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我蒙了全能神極大的拯救

133

受封建禮教的薰陶與社會的傳染,我認為一個女人若能做一個賢妻良母,能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婚姻,能與丈夫恩恩愛愛、白頭偕老,那才是不枉活此生;若哪個女人的婚姻不幸或是家庭破裂,那就是最大的不幸,這樣的女人也是最失敗的人。因此,我一直嚮往能有個幸福美滿的婚姻,能成為一個賢妻良母。但可悲的是,我的婚姻並不幸福。當初我嫁給丈夫是因為他說可以幫我找工作,我為了找個好工作拿婚姻作了賭注,婚後才知道這純粹是個騙局,丈夫根本不能幫我找工作。但事已至此,我已沒有退路只能接受,傷心之餘我寬慰自己:雖然我不喜歡丈夫,但只要他對我好就行了,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然而,我的讓步並沒有給我帶來幸福。婆婆、小姑看我比較老實,經常欺負我,丈夫看見了也不主持公道,而且他從不關心體貼我;女兒剛半歲時,公婆嫌我吃閒飯,就把我們分開讓我們單獨過;女兒一歲半時,丈夫又把辛苦掙來的錢拿去逛舞廳,結果染上性病,我和女兒也都被傳染了;為了給女兒治病,我跑了很多醫院,花了許多錢,欠了一筆債,卻沒有一點治癒的希望。不幸與打擊接踵而來,我痛苦又無奈,只能日日以淚洗面……儘管婚姻如此不幸,日子如此難熬,但為了做個賢妻良母,為了能擁有一個完整的家,我還是小心翼翼地維護著這個家庭,從來不願去打破它。後來,姐姐同情我,叫我去她們那上班,丈夫也當上了村幹部,對我比以往好了些,我的生活才有了一些轉機。大女兒八歲時,小女兒出世了,我生怕她也被染上性病,每天精心地照料她,誰知小女兒兩個月大時還是被傳染了,這使我徹底崩潰了,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失聲痛哭起來:天啊!我該怎麼辦哪?我該如何面對我的人生呀?

正當我為女兒的病無法醫治而焦頭爛額,感覺前方道路一片迷茫之時,全能神向我伸出了溫暖而有力的拯救之手。2006年,母親來給我傳神的末世福音,聽完母親所談的,我心想:如果這位神是真的,既能把女兒的病治好,又能讓我逃脫災難得到救恩,那我信他不是太好了嗎?如果是假的,我信了也不損失什麼。於是,我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接受了這步工作。那時,「神」這個字眼對我來說太陌生了,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神,更不知道該怎樣信神禱告神只知道祈求神醫治我女兒的病。儘管如此,神還是厚待、憐憫了我,治癒了我女兒的病,這使我非常高興,我從心裡定真了全能神就是真神,而且還在神前起了誓:「神啊!在我女兒身上我看見了你的大能,也看到了人的命運在你的手中掌握,人沒法掌握自己,我相信你就是人類惟一的救贖。從今以後,我要以實際行動來還報你的愛,不管走這條道路有多麼艱難,不管以後臨到多少逼迫患難,我都要跟隨你走下去,絕不違背我的誓言!」

接下來我積極參加聚會。剛開始,我帶著一歲的小女兒一道去,可女兒的哭鬧聲總是影響聚會果效,於是我就用智慧把女兒交給家人,但次數多了家人發現我在撒謊,便說我不務正業,活不幹連孩子也不帶,無奈之下我有時就把孩子交給信神的姊妹幫忙照看。後來,教會安排我幹教會工作,隨著我出去的時候越來越多,我的家庭矛盾也越來越深,全家人都恨我、討厭我,我每次回家都得面對丈夫和公公陰冷的臉以及那無止無休的爭吵,並且丈夫又開始到外面拈花惹草了。這一切令我十分痛苦,我不禁有些後悔信神了,心裡埋怨母親不該把福音傳給我,如果不信神,家人就不會恨我,丈夫也不會出去找女人,等災難臨到時,我就和不信的人一樣稀裡糊塗地死去了;可是信了神若再退去,死得將比不信的人更慘,受的懲罰比不信的人更大,但堅持信下去,以後家庭就會「戰爭不斷」,甚至還會破裂……我活在了進退兩難的境地,感覺信神這條路太難走了。正在此時,神引導我突然想起是神治好了我女兒的病,也想起女兒病好後自己在神前的誓言,我裡面頓時倍受責備,覺得自己不該忘了神的大恩大德,得了神的恩典又不信神實在沒良心,無論這條路多麼艱難,我都應該跟神走到底,要用實際行動來還報神的愛。就這樣,神的引導使我信神的心堅定了。

而丈夫的逼迫卻是越來越重,我每次出去聚會都得靠神加給我智慧才能脫身,後來我就連在家看神話、學詩歌都不行,丈夫一看見就會火冒三丈,並說要打電話把我抓起來。為了防止丈夫抓住我的把柄,只要他在家我就不敢看神話。沒有神話的供應我心裡憋得特別難受,又不知怎麼辦才好,此時,神話開啟我:「要有我的膽量加在你的裡面,在不信的親人面前也要有原則,但你還要為我的緣故不向一切黑暗勢力屈服,憑我的智慧行完全的道,不讓撒但的陰謀得逞。」「要時刻安靜你們的心,住在我裡面,我是你的磐石,是你們的靠山。」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信心和力量,也使我明白了要用智慧打敗撒但,無論有環境還是沒環境都得吃喝神話。於是,我白天幹活時就把書帶到山上,趁沒人時躲進樹林裡看,晚上怕被丈夫發現,我不敢開燈看書,就等孩子們睡了,打著電筒躲在被窩裡看。那段時間,儘管丈夫特別抵擋、逼迫我信神,但我只是用智慧與他周旋著,從沒想過要離開他,甚至為了能有美滿的家庭,我每次盡本分回家後還拚命地幹活,想以此來改變丈夫及家人對我的態度。但令我失望的是,事態不但沒有變好反而更加惡劣了,丈夫後來不僅罵我還出手打我,這使一心巴望夫妻恩愛有個幸福家庭的我失望了、心涼了,再也不想為他們做牛做馬。於是,我住進了廠裡,整天除了上班都在教會中盡本分。

丈夫見我仍在信神,就跑到公司說我在信邪教,讓公司開除我。但全能神加給我智慧,我巧妙地答覆了公司的詢問,公司並沒有開除我。丈夫見這招不行,便使出最毒辣的一招,在四處宣揚我信神的事,還到鄉政府、派出所告我,說我在信基督教,手上有書,是個頭頭,並且報了一些弟兄姊妹的姓名。經他這麼一鬧,我信神的事在當地被傳得沸沸揚揚,我也成了大紅龍瞄準的獵物。一天,大紅龍一夥人到我廠裡找我談話,並要搜查我的宿舍。這一突發事件使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整個人一下子懵了:糟了,我的書沒收好,我房間的門也未關,如果有人告訴大紅龍我住哪間屋,牠們進去就會看見神話書籍,在人證物證面前我有口也難辯了,不僅自己要受苦,教會財產也要受損失,後果真是不堪設想……就在這個節骨眼上,神為我開闢了出路。我的姐姐聽到大紅龍和我的對話後,悄悄幫我把門鎖上了,這才使我懸著的心放下了。與此同時,神也藉著話語引導我:「不要害怕,有我——你們的父親為你們做主,你們必不受痛苦,只要多在我前祈求、禱告,我會把所有的信心賜給你們。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神話使我頓時有了膽量,對呀!神掌管宇宙萬有,神的手只要輕輕一動天地都要毀滅,今天有全能的神給我作主、為我撐腰,這夥魔鬼又有什麼可怕的呢?只要我真實依靠神、仰望神,這幫魔鬼肯定奈何不了我!於是,我就和姐姐聯合起來跟大紅龍吵,牠們說我在信神,我就說牠們在練法輪功,牠們問我住在什麼地方,我就說我無家可歸到處流浪……最終,大紅龍沒得到什麼證據,威脅警告我之後就走了。事後,我才聽說還有兩個姊妹的家也被搜查過,但大紅龍什麼也沒搜到,丈夫告的其餘的弟兄姊妹的名字被大紅龍弄錯了,牠們去了也沒找到人,我看到這完全是神在暗中給我們開闢出路,奇妙地保守了我們。

看到大紅龍也拿我沒辦法,丈夫又經常在電話裡和我吵,而且還三番五次地到我廠裡鬧,這樣一來,凡是認識我的不信神之人都看不起我,都對我投來異樣的目光,那眼神裡帶著鄙視、譏笑。我走在大街上,丈夫家的親戚、朋友以及村裡的人常常三個一堆、兩個一夥地議論我,對我指指點點,他們把我當成神經病、瘋子、怪物,說我不正常了。面對家庭的逼迫、大紅龍的監視和外邦人的譏笑、毀謗,我的內心痛苦極了,情形也壞到了極處,整天無精打采,看神話也看不進去,無助的我只得多次來到神前哭訴:「神啊!為什麼這樣的環境總也不退去?為什麼這條路這麼難走?我的這種日子什麼時候才能到頭呀?神啊!我太麻木痴呆,不明白你的心意,我不知道該怎麼經歷,也不知道怎樣做才能滿足你的心意?神啊!求你開啟光照我、保守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在這個環境中站住見證。」後來在一次聚會中,姊妹針對我的情形給我讀了一段神話:「不要灰心,不要軟弱,我會向你顯明,國度路上不是那麼一帆風順的,哪有那樣便宜的事!輕而易舉就想得福,不是嗎?今天人人都要有苦的試煉,否則你們愛我的心不會加強,對我不會有真正的愛,哪怕是一點點的環境,人人都要過關,只不過是程度不同罷了。環境就是我的祝福……」藉著交通,我明白了神今天來就是作審判刑罰、試煉熬煉的工作,人今天信神經歷的多數都是苦難、患難,因為只有在苦難中才能顯明我們愛神的心是否真實,只有在苦難中我們的信才能得到印證,我們愛神的心才能加強,這是人被神成全的必經之路。揣摩著神話,我忽然明白了神的心意:神今天就是要藉著周圍的環境來純潔我對神的愛,如果我真心愛神,就必須捨棄家庭、丈夫、兒女,否則我沒法更好地信神、滿足神。但當真讓我在神與家庭之間作選擇時,我卻怎麼也下不了決心。想到丈夫說只要我不信了,我們一家人就好好過日子,也就是說,若我不信神了,家庭就會風平浪靜,這正是我夢寐以求的生活,但神的性情又不容人觸犯,背叛神就是死路一條,我又不敢邁出這一步。於是,我的內心展開了激烈的爭戰。撒但引誘我:「選擇家庭吧,不要信了,這種日子太苦了,福沒享受,孩子也跟著受苦,信不好最終還是死,受這麼多苦值嗎?」我動搖了,心想也對,乾脆不信了,過一天算一天吧。這時,神話又開啟我:「難道你離開今天的審判你就可以脫離這苦難的人生了嗎?離開了『這地』,臨到你的不是痛苦的折磨或魔鬼的殘害嗎?會不會是難熬的日夜呢?你以為你今天脫離這審判就可永遠避開那以後的煎熬嗎?臨到你的將是什麼呢?還會是你所盼望的世外桃源嗎?……你今天美滿的生活、你那和諧的小家庭能代替你以後永遠的歸宿嗎?」我又很清楚地看到,我若離開神就會受到撒但的踐踏、魔鬼的殘害,生活不可能幸福,而且女兒也將因著失去神的保守老病復發,那我將比不信神還痛苦,所以無論如何我也不能離開神。正當我準備選擇神時,撒但又來引誘我:「你離婚了就會一無所有,你就會失去丈夫和你最愛的孩子,而你苦心經營的財產也會讓別的女人享受,你真的不在乎嗎?當別人在享受天倫之樂時,你卻一個人無依無靠孤苦伶仃地到處流浪,在別人的冷眼中生活,你能忍受得了嗎?你會是一個最失敗的女人。」面對撒但的攻擊,我又猶豫了,懷疑自己是否真能承受得了這樣的痛苦。就在此刻,神話又及時地提醒我:「放棄吧,世俗錢財的貪戀!放棄吧,丈夫兒女之情的眷戀!放棄吧,自己的主張和成見!醒悟吧,時間太短!靈裡仰望,仰望,讓神掌權,千萬別做羅得的妻,被撇是何等可憐!何等可憐!醒悟吧!」「你今天所貪享的正是那斷送你前途的,你今天所忍受的痛苦正是那保護你自身的,這些你應明知,免得陷入試探中難以自拔,誤入迷霧之中再也找不著日頭,當迷霧消失的時候,你便在大日的審判中了。」神的話喚醒了迷霧中的我,我明白了今天自己所貪享的就是斷送我前途的,今天我所忍受的正是保護我自己的,我最喜歡的、最割捨不掉的家庭、世俗錢財都是神所厭憎、恨惡的,追求得著這些只會讓我走向滅亡,不能讓我成為有真理的人,更不能使我蒙神稱許,今天只有跟隨神、追求真理才能蒙拯救,才是我的最佳選擇、最明智之舉,不管有多苦多難我也得追求滿足神。終於,在神話語的開啟下,我在這場激烈的爭戰中站到了神一邊。

相關內容

  • 沒有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今天

    兩位弟兄結合約瑟被賣埃及地時迦南地出現的飢荒,及神不作律法時代工作時聖殿的荒涼談到了聖靈作工的轉移,使我明白了不管神的作工怎麼轉移,聖靈的作工從未停止,而是一直往前的,人信神就得隨著聖靈的作工往前,否則就會被聖靈的流所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