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讓我是非不分

2022年12月31日

——寫給妻子的一封信

中國江蘇 周明

慧娟:

你好!

你的信我收到了。信中説兩個孩子被教會清除了,剛開始,我一下子接受不了這個事實。記得幾年前我回家時,小濤、小敏還都在聚會、盡本分,怎麽現在都被清除了呢?雖然他們不太追求真理,但也是真信的,是不是教會帶領對他們要求太高,清除錯了呢?我心裏甚至對你還有些抱怨,覺得兩個孩子追隨世界潮流,光顧着挣錢,不吃喝神的話,也不肯盡本分,你咋不跟他們好好交通交通呢?要是我在家就好了,還能多幫助扶持他們,也不至于讓他們落到被清除的地步。那些天,我的心完全被這事占滿了,晚上躺在床上怎麽也睡不着,腦子裏全是以往咱們一家人在一起吃喝神的話、唱歌贊美神的快樂畫面。記得那時我還跟你説,希望咱們一家人都能好好追求真理,蒙神拯救剩存下來,在國度裏生活,那是多麽幸福美好的事啊!没想到在神工作即將結束的時候,兩個孩子却顯明是不信派,被教會清除了,這不就意味着徹底失去蒙拯救的機會了嗎?我越想心裏越難受,尤其看到現在灾難越來越大,瘟疫也越來越嚴重,心裏就更為孩子們的前途命運擔憂,甚至想寫信給教會帶領,問問兒子和女兒還能不能留在教會效力,這樣他們蒙拯救還能有一綫希望。一想到這些年因為中共抓捕,我一直在外盡本分,没有照顧好他們,没有盡到做父親的責任,就覺得虧欠他們。慧娟,你知道嗎?當我活在這樣的情形中時,我心靈裏就很黑暗、消沉,盡本分也心不在焉。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向神禱告:「神哪,得知兒女被教會清除,我心裏很痛苦。雖然知道臨到這樣的事有你的許可,我應該順服下來,可心裏總放不下兒女,甚至感到虧欠他們。神哪,願你開啓帶領我能明白這方面真理,不受情感的轄制。」

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説:「約伯的實行是不是有細節?先説對待兒女,他的宗旨就是一切順服神的擺布安排,神不作的事他不强出頭,也没有人意的打算、計劃,一切聽從、等待神的擺布安排,這是總的原則。……對待兒女的事,約伯是怎麽做的?約伯只是盡到了做父親的責任,把福音傳給兒女,把真理交通給兒女,但是兒女聽不聽話、能否順服,約伯的態度就是不强迫他們信神,也不生拉硬拽,也不干涉他們的生活。因為思想觀點的不同,約伯不干涉他們做什麽,不干涉他們走什麽樣的道路。信神的事約伯跟他的兒女們能少説嗎?這些話肯定都説了,但他們不聽、不接受,對此約伯是什麽態度?『我的責任盡到了,至于他們能走什麽樣的道路,那在乎他們的選擇,也在乎神的擺布安排,神如果不作,不感動他們,我也不强求。』所以,約伯也不在神面前為他們禱告、為他們痛哭流泪、為他們禁食或吃任何的苦,他不做這些事。這些事約伯為什麽不做呢?因為這些都不是順服神主宰安排的做法,而是出于人意的强出頭的做法。……他的實行法是準確的,他的每一個實行法,他對待每一件事的觀點、態度、情形,都是在順服、等待、尋求,然後達到認識這樣一種狀態、情形裏。這個態度很重要。人如果做什麽事没有這樣的態度,己意特别强,處處都是個人的存心、個人的利益當頭,這是不是真實的順服?(不是。)這就看不到真實的順服,也達不到真實的順服。《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順服神的實行原則》看了神的這段話,我真的很蒙羞、慚愧。約伯在對待兒女的事上不憑情感,能够理性地對待。雖然他也希望兒女能够好好信神,遠離罪惡,不至于犯罪太多,走上滅亡的道路,但當他看到兒女不敬拜神,天天宴樂時,他不生拉硬扯,也不强迫、干涉兒女走怎樣的道路,而是順服神的擺布安排,不做得罪神的事,後來他的兒女都被砸死了,約伯也没有埋怨神。看到約伯在兒女的事上對神有敬畏、有順服。可我呢?得知兒子追隨潮流離開教會、女兒被教會清除時,我首先考慮的是肉體的親情,想到的是兒女怎樣才能不失去得福的希望,不管他們是真信還是假信,是否追求真理,就想讓他們能留在教會,甚至想讓帶領給他們一次機會,哪怕留在教會能效力也行。在兒女的事上,我總想用人的辦法挽回局面,對神的主宰安排没有順服的態度。尤其當得知兩個孩子被定性為不信派時,我不但不尋求真理分辨他們的實質,還活在誤解中懷疑帶領處理得是否公正,盡本分也没心思了,臨到事我心裏只有兒女,根本没有神的地位。想到神的行政明確要求:「對于每一個不信的親屬(你的兒女、丈夫、妻子或者你的姐妹,或者你的父母,等等)都不要生拉硬拽,神家不缺人口,不需要無用的人來充數,凡不是甘心信的都不要領進教會。這條是針對所有人説的,對于這事你們應該互相制約、互相監督、互相提醒,誰也不得觸犯。《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國度時代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記得你在信裏説,弟兄姊妹没少扶持幫助他們,是他們自己不悔改,長期不讀神的話也不聚會,已經顯明是不信派,而我却無視神的話,總想憑情感把他們留在教會,我真是太悖逆了!我不能再憑情感活着,在對待兒女的事上,我得效法約伯,得尋求真理,順服神的擺布安排,這才是我該有的理智。

過後,我就琢磨:「這些年,我在教會也看見不少人被顯明淘汰,我都没有什麽觀念,知道神是公義的,神家是真理掌權,不會冤枉任何人,可為什麽看到自己的孩子被教會清除時,我不但不能順服神、贊美神的公義,反而憑情感質疑教會處理得是否公正呢?」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説:「情感的特徵是什麽?肯定不是正面的,就是注重肉體的關係,滿足肉體的喜好。偏袒、護短、溺愛、嬌慣、縱容,這些都是屬情感的東西。有的人特别重情感,無論臨到什麽事都憑情感對待,心裏明知不對也做不到公事公辦,更做不到按原則辦事。總受情感轄制,這樣能實行出真理嗎?太不容易了!有許多人實行不出真理就卡在情感上了,他把情感看得特别重要,放在第一位,他是喜愛真理的人嗎?肯定不是。情感的實質是什麽?就是敗壞性情的一種。情感的表現用幾個詞形容,那就是偏袒、袒護,維護肉體關係,没有公正,這就是情感。人有情感,憑情感活着,容易帶來什麽後果?神為什麽最厭憎人的情感?有些人總受情感轄制,實行不出真理,想順服神也達不到,就在情感上受煎熬,有許多人明白真理也實行不出來,也是因為受情感轄制。比如,有些人離開家盡本分,心裏却總惦記自己的家人,日思夜想,本分都盡不好了,這是不是問題?有的人暗戀一個人,心裏只有那個人,影響到盡本分了,這是不是問題?有的人就佩服、就崇拜一個人,誰的話也不聽,只聽那個人的,甚至神説的話也不聽,就是有人給交通真理他也不接受,他就聽那一個人的話,就聽他偶像的話。有的人心裏有一個偶像,誰也説不得碰不得,誰要是説他偶像的問題他就發火,非得為偶像辯解,非得把那個説法扭轉過來,不能讓偶像蒙受不白之冤,極力地維護偶像的名聲,把錯的也説成對的,不讓人説真話,不讓人揭露,這就是不公正,這就叫情感。《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什麽是真理實際》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情感屬于撒但敗壞性情,憑情感活着不但不能公平地看人看事,反而會偏袒、袒護,為維護與人的肉體關係而違背原則做事。就像當我得知小濤、小敏被教會清除後,我不尋求神的心意,揣摩自己當學什麽功課,進入哪方面真理,而是憑想象猜疑教會帶領做事没有原則,就憑己意想給帶領寫信,讓帶領對兩個孩子網開一面,能繼續留在教會盡本分。看到自己憑情感做事對兒女就是偏袒、袒護,没有一點兒原則。其實,信神這麽多年,我知道教會清除人是有原則的,不是看其一時的表現,而是根據一貫的表現,還要經過多次交通幫助,絲毫不悔改,最後確定人的實質是惡人、不信派,才可以根據原則處理,而且還要通過教會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通過,才能將其清除出教會,這是公平公正的,也是合乎真理的。想想咱們兒子,當初我問他為什麽出來盡本分,他説:「我是因為想你才出來盡本分的。」看到他心裏根本没有神的地位,絲毫不喜愛真理,盡本分也不是為了追求真理。他看到神家總交通真理,滿足不了他的欲望,就想撂挑子不盡本分了。帶領工人多次交通,他都聽不進去,回家後有時間打游戲也不讀神的話,就是個不信派啊!還有,女兒同樣信神十多年了,平時也不吃喝神的話,看事觀點還像外邦人一樣,雖然偶爾盡點本分,但只要不合她觀念或涉及到她的利益就能放弃本分,心裏對神根本就没有真實的信,實質也是個不信派。

我想到神的話:「真正在神那兒定義一個人已經退去了,其實不是僅僅説這個人離開神家了,看不到這個人了,在教會當中除名了,事實上,一個人不管他信心大小、是否承認自己是信神的,如果他從來不讀神的話就證明在他心裏不承認神的存在、不承認神的話是真理,那這個人在神那兒就已經退去了,已經不算數了。不讀神的話,這是其中一類人。……還有一類人就是拒絶盡本分的這一類人。神家無論對他提出什麽樣的要求,讓他作什麽樣的工作、盡哪項本分,無論是大事小事,甚至有時候讓他傳個話,就這麽簡單的事他都不想去辦,就是找一個外邦人幫忙都能做到的事,他自稱是信神的人都做不到,這就是拒絶接受真理、拒絶盡本分。不管弟兄姊妹怎麽勸勉他,他都拒絶不接受,教會安排他盡什麽本分他就是不搭理,還講一堆理由推辭,這就是拒絶盡本分的一類人。這一類人在神那兒看也已經退去了。這個退去并不是神家把他清除了、除名了,而是他這個人本身已經没有真實的信了,他不承認自己是信神的。《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十二條 没有地位或没有得福的希望就想退去》撒但是誰,魔鬼是誰,神的仇敵又是誰,還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擋派嗎?還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嗎?還不是那些口頭信却無真理的人嗎?還不是那些只追求得福却不能為神作見證的人嗎?今天你還能與這些魔鬼拉拉扯扯,對這些魔鬼講良心、講愛心,你這不屬于對撒但施好心嗎?不屬于跟魔鬼同流合污嗎?人走到今天若還是善惡不分,還是一味地講愛、講憐憫,絲毫没有一點尋求神心的意思,絲毫不能以神的心為心,那這類人的結局將更慘。《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慧娟,看完這些神的話我才發現,自己傻得可憐哪!之前我還想用人的辦法把兒女留在教會,説不定他們效點力最後能剩存下來,現在根據神的話看,我的想法太荒謬了!其實,凡是信神不讀神的話、不盡本分的人,即使教會暫時没清除,但是在神那裏這類人已經退去了,神根本不承認他們是信神的人。對照他們的表現,小濤信神多年還能隨從世界潮流,不讀神的話、不盡本分,看到他是絲毫不喜愛真理,實質就是厭煩真理的,是不信派,小敏信神幾年從來不注重讀神的話,就這一條就可以定性為不信派清除。神家不需要他們這類人充數,更不需要不信派在神家效力,即使教會不清除他們,神也根本不承認他們是神家的人。認識到這些,我徹底明白了,小濤和小敏被教會清除完全符合神的話,符合真理原則,我應該對他們有分辨,站在神一邊根據真理原則看事,順服神的主宰安排。而我在對待兒女的事上憑情感,在不了解事實情况下就懷疑帶領是不是清除錯了,還想把不信派留在教會充數,我處處袒護肉體關係,不正是神揭示的與魔鬼拉拉扯扯,向撒但施好心、講愛心嗎?我這樣是非不分,跟魔鬼同流合污,實質就是抵擋神的。

另外,我也琢磨,當得知兩個兒女被教會清除,我為什麽會深感内疚、自責,還覺得是自己没盡到父親的責任,如果我能抽時間回家多給他們交通幫助,他們也不至于落到今天這樣的地步。慧娟,不知道你是否也和我有相同的情形?後來,我看到神對傳統思想的解剖與揭露,才看清自己原來是受「養不教,父之過」的傳統觀念薰陶影響。神的話説:「『養不教,父之過』,這是一句什麽話?錯在哪兒了?這話的意思是説子女如果不聽話或者不懂事是父親的責任,就是父母没教育好,事實上是不是這麽回事?(不是。)有的父母規規矩矩做人,兒子却是流氓,姑娘是妓女,做父親的氣得説:『養不教,父之過,這是我把他慣壞了!』這話對不對?(不對。)那錯在哪兒了?你要是能明白這話的錯誤之處就證明你明白真理,明白這裏面的問題錯在哪兒,你要是不明白這裏面的真理你就説不清這事。《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九條(一)》首先得明確一點,『兒女不走正道跟父母有一定的關係』這話不對。不管哪個人,他是什麽人就走什麽道路,這是不是確定的?(是。)走什麽道路就確定這個人是什麽東西。他走什麽道路做什麽樣的人那是他自己的事,是命定好的,是天生的,跟本性有關。那父母的教育管什麽用呢?能不能管人的本性?(不能。)父母的教育管不了人的本性,解决不了人走什麽道路的問題。父母只能教育什麽?兒女日常生活中一些簡單的行為,比較粗淺的一些思想與做人的道理,就這些跟父母有點關係。兒女未成年之前父母盡到該盡的責任,就是教育他走正道,好好學習,争取長大以後能够出人頭地,别做壞事、别做壞人,還有規範他的行為,教他講禮貌,見了長輩要打招呼,教一些這類與行為有關的東西,這是父母該盡的責任。照顧兒女的生活,教育兒女一些基本的做人的道理,父母影響的是這些,至于這個人的性格父母教育不來。有的父母都是慢性子,做什麽都是慢騰騰的,而孩子的性格却特别急躁,一會兒也呆不住,十四五歲就自己出去打拼了,什麽事都是自己做主,不需要父母,很獨立,這是父母教育的嗎?不是。所以説,一個人的性格、性情,甚至涉及到他的實質,還有將來選擇的道路,跟父母一點兒關係都没有。……有些父母信神,教育兒女也信神,但怎麽説兒女都不信,父母也没辦法。有的父母不信神兒女自己信,兒女信神後跟隨神為神花費,能接受真理,得着了神的稱許,命運就改變了。這是父母教育的結果嗎?絲毫不是,這與神的預定揀選有關。『養不教,父之過』這句話有問題,雖然説父母有教育兒女的責任,但决定兒女命運的可不是父母,乃是由人的本性决定的。教育能解决人的本性問題嗎?絲毫解决不了。人一生走什麽道路不是由父母决定的,而是神命定好的。俗話説『人的命天注定』,這話都是人類經歷總結出來的。人未成年的時候你看不出來他要走什麽道路,一旦成年了,他有思想,會思考問題,他就要選擇在這個人群當中做什麽。有的人説要當大官,有的人説要當律師,有的人説要當作家,各有各的選擇,都有一定的思想,没有一個人説『我就等着父母教育吧,父母教育成什麽我就是什麽』,没有一個這樣的傻瓜。到了成年之後,人的思想開始活躍,開始逐漸趨于成熟,人前面的道路、目標就越來越清晰,這個時候人是哪類人、是哪個族群裏的人就一點點地浮出水面,一點點地呈現出來了。從這個時候每一個人的性格就逐漸明確了,他的性情也逐漸明確,他所追求的道路、人生方向,所屬的族群也逐漸明確了。這都是根據什麽?歸根結底,這就是神命定的,跟父母没有關係。這一點現在看清了吧?《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九條(一)》神的話把「養不教,父之過」這條傳統觀念解剖得清清楚楚,原來兒女一生的前程與所走的道路完全是由他們自己的本性决定的,與我們的教育根本没有關係。父母的教育只能影響到兒女的日常生活或外表的一些行為,根本涉及不到兒女的本性。等到兒女思想成熟後,他們就按照自己原有的實質選擇不同的道路,歸到自己該有的類别中,這都有神的命定,是任何人不能改變的。而我在涉及兒女信神走什麽道路的事上看不透他們本性實質,還想通過自己的方式幫助兒女,使他們能留在教會繼續信神,妄想靠自己的方式挽救兒女的命運,這不是硬着頸項與神對抗嗎?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連自己的命運都掌握不了,又怎麽能掌握兒女的將來、改變兒女的命運呢?我真是不自量力,太狂妄無知了!後來我就琢磨,我為什麽會有這樣的想法呢?我就想到他倆小的時候就跟着我們一起信,我們接受神末世作工後也把他們帶到教會,并鼓勵他們盡上本分,我就認為兒女能够信神與父母的影響有直接關係。所以,當得知兒女被教會清除,我就認為是自己没盡到做父親的責任,如果我能在他們身邊多交通幫助,那或許他們就不會放弃信神追求世界了。現在根據神的話看,我的觀點太謬妄了,根本不符合真理啊。他們信神十多年也看過神的話,聽過講道交通,知道人活着只有追求真理、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才是真正的人生,但是他們對真理不感興趣,跟隨了幾年看没得着福就開始追求世界、肉體享受。他們在確定真道的情况下還能背叛神,隨從世界潮流,弟兄姊妹多次交通幫助他們也不扭轉,特别的剛硬,這就説明他們的本性厭煩真理、崇尚邪惡,不屬于神拯救的一類人,而是屬世界、屬魔鬼的,以後就是落入灾難中被毁滅也是咎由自取,是他們自己背叛神的結果。我又想到,教會裏有許多人信神并不是父母傳的,而是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同事、朋友乃至陌生人把福音傳給了他們,父母逼迫也攔阻不了他們信神、盡本分;有的父母憑情感一個勁兒給兒女傳福音,但兒女就是不信,甚至對父母反感抵觸;還有一些父母因追求地位死不悔改,作惡多端,被教會開除,兒女不但没受影響,還能根據神的話看透父母的實質,弃絶父母,同樣,有很多做兒女的被教會清除、開除,父母也能根據神的話分辨兒女的實質。從這兒就看到,一個人是走正道還是走邪道、是好人還是惡人、是喜愛真理還是仇恨真理,以至于他們最終有怎樣的結局歸宿,這都是因其本性實質决定的,并不是父母教育的成果。父母能盡到的責任就是撫養兒女成長,把他們帶到神的面前,至于兒女走什麽道路,以後的命運如何,父母根本掌握不了。兒女走錯路,那是他們自己的選擇,不是説我盡到父親的責任他們就能回頭,這個跟自己有没有盡到責任没有關係。他們本性厭煩真理,就算我呆在他們身邊天天給他們交通也無濟于事。當我根據神的話對待兒女時,心裏釋放了許多,盡本分也不再受攪擾了。

慧娟,這是我這段時間的一點收穫。想到你對兒女的情感也很重,臨到這個事心裏應該也會很難受吧,不知道你是怎麽經歷過來的。兒女被清除這事雖然不合咱們的觀念,但神擺設這樣的環境肯定有咱們該學的功課,也希望你能從中尋求真理,正確對待這件事。如果你在這事上有哪些收穫也可以寫信給我,期待你的回信。

周明    

2022年8月20日

上一篇: 我不再膽怯退縮了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我知道怎樣高舉見證神了

中國江西 徐露2021年4月份,我和陳正欣姊妹配搭傳福音。因着我以往傳過福音,有些經驗,一段時間後,盡本分的果效比陳正欣好,我就常常在她面前顯露自己是怎麽傳福音的,福音對象提出的問題我是怎麽解答的,每個過程都談得很細。陳正欣聽了就很羡慕。有一次,幾個新人没來聚會,我找他們交通後,…

做老好人的結果

美國 心誠 我在教會負責福音工作,和王瑜姊妹一起配搭做組長。剛開始,我看王瑜盡本分很積極,工作果效也比較好,就覺得她是一個有負擔、有責任心的人。可一段時間後,我發現她盡本分越來越被動,很少發現工作中存在的問題,更不用説解决問題了。月底總結工作時,以往她都會主動來找我總結工作中存在…

自私卑鄙是怎麽解决的

捷克 張静全能神説:「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惡的標準是什麽?就是看你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來的、所行出來的有没有實行真理的見證、有没有活出真理實際的見證,你没有這樣的實際、没有這樣的活出,那無疑你就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在神那兒怎麽看?就是你心思所想的、你外表做出來的不是在為神作見證…

為什麽我不敢説真話

廣東省 素顔 去年2月份,我在教會盡繪畫的本分,負責幾個弟兄姊妹的工作。當時,帶領跟我交通,發現弟兄姊妹有不對的情形或者盡本分中存在什麽問題,得及時交通幫助,這樣有利于他們的生命長進,也能提高工作效率。交通後,我明白了做組長得根據真理原則監督、檢查弟兄姊妹的工作,還得有正義感,看…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