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順服神才有真正的尊嚴

21

冀晉 郭民

傍晚,夕陽西下,放射出的餘暉被一層薄薄的烏雲遮蔽,有些釋放不開。

郭民緊蹙著眉頭,一個人走在公園的羊腸小道上,他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信神多年竟然被顯明沒有順服神的實際,順服的竟是地位權勢。回顧信神以來,帶領無論安排他盡什麼本分,符不符合他的觀念,他都不打折扣地接受過來,盡其所能地盡到、盡好,因此郭民就一直認為自己是個順服神的人。若不是神這次擺設環境顯明,他還被自己這外表的假象所蒙蔽,不認識自己自私、詭詐的撒但本性,在關鍵時刻還會選擇順從地位權勢保全自己的利益。郭民邊走邊想著近段時間發生的事情……

黃昏下一個人走在公園路上

那天,郭民得知這次選舉中歐華姊妹被選為上層帶領了,他心裡很高興,想到以前和歐姊妹在一起盡本分時,她每次都能針對弟兄姊妹的情形找到對應的神話語、講道交通,使弟兄姊妹從中明白真理,對自己的敗壞有認識,從難處中走出來,她做中層帶領沒幾個月就又被選為上層帶領,看來姊妹是個追求真理的人……

一段時間後,郭民被選為中層帶領,有時會協助歐華處理教會裡的一些重要事情。

一天,歐華告訴郭民:「現在向陽教會出現敵基督,教會工作、教會生活都受到攪擾和影響,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也受到攔阻,中層帶領張姊妹剛選上,你過去協助她作好教會清理的工作,並把教會各項工作落實好。」

郭民心想:「教會出現敵基督這可是大事啊,敵基督若留在教會裡弟兄姊妹就要遭殃,一天不除教會就不得安寧,我得趕緊去落實,把那些打岔攪擾的敵基督、惡人清除出教會,這是神現實的心意。」

郭民急忙趕往向陽教會,這時張姊妹已經在處理了,他們一起將攪擾之人及時撤換觀察,也給予受迷惑的弟兄姊妹交通幫助,讓他們回家反省。隨後,郭民又返回到某處教會繼續落實此工作。

兩天後,歐華又給郭民來信:「向陽教會的問題還沒有得到解決,這些人還在寫檢舉信攻擊上層帶領,抓帶領同工的把柄,在教會形成了打岔攪擾,性質嚴重,你趕緊過去和張姊妹儘快把這些人的資料整理出來。」

看完信之後,郭民心裡非常氣憤,這些人不好好反省自己,還繼續抓帶領的把柄,看來我得趕緊過去處理此事。突然,他想起自己已經跟劉姊妹定好第二天交接工作的事,如果交接不上就會耽誤教會工作,想著向陽教會那邊有張姊妹在處理著,暫時不會有大問題,郭民便打算先把這邊的工作安排好了再過去。

歐華見郭民沒有立時回去,接著就又給郭民來了一封信:「現在正是潔淨教會的時候,凡是不積極清理各種惡人、敵基督的都不是站在神一邊的人,都屬於惡人、敵基督的幫凶。你推三阻四的,是不想落實這工作嗎?你好好想想!」

拿著來信,郭民心裡一陣害怕,看著陽台上帶刺的仙人掌,心想:「現在神的工作到尾聲了,正是潔淨教會的時候,如果我不趕緊落實,歐華是上層帶領,輕則把我打發回家,重則說我攔阻教會清理工作,若是停止我的本分那可就……」郭民顧不得多想,趕緊給歐華回了一封信,表示願意趕緊落實,隨後就把手頭上的工作交給了林弟兄。

正值中午,驕陽似火,天氣炎熱,路邊的玉米被太陽晒得葉子打成卷兒,郭民騎著電动車趕往向陽教會。忽然過來了一輛三輪摩托,頓時塵土飛揚,郭民絲毫沒有減速的意思,加大電門就衝了過去。

歐華表情嚴肅地對郭民說了這幾人的種種表現,並給郭民交通對於攔阻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攪擾教會工作的這些人絕不能手軟,得站到神的一邊,儘早將這些人的資料整理出來。郭民聽後就趕緊下到教會,到各個小組調查他們攪擾打岔的事實。期間,這幾人給郭民反映歐華的情況,說:「上層帶領歐華給我們教會寫了一封信,外面寫著『加急』,讓我們連夜送信,差點被警察盯上出了環境,第二天信送到後,得知裡面就是一些普通的事,我們給歐華寫信讓她以後注意點,她不接受,還寫信對付我們……」「歐華辦事沒有原則,不考慮弟兄姊妹安危,讓弟兄姊妹在一個有安全隱患的家裡聚會,我們給她提出來,她不但不接受反而對付我們守規條……」

郭民聽到這些,心想:「這些人到現在還不認識自己的問題,還在鑽人鑽事攻擊帶領……」隨後,郭民就交通讓他們先學會認識自己,不要鑽人鑽事,要在神擺設的環境中學功課,郭民交通了好一會兒,他們才不再說話了。

郭民把了解到的向陽教會的情況給歐華反映了,又想到歐華在這些事上也有做得不合適的地方,覺得也應該給她提點一下,畢竟她是上層帶領,負責的範圍大,這些問題不解決也會危害教會利益。但郭民轉念一想:「歐華若不接受,再給我臉色,以後我這工作該怎麼做?她畢竟是上層帶領啊!」爭戰中郭民想到自己是為了幫助她,不應該顧慮這麼多,就把歐華的問題給她點了出來。

沒想到,歐華聽後臉色變得陰沉,半會兒沒有吭聲。郭民忙安慰道:「歐姊妹,其實這也不是多大的事,如果弟兄姊妹說的屬實,咱給弟兄姊妹道個歉,注重認識自己變化咱的敗壞性情,學點功課也算是個收穫啊!」

歐華一聽,辯解道:「根本不是他們說的那回事,這個事是有背景的,當時我……」歐華講了一堆理由。

郭民有些失望,心想:「歐華這不是鑽人鑽事嗎?臨到環境不從神領受,還為自己辯解表白,這不是不接受真理的表現嗎?」

郭民又鼓起勇氣說:「歐姊妹,咱先別鑽事,這個事咱先從神領受,接受過來尋求神心意得點真理……」

歐華態度有所好轉,對郭民說:「這個事不像咱想得那麼簡單,反映問題的這些人已經沒有聖靈作工了,現在他們說出來的話都是拆毀打岔。這不是弟兄姊妹之間的問題,這是正邪之戰、敵我矛盾,你得有分辨,別受他們的迷惑站到惡人一邊,隨時隨地都可能觸犯神的性情啊。」

郭民陷入沉思:「歐華在這個事上確實有些鑽人鑽事,但她說的也有些道理,這是正邪之戰,要是看不透事站到惡人一邊,這可是觸犯神性情的事。想想向陽教會的這些人,從讓他們反省到現在一直不服,還在抓帶領同工的把柄,這可得好好尋求一下。」

郭民本想著給歐華交通交通,沒想到這裡面還很複雜,這事還挺嚴重呢!

歐華又繼續說:「這件事背後有主謀,咱們現在要順藤摸瓜,把背後的主謀找出來。最近我了解到小剛和這次整理資料待清除開除的人員來往比較頻繁,咱們得趕緊了解小剛,如果小剛有問題的話,也得把小剛撤換。」

郭民感覺這個事不簡單,得先去調查了解情況。

在教會了解小剛情況期間,郭民遇到了張姊妹,她向郭民反映:「郭弟兄,我和歐姊妹經常在一起,發現她說話口氣生硬,愛教訓人,我們給她提點她不接受,還拿神的話跟我們對號讓我們認識自己,現在是誰給她提點問題她就對付誰,我們都受她轄制。我想幫助她,可是她又不聽,她這樣下去慢慢會失去聖靈的作工,我覺得她的處境挺危險的,想讓你給她交通交通。」

郭民一聽,心想:「誰給歐華提點她都不聽,的確是呀,我那天給她提點,她也是辯解講理,這次我要給她點出這方面問題,她會怎麼對我?」

郭民心裡有些糾結,但轉念一想:「這不是神藉著這個姊妹跟我說話嗎?我讀了這麼多神的話,現在面臨教會的這些事,神在檢驗我能不能站在神的一邊,有沒有良心理智。」

此時郭民感到這是神的託付臨到了,張姊妹能給他反映歐華的問題,說明弟兄姊妹信任他,郭民心裡有了一股勁兒:「我不能再受地位權勢的轄制,得維護教會工作,否則沒法向神交賬,也沒臉見弟兄姊妹。」

一天,郭民在姊妹家遇到歐華,他心想:今天是個機會,一定得給歐華提點一下。可當真面對歐華時,郭民感到心跳加快,心裡一直尋思怎麼跟她說合適,幾次話到嘴邊又開不了口,擔心說了後歐華不接受會給他難堪,讓他當著好幾個人的面下不來台。

眼看歐華辦完事要走了,就在那一刻郭民鼓起勇氣說:「歐姊妹,你先別走,弟兄姊妹反映了你的一些問題,咱們一起談談吧!」說時郭民就感到自己的嘴唇顫抖,心裡打顫。

歐華一聽,不高興地說:「改天吧!今天沒有時間,我和別人約好還有事。」說著歐華就走了。

歐華走後,郭民坐在床邊,有些悲觀失望,他右胳膊附在旁邊的桌子上,手托著額頭,心裡恨惡自己怎麼這麼懦弱無能呢?見到歐華怎麼連一句話都不敢說呢?自己平時跟弟兄姊妹交通真理,提點弟兄姊妹的問題時也不受轄制,怎麼今天就這麼難實行呢?

接著,郭民又了解到小剛跟此事沒有關係,教會的一個弟兄提點郭民:「你崇尚權勢、聽從人的,這樣沒有根據地冤枉小剛弟兄,給弟兄心靈造成多大的傷害啊!……」

郭民的心情錯綜複雜,對小剛弟兄造成的傷害讓他心裡很受譴責,但想到弟兄說他崇尚權勢、聽從人的,他有些接受不了,心想:「我跟隨神這麼多年,讀的是神的話,交通的也是神的話,針對歐華身上的問題,雖然我心裡有軟弱,但我該提點的也提點了,怎麼能說我崇尚權勢、聽從人的呢?」

回去後,郭民向神作了個禱告,之後看到神的話說:「就現在你的心仍然向著他們,向著他們的名譽,向著他們的地位,向著他們的勢力,對基督的作工你仍是採取難以接受而且是不肯接受的態度。這樣我才說你並沒有承認基督的『信』。你能跟隨到今天完全是被迫無奈,在你的心中一個個高大的形象永遠屹立著,你忘不掉他們的一言一行,忘不掉他們那帶有權勢的言語、帶有權勢的雙手,他們在你們心中永遠是至高無上的,永遠是英雄。而今天的基督就不然了,他永遠是你心中的渺小者,永遠是你心中並不值得敬畏的人,因為他太普通了,因為他的權勢太小了,因為他太不高大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真是信神的人嗎?》)

還有講道交通:「如果你臨到一件事總信人的,總聽人的,總受人的轄制,就沒法順服神了。人沒法順服神,你再受人的轄制,你處處跟隨人,那你也不是跟隨神的人,你什麼時候能受人轄制,被人迷惑,能隨從人,順服人,那你就絲毫沒有真理實際了,因為你名義上是信神,其實你跟隨的是人,順服的還是人,聽從的還是人,最後維護的還是人,這樣你被神得著了嗎?你沒有被神得著,你屬於雖然信神但被人控制了,被人轄制了,你的所作所為根本就與神沒有關係。這樣的人不管信多少年,沒有被神得著,沒得著真理,沒進入實際,他都是沒有達到蒙拯救、被成全的人。」(摘自《講道交通(九)·只有敬畏神遠離惡才是蒙拯救的人(二)》)

此時,郭民如夢方醒,原來臨到弟兄的對付、揭露,是針對他裡面崇尚權勢、聽從人的撒但本性說的,不是針對他外表的作法。雖然郭民發現歐華身上的問題該說的也說了,但他內心深處確實受地位權勢的轄制,總覺得歐華是他的上層帶領,他們是上下級的關係,所以對歐華安排的事從不敢怠慢。當歐華說教會有敵基督時,他就風風火火去調查處理;當歐華讓他再去時他本想交接好這邊的工作使工作不受影響再過去,但當歐華不分青紅皂白地對付並讓他選擇時,他怕被歐華扣上「不配合清理教會的惡人」這個罪名被撤換本分而火速趕到;歐華說小剛可能是幕後主謀,他就不假思索地去調查小剛,結果沒有事實冤枉了人,給弟兄的心靈造成打擊傷害;當被安排反省的這些弟兄姊妹反映歐華辦事沒有原則,不接受真理時,他想著歐華是上層帶領肯定不會有大錯,就對付弟兄姊妹讓他們反省認識自己學功課,導致弟兄姊妹不服,在教會裡論斷、攪擾,沒有了正常的教會生活;就是當他知道歐華的問題會損害教會利益,需要給她點出來時,他也不敢站在真理一邊義正辭嚴地說,而是顧慮著歐華是他的「上司」不好得罪就唯唯諾諾、瞻前顧後,導致問題不能及時得到解決……從這一系列的事上顯明,郭民認識到自己心裡沒有一點神的地位,全都是人的地位,畏懼的是撒但的權勢而不是神。平時他口口聲聲喊著神的話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信神就得順服神,順服神的話,也天天讀神的話禱告神,但在事實面前自己還能聽從人、受人的轄制,心裡畏懼地位權勢,只知道歐華說什麼就趕緊去做什麼,不會在臨到的事情上尋求真理,尋求神的心意,本來交通真理指點缺少幫助人是正面的事,是正常人性該活出的,但他卻受地位權勢的轄制實行不出來,怕實行真理得罪了人,對自己的地位前途不利,他這不就是弟兄提點的崇尚權勢、聽從人、順服人的人嗎?正如講道交通中說:「因為你名義上是信神,其實你跟隨的是人,順服的還是人,聽從的還是人,最後維護的還是人……你沒有被神得著,你屬於雖然信神但被人控制了,被人轄制了,你的所作所為根本就與神沒有關係。」郭民看到自己瞎眼愚昧,竟然把名譽、地位、權勢看得高於真理、高於神,這不是對神的褻瀆嗎?自己順服的是地位、是權勢,並不是順服真理、順服神,這還談什麼順服神、蒙神拯救呢?此時的郭民在神話真理面前蒙羞慚愧,懊悔痛恨自己,信神這麼多年竟然心中沒有神的地位,這是多麼可悲的事!

此時的郭民心思很沉重,又繼續尋求,看到講道交通中說:「人進入真理實際是建立在什麼基礎上啊?是建立在真實地順服真理這個基礎上,你不會順服真理,你就不會順服神。」(摘自《講道交通(十二)·關於神話〈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的講道交通(九)》)「就是必須得有敬畏神之心,必須得遠離惡,這個遠離惡就是別受人的轄制,別被人利用,別跟隨人,別維護人,要學會順服神,實行神話,跟隨神,聽神的話,最後敬畏神遠離惡,達到敬拜神,不受任何人事物轄制,這才是被神成全的人。」(摘自《講道交通(九)·只有敬畏神遠離惡才是蒙拯救的人(二)》)

從講道交通中郭民明白了,真實的順服神是能存著一顆敬畏神的心,把真理、神的話當作最高權柄去實行、順服,對於合乎真理的就聽從順服,對於違背真理的都應該站起來揭露棄絕,不受人事物的轄制、捆綁,這樣的人才是順服神的人。郭民認識到自己不能再這樣沒有分辨地順從地位權勢了,這是悖逆神、抵擋神的惡行,是神所厭憎的,他不能再自私卑鄙地為保全自己而讓神傷心了,應該站到神的一邊實行真理滿足神。他想到上次還沒有給歐華點出她身上的問題,他打算再一次去找歐華交通。

「歐姊妹,關於那天說的事,我還想和你談談。」郭民認真地說。

歐華推託說:「噢,我今天約了人,要是沒有重要的事,我們還是回頭再說吧!」

郭民見歐華有意在躲避,想到這是神給他擺設的環境,看他敢不敢堅持真理原則,能不能脫離撒但黑暗權勢的轄制。

郭民默默地禱告神,想到之前看的神的話:「要從積極方面進入,主動不能被動,不被任何人、事、物搖動,不能被任何人的話左右,要有一個穩定的性情,無論誰說什麼,你知道是真理就該立即實行。不看任何人,總有我話在裡面運行,能站住我的見證,貼著我的負擔去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二篇》)

神的話給了郭民力量,他鄭重其事地對歐華說:「歐姊妹,這是涉及教會利益的事,耽誤你五分鐘的時間。」

歐華無法再推辭,只好聽著,郭民繼續說:「歐姊妹,這段時間弟兄姊妹反映你不接受真理、辦事沒有原則,給你提缺欠你不接受,還對付弟兄姊妹,現在弟兄姊妹都受你轄制,不敢再給你提問題了……」歐華低著頭不吭聲。

郭民問歐華:「歐姊妹,你怎麼想的?」

歐華低著頭,有點急躁地說:「你說的是事實,我認識到了,以後我願意悔改,今天我約人了,她們還等著我呢,我得走了。」

郭民長長地吁了一口氣,心裡感覺釋放了許多,雖然這次沒有達到交通真理徹底解決歐華問題的果效,但他總算衝破自身黑暗權勢的轄制邁出了一步,郭民心裡很坦然,體嘗到了實行真理的快慰……

經歷了這次的環境,郭民以為自己不再受地位權勢的轄制了,可因著他沒有從根源上認識、解決自己裡面撒但的敗壞性情,導致臨到事還能受轄制,實行不出真理來。

不久後,歐華安排楊海和郭民一起負責教會的工作。

一天,他們正在商量工作,歐華來找他們,說:「你們整理的資料還有些缺少,我已經做了標記,你們抓緊時間補充一下,我晚上過來拿。」郭民和楊海點點頭。

郭民和楊海在補充資料時發現有一些內容沒法補充,因為在整理評價時沒有發現他們有歐華說的這些表現,於是他們根據事實把能補充的補充了,隨後就忙別的工作了。

晚上歐華來了,看了一遍補充的資料,生氣地說:「這都一天了,還沒補完,對待工作拖拖拉拉,一點都不體貼神的心意,這些人一天不分辨出來,就會攪擾弟兄姊妹的教會生活,斷送弟兄姊妹蒙拯救的機會,你們這樣盡本分不是在耽誤教會工作嗎?」

「我們能補充的都補充上了,其餘的我們在調查了解時沒有聽弟兄姊妹反映他們有這些表現,因沒有事實根據所以沒法補充。」郭民認真地說。

「你們根本沒有分辨,看事光看個外表,沒有把他們的實質看透,他們的表現早就夠得上開除了……」歐華生氣地說。

郭民的表情突然變得凝重起來:「清除、開除一個人,這是人命關天的事,這每一份材料都關乎到一個靈魂,現在歐姊妹讓隨意添加這不是造假嗎?歐姊妹作為上層帶領,對這些原則和後果應該比我們清楚,但她為什麼要讓我們這樣做?這不是有意栽贓陷害、打壓整治人嗎?難道她這個人有問題?……」

郭民不敢往下想了……

楊海說:「我們所做的得面向神,沒有事實作根據,我們隨意加添是觸犯神性情的。」

歐華悻悻地說:「那就先放下,明天再說吧!」

第二天一大早,歐華給了郭民一封信:「郭弟兄,臨縣發生環境,有不少弟兄姊妹被警察追捕,到我們這裡躲避環境,你這幾天先負責把一些生活用品送給需要的弟兄姊妹。」

隨後,郭民就放下手頭的工作忙著運送生活用品,每天都忙到很晚才回家。

一天凌晨三點多,郭民聽見有人敲門,是歐姊妹讓人捎信給他,讓他把信送到某地,並說這個地方知道的人少,他去比較合適。郭民覺得這個時間有些早,但一想到得先維護教會工作,接過信就騎電車出發了。

寒冬臘月,路上冷冷清清沒有行人,郭民想到以往有弟兄姊妹就是天不亮出門被警察盯上抓走了,現在環境非常惡劣,中共佈下天羅地網搜捕信神的人,郭民心裡不免有點害怕,一路上不住地禱告神,他的心才漸漸地平穩下來。到了目的地後,郭民發現這個地方並不像歐華說的沒有人知道,而是經常有弟兄姊妹去。

回來的路上,郭民越想越不對勁:「自從上次歐華讓我和楊海在資料裡面添加不屬實的內容,我們沒有隨從,第二天就被歐華安排負責後勤工作,忙得從早到晚都在外面跑,把自己的本職工作都放下了,教會裡的一些問題也都顧不上解決,這又讓我凌晨三點多鐘去送信,這是不是歐華在有意打壓我呢?」

郭民回憶起:平時只要自己不聽歐華的,她就會拿出神的話或工作安排給自己交通,「凡是不配合清理攪擾教會的敵基督、惡人的人,都是敵基督、假帶領……」自己害怕耽誤工作觸犯神,就趕緊落實這項工作,可現在她又讓放下清理教會的重要工作去忙這些事務工作;一個中層同工看見歐華有些事做得不合原則,給她點出來,歐華表面接受,背後卻抓住姊妹生活上的一些小事對付姊妹,導致姊妹消極了好幾天都不願盡本分了;最近又有一些弟兄姊妹反映歐華不接受真理,反而還修理對付給她提建議的弟兄姊妹。

想到這些,郭民心裡認定歐華這個人有問題,他覺得自己得站起來揭露她,不能受她的轄制,但又想到之前就是因著點她的問題,她才讓自己搞後勤工作的,郭民心裡有些害怕:「歐華現在是上層帶領,若我再揭露她,她不接受,背後再給我小鞋穿,把我打發回家那可怎麼辦?」但郭民心裡又矛盾,「如果不揭露歐華,讓她這麼在教會作惡,整治弟兄姊妹,危害教會,我這不也是抵擋神嗎?」

郭民心裡痛苦難受,覺得沒路可走,他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看到歐華身上有一些問題,我也想站起來揭露她,可又害怕歐華把我打發回家。神啊!我現在還不能超脫這黑暗權勢的轄制,願你加給我信心能持守正義實行真理。」

郭民回到工作室,楊海特別消沉地說:「你走後,歐華又讓我補充這些資料,我根據原則衡量還是沒補,隨後她就對付我這是在攔阻教會的清理工作,還說不想做就讓我回家。」

郭民看到歐華現在是誰不聽她的,她就打壓誰,他深感不能再這樣忍耐下去了,就把自己對這事的看法和這幾天的經歷認識跟楊海說了出來……

最後,郭民對楊海說:「楊弟兄,不管怎麼說,得罪神的事我們不能做。在這個事上顯明了我們心中沒有神的地位,信神不順服神,還能受人的轄制。針對這方面的問題我們共同尋求真理來解決。」

他們找到了一段講道交通:「『縣官不如現管』,撒但哲學已經灌滿人的心了,人都把撒但哲學當作真理,認為『帶領決定我的命運哪!神不會把我開除的,帶領一句話就能把我開除;神不會整人治人的,帶領要整咱們治咱們,那可沒招啊;帶領要給你做一雙小鞋,那穿不上也累死你!』因此人都特別現實,對帶領都是刮目相看。」(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一十六輯》)「因為他不能脫離撒但權勢,對撒但沒有背叛,不敢得罪撒但、棄絕撒但,關鍵時刻還能站到撒但一邊,所以他沒有真理,不是真實順服神的人,一點都不差。如果你臨到這類事,你到底能不能站在神一邊呢?這是顯明人的時候,你不能站在神一邊、站在真理一邊,你怕孤單,怕撒但迫害你,怕撒但開除你、隔離你,這足以說明你沒有真理,你不是順服神的人,你沒有脫離撒但權勢,你是活在黑暗中,不是被神得著的人,這是千真萬確的。」(摘自《講道交通(七)·順服神的真實進入》)

又看到一段神的話:「以前人信神不管是跟隨人也好,或是沒滿足神心意也好,到末世這步工作一定得來到神面前。如果在經歷這步作工的基礎上再跟隨人,你這個人就不可饒恕,就跟保羅的下場一樣。」(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讀完後,郭民嘆了一口氣,他深沉地對楊海說:「神的話和講道交通把我裡面受帶領轄制的根源和後果都揭示了出來,就是『縣官不如現管』『明哲保身』等撒但毒素一直在支配著我,使我把這些東西當作生存之道,當作真理去奉行,以至於把帶領的地位看得很高、很大,帶領就成了我心中的主,認為帶領明白真理,有真理實際,帶領交通的、安排的都是對的,不管帶領讓我幹什麼,我都唯命是從,不加一點分辨,一味地順服。甚至看見不合真理的事也不敢堅持正義去揭露,就怕得罪了帶領自己的地位前途不保,就好像自己的前途命運掌握在帶領手裡一樣,不聽從帶領的就沒有了歸宿,失去了蒙拯救的機會,我真是瞎眼愚昧,信神跟隨神卻絲毫不認識神,竟把帶領當神來聽從、敬拜!也看到自己的本性彎曲詭詐、自私卑鄙,人性裡面沒有一點誠實、正直,每臨到事都是考慮怎麼保全自己的利益,考慮的都是自己的前途命運、結局歸宿,不能維護教會利益,看到撒但的這些毒素法則已經深種在我的心裡,成了我的生命了,導致我一見到『頂頭上司』就像條件反射一樣奴才相就出來了。看到自己名義上信的是神,外表順服的是神,其實這裡面更多順服的是帶領,根本沒有順服神的實際,還沒有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歐華讓咱們在資料上添加內容這事,雖然外表是堅持了原則沒有隨從,但心裡不敢針對此事揭露歐華這樣做的性質與後果,她因著對自己的惡行不認識,還能變本加厲地打壓、報復咱們,讓你按她的意圖添加不屬實的資料,你不聽她的就威脅你讓你回家,我不聽她的就安排我去忙後勤事務,半夜三點多又安排我去送東西,自己對歐華也沒分辨,讓幹什麼就幹什麼,導致影響了自己的本職工作。再綜合歐華對待弟兄姊妹的那些表現,我已意識到歐華打壓、整治人,存在嚴重的問題,自己本應該站出來揭露她,但心裡還受結局歸宿的捆綁,害怕她攻擊、報復,撤換我的本分,把我打發回家。看到我的本性太自私卑鄙了,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前途,不考慮教會的利益,被撒但的毒素蒙蔽了眼睛,把地位權勢看得比神高,把帶領的權力看得比真理高,這哪是信神順服神的人呢?簡直就是地位權勢的狗奴才,真是讓神恨惡!」

楊海認可地點了點頭,說道:「郭弟兄,我也看到自己心中沒有神的地位,明知教會是神的話掌權、真理掌權,臨到事還能受人的轄制,看到我裡面崇尚的也是地位權勢。」

郭民又繼續交通:「神賜給我這麼多真理,高抬我盡本分,讓我藉著實行真理、經歷神的話、順服神達到蒙拯救,而我卻把撒但毒素當成了真理來實行,把眼前的利益、自己的前途命運看得比神話真理還重要,我這哪是一個信神跟隨神的人,簡直就是個無神論、不信派!感謝神擺設這樣的環境,在神的工作還沒有結束之際,使我們明白這方面的真理,明白了信神卻跟隨人、順服人的危險後果,不然自己一直在順服人,還認為自己已經是順服神的人了,最後遭到神的懲罰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如果再不追求真理,衝破跟隨人、順服人的這道枷鎖,必遭神的咒詛懲罰。」

郭民感覺到了害怕,覺得自己不能再這樣委曲求全,沒有一點人格尊嚴地活著了,他從心裡渴望能儘快脫去這些撒但的敗壞性情,衝破跟隨人受帶領轄制的牢籠。

接著他們又看了幾段神的話和講道交通:「人信神應該順服神、敬拜神,不應該高舉人,不應該仰望人,不應該把神看為老大,你所仰望的人看為老二,你是老三,在你的心中不應該有任何人的地位,不應該把人尤其是你所崇拜的人與神劃為等號,看為平等,這是神所不能容忍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

人的生活與人的一切活動都離不開神,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甚至可以說沒有一個人可以離開神而獨立生存,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可以否認的,因這是事實。」(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在神家是神掌權、神話掌權,神的性情至高無上,是最高權力的象徵,所有神選民都應尊神為大,尊神話為至高,絕對順服基督的權柄、神話的權柄,這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否則就是大逆不道、天理難容。在教會中,神的話高於一切,神的話才是真正的最高指示、最高命令,神話的權柄是最高的權柄,完全代表天意天命,無論何人必須順服在神話的權柄之下,凡有聖靈作工的人都有執行神命令的權柄,都有維護神作工的權柄,這是國度時代的標誌。」(摘自《精要選編·必須取締所有無聖靈作工的假帶領假工人》)

「因為在神家神話的權柄高於一切。你如果在任何時候,在任何人面前,只要你確定是神話的權柄、確定是真理那你就要堅持,不怕得罪人,不怕得罪地位比你高的人,不怕得罪頂頭上司,你就是堅持真理,堅持神話,這樣的人保證能成為絕對順服神的人,保證是被神成全的對象。」(摘自《講道交通(六)·怎樣追求真理成為真實順服神的人》)

神的話和講道交通點亮了郭民的心,他交通道:「我們人是神造的,世間萬物都是神造的,只有神才具備獨一無二的權柄,任何的偉人、名人、有權勢的勢力派都離不開神的滋養,更不能超越神的權柄。我們要想真正脫離順服人的黑暗權勢,就得明白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我們的一切都來源於神,今天是神掌握著我們的命運,即使一個人的地位再高,他也掌管不了我們的命運。現在不管在任何人面前,只要確定是真理,合乎神的心意,那我就順服,否則即使他的地位再高,權力再大,我也不能隨從。我要依靠神,實行神的話堅持真理,背叛肉體不受任何人事物轄制,真正地成為一個順服神的人!」

楊弟兄交通道:「感謝神!真理是越交通就越透亮了,有神話真理開啟光照帶領我們,我們就能看透問題的實質,識破撒但毒素給我們帶來的轄制捆綁,看到在教會裡是真理掌權,神的話掌權,基督掌權,一切都以順服真理為高,尊神為大,再大的勢力都得順服在神話語的權柄之下,撒但勢力在教會是不能站立住的,得罪了撒但不可怕,它定不了我們的結局歸宿,今天若不實行真理,只能活在撒但的黑暗權勢之下,最後一同被神毀滅。」

此時的郭民和楊弟兄一下子釋放了很多,從心裡願意向神悔改,衝破地位權勢的轄制,站在神一邊實行真理,哪怕被撤換,也要堅持真理原則,真正為神活一回,來羞辱撒但!

兩個弟兄在交通

隨後郭民、楊海主動約歐華,把她違背真理原則的這些表現一一揭露出來,並勸她要及時悔改,這樣走下去後果很嚴重。交通揭露後,郭民、楊海問歐華怎麼想的,歐華低頭說自己知道錯了,願意悔改。整個過程中,郭民明顯地感受到了聖靈的作工帶領,很多自己都想不到的話很自然地就說出來,並且都能打中要害,最終讓歐華心服口服、無地自容,他自己也是越交通真理心裡越透亮,裡面越來越有底氣,不再害怕會被歐華打壓、整治,只想維護好教會利益,覺得這樣才有真正的人格和尊嚴。郭民知道,這都是神在暗中加給他信心和力量,使他在實行真理的過程中真正衝破了地位權勢的轄制,心靈深處釋放了,感覺到心裡踏實平安了,郭民從心裡感謝神對他的拯救。

郭民看到歐華外表上還有一些悔改的表現,想著歐華既然認識到了,應該給她一次機會,觀察她的表現再說。

一次偶然的機會,郭民和楊海了解到歐華沒經過幾個同工的同意,就私自把他們的名字簽在幾份檢舉材料上,準備上交批准開除。這事性質惡劣,他們這才更確定歐華的問題嚴重,兩人共同尋求相關真理原則,最後決定到教會調查了解歐華的情況。

歐華得知了郭民和楊弟兄在調查了解她的情況,隨後的表現一反常態,特意給郭民安排了一個比較寬敞的住所,選舉中層同工時專門通知讓郭民監選,中途還先徵求郭民的意見。

郭民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正困惑時,歐華自現原形,她對郭民說:「郭弟兄,我已經知道錯了,現在也在悔改,你們現在整理我的資料是要幹什麼?神的話一直說,神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神不會輕言放棄一個靈魂,你們卻要治人於死地,這樣做合神心意嗎?」

這時郭民才恍然大悟,對歐華的意圖有了分辨,原來歐華知道了他們在調查了解她的情況,一旦調查核實結果出來,事實證據足以定性,那她面臨的就是開除。於是,歐華就特意給郭民安排好的住所,還在選舉同工時特意和郭民商量,以此來收買拉攏,不至檢舉或開除她。歐華並不是真實地認識自己的本性實質向神悔改,向神選民謝罪,她這是在收買人心,達到她繼續作惡掌控教會、打壓神選民的目的。

郭民義正辭嚴地對歐華說道:「神是最大限度拯救人,但這話是有背景的,神不輕言放棄的是那些真心信神,有過犯但能有真實悔改的好人,不是那些坑害打壓神選民、作惡多端、死不悔改的敵基督、惡人。」

歐華見郭民正氣凜然,不再受她轄制,只好閉嘴了。通過了解歐華的一貫表現,郭民對歐華的實質有了分辨,看到她本性狂妄、惡毒、陰險、詭詐,揭露解剖她的問題交通真理幫助她,她表面答應挺好,但過後仍是死不悔改,根據她的作惡事實和一貫表現對照相關原則,歐華已經夠得上開除了。郭民明白了這方面的相關真理原則,有了順服神的心,他和楊海商量後,立即寫了歐華的檢舉信,並把他們整理歐華惡行的材料向上級帶領遞交了。

上層帶領接到檢舉材料,立即安排人處理此事,根據調查核實資料發現歐華一貫表現狂妄自大,不接受真理,誰要不聽她的,她就利用手中的權力打壓、整治誰,還要開除檢舉她的人,是個地地道道的敵基督,很快教會將這個作惡多端的敵基督開除出了教會。

歐華一事結束了,郭民回想這一幕幕,都是神親手擺佈,使他看到了自己被撒但毒素「縣官不如現管」敗壞的事實真相,體會到這一撒但毒素讓他活得人不人、鬼不鬼,活在撒但的愚弄與控制之中,既自私又詭詐,名義上信神心裡卻沒有神的地位,順服的其實是人、是權勢地位,沒有真理就是在敗壞中掙扎,在黑暗中喘氣,真是生不如死,同時也明白了人只有實行真理順服神才有真正人的樣式,活出的才有真正的尊嚴,心靈踏實平安、釋放自由。

不知不覺中,烏雲已經散去,霞光萬道,郭民迎著光,看到前方的路在陽光的照射下異常光明,他笑了……

相關內容

  • 狂心在跌倒之前

    最近,我被調到另一個教會盡本分。早就聽說這個教會的各項工作果效很好,能讓我到這麼好的教會盡本分,我心裡對神特別感恩。於是,我暗立心志:一定要好好盡本分還報神的愛。

  • 和諧配搭交響曲

    藉著神實際地擺設環境顯明和神話語的開啟帶領,使我認識到憑撒但生存法則、撒但的狂妄本性活著,給別人帶來的都是傷害,給自己帶來的也都是痛苦,同時也使我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有了些認識,能從心裡恨惡自己,願意追求真理悔改變化。

  • 一次「敲打」後的收穫

    小慧體嘗到這次帶領的一番「敲打」裡飽含著神的良苦用心,雖然因著敗壞性情她受了一些苦,但這是神給她的一次生命的洗禮,使她認識了自己狂妄的撒但性情,收穫到了見證神這方面的真理,這次的「敲打」,對小慧走追求真理認識神、見證神的道路是一次啟迪,也是她生命歷程中的一大財富。小慧從心裡向神獻上感謝與讚美!

  • 我的確是大紅龍的子孫

    藉著神這次的顯明,我認識到自己的確就是大紅龍的子孫,而且大紅龍的毒素早已成了我的生命,若不脫去這些敗壞性情,最終只能遭到神的厭棄被神淘汰,徹底失去蒙拯救的機會。

  • 我實行的「高舉神、見證神」太偏謬

    感謝神的開啟使我明白了什麼是真正的高舉神、見證神,也認識到自己對什麼是「高舉神、見證神」領受得太偏謬,看到自己所謂的高舉神、見證神實質就是在嚴重地抵擋神,若一直這樣下去,最終只能因著事奉神卻抵擋神而被神淘汰、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