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勞苦作工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嗎

17

河南省 話梅

作工的歲月

陸尋光坐在書桌前翻看著相冊,當他看到一張黑白照片時停了下來,這張照片是他和劉弟兄年輕時的合影,陸尋光認真地端詳著這張照片。片刻後,陸尋光起身走到窗前,月光灑在了他的身上,他望著窗外思緒萬千,腦海中浮現出那些年和劉弟兄一起事奉主的畫面。陸尋光心想:「我和劉弟兄年輕時就在教會熱心事奉主,到處傳道,牧養教會,傳福音時還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強行關押了八年。每當內心軟弱的時候,我們就互相鼓勵,要背起主的十字架,相信以後必會得到主賜給的公義冠冕……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了,不知道劉弟兄現在怎麼樣了?」陸尋光回想著和劉弟兄相處的點滴,臉上露出了笑容。

這時,兒子天賜推門進來,問:「爸,你找我有事嗎?」

天賜的詢問將陸尋光從無邊的回憶中拉了回來,他轉身走到天賜跟前說:「噢,明天你劉伯伯要從外地回來,我想讓你和我一起去接他。」

「就是和你一起傳福音被抓坐監的劉伯伯嗎?我常聽你提起他,這次可算有機會能和他交通交通聖經中的真理了。」天賜驚喜地追問道。

陸尋光點點頭,說:「是啊,你劉伯伯是個真心愛主的人,當初因教會工作的需要他去了外地,到現在我也有十年沒見他了,不知道這些年他是怎麼經歷的,這次咱們和你劉伯伯好好交通交通。」

天賜認同地說:「嗯,這太好了!」

陸尋光接著問道:「哎,天賜,這幾天你天天忙到這麼晚,教會的事務應該處理得差不多了吧?作為教會講道人,你可要看顧好教會,多為主跑路作工,這樣主來我們才有資格被主提進天國啊!」

天賜回應道:「嗯,知道了爸。」

陸尋光和兒子天賜繼續交談著,夜,越來越靜了,此時的月色格外美……

重逢後的爭執

重逢

第二天,陸尋光、天賜和劉弟兄到陸尋光家時已是正午。吃過飯後,陸尋光和劉弟兄坐在客廳裡敘舊,天賜在廚房裡幫妻子雪琴清洗碗筷,忽然聽到劉弟兄說:「這些年啊,咱們一直認為勞苦作工,各處傳道、建立教會就是在遵行神的旨意,這樣的受苦花費肯定會蒙主稱許,主來時我們就有資格被提進天國。這些年,我們也一直跑路受苦,熱心花費,從來沒懷疑過這觀點是否符合主的話,只是這樣追求著。前段時間我遇到一位傳道人,我們在一起交通的時候,他說『勞苦作工就能進天國』這是人的觀念想像,不合神的心意,主耶穌從沒說過這話,我們按著人的觀念追求怎麼能進天國呢?我聽了這話心裡一驚,心想:『這個觀點是出於人的觀念,怎麼可能呢?兩千年來信主的人都是這樣追求的,那還能有錯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為了弄明白這個問題,我仔細查找了聖經,發現主耶穌確實沒說過『為我勞苦作工就能進天國』這話。主耶穌只是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我反覆揣摩這句經文,主說惟獨遵行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天國,我就有些困惑了:『那到底什麼是遵行天父旨意呢?我們這樣勞苦作工、傳福音受苦不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嗎?』為弄明白這個問題我就向主禱告,求主帶領。後來通過傳道人的交通,我才認識到原來咱外表能為主勞苦作工並不是真正的遵行神旨意,也不蒙主稱許……」天賜聽見他們的交談,對妻子說:「牧師長老常常說勞苦作工就是遵行神旨意,等主來我們就能被提進天國,我也是這麼認為的,怎麼劉伯伯和我們的領受不一樣呢?」妻子聽後邊揣摩邊點頭說:「是啊!劉伯伯談的問題很關鍵啊!」於是天賜對妻子說:「雪琴,咱倆趕緊收拾一下,也去聽聽爸和劉伯伯在談什麼。」雪琴點點頭。

不一會兒,天賜和妻子倆人收拾完碗筷來到客廳,拿把椅子坐在一旁,此時屋內的氣氛顯得有些緊張。

陸尋光皺著眉頭說:「劉弟兄,咱們信主這些年,一直為主撇棄花費,傳道作工,牧養教會,你怎麼能說這不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呢?使徒保羅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這說明勞苦作工、撇棄花費就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到主來時就會賜給我們榮耀的冠冕,這還會錯嗎?」

天賜很不解地說:「對呀!劉伯伯,我們一直都認為效法保羅竭力多作主工,為主花費就是在遵行神的旨意,難道不是這樣嗎?」

劉弟兄:「陸弟兄、天賜,你們先別急,聽我慢慢說呀!以往我和你們一樣也是這樣認為的,覺得勞苦作工就能蒙神稱許,但當我聽了傳道人的交通和讀的一段話之後,才認識到自己的領受錯了。我也給你們讀讀那段話吧,你們聽了就明白了。『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麼?對這個問題多數人還是稀裡糊塗,對實際的神、天上的神總是採取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說明人信神並不是為了順服神,而是為了獲得某種利益,或者逃脫災難之苦,人才有了一點點順服的成分,這種順服都是有條件的,都是以個人前途為前提而順服的,都是迫不得已的,那麼你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麼?如果你單是為了前途,為了命運,那你最好不要信,你這樣的「信」屬於自我愚弄,屬於自我安慰、自我欣賞。若你的信神不是建立在順服神的基礎上的,那麼,你終究要因抵擋神而受懲罰。凡是信神不尋求順服神的人,都是屬於抵擋神的人,神要求人尋求真理、渴慕神的話、吃喝神的話、實行神的話,都是為了達到順服神。若你的存心真是這樣,神必然高抬你,神必然恩待你,這是誰也不可疑惑的,是誰也不可更改的。若你的存心不是為了順服神,而是有別的目的,那麼,你的所說所做以至於你在神面前的禱告,甚至你的一舉一動都屬於抵擋神的,即使你話語溫柔、態度溫和,你的一舉一動、你的表情在人看來都合適,似乎是一個順服者,但就你的存心來說,就你信神的觀點來說,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抵擋神,都是作惡。外表順服如羊,心裡卻存著惡意,這樣的人屬於披著羊皮的狼,是直接觸犯神的人……』(摘自《信神就當順服神》)當時聽了這段話,我感到很扎心,這話中的字字句句都在揭露我們信神的觀點。想想我們雖然能為主勞苦作工,撇下一切傳福音、建立教會,但我們卻不是為了體貼主的心意,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更不是為了順服主、愛主,而是為了得到公義的冠冕,得著賞賜,我們還把勞苦作工當成了進天國的籌碼,拿自己的撇棄花費跟神搞交易,換取天國的福氣,這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嗎?這不是在利用主、欺騙主嗎?主是聖潔的,我們這樣帶著交易的付出花費,主怎麼會稱許呢?就像兒女為父母操持家務,照顧父母的衣食住行,為父母買這買那,但他們做這些的目的是為了謀得父母的產業,並不是真心實意地孝順父母,這樣的兒女父母能喜歡嗎?能說他們是在孝敬父母嗎?」

雪琴聽後搖搖頭說:「不能。」

劉弟兄繼續交通:「再說了,主從來沒說過勞苦作工就能進天國呀,這是保羅的觀點,保羅的話不能作為我們進天國的依據。在進天國的大事上,我們只有根據主耶穌的話來衡量才最準確,因為只有主耶穌才是天國的王。要是我們把人的話當作進天國的標準,而把主的話放在一邊,這是不是有點喧賓奪主呢?那樣會不會偏行己路呢?」

雪琴贊同地說:「是呀,主從來沒有說過只要我們勞苦作工就能進天國,而是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1-23)從主的話中看到,奉主的名傳道、作工的人,在主來的時候不能都進天國,有許多人還會被主定罪。這麼看來勞苦作工不代表就是在遵行天父旨意,也不是進天國的標準啊!」

劉弟兄點點頭,繼續交通道:「是啊,想想法利賽人雖然能勞苦作工、受苦付代價,外表也有很多好行為,但他們絲毫不實行神的話,不遵守神的誡命,他們勞苦作工都是為了得福、得賞賜,為了自己的地位、飯碗,他們沒有一點愛神、敬畏神的心,還能抵擋神、褻瀆神,最終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遭到了神的咒詛、懲罰。這就足以證明人外表的受苦付代價不代表人是在遵行天父旨意,更不代表認識神、順服神!」劉弟兄稍微停頓了一下,看了看陸尋光,繼續說道:「同樣我們今天雖能為主作工受苦,但還能常常犯罪抵擋神,臨到試煉發生災禍還會埋怨神、論斷神,即使有點撇棄花費也是為了得福、得賞賜,是與主搞交易,並不是真實地順服主,信神還能為自己的存心、目的圖謀,天國不容許污穢的人進去,我們這麼污穢敗壞又怎麼能進天國呢?」

陸尋光聽到這裡心裡猛然一驚,尋思著:「這麼多年來我效法保羅撇棄一切,勞苦作工,就認為是在遵行神的旨意,還從來沒有懷疑過,可劉弟兄這麼交通的確有道理啊,難道……主啊!願你帶領我吧!」

天賜也低頭思索著。

何為遵行神旨意

陸尋光平復了一下心情,對劉弟兄說:「劉弟兄,你剛才讀的那段話真使我心裡震撼啊,我從來都沒認識到自己撇棄一切、勞苦作工不是為了順服主、愛主,而是與主搞交易,想換取公義的冠冕,現在想想帶著交易的作工的確不是在順服主,更稱不上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呀!」

天賜邊聽邊點頭,接著說道:「是呀,我們為主花費、勞苦作工是為了得著天國的福氣,這裡面的摻雜太多了,這怎麼能是遵行天父旨意呢?哎,劉伯伯,那到底什麼是遵行神旨意呢?」

明白神心意

劉弟兄微笑著說:「什麼是遵行神的旨意,其實主早就告訴我們了,正如主耶穌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太22:37)遵行天父旨意主要是指我們心裡能愛神,能實行主的話,遵守主的誡命,作工花費都是為了愛主、滿足主,沒有個人存心、慾望,不與神搞交易,即使臨到試煉也不埋怨神,能為神站住見證,無論神怎麼說都能順服,沒有自己的喜好、選擇,心裡能真實愛神,這才是真正的遵行神旨意啊!就像亞伯拉罕能絕對順服神、聽從神的話,在試煉中能真心實意地把自己的獨生子歸還給神,為神站住了見證;又如約伯,他一生都追求遵行神的道,敬畏神遠離惡,在痛失家產、兒女的試煉中不埋怨神,依然稱頌神的名,堅守神的道,成為蒙神稱許的人;還有彼得,他注重在凡事上尋求真理,追求愛神,體貼神的心意,順服神的要求,從不為自己的得失向神祈求什麼,最後還為神倒釘十字架,達到了愛神至極、順服至死。他們都是實行神的話、遵守神誡命的人,是敬畏神、順服神的人,都為神作出了美好響亮的見證,這樣的人才是遵行神旨意的人。」

劉弟兄的一番話使陸尋光很受觸動,他起身倒了一杯水,在心裡默默地尋思著:「劉弟兄談得很實際呀!回想我信主多年,雖然奉主的名各處作工講道,風裡來雨裡去,也受了一些苦,付了一些代價,可就是沒有注重在凡事上尋求真理,追求愛主、滿足主啊。我在作工講道的時候還常常講解神學知識,以此來顯露自己、高舉自己,讓弟兄姊妹高看;還能狂妄自大,違背主的要求隨從自己的意思行事;為主有點撇棄花費,受點苦、付點代價,就認為自己是最愛主、對主最有忠心的人,卻不知自己是在與神搞著交易,向神索取天國的福分……這樣的勞苦作工都是為了自己,根本不是為了滿足主,作工這麼多年還沒有順服主的實際,怎麼能稱為遵行神旨意的人呢?怪不得主耶穌說:『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2-23)」

天賜聽劉弟兄這麼交通,恍然大悟地說:「哦!原來只有實行神的話,遵行神的誡命,達到愛主、滿足主才是遵行神旨意,如果我們不按照主的話實行,心裡也不追求愛主,光是抱著自己的存心慾望一廂情願地跑路受苦,這就談不上遵行天父旨意了。」

陸尋光回到座位上定了定神,對劉弟兄說:「你這麼交通很有亮光,我心服口服。我現在明白了為什麼奉主的名傳道、作工的人,最後卻沒能得著主的稱許,反而被主定罪,就是因為我們的勞苦作工不是為了愛主、滿足主,而是藉著勞苦作工來滿足自己的得福存心,這不是見證,更不是在順服主。只有注重實行主的話,按照主的要求作工傳道,沒有個人的存心目的,在凡事上追求愛神、滿足神,順服神的擺佈安排,這樣的人才合神的心意,就像亞伯拉罕、約伯、彼得等歷代的聖徒一樣,這才是真正遵行神旨意的人,只有這樣的人才能進天國!」

雪琴邊給劉弟兄倒水邊說:「是啊!主的話說得這麼明白,咱要是還按著自己的觀念想像信主,認為勞苦作工就是遵行神旨意,卻不注重實行主的話,遵守主的誡命,那肯定會像法利賽人一樣信神還在抵擋著神,到最後只能被主定罪咒詛,那我們信神不就成了一場空嗎!」

落日的餘暉透過窗戶照進了屋子,顯得格外溫馨,陸尋光他們還在探討著,臉上洋溢著喜悅的笑容……

別離後的感慨

傍晚送走劉弟兄後,陸尋光來到書房,回想起和劉弟兄闊別重逢後的交通,從喜悅到不解,最後共同尋求主的心意,明白了什麼是遵行天父旨意,這樣的交通太有意義了!陸尋光抬頭看著牆上掛著的一幅字畫:「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太22:37)心裡感慨:是啊!進天國不像我們想像得那麼容易,勞苦作工不代表遵行主的道,我們必須努力實行主的話,遵守主的誡命,達到真實地順服神、愛神才是遵行神旨意,才能進天國啊!

相關內容

基督教會小品《異想天開》勞苦作工​​真能進天國嗎...
《寶座流出生命河的水》精彩片段:勞苦作工代表遵行天父旨意嗎...
電影《等》 精彩片段:遵行神的旨意才能進天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