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得了癌症之後

2024年02月03日

中國山東 楊晨

2023年6月份,因福音工作需要我得去外地盡本分。想到短時間内回不來,我就打算回家和我爸媽説一下,順便帶點衣物。回家後看到我媽的胳膊上插着軟管,臉色也不好,我就問她得了什麽病,我媽説不太嚴重,做個手術就好了。但我覺得問題没有這麽簡單,就要了她住院的病例,看到診斷書上寫着三種惡性腫瘤。當時我一下子矇了,「我媽得癌症了!這是惡性腫瘤,還能治好嗎?要是治不好怎麽辦啊?」我爸對我説我媽正在化療,最終能不能治好還得根據化療的情况决定。我知道這都有神的許可,我不能發怨言,就在心裏禱告神保守我的心。緊接着,我爸説起這次我媽生病住院時我弟弟是怎麽在跟前照顧伺候的,他還另外找了份工作打算多挣點錢給我媽治病。聽到這些,我心裏很不是滋味,「我是家裏的老大,原本這些事都應該我出面處理,可現在我什麽忙也幫不上,爸媽會不會覺得我没良心不孝順,白養我這麽大呢?」我媽安慰我説:「你不用擔心,也不用害怕,人能活到什麽時候都有神的命定,你忙你的,不用擔心我。」聽我媽説這些話我還是很想留下來照顧她,但是現在教會工作很忙,我也不能在家裏多呆。面對我媽這種情况,我也張不開嘴説我打算要去外地盡本分的事,最後就什麽也没説匆忙從家裏走了。

一路上,我腦子裏都是我媽生病住院没人照顧、我弟為了給我媽治病拼命挣錢的畫面。我越想心裏越難受,覺得作為女兒我媽生病了我應該在跟前照顧她,可現在我不但不能照顧她還什麽忙都幫不上,這要是讓别人知道了會怎麽説我?會不會説我没良心,是個白眼狼?我弟會不會埋怨我呢?我越想心裏越難受,去外地盡本分的心志徹底没有了。我在心裏向神説:「神啊,我不去外地盡本分了。現在我媽得了癌症,要是我這個時候走了,那可能以後就再也見不到她了。我就留在這裏盡本分,有機會我還能回家看看媽媽。」之後我雖然在盡着本分,但心總也静不下來,總想着「我媽現在啥樣了?」想找機會回去看看她。我知道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找出神的話看。我看到神的話説:「教會在每個時期、每個階段都會發生一些特别的事情,也就是不合人觀念的事情。比如,有些人得病了,有些帶領工人被撤换了,有些人被顯明淘汰了,有些人面臨生死的考驗,有的教會甚至出現了惡人、敵基督攪擾,等等這些事都是時常發生的,但絶不是偶然的,這一切都是神的主宰安排。在一個很平静的時期,突然中間來了幾段插曲,某些特殊的事件發生了,發生在你們身邊,或者發生在你們自己身上,這些事的發生打破了人正常的生活秩序與常態。從外表看,這些事不合人的觀念想象,都是人不願意臨到、不願意看到的事,那這些事的發生到底對人有没有益處?……任何事情的發生都不是偶然的,都是神主宰的,雖然人在道理上都能明白、能通過,但人該怎麽對待神的主宰呢?這就是人應該追求、應該明白的真理,應該有具體的實行。如果人只是在理論上承認神的主宰,却没有真正的認識,自己的觀念想象都没有解决,那不管人信神多少年,經歷了多少事,最終還是得不着真理。《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什麽是追求真理(十一)》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人在不同的階段都會臨到一些不如意的環境,儘管這些環境不是人願意經歷的,但這裏面有神的心意。若是不尋求真理還活在觀念想象裏誤解埋怨神,就不容易學到功課。今天我媽得病有我該學的功課,我得尋求真理反省自己。回想當聽到我媽得癌症的時候,我就擔心她的病治不好怎麽辦。還有,她住院化療我不在她身邊照顧她,她會不會難受?會不會覺得養了個女兒也白搭?因為擔心她,我去外地盡本分的心志一下子就没有了,在心裏跟神講理,覺得現在我媽得病了我就得在跟前照顧她,不能去外地盡本分。看到自己的情感真的太重了,得尋求真理解决啊。

之後,我就找相關神的話看。全能神説:「外邦世界有一個什麽説法,『烏鴉反哺,羔羊跪乳』,還有什麽『人若不孝,禽獸不如』,這套説法説得多麽高大上!其實,他們説的『烏鴉反哺,羔羊跪乳』這些現象還真有,是事實,但僅僅是生物界中的現象而已,是神給各種生物所制定的一種規律而已,各種生物包括人都在遵循這種規律。……為什麽人能有這些説法?因為在社會上、人群中有各種各樣錯誤的思想、輿論,人受了這些錯誤思想、輿論的影響、侵蝕、腐蝕之後,人就對兒女與父母這層關係有了不同的解讀、不同的處理,最後就把父母當成了自己的債,一輩子怎麽還也還不完。甚至有的人父母死了,他因為一件事做得没讓父母高興、如願,一生都覺得愧疚,覺得愧對父母的恩情。你説這多不多餘啊?人活在情感裏,只能被來自情感的各種思想所侵擾。人活在敗壞人類思想渲染的環境之下,人會被各種錯謬的思想所侵擾,所以人就活得很累,不像其他生物那麽簡單。但是,今天因着神作工,神發表真理讓人知道這一切事實的真相,讓人明白真理,當人明白了真理之後,這些錯謬的思想觀點就不再成為你的包袱,也不再讓你以錯謬的思想觀點為指導來處理與父母的這一層關係,那你就活得輕鬆了。活得輕鬆,并不是説不知道人的責任、義務是什麽,同樣知道人的責任與義務,就看人選擇以什麽觀點、什麽方式來對待了。一條路是走情感路綫,按着情感的方式去處理,按照撒但所指引給人的方式與思想觀點去處理;一條路是按照神所教導給人的話語去處理這些事情。人憑撒但的這些錯謬的思想觀點處理這些事的時候,人只能活在情感的糾葛裏,總也分不清對與錯,人在這種情况下只能活在一個網羅裏,總糾纏『你對了,我錯了,你給我的多了,我給你的少了,你忘恩負義了,你做得過分了』等等這些事,就没有説清楚的時候。但是,當人明白了真理之後,人從錯謬的思想觀點與情感的網羅裏跳脱出來的時候,這些事情就簡單了。如果你遵循了正確的、從神來的一個真理原則、一種思想觀點,那你就活得很輕鬆。社會輿論也好,良心知覺也好,情感包袱也好,都不再成為你處理與父母這層關係的攔阻,反之會讓你能理性地、正確地面對與父母的這層關係。你按着神給人的真理原則這麽做,即便有人在背後戳你脊梁骨,你内心深處也是平安的、平静的,不會受它的影響,最起碼你自己不在内心深處駡自己是白眼狼,内心深處不再有良心的控告。因為你知道你所做的這一切是按照神所教導給你的方式做的,你是在聽神的話、在順服神的話、在遵循神的道。聽神的話、遵循神的道是人最該有的良知,你做到了那才是真正的人,你没做到你就是白眼狼。是不是這樣?(是。)」《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七)》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我這麽痛苦就是因為我被撒但灌輸的「百善孝為先」「人若不孝,禽獸不如」這些錯謬的思想觀點侵蝕得太深了,就覺得作為兒女要是不能孝順父母就是逆子,就是白眼狼。我總覺得父母把我養大不容易,特别是我出生在重男輕女的年代,我媽因為我是女孩遭受了很多的白眼和羞辱,但她對我的疼愛比對我弟更多;我媽還特别支持我信神盡本分,她知道我情感重,為了不影響我盡本分,不讓我分心,家裏有什麽事都不告訴我;不管是在經濟上還是精神上,我媽都給我很大的支持,常常鼓勵我好好盡本分。想着她為我做的這些,她現在生病了我却不能在跟前照顧她,我心裏就很不是滋味,總覺得作為兒女若是不能孝順父母或者父母有病不在跟前照顧伺候,這就是不孝,是白眼狼,所以就覺得良心不安、愧對父母。我被撒但毒素影響得太深了!我要是一直憑着情感、憑着傳統思想觀點去對待這事,就會一直背着思想包袱,認為不能照顧媽媽就是逆子,就會活得很苦很累。我得主動放下,學會根據神話真理看人看事,這樣才能從痛苦中走出來。

過後靈修的時候我看到一段神的話,對怎麽對待兒女與父母之間的關係能清楚一些了。神的話説:「作為兒女都應該明白:父母不是你的債主,你一生要做的事情很多,這些事都是造物主交給一個受造之物該做的事,與你還報父母的恩情没有關係。孝順父母、報答父母、還報父母的恩情與你一生的使命没有任何的關係,也可以説,孝順父母、報答父母、對父母盡任何的責任不是必須的,話説白了就是,有條件就做點兒,盡點責任,没條件也不用强求。你盡不了孝敬父母的責任,這不是什麽大錯,只是違背點良心,違背點人的道義、觀念,但最起碼不是違背真理,在神那兒也不定罪,當你明白真理的時候,你的良心就不受責備了。明白了這方面真理,你們心裏是不是踏實了?(是。)有些人説:『雖然神不會定罪我,但我這個良心還是過不去,不踏實。』那你就是身量太小,你還不明白、還看不透這事的實質。你不明白人的命運,不明白神的主宰,你也不願意接受神的主宰安排,你總有人意、總有情感,你的人意與情感作主導占有了你,成為了你的生命。你選擇人意與情感,那你就不是選擇真理,你就不是在實行真理,也不是在順服真理;你選擇人意與情感,那你就是在背叛真理。明明條件、環境都不許可,你還總覺得,『我虧欠父母,我没有孝順父母,父母這麽多年也見不着我,白養活我了』,總是在内心深處放不下這些,那就證明了一件事,你不接受真理。你在道理上承認神的話是對的,但是你不把神的話當成真理來接受,來作你行事的原則,那起碼在對待父母這件事上你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因為在這件事上你不是根據真理來做,不是以神的話語為根據來實行,而是要一味滿足你的情感需要、滿足你的良心需要,要孝順父母,要還報父母的恩。雖然説你這樣的選擇神不定罪,這是你自己的選擇,但是最終吃虧的,尤其是生命方面受虧損的是你自己。《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七)》讀完了神的話我心裏亮堂了很多,認識到不管父母在養育我期間對我怎麽樣都是神在主宰安排,我媽對我好,這是神對我的恩待啊。我信神之後我媽給我很多支持,讓我能安心盡本分,外表看是我媽對我好,實際上是神知道我的身量,根據我的需要擺設安排的。我媽支持我信神,這也是她的本分和責任。神説父母不是人的債主,孝順父母只是責任和義務,不是人的使命,若是有條件就可以照顧、孝順他們,若是没有這個條件,做不到孝敬父母也不是耻辱,因為人這一生有很多事要做,有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不能只為了孝敬父母活着。很多不信神的人他們為了自己的家庭、事業常年在外奔波打拼,也不能回家照顧、贍養老人,别人也能理解,也不會取笑定罪他們。而我活在父母對我的恩情裏,常常為自己不能在身邊照顧他們而難受自責,甚至不去外地盡本分了,我的情感實在太重了!現在是福音大擴展之際,我作為教會帶領更應該體貼神的心意帶領弟兄姊妹把神的末世福音見證出去,讓更多的人能聽到神的聲音,接受神的末世救恩,這是我的本分和職責,可我却把照顧、孝順父母當成最重要的事去做。我信神多年吃喝了這麽多神的話,當實際環境臨到的時候却不能順服神的擺布安排盡上自己的本分,不能憑着真理原則去對待實行,這就是不接受真理,是背叛真理呀!我意識到自己若繼續活在這種傳統思想觀點裏不向神悔改盡好本分,最終也得被顯明淘汰。我就在心裏向神禱告:「神啊!這次我媽得病把我不信派的觀點徹底顯明了,看到我的身量很小,也没有什麽真理實際。現在我明白了,孝順父母不是我的使命,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才是我的使命和責任,我願意放下自己的錯謬觀點,把我媽的病交托在你的手中,不管最終結果如何,我都願意守住本分,不讓撒但當笑料。」禱告之後,我心裏踏實了很多,願意依靠神把眼前的本分盡好。

過了一段時間,我把我媽的病情告訴了一個中醫,想讓他給治療看看。大夫回覆:「現在病人的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身了,没有辦法治療了,只能先開半個月的藥看看。」當看到這個結果的一刹那,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來。想起之前回家的時候看到我媽總是咳嗽,我也没有帶她去醫院看看,只是給我媽買了一些調理的中藥就没再當回事,要是我能提前帶我媽去醫院看病早進行治療,是不是就不是這樣的結果了?我越想心裏越難受自責,情形也特别消沉,我就向神禱告,求神帶領我能從這個情形中走出來。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説:「那父母臨到這些大事是怎麽回事?只能説神在他們的一生中擺設了這樣的事,這是神手擺布的,不能强調客觀原因、客觀理由,他們到這個年齡就該臨到這個事,就該得這個病。你在跟前就能避免嗎?如果神在他們的命運中没有安排生病這件事,那你不在他們跟前他們也不會有事。如果他們一生中注定要臨到這樣的大難,那你在跟前又能起什麽作用呢?他們還是躲不開,是不是?(是。)你看那些不信神的人,一家人一年一年不都在一起嗎?父母臨到大難的時候,家族成員、子女不都在跟前嗎?父母臨到病痛或者病情加重,都是因為子女離開父母造成的嗎?不是這回事吧,那就是命該如此。只不過作為兒女,因為你與父母有這層血緣關係,别人聽了無感,你聽了就難受,這很正常,但是你没必要因為父母臨到了這樣的大難,你就又分析又研究,又琢磨怎麽擺脱、怎麽解决。父母都是成年人了,他們在社會上經歷這些事不是一兩件了,如果神安排環境讓他們擺脱這些事的話,那這些事早晚會烟消雲散;如果這件事是他們一生中的一個坎,他們必須經歷,那該經歷多長時間都是神説了算,是他們必須經歷的,他們躲不過。你想憑一己之力去解决這個事,去分析、研究這個事的源頭、前因後果,那是愚蠢的想法,没用,多餘。你不應該這麽做,又分析,又研究,又琢磨聯繫同學、朋友幫忙,給父母聯繫醫院,聯繫最好的醫生,安排最好的病床,没必要絞盡腦汁地做這一切事。你如果真有多餘的精力,應該把你現在該盡的本分盡好,父母有他們自己的命運,到什麽年齡該死,誰也逃不掉。父母不是你命運的主人,同樣你也不是父母命運的主人,如果他們命該如此,你又能做什麽呢?你着急、你想辦法能起到任何的作用嗎?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你得看神的意思。如果神要挪去他們,讓你能安安静静地盡本分,那你還能干涉嗎?你還能跟神講條件嗎?這個時候應該怎麽做?絞盡腦汁地想辦法,又研究,又分析,又把責任往自己頭上攬,覺得愧對父母,這些是不是人不應該有的想法與舉動?這都是不順服神、不順服真理的表現,是不理性、不明智的,是悖逆神的,人不應該有這些表現。明白了吧?(明白了。)」《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七)》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人的一生該經歷哪些磨難,需要受多少苦,都是神根據每個人的需要和身量給擺設好的。就是人什麽時候臨到什麽環境,這個環境需要經歷多長時間都是神在主宰安排,不是人能决定的,更不該用人的看事角度去分析研究,人該做的就是學會從神領受,順服神的擺布安排。就像我媽得病,從外表分析是因為没有及時去醫院檢查導致了病情惡化,其實這就是她的命。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要是神不許可,即使臨到大灾大難人也會安然渡過。就像我爸之前出了車禍,和他同車的人都受傷嚴重,只有他受傷最輕,好得最快。人的一生是在履行自己的使命,若是一個人在今生的使命完成了,那就會按着神計劃安排好的方式離去;若是使命没有完成,不管經受什麽樣的苦難也能安然渡過。雖然我媽的病情嚴重,醫生都説没有必要治療了,但是她到底能活到什麽時候不是人説了算,是神在主宰安排。現在我痛苦難受都是因為我對神有奢侈的欲望和要求,總想讓我媽病好,一看到結果不如意時我就消極痛苦,這都是我不認識神的主宰、不能順服神帶來的後果。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向神禱告:「神哪!我媽的病情接下來會怎麽樣、她能活多長時間不是我能决定的,我不應該有自己的要求,不管結果如何我都願意順服。」禱告後,我的心也平静下來了。我又看到主耶穌説:「人到我這裏來,若不愛我勝過愛(愛我勝過愛,原文作恨)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做我的門徒。(路加福音14:26)全能神説:「你疼愛父母超過了愛神,那你不配跟隨神,你不是神的跟隨者。不是神的跟隨者,也可以説你不是得勝者,神不要你。《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七)》神説人疼愛父母超過了愛神就不配做神的跟隨者,我不能再憑着撒但灌輸的錯謬思想觀點活着了,我得换個活法,得根據神的話、根據真理原則看人看事、做人做事。現在我漸漸地把心投入到了本分上,雖然有時候還會擔心我媽,但是想到我媽這一生不管經歷什麽樣的環境、需要受哪些苦都有神的命定擺布,我媽的壽命到什麽時候、以什麽樣的方式離去也都有神的安排,不是我能左右的。想到這些慢慢我的心就平静下來了。前不久得知我媽的病情已經得到了控制,她藉着病痛也學到了一些功課。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心裏特别地感動,同時也為自己對神的小信感到蒙羞。現在我又主動申請了去外地盡本分。

藉着這次的經歷,我對自己的致命處有了認識,也對自己一直以來所持守的錯謬思想觀點有些分辨,不願再憑着這些錯謬觀點活着了,能正確對待與父母之間的肉體關係,這是神的帶領。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在經歷中你對神的拯救有多少實際的體會(有聲讀物)

楠 楠 我從小爭強好勝的心就很強,無論在哪個人群中,我都追求做「人上人」。在學校讀書的時候,雖然我頭腦素質一般,學習成績也不顯得突出,但為了不落在別人後面,我就努力地學習,老師誇我有上進心,親戚朋友也誇我勤奮好學,心裡有正事,我常常為得到他們的誇獎與好評感到自豪。接受神的末世作工…

我蒙了全能神極大的拯救

受封建禮教的薰陶與社會的傳染,我認為一個女人若能做一個賢妻良母,能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婚姻,能與丈夫恩恩愛愛、白頭偕老,那才是不枉活此生;若哪個女人的婚姻不幸或是家庭破裂,那就是最大的不幸,這樣的女人也是最失敗的人。因此,我一直嚮往能有個幸福美滿的婚姻,能成為一個賢妻良母。但可悲的…

我不再偽裝自己了

緬甸 依晨 那是2021年5月份,我在教會操練澆灌新人。那時,我盡本分很積極,看到有的新人聚會不正常,我心裏很着急,就趕快去扶持,遇到新人的問題我不會解决,就跟配搭姊妹尋求。慢慢地,我負責澆灌的新人達到正常聚會的越來越多。弟兄姊妹説我有負擔,就連負責人也説我澆灌的新人長進快、聚會…

推托本分的背後

中國山東 雨晨 2023年3月,我在教會盡講道員本分。因着我盡本分有些果效,就覺得自己素質不錯、有工作能力,盡本分時憑狂妄性情不尋求真理原則給工作帶來打岔攪擾被撤换了。撤换後我特别消極,覺得自己給教會工作帶來打岔攪擾肯定没有蒙拯救的機會了,每天心裏都很煎熬。反省十幾天後,教會安排…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