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神帶領我勝過惡魔殘害

266

河南省 王華

我和女兒都是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在跟隨神期間,我們母女倆同時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判刑勞教,我被判刑三年,女兒被判刑一年。我雖經受中共政府慘無人道的迫害、摧殘,但每次在我絕望危難之時,神都在暗中看顧保守為我開闢出路,是全能神的話語給了我活下去的勇氣和動力,帶領我勝過了酷刑的折磨和長達三年地獄般的牢獄生活。在患難中,我看到了全能神的愛與拯救,體嘗到了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能有這些收穫都是偏得,我立定心志堅定不移地跟隨神走人生的正道。

在沒信神之前,我是做生意的,生意經營得還不錯,也賺了一些錢,但在為生計忙碌的同時,我也飽嘗了人世間的冷暖,每天不僅要挖空心思地算計如何賺錢,還要應付政府各部門的各種名目檢查,整天說著言不由衷的話,戴著假面具與人相處,我感覺這樣活著很苦很累,但也無可奈何。就在我為生活奔波得身心疲憊不堪時,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看到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揭開了人生的奧祕,也揭露出了人痛苦的根源與被撒但敗壞的真相,同時還給人指出人生的光明路途,我的心一下子被神的話吸引了,從心裡認定這是真神的作工,信神是一條人生正道。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我感到自己實在太有福了,想到世上有太多像我一樣生活空虛、找不到人生方向的人需要全能神的末世救恩,我願把這末世的福音傳給更多尋求真理之人,使更多的人都能得到神的拯救。在神愛的感動下,每次談起神的作工與拯救,我總有說不完的話,也傳過來一些真心尋求真理的人,我的心特別激動。那時,我女兒剛從學校畢業,她看到我跟隨全能神後整天樂呵呵的,還看到來我們家的弟兄姊妹都很單純、和善,大家在一起聚會談心、唱歌、跳舞,特別祥和、快樂,她很嚮往這樣的生活,因此也很願意信神跟隨神。從此之後,我們白天做生意,晚上就在一起禱告、看神的話、學詩歌,交通對神話語的認識,生活得特別幸福。

就在我們沉浸在神的愛中享受神愛的溫暖時,不承想中共的魔爪卻伸向我們母女,給我們帶來了噩夢般的殘害,讓我刻骨銘心。那是2007年12月7日,我女兒在家洗衣服,我正準備出去盡本分,突然闖進來五六個便衣警察,其中一人吼道:「你們是信全能神的!還出去給別人傳道!」然後對著其他兩個警察指著我女兒說:「先把她帶走!」隨即女兒就被兩個警察帶走了。留下的警察便開始翻箱倒櫃地搜查,連衣服口袋都不放過,頓時床上、地上被翻得亂七八糟,他們還穿著皮鞋在床上亂踩亂踏,最後把我們的神話書籍、光盤、兩台CD機、兩部MP3、兩千元現金與一對金耳環抄走。接著他們連推帶搡把我押上警車,我責問他們:「我們信神犯什麼法了?你們憑什麼抓我們?」誰知他們當著眾多圍觀者的面明目張膽地說:「我們就專抓你們這些信神的人!」我氣憤不已,這哪裡是人民警察,簡直就是一夥專門打擊正義的土匪、流氓、黑社會!

到了公安局,警察給我戴上手銬後把我拉到審訊室。看著他們個個凶神惡煞的樣子,我心裡不禁有些害怕:「今天落在這群惡警手裡,又被他們搜出那麼多神話語書籍和光盤,他們肯定不會放過我,若我經不住他們的折磨做了猶大,那可是背叛神的千古罪人呀!」我在心裡默默向神禱告,求神保守、帶領我。這時,我想起神話說:「那些在患難中並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於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從神的話中,我認識到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神不喜歡任何一個背叛他的人。我又想到神的話說:「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五篇》)是啊!我不能怕他們,這幫惡警再厲害也在神的手中,神若不許可,他們再厲害也不能動我一根毫毛。神的話使我有了信心和膽量,於是,我向神立下心志:「神啊!這是你檢驗我的時候到了,我願為你站住見證,誓死不做猶大。」禱告後,我心裡便平靜了下來。這時,一個領導模樣的惡警罵我:「你這女人!幹什麼不好,非得帶著女兒去信神,你女兒長得那麼漂亮,出去傍個大款一年能掙幾十萬,瞎信什麼神!快說,你什麼時候信的?誰傳你的?你的書從哪兒來的?」聽他一番胡言亂語,我氣憤不已,沒想到堂堂國家政府官員竟能說出如此卑鄙無恥的話!在他們眼裡,出賣肉體倒成了幹正事,竟慫恿人去行那些惡事,而我們信神敬拜神、做誠實人卻被他們定為不幹正事的罪犯,還成了嚴厲打擊、抓捕的對象,這不是扶持邪惡、欺壓良善、扼殺正義嗎?中共政府真是太邪惡、太黑暗了!看到他們胡攪蠻纏、不可理喻,我深知跟他們沒有什麼公理可講,於是就閉口不言。他們看我一直不說,就把我押上警車,恐嚇道:「從你家搜出那麼多東西,不老實交代就把你拉出去槍斃!」聽到這話,我心裡不禁恐懼起來:「他們這些人什麼事都能幹得出來,若真把我槍斃了就再也見不到女兒了。」我越想越痛苦,心裡不住地向神呼求,求神保守我的心,除去我裡面的懼怕與擔憂。這時,我想到神的話:「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說話·第一篇》)「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此時,我的心豁然開朗:是啊,我和女兒的生命都在神手裡,是死是活由神說了算,撒但惡魔掌握不了我們的命運,若沒有神的許可,誰也別想把我們的命挪去。今天撒但就是利用我的致命處來威脅、恐嚇我,想讓我陷入它的詭計向它屈服,我絕不能上它的當,是死是活我都甘願順服神,寧死不背叛神。想到這裡,我頓時有了與撒但爭戰到底的決心,不再膽怯、害怕了。

警察把我拉到了看守所。一進大院,管教就對我強行搜身,勒令我脫掉鞋子和外衣,隨後他們讓我站在寒冷的院子裡足足有半個小時左右,凍得我站都站不穩,渾身直打哆嗦,牙齒「咯咯」直響。管教見沒有搜出什麼,就把我帶到牢房,並教唆牢頭和犯人說:「這個人是信全能神的……」話音剛落,犯人們一擁而上,強迫我把褲子脫到腳脖處再拉上來,這樣反覆數次,她們在一旁不住地笑。一番戲弄侮辱後,牢頭讓我學用雞毛做手工活,因這是個細活,到第二天我還不會做,牢頭就拿著竹條子朝我手上狠打,我的手被打得又麻又疼,連雞毛都捏不住。我撿掉在地上的雞毛時,牢頭一腳踏住我的手使勁碾了一下,我頓覺手指像斷了一樣鑽心地疼。可她還不解恨,又拿竹條子朝我的頭連打數下,打得我頭暈目眩。最後牢頭又惡狠狠地說:「今晚罰你站夜班,明天你要被提審,今天必須得把明天的活兒趕出來,趕不出來明天罰你站通宵!」此時,我心裡有說不出的壓抑和痛苦,想到這些惡警和犯人聯合起來這樣殘害我,我現在已經受不了了,那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呀?一陣酸楚,委屈的淚水順著臉頰流了下來,我在心裡默默向神訴說自己的苦衷:「神啊!面對這群魔鬼的捉弄與折磨,我感到孤單、無助、恐懼,不知以後的路該如何走,願你帶領我,使我能剛強起來。」禱告後,神開啟我一段話:「神所說的得勝者是在撒但的權勢之下、撒但的圍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勢力裡人還能站住見證,還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對神的忠心,不管怎麼樣你還能持守在神面前貞潔的心,持守你對神真實的愛,這樣在神面前就站住見證了,這就是神所說的得勝者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持守住你對神的忠心》)神的話使我的心得到了極大安慰,也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就是藉著撒但的圍攻與迫害來成全人,使人脫離撒但權勢,能夠被神作成得勝者進入神的國度之中。在中共掌權的這個黑暗邪惡的國家,只許人走邪道,不許人走正道,它的目的就是要把人都敗壞得黑白不分、是非不辨,讓人崇尚邪惡,背叛正義,最終因抵擋神與它一起滅亡。只有在面對黑暗權勢圍攻時仍不屈服,能持守住在神面前的信心、忠心與愛心,能為神站住見證,這才是真正的得勝者,才能羞辱撒但讓神得榮耀。於是,我就向神禱告:「神啊!你借用這些惡魔撒但效力來檢驗我的信心,給我一個為你作見證的機會,這實在是你對我的高抬,我相信這一切都在你的擺佈之中,你在暗中鑒察著一切,我願在這次的試煉中為你站住見證來滿足你,只求你加給我信心與力量,加給我受苦的心志,使我無論受什麼苦都不跌倒、失迷。」

第三天上午九點,警察把我帶到審訊室,拿著我女兒的手機逼問:「手機上的信息是你發的吧,你對你女兒說要買房子,看來你有不少錢啊。」這些惡警真是卑鄙,為了搜刮榨乾我的錢一點蛛絲馬跡都不放過,我說:「那是我和女兒說著玩的。」惡警臉色大變,拿起一個記事本朝我的頭上、臉上猛抽,打得我頭昏腦脹,臉上火辣辣地疼,他咬牙切齒地說:「快說!錢在哪裡?不老實交代,拉你出去槍斃!要不就判你十年八年!」我說不知道。一個五大三粗的惡警惱羞成怒,上前抓住我後背的衣服,把我摔出兩米多遠,又朝著我的頭、背和腿上狠踢,邊踢邊說:「叫你不老實交代!你說不知道,鬼才相信!不說我今天就打死你!」我咬著牙忍著疼痛,在心裡一個勁兒地呼求神:「神啊!這些魔鬼太凶殘了,求你加給我力量使我能勝過他們的毒打,保守我能為你站住見證。」這時,我想起神的話說:「基督的精兵要勇敢,靈裡靠我剛強,爭當作戰的勇士,與撒但決一死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二篇》)「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使我有勇氣勝過死亡的轄制。此時,我感受到了神的愛,看到神時刻都在我的身邊,心想:「你們越這樣拷打我,我越能看清你們與神為敵的真面目,就是死我也決不向你們妥協,讓我背叛神,休想!」頓時,我覺著渾身輕鬆了許多。他們上午邊打邊審,下午讓我跪在冰涼刺骨的地板上,一直折磨我到天黑,最後打得我渾身疼痛難忍,無法站立。他們見實在審不出什麼,便又把我押回看守所。

在看守所裡,管教心如毒蠍,每天不讓我吃飽飯,還給我下達超強的任務量,讓我每天幹十五個小時以上的活,若完不成就讓牢頭折磨我。由於我剛開始幹不熟練,牢頭就拿幹活用的鐵錘朝我頭上砸,我的頭上立時鼓起個大包,接著她又對我拳腳相加,打得我渾身疼痛難忍,嘴也流血了。遭受這樣殘酷的折磨,我不由得想起了女兒,她從被抓到現在不知會受到惡魔怎樣的殘害,更不知此時在監牢裡又是怎麼過的。突然,我聽到隔壁男牢房裡傳來一陣陣慘叫聲,同室的女犯人說:「這裡殺個人就像殺隻小雞一樣,有個男犯人受不了折磨逃到後山,警察發現後把他活活打死了,然後告訴他的家人說他是自殺的,就這樣不了了之了。」聽到這些,我不禁毛骨悚然,心裡更加擔心女兒,她才剛滿十九歲,從小到大沒有受過苦,更沒經歷什麼挫折,這些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什麼卑鄙事都能幹得出來,不知女兒能不能經受得住這些惡魔的折磨與殘害。因女兒生死未卜,我心裡倍受煎熬,就連晚上做夢都是女兒被惡魔殘害的慘景,我經常在夢中驚醒,醒來後熬得徹夜難眠。

第二天,管教找藉口說我不好好幹活,無緣無故就猛搧我的臉,打得我臉火辣辣地疼,耳朵也「嗡嗡」作響,但是她還不解恨,又吼道:「我不相信治不了你,讓你嘗嘗『鐵姑娘』的厲害!」說罷,一聲令下,馬上就來了五六個人把我的頭髮剪得不成樣子,然後將我按倒在地,給我戴上監獄裡最厲害的刑具——「鐵姑娘」,他們有的把鐵圈套在我的頭上,有的給我銬手,有的給我銬腳。戴上這一身刑具後,我連站都站不穩,只能靠在牆上。管教罰我從早上五點一直站到晚上十二點(連續站十九個小時),並吩咐牢頭:「你們給我好好看著,她如果想睡覺,就用腳給我踢!」於是,牢頭每天都監視著我,不讓我閉眼。因為刑具是鐵的,把我渾身包著,我的血液就像停止流動一樣,後來眼睛實在無力睜開,牢頭就罵我,有一次還踢我,我渾身都跟著震動,疼痛難忍。晚上休息時,四個犯人把我抬到白天幹活的案板上,第二天早上再抬下來。那幾天正趕上雪災,天氣格外寒冷,可恨的管教為了折磨我,讓我整整戴了七天七夜,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大小便都是讓沒完成任務的犯人幫我,犯人們每天忙著幹活,每次給我餵點飯都是敷衍了事,也很少給我水喝,我真感到飢寒交迫,分秒難度。每天早晨,她們把我從長桌上抬下來時,我就特別痛苦,真不知這一天該如何才能熬過去,只盼望天馬上能黑下來,永遠不亮才好。因這種刑具太重,戴到第二天,我的雙手就腫得烏黑發紫,皮快要崩裂似的,渾身上下也腫得像氣球一樣(十個月後還沒消腫),此時的我被折磨得生不如死,痛苦到一個地步,我便在心裡要求神:「神啊!我實在受不了這種折磨了,我現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求你早日把我這一口氣息取走,我一分鐘也不想活了。」當我無理要求神想以死來解脫痛苦時,我想起神的話說:「現在多數人認識不到,認為受苦沒有價值,……有些人痛苦到一個地步都想到死,這還不是真實愛神,這樣的人是狗熊一個,沒有毅力,是懦弱無能之人!……所以,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你既是一個人,就應該為神花費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現在受這點苦,你應心裡高興、踏實地接受才是,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像約伯、像彼得一樣。……你們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你們在大紅龍國家站立起來,是被神稱為義的人,這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 二》)神的話如甘露一樣滋潤著我乾涸的心。是啊,現在正是神要我為他作見證的時候,我若因不願受痛苦而死去不是太懦弱了嗎?雖然我今天遭受這些惡魔的殘害、折磨,但能為神作見證,被神稱為義,這不是最有意義、最有價值的嗎?我跟隨神這些年享受了神這麼多的恩典祝福,今天就應在撒但面前為神作見證,這是我的榮幸,再苦再難我也要堅強地活著,讓神心得滿足。神的話喚醒了我的心與靈,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我不再想著死了,只願忍受一切痛苦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七天七夜的體罰終於結束了,我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腳後跟上的皮脫落了,嘴上的皮也褪了一層又一層。後來聽隔壁的男犯人說:「有一個三十多歲身強力壯的男犯人就是死在了這種刑具上。」聽到這話,我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因我知道這不是我的命大,而是神的帶領和保守,是神帶有生命力的話語支撐著我挺了過來,否則我這個柔弱的女子早就死在這種刑具之下了。

經歷了這次酷刑,我真看到了神的全能,更體會到自己的無能,在試煉中我連自己都顧不了,還擔心女兒站立不住,這不是庸人自擾嗎?女兒的命運在神的手中,我的擔心絲毫幫助不了她,只能讓撒但鑽空子,使自己受其愚弄苦害。萬事萬物都由神擺佈安排,我應該把女兒向神交託仰望,相信神怎樣在患難中帶領我,也會怎樣帶領女兒渡過難關的。於是,我就向神禱告,想起神的話說:「為什麼不把這些交託在我手中呢?是信不過我嗎?還是怕我為你安排得不妥當呢?為什麼一再地掛念家裡呢?掛念別人!我在你的心中佔有一定的地位了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五十九篇》)神的話使我的情形得到了扭轉。是啊,人該經歷什麼磨難、該受哪些痛苦都是神命定好的,女兒所經歷的苦難也都有神寶座的許可,我雖看不透也不知道,但肯定有神的愛在其中,因神對人的愛是最實在、最真實的,我願把女兒交託給神,讓神主宰安排,我願順服從神來的一切。就在我放下這一切甘心順服神的擺佈時,在法庭上我見到了女兒,她偷偷地跟我說神帶領她勝過一些苦難折磨後,看見了神的祝福:神調動監獄裡有錢的犯人幫助她,有的給她衣服,有的給她買吃的喝的;當牢頭找她茬兒想欺負她時,有人替她打抱不平;等等。女兒通過這樣的經歷對神奇妙智慧的作工有了認識,體會到神的愛是任何語言都無法形容的。聽了女兒的話,我非常高興,眼裡充滿了對神感激的淚水,從女兒身上我再次看到了神的全能主宰與奇妙作為,看到是神一直在帶領保守著我們母女倆渡過患難逼迫。因此,我對神更加有信心了。

接下來的日子裡,管教不顧我渾身腫痛仍強迫我幹活,沒過多久,我就累得舊傷未癒新傷又來,以至於我的腰椎疼得直不起來,只要一動、一翻身,渾身寸骨、寸節就鑽心地疼,感覺就像斷了一樣,夜晚不能入睡。儘管如此,管教還是不放過我,讓牢頭處處找我的茬兒,因我沒錢給她們買東西吃,牢頭就狠踢我的下身,我本能地躲了一下,她惱羞成怒,往我身上亂踢亂跺;因著吃的菜裡沒有一點油,我經常便祕,在廁所蹲的時間長一點,她們就罵我,還罰我倒十多天的馬桶;本來不該我站崗的時間,她們隨便找個理由就罰我夜裡站崗;還說我幹活時原料用多了,要罰我五十元錢,管教藉機把我帶到辦公室引誘說:「如果你能說出和誰在一起信神,我就給法庭的庭長說說少判你刑,這五十元錢也不罰你了。」這些惡警詭計多端、軟硬兼施,想方設法逼我背叛神,真是妄想!我一口回絕了她。

2008年8月25日,中共政府以「參加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判我三年勞教,押往省女子勞教所服刑,並判我女兒勞教一年,在當地看守所服刑。

我到監獄半個月後,獄警要給我們分牢房,聽說老年隊的活兒輕些,想到自己在看守所裡受到了嚴重摧殘,身體已經垮了,沒有力氣再幹重體力活了。我就把這事向神禱告,求神開闢出路,如果真需要我繼續經歷那樣的環境我也願意順服。感謝神垂聽了我的禱告,我順利地被分到了老年隊,別人都說意想不到,我心裡清楚這是神在擺佈著一切,是神在體恤我的軟弱。在這裡,獄警講得非常好聽:「誰好好幹,掙得分多,就給誰減刑,我們不會偏待任何人……」我相信了他們的話,以為這裡的獄警會比看守所的管教好點,於是我就加班加點地幹,將近三百人的隊裡,我幹活一般都是前十名。可到減刑時,獄警只給那些好打架的、給他們送禮的人減刑,我卻一天刑也沒減。有個犯人為了能減刑拼死拼活地幹,不料獄警卻說:「你這麼能幹怎麼不判個無期徒刑呢?」聽到這話,我真恨自己太瞎眼,對中共政府凶狠殘暴的實質看不透,被他們的謊話蒙蔽欺騙。其實,神早已說過:「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麼》)通過神話語的揭示與事實的對照,我才看到中共政府從上到下都是漆黑一團,沒有一點公平公義。那些惡警只會用謊言來欺騙、玩弄人,根本不把我們當人待,犯人在他們眼裡就是賺錢的工具,越是能幹的他們越不給其減刑,他們要讓人一直效力,做他們的牛馬榨取更多的錢。這些惡警為讓我們趕活,連廁所也不讓我們去,有幾次都憋得我尿了褲子。由於我幹活成績突出,主力隊聽說後要把我調過去做「標兵」,我已經看清了他們的醜惡嘴臉,知道若被調過去他們肯定會變本加厲地逼我幹活,我心裡害怕被調走,一個勁兒地呼求神:「神啊!我知道這是魔鬼的圈套,可我沒有辦法擺脫,願你給我開闢出路。」沒想到禱告後,大熱天我的手冰涼縮成一團掰都掰不開,還烏紫發青,主力隊的管教說我裝病,硬讓兩個人把我抬到樓上幹活,我只有拼命地呼求神,結果我從三樓一頭栽到二樓,他們見狀害怕了,隨即讓我回到了老年隊。過後,我的身體沒有絲毫損傷,我又一次看到了神對我的保守。

在監獄裡,信全能神的人被定為政治犯,中共惡魔處處監視,以至於我們連說話的權利都沒有,我如果跟誰說句話,獄警看見了就問我們都說了什麼,晚上還讓牢頭監視我,看我是否與別人談論信神之事。每次家人來看我,獄警就逼我學說毀謗神的話,否則,他就故意攪擾我與家人說話(和家人說話有時間限制),因我知道說這些話是得罪神的,每次遇到這種情況,我就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這是撒但的試探臨到了我,求你保守我的口,不說觸犯你性情的話。」因我始終沒有說,他們最後也沒辦法了。

三年的牢獄生活讓我徹底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真實面目,它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外表打著「信仰自由」的幌子,背地裡卻百般逼迫、攪擾神的工作,對信神的人瘋狂抓捕、刑訊逼供、殘暴虐待,用盡卑劣手段逼著人棄絕神、背叛神而屈服於它的權下,企圖達到它永久霸佔、控制人的邪惡目的。人是神造的,本應該敬拜神,可中共政府卻竭力驅逐神的到來,攔阻人信神、傳福音見證神,徹底暴露出了它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邪惡實質。經歷了這次逼迫患難,我雖肉體受了一些痛苦,但我無怨無悔,因為我從神得著的太多了。想想在我軟弱無力時,是神一次次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有了與撒但爭戰到底的決心;當我傷心頹喪、痛苦絕望時,是神用話語來安慰、鼓勵我;當我瀕臨死亡時,是神的話語給了我生存的動力和活下去的勇氣;每次在我危難之時,都是神及時伸出拯救之手,保守我脫離險境、轉危為安。在這樣的經歷中,我不僅對撒但魔鬼與神為敵的實質看得更清,對它恨得更深、更徹底,同時,對神的奇妙作為及神的愛與拯救也有了一些真實的認識,對基督的美善、卑微及基督為拯救人所受的苦有了實際的體會,也加深了我對神的信心與愛心。

出獄後,因著中共惡魔的挑撥離間,親人朋友都棄絕、遠離我,但弟兄姊妹卻關心照顧我,給我送來生活上的一切用品,這是我在任何地方都體嘗不到的溫暖。感謝神對我的拯救,無論以後的路多麼艱難,我都要跟隨神走到底,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來還報神愛。

相關內容

  • 神的愛浩瀚無比

    經歷了這次逼迫患難,我真實看透了中共政府抵擋神的惡魔實質,看清了它就是那與神不共戴天的仇敵、惡者,對它產生了深惡痛絕的恨。同時,我對神的愛比以往也有了更深的認識,明白了凡是神作在人身上的工作,對人都是拯救,都是愛,不但恩典祝福是神的愛,痛苦患難更是神的愛。而且,我也真實體驗到,我能在群魔殘酷折磨、凌辱時依然站立,能從魔窟中走出來,這都是全能神的話語加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更是全能神的愛激勵著我,使我一步步得勝撒但走出了魔窟。感謝神對我的愛與拯救,我願把榮耀頌讚歸給全能神!

  • 摧殘中的生命之歌

    神的話也在我耳邊響起:「……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帶著鼓勵、帶著期盼的話語句句溫暖、激勵著我的心,使我倍受感動,有了繼續活下去的勇氣。我在心裡給自己鼓勁:惡魔只能摧殘我的肉體,而我的心永遠屬於神,我要堅強,絕不能垮下去!

  • 神的話語締造生命的奇蹟

    在逼迫患難中,我真實體會到是神一路陪伴著我走了過來,我雖遭受了惡魔滅絕人性的摧殘,肉體受盡痛苦,但這對我的生命太有益處,讓我看到神不僅能作人生命的供應,還能作人隨時的幫助與依靠,只要憑神的話而活,任何的撒但黑暗勢力都能被戰勝。神的話的確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具有至高無上的權柄和威力,能締造生命的奇蹟!願把榮耀頌讚歸給全能智慧的神!

  • 全能神使我絕處逢生

    多少次我身處絕境,是神的奇妙保守使我脫離了撒但的魔掌,絕處逢生;有多少次我軟弱失望,是神的話語來安慰點活,作了我的後盾與依靠,使我得以超脫肉體,勝過死陰的轄制;有多少次我命懸一線時,是神的生命力支撐著我頑強地活了下來,正如神的話說:「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願一切榮耀都歸給全能真神!

  • 患難中神光引領

    經歷了惡魔的殘害,我徹底看透了中共與神為敵、逆天而行的反動實質,也真實體會到神的愛,看到神的實質就是美麗、良善:每次在我最痛苦、最難熬的時候,神的話都在裡面引導我、開啟我,加給我力量,賜給我信心,使我靈裡甦醒過來,真實感受到神的陪伴與引領而一次次渡過難關,站住見證,神的愛太大了!從今以後,我要獻出我的所有來還報神的愛,為得著真理,更為活出有意義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