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知識成了我狂妄的資本

58

張 瑩

我出生在一個農村的知識分子家庭,母親是村裡的代課教師。我從小受到了嚴格的家庭教育,受「知識就是力量」「有知識就能改變一切」撒但毒素的薰陶與傳染,特別崇尚知識,堅信「知識能改變人的命運」,有知識就有了一切,所以從上學起我一直過著「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的生活。經過十多年的寒窗苦讀,我如願地當上了一名教師,村裡人都誇我有出息,我也成了村子裡有名的「脫產」人員。在單位裡,我也很實幹,認真備課、鑽研教材,努力地上好每一堂課,所以教學成績總比同事高出很多,看著同事們羨慕的目光、領導的特別器重,我更是自命不凡,覺得「有知識就能改變一切」這話就是真理。以後,為了拓寬自己的知識面,使自己的教學水平達到更新、更高的境界,我又拼命地學習其他的各種知識來武裝自己,由於我家開著書店,凡與教學有關、對教學有益的書籍,我都認真閱讀,吸取裡面的「營養」,並用於教學。最終我的付出得著了回報,因著自己教學方式新穎、靈活多樣,學生們特別感興趣,所以各方面教學業績比較突出,多次被學校評為「教學能手」。學校宣傳欄上、經驗交流彙報會上、示範課的比賽場合上,經常會看到我的身影,我也成為學校裡僅有的兩位女班任之一。看到知識給我帶來的「碩果」,我高興不已,為自己能擁有越來越多的知識閱歷感到特別的自豪,更認證了「知識改變一切」的真實性!但好景不長,當我想裝備更多的知識再創輝煌業績時,我的身體卻開始一天天地不爭氣起來:頭暈目眩、四肢麻木、渾身難受,我走遍了各大醫院也沒有查出病因。眼看著自己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每次上課豆大的汗珠不斷地從額頭上滾落。漸漸地堅持不了了,無奈之下,我便申請了長期病休。剛剛三十歲的我便過上了天天與藥相伴的日子,為此我心裡常常感到焦慮不安。我天天坐在書店門口望著川流不息的上班族,心裡羨慕極了,不知多少次在病痛的折磨中我仰天長嘆:「老天爺啊!我這輩子就這樣完了嗎?學了這麼多年的知識,積累了那麼多的教學經驗,難道就這麼荒廢了嗎?我怎麼這麼命苦啊!」這種無奈與絕望吞噬著我,讓我生平第一次有了異常虛空的感覺,空虛落寞的心始終沒有著落……

就在2006年春天,蒙神恩待,藉舅媽來向我傳全能神末世作工,通過吃喝神話和舅媽的交通我明白了,我內心空虛的根源是因我缺少神的帶領,缺少神對我的生命供應,知道了人類的命運是在神的手中主宰掌握著,只有神知道人該怎樣活著才有意義!我感覺找到了心靈的依靠,於是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救恩。

接受全能神的末世救恩

信神後,我的身體不知什麼時候全好了。為了還報全能神的救恩,我正式加入了盡本分的行列。因著我熱心追求,不久便盡上了教會帶領的本分,我心裡特別高興,感謝神對我的高抬。看見教會裡有那麼多的弟兄姊妹,我就好像又回到了工作崗位面對一個個的「學生」,我心情無比的激動,真沒想到我在世界未完成的宏圖大志,今天終於又找到了可以施展我才華的「用武之地」,這時我心想:「這可是我的老本行,以往教學時一下子教三百多個學生,多麼難管的學生我都有辦法讓他們考出好成績,今天負責教會裡六十來個文化素質也不高的弟兄姊妹,那還不是小菜一碟!」我胸有成竹:一定能把弟兄姊妹帶好,讓神高興!於是在這種「動力」下,我盡本分特別積極,不管神家交通安排什麼工作我都特別認真負責,對弟兄姊妹也是叮囑再叮囑。記得有一次,神家安排讓我們教會的弟兄姊妹回答神的話中提的問題,我一聽,得趕緊迎合,接著我就去發動。但轉了一圈之後,我發現很多弟兄姊妹因著文化低不會答,我一遍一遍地教還是不會。最後,我便使出我教學時的「一招」,把自己所能領受到的內容全部一條條地總結出來讓弟兄姊妹記,讓他們一定好好照著答。我一邊苦口婆心地讓他們記住,心裡卻不住地埋怨、嫌棄他們素質差,心想沒有文化就是不行!到了上交時間,弟兄姊妹一份不落地全交了上來,我心裡美極了,心想:多虧自己學了點知識,要不哪這麼容易辦到……我正得意之時,上層帶領卻嚴肅地對我說:「你這樣的作法是在與神對著幹,是抵擋神、迷惑人的作法。」我一聽這話,像是當頭挨了一棒,哪裡肯服氣,心裡翻江倒海的不住地翻騰:「我天天累得口乾舌燥,反而說我是與神對著幹,真是出力不討好!我付了那麼多的代價,不都是為了讓弟兄姊妹明白真理嗎?難道我讓弟兄姊妹把問題都回答上來不好嗎?還說我是迷惑人的,我哪敢呢!」我心裡一陣陣地委屈、難受,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這時,姊妹給我讀了兩段神的話:「有些人作工講道,在外表看他也講神話,但全是神話的字面的意思,一點實質性的東西也沒說出來,他講道像講語文教科書似的,整理得一條一條的,一個方面一個方面的,講完了大家還捧場說:哎呀,這人有實際,這道講得好,講得細緻。他講完還告訴別人整理出來發給眾人,他這麼搞就成了迷惑人的,盡講些謬論,外表上好像都是神話所說的,好像挺合乎真理,細分辨裡面盡是字句道理,盡是謬理,還有些人的想像、人的觀念,還有定規神的地方,這麼講道不正是打岔神的作工嗎?這還是抵擋神的事奉。」(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所以你們總想把那些東西系統一下,讓大家都眾口齊聲地說一樣的話,都講一樣的道理,都有一樣的知識,都守一樣的規條,這是你們的目的。你們這樣做好像是為了讓人更明白,但豈不知這樣做反倒把人帶入了神話真理之外的規條之中。」(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沒有真理容易觸犯神》)神的話句句刺痛我的心,使我倍受審判,我滿有「負擔」實行的「真理」原來是抵擋神、是神所厭憎的。世上的知識可以憑著頭腦、素質總結、歸納,就能達到熟悉掌握,而神話真理意義很深,每一個人素質、身量、經歷不同,對神的話領受認識的深淺也不一樣。弟兄姊妹不會答神話中的問題,我應該和弟兄姊妹一起交通,讓弟兄姊妹明白神的話之後根據各自的領受認識回答問題,而我卻把真理當成世上的知識一樣來對待,憑著自己的素質、頭腦來總結神話,把自己對神的話的領受和想像加添在裡面,讓弟兄姊妹當成規條來記住,這樣的作法不能讓弟兄姊妹明白神話、明白神的心意,反而對弟兄姊妹領受神話形成誤導!認識到自己在不知不覺之中充當了撒但的差役,抵擋、打岔了神的作工,耽誤了弟兄姊妹得真理的機會,姊妹對付我是應該的,可我還覺得委屈,一個勁地講自己的謬理。此時,我感到特別羞愧,姊妹跟我交通這正是神在我身上作的拯救的工作,藉著這樣的審判刑罰來變化我那些與神不相合的東西,讓我走上正道,不再憑著世上的知識、能力盡本分。神及時的審判是對我的保守與拯救。接著我在神面前禱告、悔改,願意與神配合變化自己。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便嚴格按照神家的工作安排與相關的原則盡本分,聚會時弟兄姊妹都根據各自對神話語的領受有多少認識就交通多少,弟兄姊妹不會寫認識時,我就用自己的實際經歷引導,讓他們多揣摩。漸漸地,弟兄姊妹也能配合著寫出自己真實的認識了,我看到了神的祝福。經過了這件事,雖在作法上我對「知識就是力量」「有知識就能改變一切」的觀點有些扭轉,但並沒有真實的進入,神的拯救之手始終沒有離開我!

「有知識就能改變一切」這種觀點對嗎?

2009年9月份,蒙神高抬,我被提拔為中層同工。有一次,在我們聚同工會時,我看見有個同工文化素質特別低,就一二年級的水平,連神話都讀不通順,看到此我心想:「怎麼選這樣的人擔這麼大的重要的本分呢?讀神的話這麼慢,也太浪費時間了,我可得好好幹!我有文化,素質也比她高,肯定比她強,我一定會把教會各方面工作的果效抓上去,若趕不上她,那我就白讀這麼多書了!」沒想到帶領給我們分配作工區域時,卻讓這個姊妹負責五個教會的工作,而只分給我負責四個教會的工作!當時我特別不服,便在心裡暗暗較勁:「咱騎驢看唱本——走著瞧吧!半個月見果效再說。」為了證實自己比姊妹強,我一頭扎進了教會的工作中,天天奔走忙碌在各教會裡,把聖靈的開啟光照一遍遍地講給弟兄姊妹聽,隨後再監督工作,弟兄姊妹也都積極配合傳福音。一個星期後,聽說姊妹負責的教會的工作果效比我還差點,我更是勝券在握,覺得自己的工作果效會越來越好,我非常自信:「我就知道我不會輸給一個一二年級水平的!」之後,我繼續在教會裡講自己之前的那點聖靈的開啟光照,在教會工作上嚴摳細問,也不注重自己的生命進入。隨之,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教會的福音果效越來越差,我越想努力配合越感到吃力,聚會時交通得也越來越乾巴,我心裡著急上火。一天,我急匆匆地去找一姊妹了解福音果效,結果在走下坡路時不小心掉進了水坑裡,電動車電機也壞了,好不容易修好了來到那姊妹家,可姊妹沒在家!接下來,我走到哪裡都不順,處處碰壁,落實工作也常常丟三落四,不是缺這就是少那。半個月下來,我嗓子沙啞得說不出話來,眼皮上也長了瘡,臉色蠟黃,甚至半邊臉也都腫得變了形,看到自己這個樣子,我心裡難受極了,火燒火燎的坐立不安,飯也吃不下,覺也睡不好,就連藥也無心思喝。這時又聽到姊妹負責的幾個教會福音工作果效很好,此時我的心完全垮了,走路都感覺腿像灌了鉛一樣拉不動,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看看我負責的教會不僅福音工作沒有果效,而且教會生活也一塌糊塗,縱使我使上渾身解數也無濟於事,我活在了痛苦的熬煉之中,心裡不斷地思忖著:「我這是怎麼了,難道我真的比不上一個一二年級文化的姊妹嗎?好歹我也接受了這麼多年的教育,也具備一些文化素質,怎麼這麼容易就輸了呢?」我身心備受煎熬,在極度的消極軟弱中我來到神面前禱告呼求:「神啊!現在我心裡很難受,我摸不著你的心意,活在了黑暗之中,我知道肯定是我觸犯了你的性情。神啊!我到底在什麼地方抵擋你了,求你帶領我讓我明白,認識自己的悖逆,從不對的情形中走出來。」靈修時我看到神話說:「若你是總統,你是科學家,你是牧師或長老,無論你的官職有多大,你若憑著你的能力、你的知識去做你的事業,那你永遠是一個失敗者,你永遠是一個沒有神祝福的人,因為神不接納你所做的一切,他不承認你是在做正義的事業,也不認可你是在為人類謀福利,他會說你做的事都是在用人類的知識與人類的力量而努力推開神對人類的保守,是在否認神的祝福,他會說你是在引導人類走向黑暗,走向死亡,走向漫無邊際的人類無神失去神祝福的開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神嚴厲的審判之語句句敲打著我的心,使我膽戰心驚,不由得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從小我就受撒但毒素「知識就是力量」的思想薰陶,堅信著「知識能改變命運」,所以自小我就特別崇拜、高看知識,擁有了知識的我變得特別的自是清高、狂妄,總是瞧不上別人。接受神作工後,我處處貶低、輕看知識文化低的弟兄姊妹,我以自己所擁有的知識為資本,狂妄自是,心中無神的地位,盡本分沒有仰望、依靠神的心,完全憑著自己的素質、能力作工。神是公義聖潔的,姊妹之所以能獲得神的祝福,作工有果效,不是因著她知識的多少,而是因著她盡本分的心是為了滿足神,心裡仰望、依靠神,是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而我卻以自己的知識、能力自居,處處爭強好勝,顯露自己。神加給我託付是為了讓我和弟兄姊妹一起學習經歷神作工,追求得著真理,可我卻不務正業為了自己的慾望圖謀,工作上遇到問題我也不及時來到神面前反省,尋求真理解決,而是憑著自己的知識與能力與神較量,處處背離神的心意。我這樣作工實質不正是帶著弟兄姊妹遠離神,讓人都為了作工而作工,絲毫不明白神讓我們盡本分、經歷神作工的意義是什麼,盡本分到最終什麼真理也得不著,撒但的敗壞性情沒有得著潔淨、變化,不就會失去蒙神拯救的機會了嗎?這不是把弟兄姊妹都給坑害了嗎?教會是神的,弟兄姊妹都是神末世作工要潔淨、拯救的對象,我這樣胡作非為,怎麼能不觸犯神的性情呢?今天臨到這樣的管教,正是神公義性情的顯明!想到這裡我不寒而慄,趕緊來到神面前禱告認罪:「神啊!今天我作工沒有果效,處處碰壁,而且疾病也臨到了,這正是你對我公義的審判,是我的悖逆激起了你的怒氣,要不是你的審判臨到,我還不知要作惡到何時,我被撒但引誘苦害太深了。以後我要追求真理,盡本分多依靠神,我不願再以自己的知識、素質、能力作工來抵擋悖逆你了。」經歷了這次的審判,我認識到撒但灌輸給我的「知識就是力量」「有知識就能改變一切」給我帶來的危害,在神公義的審判中體嘗到了神的憐憫與拯救,讓我看到人離開神、離開聖靈的作工就一事無成,人靠自己的知識與能力只能遠離神,失去聖靈工作,走向滅亡。接下來的日子裡,我認真吃喝神的話語,聽講道交通,遇事也能多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也沒那麼狂了,老老實實地順服神作工,對於神所擺設的人事物也願意接受、順服,從中學功課;對於文化低的弟兄姊妹也不小看了,還能放下自己一起尋求交通,也能憑著愛神的心扶持弟兄姊妹,共同面對各種困難,尋求真理解決;在人性活出上有了些長進,教會工作的果效也慢慢上來了。我看見了神的祝福,活在了神的光中。原以為自己在這方面就變化了,但事實並不像我想像的那麼簡單,我被撒但敗壞的本性根深蒂固,才知道知識就是撒但敗壞人的一種工具,需要神無數次的審判刑罰才能得到潔淨。因為撒但灌輸給我的「知識就是力量」「有知識就能改變一切」的流毒已滲透到我的血液、骨髓,所以在接下來幾年的經歷中,神又擺上了很多的環境來變化我!

「知識就是力量」這種觀點對嗎?

2014年1月份,我與一姊妹配搭著靈修寫見證文章。姊妹文化知識低,素質也一般,寫起文章來特別費勁,我寫滿了兩張紙,她也寫不出半張紙來。她看見我文化比她高,寫得也快,就特別羨慕,經常向我尋求幫助,我很自然地給她當了寫文章的輔導員。我看到姊妹總是寫幾句就禱告禱告,然後讀給我聽,讓我給指點指點,見到她老是這樣實行,我心裡的狂氣又冒出來了,心想:「文化低就是不好辦,寫文章還得這樣,還是有文化好。」不知不覺中,我心裡又開始以自己有知識來自我高舉、自我欣賞了。我寫的時候很少向她尋求,都是寫完再象徵性地唸給她聽聽,每次她都說寫的還可以,挺順暢。我想她素質那麼低,讓她提也不可能給我提出好的建議來。每當我看到姊妹向我投來羨慕的目光時,我心裡特別高興。隨著自己寫的多了起來,姊妹再問我時,我就開始大言不慚地給她講,顯得特別自是清高,不知不覺又老病重犯了,心早就遠離神了還絲毫不覺察。正當我活在自我欣賞時,一姊妹來為我們公布這段時間文章的配合情況:姊妹寫了四篇有三篇選修上交了,而我寫了六篇卻只有兩篇選修上交,其他的都沒有選修價值。這樣的結果使我始料未及,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心裡很難受!接下來的日子裡,我越想寫好越寫不好,並且連字句道理也寫不出幾句了,看見姊妹配合得卻比原來快多了,她還是一如既往地禱告神,尋求我的幫助,我特別的蒙羞。當姊妹寫了兩張紙的時候,我卻一段也沒寫出來,我越著急,心裡越亂,理不出頭緒來,心想:「這讓她怎麼看我呢,還當過老師呢,寫的文章也就一般般。」當她再問我時,我就覺得她是在故意羞辱我,她自己會寫還問我,這不是找我的難看嗎?尤其是當她笑著跟弟兄姊妹交通說「我再也不羨慕知識了」時,我的心裡就像刀剜般地難受,我生平第一次覺得知識在神的作工中絲毫不能幫助我生命長大!接下來,我寫文章連思路也沒有了,也不能正確對待自己了,陷入了無邊的熬煉之中。痛苦中,我便不住地呼求神,求神幫助我走出困境。神憐憫了我,我看到神的話說:「在你們身上說得嚴重點,沒有什麼正常理智!甚至沒什麼良心,沒什麼人性,缺少太多!……現在你們這些人因著受刑罰、因著被咒詛、因著審判蒙了保守,因著受許多苦蒙保守,要不人早就墮落了,並不是有意跟你們過不去,人的本性難移,非得這樣作才能將人的性情變化。」(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六)》)看著神一句句飽含著愛與責打之語,我的淚水模糊了雙眼,是神及時的審判刑罰使我幡然醒悟:認識到自己這段時間在配合寫文章上,因著自己有點知識文化不愁寫;當看到姊妹文化低寫文章費勁,她又羨慕我有文化時,我狂妄的本性又身不由己地流露出來,老病重犯,忘了自己是誰,站在高位上教導姊妹,與神爭奪地位,失去了人性理智,讓神厭憎,激起神的怒氣,神才用這樣的事實來刑罰我,把我喚醒。姊妹選修的文章多是因著她心中有神,得到了神的祝福;我選修的少是我不依靠神,憑自己的知識與才能配合的結果,這正是神公義性情的顯明。神及時的審判、刑罰使我服了下來,讓我再次看到自己持守「知識就是力量」的錯謬觀點給我帶來的危害。我在靈修時看到神話說:「世界上的那些魔王、偉人、哲學家說的一些話成為人的生命了。尤其被中國人捧為聖人的孔老二的話,多數都成為人的生命了,還有佛教、道教的名言,著名人物口裡常說的那些經典的話,都是撒但哲學、撒但本性的概括,也是撒但本性的最好說明、註釋。這些灌輸到人類心靈裡面的毒素都是從撒但來的,沒有一點是從神來的。這些鬼話也正是和神話相敵對的,完全可以看出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是從神來的,所有毒害人的反面事物都是從撒但來的。……撒但敗壞人是藉著國家政府以及那些名人、偉人的教育薰陶達到的。他們的那些鬼話成了人的生命本性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撒但的名言,已滲透到所有人裡面,成為人生命了,還有一些處世哲學的話也是這樣。撒但是藉著各國什麼美好的傳統文化來教育人,使人類陷入滅頂之災的汪洋大海,最後因人事奉撒但而抵擋神被神毀滅。」(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

撒但敗壞人的方式

神的話揭示了我抵擋神的事實真相,撒但利用名人、偉人說的各種邪說謬論灌輸到每一個人心裡,因著人沒有真理,沒有分辨善惡的能力,把這些話當作真理來奉行,被撒但迷惑、麻痺、敗壞著,不知不覺地接受了撒但邪惡的生存之道,人越來越遠離神,失去了神的看顧和保守,走上沉淪滅亡之路。回想我從小接受教育,寒窗苦讀,學到的不僅僅是表面的知識,而是撒但藉著知識灌輸給人的思想流毒,「知識就是力量,知識能改變一切」這些毒素已成為我的生命,我的所做所行都受它支配,被它愚弄至今,使我變得特別狂妄自是、頑固不化。想想神今天道成肉身冒著極大危險來到中國作工,猶如進入虎穴一般,付出了常人難以想像的代價,忍受著極大的痛苦發表真理來拯救這些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再想想自己因著病痛來到神面前,蒙神恩典,不僅病痛不治自癒,還脫離了那種隨著世界潮流墮落腐朽的生活,真是蒙了神極大的拯救。而我竟拿著『知識』作為武器,一次次地瘋狂抵擋神,真是忘恩負義,傷透了神的心,也給弟兄姊妹的生命帶來了虧損。我還因著有點知識,處處賣弄自己、顯露自己,走的正是敵基督的道路!想到這裡,我才看到自己實在是被「知識就是力量」的撒但毒素毒害得太深了,受這種思想觀點的支配,我總以自己擁有的知識而自居,變得狂妄自大,目中無人、心中無神,妄想用知識取代真理,打岔、抵擋神的作工,這樣下去的後果將會成為見證自己、高舉自己的敵基督,最終遭到神的懲罰。此時,我才深深地感受到自己已經到了危險的邊緣,也清楚了繼續這樣走下去的後果與結局。反省著自己的情形,我不知不覺留下了悔恨的淚水,從內心深處產生了對撒但的恨惡,也痛恨自己的麻木、悖逆與抵擋神的撒但本性,更加感到對神的虧欠與自責……此時此刻,我暗暗立定心志:以後一定好好與神配合,走追求真理的道路,徹底衝破撒但的邪說謬論對我的捆綁與蹂躪。

神的審判拯救了我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見到文化低的弟兄姊妹就禱告神,根據神話語原則正確對待人,敞開心談自己的敗壞,與他們互相交通取長補短;遇見文化高的弟兄姊妹,我也禱告神,心尊神為大,凡事在神的話中尋求真理,慢慢地,我與弟兄姊妹相處也融洽一些了。一天,我聚會時見到一個上層帶領,這個姊妹以往我就認識,她是初中文化,那時交通得就有些囉嗦,這次聽她交通得還是有些囉嗦,我心裡就有些看不起她,心想:「過會兒我好好交通,交通得精練一些,讓你看看。」當這樣想的時候,我感到靈裡黑暗下沉,我馬上意識到自己的心又不尊神為大,又想顯露自己的臭知識好讓姊妹高看我。我為自己有這樣的流露感到很卑鄙、齷齪。就在心裡默默地仰望神,把自己的敗壞向神交託,這時,我想起神的話說:「撒但在哪兒?撒但在人心裡。你們得對號入座,解剖自己思想裡的東西,認識自己還有哪些東西是處世哲學,是民間諺語,是傳統文化,是從知識裡得來的,自己總認為它是對的,是合真理的,把它當成真理來守,代替真理。尤其自己認為對的、自己寶貝的東西,你把它當成真理,這些東西不好識破,把這些東西識破了,人就突破一大難關。這些東西對人實行真理、對人明白神話、對人順服神都是攔阻。」「用撒但的處世哲學、撒但的邏輯、撒但的行事方向原則,用各種手段、各種伎倆在各種場合下騙得人的信任,給人好感,給人假象,這個人所走的道路不是信神之人該走的道路,最終的結局就是不能蒙拯救,還要遭懲罰,就是這樣的歸宿,這是確定無疑的。……蒙拯救唯一的路途是什麼?跟隨神走,聽神的話,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按神的要求活著,這是蒙拯救唯一的出路。」(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信教永遠不能蒙拯救》)神的話就是指路明燈,使我心裡特別亮堂,我剛才的流露就是憑著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追求讓人高看,想借用自己所學的知識在人心裡能有個地位,並不是正確對待姊妹的素質,與姊妹互相補足,把真理交通透亮,實行高舉神、見證神,使弟兄姊妹都明白這方面的真理。我這樣的敗壞流露是違背神的心意,是不順服神的表現,是來自撒但、彰顯撒但的,根本不能獲得聖靈作工,我得按照神的話走蒙拯救之路,一個心思意念也不能放過。我在心裡親近神,揣摩著神的話,仔細聽姊妹的交通。姊妹結合經歷交通自己怎麼經歷神的話,接受神託付的過程,讓我深受感動。我與姊妹一起配合交通解決了教會中存在的一些問題。散會後,姊妹說:「今天和你一起聚會交通,我看到你現在變了,比以往交通的實際多了,還把我缺少的那部分都補充交通出來了,讓我得了些益處;你對弟兄姊妹也比之前有愛心了,能顧及弟兄姊妹的情形,不像以往總顧著釋放自己的觀點。」我忙說:「我剛才也流露敗壞性情了,是神的審判讓我受了些約束,神才是愛的源泉啊!我的那點愛心都是從神來的,我能有這點進入都是聖靈作工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離開聖靈作工一事無成!以往我憑著知識活著,到哪裡都想顯露自己,追求讓人高看,誇誇其談,只顧發表自己的觀點,也不追求生命進入,走的路不對啊!」後來,我們敞開心交通了一晚上,這讓我真實地體會到:人不憑知識活著,而是憑神的話活出正常人性,真好!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人的生命是來源於神,天的存在是因著神,地的生存也是來源於神的生命的力量,任何帶有生機的東西都不能超越神的主宰,任何帶有活力的東西都不能擺脫神權柄的範圍。這樣,無論何許人士都得歸服於神的權下,都得活在神的掌管之中,都不能逃出神的手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揣摩著神的話語,使我更加明白了:神是生命的源頭,他的生命力超越一切,只有神能主宰人類的命運。想想在我臨到病痛無藥可救的情況下,是神的話讓我起死回生;在我憑知識作工流露撒但性情,瞧不起文化低的弟兄姊妹時,是神嚴厲的審判之語將我征服;在我用世上官家老爺的一套來顯露自己的知識、能力,走上抵擋神的道路時,是神審判刑罰讓我體嘗到神的公義性情不可觸犯,制止了我作惡的腳步,讓我看到自己被知識毒害至深的可憐相。回顧我信神以來一次次的失敗,都是因著自己憑知識、能力作工,不追求真理造成的。知識使我特別狂妄自是,對神沒有敬畏之心,輕慢神的作工,走上與神相悖的道路。「知識就是力量」這種生存法則支配著我,使我失去人性、理智,被撒但愚弄得受了很多的痛苦,是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責打管教喚醒了我,讓我對憑「知識」盡本分的實質與危害有了認識,看到了自己被撒但敗壞的醜陋面目。在神公義的審判中,我也看見了神的威嚴烈怒,又體嘗到了神的愛與拯救,我對撒但的邪惡、歹毒與神的公義、美善的實質有了些認識,對正與反、美與醜有了真實的分辨,使我扭轉了「知識就是力量」的錯謬觀點,因此我狂妄的性情也變化了不少。我體嘗到了禱告神、仰望神,憑神話真理活著的價值與意義,我願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潔淨知識帶給我的各種流毒,走上「敬畏神遠離惡」的道路。

相關內容

分數成了一張「催命符」
撒但的書能毒死人(有聲讀物)
有了神,我不再虛空無助(有聲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