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經歷逼迫苦 愛憎更分明

148

河北省 高軍

我叫高軍,今年五十二歲,跟隨全能神已有十四個年頭了。沒信神以前,我在世上做買賣,經常忙於請客送禮、應酬交際,天天出入歌廳、賭場等娛樂場所……妻子因此不斷地與我爭吵,最後氣得跟我鬧離婚,並離家出走,而此時的我身陷泥潭無力自拔,雖想竭力維持好這個家卻又做不到,感覺活得特別苦、特別累。1999年6月,全能神的救恩臨到了我們,藉著弟兄姊妹的交通和神話語的開啟,妻子認識到了世界黑暗、人類敗壞的根源後,就對我的處境表示理解,還與我敞開心交通;我也因著神話語的帶領,看到自己沉迷於罪惡的大染缸讓神厭憎、恨惡,自己的所作所為完全沒有人的模樣,心裡感到後悔、內疚,於是我在神面前立下心志重新做人。從此,我和妻子天天禱告、看神的話,還經常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交通,彼此之間的矛盾與心裡的愁苦都在不知不覺中煙消雲散,生活中充滿了平安與喜樂。我深知這是全能神挽救了我們這個瀕臨破碎的家,給我們帶來了嶄新的生活,在感激之餘,我暗立心志:願獻上自己的全人來還報神恩。此後,我開始積極盡本分、傳福音,讓更多的人得到神在末世所帶來的救恩,然而,中共政府卻不許人敬拜神、走正道……

那是2002年春的一天,我和一個弟兄在一個村莊傳福音時被惡人舉報,警察隨即趕來,不問青紅皂白就強行給我戴上手銬,連拉帶拽押上警車,帶回了派出所。一進審訊室,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一個惡警就衝上來,揪住我的脖領,狠摑了我幾個耳光,我頓時頭暈目眩、眼冒金星,不由得打了個趔趄,一頭栽倒在地上,鼻子和嘴裡都流出了血,臉上火辣辣地疼。那惡警見狀,又狠踢我,還咬牙切齒地指著我罵道:「你他媽的,別給老子裝,起來!」隨即又上來兩個警察一把揪住我的胳膊將我拽起來摔到一邊,隨後三人對我又是一陣拳打腳踢,我渾身疼痛難忍,倒在地上無力爬起。他們眼冒凶光、虎視眈眈地瞪著我,其中一個惡警厲聲喝道:「你叫什麼?是哪裡人?你去他家幹什麼?不說,看老子怎麼收拾你!」我在心裡默默禱告神,求神保守我的心安靜在神面前,加給我信心、膽量,不被惡警的恐嚇嚇倒。見我不說話,一滿臉橫肉的惡警就拿著電棍在我面前晃來晃去,還故意弄出「噼啪」聲,指著我威脅道:「你說不說?不說小心老子拿電棍電死你。」我心裡有些害怕,趕緊向神禱告:「神啊!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這幫惡警也在你的手中,不管他們怎麼對待我都有你的許可,我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只是我身量太小,心裡膽怯害怕,求你加給我信心與力量,保守我不做猶大,使我能在撒但面前不失去見證。」禱告後,一段神的話浮現在我腦海中:「有復活的基督生命在我們裡面,在神面前實在缺少信心,願神把真實的信心加在我們裡面。神的話語真甘甜!神話就是特效藥!羞辱魔鬼和撒但!摸著神話有依靠,神的話語速效救心!萬事皆無一切平安。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開啟光照了我,是啊!我如此害怕正是中了撒但的詭計,雖然惡警外表是凶相,但一切都在神的手中,神是我的後盾,我要憑著信心、靠著神的話得勝撒但!那惡警見我還是不說話,掄起電棍就往我身上猛戳,我緊閉雙眼咬緊牙關準備承受劇痛的折磨,但出人意料的是,那電棍一下接一下地戳到我身上,我卻沒有絲毫感覺。惡警們都感到奇怪,不解地說:「今天這電棍怎麼不起作用了?是不是壞了?再換一個試試!」隨即他們又拿來一個電棍電我,結果還是不管用。此時我不禁在心裡驚呼:神啊,感謝你!是你垂聽了我的禱告在暗中保守我,你太可愛、太信實了!神啊,接下來不管還要面臨什麼樣的酷刑折磨,我願真心信靠你,堅決站住見證!惡警們見電棍在我身上不奏效,並不肯善罷甘休,就給我戴上手銬、腳鐐,把我押上警車,帶到一個離村子很遠的二層樓裡。

進了屋,一個惡警冷笑著威脅我說:「看到沒有,這個地方誰也發現不了,今兒把你帶過來,你再不說就整死你,然後埋在這兒,反正誰也不知道,你自己掂量掂量吧!聰明點兒的就給我老實交代。」聽了這話,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真不敢想像眼前這幫殺氣騰騰如同黑社會打手的「警察」會如何整治我,我連忙在心中呼求神加給我力量與受苦的心志,使我能承受住接下來的酷刑折磨。見我仍然一句話不說,兩個惡警就氣勢洶洶地撲上來扒光我的衣服,讓我站在一邊,其中一個惡警指著我的鼻子羞辱我:「看看你那樣兒,也不嫌丟人。」另一個拿著我的衣服裡外翻騰,就像餓狼覓食一般,最後從我的衣服裡翻出三十塊錢,扭過頭來惡狠狠地罵了我一句:「窮鬼!」隨手將錢裝進自己的口袋。看著這一幕,我真是又氣又恨:這哪裡是什麼「為人民服務」的警察啊,純粹是一夥欺壓人民、魚肉百姓的流氓土匪!今天若不是親眼所見,我還不知要被中共的謊言欺騙蒙蔽到何時呢!此時我意識到這次被抓有神的美意,神並不是有意讓我受苦,而是為讓我看清中共政黨的醜惡面目。大約過了十分鐘左右,另一個惡警拿著兩根電線,滿臉陰笑地在我面前比劃著威脅說:「怕不怕?告訴你,前年有一個犯人嘴也很硬,但也沒經得住電,最後還是招了,我就不信撬不開你的嘴!」一看他們要用電線電我,我心裡又恨又怕,若這一頓酷刑下來,我非被他們整死不可。於是,我趕緊向神禱告:「神啊,這幫惡警太凶狠了,我擔心自己勝不過去,求你保守我,加給我力量,使我不會因著肉體軟弱而當猶大背叛你。」禱告後,神開啟我想起了一首經歷詩歌:「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丟,神的囑託掛心頭,定要羞辱那老撒但。有淚在心裡流,寧可忍受極大屈辱,不讓神心再擔憂。」是啊,國度子民就得有國度子民的骨氣,貪生怕死是懦夫。撒但妄想用酷刑逼我背叛神,藉此斷送我蒙拯救的機會,攪擾破壞神拯救人的計劃,我絕不讓它的陰謀得逞,絕不能讓神的名因我而受羞辱!想到這些,我心裡油然產生一種力量,使我有了面對酷刑的勇氣。正想著,兩個惡警衝上來一把將我按趴在地上,然後用椅子壓著我的身子,隨即又上來兩個惡警一邊一個狠勁踩住我的雙手,我像被鐵板釘釘住一樣,一下也動不了了,手拿電線的惡警將電箱上的兩根電線分別繫在我的兩個手指上,然後按開電箱開關,一股電流瞬間傳遍我全身的各個神經,又麻又疼,全身不自覺地痙攣抽搐,我疼得大聲慘叫。這夥惡警就往我嘴裡塞了一隻泡沫拖鞋。就這樣,我被一次又一次地電擊著,疼得我渾身冒汗,不一會兒工夫身上的衣服全被汗水濕透了,跟水洗了一樣。惡警們一邊電我一邊朝著我吼道:「你說不說!不說今天就電死你!讓你嘴硬!」我咬緊牙關強忍著痛苦一聲不吭。他們見狀,又加長了電我的時間。最後我實在挺不住了,就想到了死,便使出渾身的力氣將拿椅子壓我的兩個惡警頂倒,然後把頭使勁往地上撞,但奇怪的是,那硬邦邦的水泥地此刻突然猶如棉花一樣柔軟,不管我怎麼使勁撞都無濟於事。這時,以往經常交通的兩句神的話也突然清晰地浮現在我的腦海:「有些人痛苦到一個地步都想到死,這還不是真實愛神,這樣的人是狗熊一個,沒有毅力,是懦弱無能之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雖然肉體受苦,但是有神話,有神的祝福,你想死也死不了,沒認識神沒得著真理你能甘心嗎?」神的話一下子點醒了我:是呀,我因受不了痛苦而尋死,這不是為神作死的見證,而是在羞辱神、背叛神,這是做懦夫、當孬種,這樣做沒法羞辱撒但。神的開啟才使我意識到地面一下子變軟這是神在暗中攔阻我、保守我,是神不讓我死,神希望我能在這樣的苦境中站住見證,以此來羞辱撒但,讓神得著見證。面對神的愛與保守,我心裡倍受激勵,暗立心志:不管這些惡魔怎麼折磨我,我也要堅持下去,哪怕只有一口氣,我也要活著為神作見證,絕不能讓神失望。我渾身充滿了力量,咬緊牙關準備迎接更殘酷的電擊。那些惡警見我仍不屈服,個個氣得青筋突起,眼冒凶光,咬牙切齒地緊握雙拳,好像恨不得把我吞吃了一樣。突然,一惡警氣急敗壞地衝上來一把薅住我的頭髮,使勁兒拽起我的頭,趴在我臉上凶神惡煞地喊道:「你他媽的,到底說不說?再不說老子扒了你的皮,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讓你嘴硬!」說完一把甩開我的頭髮,喪心病狂地衝另一個惡警吼叫:「給我往死裡電!」這次我因承受不住更強大的電流昏死了過去,他們就用涼水把我潑醒,然後繼續折磨我。幾經電擊的我渾身疼痛難忍,實在撐不住了,感覺自己隨時都有可能死去,危難中,神又在我心中引導我想起經歷詩歌:「人雖破碎心更堅,難得為神盡忠心,最後一次機會不能錯過,辜負神終生遺憾,千古罪人是屬撒但,我心忠於神,不再糊塗傷神心。」又想起神的話:「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軟弱的心再次剛強起來。我默默地想:你們這群魔鬼再凶殘也只能折磨我的肉體,讓我生不如死,但你們永遠改變不了我跟隨神的心,你們越這樣殘害我,越讓我看清了你們的醜惡嘴臉,越堅定了我跟隨神的決心。你們休想讓我出賣任何一個弟兄姊妹,今天就是死我也要滿足神一次!當我將性命豁出去的時候,我再次看到了神的全能與他掌管、擺佈萬有的權柄。經過幾次電擊之後,惡警們見我渾身痙攣抽搐得厲害,生怕出了人命擔責任,因此不敢再電擊我了。但他們並不就此罷休,又把我從地上拽起來,扳著我的胳膊狠勁兒擰到背後,又用繩子緊緊捆上,我的手腕被勒得生疼,不一會兒手就冰冷腫脹,麻木得沒有了知覺。惡警們想把我吊起來折磨我,但每次他們往上拽繩子的時候,繩子就鬆開了,一連好幾次都不成功。他們納悶地說:「今天這是怎麼回事?繩子都不好使了,真是奇怪了!想必是這傢伙不該死?」其中一個惡警說:「算了吧!今天就到這兒吧,天也不早了。」要吊我的那惡警只好罷休,指著我惡狠狠地罵道:「今天算你命大,看我明天怎麼收拾你!」我知道是神再次保守了我,心裡不住地感謝神。這時我想起神的話說:「宇宙萬有都在我的手中,我說有就有,說命定就命定,撒但就在我的腳下,就在無底深坑!」「我是你的後盾,要有男孩子的氣概!撒但最後垂死掙扎,但也逃脫不了我的審判,撒但就在我的腳下,也踩在你們的腳下,就這麼實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今天我親眼看見神對我的奇妙保守,體會到了神真是全能宰一切,天地萬物都在神手中掌握,不管是死的活的都由神來主宰,這些惡警更是在神的擺佈之中,他們雖然外表是凶相,但沒有神的許可,他們就不能把我怎麼樣。只要我對神有信心,願意豁出性命來滿足神,為神站住見證,這些惡魔必定蒙羞失敗,這正是神全能、全勝的體現!

在那個兩層小樓裡,這夥惡警從下午兩點一直將我折磨到六點才又把我押回派出所。回到派出所,他們把我關進了鐵籠子裡,不讓我吃飯,也不給我水喝。我又冷又餓,無力地靠在鐵籠子的鋼筋上,回想這一天發生的一幕幕,不禁想起神的話:「這夥幫凶!下到凡間尋歡作樂,興風作浪,攪得世態炎涼,人心惶惶,將人玩弄得牛頭馬面,醜陋不堪,沒有一點原來聖潔之人的痕跡,還想在世稱雄作霸,將神的工作攔阻得幾乎寸步難行,將人封閉得猶如銅牆鐵壁一般,作了這麼多的孽,闖了這麼多的禍,還不等著被刑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照神的話結合事實,我才看清自己以往所崇拜的警察竟是如此的凶殘、狠毒!他們外表道貌岸然,滿口仁義道德,裝出一副善良仁慈的「人民好公僕」的形象,實際上卻是一夥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野獸、惡魔!我信神、敬拜神有什麼錯?這夥惡警卻視我如仇敵,對我採取如此慘絕人寰的酷刑,把我往死裡整,這哪是一個人能幹得出來的事呢?豈不都是惡魔才能做出的事嗎?此時,我這才明白這些惡警外表看著是人,裡面的實質卻是仇恨真理、仇恨神、天生與神為敵的魔鬼、邪靈,是專門來人間殘害人、吞吃人的活鬼,所以才對我們這些信神之人如此狠下毒手。我心裡恨透了這夥惡魔,同時也深感神的可親可愛,雖然我身陷魔爪,但神時時與我同在,在暗中保守我,用他的話語激勵我、安慰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在惡魔的一次次酷刑摧殘中挺了過來,甚至幾次在我瀕臨死亡之時,神都以他的大能托著我,救我脫離死亡,神對我的愛太真實了!我暗暗告誡自己:不管這些惡魔接下來還要怎麼折磨我,我也要站住見證滿足神。因著神話語的開啟帶領,我心裡有了安慰,身上的疼痛也減輕了許多,在神愛的陪伴下我度過了漫漫長夜。

相關內容

《寒冬》基督徒的得勝見證 預告片
《前進在愛神的路上》通行神旨意【MV】
中共為何如此迫害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