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對待母親的恩情

2024年05月13日

中國江蘇 徐娟

我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家裏條件很不好。我爸在我五歲的時候又重新組合了家庭,抛弃了我們。我媽一個人帶着我和哥哥、弟弟相依為命,日子過得很艱苦。那時候我們兄妹幾個人身體都不好,動不動就生病,尤其是我,從小體質最差,一受點凉就感冒咳嗽、發高燒,我媽就常背着我出去看病。有時候我夜裏咳嗽得厲害不能睡覺,我媽就在我身邊,直到我睡着了她才躺下休息。平時有什麽好吃的我媽也捨不得吃,留給我,而且我媽每天還起早貪黑地做點小生意賺錢供我們上學。看到我媽在我們身上付出的太多了,我心想:「長大後我不能没有良心,一定要好好孝敬我媽,報答我媽的恩情。」

長大後挣了點錢,我就常常給我媽買點衣服之類的孝敬她,覺得我媽把我們養大不容易。我記得在2008年的一天,我接到我哥的電話,説我媽出車禍住院了,我立馬跟老闆請假到醫院照顧我媽,直到我媽身體調養得差不多了我才回公司上班。幾年後,我和我媽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後來因為我傳福音被抓,為了安全我就離開家盡本分。有一次,我收到一個姊妹來信,説我哥見我不回家天天和我媽吵鬧,還把我和我媽信神的事報網上了,警察幾次到我家裏抓我。看完姊妹反映的我家的情况,我心裏很難受。從小我媽在我身上付出這麽多,我没能孝敬她,還讓她為了維護我受我哥的氣,心裏就感覺挺虧欠她的,眼泪不自覺地流下來。有時候我還會想,我媽一年比一年老了,我哥動不動就給我媽鬧,常給她氣受,要是我媽哪天病倒卧床不起了怎麽辦?我的心就會難受一陣子,就覺得自己是不孝女,是没良心的人。想到這些,心裏就常常受攪擾,盡本分也安静不下來。過後我意識到自己活在情感裏了,就吃喝進入了一些神的話,情形有了些好轉。

2021年5月的一天,我收到家裏來信,説我媽得了乳腺癌,急需一筆錢住院動手術,手術做完還要化療四次,還要十七次理療,我嫂子和弟媳説我不回家他們一分錢也不出,也不管我媽。看完信,我眼泪唰唰往下掉,「我媽怎麽會得這麽重的病啊?是不是在家勞累累出來的呀?要是我不回家,她不能及時住院治療再有什麽閃失,那不就是我的罪過了嗎?」想到從小我媽辛辛苦苦照顧我,把我撫養成人,現在我媽得了癌症,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我要是不回家照顧我媽不就是大逆不道,太没有良心了嗎?再説,我要是不回家,親戚鄰居不知道會怎麽説我呢,肯定會説我是個白眼狼,「你媽把你養這麽大,你連你媽都不要了,還有没有點良心啊?」又想到我媽的病情嚴重,要是這一次我回不了家,我媽的病不及時治療死了怎麽辦哪?那我以後再也見不到她了。我心裏特别難受,恨不得一下子飛到我媽身邊。但是我被警察抓過,又被我哥出賣,我要是回家再被抓怎麽辦哪?而且我也不能撂下本分回家呀!後來,看到身邊的弟兄姊妹能回家看望父母,我不由得心裏有了怨言:「神怎麽讓我臨到被中共抓捕的環境呢?要是没有危險,我不也能回家照顧我媽嗎?我要是當初不出來盡本分也不會被抓回不了家。」那幾天,我被這事攪得心神不寧,盡本分心不在焉。我知道自己的情形不扭轉也盡不好本分,于是我就把自己的情形向神訴説,願神帶領我能從情感中走出來。我想到一句神的話:「個人該受多少苦、該走多少路都是神命定好的,誰也不能幫助誰。《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路…… 六》揣摩着神的話我認識到,個人該受多少苦、該走多少路都是神命定好的,確實不是别人能幫助得了的。我媽這次得了重病也有神的許可,是她該受的苦,就算我回家也不能替她承擔,我應該正確對待我媽的病。要是神命定我媽死,我回家也没有用,要是神不許可她死,不管她病得多嚴重都死不了。想到我之前看過的一篇老姊妹的經歷見證文章,姊妹得了癌症,該治療也治療了,病情没有一點兒好轉,醫院還下了病危通知書,她的兒女、親戚都以為姊妹活不了了,没想到姊妹禱告依靠神,把自己的生死交給神,最後竟然活了下來。姊妹的經歷給我帶來了激勵,我應該把我媽媽交托在神的手中。認識到這兒,我心裏平静了一些。一段時間後,我收到我媽來信了,説她這次生病是我兩個大表嫂還有我弟媳婦在醫院裏輪流照顧她的,還説她動了手術身體恢復得很好,讓我不要為她擔心,好好把本分盡好。得知這些我很受感動,泪水溢滿了眼眶,心裏不住地感謝神。

後來我也常常反省,我明知道得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可我為什麽對不能孝敬我媽這事放不下,總覺得愧對我媽,甚至還想撂挑子背叛神呢?直到後來我看到一段神的話,對自己的問題有了些認識。全能神説:「受中國傳統文化的薰陶,中國人的傳統觀念中都認為人應該孝順父母,如果不孝順父母,那就是逆子。人從小就被灌輸這些東西,幾乎每個家庭都是這麽教育的,學校、社會也是這麽教育的。人的頭腦裏被灌輸這些東西之後,人就覺得,『孝順父母比一切都重要,我要是不孝順父母,那我就不是好人,就是逆子,就會受到社會輿論的譴責,就是没良心的人。』這個觀點對不對?神發表那麽多真理人都看見了,神要求人必須孝敬父母了嗎?信神必須明白的真理中有這一項嗎?没有,神只是交通了一些原則。神的話裏要求人對待人是什麽原則?愛神所愛,恨神所恨,這是人該持守的原則。……撒但用這些傳統文化、道德觀念束縛着你的思想、你的心思、你的心靈,讓你没法接受神的話,你已經被撒但的這些東西占有了,神的話接受不進來。如果你想實行神的話,這些東西在你裏面就會發作攪擾你,使你抵觸真理、抵觸神的要求,你想擺脱傳統文化的枷鎖也無能為力,你挣扎一段時間之後就妥協了,還認為傳統的道德觀念是正確的、是符合真理的,就把神的話排斥或者放弃了,就不把神的話當作真理來接受了,也不把蒙拯救當回事了,覺得畢竟還在這個世界上活着,還得靠這些人生活才有出路。因為受不了社會輿論的譴責,所以你寧可選擇放弃真理、放弃神的話去向傳統道德觀念投降、向撒但權勢投降,寧可得罪神也不實行真理。你們説,人可不可憐?人是不是需要神的拯救?有些人信神多年對孝敬父母的事還是看不透,真是不明白真理。他始終衝不破這一層世俗關係,他没有這個膽量,也没有這個信心,更没有這個心志,那他就無法達到愛神、順服神了。《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認識自己的錯誤觀點才能有真實轉變》揣摩着神的話我認識到,撒但就是藉着學校的教育、家庭的薰陶把什麽「知恩圖報」「百善孝為先」「父母在,不遠游」等撒但的傳統思想深種在我們裏面,我就認為孝順父母是頭等大事,不孝順父母就是逆子,没人性,要天打五雷轟。我從小憑着這些傳統思想活着,認為我媽從小到大在我身上付出的心血代價最多,我就得報答她的養育之恩,若不還報就是没良心、没人性,是不孝順。尤其是我媽得癌症後,我心裏怎麽也放不下她,覺得我媽在我小時候有病時無微不至地照顧我,那我也得在我媽有病時像她對我一樣陪在她身邊,精心照顧她,不然我媽就是白養我一場。所以我恨不得馬上出現在我媽身邊,帶着她去醫院治療。因我被中共抓捕過,不能回家照顧我媽,我就開始埋怨,我媽怎麽得這個病啊?還後悔自己當初出來盡本分。我能有這些不對的情形就是被撒但的思想觀點束縛捆綁的,不解决隨時都有背叛神的危險哪。

後來,我又看了一段神的話,知道該怎樣正確對待母親的養育之恩了。全能神説:「咱們來説説『父母不是你的債主』這事到底怎麽解釋。父母不是你的債主,這是不是事實?(是。)既然是事實,咱們就應該名正言順地把這裏面的事説清楚。從父母生你這件事上來看,是你選擇了讓他們生你,還是他們選擇了生你?是誰選擇了誰?如果從神的角度上來説,雙方都不是,不是你選擇了父母生你,也不是他們選擇了生你,從根源上來説,這是神的命定。這個話題咱們先放在一邊不説,這個事人好理解。從你的角度上來説,你是被動的、没有任何選擇權利地被他們所生。從父母的角度上來説呢,是他們主觀願意生你的,是吧。就是抛開神的命定來説,生你這件事是父母這一方占主動權的,他們選擇生下你,他們占主動權,你没有選擇讓他們生你,你是被動地被他們生下來,你没有選擇的權利。所以,父母既然是占主動,他們選擇生你,那就有義務、有責任養你,把你撫養長大成人,供你讀書也好,供你吃穿、花錢也好,這是他們的責任與義務,是他們該做的。而你在被撫養期間一直是被動的,你没有選擇的權利,只能被他們撫養。因為你小,你没有能力自己撫養自己,你只能被動地被父母養大。父母怎麽養你,你就怎麽被養,父母讓你吃好的喝好的,那你就吃好的喝好的,父母給你的生存環境是吃糠咽菜,那你就吃糠咽菜,不管怎樣,在你被撫養期間,你是被動的,父母是在盡責任。就像父母養了一盆花,他既然願意養,那他就應該施肥、澆水,應該讓它接受陽光。那對于人來説,父母對你不管是無微不至地照顧還是精心地呵護,總之,都是在盡責任、盡義務。不管他們撫養你的目的是什麽,這是他們的責任,因為他們生了你,他們就應該對你負責任。從這點上來看,父母對你所做的算不算恩情?算不上,是吧?(是。)……如果不算什麽恩情,那能不能説這是你應該享受的?(可以。)這是你應該享受的一種權利,你就應該被撫養,因為你在未成年期間,你所扮演的角色就是被撫養的角色。所以,你只是接受了父母對你盡的一種責任,但并不是接受了父母的恩惠與恩情。任何一種生物,生兒育女、繁衍後代、撫養後代都是一種責任,比如小鳥、牛、羊,甚至老虎,繁衍了後代之後都要撫養,没有一種生物是不撫養後代的,也可能有例外,但很少,這是生物生存的一種自然現象,是生物的一種本能,它歸結不到恩情這裏面去,這只是在遵循造物主給動物、給人類制定的一種規律。所以,父母撫養你這并不是一種恩情。從這一點上可以説,父母并不是你的債主,他們對你盡了責任,在你身上花了多少心血、花了多少錢,不應該讓你償還,因為這是他們作為父母的責任。既然是責任、義務,那就應該是免費的,不應該來索取報酬。父母撫養你只是在盡責任、盡義務,應該是無償的,不應該是一場交易,所以你不必用償還的思想來對待父母,來處理與父母之間的關係。如果用償還的思想來對待父母、還報父母,來處理與父母之間的這層關係,這反倒是不人道的,同時也讓人很容易被肉體的情感所限制,被肉體的情感捆住手脚,很難從肉體的情感糾葛裏走出來,甚至會迷失方向。《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七)》從神的話中我認識到,我活在對我媽的虧欠中不能安心盡本分,原來是我把我媽當成我的債主了,認為她在我身上付出多少我就該償還她多少。所以我一直背負這個恩情債,只要對我媽照顧不到我就會感到虧欠。尤其是我媽這次得了癌症,我就認為要是我媽死了,那我這輩子對她的恩情就永遠償還不完了。其實我媽能對我好、照顧我是在盡母親的責任與義務,她生下我就有責任撫養我長大成人,這算不上恩情。就像牛、羊、老虎,它們繁衍了後代就得撫養後代,這是它們的本能,也是神的命定。還有家裏養了猫、狗,作為主人就有責任照顧它們的吃喝拉撒,這些算不上什麽恩情,只是在盡責任。而且我的生命本來是從神來的,是神給了我這口氣息,看顧保守我走到了今天。有幾次我差點兒被車給撞倒,在神的看顧保守下都平安無事。還有一次,我離婚後談的男朋友不允許我照看孩子,我没有聽他的,他就要把我掐死,當時我一個勁兒地呼求神,把他推倒在一邊,我才逃過了一劫。我想到神的話説:「為你選定好家庭之後,神也選定了你降生的日子,緊接着,神看着你呱呱墜地,看着你降生,看着你牙牙學語,看着你在蹣跚中學走路,一步一步,你能跑了,你會跳了,你會説話了,你會表達心情了……在人成長的期間,撒但在虎視眈眈地盯着每一個人,但是神作事從來不受任何人事物、空間、時間的限制,他作着自己該作的事,作着自己要作的事。或許你在長大的過程中有許多不如意,有病痛,有坎坷,但是這一路走來,你的生命與你的未來神都嚴加看護,神對你的一生給了一個真正的保障,因為神在你身邊保守着你,照看着你。《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通過我的親身經歷,心裏更印證神的話,從出生到現在確實都是神在暗中保守着我。神在我身上付出了這麽多心血代價,我不知感恩神,一直活在對我媽的愧疚中,盡本分没有忠心,影響了工作的進展,這都是我不能正確看待我媽的養育之恩導致的。

後來靈修時,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話:「多數人選擇離開家盡本分,一方面是因為客觀大環境的原因人必須離開父母,不能守在父母身邊照顧他們、陪伴他們,這不是人願意選擇離開父母,這是一方面客觀原因;另一方面,主觀上來説,你出來盡本分不是因為想離開父母逃避你的責任而出來的,而是因着神的呼召,你為了配合神的作工、為了接受神的呼召盡受造之物的本分,不得不遠離父母,不能留在他們身邊陪伴、照顧他們。你不是為了躲避責任才出來的,是吧?躲避責任出來與你接受神呼召必須離開他們出來盡本分,這是不是兩種不同的性質?(是。)你内心對他們是有牽挂有思念的,你的情感不是空白的,如果客觀環境許可,你能守在他們身邊同時也能盡本分,你願意陪伴在他們身邊時常照顧他們的生活,盡你的責任,但是因為客觀環境的原因你必須遠離他們,不能守在他們身邊,不是你不願意盡兒女的責任,而是你達不到。這是不是性質不一樣?(是。)如果説你離開家是為了逃避對他們盡孝道、盡責任,這是不孝,没人性。父母把你養大了,你恨不得翅膀硬了趕緊出去單過,不想看到父母,聽到父母有什麽難處都不想搭理,有條件管也不管,就假裝没聽到,誰愛説什麽説什麽,就是不想盡責任,這是不孝。但現在是這樣嗎?(不是。)很多人因為盡本分離開了本縣、本市、本省甚至本國,已經遠離家鄉了,而且因為種種原因不方便與家裏聯絡,偶爾從家鄉來的人口中打聽到父母現在的情况,知道他們還健康,生活得還好,也就安心了。其實你不是不孝,不是到了没人性的程度連父母都不想管,不想盡責任,而是因為種種客觀原因你必須選擇這樣做,這不是不孝。《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六)》揣摩着神的話我明白了,每個人來到世界上不是為了父母而活,都有自己的使命需要完成,我是一個受造之物,有我該盡的本分,另外也是環境所迫,我被警察追捕不得已離開家、離開我媽。而我總認為我媽有病我不能在身邊好好照顧她就是没人性、是不孝,我這個觀點是不符合真理的。真正的没人性、對父母不孝是有那個條件也不照顧父母,對父母不管不問,甚至嫌父母是累贅,這才是逃避責任,是真正的没人性、大逆不道。對照自己的表現,我不是這樣的人,因為以前環境許可的情况下在我媽出車禍時我也悉心照顧她,平時在家也會關心體貼我媽,作為子女的責任我也在盡。只不過這次我媽得癌症我不能回家是因為警察還在追捕我,要是我冒險回家説不準就會被抓,那我不但照顧不了我媽,還會因此失去盡本分的機會。認識到這兒,我心裏不再為没能照顧我媽而感到虧欠了。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説:「你如果不離家在外盡本分,能够守在父母身邊,你就能保證父母不得病嗎?(不能。)父母的生死你能掌握嗎?窮富你能掌握嗎?(也不能。)父母得任何的病都不是因為撫養你累的,也不是因為想你想的,尤其得那些大病、重病、能死人的病,都不是因為你得的,這是他們的命,跟你没關係。你再孝順,達到的頂多就是讓他們的肉體减輕點痛苦、减輕點負擔,但是他們什麽時候得病,得什麽病,什麽時候死,死在哪兒,跟你有關係嗎?跟你没關係。《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十七)》揣摩着神的話,我對神的主宰有了些認識。就算我不離家盡本分,一直守在我媽身邊照顧她,確實也不能保證她不得病啊。每個人該受多少苦、經歷哪些挫折都由不得人,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主宰掌握。就像我媽六十多歲了,在這個年齡段得病也是很正常的,就算我回家照顧她,為她端茶倒水,做點好吃的伺候她,最多就是給她心靈上的一點安慰,但是我媽受病痛折磨的苦我是無法替她承受的。就想到有些兒女長年在外上班没有時間照顧父母,但是父母仍然過得很好;而有些兒女對父母特别孝順,把父母接到家裏來住,悉心照顧他們,但是父母仍然會得病。從中看到,不是兒女陪在身邊父母就不得病,也不是兒女在身邊照顧父母的病就能好,完全在乎神的主宰命定。就像我媽這次得癌症,外表看病情很嚴重,治療還不一定能好,我嫂子和弟媳還發狠話,説我不回家他們不拿錢給我媽治病,但是最後却是我弟媳和兩個大表嫂拿錢,并在醫院輪流照顧我媽,我媽的病情不但没有加重,而且恢復得很好。看到人的命確實不是自己能左右得了的,都在神的手中。我也該放下對我媽的擔憂,把我媽交在神的手中。

2023年11月份的一天,我收到我媽的來信,説我弟弟給她買了新房,她邊幫我弟帶孩子邊盡本分,我媽還説她身體一切都好,讓我安心盡本分。看到我媽短短幾句話,我高興得哭了,没想到我媽没有我在她身邊照顧她同樣過得很好,還盡上了本分。我也更有心志了,不管以後我能不能回家、能不能再見到我媽,我不能再為照顧不到她而受譴責了,我願意安下心來盡好自己的本分,這是我一生該追求的目標。

經歷這些事後,看到我被孝順父母的傳統思想束縛得太深了,一遇到合適環境就會攔阻我實行真理盡本分,是神話語的帶領使我對這種傳統思想有了些分辨,不再受這方面的影響與轄制,能安下心來盡本分了。這是神話語達到的果效,感謝神!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望子成龍」把兒子害苦了

中國安徽 小秀 小時候我們家姐弟有五個,我是老大,我爸長年在外做生意,家裏裏裏外外的活兒都落在我媽一個人身上,看着我媽挺辛苦勞累的,上小學三年級我就輟學在家幫我媽幹農活。我常常累得腰酸背痛,就覺得這樣的日子太苦了。後來我表弟考上了大學,一家人特别高興,我父母經常誇他有出息,那時我…

如何對待父親的疼愛照顧

中國安徽 張力 我從小家裏窮,父母要照顧我們兄弟姐妹六個,我爸為了照顧我們的生活各樣苦工都幹,特别辛苦,捨不得吃捨不得穿。我是家裏的老大,幫父母幹活之餘還要照顧弟弟妹妹。雖然家裏很窮,但是我爸對我很好,只要出去幹活都會給我買點好吃的,過年賣猪有點錢他自己捨不得用,還給我買新衣服。…

得知母親去世之後

中國江蘇 張萌 在我不到一周歲的時候父親就因病去世了,母親為了養活我們兄弟姐妹五個,一個人打兩份工,每天起早貪黑忙忙碌碌,又當爹又當娘,我很心疼,就暗暗發誓長大後一定要好好孝順母親,讓她生活無憂。為了减輕母親的負擔,放學後我就幫忙做家務,母親心疼我不讓我幹,讓我好好學習,我就跟她…

我知道如何對待父母的恩情了

中國安徽 王濤 我三歲時父母因為感情不和離婚了,四歲我有了後媽。在我懵懂記事的時候,鄰居家有幾個老奶奶就經常對我説:「多可憐的孩子,以後可要遭罪了,後娘都是不疼人的。孩子呀,你可别惹後娘生氣,要學乖巧、勤快點兒才能不挨打、有飯吃。」當時我似懂非懂的,在心裏有些害怕,從不敢惹後媽生…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