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于敢寫檢舉信了

2021年11月18日

中國江蘇 劉藝

三年前,我因着盡本分不負責任,把一個不够開除條件的姊妹給開除了,造成了冤假錯案,被撤换了帶領的本分。教會安排我靈修反省,我知道這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願意好好地反省認識自己,能真實悔改。當時,教會帶領李静安排我跟王姊妹住在一起,李静有時候會來找王姊妹問一些本分上的事情,還在王姊妹面前談論弟兄姊妹的一些短處,説她是怎麽修理對付弟兄姊妹的。剛開始我也没太在意,後來我聽她經常這樣談,心想:「你這不是背後論斷人、顯露自己嗎?弟兄姊妹有問題,不交通真理解决,光對付能達到果效嗎?」我就想給李静提提這方面問題,可是轉念一想,「我現在是被撤换靈修反省的,要是給她提出來她不接受,説我撤换反省還不老實,到時上層帶領來了解我的情形,她要是説我没有變化,那我什麽時候才能盡上本分啊?算了,還是不提了。」可是過後,我心裏又不踏實,我看到李静的問題却不給她提出來,這也没有愛心哪。後來,我看到李静又在貶低論斷弟兄姊妹,顯露自己,我就給她提了這方面問題。她表面上也接受,但是過後還是那樣,説了幾次都不改。我心想:「她外表上是認識得挺好,但是過後總不變化,這也不是接受真理啊。要不再找她,把她不接受真理的表現交通、解剖一下,這對她也是一個幫助。」可一想,「我已經給她提過幾次了,再提,她要是不接受再定我的罪,把我開除了可怎麽辦?那我還有蒙拯救的機會嗎?算了,我還是老實些吧。」

後來,李静安排我接待王姊妹和夏姊妹。一天上午,我聽到李静在對付她們倆,説她們清理教會的工作作得太慢了,要是工作果效上不來,會直接影響帶領對她的看法,要求她們在五天内把該清理的人都清理出去。兩個姊妹説:「這開除人可是大事啊,各方面的情况都得核實了解清楚,五天根本不行,要是太草率容易造成冤假錯案,可不能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就急功近利啊!」可是李静不接受,還是一個勁兒地催進度。李静看到教會清理的人不多,就想把楊姊妹給定為惡人開除。楊姊妹只是性情狂妄,在做福音執事的時候,不會交通真理解决弟兄姊妹的問題,愛教訓人,讓人受轄制,但是她的實質不是惡人,够不上開除的條件。當時兩個姊妹不同意,説楊姊妹的表現够不上開除,還説楊姊妹這段時間藉着反省對自己以往的過犯有些認識了。可李静不但不聽,還對付兩個姊妹没有負擔,説要是不開除楊姊妹就是包庇惡人,是在攔阻清理工作。我聽完李静的話,心想:「教會清理工作是很重要,但也得按原則實行啊。不能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把不符合開除條件的人隨意地定罪開除,這是作惡呀!」我就想給李静提一提這個問題,可一想到我現在只是個盡接待本分的,人微言輕,我就是給她提了她也不一定接受,我還是别參與這些事了。想到這兒,我就没吱聲。到了下午,我聽到李静讓兩個姊妹立計劃,在多長時間内把楊姊妹的材料給整理好,備案開除。兩個姊妹再次强調説楊姊妹的表現够不上開除,讓李静再尋求一下。李静根本就聽不進去,又一次定罪兩個姊妹是在攔阻清理工作,充當惡人的保護傘。説完,李静就氣沖沖地走了。我想起自己以往不按原則盡本分,在開除資料上没有細節核實,造成了冤假錯案。當我去給被開除的姊妹道歉時,聽到姊妹説,被開除後她不能聚會,没有神的話看,没有本分盡,活在了痛苦煎熬中,我感到特别地懊悔、自責。我給被開除的姊妹帶來的傷害和生命上的虧損是無法彌補的,這件事也成了我信神生涯中一個抹不去的污點。今天根據原則衡量楊姊妹的表現够不上開除,李静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執意開除楊姊妹,這是在作惡呀!晚上,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着,想到兩個姊妹給李静交通時,她不接受還隨意定罪人,這不是站地位打壓人、轄制人嗎?我得維護神家利益找李静交通啊。可是想到,我之前給李静提建議她就不接受,要是再提,她再定罪我是在攔阻打岔清理工作怎麽辦呢?原本我就是因着過犯被撤换的,現在還在反省期間,一旦被定性為打岔攔阻清理工作,再被開除了,那我信神的生涯不就畫句號了嗎?想到這些,我就有些猶豫。

之後,我就來到神的面前禱告尋求,看到神的話説:「都説貼着神的負擔,維護教會的見證,誰貼上了?問一問自己,你是貼着神的負擔的人嗎?為神你能實行公義嗎?你能站起來為我説話嗎?你能堅信不移地實行真理嗎?你敢于向一切撒但的作為争戰嗎?為我的真理你能不憑情感揭露撒但嗎?你能讓我的心意在你身上得到滿足嗎?關鍵時刻你心擺上了嗎?你是遵行我旨意的人嗎?《話・卷一・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三篇》審判的話語讓我感覺蒙羞慚愧、無地自容。被撤换後,我口口聲聲地説要好好反省悔改,可是我悔改的表現在哪兒呢?我明知道李静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在清理工作上違背原則,已經危害到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和神家工作了。但我怕跟她交通她不接受,再定罪我是在攔阻打岔清理工作,把我開除了。為了保全自己,我看見問題也不敢説,没有一點正義感。想想李静要是真的把楊姊妹給開除了,不僅會給楊姊妹帶來傷害,也會給她自己留下惡行。我不能再做老好人,眼看着李静走我失敗的道路,我得指出她的問題,讓她意識到這樣做事的嚴重後果。過後,我就約了李静見面,結合自己不按原則開除人,造成冤假錯案的經歷給她交通。可李静不接受,説我偏聽偏信,還説我是被撤换反省的,盡好接待本分就行了,别參與清開工作。當時,我心裏有些難受,心想:「是不是我管得太多了?要是再給她提,她會不會更加反感我?萬一得罪她了,她會不會給我小鞋穿呢?可李静的這些表現太嚴重了,要是不提點幫助,繼續這麽下去實在是太危險了!」想到這兒,我就向神禱告,求神帶領我去經歷這個環境。

過了兩天,李静來到我們住的家,把我叫到一邊,説王姊妹憑情感做事,攔阻清理工作,準備撤换她的本分,問我對這事是怎麽看的。我説:「王姊妹對本分挺有負擔的,在處理楊姊妹的事上也是按照原則辦事,没看到她攔阻清理工作。」李静却堅持説楊姊妹屬于惡人,就該開除,還説教會清理工作没有果效,都是因為王姊妹包庇楊姊妹造成的。我聽了這話有些吃驚,王姊妹不同意開除楊姊妹是在按原則辦事,怎麽能隨意撤换她的本分呢?我急忙説:「咱可不能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就隨意地開除人、撤换人,不把弟兄姊妹的生命當回事啊!我以往不按原則盡本分已經留下了過犯,你可别沿着我失敗的路走啊,得嚴格地按照工作安排盡本分。」李静聽完,氣呼呼地説:「反正我已經决定撤换王姊妹了,你説什麽也没用了。」聽了她的話,我既生氣又無奈,心想:我惹不起你但躲得起,反正我給你提過了,接不接受是你的事。想到這兒,我就没再吱聲。

最後,李静還是撤换了王姊妹的本分,還把我安排到另一個地方盡接待本分,她説我之前盡過帶領本分,知道的事情多,共産黨抓捕迫害嚴重,為了我的安全,就不要再跟弟兄姊妹接觸了,不管是誰轉給我的信件,還是我要轉出去的信件,都得經過她的代轉。還没等我反應過來,她説了句「我還有事」就急匆匆地騎車走了。我站在門口,看着她離開的背影,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來,我心想「你這不是畫地為牢,把我控制起來了嗎?」我越想越覺得壓抑。回想李静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我給她提建議她不接受,還威脅我,説盡好接待本分就行了,不要管得太寬,她害怕自己的惡行被暴露,就把我放在這個偏僻的地方,打着保護我的旗號不讓我跟别的弟兄姊妹接觸,這實在是太陰險詭詐了!她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對不聽她話的人都實行打壓、定罪,憑着「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撒但法則做事,這不就是敵基督所為嗎?我不能再委曲求全,我得檢舉李静,把她的這些表現都揭露出來。可我轉念一想,「我寫的信件都得經過她的手,要是被她知道我寫信檢舉她,會不會變本加厲地打壓我呀?要是再給我定個什麽罪名把我開除了,那我蒙拯救的機會不就被徹底斷送了嗎?」想到這些,我又有些退縮了,心裏特别地受煎熬。那幾天,我滿腦子想的都是跟李静接觸的一幕幕,盡本分也没有心思了。一天晚上,我還是决定寫信檢舉李静,可寫着寫着又想到:「我要是檢舉她,弟兄姊妹會不會説我撤换反省還不老實啊?王姊妹被撤换了本分,也没有聽説她檢舉李静,現在我却要寫信檢舉她,這是不是太逞能了呀?我前段時間給李静提建議,現在又寫信檢舉她,要是被她知道了,會不會説我是抓住她的問題不放呢?」想到這些,我又把寫的檢舉信給删除了。删除後,我心裏很受責備。李静現在能這樣打壓我,要是不檢舉她,不知她以後會打壓誰呢?就這樣,整個晚上我坐立不安,睡不着覺,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明知道李静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處處違背原則另搞一套,還不接受真理,已經顯明是没有聖靈作工的假帶領,我想檢舉她,又怕她知道後打壓我。神啊,我不知道在這樣的環境中該怎麽經歷,願你帶領我能實行真理。」

後來,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話:「要從積極方面進入,主動不能被動,不被任何人、事、物摇動,不能被任何人的話左右,要有一個穩定的性情,無論誰説什麽,你知道是真理就該立即實行。不看任何人,總有我話在裏面運行,能站住我的見證,貼着我的負擔去行。隨幫唱柳没主意糊塗不行,不出于我的敢站起來拒絶才行。你明明知道不對,也不作聲,你還不是實行真理的人,你知道不對,把話題扭轉過來,又被撒但把路攔住,有其言無其效,不能堅持始終,你心裏還有『怕』字,還不是撒但意念在其中?《話・卷一・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二篇》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喜歡的是能維護神家工作的人,他們看到有違背原則、損害教會利益的事出現時,能實行真理維護教會工作。相反,神厭憎那些隨幫唱柳、自私卑鄙只保全自己的人,他們眼看着教會工作受虧損却無動于衷、漠不關心。反省我這段時間的表現,我看到李静在背後隨意論斷弟兄姊妹,顯露自己,我明明知道她這麽做不合適,但是我怕説多了會得罪她,為了保全自己,就只是輕描淡寫地給她點點。李静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堅持把不符合開除條件的楊姊妹當作惡人開除,還定罪王姊妹和夏姊妹是攔阻清理工作,又要撤换王姊妹的本分,我明知道她做的這些事是違背原則,是在作惡抵擋神,但是我怕直接揭露她做事的實質,她會給我小鞋穿,再給我定個打岔攔阻教會清理工作的罪名把我開除了,所以我就只是簡單地勸勉,任由她明目張膽地作惡。現在李静擔心我檢舉她,又把我隔離起來,不讓我接觸弟兄姊妹,我心裏清楚她這是在掩蓋自己的惡行,我本應該站起來揭發檢舉她,可是我害怕得罪她,連寫檢舉信的勇氣都没有。看到自己不就是一個苟且偷生、不敢實行真理的懦夫嗎?我絲毫不考慮教會工作,也不在乎弟兄姊妹的生命是否受虧損,没有一點正義感,真的是太自私卑鄙了。

後來,我又看到了兩段神的話。全能神説:「一個人的人性裏該具備的就是良心與理智,這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如果一個人不具備良心,也不具備正常人性的理智,那這個人是什麽人?籠統地説,是一個没有人性的人,是人性太壞的人。細分析,這個人都有哪些喪失人性的表現讓人説他没有人性呢?這類人都有什麽特點?都有哪些具體的流露?他做事應付糊弄,事不關己,高高挂起,不考慮神家利益,也不體貼神的心意,對見證神、對盡本分没有任何負擔,也没有任何責任心。……還有些人盡本分看見問題也不説,看見有人打岔攪擾也不攔阻,絲毫不考慮神家的利益,也絲毫不考慮自己的本分、職責所在,就只為自己的虚榮、臉面、地位、利益與自己的榮譽説話,做事,出頭,下功夫,賣力氣。《話・卷二・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人没有經歷神作工得着真理以前,是撒但的本性在人裏面當家做主支配人。這個本性裏具體是什麽東西呢?比如,你為什麽要自私,你為什麽要維護自己的地位,你為什麽情感那麽重,你為什麽喜歡那些不義的東西、喜歡那些惡,你喜歡這些東西的根據是什麽,這些東西是從哪裏來的,你為什麽能喜歡接受這些東西,現在你們已經明白了,主要就是有撒但的毒素在裏面。撒但的毒素是什麽,完全可以用話表達出來。比如,你若問『人該怎麽活着?人該為什麽活着?』人都會回答説『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一句話就把問題的根源説出來了。撒但的邏輯已成為人的生命了,人無論為什麽其實都是為自己,所以,人活着就得為自己。『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就是人的生命哲學,也代表人的本性。這句撒但的話正是撒但的毒素,作到人裏面成為人的本性了,撒但的本性就用這句話顯明出來了,完全代表了。這種毒素成了人的生命,成了人生存的根基,幾千年來敗壞人類都是受這個毒素支配活到現在。《話・卷二・怎樣走彼得的路》從神話的揭示中我認識到,我憑着「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明哲保身,但求無過」「縣官不如現管」「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這些撒但毒素活着,變得特别地自私詭詐,處處只考慮自己的利益,看到教會有假帶領作惡、損害教會利益也不敢説句話,失去了一個受造之物該有的良心、理智,活得没有一點人樣。回想在李静開除楊姊妹的事上,我明知道楊姊妹不够開除條件,也知道她要是真被開除了,不但心靈受痛苦,也會給她的生命進入帶來極大的虧損,但是我為了自己的利益,看到李静隨意開除人也不攔阻,寧願斷送楊姊妹蒙拯救的機會也要保全自己。在我眼中,一個人的靈魂都比不上自己的利益,我真的是太惡毒、太没有人性了。在李静隨意撤换王姊妹的事上,我也是自私卑鄙、保全自己,我擔心得罪了李静會失去本分,没了結局歸宿,就不敢堅持原則制止李静的惡行,導致王姊妹失去了盡本分的機會。雖然這些事不是我親手做的,但是我看到李静作惡却無動于衷,任由李静攪擾、破壞神家工作,打壓、整治弟兄姊妹,我這不就是站在撒但一邊嗎?我這是助紂為虐,胳膊肘往外拐,成了撒但的幫凶。想到這些,我心裏就特别地恨自己。神的性情公義,不容人觸犯,神厭煩那些苟且偷生只保全自己不實行真理的人,我如果始終不敢站起來揭露李静的惡行,任由她在教會攪擾、作惡,就是在包庇她的惡行,最終只會被神厭憎、恨惡。認識到這事的嚴重性,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實在是太自私,太没有人性了,我願意悔改,放下個人利益,維護神家利益,願你帶領我實行真理。」

我又看到神的話説:「在教會中站住我的見證,堅持真理,對就是對,錯就是錯,不要黑白混淆。對撒但就是要争戰,就是要徹底打敗它,使它不得翻身。對我的見證要豁出一切來維護,這是你們做事的宗旨,不要忘了。《話・卷一・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四十一篇》神的話使我有了實行的路途,看到不合原則的事就應該放下個人利益,堅持真理原則維護神家利益,這是一個受造之物該盡的職責,也是一個信神之人的行事原則。我不能再考慮自己的前途命運,苟且偷生、保全自己,我應該實行真理維護神家利益,起來揭露檢舉李静的惡行。

後來,我也反省自己,為什麽我總擔心檢舉李静會失去前途命運呢?我認識到我裏面有錯謬的觀點,我覺得我是被撤换反省的,要是給帶領提意見,就會讓人覺得我都撤换反省了還不老實。盡了接待本分後,我覺得自己没有身份地位,人微言輕,所以即使看到李静隨意地開除人、撤换人,我也不敢提。我覺得李静是帶領,要是得罪她了,她再給我小鞋穿,我就盡不上本分了,萬一再把我開除了,那我就徹底失去蒙拯救的機會了。我錯誤地認為,我的命運掌握在李静的手中,我能不能盡上本分、能不能蒙拯救都是李静説了算,不相信神家是真理掌權、神掌權,這種觀點裏面就帶着對神的誤解、褻瀆。我的命運在神的手中,不是哪個人説了算,更不是帶領能决定的。想想神家以往開除、撤换的那些假帶領、敵基督,他們雖然專横跋扈,在教會裏作惡攪擾,有的甚至還把教會控制在自己手中,搞獨立王國,但是神家是真理掌權、聖靈掌權,任何一個作惡的人在神家都是站不住脚的,最終都得被神顯明淘汰。即使有一天我因着揭露檢舉假帶領被打壓、整治了,甚至被開除出教會了,那也是一時的,也是為維護正面事物、實行真理受到迫害,并不代表我就真的没有結局歸宿了,神鑒察一切,也顯明一切,假帶領、敵基督早晚有一天都會被神顯明淘汰的。另外,我作為神家中的一員,不管我盡什麽本分,有没有過犯,我是不是被撤换的,看到教會中有假帶領、敵基督作惡攪擾教會工作、打壓神選民,我都應該站起來揭露檢舉,這是我的責任和義務,看到我之前的看事觀點實在是太謬妄了。明白了神的心意和要求後,我有了實行真理的動力。

正當我揣摩怎麽寫檢舉信時,我碰到了夏姊妹,她哭着跟我説,她看到李静不按照原則作清理工作,給李静提建議,李静不接受,還撤换了她的本分。聽着夏姊妹的哭訴,更讓我看到教會中有假帶領、敵基督掌權不僅給弟兄姊妹帶來傷害,對神家工作更是打岔攪擾,要是不盡快地揭露檢舉,只會使神家工作受到更大的虧損。我决定當晚就寫信揭露檢舉李静的惡行,委托其他弟兄姊妹轉交給上層帶領。没想到,我回到家後就收到了帶領的來信,約我見面聚會,我知道這都是神在給我開闢出路。見面時,我把李静的這些惡行全部反映給了她們。姊妹説,她們最近也收到了幾封檢舉李静的信,會盡快地核實、了解,根據原則處理。聽姊妹這樣説,我為自己終于能實行一點真理感到高興,壓抑的心也終于釋放了。

幾天後,我收到了帶領的來信,經核實、了解,李静被定性為嚴重走敵基督道路的假帶領,撤换了本分,她要是不悔改,就按着敵基督處理。聽到這個消息,我真實地感受到教會是基督掌權、是真理掌權,不是哪一個人能説了算的,任何一個作惡的人在神家都站立不住,最終都難逃神公義的審判。同時我也明白了,只有做一個能實行真理、維護神家利益的人才合神心意。感謝神!

上一篇: 我不再獨斷專行了
下一篇: 情感太重的後果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或與我們聯繫幫你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我的狂妄是怎麼脫去的

我是個特別狂妄自大的人,加上上學後受「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出人頭地,高居人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等撒但毒素的毒害與薰陶,使我變得更加目中無人,自命清高。接受神末世的作工後,才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沒有一點人樣。認識到憑著狂妄本性活著走的是敵基督道路,是作惡抵擋神的,若不悔改必遭受神的懲罰,從而促使我尋求真理,脫去狂妄性情,早日得變化、潔淨,走上追求真理蒙拯救的正道。

守住本分

藉着神話語的揭示審判,她對自己的撒但性情與追求名利地位的危害、後果有了一些認識,開始懊悔自己,不再追求名譽地位,注重脚踏實地地盡好自己的本分,把歌唱好來贊美神、見證神,體嘗到了實行真理的踏實、快樂。

憑己意作工的後果

中國吉林 趙陽 2016年,我被選為教會帶領。剛盡這個本分時,我感到壓力很大,因為不明白真理,看不透事,弟兄姊妹遇到難處我也不知道該怎麽交通真理解决,在選人用人上也不會根據真理原則衡量,我一邊禱告神,一邊尋求真理原則,有不明白的就多向同工尋求。慢慢地,我在看人看事方面有了一些長進…

行進在順服神的路上

經歷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陳志對這段神的話體會頗深:看到神為拯救他,實實際際地擺設各種環境、人事物讓他去經歷,目的是為了讓他能夠得著真理,成為真實順服神、愛神的人,蒙神的拯救。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