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美麗人生的轉變

139

林雨馨

我是一個很虛浮的人,從小就特別愛美,那個時候我每天不是擺弄自己那些漂亮的衣服,就是穿上漂亮衣服在鏡子前照來照去,一天不知要換多少套衣服。每當我穿上漂亮的衣服,聽到大人們誇我漂亮,看到一塊兒玩的小夥伴投來羨慕的目光時,我就感覺自己像「白雪公主」一樣,很美!心裡特別享受,我喜歡這種被別人欣賞、羨慕的感覺。父母也很疼愛我,想要什麼衣服他們就給我買,因此在上幼兒園時,我就有了自己的小衣櫃,裡面裝滿了各式各樣、五顏六色的漂亮衣服……看著這些衣服,我感覺自己好幸福!

在我十二歲那年,一場無情的車禍讓我永遠地失去了爸爸,突如其來的噩運給我們全家帶來巨大的痛苦,也改寫了我的命運。一直依賴爸爸從不操心的媽媽,還有不懂事嬌生慣養的我和三歲的弟弟,我們不知如何面對以後……在痛苦的日子裡,我們只能相依為命。可我從小過慣了那種「虛浮、任性、隨心所欲」的生活,早已被「美麗」的光環侵蝕、毒害,在穿衣打扮上根本就不願受「委屈」,我常因媽媽不給我買新衣服而和她慪氣。在我上初中的時候,家裡的生活越來越拮据,只有在過春節的時候才能買件衣服,平時一件也不給買。看到同學們經常穿些趕潮流的新衣服,我心裡既羨慕又妒嫉!記得有一次同學穿著她媽媽給買的一件很漂亮的外套,我實在受不了這種「想要卻不能買」的滋味,回家便要求媽媽給我買,媽媽還是那句話「有校服穿著就行了,等過年再給你買」,我當時很生氣,覺得媽媽一點也不理解我的苦衷。從那以後我變得內向、狹隘,還有了很強的嫉妒心,立志等長大後使勁掙錢,到時喜歡什麼衣服就買什麼衣服。

「美麗」人生的轉變

上班後,在這種被扭曲的心理支配下,我為了實現自己的「美麗」夢想,能再過上像兒時那樣的「幸福」生活,便開始奮力拼搏。起初,我被分配在質檢車間,幾位師傅見我剛下學,又穿著件舊校服,就瞧不起我,在工作上不但不教我,還經常欺負我,讓我給她們打飯、打水,產品出現質量問題領導訓斥我時,她們也在一邊辱罵、譏笑我。每當這時我的肺都氣炸了,幾次回家在媽媽面前大哭一場,不想幹了,可為了我們家的生活,為了我的「夢想」,我只能忍著。這樣的心酸經歷更讓我看到了好好裝扮自己的重要,現在走到哪兒都是以貌取人,就因我穿得太寒酸,才會受這些委屈。所以為了裝飾自己,我很苛刻地對待自己的飲食,吃最便宜的飯,也從不買零食,省出錢來買衣服。轉眼我二十二歲了,到了談戀愛的年齡,我的虛榮心也更加強烈,可我得填補家用,還得供弟弟上學,這讓我很有壓力。為了能「一舉三得」,我想出了一個好辦法:上夜班比上白班每天能多掙十元,我如果一直都上夜班,一個月就可以多掙三百多元,每天再延長兩個小時,又多掙一百八十元,這樣一個月總共就能多掙四百八十元,那我就可以滿足自己的慾望了。就這樣,我連續堅持了三個月,雖然「願望」是實現了,每月比別人多掙五百元,可因長時間熬夜,原本晚上就工作十四個小時,我再多加兩個小時,過度的勞累使我的身體漸漸支撐不住了,臉色暗淡,看東西模糊,我的胃也因飲食不良經常會疼,最後嚴重到一個地步,一口飯也不敢吃,不得不住院治療。到了醫院花錢像流水一樣,望著我拼命掙來的血汗錢就這樣大把大把地花了,我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窒息、痛苦與無助,覺得人活著太苦、太累了!心想:我只是想實現自己的一個願望,不想讓人低看,穿得體面些,還能像小時候那樣讓人羨慕,為什麼不但實現不了,反而活得這麼痛苦……在這種痛苦無助的煎熬中,我感覺活著一點也不幸福,真不想活了!可又想到媽媽、弟弟,想到這個家還得靠我支撐……我的心碎了!那天夜裡,我久久不能入睡,聽著走廊裡親人離別的哭聲,還有孩子的吵鬧聲,這些亂七八糟的聲音夾雜著,使我的心情更糟了。我不由得走到窗前,抬頭仰望著天,心中呼喊著:「老天爺啊!若真有你,求你告訴我,我該怎麼活著?我感覺太累了,不想活了,現在我才二十二歲,什麼時候才能活到頭……」

感謝神垂聽了我的呼求,就在那年媽媽的朋友把全能神福音傳給了媽媽。自從媽媽信了全能神之後,她漸漸變得開朗了,經常會看到她開心的笑容。我心裡很納悶,問她:「什麼事把你高興成這樣?」媽媽就跟我見證全能神的作工,希望我也接受,可因著我被慾望沖昏了頭,一門心思就想著掙錢,忙搪塞說:「你覺得好,你就信吧,我和弟弟都支持你,我還得掙錢,沒時間信。」直到半年後,媽媽盡上了接待的本分,有兩個年輕的姊妹住在我家裡,看到她們很熱情、大方,也很親切、隨和,經常幫媽媽幹些家務活,最主要的是媽媽每當為生活瑣事煩惱時,她們都會及時找出神的話交通,媽媽很快就有了路途,不為此煩惱了。在教育我和弟弟方面不再總強迫我們必須聽她的,能尊重我們的意見和選擇了;當我們做錯事時也不再大呼小叫地訓斥了,而是給我們講道理,讓我們知道錯在哪裡,以後怎樣改正;在鄰里相處方面也能不去斤斤計較了……這些讓我越來越對全能神的作工感興趣了,就這樣我也成了全能神教會中的一員。每當與姊妹一起讀神的話、唱歌、聚會時,我就感覺心裡特別享受、得安慰,心靈裡得到的是從未有過的釋放和快樂,所有的煩惱、憂愁都會煙消雲散。漸漸地,我覺得自己離不開全能神了,想起我在醫院那天晚上的仰天呼求,原來神那時就垂聽了我的呼求,現在揀選我來到他的家中,要親自拯救我脫離痛苦的生活。神的愛使我的心一次次被感動著,激勵著,神也一步步帶領著我,把我從一直捆綁、束縛我的「美麗」夢想中解脫出來了。

開始時,看到在我們家住的兩個姊妹在穿著打扮上很簡單,只有幾件來回換洗的衣服,用的是幾元一袋的護膚霜,這讓我從心裡很佩服。看看自己經過這幾年拼命掙錢後,買的東西在衣櫃裡、化妝包裡塞得滿滿的,五顏六色、各式各樣,但我從來就沒有知足過,而是還覺得自己很可憐,很寒酸,跟不上潮流,比起那些有錢的人更是差之千里,所以,我一直在拼命「追趕」,卻又有種永遠夠不上、永無止境的感覺,心裡總覺得很累,很壓抑。看著姊妹每天過得那麼輕鬆,從不為吃、穿煩惱,還很知足。她們才年長我幾歲,為什麼她們能做到這樣,我卻做不到呢?這到底是為什麼?一次,我把自己的想法跟她們說了,她們便找了幾段神的話讓我看,神說:「其實在神造的萬物中,人是最低賤的,雖然人在萬物中是主人,但在萬物中只有人在受著撒但的愚弄,只有人經撒但百般地敗壞,人根本沒有自主權,多數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穢之地中,而且受著撒但的嘲弄,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來,受盡人間滄桑,受盡人間的苦難,而撒但將人都玩弄之後,便結束人的命運。所以人的一生盡是撲朔迷離,從未享受過神為人預備好的可享之物,而是讓撒但糟踏得破爛不堪,到了今天,人更是精疲力竭、無精打采,根本無心去搭理神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一)》)「你們這些人吃的、穿的都與它們不一樣,你們都享受著神的話,過著有意義的生活,它們享受什麼?它們只享受祖宗的遺產、『民族的氣概』,哪有一點人性的味道!你們這些人的穿著打扮、言談舉止都與它們不同,最終你們能完全脫離污穢,不再陷入撒但的試探之中,得著神每天的供應。你們應時時謹慎,雖活在污穢之地卻不沾染污穢,能與神同活,蒙了極大的保守,在這塊黃土地上就揀選了你們這些人,這些人不是最有福的人嗎?你是一個受造之物,理當敬拜神,追求有意義的人生,你不敬拜神,活在污穢的肉體之中,不成了衣冠禽獸了嗎?你既是一個人,就應該為神花費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現在受這點苦,你應心裡高興踏實地接受才是,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像約伯一樣,像彼得一樣。人在世界當中穿著魔鬼服,吃著魔鬼給你的飯食,在魔鬼的膝下幹活、效勞,被它糟踏得污穢滿身,人生的意義你沒摸著,真道也沒摸著,活一生有什麼意義?你們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你們在大紅龍國家站立起來,是被神稱為義的人,這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二)》)看了神的這些說話,又通過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起初神造了人,讓人生活在地上,人都順服神、敬拜神、聽神的話,活在神的看顧、保守和祝福之中。人的本分與人活著的意義和價值就是順服神、敬拜神,人只有按照神的話活著才有造物的看顧和保守,也只有得到造物主的祝福的生活才是真正幸福、快樂的生活。但人經撒但的引誘敗壞之後背叛了神,遠離了神,失去了受造之物的本分,開始供奉撒但,接受著從撒但來的一切,都成了撒但的俘虜,活在撒但的愚弄、苦害之中,被撒但敗壞得已沒有一點人的樣式,找不到自己活著的意義和價值。撒但利用各種手段把它的各種邪說謬論深種到人的裡面,讓人為名利活著,為肉體吃穿活著,把這些當成自己一生追求的目標,使人都活在了互相攀比、嫉妒、仇恨之中,都在為了能更多更好地得到、享受到這些東西而奮鬥、掙扎著,隨從社會潮流越來越邪惡、腐化、墮落,每個人都被捲入這邪惡的潮流中難以自拔、無法自控,又漫無目的地追求著,所以人無論擁有什麼樣的生活都感覺不到幸福、快樂,也永遠沒有滿足感,反而得到的都是虛空、痛苦。現在我明白了自己所受的一切痛苦都是因撒但敗壞導致的,它把「人生在世,吃穿二字」「人靠衣裝馬靠鞍」等撒但毒素灌輸到我的心靈深處,致使我完全憑這些撒但毒素活著,總想追求穿得出眾,讓人高看,所以我每天睜開眼想的就是要穿什麼衣服,怎麼裝扮自己;出去眼睛看的就是別人都穿什麼衣服;看電視、雜誌關心的就是現在又流行什麼衣服了……多少次因看到別人穿得比自己好,心裡就滿了嫉妒和自卑;因沒有別人那樣奢侈的生活來滿足自己就活在抱怨中,怨天怨地;為了滿足這個虛榮心我忍辱負重拼命地去掙錢,以至於把身體累垮……可社會在不斷發展,世界潮流越來越邪惡,人的追求標準越來越高,貪慾也越大,這就注定了自己的人生是苦難的,注定了自己的拼命「追趕」是永無止境的,注定了自己永遠不會得到滿足,永遠都活在痛苦、空虛、壓抑中。今天全能神發表了這麼多的話語,就是為了讓人能憑神口中的話語活著,去追求真理、生命,追求從神來的一切正面的事物,光明的、美好的、善良的事物,拯救人徹底脫離撒但的苦害,改變人低賤、墮落的人生觀、價值觀,讓人都活得幸福有意義。姊妹能不為吃穿煩惱,活得那麼輕鬆就是因為她們的追求觀點轉變了,能去注重追求真理,追求為神花費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所以撒但在這方面就無法控制、愚弄她們。感謝神開啟讓我找到了自己痛苦的根源,若不是今天全能神把奧祕打開,我將永遠活在空虛之中,被撒但愚弄。現在,我終於找到了人生的方向,知道自己是一個受造之物,應該為追求真理、敬拜神而活著。

「美麗」人生的轉變-聚會

在神話語的開啟帶領之下,我更有信心追求了,並加入了盡本分的行列。但神知道我被撒但敗壞太深,還需要藉著一些實際的顯明、熬煉才能變化。有一次,同學來找我玩時,看到她穿了一件價值好幾千元的外套和一雙很時髦的皮靴,我的心一下子被吸引住了,心想:「真好看,我要是也能擁有就好了!可這一套下來就得好幾千,是我好幾個月的工資啊!」我心裡既羨慕又嫉妒,不由得在心裡嘀咕:「你老公有錢,能給你買,你到我面前這麼一顯擺,可把我給害慘了。」當她走後,我滿腦子裡想的都是她的裝束,心被攪擾得一點也不能安靜在神面前,也不願吃喝神話了,心裡黑暗了。姊妹見我情形不好就給我交通,又給我找神的話,神說:「為什麼臨到一些事就能跌倒,能夠使你離開神,使你沒有信心再追求真理?現在每一個人都有這些危險存在,不管你平時多有信心,你的勁兒多大,或者你多麼有心志、多麼剛強,但臨到有一類事每一個人都容易搖晃跌倒。……每一個人心裡面都有這麼一種想法:世界上當官的人家那個氣派,人家處世哲學那個高啊,隱藏啊,含而不露啊,那個修養啊,那個穿著打扮、那個風度啊……多數人心裡都羨慕這些,是不是這樣?人裡面都有這些東西,能被這些東西壓倒,能被這些東西誘惑,甚至能因為這些東西一時軟弱,這就證明人裡面對神、對神的話、對真理還不是太感興趣。……人心裡充滿吃、穿、享受、玩這些東西,這些東西都是屬什麼的?屬世界的、屬魔鬼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裡面不信的成分與背叛神的本性》)「因為人裡面反應出來的心思意念、所有要求沒有一樣是與神相合的,人的本性充滿了撒但的本性,全是為己,自私、貪婪、奢侈,你清楚嗎?……人得著的時候還想貪得更多,人得不著的時候想迫切地得到,得到什麼?得到自己喜歡的、肉體利益所需要的。所以說,人的要求沒有一樣是正當的,沒有一樣是理所當然應當得到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的要求太多》)全能神的話語如同黑夜裡的一盞明燈,我從神話中明白了:雖然我是明白一些真理,看見一些神對我的愛和拯救,有了跟隨神的信心和追求的心勁,但因我裡面的看事觀點還沒有真正轉變,心裡所注重的、喜歡的、嚮往的還是穿著打扮,還是注重那些外表華麗、光鮮耀眼的屬世界、屬撒但的東西,所以一看到別人穿得高檔,心就完全被吸引,還能去羨慕、嫉妒,能為自己得不到、享受不到這些感到失落,還能被這些東西攪擾使自己失去信心落入黑暗中。從中看到我只認識撒但怎樣敗壞、苦害我,還不能讓我真正脫離撒但的控制和捆綁,因我的本性已經變成了撒但的本性,已被撒但的毒素充滿,變得特別自私、貪婪、奢侈,這些東西已經成為我的生命支配著我,因自己的貪婪、奢侈,總想追求活在肉體的安逸之中,總想能穿好的、裝扮好點來滿足裡面的虛榮心。想想這些年,我多少次在媽媽面前失言,每次都說「這次買了,保證三個月不買」,可每次一看見別人穿的是新款衣服,我的承諾就不起作用了,心就會被俘虜了,就會再去想方設法地得到,有時候自己身上的錢不夠,就去借同事的,甚至還會背著媽媽去偷拿她辛辛苦苦攢下來的那點積蓄。可當虛榮心滿足時,我並未感到幸福、滿足,反而是虛空、負擔,為了補上這些虧空想方設法、絞盡腦汁。很多次當時看那衣服怎麼都好看,一百個滿意,可買回家了不是這個地方不合身,就是那個地方不如意,有時還沒等穿幾次又有了新款,就這樣為了滿足肉體一時的慾望,我付出太多的代價,不僅得受苦受累地去拼命掙錢,還讓我失去人性、良心,成為一個極其自私卑鄙、不守信用的小人。媽媽平時不捨得吃、不捨得穿,幾年都沒有買件衣服,而我卻一次次只顧滿足自己的慾望。許多時候我也很痛苦,深知媽媽不易,得體諒她,也深知自己的血汗錢來得不容易,可我卻沒有一點勝罪的能力。現在我明白了:我被撒但敗壞後,肉體是屬撒但的,撒但就是利用我肉體的「貪慾」讓我活在永無止境的貪婪、奢侈中來苦害我、斷送我,沒有信神的時候我被它控制、佔有,活在空虛、痛苦中難以自拔,來到神面前了還受它攪擾,失去追求的信心,藉著我追求滿足肉體的機會來讓我遠離神,活在黑暗之中,最終再次被它侵吞、佔有。所以,我要想脫離撒但的苦害,要想得著真理蒙神拯救,不是在外面怎樣注重吃喝神話,怎樣熱心跑路、盡本分,而是能注重背叛自己肉體裡面的這些喜好、慾望,不再去體貼、滿足它,這是我背叛撒但滿足神該受的苦、該付的代價。當我認識到這些之後,心裡輕鬆、釋放了,從心裡感謝神擺設這樣的環境讓我能得到這些開啟,也從心裡感覺穿幾千、幾萬元的衣服都沒有絲毫意義和價值,唯有得到對真理的認識和脫離撒但敗壞的路途才是最寶貴的。

從那以後,我開始注重有意識地背叛自己的肉體,每當早晨起來大腦考慮要怎麼穿著打扮時,就有意識地去禱告背叛自己裡面的想法,把心用在吃喝神的話、揣摩神的話上;在走路時,眼睛不再去注重別人的穿著打扮,能注重把心安靜在神面前親近神;當再看見別人穿著好看的衣服時,雖然我的心有時還會動,但能知道這是撒但對我的引誘,便及時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有了背叛肉體的心志,當我這樣實行的時候,心不一會兒就能平靜下來了。在這樣實際的配合中,我體嘗到了背叛肉體活在神面前的甘甜,心裡得到了從沒有過的踏實、平安和快樂!但要達到徹底的變化還需要繼續經歷神的作工。

「美麗」人生的轉變-禱告

國慶節前夕,同學們打電話約我一起出去玩,在外地的姑姑、表哥、表姐們也要回來,還說要給我介紹個男朋友,我的心一下子被這些事佔有,心又無法安靜在神面前了,覺得這是大事,得好好裝扮裝扮。這時媽媽提醒我,讓我別遠離神。我知道這是神的愛,就在這事上禱告神,求神保守帶領。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了,我又被慾望沖昏了頭腦,背叛肉體、撒但的苦害早已拋到了九霄雲外。接下來的幾天裡,我滿腦子裡琢磨的都是:買件什麼衣服呢?整個什麼髮型呢?我雖剛買了一套衣服但不上檔次,見這麼多人起碼得穿得好點,可如果再買媽媽又要訓我不懂事,怎麼辦?這時媽媽又告訴我:「你那個嫁給大款的同學打電話說要和她對象一起來玩。」這個消息對我更是個重擊,想買套高檔衣服的慾望更強烈了。就這樣,我的心離神更遠了,吃喝神話、盡本分都走過程。就在我深陷其中難以自拔時,神公義的審判喚醒了我。那天,我騎著車走在公路上,心裡正考慮著要買什麼衣服、怎麼打扮自己,我猛然發現前邊停著一輛大型集裝箱車,可當我看見車時已經晚了,我的車硬生生地撞到車尾上然後連車帶人翻到了溝裡。當我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溝裡,這時想起神的話:「將你們的外表裝飾得特別華麗那你們不仍然是沒有生機的行屍走肉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神的這句話,我從來沒有像此時這樣明白、有體會。是啊!我穿得再高檔、再華麗能給自己帶來什麼,在這危難之際,如果沒有神的保守,連小命都沒了。這時我才認識到,即使我外表裝飾得再華麗,能得到別人的羨慕、高看,這樣活著不也是虛空嗎?為了得到別人的高看,我費盡心思、絞盡腦汁,被撒但愚弄活得太苦,太累!唉!這個時候我彷彿感覺到撒但正在拍著手恥笑我,非常懊悔自己不聽神的話,臨到事不去背叛自己,陷入撒但的網羅中被它捉弄。司機幫我把電動車推上來,我自己也從溝裡爬上來,撞得這麼厲害我卻一點沒傷著,我深知這是神對我的愛和保守,神不忍心看著我被撒但這樣愚弄下去,只是藉著這樣小小的管教讓我醒悟過來。

回到家,我打開神話看到神說:「看看你們中間的嬌小姐,一個一個打扮得如花似玉,互相攀比,比什麼?還不是比享受嗎?還不是比索取嗎?你們以為我是來招聘『模特兒』嗎?好不知羞恥!你們的生命在哪?你們追求的還不都是你們那奢侈的慾望?以為自己美得了不得,縱使你花枝招展,你還不是一個生在糞堆中滾來滾去的蛆蟲嗎?今天有幸享受這屬天的福氣,是對你破例的高抬,並不是看在你那『漂亮的臉蛋』上,自己是什麼出身還不清楚?提到生命你閉口無言,活像個木雞,你還有臉窮打扮?還有心思搽粉抹脂!……看看你身上的裝束,看看你手中的收穫,摸摸你那肚囊,你的心血代價換來的果實是什麼?你還有心思遊山玩水,還有心思裝扮自己那發了臭的肉體,有何價值!……就你這樣的人性,賣弄自己的風姿,顯露自己的肉體,總是活在肉體情慾裡,你不是屬污鬼邪靈的後裔嗎?這樣的污鬼我不會讓其存留長久的!你也別以為你心中所想我不知道,你的情慾、你的肉體縱使不放縱出來,但你的心中思想的、你的眼睛所戀慕的我還不知道嗎?你們這些嬌小姐打扮得如花似玉不是為了賣弄自己的肉體嗎?男人於你們有何益處呢?真能救你們脫離這苦海嗎?……你們如此裝飾自己,就不怕自己越陷越深嗎?你們本來屬罪你們不知道嗎?你們渾身上下滿了情慾,你們不知道嗎?以至於你們的情慾都從你們的衣服中滲透出來,顯出了你們那醜陋不堪的污鬼之態,這些不是你們自己最清楚的嗎?你們的心、你們的眼目、你們的雙唇不都是經過污鬼玷污的嗎?不都是污穢嗎?你以為自己只要不做出事來就是最聖潔的了,你以為穿著華麗就可掩蓋你們那骯髒的靈魂,這是不可能的事!我勸你們還是講點現實,別弄虛作假,別賣弄自己的風姿,你們互相賣弄情慾,而你們買來的都是永遠的痛苦與無情的責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七)》)神這嚴厲的審判之語句句扎在了我的心上,使我心服口服、無地自容,更使我深深地體會到了神公義、聖潔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我才看清了自己注重穿著打扮的實質原來是我的本性太邪惡。我注重穿著打扮,總想追求「與眾不同」「亮麗耀眼」「讓人高看」,走到哪兒都能吸引別人的目光,讓人注意我、圍著我、羨慕我。在同性面前是爭強好勝,想顯出自己的高貴、氣質,讓她們高看、羨慕、嫉妒;在異性面前就是想賣弄風姿,顯出自己的與眾不同,吸引他們的目光,讓他們能對我有好感、喜歡我、欣賞我。我的這些追求、活出不正是自己污穢骯髒的靈魂的實證嗎?不就是醜陋不堪的污鬼之態嗎?我再裝飾自己,不還是神眼中污穢不堪的蛆蟲嗎?想想當聽到親戚、同學要來玩時,我就挖空心思地想著怎樣來裝扮自己,尤其聽到同學要帶著她那有錢的老公來,我更想著要把自己裝飾得高檔華麗些,其實這都是出自於我的邪惡本性,認為自己也不比同學遜色,也想吸引她老公的目光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雖然不敢去當他們的第三者,但起碼給他個好印象,到時候也許會給我介紹個有錢的男朋友。看到我活出的太污穢、太低賤、太邪惡,我這樣挖空心思地裝飾自己、賣弄自己,最終給自己帶來的是什麼?此時我才看透了人常說的「愛美是女人的天性」這話的實質,這裡面隱藏著撒但誘騙人越來越邪惡的「美麗」謊言,人沒有真理就會覺得裝扮自己是很正當的事,都去想方設法地裝扮自己的肉體,因此勾引更多的人產生邪情私慾,為了滿足邪情私慾違背人倫道德,去犯罪作惡。想想在當今的社會中,有多少像我一樣的人在用自己以為美的方式來把自己粉飾得「與眾不同」「亮麗耀眼」,可最後換來的是什麼?是招來麻煩、禍患,是不自愛,失去人格、尊嚴,是多少第三者的產生和無數個家庭的破裂,是雙方背叛後的仇恨、殘殺、報復,更是心靈的痛苦、空虛!想想我同學雖嫁了個有錢的老公,穿著華麗的服飾,可她和老公過的是有名無實的夫妻生活,她老公因著有錢在外面花天酒地、養情人,她為了報復老公大把大把地花錢來裝飾自己的外表,在她高檔華麗的裝飾背後,多少辛酸和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這時,我想起神的交通中說過:「有人說:要是到找對象的時候還是穿好衣服好。那也不一定,好比你碰到一個對象,長得挺好,挺帥,你穿一套好衣服,他相中你了,把你娶去了,但是這個人若是魔鬼就把你坑苦了。如果你碰上一個魔鬼,你正好穿破衣服,戴個草帽,他沒相中你,這不是倖免一難嗎?穿好衣服不一定能得福,若走錯路也得遭咒詛,穿破衣服若有真理也照樣得神的祝福。」(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揣摩著神的交通,對照現實生活,看到穿得漂亮不一定是好事,而穿得簡樸也不一定是壞事。在眾多事實面前,這更讓我看見了只有跟隨全能神,吃喝神的話,有真理了,才會分辨撒但的這個「美麗」謊言,也能知道該怎樣做人才能活得有人格,有尊嚴,怎麼穿著打扮才是按神的要求活出端莊正派。此時我不僅對照自己,今天神把蒙拯救的生命之道賜給了我,我吃喝了神這麼多話語,也知道了撒但怎樣敗壞人、苦害人,可我到現在還分辨不出什麼是美,什麼是醜,對真理、對從神來的一切正面事物不肯去下功夫追求,還緊跟邪惡的社會潮流,為裝飾自己破爛不堪的肉體而絞盡腦汁,真是太不自尊、不自愛了!感謝全能神對我的保守與拯救,使我明白了真正的美麗不是外表穿衣打扮出來的,而是裡面有真理、性情得變化所活出的正常人性,沒有真理再打扮也是醜陋、邪惡的,也使我對自己的邪惡本性有了一些真實的認識,看透了自己追求「美麗」背後的骯髒、醜陋的靈魂,也能從心裡感覺注重穿著打扮實在太沒有意義,恨惡自己的邪惡、污穢,有了真實背叛自己、追求真理的心志。

審判刑罰

這次經歷過後,使我從看事觀點上發生了變化,按著神的話給自己在穿衣服上制定了原則,只要穿著舒適、大方、得體就行,不再去注重什麼樣子、款式,趕不趕潮流,只要衣服夠穿就可以了,絕不再去把更多的時間精力和財力用在這些無意義的事上。這樣實行後,我心裡感覺很輕鬆,很釋放。之後很長時間我也沒有再去買衣服了,看著現有的這些衣服,感覺已經很知足。後來,我被調到一個大城市裡去盡本分,我也能像曾在我家住的那兩個姊妹一樣,只帶著幾件夠換洗的衣服和簡單的日用品去了。在那裡雖然到處都能看見摩登男女穿著華美時尚的衣服,可我的心已經不再被這些東西吸引、佔有了,我從心裡感謝神對我的拯救!但後來當神用事實來檢驗我時,才看到自己這方面實在是中毒太深了,需經歷神更多的審判顯明。和我在一起盡本分的小姊妹,因家裡很富裕,所以她有很多漂亮、時尚的衣服。剛開始,在和她配搭的過程中,我沒有什麼反應,覺得她家條件好,多穿幾件好衣服是很正常的,沒受什麼攪擾和轄制,可時間長了,我發現自己的眼睛總會時不時地去打量她的衣服,每當看到她穿新衣服心裡就會有一種莫名的失落和嫉妒,又被這些虛浮的東西攪擾,這時我很快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便來到神面前迫切地禱告:「神啊!我知道自己又在受虛榮心的轄制了,求你保守我的心,我雖沒有勝罪的能力,但我不願再過以前那種只為吃穿虛度的生活,我願依靠你背叛自己,注重追求真理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凡事該尋求神的心意,在一切的事上都得尋求真理。在吃飯穿衣服的事上、個人生活的事上你怎麼尋求真理?這裡面有沒有真理可尋求?有人說:『怎麼說也是吃好的穿好的好,吃得不好穿得不好還是吃虧的事。』你這麼看有真理嗎?沒有真理!人活著真是吃好穿好重要嗎?並不重要。換句話說,如果人真能認識神,有真理了,他所作所為都是在見證神,是在滿足神,他吃得再不好、穿得再不好他活得有價值,在神那兒蒙神稱許,這是不是最有意義的事?穿什麼衣服並不主要。」(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感謝神的帶領,使我從神的這些說話中找到了實行的路途,看到自己之所以還能受配搭姊妹穿時髦衣服的影響,就是因為自己內心深處還是很在乎吃好穿好,自己的看事觀點還沒有真正地得到轉變。從神的話中我也明白了神的心意,神告訴我吃好穿好這些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作為受造之物能否盡好本分滿足神,神安排我和姊妹在一起不是讓我和她比吃穿,而是讓我把心都用在追求真理滿足神上。同時,我也看到神的公義,神不根據人穿的好孬來對待人,神只看人有無真理,有真理的人在神的心裡才寶貴。就像恩典時代的彼得,雖然他出身貧寒,是個漁夫,但因著他喜愛真理、追求真理,凡事尋求主的心意,按照主的教導去實行,最終得著了主的稱許,他才是我們應該效法的對象。現在神並沒有偏待我,而是破例高抬給了我盡本分得真理的機會,我得有良心,把自己的精力都用在本分上,這樣活著才蒙神稱許,活得有意義、有價值。想想自己現在穿著普通,走在大街上也不引人注意,心裡清靜多了,不像以前穿件新衣服或打扮時尚點,心裡就感覺好像人都在注意自己一樣,常常連走路的姿勢都變了,還會招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吹口哨、調戲。現在看到神讓我追求的、對我提出的要求都是對我最好的保守,在我身上所作的一切都是最好的。此時,我才體會到神沒有命定讓我出生在富貴的家庭,沒有讓我「美麗」的夢想實現,是對我極大的保守與看顧。如今讓我在穿衣吃飯上能「有衣有食就當知足」,讓我穿著打扮端莊正派,更是為了拯救我脫離這個邪惡的世界,讓我不再去學那些「污鬼」的樣式,能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正如神話語所說:「你們這些人的穿著打扮、言談舉止都與它們不同,最終你們能完全脫離污穢,不再陷入撒但的試探之中……雖活在污穢之地卻不沾染污穢,能與神同活,蒙了極大的保守……」(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二)》)此時此刻,我才真正明白了穿衣服好壞的確不是重要的事,能追求得著真理、認識神才是重要的,能為了滿足神、得著神的稱許活著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事!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當我再看到姊妹穿時髦衣服時,我就想到神的話中說過,「神是看人有無真理」,還有交通講道中也說過,「讓我們在一起比一比誰愛神」。當我按著神的要求活著的時候,感覺看淡了外表這些虛浮的東西,心也就不再受攪擾,活著坦然多了。

一路走來,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我虛浮的本性得到了很大的潔淨,看事觀點也有了一些真實的轉變,更深深地體會到了追求真理的寶貴與價值。回想自己從小就為著虛浮的東西活著,為追求「吃好穿好」活著,為了這個目標活得又苦又累、低賤、齷齪,沒有什麼人生價值可言。如今是全能神將我帶到他的家中,竭力地拯救我,使我看透了美與醜、善與惡的實質區別,而且使我樹立了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走上了真正的人生光明路。我衷心地感謝全能神,讓我生活在一個不富足的家庭,沒有放蕩肉體的條件,蒙了神極大的保守;更感謝神一次次用心良苦的拯救,把我從「美麗」的「噩夢」中喚醒,讓我知道了只有追求真理、認識神,達到滿足神、得著神的稱許,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事,才是真正的美麗人生!我願堅定不移地沿著這條光明的人生路一直走下去……

願將一切榮耀、頌讚、權柄歸於全能神!阿們!

相關內容

如何對待自己不滿意的長相
面對婚姻,我不再憂慮(有聲讀物)
職場見證:神話帶領我遠離邪惡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