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凌辱折磨的日子

2022年09月14日

中國四川 陳心潔

2006年夏天,一天上午11點,我正在接待家聽神話語詩歌,突然警察衝進屋,把我和接待的趙桂蘭姊妹還有她六歲的女兒一起抓到了派出所。

一進派出所,警察就强行扒光我的衣服,只剩下内衣的時候,我本能地躲着不讓她們脱。一個女警氣勢汹汹地走過來,把我内衣内褲全部扯了下來,仔細地捏了一遍,又把我的内衣撕爛檢查。搜完身之後,他們就把我押到了一間辦公室,我看到警察正在翻看從我身上搜到的電話本。他們看我的電話本上記着很多電話號碼,判斷我可能是帶領,就説要把我的案子報告給省公安廳。一個姓朱的科長問我:「你什麽時候信的全能神?在教會擔任什麽職務?」我不吱聲,他氣得使勁掐着我的下巴往上抬,我被掐得動彈不了。他淫笑着説:「長得還不錯嘛,年紀輕輕的,幹什麽不好,非要去信神!」在場的幾個警察在一旁奸笑。我特别地噁心、氣憤,心想:「這哪是什麽人民警察呀?簡直就是一群流氓、畜生!」那個朱科長反覆審問我的個人信息、教會帶領是誰。見我始終不説,一個警察就使勁打我。我被打得頭昏眼花,一次次跌倒,又一次次被拽起來接着打。他一邊打還一邊吼:「中央早就下發文件,對你們這些人整死也不犯法,打死白死!打死了,把你們扔到後山埋起來,誰也不知道!」看着他凶神惡煞的樣子,我心裏特别地恐慌、害怕,擔心真的會被他們打死,我在心裏不停地呼求神保守我的心。這時,我想到了一句神的話:「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五篇》是啊,神掌管一切,警察再凶殘、狠毒也在神的手中,神不許可我死,撒但也奪不走我的性命,就算警察真把我打死了,我的靈魂也在神的手中。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我的心慢慢平静下來了。

警察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氣急敗壞地吼道:「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老子今天非撬開你的嘴,没有人能過我這一關,前兩天還吊死了兩個。」説完,兩個警察過來銬住我的雙手,把我挂在鐵門上,脚不能着地,我全身的重量都落在了兩個手腕上。接着,他們又把趙桂蘭拖了過來,她的臉被打得全腫了,頭髮亂糟糟的。警察把她也挂在了鐵門上。朱某看到我倆痛苦的樣子,奸笑着説:「好好享受吧。」説完就轉身走了。銬挂的時間越來越長,我感覺手腕被勒得特别疼,胳膊就像脱臼了一樣,撕裂般地疼,疼得我渾身直冒汗,没多大一會兒,衣服就全部被汗濕透了。為了减輕點痛苦,我雙手握緊,盡量把脚後跟抵在鐵門的鋼條上,但還是滑了下來。我感覺心發慌,氣提不上來,好像快要窒息了一樣。想到朱某説前兩天還吊死了兩個,我心裏就有些害怕,擔心自己真的會死在這裏。我不住地禱告神:「神哪,我快不行了,快撑不下去了,求你救救我……」禱告後,我想到了一首神話語詩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愛神》。神説:「……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神的話一下子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我的生死在神的手中,神不許可我死,我是不會死的,就算今天我還剩下最後一口氣,我也要對神忠心,為神站住見證。我就這樣一直禱告依靠神,不知不覺,我的心慢慢平静下來了,身上的疼痛也减輕了很多。我扭頭看到姊妹表情特别的堅定,我從心裏感謝神。我知道我們能堅持到現在,都是神加給我們的信心和力量。

凌晨四點左右,警察把我們放了下來。我和姊妹的手脚已經麻木没有知覺了,癱倒在地上,奄奄一息。朱科長看着我們痛苦的樣子,得意地問我:「想好了没有?這吊銬的滋味不好受吧?」我没搭理他。他一副很有把握的樣子,認為我受不了酷刑肯定會出賣弟兄姊妹,但他想不到,他們越是這樣迫害我們,越讓我看清他們的惡毒、殘忍,看透共産黨就是抵擋神的惡魔,也更讓我堅定信心要站住見證羞辱撒但。審訊一直持續到第二天的下午。朱某接了個電話,聽到他説:「這女的軟硬不吃,辦了幾十年的案,還頭一次遇到這樣的硬貨!」挂掉電話,他就對我破口大駡,説:「你們這些信全能神的,比劉胡蘭還劉胡蘭!我就不信撬不開你的嘴。今天給你换個地方,到那兒就没那麽輕鬆了,我有的是辦法讓你開口!」説完,他就和另外一個警察到了隔壁的房間。我隱隱約約聽到他説:「把她帶到蛇坑,給她扒光了丢到蛇坑裏,看她説不説!」一聽到「蛇坑」兩個字,我心裏一驚,特别害怕。一想到那爬來爬去的蛇,我渾身直起鷄皮疙瘩,我趕緊禱告神,求神加給我膽量,就是被丢進蛇坑也决不做猶大,不背叛神。禱告後,我想起但以理被丢進獅子坑的事,神不許可,獅子都不咬他,我的一切不也在神的手中嗎?想到這些,我的心慢慢平静了一些。後來,那個朱科長接了個電話,説有一個緊急案件要處理,他挂了電話就帶着一個警察急急忙忙地走了。他剛一走,留下來看着我的警察也接到家人的電話,説是他兒子出事了,正在搶救。他把我銬在鐵椅子上也匆忙走了。我心裏很清楚地意識到,這是神垂聽了我的禱告,為我開闢了出路,我在心裏向神禱告:「神哪,我看到了你的奇妙作為,我感謝你!」

警察審訊未果,氣得不讓我睡覺。當時,我睏得眼睛實在是睁不開,剛一閉眼,警察就抓着我的肩使勁地推搡,邊推邊吼:「我讓你睡!我讓你睡!」他們就這樣反覆地嚇我,不讓我睡覺。警察酷刑折磨了我四天四夜,不給我吃飯、喝水,也不許我睡覺,我被折磨得特别虚弱,胃疼得像針扎一樣,氣也提不上來了,身體極度虚脱。但不管警察怎麽審訊,我還是隻字不説。朱某見所有的招數都不管用,氣急敗壞地摔門出去了。回來的時候,他手裏拿着三四頁紙,上面滿滿都是字。他「啪」的一聲把紙拍在桌子上,命令我在這些口供上簽字、按手印。我説:「這不是我説的,我不簽。」他一使眼色,幾個警察一起衝上來,有的拽我的胳膊,有的死死地掐着我的手腕,使勁把我的手掰開,抓着我的手在假口供上按下了整個手掌印。朱某拿着假口供得意地説:「哼,還跟老子鬥,你以為不開口就行了嗎?老子照樣定你的罪,判你個十年八年!」

那天晚上,警察把我帶到一處廢舊廠房,命令我把鞋和襪子全部脱掉,光着脚,然後一邊一個警察架着我的胳膊,帶着我穿過了一條黑黢黢的通道,越往裏走越黑,我感覺毛骨悚然。他們帶我穿過了三道鐵門,把我扔進了一間屋子裏。我看見屋子的角落裏有一個男的被粗鐵鏈綁着,手和脚都是張開的,像一個大字形,嘴裏發出虚弱的呻吟聲,墻壁上挂着很多粗鐵鏈、電警棍還有鐵棍,我感覺就像掉進了地獄一樣,心裏特别害怕,心想這回肯定得死在這兒了。我在心裏不停地禱告神。這時,一個警察恐嚇我説:「你現在趕緊交代還來得及,你到底交不交代?」我説:「我没犯法,没什麽可交代的。」他冷笑一聲,一揮手,兩個男警就像惡狼一樣撲過來,一下子把我按倒在地。我使勁地挣扎,他們就用膝蓋死死地壓住我的腿,扒我的衣服、褲子,我拼命地反抗,衣服都被他們扯爛了,最後,我被他們扒得一絲不挂趴在地上。接着,他們用膝蓋死死地壓着我的大腿,然後把我的雙手反擰到後背,不讓我動。另一個警察拿着電棍,像瘋了一樣在我的腰上、背上還有屁股上不停地電擊。每電擊一下,我就感覺又脹又麻,像鑽到骨頭裏一樣疼,全身不由自主地顫抖,兩隻脚在地上亂蹬。我越挣扎,他們就把我壓得越緊。一個警察還趁機摸我的屁股,他一個勁兒地狂笑,還説着一些下流的話。另一個警察一邊電擊一邊吼:「你到底説不説?老子就不信整不服你!」他們大概電了我五六下,又把我翻了過來,用膝蓋用力地壓着我的大腿,繼續電擊我的胸部、肚子,還有下身。電擊肚子的時候,我感覺胃跟腸子就像攪在了一起,特别地疼;電擊胸部的時候,心臟緊縮着,呼吸特别困難;電擊下身的時候,我感覺就像一把鋼針一下子扎進肉裏,氣都提不上來。那種痛苦滋味真的没法形容。

後來,我暈了過去。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他們又用冷水把我潑醒,繼續電擊我。一個警察還捏住我的乳頭,使勁地往上提,又用力地往下按,就這樣來來回回地扯了有四五分鐘。我感覺乳頭就像要被扯掉一樣,鑽心地疼。同時,一個警察還對着我的乳房電擊。每電擊一下,就感覺乳房上的肉像要被撕下來一樣,感覺心臟都要停止跳動了似的。我渾身不停地冒汗,一直在顫抖。就這樣,他們一邊電擊一邊戲弄我,説着各種下流噁心的話。我感覺他們簡直就是地獄裏專門以折磨人為樂的邪靈、魔鬼。後來,我疼得小便失禁,又暈了過去。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他們又用冷水把我潑醒,繼續電擊我的胸部、肚子,還有下身。我感覺身上的肉被電得像燒焦了一樣。一個警察一邊電擊一邊駡:「你的神在哪兒呢?叫你的神來救你呀!老子就是神!」

我一次次被電暈,又一次次被潑醒,最後,我連挣扎、動彈的力氣都没有了。我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心裏特别地悲憤、痛苦。我不知道他們還要折磨、凌辱我到什麽時候,我實在受不了了,就想咬舌自盡,早點擺脱這種痛苦。就在我快要崩潰的時候,我想到了一首詩歌:「撒但摧殘我至極,我看透惡魔嘴臉,千古仇恨豈能忘,寧死不屈服撒但!神為拯救人道成肉身,受盡屈辱痛苦,我享受神愛太多,未有還報豈能心甘?是人就當站起來,甘捨性命見證神,人雖破碎心更堅,為神盡忠死而無憾!就是順服至死,也要滿足神一次。」我想到神為了拯救人類道成肉身受盡天大的屈辱,發表話語澆灌供應我們,神在我們身上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代價,就是我被抓捕後,神也一直在帶領保守着我,我享受了神這麽多的恩典,可我為神做過什麽呢?歷代的聖徒能為神抛頭顱、灑熱血,為神殉道,而我肉體受點苦就想以死來擺脱,太懦弱了!這哪有一點兒見證啊?這不是讓撒但嘲笑嗎?想到這兒,我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哪,不管撒但怎麽折磨,我决不向撒但屈服,我要為你活一次。」

後來,他們還是反覆地電擊我,我一直咬着牙關不吱聲。最後一次被電暈過去後,我就發現自己站在一個地方,遠處有一座像鷹嘴形狀的山,山周圍的樹都是枯萎的,竹子、花、草全都乾死了,只有鷹嘴山上緑油油的。很多人嘴唇乾裂,都往山的方向爬,有的人中途就渴死了。我也渴得特别厲害,就走到了山脚下,聽見山上有滴水的聲音,我趕緊往山上爬,好不容易爬到了半山腰,我仰起頭就喝到了從鷹嘴上滴下來的水,特别甘甜!喝着喝着,我聽到有歌聲傳來,轉過頭看到有兩排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在唱詩歌,像天使一樣,歌詞是這樣的:「末世的工作需我們極大的信心,需我們極大的愛心,稍不小心就會失脚,因為這步工作不同以往的任何一步工作,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既看不見又摸不着,神作的就是話語成為信心,話語成為愛心,話語成為生命。達到人都百經熬煉,具備高于約伯的信心,需要人都受極大的痛苦,百般的折磨,不論何時都不離開神,當人都順服至死,對神有極大的信心,神的這一步工作就算結束了。《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路…… 八》歌聲一直在山谷中迴蕩着,很清脆、很美,我聽着特别有享受,也很受激勵。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醒了。雖然我身上還是特别疼,但我心裏却很平静。只見一個警察累得躺在椅子上,喘着粗氣,另一個警察説:「真是服了,這女的是鋼鐵做的,整也整不死。」聽到這話,我心裏向神發出感謝贊美,是神開啓帶領我,又讓我看見异象,加給我力量,帶領我渡過了難關,我對神的信心更大了。後來,警察把我的衣服、褲子扔在我身上,垂頭喪氣地走了。我被電得渾身發軟,疼得實在坐不起來,費了好大勁,躺在地上把衣服穿上,但内褲不見了,衣服也已經被他們扯爛了,穿着只能勉强遮蓋身體。我感覺身體被電得像脱了一層皮一樣,衣服貼在肉上鑽心地疼。這些被電擊的傷口過了一年多才痊愈,而且這次電擊也留下了後遺症,從那以後,我常常渾身不由自主地痙攣,牙關緊閉,全身緊縮,如果是晚上發作,連覺都睡不安穩,而且第二天整個人都很疲倦,没有精神。

被抓的第五天,警察把我送進了看守所。因着五天没有吃飯喝水,我的喉嚨已經乾渴得無法吞咽。犯人們把一坨冷乾飯端給我,拿筷子把我的嘴撬開,强行往我嘴裏塞,吼着:「快點給老子吞下去,不吞看老子怎麽收拾你!」我像吞鋼釘一樣,喉嚨刺痛得眼泪直流。在那裏,這樣的欺辱成了家常便飯。一天,不知道牢頭從哪兒領了一把剪刀,她一把把我摁在凳子上,問其他幾個犯人想看什麽造型。一個犯人説:「她是信神的,給她剪個仙姑型!」牢頭就一下剪掉了我的辮子。犯人看我披頭散髮的,興奮地一陣哄笑。另一個女犯説:「給她剪個尼姑型!」牢頭就又把我的頭髮剪掉一大片,露出頭皮,犯人又是一陣哄笑。遭受這樣的欺辱,我特别難受,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因着之前被吊銬、電擊,我的胳膊和腿都抬不起來,一走路腿就會痛。可每天也得跟犯人一起做操,每次做操都要把腿高高地抬起,然後再重重地放下,還要發出響亮的聲音,每次做這些動作就特别疼。我渾身癱軟無力,根本跟不上節奏,牢頭就在我身上亂揪,揪過的地方都瘀青了。尤其生理期的時候更難受。因為没有衛生紙,也没有内褲穿,牢頭又只給我一套囚服,褲子被血弄髒了也没的换。而且囚服很粗糙,血乾了以後就變得特别硬,我下身被電擊過,傷口還没好,走起路來特别疼,每次做操,囚褲摩擦着下身被電擊過的傷口,就像刀割一樣疼。最痛苦的是,因為没有衛生紙,我只能被迫用冷水清洗下身。我信神之前就有嚴重的血漏病,我很擔心用冷水病會復發。那段日子,我覺得實在熬不下去了,不知道這樣的日子什麽時候是個頭,我真的一刻都不想在這個魔鬼監獄裏呆了。痛苦到一個地步,我又想到了死。我意識到自己的心遠離神了,就禱告神,求神帶領我勝過這樣的環境。後來有一天,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話:「在苦難臨到的時候,你能够不體貼肉體,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隱藏的時候,你能够有信心跟從神,以往的愛心還不變、不消失,無論神怎麽作,你都任神擺布,寧肯咒詛自己的肉體也不埋怨神,臨到試煉時寧肯忍痛割愛、流泪痛哭也得滿足神,這才是真實的愛、真實的信心。《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神的話讓我明白了,神允許大紅龍的迫害臨到,對我是個檢驗,看我對神有没有真實的信心。我想到約伯和彼得。約伯臨到撒但的攻擊、折磨,渾身長毒瘡,痛苦到一個地步,坐在灰堆裏拿瓦片刮自己的身體,但他不埋怨神,還稱頌神的名;彼得能為神倒釘十字架,能順服至死,作出了響亮的見證:他們都是在苦難中為神作了見證。相比之下,我看到我對神的信心實在是太小了。我越想越覺得蒙羞,就在心裏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哪,不管怎麽痛苦,我都要跟隨你!大紅龍越是折磨我,我越要依靠你站住見證,羞辱撒但!」

一天,警察把我丈夫叫來了。丈夫一看到我被折磨得不成人樣,當場就哭了,説:「被折磨成這樣,你怎麽受得了啊?朱科長説了,你只要把知道的都説出來,咱們就可以回家了。」朱某見我什麽話都不説,又打電話給我女兒。女兒邊哭邊説:「媽媽,你在哪兒啊?學校老師和同學都説我是邪教頭子的女兒,他們都欺負我、不理我,我每天都躲在教室的角落裏面哭……」我實在聽不下去了,就把電話推開,我心裏像刀絞一樣,眼泪止不住地流。朱某趁機説:「你説吧,你只要説出一個保管錢的家,就一個,你們一家人就可以團聚了。」我當時有些軟弱了,心想:「我要是一直不説,丈夫和女兒都會受牽連,要不就説點無關緊要的吧。」當時,我意識到這樣想不合神的心意,就趕緊禱告神,求神保守我的心,能勝過撒但的試探。禱告後,我想到了一句神的話:「我民應時時防備撒但的詭計,為我把守我家中之門,……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後悔也來不及。《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三篇》神話語的開啓太及時了,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撒但想利用親情來攻擊我,逼我背叛神,我不能中了撒但的詭計,不能為了親人出賣弟兄姊妹。緊接着,我又想到了一段神的話:「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你别因為享受家庭的和睦而丢掉真理,别因為一時的享受失去了你一生的尊嚴、你一生的人格。你應當追求一切美的、善的事物,追求更有意義的人生的道路。《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揣摩着神的話,我特别地愧疚、自責。我想到約伯臨到撒但的試探時,失去了所有的兒女和家産,但他并不埋怨神,仍然持守對神的信,為神作出了美好響亮的見證。可我面對警察的試探,竟然為了保住親人的利益想出賣弟兄姊妹、背叛神,我真是太没良心,太自私卑鄙傷神心了。想到自己每次落入危難中的時候,都是神在帶領、保守着我,用他的話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神對我的愛那麽實在,現在是我該作出選擇的時候了,我不能為了親人出賣弟兄姊妹。每個人一生的命運都是神命定好的,丈夫和女兒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撒但説了不算,我應該把一切都交托給神。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心裏就不再因着家人的事難受了,有了要背叛肉體堅决為神站住見證的心志。

被抓的第二十八天,警察又把我和趙桂蘭關進了拘留所,并把我們和那些得了性病的妓女關在一起,那是一間連警察都不願靠近的監室。我看見有的犯人全身都長瘡,身體爛得脱了皮,還有的人下身潰爛,疼得實在受不了,就頂着個爛床單,在水泥床上跳上跳下的。因為没有藥,她們就只能用鹽和牙膏止疼。還有的人洗好晾曬在外面的内褲縫裏面都能爬出陰虱。我心想:「這哪是人呆的地方啊?簡直就是個病毒坑啊!我要是在這兒染上什麽性病、艾滋病,以後可怎麽活呀?」我有些害怕,就禱告神,求神保守我、帶領我。後來,我想到了一句神的話:「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説了算,什麽事不是在我手中?《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一篇》是啊,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神如果不許可,我在她們中間也不會被染上病的,就是真被染上了,那也有我該經歷的。想到這些,我心裏就不害怕了,也能够坦然地面對這個環境了。後來的半年裏,雖然我跟這些犯人同吃同住,但是在神的保守下,我没有染上什麽病。

在拘留所期間,警察還派了兩個探子跟我套近乎,想套取教會的信息。我剛進拘留所不久,就有一個女犯跟我套近乎,説她也想信神,還説很羡慕那些在教會裏做帶領工人的,問我是不是帶領。我一下子就警覺起來,趕緊把話題岔開了。後來,每次她跟我提信神的事,我就轉移話題,她從我這兒什麽都没問出來,没過多長時間就離開拘留所了。那個女探子走後不久,一天,我路過男監室,有一個男犯從裏面給我扔出來一封信。信裏説,他是因傳福音被抓的,被判了一年半,并説希望我們能够互相扶持幫助,還讓我給他回信。我心想:難道他真是信神的?就在我猶豫要不要給他回信的時候,我腦海裏突然浮現出一句神的話:「你們務要時刻儆醒等候,多在我面前禱告,對撒但的各種陰謀詭計要識透,要認識靈、認識人,會分辨各種人、事、物;……《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七篇》神的話讓我一下子又警覺起來,這難道又是撒但的詭計?但當時我實在看不透,就多次向神禱告,求神顯明。大概過了一星期,所有犯人到院子裏集合,我正好看到了那個男犯,見他没有剃頭,我就納悶:「男犯只要被判了刑都得剃光頭,他怎麽没剃呢?」正想的時候,旁邊的一個女犯碰了碰我,很得意地指着那個男犯説:「前面那個,就是派出所當官的,前段時間還嫖過我呢。」我一聽,一下子就明白了,原來他是警察,靠近我是想套我口供的。我看到大紅龍真是詭計多端,太卑鄙、太可恨了!我也從心裏感謝神的保守,使我一次次識破撒但的詭計,没有上它的當。

2007年1月,警察把我和趙桂蘭還有三個吸毒犯一同押送進勞教所。那天受到的羞辱讓我刻骨銘心。當時正是中午,還下着小雪,有幾百個犯人正在勞教所的院子裏排隊打飯、吃飯。警察黑着臉向我們走過來,讓那三個吸毒犯去吃飯,只留下我和趙桂蘭。警察命令我們把衣服和褲子全部脱掉,我心想:「這麽多犯人看着,難道要在這兒搜身嗎?」我不脱,兩個警察就撲上來强行把我和趙桂蘭的衣服全部扒光了。當着這麽多人的面被脱得一絲不挂,簡直比殺了我還難受。當時一排排眼睛全都注視着我們,我使勁低着頭,抱着胸,蹲了下來。一個警察一把把我拽起來,衝我吼,讓我雙手抱頭,兩腿張開,面向所有犯人,連續做下蹲動作。趙桂蘭當時也在做,我看到她渾身都在發抖,而且已經瘦得皮包骨頭,身上還有些瘡疤,她肯定也受了不少折磨。當時,警察指着我倆對着犯人大聲喊:「她們兩個是信全能神的,你們如果也去信,下場就和她們一樣!」聽警察這麽一説,犯人都議論紛紛,有的譏笑我們説:「你的神怎麽不來救你啊?」我們就這樣當着幾百人的面連續下蹲,做了有十分鐘。我從來没有受過這樣的羞辱,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要是有一堵墻的話,我真恨不得一頭撞死。當時,我想到了一首教會詩歌:

…………

魔王伎倆凶殘惡毒真是卑鄙

看清惡魔嘴臉 我心更愛基督

我决不屈膝撒但 苟且偷生

受盡磨難苦 渡過黑暗夜

作得勝見證 羞辱撒但 來安慰神心

…………

——《跟隨羔羊唱新歌・在黑暗壓迫中奮起》

揣摩着歌詞,我想到了耶穌被釘十字架時,兵丁毒打他、羞辱他,還往他臉上吐唾沫的情景。神是聖潔的,本不該受這苦,可神為了拯救人類受盡了痛苦、羞辱,最後為人釘十字架,神受的屈辱痛苦太大了。而我一個敗壞的人,受到羞辱就想死,這也没有見證啊。今天我是因着跟隨神被撒但惡魔羞辱,這是為義受逼迫,這是多麽榮耀的事啊!共産黨越是羞辱、迫害我們,越讓我看透它的卑鄙、邪惡,也更讓我有了弃絶它、背叛它堅决為神站住見證的心志。

之後,兩個獄警把我們帶到一個樓梯口站好。這時,從上面衝下來兩個犯人,對我們拳打脚踢,還抓着我的頭髮使勁往墻上撞,撞得我耳朵嗡嗡作響,過了一會兒就失去了聽覺,腦髓好像要撞散了似的。趙桂蘭被打得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都在冒血。打完之後,犯人們又把我們拖到陽台罰站。當時還下着大雪,北風呼呼地吹着,夜裏温度都降到了零下七八度,我們只穿着秋衣秋褲,凍得直打哆嗦。我實在撑不下去了,想换一下姿勢,就輕輕挪了一下脚,犯人上來就要打我們。到了第二天,我凍得渾身生疼,心臟就像快要停止跳動似的,脚也鑽心地疼,那種滋味真比死還難受,覺得每一分鐘都那麽難熬。痛苦到一個地步,我真想從陽台上跳下去一死了之。但我立馬意識到這樣想不合神的心意,就趕緊呼求神:「神哪!我快撑不下去了,實在受不了了,求你加給我信心,使我能忍受這些痛苦。」禱告後,我想起了一首神話語詩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愛神》:「……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我意識到,神一直都在帶領着我、看顧保守着我。回想自己經歷了這麽多的折磨、羞辱,要不是神的帶領、神話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我哪能經受住惡魔的摧殘?神帶領我活到今天,是希望我能在撒但面前為神作見證,可我現在為了肉體少受一點苦,就想以死來解脱,我太懦弱了,這哪有一點兒見證啊?我要是死了,這不就中了撒但的詭計了嗎?我不能死,我得站住見證羞辱撒但。當我這樣想的時候,不知不覺就不感覺冷了,全身暖烘烘的。

到了第三天下午,牢頭才不讓我們罰站了。我和趙桂蘭的腿腫得很大,血就像凝固了一樣,腿上布滿血絲,脚也鑽心地痛,但我心裏很感謝神。冰天雪地裏,我和姊妹在陽台上站了兩天兩夜,没吃没喝,没被凍死,也没有感冒,這是神的保守啊。

在勞教所的日子,我每天都得忍受十幾個小時甚至長達二十二個小時的高强度勞役,也常常因着完不成任務被牢頭打駡、處罰,但神常常開啓帶領我,使我渡過了那一年半地獄般的牢獄生活。這一路走來,是神一直與我同在,看顧保守着我。好幾次我被折磨、羞辱得都想到了死,是神的話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帶領我渡過了一道一道難關,是神給了我這條命啊!經歷大紅龍的迫害我體會到,只有神才是人真實的依靠,只有神真正愛人,也只有神能拯救人類脱離撒但的敗壞和殘害,帶領人活在光中。感謝神!

下一篇: 無罪通緝令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神的愛浩瀚無比

山東省 周晴我是一個在世上飽受苦難的人,結婚没幾年丈夫就去世了,從此家庭的重擔全壓在我一個人身上。我帶着年幼的孩子艱難度日,受盡别人的冷眼與欺凌,軟弱無助的我天天以泪洗面,感到人活在世上太難了!...就在我悲觀、絶望之時,一個姊妹將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了我。當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説:「…

神話語使我産生信心

中國黑龍江 鄭蘭 2003年的一天傍晚,我在傳福音時被警察抓捕,後來被勞教了三年。那個時候,和我一起被勞教的還有好幾個姊妹,我們天天都要加班加點地幹活,每天至少要幹十三個小時,但只要管教不滿意,他們就用電棍電我們,對我們拳打脚踢,我們每天精神都是高度緊張,同時還要接受洗腦教育,寫…

患難中神光引領

四川省 趙新 我從小生活在大山裏,没見過什麽世面,也没有什麽更高的盼望。結婚生子後,兩個兒子懂事聽話,丈夫也勤勞苦幹,雖然家境不怎麽富裕,但一家人和睦地生活在一起,感覺很幸福、美滿。1996年,我突然得了一場重病,因此便信了主耶穌,從那之後我就常常讀經,積極參加聚會,没想到我的病…

基督徒逃離家庭背後的故事

江西省 思念 雨欣好不容易打開鎖在她手上的鎖鏈,慌忙跑到大門口却發現門已被家人反鎖了。此時的雨欣急得團團轉,想到自己已經被丈夫用鐵鏈鎖了一個星期了,現在家裏没人,終于有了逃離的機會,可是大門近在咫尺却出不去,如果這個時候家人回來了怎麽辦?雨欣急得四處觀望,這時她的視綫停在了窗户上…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