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去世之後

2024年06月11日

中國山東 王明

從我記事起父母就常常教導我,長大以後要孝敬父母、長輩,做人不能没有良心。慢慢地,在家庭和學校的教育下,像「百善孝為先」「父母在,不遠游」這些傳統思想就種在我心裏了,我自己也覺得為人子女在父母年老的時候應該盡上孝心,還報父母的養育之恩,使他們的晚年過得幸福。我成家以後,因為我父親患有嚴重的氣管炎不能幹活了,家裏的地就不種了,我們哥倆就拿錢來贍養父母。雖然那個時候我剛剛成家日子過得挺緊的,但是覺得自己過得緊點也不能讓父母受苦。記得有一次我妻子因為一件事跟我母親吵起來了,我當時火就上來了,直接扇了妻子一巴掌,心裏覺得「你對我的母親不尊重這就是不孝!」雖然過後我也為自己的衝動後悔,但一想到母親受委屈了我心裏就不平。

2007年,我妻子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了我,能聽到神的發聲説話,我心裏就感覺特别的榮幸,也願意力所能及地盡上本分。没想到2012年妻子傳福音被抓了,我也因此有環境隱患就離開家盡本分了。2019年,我的父親去世了,那個時候我特别地挂念母親,每一次我都會趁着晚上没人的時候偷偷地回去看望她。看到母親的身體狀况越來越差了,我就特别想留在家裏好好地照顧母親。但是没辦法,環境不許可。一方面害怕大紅龍抓我,另外,本分也確實很忙,我只能幫母親收拾收拾衛生就得趕緊走了。每次走的時候看到母親那種不捨的眼神,那種滋味是最難受的,覺得做兒子的在母親需要人照顧的時候不能在她身邊盡孝,就感覺很愧對母親,甚至覺得自己就是個不孝子。

2023年的11月份,有一天我哥發來信息説我母親去世了,得知這個消息後我心裏一下就癱了,想到以後再也見不到母親了,眼睛瞬間就模糊了。我特别想回去看母親最後一眼,但是考慮到環境問題我不得不放弃這個念頭。我從小父母就特别地疼愛我。記得上初中的時候我住校,一次就要帶一個星期的飯,那時家裏的麵粉不够吃,多數都是吃些玉米餅子和地瓜之類的,但每次母親都會給我蒸上一鍋饅頭,讓我拿着住校吃。為了給我們哥倆蓋房子,父母也没少受苦,還四處借錢,背了好幾年的債,真是省吃儉用地過日子啊。最近這幾年母親身體越來越差了,心臟有問題,肺也不好,腰疼得走路都困難,而我在她臨到病痛最困難的時候却不能在她身邊照顧,現在她離世了我又不能為她送終,街坊鄰居和親戚朋友肯定會説我是個不孝子。都説養兒防老,養我這樣的兒子有什麽用?可越這麽想我心裏就越難受,對母親的那種虧欠和負罪感就更重了。那幾天我整個人都是昏昏沉沉的,雖然也在盡着本分,但都是心不在焉。有時候燒水,燒上後我就去忙别的事,没一會兒就忘了,等看見的時候水都快燒乾了;炒菜也是,炒着炒着就忘了放没放鹽了;看神的話心也投入不了。做什麽我都覺得没勁。後來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趕緊向神禱告,願神能帶領引導我盡快從不對的情形裏走出來。

尋求中,我就想起神交通關于父母離世方面的話語,我就趕緊找出神話語朗誦反覆地聽。全能神説:「父母得病對你來説已經很意外了,那父母離世對你來説就更加意外了。那在這件事還没有發生之前,應該怎麽解决這件事對你形成的意外打擊,使你的盡本分、你所走的道路不受到任何的衝擊、干擾與影響?先看看死到底是怎麽回事,離世是怎麽回事,是不是離開人世間了?(是。)就是人帶有肉體形象的這個生命,在人能看得見的物質世界中從此就除名了,没有了,他會以另外一種形式活在另外的世界。那這個生命的離世,就意味着在這個世界上你與他的這層關係解除了、没有了、結束了,他以另外一種形式活在另外一個世界,至于在另外一個世界活得怎樣,會不會再來人世間,還會不會與你相遇,會不會與你有任何的肉體關係、情感糾葛,那是神的命定,與你没有任何關係。總之,他的離世意味着他在這個人世間的使命結束了,畫上句號了。他此生在這個世界中的使命結束了,你與他的這層關係也就到此結束了。至于他以後是有輪迴,還是在另一個世界接受任何處罰、管制或者任何的處理與安排,與你有没有關係?你能不能决定?與你没有任何關係,你也决定不了,你也得不着任何的消息。你與他在此生此世中的這層關係就到此為止了,就是你與他一起生活這十年、二十年或者三四十年的這麽一段緣分到此為止了,從此以後,他是他、你是你,你們之間没有任何的關係。即便你們都是信神的,他盡他的本分,你盡你的本分,已經不在一個空間環境之下生活了,你們就没有任何關係了,只不過神交代給他的使命他早就完成了,那他對你盡的責任呢,從你離開他獨立生存那一天就已經結束了,你就與他没有關係了。如今他離世,對你來説只不過讓你在情感上有了缺失,少了一個思念的親人,你再也看不到他了,再也不能得知他的任何消息了,他的以後、未來與你没有任何的關係了,没有任何血緣關係,連同類關係都不是了,就是這麽回事。父母的離世,就是在這個人世間你得到的關于他們的最後消息,也是你看到或者聽到的他們一生中所經歷的生老病死的最後一關,僅此而已。他們的死不會帶走你的什麽,也不會賜給你什麽,就是死了,結束了這次做人的旅程。那他們的離世就不用管到底是意外死亡,還是正常的死亡,還是得病死亡,等等這些,總之,如果不是神主宰、神安排,没有任何一個人或者勢力能奪走他們的生命,他們的離世只能意味着他們肉體生命的結束。你如果思念他、懷念他,或者因為情感作用覺得愧對他們,這都是不應該的,没必要。人都離世了,你再想什麽都多餘,是吧?如果你想,『這麽多年,父母想没想我呀?這麽多年,我不在他們身邊盡孝,他們多受多少苦啊?這麽多年一直想着能在他們身邊陪伴他們幾天,没想到他們的離世來得這麽快,心裏難過,覺得愧疚啊』,你這麽想没必要,這跟你没有關係。為什麽没有關係?因為你對他們盡孝也好,陪伴他們也好,這不是神給你的義務與任務,他們在你身上能享多少福、受多少苦,那都是神命定好的,跟你没有絲毫關係。他們不會因為你陪在身邊而延長壽命,也不會因為你遠離他們,不能常常陪伴在他們身邊而縮短壽命,他們的壽命都是神命定好的,跟你没有任何關係。所以,在你有生之年,如果聽到父母離世的消息,你也不需要有什麽負罪感,應該正確對待、接受。《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七)》神的話讓我明白了,母親的離世是她經歷人生的最後一關,這是每一個人都要面對經歷的。一個人的離世就代表他與在世親人的這層血緣關係結束了,没有任何關係了,作為親人再思念和内疚都是多餘的。同時我也明白了,每個人的命運都是神在主宰着,每一個人的生死更在神的手中掌握,我母親能活多大歲數、一生該受多少苦這都有神的命定,即使我在她身邊照顧也不能給她减輕痛苦,更不能讓她多活幾年,到死的時候那就是神給她命定的壽數到了,不是人能改變的。而我呢,在母親離世以後就陷在對母親的虧欠當中,還認為我母親這麽快離世是因為我不能在她身邊照顧她或者是她想我想的,我就總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其實這個看事觀點是錯誤的,不符合事實。細想想,母親最近這幾年病痛纏身,心臟和肺都不好,一活動就喘不上氣,走路也費勁,她的身體狀况越來越差了,其實活得是很痛苦的,現在離世了對她也是一種解脱。想到這兒,我對母親的虧欠就能放下一些了。

後來我就琢磨:為什麽我總覺得虧欠母親呢?尋求中,我看了一個經歷見證視頻,裏面引用的神話語挺針對我的情形。全能神説:「外邦世界有一個什麽説法,『烏鴉反哺,羔羊跪乳』,還有什麽『人若不孝,禽獸不如』,這套説法説得多麽高大上!其實,他們説的『烏鴉反哺,羔羊跪乳』這些現象還真有,是事實,但僅僅是生物界中的現象而已,是神給各種生物所制定的一種規律而已,各種生物包括人都在遵循這種規律。各種生物都在遵循着這種規律,更證實了各種生物是由神造的,這個規律没有任何生物能打破,没有任何生物能超越。你看,獅子、老虎都是比較凶殘的肉食動物,但是在幼崽没有成年之前,它們也在撫養,也不會咬,這就是動物的本能。不管是哪類動物,不管是凶殘的還是善良温柔的,都有這個本能,各種生物只有遵循了這樣一種本能、這樣一種規律才能繁衍生息下去,包括人類。如果各種生物不遵循這個規律,或者没有這個規律、没有這個本能的話,那各種生物就不會繁衍生息下去,生物鏈就不存在了,這個世界也就不存在了。是不是這樣?(是。)烏鴉反哺,羔羊跪乳,這恰恰證實了生物界在遵循着這樣一種規律,各種生物都有這種本能,在生養下一代之後,在幼崽未成年之前都是在雌性或者雄性的呵護、撫養之下長大。各種生物都能對自己的下一代盡責任、盡義務,盡心盡責地撫養自己的下一代,更何况人了,人被人類稱為是高級動物,如果都不能遵循這種規律,如果都没有這種本能的話,那人類還不如動物呢。所以,父母不管在養育你期間給了你多少的撫養,盡了多少的責任,他們只是在做一個受造人類能力範圍内該做的一件事,這是他們的本能。……各種生物或者動物都有這些本能、規律,它們遵循得特别好,實行得特别到位,没有人能打破。還有一些特殊的動物,像老虎、獅子,它們到成年的時候就和父母分開了,甚至有的雄性之間就成為對手了,該咬就咬,該争就争,該鬥就鬥,很正常,這是規律。它們不講情感,也不像人類那樣活在情感裏,『得報恩啊,得償還啊,得聽父母的呀,不孝順父母别人會譴責、會駡,戳脊梁骨,我可受不了這個!』動物界就没有這些説法。為什麽人能有這些説法?因為在社會上、人群中有各種各樣錯誤的思想、輿論,人受了這些錯誤思想、輿論的影響、侵蝕、腐蝕之後,人就對兒女與父母這層關係有了不同的解讀、不同的處理,最後就把父母當成了自己的債主,一輩子怎麽還也還不完。甚至有的人父母死了,他因為一件事做得没讓父母高興、如願,一生都覺得愧疚,覺得愧對父母的恩情。你説這多不多餘啊?人活在情感裏,只能被來自情感的各種思想所侵擾。人活在敗壞人類思想渲染的環境之下,人會被各種錯謬的思想所侵擾,所以人就活得很累,不像其他生物那麽簡單。但是,今天因着神作工,神發表真理讓人知道這一切事實的真相,讓人明白真理,當人明白了真理之後,這些錯謬的思想觀點就不再成為你的包袱,也不再讓你以錯謬的思想觀點為指導來處理與父母的這一層關係,那你就活得輕鬆了。活得輕鬆,并不是説不知道人的責任、義務是什麽,同樣知道人的責任與義務,就看人選擇以什麽觀點、什麽方式來對待了。一條路是走情感路綫,按着情感的方式去處理,按照撒但所指引給人的方式與思想觀點去處理;一條路是按照神所教導給人的話語去處理這些事情。人憑撒但的這些錯謬的思想觀點處理這些事的時候,人只能活在情感的糾葛裏,總也分不清對與錯,人在這種情况下只能活在一個網羅裏,總糾纏『你對了,我錯了,你給我的多了,我給你的少了,你忘恩負義了,你做得過分了』等等這些事,就没有説清楚的時候。但是,當人明白了真理之後,人從錯謬的思想觀點與情感的網羅裏跳脱出來的時候,這些事情就簡單了。如果你遵循了正確的、從神來的一個真理原則、一種思想觀點,那你就活得很輕鬆。社會輿論也好,良心知覺也好,情感包袱也好,都不再成為你處理與父母這層關係的攔阻,反之會讓你能理性地、正確地面對與父母的這層關係。你按着神給人的真理原則這麽做,即便有人在背後戳你脊梁骨,你内心深處也是平安的、平静的,不會受它的影響,最起碼你自己不在内心深處駡自己是白眼狼,内心深處不再有良心的控告。因為你知道你所做的這一切是按照神所教導給你的方式做的,你是在聽神的話、在順服神的話、在遵循神的道。聽神的話、遵循神的道是人最該有的良知,你做到了那才是真正的人,你没做到你就是白眼狼。《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七)》原來父母撫養兒女是神給人制定的生存規律,這是人的本能,也是人在盡責任、盡義務,它不是一種恩情,更不應該看成是一種交易。就像自然界的各種動物,它們也都在遵循着神給制定的撫養後代這一規律,這是它們的本能,也是它們的責任。以前我特别愛看《動物世界》,看到狼外出覓食也很不容易,有時候要跑很遠的路,遇到大型動物可能還有生命危險,有時候它自己都不一定吃飽,但回去以後就會吐一些食物來喂養幼崽,遇到危險的時候還會把小狼藏起來,狼對幼崽可以説是很精心地撫養與呵護。以前我住過民房,那時候在屋檐底下住過一對燕子,到了繁殖的季節,它們為了孵化小燕子大熱天的在窩裏得趴上十多天,等到小燕子出殻以後還得不停地覓食喂養和照顧。它們都盡職盡責、任勞任怨,為了繁衍後代就一直重複這樣的生活,也不講報恩、不講還報。同樣,人類撫養後代也是在盡責任與義務,這不能算是一種恩情。我從小就受父母和學校的教育薰陶,把「百善孝為先」「父母在,不遠游」,還有什麽「人若不孝,禽獸不如」等傳統文化當成了正面事物,認為父母從小含辛茹苦地把我養大了受了不少苦,我得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不能讓父母晚年再受苦了。所以剛成家的時候,我即便是過得再緊巴也得多給父母點養老錢,好讓他們過得好一點;當我妻子跟母親吵架的時候,為了不讓母親受委屈我第一次動手打了妻子;尤其是在母親年老的時候,我就覺得做兒子的應該盡上孝心,如果做不到那就是没良心,是不孝。其實,外表看是父母把我撫養長大的,事實上我是在神的看顧保守中長大的。記得小時候我到池塘裏洗澡,一不小心就落到深水中了,差點兒被淹死,是一個小夥伴把我拉上來的。還有一次我出了車禍,但我只是擦破了點皮。這都是神保守了我,我應該還報的是神的愛才對啊。看到自己信神多年了還能受這些傳統文化的左右與影響,是非不分,信神不能根據神的話看事,這跟不信派有什麽區别啊?要不是神發表這方面的真理,我肯定還會憑着傳統文化活着被撒但愚弄苦害。

後來我又看了一段神的話,對自己裏面的錯誤觀點又有了些認識。全能神説:「多數人選擇離開家盡本分,一方面是因為客觀大環境的原因人必須離開父母,不能守在父母身邊照顧他們、陪伴他們,這不是人願意選擇離開父母,這是一方面客觀原因;另一方面,主觀上來説,你出來盡本分不是因為想離開父母逃避你的責任而出來的,而是因着神的呼召,你為了配合神的作工、為了接受神的呼召盡受造之物的本分,不得不遠離父母,不能留在他們身邊陪伴、照顧他們。你不是為了躲避責任才出來的,是吧?躲避責任出來與你接受神呼召必須離開他們出來盡本分,這是不是兩種不同的性質?(是。)你内心對他們是有牽挂有思念的,你的情感不是空白的,如果客觀環境許可,你能守在他們身邊同時也能盡本分,你願意陪伴在他們身邊時常照顧他們的生活,盡你的責任,但是因為客觀環境的原因你必須遠離他們,不能守在他們身邊,不是你不願意盡兒女的責任,而是你達不到。這是不是性質不一樣?(是。)如果説你離開家是為了逃避對他們盡孝道、盡責任,這是不孝,没人性。父母把你養大了,你恨不得翅膀硬了趕緊出去單過,不想看到父母,聽到父母有什麽難處都不想搭理,有條件管也不管,就假裝没聽到,誰愛説什麽説什麽,就是不想盡責任,這是不孝。但現在是這樣嗎?(不是。)很多人因為盡本分離開了本縣、本市、本省甚至本國,已經遠離家鄉了,而且因為種種原因不方便與家裏聯絡,偶爾從家鄉來的人口中打聽到父母現在的情况,知道他們還健康,生活得還好,也就安心了。其實你不是不孝,不是到了没人性的程度連父母都不想管,不想盡責任,而是因為種種客觀原因你必須選擇這樣做,這不是不孝。《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六)》看完這段神的話我心裏透亮了,對什麽是孝、什麽是不孝有了分辨。其實我離開家是為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并不是為了逃避責任不孝敬父母,如果條件許可我也能盡上責任在母親的身邊照顧她,可條件不許可,我就只能盡我所能地拿出點錢讓哥哥姐姐照顧。雖然我盡的是接待本分,外表看很不起眼,但這也涉及到我盡本分有没有忠心,也涉及到對環境的維護,如果環境維護不好導致弟兄姊妹被抓那就會耽誤教會工作。想到《聖經・馬太福音》中記載:「又有一個門徒對耶穌説:『主啊,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親。』」(馬太福音8:21)主耶穌説:「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跟從我吧!(馬太福音8:22)恩典時代神對人就有明確的要求,更何况現在是神最後一次拯救人類的時代,神對人的要求拔高了,當本分臨到時我更應該放下一切滿足神。記得以往我看過一個紀録片,記録的是十八世紀初第一個來中國傳道的歐洲傳教士馬禮遜,那個時候馬禮遜才二十五歲,為了傳揚主的福音背井離鄉來到中國,還盡心盡力地翻譯了第一本中文《聖經》,開創了中國福音的先河。後來在他的帶動下來中國傳道的歐洲傳教士達到了七千多人,很多人為擴展福音工作獻出了自己的餘生,最後使主耶穌的福音在中國達到了家喻户曉,這是神稱許的。現在我因着要盡本分,還有大紅龍的迫害,我不能回家為母親養老送終,這不是不孝,這是在盡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是有價值、有意義的事。明白了這些真理之後,我不再認為自己是不孝子、白眼狼了,也不再覺得自己虧欠母親了,心裏面的負罪感也消失了。那一刻我真的從心裏面特别感謝神,是神發表的真理使我從對母親的愧疚中走了出來,心裏真正得到了釋放。

上一篇: 失去本分後的反省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一名基督徒的心聲——告別擂台式的生活

冀晋 蘇敏 仲夏時節的早晨,依然没有一絲凉意,讓人感到燥熱不安。蘇瑞一臉苦悶地坐在電腦前,她回想着負責人説的話:「因工作需要,張姊妹和組長吴姊妹要調到别處盡本分了,以後蘇瑞姊妹是這個組的組長...」雖然兩姊妹走後蘇瑞理所應當地升為組長了,可蘇瑞怎麽也高興不起來,心裏一直在翻騰,「我…

對神的誤解終于消除了

廣東省 亦淺 2019年,我做教會帶領,因不務正業,一味地追求名譽地位,對配搭的姊妹嫉妒、不服,没有和諧配搭,導致工作受到嚴重影響。帶領多次扶持幫助、修理對付,但我并不接受,最後我被撤换了。被撤换後,我心裏很難受。想到之前我就因追求名利地位被撤换過一次,這次又老病重犯了,看到我的…

守住本分

韓國 仰慕以往看到弟兄姊妹在舞台上歡歌跳舞贊美神,我就特别羡慕,夢想有一天我也能站在舞台上唱歌贊美神,那真是太榮耀的事了!真没想到,這一天很快就來到了。2018年5月,我加入了《國度禮歌》合唱節目的訓練。以前我没學過唱歌、跳舞,剛開始的訓練對我來説都挺難,唱歌時我特别緊張,表情也…

實行真理才能活出人樣

中國 苗曉以往我認為,我能在教會盡本分,與弟兄姊妹能和睦相處,明顯的罪不犯,這就是活出點人樣了。經歷了神話語的審判揭示和一次次的顯明後我才明白,有人樣不是光看人外表有點好行為,關鍵看我們能不能實行神的話,在臨到的事上能不能放下自己的利益堅持真理原則,維護神的作工,體貼神心意。20…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