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露自己太可耻

2021年11月22日

中國河南 萬心平

2020年3月,我轉到了一處新的教會。剛開始,我有些不適應,因為在原來的教會我是帶領,弟兄姊妹挺高看我的,遇到問題都願意找我解决,可到了這處新的教會,弟兄姊妹對我不熟悉,我覺得自己像個無名小卒,心裏很失落,心想:「以前我傳福音的果效還可以,這次如果能在傳福音上發揮我的特長,讓大家知道我有素質,盡本分的果效比他們好,那我不就能出頭露臉了嗎?」那段時間,我傳福音很積極,没多久我就傳了十多個人。我心裏很高興,一見到弟兄姊妹就忍不住炫耀自己傳福音成功的經歷。弟兄姊妹羡慕地説:「你傳福音這麽容易,我們就不行,遇到福音對象觀念多不願意聽,就不知道怎麽給他們交通了。」其實,這種情况我也常遇見,也有傳福音失敗的時候,但這些問題、失敗我很少説,或者乾脆不説,因為我怕大家知道了會覺得我没什麽能耐,就不高看我了。我心想:「我得談談自己傳福音成功的經歷,讓你們看看我是怎麽盡本分的。」于是,我張口就説傳福音不難,我遇到福音對象,我是怎麽怎麽給他們交通的,弟兄姊妹聽後都很佩服我。之後,誰有親戚、朋友想考察神的末世作工,他們都會説:「讓心平來傳,找心平。」看到大家這樣的態度,我心裏很高興。不久,帶領安排我負責幾處教會的澆灌工作,我更加得意了,覺得自己施展的空間更大了。當看到有的弟兄姊妹傳福音、澆灌新人遇到難處想退縮,不願受苦付代價,我就鼓勵他們,談我傳福音是如何受苦的。我説:「我以前傳福音的時候,冬天零下十幾度,風颳在臉上像刀割一樣,就那樣我還照樣去傳福音;遇到下雨天,橋下水深,鞋子都濕了,我把鞋墊裏的水擰一擰揣到兜裏,繼續去傳福音;還有一次,零下十幾度,我去找一個新人聚會,在外面等了他一個多小時才等到他;……」弟兄姊妹聽後都用贊賞的眼光看着我,佩服我能受苦,我心裏還挺高興的。

後來,我負責的教會更多了。我心想:「這才幾個月我就又被提拔了,弟兄姊妹不更高看我了嗎?」那段時間,我常常禱告神,下功夫裝備澆灌新人方面的真理。慢慢地,我盡本分摸着一些路途,弟兄姊妹聽到我的交通都覺得能得到些幫助,不知不覺我又飄起來了,聚會的時候又開始顯露自己。弟兄姊妹問我新人提出的一些宗教觀念該怎麽交通解决,我心想:那我得好好談談,讓大家看看我明白真理,能解决問題。于是,我就把自己的想法、經驗詳細地告訴大家。慢慢地,大家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樣了,我説什麽他們都聚精會神地聽着,走到哪兒弟兄姊妹也都歡迎,就連一些没有聽過我交通的弟兄姊妹也要求來聽我交通。後來,我總結了十七條在傳福音和澆灌工作中遇到的常見問題,拿到聚會中和弟兄姊妹大談特談。有一個姊妹的丈夫是村幹部,反對姊妹信神,提出了很多尖鋭的問題故意刁難我們,還點名找我去交通。當時,我心裏很忐忑,但藉着禱告神,我一一反駁了他的問題,最後他無話可説。事後,我就把姊妹丈夫提出的問題列入我總結的傳福音常見問題中,每次聚會我都故意拿出來繪聲繪色地説一遍,讓弟兄姊妹知道我有工作能力、有智慧,能解决問題。有幾次聚會結束後,有弟兄姊妹説:「萬姊妹,你能不能在我們這邊多留一天,再給我們交通交通。」看到大家這麽高看我,我心裏别提多美了。為了讓弟兄姊妹知道我是個重要人物,盡本分挺能受苦付代價,我還裝作不經意地説:「我負責的教會比較多,已經約好去别的教會聚會了,很多弟兄姊妹都在等着我,我現在忙得都没有休息的時間……」平時和弟兄姊妹聊天,我也會有意地説:「現在聚會一坐就是一天,我的腰以前粉碎性骨折過,這樣坐還真的受不了。」一個姊妹聽後佩服地説:「你確實挺辛苦,得好好注意身體啊。」我常常這樣在弟兄姊妹中間顯露自己,弟兄姊妹都覺得我挺能受苦,盡本分很有負擔。

那段時間,我忙着聚會交通,有時候心裏也是空空的,不知道該交通什麽,但看到弟兄姊妹期待的眼神,我心想:「弟兄姊妹都覺得我交通真理透亮,對我挺高看的,我要是跟他們説我不知道怎麽交通,那我在他們心中樹立的好形象不就没了嗎?」于是,我就裝作淡定的樣子讓他們先交通。我心想:「先聽聽大家怎麽交通,最後我把大家的認識一總結,再談點自己的領受,不就顯得我領受真理更全面、更透亮嗎?」就這樣,弟兄姊妹都覺得還是我交通得全面。我還故意説「因為我盡這個本分,所以神開啓我的也不一樣」,以此來抬高自己、顯露自己,弟兄姊妹對我就更加高看、依賴了。那段時間,弟兄姊妹傳福音、澆灌新人不管遇到什麽問題,也不禱告尋求了,都盼着我去給他們交通解决。當時,我也想到過仰望的和被仰望的都有禍了,心裏隱隱有一些不安,但我又一想,「我交通的都是對神話的領受,給弟兄姊妹指出一些實行的路途,都是為了工作能達到果效,這也没啥錯吧?」所以,那些擔憂、不安只是在腦海裏一閃而過,我并没有在意。正當我風風火火、滿有幹勁地盡本分時,好幾年没犯的牛皮癬突然復發了,我的腿上、胳膊上甚至臉上都起了大片的牛皮癬,奇癢無比,癢得我渾身難受,聚會都没辦法參加。這次病發比之前都厲害,用許多藥物都不見好轉,我意識到這次病發不是偶然的,肯定有我該學的功課,但當時我并没有意識到自己哪裏有問題。

後來,我去給幾個傳福音的弟兄姊妹聚會交通解决問題,我心想:我得好好談談,讓他們看看我的工作能力。于是,我就像領導開會作報告一樣,給他們交通傳福音時該如何抓住重點交通,傳福音的常見問題該怎麽解决。弟兄姊妹都很專注地聽着,有的還拿筆不停地記録,生怕落下一句話,就連接待的姊妹也坐在門口認真地聽,不時地還給我端水喝。看到大家對我的交通這麽重視,我心裏還挺享受的,但同時也有些不安:這只是我個人的領受認識,難免會有一些偏差,大家把我的話都記下來,這不太合適吧?但又一想:弟兄姊妹可能是想記住一些好的實行路途,對盡本分有利,這也没錯吧?這樣一想,我對大家做筆記的事就默認了。第二天聚會,一個姊妹又來了,她説:「昨天心平姊妹交通的我没有記上,今天再來聽聽。」聚會結束,我聽到兩個姊妹小聲嘀咕:「録上了嗎?」另外一個姊妹抱怨説:「你咋也没録上?」一聽這話,我心裏就害怕了:大家把我的話看得這麽重要,我這不是把人都帶到我面前了嗎?我越想越害怕,回到屋裏向神禱告,願神開啓我能認識自己。

我當時看了兩段神的話,全能神説:「高舉見證自己,炫耀自己,讓别人高看自己,敗壞人類都會這樣,這是人受撒但本性支配的本能的反應,也是敗壞人類的共性。通常人都怎麽高舉見證自己?怎麽達到這個目的?見證自己受了多少苦、作了多少工、有多少花費,這是其中一種,這是講資本。就是以講資本的方式來高舉自己,使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更高、更牢固、更穩定,從而達到讓更多的人欣賞、高看、羡慕甚至崇拜、仰望、追隨,最終的結果就是這個。為了這個目的,人所做的高舉見證自己的這些事是不是有理智的事?不是,超出理性範圍了,没有廉耻了,就是不知羞耻地見證自己為神做了什麽、受了多少苦,甚至炫耀自己有什麽樣的恩賜、才能、經驗、特殊技能,或者處世的高招與玩弄人的手段。高舉見證自己的手段就是炫耀自己貶低别人,還有偽裝、包裝自己,讓别人看不到自己的弱點、缺點與毛病,讓人看到的永遠是自己光鮮亮麗的那一面,甚至消極了也不敢告訴别人,不敢跟人敞開交通,做錯事了也是盡量地包裹、掩飾。自己在盡本分的過程當中給神家帶來的虧損從來不提,稍微作出一點貢獻、有一點成績就趕緊拿出來炫耀,恨不得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自己多麽有才幹,自己的素質有多高,自己多麽與衆不同、多麽高于常人。這是不是高舉見證自己的方式?(摘自《揭示敵基督·高舉見證自己》)凡走下坡路的人都能高舉自己、見證自己,還能到處宣揚自己、顯露自己,根本没把神放在心上。我説這話你們有没有體驗?有很多人一味地見證自己:我如何如何受苦,我怎麽作工,神怎麽對待我,神又讓我做什麽,特别器重我,我現在如何如何。他説話故意用一些口氣,擺一些架勢,最後有的人該認為他是神了。人到這種程度時聖靈早就離弃了,雖然暫時不搭理他,不開除他,但他的命運已經注定了,只有等待受懲罰了。(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的要求太多》)神的話揭示的正是我的情形,我就是這樣常常高舉顯露自己。剛開始到新的教會,我感覺自己像個無名小卒一樣没有存在感,就把傳福音當成能獲得弟兄姊妹高看、追捧的機會,為了讓大家知道我有工作能力,對我刮目相看,我不談自己失敗的經歷,大談特談自己怎麽傳福音的,傳了多少人,又是如何解决棘手問題的,給人一種假象,讓人覺得我明白真理,會解决問題。被提拔後,我想讓更多的人高看我、心裏有我的地位,就總在弟兄姊妹面前説我多忙碌、受了哪些苦,但對自己的軟弱、敗壞却包着裹着閉口不談,讓人都覺得我很追求真理、很能付代價,盡本分很有負擔,這不是在欺騙、迷惑弟兄姊妹嗎?大紅龍整天鼓吹自己「偉光正」的形象讓人崇拜、追隨,而對背地裏做的惡事却百般掩蓋,以此來迷惑、欺騙世界人民。我這些表現跟大紅龍有什麽區别呀?神給我傳福音的恩賜、特長,是讓我在福音擴展中盡上自己的一份,把更多的人帶到神的面前,得着神的拯救,可我却把這些恩賜、特長當成資本到處顯露、炫耀,享受弟兄姊妹對我的高看、崇拜,我真是太不知羞耻了!因着我不斷地高舉顯露自己,迷惑弟兄姊妹,導致弟兄姊妹臨到問題都不尋求禱告神,而是找我交通解决,我這不是把神架空了嗎?我這是在抵擋神哪!想到這些,我心裏很害怕,跪在神面前,哭着向神禱告:「神啊,我錯了,我高舉顯露自己讓人崇拜,我走的就是抵擋你的路,我願意悔改。」

後來,我就反省自己,為什麽我明知道自己交通的亮光是聖靈的開啓,還是會身不由己地到處顯露、炫耀自己?我看到神的話説:「有些人特别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着他,喜歡在人心裏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的本性是什麽?如果他真是這樣的表現,就足以説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并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占有人,他想在人心裏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别突出的就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從他的這些表現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人有了狂妄的本性、狂妄的實質,就能常常悖逆神、抵擋神,就能不聽神的話,就能對神有觀念,做出背叛神的事來,還能做出高舉自己、見證自己的事來。你説你不狂,那假如把一處教會交給你,讓你自己帶領,我也不對付你,神家也没人修理你,你帶一段時間就把人帶到你的脚下了,就讓人都順服你了。為什麽你能這樣呢?這是本性决定的,這純屬自然流露。你不用特意學别人,也不用别人特意教你,也不用别人命令、轄制你去這樣做,自然就形成一種局面,你所做的一切都是讓人順服你,都是崇拜你,都是高舉你、見證你,一切都聽你的,讓你做帶領自然就帶出這種局面,想改變都不行。這種局面是怎麽形成的?就是人的狂妄本性决定的。狂妄的表現就是悖逆神、抵擋神,人狂妄自大、自以為是,就能搞獨立王國,就能搞自己的一套,就能把人都拉到自己手裏,拉到自己懷裏。人能做出這樣的事來,這種狂妄本性的實質就是撒但,就是天使長了。人狂妄自大到一定地步就成了天使長,該把神放在一邊了,你有這個狂妄本性,心裏就没有神的地位了。(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狂妄本性是人抵擋神的根源》)從神的話中我看到,我的本性特别的狂妄自大,和保羅一樣就喜歡讓人崇拜、仰望。剛開始我也想把本分盡好,但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身不由己地顯露、炫耀自己,雖然知道自己説話帶有存心、目的,却總也克制不住自己的野心、欲望,總想讓人高看、追捧。從小我被家人當成掌上明珠,長大後做生意成為我們當地有名的女强人,無論是在家裏還是在公司都是我説了算,走到哪裏聽到的都是别人的吹捧、贊賞,我也很享受這種衆星捧月、一呼百應的感覺。信神後,我就總不甘心在教會裏普普通通、無人問津,就總想找機會顯露自己讓人佩服、高看。保羅就是本性特别狂妄自大,總想讓人高看、崇拜,到處顯露自己作了多少工、受了多少苦,在他的書信裏從來不見證基督,而是打着扶持教會的旗號高舉自己,後來還恬不知耻地見證自己活着就是基督,導致信徒都崇拜他、高舉他,以他為標杆,甚至還把他的話當成是神的話,以至于兩千年後的今天,衆多宗教信徒都因着持守保羅的話而拒絶接受神的末世作工,保羅把人都帶到他的面前,觸犯了神的性情,遭到神的懲罰。我也是狂妄自大,憑着「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出人頭地」這些撒但的思想觀點活着,總想做人上人,總想在人中間顯露、炫耀自己,導致弟兄姊妹臨到事都聽我的,我説什麽都接受,對我的交通筆記没有記全還要想辦法補上,有的還直接録音,把我的話看得比神的話都重要,就這樣我還不知道反省自己,還沉浸在被人高看的享受中,我真是太狂妄、太不知羞耻了!我不認識自己的身份,不知道自己是一個受造之物,是一個被撒但敗壞的人,恬不知耻地把自己擺在高位上,想讓人心裏都有我的地位,都聽我的、擁護我,因着我不斷地炫耀、顯露自己,導致弟兄姊妹心裏有我的地位,把我越捧越高,他們却離神越來越遠,我這不是在和神争奪人嗎?想到國度時代的行政第一條:「人不得妄自稱大,不得自尊為高,當敬拜神,尊神為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人是神造的,應該敬拜神、尊神為高,可我却讓人都崇拜我、尊我為高,我這不是觸犯行政了嗎?當時,我心裏很害怕,意識到原來顯露自己讓人崇拜高看的性質這麽嚴重。如果這樣下去,肯定和保羅一樣下地獄受懲罰呀!今天病痛臨到是神對我的管教,藉着病痛警示我,讓我意識到自己已經走錯路了,這是神對我的拯救啊!

後來,我想到神的話説:「雖然神説自己是造物的,人類是受造之物,這話聽起來有一點等級的區别,但是事實上,神為人類所作的一切遠遠超出了這一層關係。神愛人類、眷顧人類、牽挂人類,包括他源源不斷地供應着人類,在他心裏從來不覺得是額外的事,從來不覺得這是一件功勞很大的事,他也從來不覺得拯救人類、供應人類、賜給人類一切是對人類作出了很大的貢獻,他只是以他自己的方式、以他自己的實質與他的所有所是這樣默默地、静静地供應着人類,無論人從他得到了多少供應與幫助,他都没有向人邀功的任何想法或者是舉動,這是神的實質决定的,這也正是神性情的真實表露。(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神是造物的主,為了把人從撒但的捆綁下拯救出來,神親自道成肉身來到人間作工作,忍受着人的定罪、毁謗,神為人付出了所有,但神從來不炫耀自己,即便和人相處的時候也從不以神的身份自居,而是默默地供應我們真理、生命,看到神的實質太美善,神卑微隱藏,没有一點兒狂妄、高傲。而我一個被撒但敗壞的人,本來就一無所有,神高抬我盡本分,又在我盡本分的過程當中開啓、帶領我,而我却以此為資本到處顯露、炫耀,想在人心中樹立高大的形象,博得人的高看、贊賞,我真是太没有廉耻,太讓神噁心、厭憎了。我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錯了,我願意向你認罪悔改,我不願意再顯露自己,願你帶領我,使我能找到解决自己敗壞性情的路途。」

當時,我看了兩段神的話,全能神説:「怎樣做是不高舉見證自己呢?同樣一件事,你要是顯露自己就會達到高舉見證自己讓人崇拜的目的,要是敞開亮相自己,那性質就不一樣。這是不是細節?比如,敞開亮相自己的存心、思想,該怎麽措辭、表達是認識自己,怎樣顯露自己達到讓人崇拜是高舉見證自己,這就需要會分辨兩者的區别。如果是講述自己在臨到試煉時怎樣禱告尋求真理站住見證的,這就是高舉見證神了,這樣就絶對不是顯露自己、見證自己了。到底是不是顯露自己、見證自己,主要看講的是不是真實經歷,是不是達到見證神的果效,另外,再看看講經歷見證的存心、目的,就容易分辨了。揭露、解剖自己這裏面也涉及到存心的問題,如果存心是讓大家看見自己的敗壞流露,看見自己是怎麽轉變的,從中得着益處,你説出的話就誠懇、真實,與事實相符,這樣的存心就是對的,就不是在顯露、見證自己了;如果存心是讓大家看見你的真實經歷、看見你的變化,看見你有真理實際,能崇拜你、高看你,那這個存心就是錯誤的,也應該亮亮相;如果你談的經歷見證是虚假的,是摻水分的,蒙蔽别人,不讓别人看到自己真實的那一面,不讓自己的存心、敗壞或者軟弱、消極暴露在别人面前,這樣説話就是在欺騙、迷惑人了,這屬于作假見證,這是欺騙神、羞辱神,是神最恨惡的。這幾種情形都有明顯的區别,都是根據存心來分辨的。(摘自《揭示敵基督·高舉見證自己》)見證神主要多談些神怎麽審判刑罰人,用哪些試煉來熬煉人、變化人的性情,你們在經歷中流露了多少敗壞、受了多少苦,最後怎麽達到被征服的,對神的作工有多少真實的認識,該怎樣為神作見證還報神的愛。你們把這方面的語言説得實實在在點、通俗點,别説空洞理論,説點實在話、心裏話,就這麽經歷就行了。别預備高深的、空洞的理論來炫耀自己,那顯得太狂妄没有理智,要多講點實際的現實經歷中的實情話、心裏話,這對人最有益處,讓人看着也最合適。(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要想達到不高舉見證自己,就得常常活在神面前,有一顆敬虔的心、敬畏神的心,另外還要在弟兄姊妹面前敞開心,有意識地亮相、解剖自己的敗壞,講自己真實的經歷。當想高舉見證自己的時候,得背叛自己,擺對存心,多揭露解剖自己的敗壞、悖逆,交通自己經歷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後對神的作工有哪些認識,多説點心裏話,讓弟兄姊妹從中得着益處,看到我真實的一面。有了實行路途,聚會時我就把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認識全都和弟兄姊妹敞開亮相了,并且告訴他們,平時我談的認識有點亮光那都是聖靈的開啓,不是我的真實身量,如果神不帶領,我什麽也做不了。弟兄姊妹也意識到他們崇拜、仰望我不對,説以後不能再仰望人了,遇到問題要禱告神,尋求神的帶領,獲得聖靈的開啓光照。後來聚會時,再遇到不明白的問題,我也能放下臉面和弟兄姊妹敞開尋求交通,弟兄姊妹都能互相交通自己的領受、認識,有些還是我領受不到的,我感覺很得幫助。弟兄姊妹不像以往那麽崇拜我了,發現我身上存在問題也會給我直接點出來。當我再有想高舉顯露自己的想法時,我就向神禱告,接受神的鑒察,同時也和弟兄姊妹敞開亮相,讓弟兄姊妹知道我的缺少和不足,接受大家的監督。這樣實行,我感覺心裏挺踏實、平安的,也體嘗到了實行真理的甘甜。當我認識到自己的狂妄本性和所走的錯誤道路向神悔改時,我身上的牛皮癬慢慢地不癢了,一點點好轉起來。

經歷了神的管教責罰,我看到了神的公義性情活靈活現,也看到了神真實的愛,神所作的都是為了拯救我脱離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是神的審判刑罰、管教責打及時地制止了我作惡的脚步,把我從危險的邊緣上拯救了回來。感謝神!

主正在叩門,你想打開心門迎接到主嗎?聯繫我們,將有講道人與你交流迎接主的路途,使你早日迎接到主與主同赴筵席。

相關内容

終于活出點人樣

她是盡教會帶領本分,當教會的人才需調到其他地方盡本分時,她擔心自己的工作果效受影響,一次次抵觸、攔阻,想方設法攔阻人員調走,給神家工作造成打岔。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她看到自己太自私惡毒,為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把人控制在自己的範圍裏,打岔攪擾了神家工作,對自己有了真實恨惡,願意悔改。之後盡本分時,她能放下自己的利益實行真理,心裏感到踏實平安。

檢舉中的收穫

美國 丁麗 前年夏天,我聽説教會帶領周姊妹安排李弟兄做了澆灌執事,説李弟兄素質比較好,聚會交通也能談出一些亮光。聽到這個消息,我有些詫异,我跟李弟兄一起配搭盡過本分,對他有些了解,李弟兄的口才是比較好,聚會交通也是滔滔不絶,但他講的多數都是字句道理,解决不了實際問題,而且他的性情…

傳福音經歷到的

中國河南 馮路 記得我剛操練傳福音那會兒,在湖北遇見一個大贊美派的同工徐弟兄,見面没多久,我倆就聊起了怎樣迎接主來的話題。他説以前他們帶領總講,2000年主就會駕雲降臨來提接信徒進天國,大家都信心百倍地等候主來,可這一年年過去了,到現在也没有看見主駕雲降臨,帶領都不知道該怎麽解釋…

一名基督徒的求福轉變記

是神一次次的對付管教帶領我走到今天,使我對自己自私卑鄙的撒但本性看透了一些,對信神與神搞交易的得福存心有了些分辨。現在我能放下得福存心,只為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滿足神,這都是神作工達到的果效。感謝神的拯救!我願在以後的盡本分中更多地接受神的顯明與對付,擺對存心只為愛神、滿足神而活。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