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接受修理對付的反思

2022年12月14日

中國湖北 小光

2021年,我和李曉一起配搭澆灌新人。剛開始,我對工作不熟悉,她經常耐心地幫助我,告訴我有哪些原則和要求。一段時間後,我慢慢熟悉了工作,有時李曉提醒我注意一些問題,我覺得我已經知道了,就没太在意,導致後面做的時候出現一些偏差。李曉發現後就直接指了出來,并提醒我盡本分得用心。剛開始,我還覺得的確是自己没用心,她多説幾句,我也能長點記性。但接下來我還是會出現一些明顯的問題,有些該作的工作也没作,影響了工作進度。李曉看我反覆犯同樣的錯誤,再提醒我時語氣就比較嚴厲,有時還會責問我:為什麽不記得了?為什麽不做?我知道姊妹這樣説也是為了讓我及時地扭轉問題、偏差,盡本分達到好的果效,但聽到她用這麽嚴厲的語氣,我就有點難受,心想:「你這樣説好像顯得我對本分特别不上心,來這裏這麽久了還是什麽都做不好,大家要是知道了該怎麽看我?即使我有問題,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説?我又不是不願意改。算了,以後我還是盡量不去找你,省得你再説我。」就這樣,我也不願意搭理李曉了,有時還會擺臉色給她看,想用這樣的舉動表達我的不滿。有時候我需要跟她一起商量工作,但我擔心要是主動去找她,她發現我工作中存在問題,説不定又會指責對付我,那不就顯得我更不行了?後來,工作上有需要商量的事,我就一直拖到最後才去找她,或者她主動來找我我才説。時間長了,李曉就有些受我轄制。有一次,我聽李曉説她給别人提建議就能放得開,但跟我相處却有些受轄制,有時候她發現我工作中的問題偏差都不知道該怎麽跟我説,生怕哪句話説重了我又不高興了。我聽後心裏有點受責備,但轉念一想:「你要是語氣好點兒我也不至于這樣,還是你太狂妄了。」就這樣,我還是没有反省自己。

後來,負責人知道了這事,也多次跟我交通,讓我先反省認識自己的問題,不要總把眼光盯在别人身上。我表面上在負責人面前談認識自己,但心裏委屈,總覺得是李曉的問題,所以每次説自己情形時,我都會强調李曉對我説話語氣不好,想讓負責人知道我流露敗壞都是因為李曉太狂妄導致的,希望負責人聽後給她交通交通,讓她改改她的説話語氣。當時,另一個負責人看我對自己没什麽認識,就給我交通她的經歷幫助我,還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教會中,有的人因没盡好本分臨到了修理對付,修理對付時説的話往往都是帶着斥責,也可能帶點責駡的話,他心裏肯定就不痛快,就想找理由反駁,他説:『對付的話雖然對,但是有的話太難聽,讓我没面子,讓我傷心了。我信神這麽多年了,没有功勞還有苦勞,怎麽就這麽對待我呢?怎麽不對付别人呢?我接受不了,這口氣我咽不下去!』這是不是一種敗壞性情?(是。)這種敗壞性情只是表現出埋怨、不服、對抗,還没有達到頂峰,没達到極處,但已經露出一點迹象了,已經開始臨近爆發點了。緊接着,他的態度是什麽呢?他不能順服,心裏難受、不服,就開始泄私憤了。他就講理、辯解:『帶領工人對付的也不見得都對,你們能接受我可不接受。你們能接受是因為你們都愚昧、窩囊,我就不接受!不信咱們理論理論,看看誰對誰錯。』大家就跟他交通説:『不管對錯你得先順服,你盡本分能没有一點兒摻雜嗎?你做的都對嗎?即使你做的都對,那對付你對你也有幫助啊!以前多次給你交通原則你都不聽,就憑己意瞎做,給教會工作帶來攪擾,造成這麽大損失,能不臨到對付修理嗎?話語嚴厲點兒、難聽點兒,這不是很正常嗎?你講什麽理啊?你做壞事還不許别人對付你啊?』他聽完能接受嗎?不能,他會繼續講理、反抗。那他流露出來的是什麽性情?是鬼性,是凶惡性情。他是什麽意思呢?『我這人眼裏不揉沙子,誰都别想碰我一根汗毛,我讓你知道我不好惹,以後你就不敢對付我了,我不就贏了嗎?』怎麽樣?性情暴露出來了吧?這就是性情凶惡。性情凶惡的人何止是厭煩真理啊,都是仇恨真理的人!他臨到修理對付不是逃避就是不理會,他心裏的仇恨大了,絶不是僅僅説幾句講理的話這麽簡單,他哪是這個態度?他是不服、反抗,還像潑婦一樣跟你叫板,心裏想,『你這是在羞辱我,故意讓我難堪,我心裏明白,我不敢當面頂撞你,但我會找機會報復你!你不是對付我、欺負我嗎?我讓大家都站在我一邊,孤立你,也讓你嘗嘗受氣這個滋味!』這才是他的心裏話,他的凶惡性情終于流露出來了。為了達到目的,為了泄私憤,他竭力地講理由為自己辯解,讓大家都站在他一邊,他就高興了,心裏就平衡了。這是不是惡毒?這叫性情凶惡。《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認識六方面敗壞性情才是真實認識自己》神的話揭示的就是我的情形。我盡本分應付糊弄不用心,有些事姊妹説了好幾遍我都没做,導致工作耽誤了,這本來就是我的錯。姊妹指出我的問題這是正當的,哪怕語氣嚴厲點兒也是為了我好,是為教會工作考慮。可我一點兒不反省自己,還認為姊妹是看不起我,跟我過不去,還因着姊妹點出我的問題傷了我的面子就給她擺臉色,讓姊妹受轄制,看到我挺没理智的。臨到修理對付不但不認識自己,還反過來説是别人狂妄,甚至借用談認識自己的機會説姊妹的不是,想讓負責人去對付她,我的性情的確挺凶惡的。想到這兒,我感到有些蒙羞。

之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説:「多數人臨到對付修理,一方面是因為流露敗壞性情,另一方面是因為愚昧做了錯事,出賣了神家利益,還有的是因為盡本分應付糊弄給神家工作帶來虧損,最可恨的就是明目張膽地胡作非為、違背原則,打岔攪擾神家工作,主要是因着這幾種情况臨到對付修理。不管是哪種情况,臨到對付修理人最應該有的態度是什麽?先接受過來,别管誰對付你了,因為什麽對付你,説的話難不難聽,説話的語氣、措辭怎麽樣,都應該接受過來,認識自己在哪方面做錯了,流露了什麽敗壞性情,做這件事的時候是不是按真理原則去做的,這是首先應該有的態度。《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九條(八)》從神的話中看到,臨到修理對付是有原因的,多數是因為人盡本分不尋求原則,盡憑敗壞性情做事,給教會工作造成虧損了,才會臨到修理對付。這樣的對付完全是出于對工作負責,是為了維護教會利益,也是正面事物。我們被對付後,不管當時能否認識到自己的問題,都應該接受過來,反省認識自己,尋求做事的原則,這是接受真理的表現,也是對待修理對付該有的態度。回想跟李曉相處時,剛開始我對工作不熟悉,姊妹也是一點點耐心地教我,可很多時候我應付糊弄,盡本分不求真求細,該作的工作也没作,導致工作進度一再拖延,姊妹這才對付指點我,這也是為了讓我及時地反省扭轉,并不是没有原則的發火發脾氣。而我不接受真理,面對姊妹的指責、提出來的一些建議,我不反省認識自己,反而盯人盯事,抓住人家語氣有點嚴厲就認為對方是在挑刺,是故意讓我難堪,跟我過不去,我就抵觸不願接受,結果錯失了許多學功課的機會,自己的生命進入受到虧損,教會工作也給耽誤了,我真是蠻不講理啊!我就琢磨,明明姊妹點出我的問題對我很有幫助,對教會工作也有益處,可為什麽我就不能正確對待,還能對人産生成見呢?尋求時,我看到神的話説:「敵基督對于對付修理這件事情,他心裏是不能接受的。他不能接受也是有原因的,主要的原因就是,臨到修理對付他覺得丢了臉面,失去了名譽地位,失去了尊嚴,讓他在衆人面前抬不起頭,這些東西在他心裏起作用,他就很難接受修理對付,他就感覺誰修理對付他就是跟他過不去,就是他的仇敵,這就是敵基督臨到修理對付的心態,一點兒都不錯。其實,修理對付最顯明人能否接受真理,最顯明人有没有真實的順服。對待修理對付這麽抵觸,足以説明敵基督厭煩真理,絲毫不接受真理,這才是問題的關鍵。面子問題不是關鍵,不接受真理才是問題的實質。敵基督臨到修理對付,他要求人語氣好、態度好,如果語氣嚴肅、態度嚴厲,他就抵觸、反抗,惱羞成怒,他不管揭露的對不對,是不是事實,也不反省自己錯在哪裏,該不該接受真理,他只考慮自己的虚榮臉面是否受到傷害。敵基督根本認識不到修理對付是幫助人,是愛人,是在拯救人,對人都是益處,他連這一點都看不到,這是不是有點不識好歹、不可理喻啊?那敵基督在臨到修理對付時他流露的是什麽性情?毫無疑問的,就是厭煩真理的性情,還有狂妄、剛硬的性情,這就暴露了敵基督的本性實質是厭煩真理、仇恨真理的。《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九條(八)》從神的話中看到,敵基督本性厭煩真理,喜愛名譽地位,臨到修理對付時,他知道别人説的符合事實,但因着傷了他的面子,讓大家都知道他的實底了,他就不願意承認接受,甚至還把對付他的人當作仇敵一樣排斥。我也跟敵基督有一樣的性情。當姊妹直接指出我身上的問題時,我心裏也承認是事實,可我却不尋求真理反省認識自己,反而因着姊妹這樣直説暴露了我的缺少,讓我没了面子,我就不願意接受姊妹的指點幫助,認為姊妹是有意跟我過不去。為了維護自己所謂的面子,我不但擺臉色導致姊妹受轄制,還在負責人面前説姊妹的不是,想讓負責人對付她,好讓姊妹不再給我指出問題。我這才認識到,我跟敵基督一樣有厭煩真理的性情。對于能接受真理的人來説,身邊有個配搭能常常指點自己的缺少,他會覺得這是對自己的幫助,能避免自己憑敗壞性情盡本分,打岔攪擾教會工作,這對自己、對工作都有利,所以他們就能接受别人的修理對付、指點幫助。而我呢,明明有很多敗壞缺少,盡本分存在這麽多問題,還不讓人把我的問題説出來,即使説,還得讓人講究方式,委婉一點,不能讓我丢面子,一旦危及到我的臉面地位,就把對方當成仇敵一樣對待,采取手段排斥,絲毫不考慮教會工作和弟兄姊妹的感受,更没有一點兒敬畏神的心,我這走的就是敵基督道路啊,若再不悔改,最終只能被神厭弃淘汰。

之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説:「説對人有造就的話有哪些表現?主要有鼓勵、開導、引導、勸勉、體諒、安慰,另外,有時候需要直接對别人的缺欠、不足、毛病提出指點、指責,這樣對人太有益處,這是不是真實的幫助啊?這是不是對人有造就的?比如,你特别任性、特别狂妄,你總意識不到,但有人跟你熟悉了就直接把問題給你點了出來,你心想,『我任性嗎?我狂妄嗎?别人都不敢説我,他了解我,他能這麽説我,看來這是真的,我得好好反省』,然後對他説:『别人都跟我説好聽的,唱贊歌,没人説知心的話,没人指出我身上這些缺點、問題,唯有你能告訴我,跟我説知心話,太好了,這對我是最大的幫助。』這是不是交心呢?對方把自己的心裏話,把對你的看法,還有他以前在這事上的觀念想象與消極軟弱,怎樣尋求真理從這裏走出來的經歷,一點一點地都跟你交通了,這就是交心,是心靈的溝通。《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什麽是追求真理(三)》從神的話裏看到,對人有真實幫助的話不僅有鼓勵、安慰這樣的話,還有針對别人的問題、缺少提出指點對付的話。有時候我們活在敗壞性情中意識不到自己的問題,這時針對性的對付、揭露反而對人更有益處,即使當時會有些傷面子,但這樣的指點幫助能促使人來到神面前,尋求真理反省認識自己,這樣對生命進入的益處更大。平時我就不注重生命進入,缺少主動地反省認識自己,而李曉一直跟我接觸,對我盡本分中存在的一些問題看得都比較清楚,而且她比較有正義感,對工作認真負責,能直接指出我身上的問題、偏差,雖然説話直了些,有時還很嚴厲,但她是在真心地幫助我,哪怕我憑敗壞性情對待她讓她受轄制,她都不跟我計較,過後還是正常地跟我配搭。也是藉着姊妹的指點幫助和對付揭露,我感到扎心了,才有意識來到神面前反省認識自己的問題,慢慢地,盡本分的態度也有了點轉變,這是姊妹的指點對付給我帶來的真實幫助。可我却不識好歹,認為别人對付時語氣嚴厲點兒就是跟我過不去,是在挑我的毛病,我就總逃避、抵觸,不願接受,也不注重反省認識自己,到頭來没有多少變化,錯過了好多得真理的機會,真的是太愚蠢了!想想如果跟一個不給我提問題、缺少的老好人接觸,外表看没有傷害到我的臉面,但對我没有什麽實質性的幫助,對自己的生命進入和教會工作都帶不來什麽益處。認識到這些,我有實行的路途了,以後再臨到修理對付時,我不能只喜歡聽好聽的、順耳的,不能只考慮自己的臉面地位,而是應該接受過來,針對别人指點的問題尋求真理,反省認識自己,及時地扭轉悔改,這樣和弟兄姊妹共同配搭才能盡好自己的本分和責任。

之後,我就把自己的收穫認識跟李曉敞開心交通。交通後,彼此心裏都釋放了許多,我也能跟姊妹正常配搭盡本分了。一次,一個新人生活中遇到難處,我就交通了自己的領受認識,李曉得知後直言不諱地指出我的交通只能給新人一點鼓勵,并不能真正解决新人的問題。聽到這話,我臉面有些挂不住,外表上雖然接受過來了,但心裏對她有些不滿。這時,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趕緊禱告背叛自己,想到神的話説:「現在你們能盡上本分,最要緊的就是要學會順服,學會順服真理、順服出于神的,這樣,你們跟隨神就能學到功課,就能逐漸進入真理實際。《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要得着真理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是啊,臨到事要學會接受符合真理的話,接受對本分有益處的話,這是神的要求,也是我該做到的。既然姊妹指出我的問題了,那我就應該接受過來尋求反省。藉着禱告揣摩,我發現的確是我對新人的問題没看透,没有抓住關鍵點交通。之後通過讀神的話,我對自己的偏差缺少有了些認識,對這方面真理也更透亮了。我真實體會到,有這樣一個配搭在我身邊,對我的生命長進、對盡好本分都有很大的益處。我也嘗到了接受别人的指點對付帶來的甜頭,以後我也願多接受弟兄姊妹的指點對付,盡好自己的本分。

上一篇: 誰破壞了我的家
下一篇: 對知恩圖報的反思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接受監督使我收穫太多了

中國廣西 蔣玲 2019年11月份,我在教會做帶領,主要負責福音工作。藉着一段時間的配合,福音工作逐漸有了起色,幾個月後果效越來越好,我就覺得自己還是有些工作能力,能作些實際工作了。那段時間,上層帶領經常跟進我們福音工作的情况,像那些福音對象都是誰在跟進、進展如何,哪幾個傳福音人…

投機取巧坑了自己

日本 單一一次總結工作時,教會帶領説最近的福音工作果效不是太好,問我有没有總結是什麽原因。這麽一問,我才意識到最近的工作果效是有些下滑。聚會結束後,我趕緊查了一下,發現和上個月對比工作果效竟然下滑了一半。我有些着急:「照這樣下去,工作果效一直不好,那我會不會被撤换呀?不行,我得趕…

神真公義

主人公在盡本分期間發現帶領嚴卓任意妄為,獨斷專行,隨意打壓异己,實屬仇恨真理的敵基督,就寫信反映檢舉,没想到檢舉信却落入敵基督手中,主人公遭到打壓、隔離,也因此陷入了痛苦熬煉中。通過禱告尋求,讀全能神的話,他明白了不管神作的事合不合人觀念,神公義的實質永遠不會變,邪惡勢力在神家終究站立不住,也認識到神允許假帶領、敵基督存在,就是為了讓神選民明白真理長分辨。

事奉神 別出「新」裁

前段時間,我被弟兄姊妹選為教會帶領,心裡非常感恩,心想:一定要盡好本分,還報神恩。我看見教會福音工作果效不好,就和一起配合的弟兄姊妹著手解決這個問題。可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福音工作仍不見起色,而且福音組的弟兄姊妹也活在了熬煉中。面對這樣的情況,我的心再也按捺不住了,到底怎樣才能把福音工作搞上去呢?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