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折磨的一夜

2023年04月16日

中國陝西 高亮

2006年4月,我去給宗派人傳全能神的國度福音。他們不接受,還放狗咬我。幾天後,我正在上班,突然來了兩個便衣警察,强行讓我帶他們去我的住處。我意識到自己可能被宗派人舉報了。想到出租房裏還有神話語書籍,警察要是搜到這些證據肯定會把我抓走的,我心裏有些緊張害怕,不住地向神禱告:「神啊,如果今天真被抓了,也有你的許可,我願把自己交在你的手中,願你能保守我,加給我信心、力量,帶領我站住見證。」進屋後,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證件就翻箱倒櫃地搜查,不一會兒,就搜出了一本《話在肉身顯現》、一本福音書,還有一台影碟機。隨後,他們就把我帶到了縣公安局。

一個警察問我:「你是不是信全能神的?你傳了多少人?領導是誰?」我説:「我是信全能神的,我們信神傳福音是自願的,没有領導。」他聽了特别生氣,朝我的小腹狠狠地踹了一脚,疼得我弓着腰後退了好幾步。我想,今天被警察抓到這兒肯定少不了酷刑折磨,在中國信神、跟隨神肯定會有這麽一天,我得依靠神去經歷,决不能向撒但屈服。他又惡狠狠地問:「你是什麽時候信的?誰給你的書?他家住哪兒?」見我不説,他就把我的雙手拉到背後銬在了鐵椅子上。這時,公安局局長王某走了進來,他大聲説:「你們這是幹什麽?趕緊把手銬打開。」説着他面露笑容走到我跟前,把我的肩膀一拍,假惺惺地説:「老同志,我來是為你好。你這打工也不容易,你把你們全能神教會的情况都説出來,我給你幾千元奬金。」我意識到這是撒但的詭計,警察用金錢來引誘我,就是想從我嘴裏套出教會的情况,引誘我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我心想:「你就是給我一座金山我也不要,我决不能出賣教會利益。」看我不為所動,他又説:「你只要把你知道的都説出來,以後我們局裏有什麽好處我會分給你的。」看着他那副嘴臉,我心裏特别反感,就没搭理他。他見從我嘴裏問不出什麽,立馬凶相畢露,黑着臉口氣生硬地説:「這傢伙不識抬舉,你們看着辦!」説完氣沖沖地走了。幾個警察威脅我:「你不老實交代,就没你好果子吃!」説着就狠扇了我一巴掌,又一脚把我踹倒在地,然後又把我的胳膊拉到背後反銬在鐵椅子上。想到接下來不知他們還會怎麽折磨我,我心裏有些害怕,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今天我落在警察手裏,是生是死都在你的手中,願你加給我信心、力量,保守我不出賣弟兄姊妹、不背叛你。」禱告後,我想到了但以理。他被扔進獅子坑裏,但他對神有信心,禱告依靠神,神就封住了獅子的口,獅子没有傷害但以理。我也得對神有信心,不管警察怎麽折磨我,我都要為神站住見證。

之後,他們又接着審問我同樣的問題,我還是没説。他們就把我拉到了院子裏,在我面前放了五六本神話語書,又在我的脖子上挂了個牌子,上面寫着「邪教分子」幾個大字,給我拍照,讓我按手印。接着,他們又把我帶到了一個隱蔽的刑具室。一進門就感覺特别陰森,屋子裏擺滿了各種刑具,地上有一個鋼管焊接的高鐵架子、老虎凳、脚鐐,還有十幾個大大小小的裝滿刑具的工具箱,墻上有皮鞭、膠木棒、夾子,還有許多没見過的小型刑具,整個屋子裏看上去大約有上百件刑具。頓時,我感到毛骨悚然,兩腿癱軟,心想:「今天把我帶到這兒,肯定是要酷刑折磨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活着出去。要是交代點無關緊要的,或許他們就把我放了,就不用在這裏受苦了;要是什麽都不交代,肯定受重刑。」這時,我想到但以理的三個朋友寧可死也不背叛神,不跪拜偶像,他們被下到火窑裏燒,神却保守他們毫髮未損。看到神的全能主宰,我對神有了信心:我今天能不能活着出去,也在神的手中掌握,不管他們怎麽折磨我,我都要依靠神站住見證。這時,又來了兩個年輕人,他們把鐵架子按我的身高調好,把我的雙手吊上去,我的脚尖剛能挨地。一個警察惡狠狠地説:「今天跟你白費了一天口舌,這回讓你好好嘗嘗痛苦的滋味!」我整個身子的重量都集中在手和胳膊上,渾身特别難受。過了一會兒,手和胳膊越來越疼,像要被活生生扯斷一樣。我疼得大聲慘叫,加上一天没吃東西,我感覺頭暈目眩、噁心難受,身體實在承受不了了。痛苦中,我想到神的話説:「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卧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麽簡單嗎?》從神的話中看到,神是藉着大紅龍效力來成全神的選民。今天,我受這樣的苦是有意義的,是為了成全我的信心,我不能再消極軟弱。于是,我向神禱告:「神啊!不管警察怎麽折磨我,不管受多少苦,我决不出賣弟兄姊妹,决不背叛你!」我被吊了大約兩個小時。

晚上八點多,來了四個年輕人,他們頭上都戴着黑色的頭罩,只露出兩隻眼睛和嘴。其中一個惡狠狠地説:「怎麽樣?滋味還好受吧?」説着他順手就從墻上取下一根皮鞭,朝我的兩個胳膊使勁地抽打。每抽打一下,我就感覺像是把身上的肉硬生生地撕下來一樣,鑽心的疼。他打了我至少有五六十下,打累了,又换了另一個人接着打。當時,我心裏有些害怕,擔心胳膊被打殘了以後無法生活,就在心裏向神禱告:「神啊,我把一切都交在你的手中,會不會殘疾都順服你的擺布安排。」後來,他們打累了才把我從鐵架上放了下來。我渾身癱軟倒在了地上。可他們還不放過我,又把我綁在老虎凳上繼續審問。一個警察惡狠狠地説:「你今天不説實話,休想活着出去!趕緊老實交代,我們就把你放了。共産黨與你們信神的人勢不兩立,你們是共産黨的仇敵,共産黨要革你們的命、殺你們的頭,這是共産黨的政策,對你們信全能神的,打死白死!」我堅定地説:「我什麽都不知道,没什麽可説的。」他們見我不説,就把我從老虎凳上解開,讓我躺在地上。接着,他們拿來兩根黑色的膠木棒,大概有七八十厘米長,約有杯口那麽粗,裏面裝的全是鋼珠,他們一人拿一根站在我的兩邊朝我渾身上下使勁地毒打。每一棒砸下來,我的身體都震一下,疼得我在地上不停地打滚,一陣陣地慘叫,我感覺呼吸困難,那種劇烈的疼痛没法用語言形容。他們在我的屁股上打得最多,不知打了多久,我感覺腸子都被打出來了。我渾身疼痛難忍,氣憤地説:「你們這是要打死我,是要我的命啊!那麽多殺人放火的你們不管,我犯什麽法了,你們這麽殘忍地對待我?你們還是人嗎?」其中一個警察聽了更加惱怒,他又狠勁地打我,當時棒子直接就斷成了兩截,裏面的鋼珠都滚了出來。他們在旁邊猖狂大笑。一個警察咬牙切齒地説:「你還没犯法?共産黨不允許任何宗教信仰存在,中國人只能信共産黨。你們是共産黨的仇敵,共産黨就要革你們的命、殺你們的頭,就要把你們斬草除根!」説着,他們又從工具箱裏取出兩根長鞭子,對着我説:「你還是不交代,是吧?我給你换一個口味,讓你好好嘗嘗。」他們就命令我站起來,其中有兩個人使勁地揮動着鞭子朝我的身上瘋狂地抽打,我感覺鑽心的疼。他們打累了就换另外兩個人接着打。就這樣,我被他們輪流鞭打了最少四次,每次都半個多小時。我被折磨得癱倒在地。他們又把我拉起來繼續逼問,我不説,他們就接着鞭打我,還使勁地踢我的腿。我感覺腿像是被他們踢斷了一樣。我有些軟弱,心想:「我要是不説,他們還會用各種酷刑來折磨我,我可能會被他們折磨死;可要是説了,我就成猶大了,在神面前立的心志都成了欺騙,這是傷神的心,更讓神痛恨。」我在心裏來回地争戰,説還是不説呢?這時,我想到耶穌被釘十字架的情景,想到神的話説:「耶穌在上耶路撒冷的路上,心中猶如刀絞痛苦萬分,但是在他心中絲毫没有一點反悔的意思,總有一種强大的力量來支配他走向被釘十字架的地方。最終他被釘在十字架上,成為罪身的形像,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這一工作,超脱了一切死陰的轄制,死亡、地獄、陰間在他面前失去威力,被他戰勝。《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主耶穌為了救贖全人類甘願被釘在十字架上,受盡了屈辱痛苦,為人類獻出了生命,神對人的愛太大了!想到這些,我心裏很受激勵,暗立心志:今天就是把我折磨死,我也不當猶大,决不背叛神!之後,他們又接着威脅我:「你再不老實交代就打死你,把你送到火葬場,一把火燒成灰,要不就送到製磚廠,砸成泥做磚。」當時,我心裏雖然也害怕,但想到能不能被打死他們説了不算,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我願意順服神的擺布安排。這時,我突然想到我還保管着教會的書,我被抓了弟兄姊妹没人知道,這些書要是落在警察手裏,那損失可就太大了。我心裏特别着急,就向神禱告:「神啊,我的生死不重要,但我保管了教會的書,這些書必須得轉移到安全的地方,可我現在還不知道能不能出去,我把這一切都交在你的手裏,願你能開闢出路。」禱告後,奇妙的事情發生了,鞭子抽打在我身上我竟然感覺不到疼痛。我知道這是神為我减輕了痛苦,我心裏特别感動。他們看我不再大聲喊叫,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就趕緊停了下來。一個警察用手指探了探我的鼻孔,緊張地説:「這傢伙不行了,趕緊把他抬出去,死在這裏可就麻煩大了。」我知道這是神給我開闢出路,是神看顧保守了我,不然我肯定會被他們打死。

隨後,兩個警察把我拖了出去,扔在一個場子裏就走了。那時候大約是凌晨兩點多,我趴在地上一動也不能動。當時,我就一個意念,一定要趕在天亮前通知弟兄姊妹把神話語書轉移走,不能讓這些書落在警察手裏。我想站起來,可傷得太嚴重,我使出渾身的勁也爬不起來。我心裏特别擔心、着急,就迫切地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力量。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説:「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六篇》神的話使我有了信心。過了半個小時左右,我又試着爬起來,爬了四五次我才終于站了起來。當時,天還没有亮,街道裏一片漆黑,我拖着身子,忍着劇痛,一瘸一跛地朝程義弟兄家走去。到了程義家,我跟他説明情况,讓他趕緊通知弟兄姊妹轉移神話語書。然後,我摇摇晃晃地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當時大概是凌晨三點多,我打開燈,看見屋裏一片狼藉,這哪裏還像家呀?被子、枕頭、褥子、衣服全都被扔在了地上,屋裏被翻了個底朝天。我看到自己被打得渾身血肉模糊,腿上的肉都黏在了褲子上,腸子也掉出大約十公分左右,還發黑。我全身疼痛難忍,呼吸困難,只剩下了一口氣。看到自己的傷勢這麽嚴重,動也不能動,連口水都没法喝,我就想:「我還能不能活下去呀?就算能活,會不會殘廢啊?以後的生活還能不能自理?家裏的妻子兒女受共産黨謡言迷惑,都反對我信神,我要是真殘廢了,他們也不會照顧我……」我越想越傷心,就向神禱告。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説:「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説了算,什麽事不是在我手中?《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一篇》是啊,我的命在神的手中掌握,我能不能活下去、會不會殘廢,也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我應該把自己交托給神讓神來主宰安排,就是真殘廢了我也願意順服,即使妻子兒女都不照顧我,但有神與我同在,有弟兄姊妹的幫助扶持,我照樣能活下去。想到這兒,我就没那麽痛苦難受了。

當天凌晨四點鐘,于志堅弟兄趕到了我的住處。他一進門,見我躺在床上動彈不了,揭開被子看見我褲子上血迹斑斑,下半身皮開肉綻,肉和大腸都黏在了褲子上,他失聲痛哭,邊哭邊端來熱水。他把我的褲子剪開,用熱毛巾敷了一會兒,褲子才一點一點地被撕了下來。我看到我的兩條腿膝蓋以下的肉全都被打爛裂開了,骨頭都露了出來。當時的場景我至今不敢回想。我傷得這麽嚴重也不敢去醫院治療,擔心登記身份信息會被警察查到再遭到抓捕,還會連累弟兄姊妹。那段時間,我完全不能自理,于志堅就冒着被抓的危險天天來照顧我。他信神時間短,我怕他看我被打成這樣會害怕、軟弱,我就跟他説:「我臨到這事也不是壞事,這回我算是徹底看清了撒但嘴臉。」没想到于志堅説:「你放心,我現在也看清楚了,共産黨就是抵擋神、殘害人的惡魔!我們一定要為神站住見證。」那一周的時間裏,我每天用淡鹽水清洗掉下來的腸子,後來又用偏方治療,大概在被抓後的第八天腸子才收了回去。半個月以後,我也能下床走路了。

過後,警察每隔十五天來盤問、騷擾我。每次都逼問教會的情况,問我還跟不跟信神的人聯繫,還威脅我:「你要是不交代,你這個案子永遠也銷不了!」我心想:「我已經徹底看透了你們的真面目,不管你們怎麽逼迫、威脅我,我都不會向你們屈服,想讓我背叛神,休想!」從2006年被抓到2008年,短短兩年的時間,警察就到我的住處盤問我至少二十五六次。我一直被他們監視,擔心弟兄姊妹受到牽連,就不敢再與弟兄姊妹接觸,只好回到鄉下老家。

後來,我的腸子還有背上的傷都好了,但腿却留下了後遺症,右腿到現在還一直酸痛、乏力,一到陰天或者下雨天就跛得厲害。最嚴重的還是皮肉的傷,因我渾身的皮肉傷得最重,傷口脱痂後身上都呈黑褐色,渾身都是大片大片的凹凸不平、密密麻麻的小疙瘩,裏面還有小白疔,奇癢無比,特别是在洗澡受熱的時候癢得更厲害,感覺比在傷口上撒鹽還要痛苦難受,有時癢得鑽心。我就在河邊撿鵝卵石摩擦傷口,或者用小刀把白疔剜出來才能减輕一些痛癢,這種痛苦一直伴隨我十五年來的每一個日夜。在這期間,我也去私人診所看了幾個中醫大夫,陸續花了一萬零五百元錢也没有看好。肉體的折磨,加上不能接觸弟兄姊妹,過不上教會生活,我心裏特别痛苦煎熬,常常流着眼泪向神禱告,求神與我同在,加給我信心、力量。那段痛苦的日子,如果没有神的保守、神的帶領,我根本熬不過來。

這次的抓捕已經過去十五年了,回頭想想,我雖然受了一些苦,但我看清了大紅龍的醜惡嘴臉和惡魔實質。我看到神的話説:「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頭,萬古的罪惡記在心頭,怎能不叫人恨惡?為神報仇雪恨,將神的仇敵徹底滅絶,叫它再猖狂,叫它再横行霸道!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作工與進入 八》揣摩着神的話,我更看清了共産黨的凶狠、殘暴,它對外宣稱中國宗教信仰自由,暗地裏却瘋狂地抓捕、迫害基督徒,企圖把神在地拯救人類的工作徹底取締,把中國變成無神區,它就是仇恨真理、抵擋神的惡魔集團。我徹底看清了共産黨的醜惡嘴臉,從心裏恨惡它,徹底背叛它。經歷過來,我更看到了神對我的看顧與保守。每一次痛苦軟弱的時候,神都用話語引導我、帶領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我體嘗到了神對人真實的愛,更看到了神的奇妙與全能,心裏對神的信心也加增了。不管以後的道路多麽坎坷,肉體受多少苦,我都要跟隨神走到底!

上一篇: 警察逼錢
下一篇: 我信神遭受的迫害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摧不垮的信心

中國山西 孟勇那是2012年12月,那天我和幾個弟兄姊妹開車去傳福音被惡人舉報了,不一會兒,縣國保隊、刑警隊、武警、派出所這些部門聯合出動,開着十多輛警車來抓我們。我和一個弟兄正準備開車離開,四個警察跑過來把我們的車攔住,把車鑰匙拔了下來,喝令我們呆在車上不許動。這時,我看到七八…

媽媽坐監的日子

中國黑龍江 周潔 我和我媽離家逃亡的時候,那會兒我15歲。記得是2002年的一個深夜,我媽突然小聲地跟我説警察要來抓她,我們得趕緊走,家裏不能住了,我們急忙收拾了一些衣物,就匆匆離開家了。從那以後,我們就再也没回過家。我媽是被追捕的,帶着我逃亡挺危險,所以當時我媽就没帶着我,把我…

賓館裏的秘密審訊

中國河南 宋平2013年2月的一天,我和一個姊妹約好去聚會。大概下午2點,我在一個鞋店附近等她時,看到不遠處有一個男的邊打電話邊不時往我這兒看,我感覺不對勁,剛想離開,就聽見一聲「不許動!」只見四五個人衝了過來,我心想:壞了,是警察!我拔腿就跑。兩個人追上我,一下把我按倒在地,隨…

經歷殘酷迫害使我信神心更堅

山西省 趙睿我叫趙睿,因着神的恩待,我們全家于1993年跟隨了主耶穌。到了1996年,十六歲的我被主耶穌的愛吸引,開始作工講道。但不久我就看到了令人寒心的一幕幕:同工之間明争暗鬥,互相排擠,争權奪利,主的教導「彼此相愛」似乎早已被遺忘;講道人無道可講,教會生活没有一點享受;很多弟…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