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聖經知識、神學理論代表明白真理認識神嗎?

2018年07月01日

相關神話語:

有許多人認為明白了聖經、能解釋聖經就是找着了真道,事實上真是這麽簡單嗎?聖經的實情是什麽人都不清楚,聖經只不過是神作工的歷史記載,是神前兩步作工的見證而已,你從聖經裏并不能明白神作工的宗旨。看過聖經的人都知道,聖經裏記載的是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神兩步的作工。聖經舊約記載的是以色列的歷史,記載了從創世到律法時代結束時耶和華是如何作工的。在新約四福音裏記載的是耶穌在地的工作,新約也記載了保羅的作工,這不都屬于歷史的記載嗎?過去的事拿到今天都屬于歷史,再真、再實也是歷史,歷史不能針對現實,因神不回顧歷史!所以説,你只明白聖經,不明白神現在要作的工作,你信神不尋找聖靈的作工,你就不懂得什麽是尋求神。你如果看聖經是為了研究以色列的歷史,也就是研究神創造整個天地的歷史,那你就不是信神的。但今天你既然是信神的,是追求生命的,是追求認識神的,不是追求死的字句道理的,也不是追求明白歷史的,你就得尋求神現時的心意,你就得找聖靈作工的動向。你若是考古學家可以看聖經,但你不是考古學家,你是信神的,你最好尋求尋求神現時的心意。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聖經的説法 四》

法利賽人之所以是假冒為善的,是邪惡的,就是因為他們只研讀聖經,追求聖經知識,却從來不接受真理、不接受神的話。他們讀神的話不禱告神,也不尋求真理、交通真理,而是研究神的話,研究神説了哪些話、作了哪些事,從而把神的話變成一種理論、一種學説來教導其他人,這就叫研讀。那他們為什麽研讀呢?他們研讀的是什麽?在他們眼中看,這不是神的話,不是神的發表,更不是真理,而是一種學問,也可以説就是神學知識。在他們來看,傳揚這種知識、這門學問,這才是傳揚神的道、傳揚福音,這就是他們所謂的布道,他們布道都是講神學知識。

……法利賽人把他們所掌握的那些神學理論當成一種知識,當成一種衡量人、定罪人的工具,甚至把它用在了主耶穌身上,耶穌就這樣被定罪了。他們衡量一個人、對待一個人從來不根據這個人的實質,也不根據他所講的道是不是真理,更不根據他説話的源頭是來自哪裏,只根據他們所掌握的舊約聖經的規條、字句、道理來衡量、定罪。雖然他們心裏知道主耶穌所説的、所作的都不是犯罪,也没有違背律法,但他們還是要定主耶穌的罪,就是因為主耶穌所發表的那些真理、所行的那些神迹奇事讓許多人都跟隨主、稱頌主,法利賽人就越發地仇恨他,都想除掉他。他們不承認主耶穌就是彌賽亞的到來,也不承認主耶穌所説的有真理,更不承認主耶穌所作的是合乎真理的。他們論斷主耶穌説僭妄的話、靠着鬼王趕鬼,能給主耶穌安上這幾個罪名説明他們心裏對主耶穌該有多麽仇恨。所以,他們就竭力否認主耶穌是神差派的,是神的兒子,是彌賽亞,他們的意思是:神能這麽作事嗎?神要是道成肉身,那得出生在地位顯赫的家族裏,另外,他得接受文士、法利賽人的培訓,還得系統地研讀聖經,掌握聖經知識,具備了聖經的全部知識之後才能擔當起「道成肉身」這個稱呼。但主耶穌不具備這些知識,他們就定罪主耶穌説:「一方面,你不具備這個資格,你不可能是神;另一方面,你不具備這些知識,你就作不了神的工作,你更不能是神;還有一方面,你作工作不能出聖殿,你現在不在聖殿裏作工,總在那些罪人中間,那你作的工作就超出聖經的範圍了,你就更不能是神了。」他們這些定罪的根據是從哪兒來的?是從聖經裏,也是從人的頭腦裏、從人所接受的神學教育裏來的。因為他們被觀念、想象、知識充滿了,他們認為這些知識就是對的,就是真理,就是根據,無論什麽時候神都不能違背這些作事。他們尋不尋求真理?不尋求。他們尋求的是什麽?是超然的神,是靈體顯現。所以,他們就憑着人的觀念想象、知識來定規神的作工、否認神的作工,來衡量神的對錯。這樣做最終的結果是什麽?不但定罪了神的作工,還把道成肉身的神釘在了十字架上。這就是他們憑觀念、想象、知識衡量神帶來的後果,也是他們的邪惡之處。

——《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七條 邪惡、陰險與詭詐(三)》

那些在宗教裏信主的人,他們是怎麽淪為基督教的?為什麽現在把他們定性為宗教、教派,而不是神的教會、神的家,不是神作工的對象?他們有教義,他們把神曾經作過的工作、神曾經説過的話編輯成一本書,編成教材,然後又開設學校,收納、培訓各種神學人士。這些神學人士學的是什麽?是真理嗎?不是,是神學知識、理論,與神的作工、神所説的真理根本一點兒關係都没有。他們用神學知識來代替神的話語、代替聖靈的作工,他們就是這樣淪為基督教或者天主教的。宗教裏所崇尚的東西是什麽?如果你到了一個教堂,人家問你信神幾年了,你説剛信,他就不搭理你了,但如果你夾着一本《聖經》進去,説「我從某某神學院剛畢業」,那他就請你上座,你若是平信徒,除非你在社會上有顯赫的地位他才搭理你,這就是基督教,宗教界都是這樣。那些在講台上講道的、有頭有臉的,都是神學院培養出來的具備神學知識、神學理論的一班人,他們基本上是支撑基督教的主體。基督教就培養出這樣一些人,讓他們上台講道,各處傳道、作工。他們認為有了這些神學生,有了講道的牧師、神學人士這些人才,才保證了基督教一直存在到今天,這些人就成了基督教存在的價值、存在的本錢。如果一個教堂的牧師是神學院畢業的,聖經講得好,又讀過一些屬靈書籍,有點知識、口才,那這個教堂就人丁興旺,比其他教堂的名聲就高多了。基督教這些人所崇尚的是什麽?是知識,神學知識。這些知識是怎麽來的?是不是從古代流傳下來的?古代就有經文,一代一代傳下來,人就都這麽讀、這麽學,一直傳到現在。人把聖經分成各種段落,編輯成各種版本讓人去研讀、去學習,但他們學習不是要明白真理、認識神,不是要明白神的心意達到敬畏神遠離惡,而是研讀這裏面的知識,頂多在裏面查一下聖經的奥秘,看看哪個時期應驗了《啓示録》的哪一段預言,什麽時候大灾難來到,什麽時候千禧年來到,就研究這些。他們研究的與真理有關嗎?没有。與真理無關的事他們為什麽研究?就是因為他們越研究越覺得自己明白的多,裝備的字句道理越多資格也就越高,資格越高,他們覺得自己本事越大,越覺得信神終于能得福了,死後就能進天堂了,活着的人也能被提到空中與主相遇了。這就是他們的宗教觀念,絲毫不符合神的話。

——《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七條 邪惡、陰險與詭詐(三)》

基督教所有這些研究神學、研究聖經甚至是研究神作工歷史的人,他們是不是真信的?他們與神口中所説的信徒、神的跟隨者有没有區别?在神眼中他們是不是信神的?不是,他們是研究神學的,是研究神的,并不是跟隨神的、見證神的。他們研究神跟研究歷史、研究哲學、研究法律、研究生物、研究天文的人是一模一樣的,只不過他們不喜歡科學,不喜歡其他學科的東西,他們偏偏喜歡研究神學。這些人在神所作的工作中尋找蛛絲馬迹來研究神,研究出來的結果是什麽?能不能研究出神的存在?不能,永遠不能。那他們能不能研究出神的心意?(不能。)為什麽?因為他們活在字句裏,活在知識裏,活在哲學裏,活在人的頭腦、心思裏,他們永遠不會看到神,永遠得不到聖靈的開啓。神把他們定性為什麽?不信派、外邦人。這些外邦人、不信派混在所謂的基督徒這個群體裏充當信神的人,充當基督徒,事實上,他們對神有没有真實的敬拜?有没有真實的順服?(没有。)為什麽會這樣呢?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有相當一部分人他們心裏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神創造了世界、神主宰萬有,更不相信神會道成肉身。這個不相信指什麽説的?就是懷疑、否認。他們甚至還有一種態度,就是不希望神所説的那些預言,尤其涉及灾難的那些話能兑現、應驗。這就是他們對待信神的態度,也是他們所謂的信的實質與本來面目。這些人研究神是因為他們對待神學這門學問、知識特别感興趣,也對神所作工作的歷史事實特别感興趣,他們純粹就是一夥研究神學的知識分子。這些知識分子不相信神的存在,那當神來作工的時候,當神的話語應驗的時候,他們怎麽對待?當他們聽説神道成肉身作了新工作的時候,他們的第一反應是什麽?「不可能!」誰傳講神的新名、神的新工作他們就定罪誰,甚至要殺掉那個人、除掉那個人。這是什麽表現?這是不是正宗的敵基督的表現?他們跟當初的法利賽人、祭司長、文士有什麽區别?他們仇視神的作工,仇視神末世審判,仇視神道成肉身,更仇視神預言的應驗,他們認為,「你不道成肉身,你是靈體,那你就是神;如果你道成肉身了,成為人,那你就不是神,我們就不承認」。言外之意是什麽呢?就是有他們在就不許神道成肉身。這是不是正宗的敵基督?這就是地道的敵基督。宗教界有没有這種論調?這種論調的聲音很高,而且也很强烈,「神道成肉身這不對,不可能!如果是道成肉身,那就是假的!」還有些人説,「他們明明信的就是一個人,他們就是受迷惑了!」他們能説出這話,如果真在兩千年前主耶穌顯現作工時,他們是不會信主耶穌的,他們現在信主耶穌其實也只是信主耶穌的名,信「主耶穌」這三個字,也是信天上的神。所以説,他們根本就不是信神的人,他們就是不信派。他們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神道成肉身,不相信神作的創世的工作,更不相信神曾經作過釘十字架救贖全人類的工作。他們所研究的神學就是一種宗教理論、宗教學説,完全是似是而非的迷惑人的謬論。

——《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七條 邪惡、陰險與詭詐(三)》

許多人抵擋神攔阻聖靈工作不就因為對神的多種多樣的作工并不認識,而且還以自己僅有的一點知識、道理來衡量聖靈的作工嗎?這些人雖然經歷淺薄,但又生性驕蠻、放縱,輕視聖靈的工作,忽視聖靈的管教,而且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舊道理來「印證」聖靈的工作,還裝模作樣,滿以為自己學識淵博,可以横貫世界内外,豈不知道這樣的人都是被聖靈厭弃的人,都是被新時代淘汰的人嗎?到神面前公開抵擋神的人不都是賣弄自己風騷的那些知識短淺的小人嗎?僅有一點聖經知識就想縱横天下「學術界」,僅有一點淺薄的教人的道理就想來扭轉聖靈工作,企圖按着他大腦的運行軌迹來轉圈,鼠目寸光就想一睹神六千年工作的風采,這樣的人還有什麽理智可言!其實越是對神有認識的人越不輕易評價神的工作,而且只是稍談一點對神現時工作的認識,但并不隨意下斷案;越是對神没有認識的人越是狂傲不自量力的人,越能大肆宣傳神的所是,而且盡是道理毫無實據,這樣的人是最無價值的人。拿聖靈的工作當兒戲的人都是輕浮之人!遇到聖靈新的作工不是慎重地對待而是信口開河、隨意評價,任着自己的性子否認聖靈工作的正確性,而且還辱駡或褻瀆,這樣輕慢的人不都是對聖靈工作不認識而且又天生驕縱的狂妄之徒嗎?就這樣的人即使到有一天接受了聖靈新的作工也不會得着神的寬容,他不僅不把為神作工的人放在眼裏,而且還褻瀆神自己,這樣的亡命徒今生來世都不會得着赦免的,永遠是地獄中滅亡的對象!這些輕慢放縱的人又都是打着信神招牌的人,越是這樣的人越容易觸犯神的行政,那些天性放蕩、從不服人的狂徒不都是走這樣的路嗎?不都是這樣日復一日地抵擋着常新不舊的神嗎?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歷經敗壞的人都活在撒但的網羅中,都活在肉體中,活在私欲中,根本没有一個人能與我相合。那些自稱與我相合的人則都是崇拜渺茫的偶像的人,他們雖稱我的名為聖,但他們所行的道却與我背道而馳,他們的言語滿了狂妄、自信,因為他們本都是與我為敵的,都是與我不相合的。他們天天在聖經裏尋找我的踪迹,隨便找一段「合適」的話就讀起來没完没了,而且當作「經」來背誦,他們不知道怎樣與我相合,不知道什麽是與我為敵,只是一味地念「經」。他們把根本就没看見過的、根本就看不着的渺茫的神定規在了聖經之中,在閑暇之餘就拿起來看看。他們在聖經的範圍之内信仰我的存在,他們把「我」與「經」畫為等號,没有「經」就没有「我」,没有「我」就没有「經」。他們并不在乎我的存在,并不在乎我的作為,而是非常、特别在乎每一句經文,甚至更多的人認為没有經文的預言我就不該作任何一件我願意作的事情。他們把經文看得太重要了,可以説他們把字句看得太重要了,以至于他們用聖經的章節來衡量我的每一句説話,用聖經的章節來定我的罪。他們尋求的不是與我相合之道,他們尋求的不是與真理相合之道,而是尋求與聖經的字句能相符合的道,他們認為凡是與聖經不合的一律不是我的作工,這些人不都是法利賽人的孝子賢孫嗎?那些猶太的法利賽人以摩西的律法來定耶穌的罪,他們不尋求與當今的耶穌如何相合,而是認真地對待每一句律法,以至于他們最終以耶穌不守舊約律法、以耶穌并不是彌賽亞為罪名而將本來無罪的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他們的本質是什麽?不就是他們并不尋求與真理相合之道嗎?他們只留心經文的字字句句,却并不在意我的心意與我的作工步驟和作工方式。他們并不是尋求真理的人,而是死守字句的人;他們不是相信神的人,而是相信聖經的人,説得透徹點,他們都是聖經的看家奴。為了維護聖經的利益,為了維護聖經的尊嚴,為了維護聖經的名望,他們竟然將仁慈的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他們這樣做只是為聖經打抱不平,只是為了維護聖經的字字句句在人心中的地位,所以他們寧可斷送自己的前途,寧可得不到贖罪祭,也要將與經文的規定不合的耶穌處死。難道他們不都是每一句經文的走狗嗎?

如今的人又是怎樣呢?為了上天堂、為了得恩典,人都寧願將已經來到的釋放真理的基督趕出人間;為了維護聖經的利益,人都寧願將真理的到來全部抹煞掉;為了維護聖經的永遠存在,人都寧願將第二次重返肉身的基督再次釘在十字架上。人的心地如此惡毒,人的本性如此與我敵對,又怎能得到我的拯救呢?我在人中間生活人都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將我的光照耀在人的身上之時,人仍舊不知道我的存在,當我的烈怒降在人的身上之時人更加否認我的存在。人都尋求與字句相合,與聖經相合,却無一人來到我前尋求與真理相合之道。人都在仰望天上的我,人都特别在乎天上的我的存在,却没有一個人在乎活在肉身中的我,因為活在人中間的我簡直太渺小了。那些只尋求與聖經的字句相合的人,那些只尋求與渺茫的神相合的人,在我的眼中看為卑賤,因為他們崇拜的是死的字句,崇拜的是能賜給人萬貫家産的神,崇拜的是并不存在的任人擺布的神。這樣的人又能從我得着什麽呢?人的卑賤簡直不堪言語,這些與我為敵的人,這些對我有無限的索取的人,這些并不喜愛真理的人,這些悖逆我的人,怎能與我相合呢?

與我為敵的人就是與我不相合的人,不喜愛真理的人也是與我不相合的人,悖逆我的人更是與我為敵的人、與我不相合的人。我將所有與我不相合的人交在惡者手下,交在惡者的敗壞之中,讓其任意地顯露其惡行,最終將其都交給惡者讓其侵吞。我并不在乎敬拜我的人有多少,也就是説,我并不在乎信仰我的人有多少,我只在乎與我相合的人有多少,因為凡是與我不相合的人則都是背叛我的惡者,是我的仇敵,我是不會將我的仇敵「供奉」在我的家中的。那些與我相合的人將永遠在我的家中事奉我,那些與我為敵的人將永遠在我的懲罰之中。那些只在乎聖經字句却并不在乎真理的人、并不在乎尋求我脚踪的人,都是與我為敵的人,因為他們將我限制在聖經之中,將我定規在聖經之中,他們這樣做對我是極大的褻瀆,這樣的人怎能來到我的面前呢?他們注重的并不是我的作為,并不是我的心意,并不是真理,而是字句,是讓人死的字句,這樣的人怎能與我相合呢?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許多人天天捧着神的話閲讀,甚至將神話語中的經典部分都銘記在心,當成至寶,而且到處傳講神的話,以神的話來供應他人、幫助他人。他們認為這樣做就是在見證神、見證神的話,這樣做就是在遵行神的道,他們認為這樣做就是在憑神的話活着,這樣做就是將神的話帶入了現實的生活中,這樣做就能蒙神的稱許,就能蒙拯救、得成全。他們在傳講神話語的同時却從來不遵照神的話去實行,也從來不按照神話語的揭示與自己對號入座,而是利用神的話騙取他人的崇拜與信任,利用神的話搞個人的經營,利用神的話騙取、偷竊神的榮耀,他們妄想利用傳揚神話語的機會獲得神的作工與神的稱許。多少年過去了,這些人不但没能在「傳講神話語」的過程中得到神的稱許,不但没能在「見證神説話」的過程中找到自己該遵守的道,不但没有在「以神的話供應幫助他人」的過程中幫助、供應了自己,不但没能在這些過程中認識神,對神産生真正的敬畏,反而對神的誤解越來越深,對神的猜忌越來越嚴重,對神的想象越來越誇張。他們在神話語理論的供應與帶領之下似乎如魚得水,似乎游刃有餘,似乎找到了他們的人生目標,似乎找到了他們的使命,似乎獲得了新生,似乎蒙了拯救,他們似乎在對神話語朗朗上口的背誦中得到了真理,明白了神的心意,找到了認識神的途徑,似乎在對神話語傳講的過程中常常與神面對面,他們也常常被「感動」得痛哭流涕,常常被神話語中的「神」帶領似乎不斷地在明白神的良苦用心,同時也明白了神對人的拯救,明白了神的經營,認識了神的實質,了解了神的公義性情。在此基礎上,他們似乎更加確信神的存在,似乎更加認識神的尊貴,似乎更加感覺神的偉大、超凡。他們沉浸在對神話語表面的認識中,似乎他們的信心加增了,受苦的心志加强了,對神的認識加深了,豈不知他們在未實際經歷神話語以先對神的一切認識與想法都來自于他們一厢情願的想象與猜測。他們的信心經不住神的任何考驗,他們所謂的屬靈與身量根本經不住神的試煉、神的檢驗,他們的心志只不過是一座在沙土上建造起來的空中樓閣,他們所謂的對神的認識也只不過是他們頭腦想象出來的成果罷了。事實上,這些在神的話語上「頗下功夫」的人從來就不知道什麽是真實的信心,什麽是真實的順服,什麽是真正的體貼,什麽是對神真實的認識。他們將理論、想象、知識、恩賜、傳統與迷信,甚至人的道德觀都拿來作為信神、跟隨神的本錢與武器,甚至作為信神、跟隨神的根基,同時他們也將這些本錢與武器作為認識神的法寶,作為他們迎接、應付神的檢驗、神的試煉、神的刑罰審判的法寶。最終,他們收穫的依然是充滿宗教意味的、充滿封建迷信的、充滿傳奇的、怪异的、詭秘的對神的定論,他們對神的認識和定義與只相信上蒼、相信老天爺的人如出一轍,而神的實際、神的實質、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等等與真實的神自己有關的一切都與他們的認識失之交臂,無關無份,甚至南轅北轍。這樣,他們雖在神話語的「供應與滋養」之下,但却不能真正地走上敬畏神、遠離惡的道,真正的原因就在于他們從來就没有與神相識過,也從來没有與神有過真正的「接觸」與交往,所以,他們不可能與神相知,也不能産生對神真正的相信、跟隨與敬拜。他們如此對待神話語、對待神的觀點與態度注定他們一無所獲,注定他們永遠走不上敬畏神、遠離惡的道,他們追求的目標與方向意味着他們永遠是神的仇敵,意味着他們永遠都不能蒙拯救。

——《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寫在前面的話》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