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神的話分辨人太準確了

2023年05月31日

美國 細丹

2021年4月,我和陳月等幾個姊妹住在一個家。剛開始,我經常看到陳月找人聊情形,有時邊吃飯邊聊。我心想:「連吃飯時間都能利用起來,她挺注重生命進入的,真是個尋求真理的人。」後來在一次聊天時,陳月跟我説她特别在意别人的臉色、看法,常因别人對她説話語氣不好就猜測别人看不起她,特别詭詐,還説她常常和弟兄姊妹争名奪利,名譽地位心很重。我心想:「我們相處不久她就能把自己的致命處、缺點都跟我説,她還挺單純敞開的。」接下來在相處中,我發現她確實心思複雜,很在意别人的臉色、看法,還好猜疑人,有時候弟兄姊妹給她指點問題,她就猜測是不是小瞧她,過後她又會敞開認識自己,説自己總猜疑人,很詭詐,等等。起初,我以為她僅僅是比較敏感、脆弱,心想,「每個人身上都有點毛病、問題,我們是弟兄姊妹,在一起相處就多包容、擔待一點兒吧。再説了,她流露敗壞後也能敞開認識自己,應該是個能接受真理的人」,我就没想太多。平時她和我聊情形時,我就耐心地聽她傾訴,和她説話我也是小心翼翼地照顧着她的情緒,生怕不小心哪句話傷着她了。因此她也比較喜歡找我聊,她話裏話外還透露着,她覺得我脾氣、性格好,比較大度,她喜歡我這樣的人。可是,她每次找我聊的都是她好猜疑人或者臉面重這方面的情形,有時一聊就是一小時,很耽誤我盡本分的時間。但看到她這麽信任我,我擔心不聽會冷了她的心,就没好意思打斷她。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慢慢地我改變了對她的看法。

一次,陳月責備李思語姊妹被子没叠好,思語没太當回事,她就很生氣,不依不饒,非要讓思語聽她的。思語看到她平時與人相處總讓人哄着、順着才高興,就點她地位心重,總想讓人都圍着她轉,實質是想控制人心。事後,陳月找思語敞開,邊哭邊解釋説自己不是姊妹説的那樣,是思語誤解她了。思語向她道歉,她還是放不下,也不和思語説話了。之後,她就常常避開大家自己獨處,也很少和弟兄姊妹説話了。有一次她和我聊情形,説她看到其他姊妹和思語説話比較多,就猜測大家喜歡思語,都瞧不起她、排斥她,她就有意躲着大家,姊妹和她説話,她也覺得姊妹是假心假意。過後,她説自己人性不好,説自己這樣猜測姊妹太詭詐了,但她并没有什麽變化,就因為這事和姊妹們鬧了半個月的情緒,大家都很受她轄制。當時,我感到挺吃驚的,也有些想不通,她臨到事怎麽不尋求真理學功課呢?隨後我又想,她只是好耍點小性子、鬧點情緒,都是弟兄姊妹,憑愛心多幫助她吧!還有一次,她製作的視頻出現了問題,聚會時組長説視頻出現問題製作人員要承擔主要責任,陳月聽後就猜測組長是針對她,嫌她素質差,瞧不上她,一連幾天都拉着個臉,悶悶不樂的。過後,帶領找她交通,點她不接受真理,説不得、碰不得,一直這樣不變化就很危險。陳月聽後就哭了,説自己太敗壞了,不是神拯救的對象。帶領見她這麽難受,就和她交通神的心意,讓她不要誤解神,要針對自己的問題多反省進入。當時,她也没説什麽。帶領以為她應該會有扭轉變化。可没想到,聚會時她却説帶領點她的那些問題她接受不了,消極了幾天。之後,她又在幾個弟兄姊妹面前説組長嫌她素質差,讓她受轄制,她不知該怎麽經歷,邊説邊哭,弟兄姊妹聽後都對她心生同情。類似的事經常發生,每次弟兄姊妹給她交通後,她都挺會認識自己的,也承認自己的問題,可過幾天遇到不如意的事,她就又開始鬧情緒。

看到陳月這些表現,我也很納悶,她平時也認識自己,怎麽總也没有變化呢?只要弟兄姊妹説話觸及到她的臉面,她就猜測大家瞧不起她,什麽事都往歪了想,她的人性、領受是不是有問題?我對這件事看不透,就向神禱告尋求,也找明白真理的弟兄姊妹尋求交通。有個姊妹就説,陳月信神這麽多年什麽都明白,就是不實行真理,還經常消極,這就説明她對自己没有真正的認識。姊妹還給我發了一段神的話:「有的人交通認識自己張口就來,『我是魔鬼,我是活撒但,我是抵擋神的,我悖逆神,我背叛神,我是毒蛇,我是惡人,該受咒詛!』這是不是真實的認識自己?他只説些籠統的話,為什麽不舉例説明呢?為什麽不把自己做的醜事拿出來解剖亮相呢?有些没分辨的人聽完還覺得,『這才是真實認識自己啊!把自己都認識成魔鬼撒但了,還能咒詛自己,這是多高的境界啊!』有許多人,尤其初信的人,就容易受這些話迷惑,覺得這個人單純又通靈,是喜愛真理的人,可以做帶領,結果接觸一段時間就發現不是那麽回事,跟人想象的判若兩人,看見這人特别虚偽、詭詐,善于偽裝、假冒,讓人大失所望。那到底該怎麽衡量一個人是不是真實認識自己?不能只看他怎麽説,最關鍵還得看他能不能實行真理、能不能接受真理。如果是真明白真理的人,他不但能真實認識自己,最主要還能實行出真理來,他所説的不只是他的真實認識,同時他也能真實做到,就是他所説的跟他所做的是完全一致的。他如果説得挺好聽、挺明白,但都没有做到、都没有活出來,這就成法利賽人了,是假冒為善的人,絶對不是真實認識自己的人。有許多人交通真理好像挺明白,但是流露敗壞性情他却意識不到,這是認識自己的人嗎?人如果不認識自己,那是明白真理的人嗎?凡是不認識自己的人都不是明白真理的人,凡是空談認識自己的人都是假屬靈,都是騙子。有的人講字句道理特别明白,但他靈裏的情形却是麻木痴呆,没有知覺,對什麽問題都没有反應。你説他麻木,但有時聽他説話好像靈裏還挺敏鋭。比如,剛發生一件事,他立刻就認識自己,説:『剛才我流露一個意念,我琢磨了一下,意識到那是詭詐,是欺騙神啊!』有些没分辨的人聽了就羡慕,説:『人家流露敗壞馬上就能意識到,還能敞開交通,人家反應真快,靈裏敏鋭,比咱强多了,這真是追求真理的人!』這麽衡量準確嗎?(不準確。)那應該根據什麽來評判一個人是不是真實認識自己呢?不能只根據他口頭怎麽説,還要看他的真實表現,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看他能不能實行出真理,這才是最關鍵的。他能實行真理證明他真實認識自己了,因為真實認識自己的人都是有悔改表現的,有悔改表現的才是真實認識自己的人。《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認識自己才有利于追求真理》從神的話中,我認識到衡量一個人是否喜愛真理、接受真理,是否真實認識自己,不是看他口頭認識得多好,字句道理講得多高,而是看他臨到事的時候實際活出怎麽樣,能不能實行真理,有没有真實的悔改變化,所談的認識與實際的進入是否一致。有的人字句道理講得很對,但臨到事一點兒不實行真理,還是憑撒但性情做事,這樣的人就不是接受真理的人;有的人無論流露什麽心思意念都能敞開,認識自己的敗壞,讓人覺得他很單純,但對背後真正的存心目的却隻字不提,也絲毫不解剖敗壞性情的實質,看似單純敞開,實則是在迷惑人、欺騙人,特别詭詐;還有的人認識自己就是假象,口頭上也承認自己犯錯了,説自己是魔鬼撒但,對自己又咒詛又定罪,把自己認識得一塌糊塗,但對于自己具體做了哪些惡事,背後有哪些不可告人的存心目的,導致哪些後果,却絲毫不提。再對照陳月,她平時很喜歡找人聊情形,似乎特别追求真理、尋求真理,她還經常把「我人性不好,我詭詐,我惡毒」挂在嘴上,外表上看她挺會認識自己,但臨到事却一點兒都不實行進入,身上的敗壞性情絲毫没有解决。兩年前弟兄姊妹就評價她好猜疑人,名譽地位心特别重,直到現在她也没有一點兒變化。可見,她平時談的都是道理,是假象,是在蒙蔽人,她所談的認識與實際的活出一點不相符。

後來,我看到神交通哪些人是真正的弟兄姊妹、哪些人不是弟兄姊妹方面的話,我對陳月又有了一些分辨。神的話説:「喜愛真理的人才是神家人,是真正的弟兄姊妹。你以為在神家常常聚會的都是弟兄姊妹啊?這不一定。哪些人不是弟兄姊妹?(厭煩真理的人,不接受真理的人。)不接受真理的人、厭煩真理的人都是惡人,都是没有良心理智的人,都不是神拯救的對象。這些人没有人性,不務正業,胡作非為,盡憑撒但哲學活着,就會玩手段,就會利用人、欺哄人、欺騙人,他們絲毫不接受真理,他們混進神的家中完全是為了得福。為什麽説他們是不信派呢?就是因為他們厭煩真理,不接受真理,只要交通真理他就不感興趣,心裏厭煩,聽不進去,感覺没意思,坐不住,這些人明顯就是不信派,就是外邦人,你千萬别把他們當成弟兄姊妹對待。……那他們盡憑什麽活着呢?肯定是憑撒但哲學活着,盡耍小聰明,盡玩鬼道道,没有正常人性的生活。他們從來不禱告神、不尋求真理,就用人的詭計、人的手段、處世哲學來處理一切的事,所以他們活得都很累,都很痛苦。他跟弟兄姊妹相處就像跟外邦人相處一樣,都是憑撒但哲學説謊欺騙,就喜歡搬弄是非、鑽牛角尖。無論生活在哪個人群中,總觀察誰跟誰一黨、誰跟誰一夥,説話察言觀色、處處留心,誰也不得罪,他總憑這些處世哲學處理身邊所有的事、處理自己的人際關係,所以他就活得特别累。别看他在人中間挺活躍,其實他的難處只有他自己知道,你細看他的生活你都感覺累。為一件涉及名利或者臉面的事,他就非得辯清楚誰對誰錯、誰是誰非、誰高誰低,非得争出個理來,别人都不想聽,人説,『你説話簡單點行不行啊?能不能有話直説?為什麽把話説得那麽瑣碎呢?』他的心思就這麽複雜、彎曲,他活得這麽累也意識不到這裏面存在什麽問題。為什麽他就不能尋求真理做誠實人呢?因為他厭煩真理,他不願意做誠實人。那他憑什麽活着呀?(處世哲學、人的辦法。)憑人的辦法做事最容易出笑話、露醜相。所以,你細看他做的那些事、整天從事的活動,都是涉及到人臉面、名利、虚榮這些事,他就像是在一張網裏活着,為這事辯解、為那事表白,都是為自己説話,他的思想複雜,渾話太多,混亂如麻,總是糾纏是非對錯,没完没了,不是争臉面就是争名譽、争地位,始終就為這些事活着。最後結果怎麽樣?好像臉面争來了,但大家對他厭煩了、看透了,都看清他一點兒真理實際都没有,不是真心信神的人。帶領工人或者弟兄姊妹對付幾句,他死活都接受不了,一個勁兒地辯解表白、推卸責任,還要在聚會時講理辯解、搬弄是非,在神選民中間鬧得沸沸揚揚,心裏還想,『難道還没有説理的地方了?』這是什麽人?這是喜愛真理的人嗎?這是信神的人嗎?他聽見誰説的話不合他心思,他總要討説法,糾纏是非,他就不會尋求真理按真理原則對待,不管多麽簡單的事,在他那兒非要搞得那麽複雜,這純屬是自找没趣,累死活該!《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第三部分》神的話揭示有的人愛糾纏是非對錯,他們不接受真理、厭煩真理,臨到事不尋求真理,也不反省認識自己,成天為臉面地位辯解、表白,這類人心思複雜,本性詭詐,不僅他們自己活着累,給人帶來的也是痛苦,讓人反感,這樣的人就不是真正的弟兄姊妹。再對照陳月,她常因别人不經意間的一句話觸及她的臉面了、傷着她了,她就猜測别人嫌弃她,對人産生成見,過後又假借敞開為自己辯解表白,或藉着談認識自己來説别人的問題,總是在是非裏糾纏。比如,組長在工作上給她提了一些建議,她就猜測組長嫌弃她,就使性子,過後還在聚會中藉着敞開散布組長看不起她,讓人都同情她,對組長産生看法。平時,大家與她相處説話都得小心翼翼的,看她的臉色,顧及她的臉面,生怕哪句話説得不好讓她情形受影響,與她相處都感到特别壓抑,不得釋放。另外,因着陳月心思重好消極,嚴重影響了工作進度。之前,我還以為她僅僅是比較敏感、脆弱,臨到不合己意的事好耍點小性子、鬧點情緒而已,只是正常人性的缺少,對弟兄姊妹和教會工作也構不成什麽攪擾、打岔,但現在對照這些事實,才發現她對弟兄姊妹的情形和教會生活不知不覺中已經形成了攪擾,也影響了教會工作的正常進展。結合她的一貫表現來看,她絲毫不接受真理,還特别詭詐,給弟兄姊妹帶來的都是攪擾,不起好作用,就是個不信派。最後,帶領了解了她的一貫表現,讓她停下本分,隔離反省。

過後,我看到一段神揭示人敗壞性情方面的話語,才對陳月説的那些話背後隱藏的性情又有了些分辨。神的話説:「詭詐通常從外表就能看出來,一個人説話拐彎抹角、花説柳説,誰也測不透他的心思,這就是詭詐。而邪惡主要的特徵是什麽?就是説的話特别好聽,外表聽着都對,挑不出問題,各方面看都挺好,做事的時候也没看見他采取什麽手段,外表看着没有一點兒破綻、漏洞就達到他的目的了,他把事做得特别隱秘。敵基督迷惑人就是這樣,像這類事、這類人最不容易分辨。有些人常常説一些對的話,用好聽的説辭,用合乎人情味的一些道理、説法或者做法來掩人耳目,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以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這就是邪惡,一般人都認為這些表現就是詭詐。對于邪惡,人認識得比較少,解剖得也比較少,其實邪惡比詭詐更難分辨,因為它更有隱秘性,而且手段、做法也比較高明。《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五條 迷惑、拉攏、威脅、控制人》神的話揭示性情邪惡的人外表會説一些好聽的話、對的話、合乎人意的話,但背後隱藏着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不容易分辨。我不禁回想起陳月的一些表現。她平時常常喜歡找人聊情形,讓人看到她很注重生命進入,是個尋求真理、追求真理的人。但事實上,她是故意樹立外表假屬靈的形象來騙取别人對她的好感、高看。她打着聊情形的旗號,其實是向大家倒苦水,找安慰,發泄不滿,拉攏人同情她,甚至不惜占用大家盡本分的時間。那時,我看不透她的存心目的,也不會分辨她的實質屬于哪類人,就憑着好心常常給她交通,幫助扶持她,平時生活當中看到她有什麽難處都熱心幫助她,有什麽好處都會優先考慮她。現在,藉着神話語的揭示,我才發現她本性邪惡,説話、做事具有迷惑性,蒙蔽、欺騙了大家。

過後,我也反省自己,為什麽我對陳月没有什麽分辨呢?反省中,我意識到自己有一個錯誤的觀點,我把她能與人聊情形當成是單純敞開,是在實行真理,就不注重分辨她説的話。通過看神的話,我才明白什麽是真正的單純敞開。神的話説:「所謂誠實就是能把心交給神,凡事都不對他作假,凡事都向他敞開,不隱瞞事實,不做欺上瞞下的人,不做僅僅是討好神的事。總之,誠實就是做事、説話不摻水分,不欺騙神,不欺騙人。……若你的説話有很多辯解與無用的表白,那我説你是一個很不甘心實行真理的人。若你有很多隱私難以啓齒,若你很不願意將自己的秘密也就是自己的難處與人敞開來尋求光明之道,那我説你是一個很難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個在黑暗中難以露出頭脚的人。《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告誡三則》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單純敞開主要是指遇到問題、難處或者流露了敗壞能向人敞開交通,不包裹偽裝,不隱瞞事實。敞開的目的主要是為了尋求真理使自己的問題、難處能及時得到解决,也藉着敞開讓人看到自己的敗壞實質,弟兄姊妹之間能達到互相交心,這樣的敞開對人有造就、有益處。單純敞開主要看人的存心目的及達到的果效,如果敞開説的是對别人的成見,是家長裏短、是是非非,對自己没有真實的反省認識,這就不是真正的單純敞開了,而是在發泄自己的不滿,是在變相指責别人的問題,這樣的敞開對人没有任何的造就、幫助。還有的是假借敞開來冒充自己是誠實人、接受真理的人,達到讓人高看的目的,這樣的敞開是在變相地高舉、顯露自己,是在迷惑人。再對照陳月的敞開認識自己,她多數都是把自己對人不合事實的猜測及自己流露的心思意念向人敞開,但對自己的敗壞性情以及背後的存心、動機却避而不談,她的敞開不是為尋求真理解决自己的敗壞,而是向人倒苦水,讓人能體諒她、安慰她、同情她,或者藉敞開來為自己表白辯解,讓人别誤解她,藉此維護自己在人心目中的形象,她的敞開没有使她的敗壞性情得到解决,也没有給弟兄姊妹帶來任何的造就、益處,這就不是單純敞開了,而是在玩手段、耍詭計。揣摩到這兒,我心裏清晰透亮了,也看清楚了陳月根本不是一個尋求真理的人,也不是單純敞開的人,而是特别詭詐、邪惡。

事後我也反省自己,與陳月相處近一年了,對于她身上的問題平時也能意識到一些,為什麽直到現在才對她有些分辨呢?反思中我認識到我不根據神的話看人看事,而是憑着自己的觀念想象只看人的外表。我把陳月外表的敞開、願意與人聊情形當成是喜愛真理、尋求真理,却不看她做事的存心、出發點是什麽,達到的果效是什麽,也不看她一貫説話做事的方式、手段,根據神的話加以分辨,所以就看不透她的實質,對她没有分辨,還把她當作弟兄姊妹來對待,一味地體諒她、憑愛心幫助扶持她,我真是太愚昧了!經歷過來,我明白了分辨一個人是否喜愛真理、追求真理,不是看他多麽喜歡找人交通,多麽會談認識自己,而是看他臨到事的時候能不能尋求真理按神話語實行,過後有没有真實的進入、變化。同時,我也認識到了根據神的話分辨人的實質太重要了,不會分辨各類人就會受迷惑,對人瞎獻愛心,把不對的人當作弟兄姊妹來扶持幫助,結果給教會工作帶來打岔攪擾,只有根據神的話看人看事才準確,才能對各類人有分辨,知道該怎樣正確對待人與人相處。感謝神!

上一篇: 盡本分不該留後路
下一篇: 為什麽我總是偽裝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窑廠坍塌 死裏逃生

河南省 小馬我叫小馬,感謝神的揀選,我和妻子有幸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但因我不明白真理,對神拯救人的作工認識得膚淺,一心只忙于挣錢,還認為只要心裏相信有神就行了,不用每天看神的話語。弟兄姊妹多次跟我交通説:「咱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可是神的高抬,得好好珍惜啊!只有多裝備真理,注重在現實…

我才明白什麽是盡本分

韓國 尋求全能神説:「人盡本分其實就是將人原有的即人本能及的都做到,那人就盡到自己的本分了,至于人在事奉中的弊病,那是在逐步的經歷中、在經歷審判的過程中逐漸减少的,并不攔阻也不影響人的本分。若有人害怕在事奉中存有弊病而停止事奉或後退讓步,那這樣的人是最懦弱的人了。人在事奉中若不能…

解决痞性才能盡好本分

中國江蘇 李敬鑫 我在教會一直盡攝影本分。前段時間我還能根據原則認真地篩選拍攝的素材,但後來拍攝的素材比較多,有時一天都在拍攝,回到家已經很疲乏了,可看到還有這麽多的素材需要篩選,我這心裏就不是很情願。因為篩選素材需要根據原則衡量,還得考慮到每個素材的使用價值,需要一張一張地篩選…

全能神給了我真正的人生

受封建禮教的薰陶與社會的傳染,我把「做賢妻良母」當作了人生的格言,認為作為一個女人就應該具備「賢惠」「慈善」的品德,只有做一個「賢妻良母」,才會擁有美滿的婚姻,才能换來幸福的人生,才不白活一回。 結婚後,為了家庭能幸福美滿,我每天起早貪黑包攬一切繁瑣的家務活,任勞任怨,對丈夫百依…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