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信仰逼迫:中共摧殘重 信神志更堅

26

潘成

北方的冬天,寒風就像刀子一樣,颳在人的臉上令人感到生疼。街上寥寥無幾的行人在刺骨寒風的催促下行色匆匆。一個瘦弱的男人步履蹣跚地往前走著,神情略顯愁苦,匆匆過往的行人總會不自覺地將目光停留在他身上幾秒。

他叫潘成,是一名基督徒。此時,他無心在乎周圍人對他的目光,更無暇顧及身上細密傷口傳來的劇痛,他的耳邊不斷回響著剛才老鄉告訴他的話:「警察還在找你,你可千萬別回家,回家就會再次被抓!……」老鄉的話讓潘成感到很憤恨。五年前,中共為了逼他放棄信神,慘無人道地用酷刑折磨得他奄奄一息,之後,中共警察又把他原本健康的妻子抓走,殘害成痴傻。在中共惡魔的殘酷迫害下,潘成原本幸福和睦的家支離破碎、家毀人傷。可中共仍不放過潘成,還在四處追捕他,導致五年來潘成有家不敢回,只能逃亡在外,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

五年,一千八百二十五個日日夜夜煎熬著潘成的心,他本以為五年過去了中共不會再抓捕他,他終於可以回家照顧妻子,也可以和家鄉的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讀神的話了。沒承想,中共始終沒有放鬆對潘成的追捕,一直都在各處打聽他的下落,妄想再次把他抓捕入獄。此時,潘成想要宣洩心中壓抑已久的怒氣與悲痛,但卻沒有合適的場地,只能化作誓死跟隨神到底的決心……

五年前的一天。

「跟我們走一趟。」警察蠻橫地對正在鄰居家幹木工活的潘成說道。

潘成抬頭看到眼前突然出現的警察,心裡一驚:「不好,之前警察就不止一次地來盤問我信神的事,只是找不到證據,現在能直接讓我跟他們走,難道……」潘成來不及多想就被警察戴上了手銬拽上警車。

潘成意識到這次中共警察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他的,他想到之前弟兄姊妹被中共抓捕後遭受酷刑折磨的慘狀,心裡不由得有些膽怯。潘成在心裡不斷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你知道我身量小,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抓捕我有些害怕,求你加給我信心與勇氣。今天我落入中共警察手裡,不知他們會怎樣殘害我,願你保守我的心,使我能站住見證羞辱撒但,寧死不做猶大!」禱告後,潘成想到一段神的話:「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裡來滿足我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六篇》)神的話如黑夜中的一盞明燈,除去了潘成心中的恐懼,給了他信心和力量。潘成明白了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今天臨到的環境也有神的許可,神的心意是讓他在這樣的環境中為神作見證。不管接下來潘成要面臨什麼樣的環境,他知道自己都不是孤身一人,有神作他堅強的後盾,他沒有什麼可怕的。此時,潘成心裡充滿了力量,立志誓死不向撒但屈服。

到了派出所後,警察把潘成帶到審訊室,將他的雙手銬在了椅子上,幾個警察圍著他開始審問。

「你知道今天為什麼叫你來嗎?」一個三十多歲的警察厲聲問道。

「我沒殺人放火,也沒坑矇拐騙偷,我沒做任何違法犯罪的事,不知道你們為什麼要抓我!」潘成氣憤地回答。

「不知道?看看這是什麼。」說著,警察將一張照片和一份口供扔在了潘成面前。潘成一眼就認出了照片上的人,原來他們是從一個剛傳進教會的新人那裡知道了自己信神的事。

「你為什麼要信神?誰給你傳的?趕緊說!」警察繼續吼道。

潘成氣憤地說:「人是神造的,我們今天享受的一切也都是神賜給的,信神、敬拜神是天經地義的事,而且我們信神的人按照神的要求做誠實人走人生正道,追求活出真正人的樣式,犯什麼法了?國家憲法不也明文規定信仰自由嗎?你們為什麼要抓我們信神的人?……」

還沒等潘成說完,一個警察上前一把扯掉潘成戴的鴨舌帽,狠狠地在潘成的頭上、臉上抽打起來,潘成雙手被銬,無法用手遮臉,只能緊閉雙眼任由惡警抽打。不一會兒,潘成被打得眼冒金星,耳朵「嗡嗡」作響,臉也火辣辣地疼。不知過了多久,警察打累了才住手。此時,潘成的整個臉早已被打得腫脹起來,失去了知覺。

警察嚴刑逼問

「你們一共有多少人信神?在哪兒聚會?快說!」警察喘著粗氣質問道。

潘成低頭不語,用僅有的意識告訴自己:「無論中共怎樣刑訊逼供,我絕不能做猶大,不能讓弟兄姊妹和我一樣遭受惡警的酷刑折磨!」

惡警看潘成不說話便惱羞成怒,猛地朝潘成的腿彎處踢了一腳,使他重重摔倒在地。緊接著,幾個警察一擁而上對潘成一陣拳打腳踢,打得潘成頭暈目眩、口鼻流血,抱著頭在地上滾來滾去。惡警打累了,又讓潘成蹲馬步。幾番折騰下來,潘成精疲力竭,渾身疼痛難忍。過了一會兒,一個警察來到潘成面前,露出「憐惜」的神態,假惺惺地說:「你是個聰明人,信神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我們也是例行公事沒有辦法。只要你與我們配合,說出一個帶領的信息,我們能跟上面交賬就行了,說了我們保證馬上送你回家,你這麼大年齡了,何苦在這裡受罪呢?」

警察突變的態度令頭腦昏沉的潘成有些摸不著頭腦,他默默向神禱告:「神啊!剛才他們還惡狠狠地對我拳打腳踢,怎麼現在態度突然變了呢?他們是在耍什麼花招呢?」禱告後,神的話突然浮現在潘成的腦海裡:「我民應時時防備撒但的詭計……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後悔也來不及。」(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說話·第三篇》)神話語及時的開啟使潘成瞬間清醒了許多,他意識到這是撒但的詭計,惡警先是暴力毆打、折磨他的肉體,看他渾身疼痛難忍正想體貼肉體時,惡警又說些「體貼」的話來引誘他,企圖讓他當猶大背叛神,撒但真是用心險惡,硬招不行又來軟招。想到這兒,潘成感到眼前的這幫惡警太陰險、卑鄙了。同時,潘成對神充滿了感激,自己雖身陷虎穴,但有神陪伴在他身邊,用話語及時帶領引導著他,使他識破了撒但的詭計,潘成此刻心裡暖暖的。

片刻,警察見潘成始終不說話,原形畢露,臉色突變,轉身拿起審訊桌上約二十公分長的錐子,狠勁在潘成的腰部和腿部猛扎,每扎一下還咬牙切齒地說:「你到底說不說?不說,我們就折磨死你!」說著,鮮血順著錐子尖流了出來,潘成疼得渾身冒汗在地上打滾,發出一陣陣淒慘的尖叫,瞬間鮮血染紅了潘成的衣服,滴落到了地上。潘成彷彿置身於地獄中,身上劇烈的疼痛讓他呼吸變得越來越困難,他感到隨時都有死去的可能。此時,時間就像被撥慢了指針,每過一秒鐘都顯得那麼漫長,潘成有些支撐不住了,心裡有些軟弱,意志開始動搖,但他立馬想到若是說了,惡警就會順藤摸瓜,窮追不捨,那將會給弟兄姊妹帶來災難。「不行,我不能說!可是,這種鑽心的疼痛自己實在是難以承受……」這時,潘成意識到他的情形不對了,便趕緊在心裡禱告神,求神加給他信心和力量,加給他受苦的心志,保守他不中撒但的詭計,能勝過中共的酷刑折磨。禱告後,潘成想起一段神的話:「我關心的仍是你們每一個的所作所為與所有表現,以此來定規你們的結局,不過我仍要聲明的是:那些在患難中並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於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我要告訴你們:任何一個傷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著我的寬容;任何一個忠於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

神公義威嚴的話語使潘成猛然一驚,潘成認識到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神最恨惡猶大,恨惡背叛神、出賣教會利益的人,這樣的人永遠得不到神的寬容。自己若因寶愛、體貼肉體向惡警妥協,出賣弟兄姊妹,出賣教會,那就成了最可恥的猶大,將會被神厭憎、恨惡。主耶穌曾說:「凡要救自己生命(或作:靈魂。下同)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和福音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馬可福音8:35)潘成知道自己的生命在神的手裡,由神掌管,若沒有神的許可,無論惡警使用什麼毒招,怎樣殘酷地折磨,自己都不會死。潘成認識到現在惡警對他的肉體折磨不可怕,最重要的是在這次患難中,在靈界爭戰最激烈的時刻,自己該如何選擇,是為神站住見證還是做可恥的猶大,神在等待著自己的回答。

想到這兒,潘成心裡不由得哼唱起詩歌:「把愛與忠心獻給神,完成使命榮耀神,堅決為神站住見證,絕不向撒但屈膝。啊!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丟,神的囑託掛心頭,定要羞辱魔鬼撒但。受苦受難神預定,忍屈受辱忠於神,不讓神心再流淚,不讓神心再擔憂。」(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願看見神得榮日》)此時,潘成在詩歌的激勵下心裡升騰起一股巨大的力量,立志無論如何都不能再傷神的心,頭可斷血可流,但自己決不能當猶大背叛神,誓死都要持守對神的忠心!當潘成有了豁出一切為神作見證的勇氣時,奇妙的事發生了,他身上的疼痛竟然減輕了許多,他知道是神在體諒他的軟弱,潘成默默地向神獻上感謝讚美。

惡警擔心再繼續扎下去會出人命,便放下被血染紅的錐子,拿起牆角五六公分寬的竹片,用力地抽打潘成。每打一下,潘成都感到身上像被刀割一樣鑽心地疼,疼得他在地上直打滾,並不時地發出慘叫。「說!你們的帶領是誰?不說老子打死你!」警察邊打邊逼問道。

這時,所長走進審訊室,得知潘成始終不說,便惡狠狠地指著地上滿身是血的潘成說:「政府有文件,打死信神的人不用負任何法律責任,他不說你們就往死裡打!看他骨頭有多硬!」

惡警得到所長的指示,拿著竹片更瘋狂地往潘成身上抽打,很快,四根竹片都被打斷了,可抽打還在繼續。潘成被打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在極度痛苦中他只能向神呼求:「神啊!我不願當猶大背叛你,可我實在太痛苦難受,承受不了了。神啊!求你把我這口氣息挪走……」禱告後,潘成的腦海中清晰地浮現出一句神的話:「有些人痛苦到一個地步都想到死,這還不是真實愛神,這樣的人是狗熊一個,沒有毅力,是懦弱無能之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

在神話語的開啟引導下,潘成意識到自己的禱告不合神的心意,他受不了痛苦而尋死,這樣沒法羞辱撒但,只能讓神傷心失望。在這樣的逼迫患難中,神不希望聽到自己向神求死,而是希望看到自己在惡警的殘害下,能忍受一切痛苦,依靠神與撒但爭戰,誓死不背叛神,為神作響亮的見證羞辱撒但,若自己求死不就中撒但的詭計了嗎?那就談不到什麼見證,反而成了羞辱神的記號。這時潘成又想起一首神話語詩歌:「……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愛神》)神帶有安慰、鼓勵的話語溫暖著潘成的心,也給了他繼續與撒但爭戰的勇氣。於是,潘成打消了想死的念頭,在心裡立下心志:「無論惡警怎麼折磨自己,痛苦再大也不背叛神,只要自己一息尚存,都要站住見證羞辱撒但!」

警察見什麼也沒逼問出來,便惡狠狠地朝潘成的胸部猛踢一腳,潘成暈死了過去。當潘成再次醒來時,他才知道惡警趁他不省人事時,拉著他的手在整理的資料上按了手印,強行給他扣上「擾亂社會秩序,反對共產黨」的罪名實施拘留。

夜晚,一陣刺骨的寒風吹來,潘成不由得打了個冷顫,他睜開眼看到自己被惡警銬在椅子上,打碎的竹片被橫七豎八地扔在地上。潘成試著挪動了一下身體,全身立刻感到鑽心般的疼痛,他只好作罷。潘成沾滿血跡的單薄秋衣根本抵禦不住夜晚的寒風,他飢寒交迫,再加上全身一陣陣的劇痛,他感覺自己像是要垂死之人,不知道這幫惡魔接下來還會用什麼手段來折磨他,他還能堅持多久,心裡不免有些軟弱。這時,潘成又想到自從被抓到現在,神一直都陪伴在他身邊,當他被惡警酷刑折磨得生不如死,幾次灰心失望甚至求死時,神都用話語開啟帶領他,加給他力量與信心,使他識破了撒但的詭計,勝過了撒但的試探與酷刑的折磨。若不是神的親自帶領引導,潘成根本沒法勝過中共的酷刑折磨,到現在他還能活著,這都是神對他的看顧保守。潘成體會到神就是他真實的依靠,神的話的確是人生命的力量,有神的同在與帶領,什麼難關都能渡過。揣摩著這些,潘成的心被神的愛暖化了,他不再軟弱害怕,而是剛強了起來,為神站住見證的信心更大了。

信仰逼迫

潘成的兒子得知潘成被中共抓捕的消息後,從外地趕回家,第二天連同村幹部幾人到了派出所。當潘成的兒子看到潘成渾身是血,奄奄一息處於半昏迷狀態時,氣憤地責問所長:「你們為什麼把我爸打成這個樣子,他犯什麼法了?」

「你爸信神,在中國信神就是犯法!他信教,不僅要打,還要罰款坐牢!」所長大聲叫囂道。

潘成迷迷糊糊中聽到所長說的話,想著他下半輩子是不是要在監獄裡度過了,心裡有些難受。潘成不住地跟神禱告,想到神的話說:「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潘成相信全能神主宰、掌管著一切,人的心思意念都在神的擺佈之中,他會不會被判刑坐牢也都由神說了算。潘成知道無論臨到什麼樣的環境,都有神的美意,不管結果如何,哪怕下半輩子真的要在監獄裡度過,他也感謝神,順服到底,堅決為神站住見證。當潘成完全將自己交在神手中順服神的擺佈時,沒想到惡警怕他死在監獄裡,就讓他兒子交了罰款放了潘成。潘成知道這都是神的作為,神顧念他的軟弱為他開闢了出路,逃離了這個人間地獄。

回到家,將近三十個小時滴水未沾、粒米未進的潘成,看著兒子買的香噴噴的餃子卻無法下嚥,只能勉強喝一口湯。潘成的衣服已被惡警打爛和血黏在了傷口上,根本脫不掉,稍一動傷口就鑽心地疼。家人只好用藥水一點點地把他的衣服浸濕,才慢慢脫下了上衣,胳膊和大腿上的衣服沒法脫,只能把衣服剪成碎片,才慢慢揭掉。當親人們看到潘成被惡警毒打得遍體鱗傷時,都失聲痛哭,紛紛說中共警察太殘忍了。事後,潘成在床上躺了三個多月才能下床,從此留下了後遺症,只要天氣稍涼一點,他身上細密的傷口就會鑽心地痛,這對潘成來說是長久的折磨。

在潘成以及家人都以為中共早已對他們放手時,五個月後的一天下午,縣公安局的朱局長和當地派出所所長等五人突然闖進潘成家,二話沒說就像土匪一樣到處亂翻,廚房的門都被惡警推倒了,瞬間屋內一片狼藉。潘成知道中共警察還是衝他來的,便趁警察沒注意跑到附近的山上躲避。惡警在潘成家搜出了神話語書籍,還有將近一千元錢,但沒有抓到潘成,一氣之下把潘成的妻子抓去逼問情況。沒想到幾天後,潘成的兒子花了八千元錢贖回妻子時,健康的妻子已雙耳失聰,大腦也神志不清。(後來聽說警察因沒有審訊出結果,害怕他們折磨人的惡行暴露,就給潘成的妻子吃了一種藥,所以他妻子變得痴傻。)潘成的兒子看到母親被中共警察折磨成這樣,心中憤恨不已,但在中國權大於法,根本沒有百姓說理的地方,只能默默忍受。潘成的兒子知道中共不抓住潘成是不會罷手的,也怕潘成被中共抓去遭此毒手,便流著淚勸潘成趕快到外地躲避。潘成含著淚看著痴傻的妻子,心痛萬分,對中共惡魔產生了刻骨仇恨:「我們只是信神、敬拜神,按照神的話追求做誠實人,活出人樣,不偷不搶,不嫖不賭,不做任何違法犯罪活動,中共卻對我們下如此毒手,把我們好端端的家殘害得支離破碎,不但用酷刑折磨自己不說,現在又將健康的妻子折磨得精神失常,中共真是太惡毒、殘忍,無法無天!社會上真正危害百姓的壞人它們不抓,為什麼唯獨對基督徒這麼凶殘?」

潘成想到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八》)藉著神話語的開啟潘成明白了,中共瘋狂迫害基督徒完全是由它抵擋神的惡魔本性決定的。中共的創始人馬克思是撒但教的忠實信徒,它的口號就是消滅一切宗教信仰,把世界建成無神區,中共特別崇尚暴力,鼓吹武裝奪取政權,它的實質就是撒但的化身,它最仇恨正義,仇恨光明,仇恨一切宗教信仰團體,怎麼可能讓人信神、跟隨神呢?潘成想到,自中共執政以來就沒有停止對基督徒的迫害,憲法上明文規定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它卻在背地裡嚴厲打擊宗教信仰,到處抓捕、鎮壓、迫害、殘殺基督徒,沒收、焚毀《聖經》無數,還大肆驅趕、抓捕外國傳教士。信神敬拜神是正面事物,有良心、有理智的人都贊成,民主自由的國家都支持,但在中國就行不通,中共不許神來拯救人,更不允許人信神、跟隨神。特別是當末後基督全能神在中國顯現作工後,中共看到全能神發表的真理——《話在肉身顯現》有權柄、有能力,吸引了各宗各界越來越多的人尋求考察,全能神的福音不僅在中國達到家喻戶曉,還迅速向海外擴展,中共就特別恐慌,害怕人信神明白真理後,看透它的邪惡實質而棄絕它,它就徹底垮台了,中共就開始瘋狂追捕、殘酷迫害基督徒。它在全國各大鄉村城鎮的大街小巷安裝無數的電子眼、攝像頭監控基督徒,並實行「五戶聯防」,安排居委會、村委會及周圍鄰居盯梢、跟蹤基督徒;還實行有獎舉報,發動群眾舉報基督徒,把整個中國控制得嚴嚴實實的,針插不進,水潑不進,根本沒有基督徒的安身之處,走到哪裡隨時都有被抓捕的危險。數以萬計的弟兄姊妹被迫離家,與家人分離,隱姓埋名,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還有很多弟兄姊妹被監視、盯梢,沒有一點兒人身自由,無法正常聚會、盡本分;有些弟兄姊妹遭到它的酷刑折磨,甚至致殘致死。潘成遭到中共滅絕人性的毒打和妻子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僅僅是無數受害者中的一個。如今,中共惡魔還不放過潘成,千方百計地抓捕他,使他連妻子都不能照顧,還要遠遁他鄉,但中共還恬不知恥,顛倒黑白,造謠說是信神的人不要家,真是太卑鄙,太無恥邪惡了!認識到這些,潘成徹底看清了中共的實質就是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撒但惡魔,也看透了它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反動本性。這更激起了潘成背叛撒但,跟隨神走到底的決心。此時的潘成帶著渾身的病痛,走上了前往他鄉的路……

潘成記得有段神的話說:「神要藉著一部分邪靈的作工來成全一部分人,讓這些人來徹底識透惡魔的行為,讓所有的人都真正認識其『祖先』,這樣人才能與其徹底決裂,不僅讓其棄絕其子孫,更要讓其棄絕其祖先。這是神要徹底打敗大紅龍的原意所在,讓所有的人都認識大紅龍的本來面目,將其假面具完全撕掉,看看其本來面目,這樣作才是神要達到的,是神在地上作這麼多工的最終目的,是神在所有人身上要作的,這叫調動萬有為神效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說話的奧祕揭示·第四十一篇》)

揣摩著神的話語潘成明白了,神是藉著中共惡魔的逼迫來為神選民效力,使人從中認識撒但的卑鄙、邪惡,看清它敗壞人的實質真相,識破它的醜惡嘴臉,能真實恨惡它、棄絕它,另外,神也藉著這樣的環境成全人對神有真實的信心、愛心。若不親身經歷撒但的折磨、苦害,潘成永遠看不透中共邪惡透頂、倒行逆施的實質,更不能從心裡真正恨惡、棄絕它。經歷中共的迫害,潘成也對神的全能主宰有了真實的認識,看到人的命都在神的手中,沒有神的許可,撒但再迫害也奪不去人的性命。潘成深深地體嘗到神對人類的愛太大、太實在了,是神的愛與保守帶領他勝過了中共的酷刑折磨!藉著經歷中共的迫害,潘成真正分清了善惡、美醜,更激起了他嚮往光明、渴慕真理的心志,不管以後的道路有多少艱難險阻,潘成都立志要徹底背叛撒但,堅決跟隨神走人生正道。

「嘀——」一聲汽車鳴笛聲將潘成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天空不知何時飄起了雪花,凜冽的寒風夾雜著雪花,吹在人臉上讓人感到越發寒冷,潘成不由得緊了緊衣服,加快了前行的步伐……

相關內容

  • 經歷逼迫苦 愛憎更分明

    六天不尋常的經歷讓我切實看清了中共政府的醜惡嘴臉與它邪惡反動的本性實質,看到它就是與神為敵的惡魔,就是一個流氓集團;同時也讓我領略了神的全能主宰、奇妙智慧,體會到了神的愛與拯救,認識到神是全能、信實、偉大、可愛的神,是永遠配受人信賴、敬拜的那一位,更是值得人去愛的那一位。這樣的經歷成了我信神生涯中的一個轉折點,因為沒有這次的經歷我對撒但就沒有真實的恨,對神也就沒有真實認識,這樣我對神的信就很空洞,也就不可能蒙拯救。

  • 神帶領我勝過中共的酷刑折磨(下)

    第六天中午,警察給我們扣上「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把我們送到某市的第二看守所,拘留了近一個月。在那兒我們吃著豬狗不如的飯食,每天還得幹十幾個小時的任務活兒,最後警察還罰了七千八百元錢才釋放了我們,我們的自行車和生活用品至今都未歸還。

  • 黑暗魔窟中閃爍的生命之光

    在那黑暗魔窟裡,是全能神的生命之光驅散了魔窟中的黑暗,使我仍能讚美神,享受神話的生命供應,這是神對我極大的愛與拯救。……在這次中共政府殘酷迫害中,是全能神一步步引領我勝過了惡魔的圍攻,從撒但的魔窟中走了出來。這讓我切實認識到,撒但無論多麼凶殘、囂張,它永遠都是神的手下敗將,而唯有全能神是最高的權柄,能作人堅強的後盾,能帶領人戰勝撒但、戰勝死亡,使人頑強地活在神的光明中。

  • 經歷殘酷迫害使我信神心更堅

    這一特殊的經歷讓我深深地體嘗到了神的愛、神的美善,得著了神賜給我的最寶貴的生命財富,也看清了撒但與神為敵的實質,更加堅定了我此生誓死背叛撒但、棄絕撒但跟隨神到底的信心。正如全能神的話所說:「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現在我又回到了教會,重新投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中,為傳揚、擴展神的福音而盡著自己的本分,只願更多的人能脫離撒但的苦害,接受神永遠的救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