捕,我一定要背叛肉體,羞辱大紅龍,彌補自己的過犯。」

2018年10月份的一天,七個便衣警察突然闖進我家抓捕了我。我知道這是神給了我一次悔改的機會,不管警察是把我打死也好,坐牢也罷,這次我一定要依靠神站住見證。警察把我帶到了審訊室,銬在老虎凳上,揪起我的頭髮連扇了十幾個耳光,我的臉被扇得火辣辣地疼,立馬腫了。一個警察問我認不認識某某,我説不認識。他暴跳如雷,氣得衝過來又開始猛扇我耳光。接下來,警察讓我確認帶領的名字,我没有回答。他氣得一把揪起我的耳朵,用指甲在我耳朵邊緣上一點一點地掐,邊掐邊逼問我。我一直摇頭,什麽也不説。他氣得又找來一把鐵夾子,陰笑着説:「我讓你嘴硬,給你嘗嘗苦頭!」説着他把鐵夾子夾在我兩隻耳朵的邊緣上,每夾一下都是鑽心的疼,我的臉不停地抽搐,整個頭像是放進了火爐裏烤一樣,我閉着眼睛,咬緊牙關,身體不由自主地打戰,我在心裏不停地禱告,求神加給我受苦的心志。我想起了神的話説:「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裏面。《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我意識到,警察這麽折磨我就是想讓我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我不能讓神失望,我一定要依靠神站住見證。過了幾分鐘後,警察把夾子拿了下來,又拿出一個姊妹的照片讓我指認,我説:「我不認識。」他氣得一把拉出我的手,使勁往上扳我的手指,我疼得大叫,本能地把手攥緊,他硬是一根一根地把我的手指摳出來扳,我感覺像是扳斷了一樣,疼得簡直要崩潰了。看我還是不説,兩個警察把我的手銬打開,把我兩隻手擰到背後,從老虎凳後背下面的孔裏穿下去,再銬上,接下來,他們就使勁地往下壓手銬,我感覺兩隻手還有胳膊像是被撕扯下來一樣,疼得大聲慘叫。我心裏很軟弱,流着泪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受苦的心志。這時,我想起了一首神話語詩歌:「萬有之首全能神,寶座之上掌王權,掌管宇宙和萬有,正在全地帶領咱。時時和他有親近,安静來到他面前,一時一刻别錯過,隨時都有功課學。《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神話語及時的開啓使我的心豁然開朗。全能神是宇宙的大君王,宇宙萬物無一不是神説了算,我的生死也在神的手中掌握,神不允許,他們也不能把我怎麽樣,這些魔鬼這麽折磨我有神的許可,神是要成全我的信心。我又想起了之前自己在大紅龍的逼迫下簽「三書」背叛神,但是神并没有按着我的過犯淘汰我,還用他的話語供應我、安慰我,這次我不能再讓神失望,我一定要站住見證羞辱撒但,讓神得安慰。他們就這麽連壓了我四次,我感覺頭昏腦脹,渾身都在發抖、抽搐,感覺自己隨時都要死了。這時,警察又用礦泉水朝我臉上猛潑,然後拽開我的衣領往裏面猛灌冷水,當時我渾身都是汗,被冷水這麽猛地一激,渾身都在打戰、哆嗦。過了一會兒,警察又把燈關了,打開兩個手電筒用强光正對着我的臉,命令我把眼睛睁開,不許動。我在心裏禱告神,求神保守我不出賣弟兄姊妹、不背叛神。

這時,我想起了一首詩歌《我的心定規要愛神》:

1  神啊!我已看見你的公義聖潔實在太可愛,我立志要追求真理,我心定規要愛神,願你開啓我的靈眼,願你的靈感動我的心,使我在你面前脱去一切消極情形,不受任何人、事、物的轄制,完全在你面前敞開我的心,使我的全人完全奉獻在你面前,你怎樣試煉我都行。現在我不考慮有没有前途,我也不受死的轄制,我願意以愛你的心來尋求人生之道。

2  萬事萬物都在你手中,我的命運在你的手中,我的一生更在你的手中掌握。現在我追求愛你,不管你讓不讓我愛,不管撒但如何攪擾,但是我定規要愛你。我追求神、跟從神是我自己願意的,現在神要撇弃我,我還要跟着神,不管神要不要我,我還得愛神,到最後非得着神不可。把我的心獻給神,不管神怎麽作,我一生跟從神。無論如何,非得愛神不可,非得着神不可,不得着神我决不罷休。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關于禱告的實行》

我在心裏一遍遍地哼唱着這首詩歌,想起了歷代聖徒為神殉道的事迹,司提反被石頭砸死,雅各被砍頭,彼得為神倒釘十字架,他們用生命為神作了見證,可我才受了一點苦就覺得受不了了,我看到自己的信心實在太小,我暗立心志:不管警察怎麽折磨我,我决不背叛神,不出賣弟兄姊妹。奇妙的是,兩個手電筒的强光正對着我,我并不感到刺眼,好像是看到兩個蠟燭發出的亮光那樣。我心裏很激動,在心裏感謝神,我知道這都是神的看顧和保守。後來,警察又説:「中央有文件,你們這些信全能神的,兒女都不能當兵,不能考公務員。」還説要把我的照片發到網上,造謡説我已經出賣了,讓教會的弟兄姊妹都弃絶我,我知道這都是他們的詭計,没有順從他們。

第二天下午兩點多鐘,一個警察來誘騙我説:「你現在不説可以,你寫個保證,保證你不信神了,我們就放你回家,從此以後再不找你了,我説了算。」他一直逼我寫,我都説不寫,他氣急敗壞衝過來猛扇了我七八個耳光,另一個警察也跑過來使勁踢我的小腿骨,我感到鑽心的疼。當時,我雙手銬在背後,他用一隻手使勁壓我的後背,讓我的頭叩在老虎凳前面的隔板上,另一隻手使勁往上舉我的手銬,我感覺兩個手腕上的肉就像是被撕扯下來一樣,疼得大聲慘叫。這時,審我的警察也跑過來踢我的小腿骨,他大聲吼着:「你到底是要家還是要你的神?只能選擇一個,快説!」我没有回答。他們又使勁壓我的後背,用力往上舉我的雙手,這樣反覆了四次,直到看見我開始抽搐了他們才停手。我感覺頭暈目眩,兩隻手都失去了知覺,胸口開始憋悶,整個身子一陣一陣地往一塊兒抽,意識也有些模糊了。我在心裏不停地禱告,求神保守我不出賣弟兄姊妹、不背叛神,不管警察怎麽折磨我,我都要站住見證,羞辱大紅龍。接着,警察繼續逼問我,到底是要家還是要神。我説:「我是不會離開神的!」一個警察氣得瞪着眼睛衝我大駡:「我看你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你没救了!」到最後,他們實在拿我没辦法了,就把我送到拘留所,關押我15天後把我釋放了。我知道這一次我能站立住,真是神的保守和帶領。

回家以後,警察對我的監視更嚴密了,村裏的婦聯主任經常來我家打探情况,家人還有鄰居都來監視我,警察幾乎每一個月都來家裏回訪,看我還信不信神,我記得其中有一個月警察一連回訪了我四次。到了2020年的10月份,來了三個鎮政府的人,説:「我們監視你三年了,今天來就是想讓你寫一個不信神的保證書,你再寫個揭批書、决裂書,我們就把你從黑名單上取消,從此以後再不監視你了,你就可以像正常人那樣自由地生活,也不影響你兒女的前途。」我聽完心裏很氣憤,心想:「你們真是够卑鄙的,千方百計地就想讓我背叛神,我才不會上你們的當!」我一口回絶了。這時,那個區委主任又説:「那要不我們給你寫好,你拿着筆做個樣子,我們給你照張相好交差,我們也不想經常來打擾你。」聽了他假惺惺的話,我感覺直噁心,我又想起了之前我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中了撒但的詭計,簽「三書」背叛神,那一次羞辱的印記深深地烙在我的心裏,我在心裏説:「你們就是監視我一輩子,哪怕是把我抓走判刑,我也絶對不會再背叛神。」最後,他們看我態度堅决,灰溜溜地走了。

經歷這兩次抓捕,雖然遭受酷刑折磨,受了不少苦,但我也有許多收穫。我看到自己特别自私卑鄙,對神没有真實的信,同時我對神的公義性情也有了一些認識,神的公義性情中不但有威嚴烈怒,還飽含着對人極大的憐憫和拯救。這一路經歷過來,我享受到了神對我真實的愛,從心裏感謝神。不管以後的路多麽艱難、坎坷,我都要跟隨神走到底!

上一篇: 為了三十萬元錢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信仰逼迫:中共的「光輝形象」在我心中倒塌了

王林 我叫王林,今年六十四歲。從小到大,我看到教科書上、電視上都標榜共産黨偉大、光榮、正確,為人民服務的光輝形象,我便對共産黨很是崇敬。尤其看到國家提倡宗教信仰自由、公民享有合法權益,各大城市街道、農村各個巷口都標着「民主法治教育」的標語,我更為自己能生在這樣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

夜幕下的驚險突圍

——一名中國基督徒的真實故事 中國 夏軍 「站住!不要跑!...」一夥警察拿着手電筒,邊追邊大喊着。 劉軍和兩個姊妹快速從棉花地跑到了一條兩米多寬的水溝旁,聽着越來越逼近的脚步聲,他們不顧一切地縱身跳了過去,鑽進一大片茂密的玉米地,在漆黑的夜裏深一脚淺一脚地拼命往前跑... 每當…

媽媽坐監的日子

中國黑龍江 周潔 我和我媽離家逃亡的時候,那會兒我15歲。記得是2002年的一個深夜,我媽突然小聲地跟我説警察要來抓她,我們得趕緊走,家裏不能住了,我們急忙收拾了一些衣物,就匆匆離開家了。從那以後,我們就再也没回過家。我媽是被追捕的,帶着我逃亡挺危險,所以當時我媽就没帶着我,把我…

審訊室裏的酷刑折磨

中國山東 肖敏2012年,我因着信神傳福音被共産黨抓捕。那天是9月13號傍晚,我到接待家門口,像往常一樣停下電動車按門鈴,没想到一開門四個彪形大漢衝出來,他們像惡狼一樣,强行把我的胳膊反擰在背後,戴上手銬,把我摁在椅子上,我一點都動不了。緊接着,幾個警察就翻我的包...這突如其來的…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