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骨銘心的抉擇

2023年05月04日

中國河南 白楊

在我十五歲那年,爸爸因為突發疾病去世了,我媽媽承受不了這個打擊一病不起。親戚們怕受我們連累,没有一個來幫助我們,我心裏真的特别絶望。我爸剛去世,萬一我媽再有個三長兩短,我和妹妹可怎麽辦哪?後來,有人把主耶穌福音傳給了我們。蒙主恩典,只聚了兩次會,我媽的病就好了。就這樣,我們信了主耶穌。當知道主耶穌為了救贖人類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時候,我被神的大愛感動了。主耶穌對門徒説:「來跟從我吧。(約1:43)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裏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16:33)這些話讓我心裏特别得安慰。尤其聽到那些西方傳教士為主奉獻一生的經歷時,我就很受激勵,我向主立下心志,願意奉獻自己為主花費,把福音傳給更多的人!那時,我就覺得在世界上追求什麽都没有意義,只有跟隨神為主傳道作工,把更多的人帶到神的面前,這才是最有意義、最有價值的。所以,我常常盼望有一天能够離開家為主傳道作工。我媽知道我的心願後,就責備我:「你怎麽那麽傻呢?怎麽能那樣禱告呢?主耶穌要信,但是也不能把學業放弃了!你現在剛考上高中,應該把心思放在學業上,將來有出息了,親戚們才看得起。」我媽的這些話讓我有些猶豫了,「是啊,現在一家人的希望都在我身上,如果我這個時候選擇放弃學業去傳福音,我媽肯定會很傷心,她把這個家撑起來已經不容易了,我不能再傷了她的心。」于是,我就把為主傳道作工的願望暗暗地藏在了心底。

到了2001年7月,我剛高考完,就遇上了傳國度福音的弟兄姊妹。我和妹妹通過讀全能神的話,認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心裏特别激動,盼望已久的主耶穌終于回來了,能親耳聽見神的聲音,接受神的親自帶領與拯救,這真是神對我的極大恩待!以前看聖經的時候就羡慕那些主耶穌的門徒,他們能常常聽見主的教導,没想到今天這樣的福氣竟然臨到了我。但有很多渴慕主顯現的人還不知道主已經回來了,我先聽見了主回來的大好消息,得趕緊傳揚國度的福音。我心想:要是我考不上大學就好了,這樣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跟媽媽説我要出去傳福音。

過了十多天,老師激動地跟我説我考上了一所重點大學,同學們也誇贊説:「成千上萬的考生,咱們省才録取十名,你能考上這所大學真不簡單!」我媽高興得合不攏嘴,我心裏却更加痛苦,如果媽媽知道我想放弃學業傳福音,肯定不會答應。親戚們知道我考上大學,都來祝賀。看到我媽高興地和親戚們説着話,我知道因着我考上大學為媽媽在親戚面前挣足了面子,我是媽媽的驕傲,如果這個時候我選擇不上學,我媽肯定會很傷心,而且所有的親戚肯定會像以前一樣瞧不起我們家。一想到以前我媽因着被親戚瞧不起常常唉聲嘆氣,我心想:「媽媽這些年辛辛苦苦把我和妹妹拉扯大,如果我不按着媽媽的心願行,那不是太虧欠她了嗎?」就這樣,迫于無奈,我還是踏進了大學的校門。到了大學後,我發現這裏的貧富分化特别嚴重,有錢人家的子弟瞧不起窮人家的學生,還隨意地呼來唤去。同學之間也是互相欺騙、利用,没有可以説知心話的人。這些都讓我感到特别反感,我更加想念家鄉的教會生活和弟兄姊妹,巴不得快點離開學校,回到他們中間。

好不容易熬過了三個多月的大學生活,要放寒假了,又能過上教會生活了,我心裏很高興。我也作好打算,這次回去一定要跟媽媽説,這大學我是説什麽也不上了。

回到家的第一天,我聽到一首神話語詩歌純真無瑕的愛》:

1  「愛」是指純真無瑕的感情,用心來愛,用心去感覺、去體貼;「愛」裏没有條件,没有隔閡,没有距離;「愛」裏没有猜疑,没有欺騙,没有狡詐;「愛」裏没有交易,没有任何摻雜。你有愛就不會欺騙,就不會埋怨,就不會背叛,就不會悖逆,就不會索取,就不求得什麽,不求得多少。

2  「愛」是指純真無瑕的感情,用心來愛,用心去感覺、去體貼;「愛」裏没有條件,没有隔閡,没有距離;「愛」裏没有猜疑,没有欺騙,没有狡詐;「愛」裏没有交易,没有任何摻雜。你有愛就會甘心奉獻,就會甘心受苦,就會與我相合,就會為我捨弃你的所有,捨弃你的家庭、你的前途、你的青春、你的婚姻,否則你的愛就不是愛,而是欺騙,是背叛!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神的話深深地打動了我的心,使我受激勵,又感到懊悔自責。因為我曾經立下心志要一生跟隨神,追求認識神、愛神,愛裏没有欺騙、没有背叛,真有愛就能甘心奉獻,就能為神捨弃一切,可我只是嘴上説愛神,臨到實際的事考慮的都是自己的家庭、情感,這哪有愛啊?全是欺騙,是背叛。接着,我又看了一段神的話:「對每個有心志的愛神的人來説,没有得不着的真理,没有站立不住的正義。你的一生該怎樣度過?你該怎樣愛神,以此來滿足神的心意?這些都是你一生中最大的事,最主要你得有這種心志,還要有這毅力,别做那没骨頭的弱者,你得學會經歷有意義的人生,經歷有意義的真理,别這樣應付自己。不知不覺一生消逝,你還會有這樣的機會來愛神嗎?人死了以後再來愛神,這可能嗎?你得有彼得一樣的心志,有彼得一樣的良心,得活着有意義,别玩弄自己。作為一個人,一個追求神的人,你得能慎重考慮對待自己的一生,當如何把自己獻給神,當如何信神信得更有意義,你既愛神,當如何愛神愛得更純潔、更美、更善。《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從神的話中,我感受到神對人的期望。人的一生難得遇見神一次,兩千年前,主耶穌的門徒遇見了神,兩千年後,神給了我這個千載難逢的跟隨神、追求認識神愛神的機會,如果我因着勝不過情感,害怕傷了媽媽的心,而繼續走追求世界的屬撒但的路,那不是虚度光陰了嗎?想到彼得,他的父母也曾經希望他在世上有個一官半職,但是彼得不受情感的轄制選擇跟隨神,追求愛神,最後得到了主耶穌的成全。我應該效法彼得,追求認識神、愛神,這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想到這兒,我不再受情感的轄制了。

開學前一天,我很認真地跟媽媽説:「我不想上大學了。」我媽聽後馬上訓斥我説:「我知道你不想上學是想去信神,這是不可能的,你趁早死了這個心!」我説:「媽,我們人都是神造的,應該敬拜神,這是天經地義的。聖經上也教導我們説:『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裏面了。』(約壹2:15)我們信神的人不應該追求世界的前途,走世俗的道路,這不合神的心意,我想跟隨神盡本分。」我媽説:「咱家不比别人家,你爸走得早,咱家條件不好,親戚們都看不起,媽這些年受苦受累為了啥?不就是為了你能考上大學出人頭地,將來過上好日子嗎?好不容易熬到今天了,眼看着蒸籠蒸飯就要上氣了,就差這一把火了,你可倒好,硬是要把這蓋子給揭了,你説,你傷不傷媽的心哪?」聽了我媽這一番話,我有些軟弱了,「是啊,如果我上完大學,有好工作,家庭條件好了,我媽也不會再被親戚瞧不起了。」可是我又一想,「就算是物質生活好了,也得到了世人的高看,又能怎麽樣呢?等神的工作一結束,屬撒但的世界都要被毁滅,只有基督的國度存留,眼前的享受、虚榮都是過眼雲烟。」于是,我跟媽媽説:「我們在世上只是客旅,勞碌再多,日子過得再好,等神拯救人類的工作一結束,臨到人類的就是大灾難,再好的日子都要被打破,再有錢也享受不到。主耶穌説:『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麽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麽换生命呢?(太16:26)」我媽打斷我的話説:「你信神我不反對,只是不要信得太真了,神要信,世界也不能完全丢,要不然,你上哪兒過好生活啊?我要是不挣錢,能養活你們倆嗎?」聽了我媽的這番話,我才看到原來我媽信主只是口頭的,她是脚踏兩隻船,既想要信神得福,又想要抓世界。我只好繼續勸她説:「没有神的祝福,人再勞碌也得不着財富,人一生有多少財富都是神命定的,况且財富再多,没有得着真理也是虚空啊!」我媽根本就聽不進去,還是堅决反對。接着,她就給我親戚打電話,讓他們都來勸我。看到我媽態度這麽堅决,我心裏挺難受,我不知道接下來會面臨什麽樣的環境,就趕緊在心裏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能够堅定自己的立場。

不一會兒,親戚都來了。我姑父一進門就氣急敗壞地説:「哪來的神哪?小小年紀還這麽迷信!」我姑姑也説:「不管怎麽説,你媽都是為你好。」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地數落我。我知道他們都是無神論,我説什麽他們都不會聽的,而且只會説更多褻瀆神、抵擋神的話,我就没有吭聲。没想到我姑父突然惡狠狠地對我媽説:「她就是因為怕死在灾難中才信神,她怕死,那就讓她先死,打電話讓派出所抓去,讓警察用電棍打,看她還信不信了!」我没想到姑父能説出這麽狠毒的話,這哪是親人哪?這不是魔鬼嗎?没想到我媽也説:「是該好好管教管教了,這孩子簡直太不聽話了!」看到我媽也站在他們一邊逼迫我,我特别傷心。這時,我表哥又説:「如果你不信神了,專心把大學上完,我們都會幫助你的,你媽我們會幫你照顧好,你妹妹我們也會幫忙找個好工作。但是,如果你還堅持信神,我們就斷絶關係,從此以後,你家有什麽難處我們都不管,我們也不是你的親人。你考慮清楚!」我心裏清楚,他就是想讓我放弃跟隨基督。我高中三年,他們有誰幫過我們一把?現在我要跟隨神走人生正道了,他們都出來攔阻,還説這麽多好聽的話來迷惑我,這是撒但的詭計,我不能上了他們的當。可又一想,如果我真的不去上學了,我媽肯定會很傷心,她這些年受的苦已經够多了,我還要給她增加痛苦,我怎麽過意得去呀?想到這兒,我趕緊在心裏向神禱告:「神啊,我知道跟隨你追求真理是人生正道,可是我一想到媽媽心裏就很矛盾,不知道該怎麽選擇,求你開啓幫助我。」禱告後,我想到全能神的話説:「個人該受多少苦、該走多少路都是神命定好的,誰也不能幫助誰。《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路…… 六》我心裏一下亮堂了。是啊,每一個人該受多少苦都有神的命定,不是哪一個人决定的,也不是我挣大錢給媽媽就能讓她少受苦或者不受苦。人痛苦的根源是撒但的敗壞,是人裏面有太多的撒但毒素和奢侈欲望,人如果不敬拜神,不接受神的審判得到潔净,永遠没法擺脱這些痛苦。相反,人如果信神追求真理,即使肉體受一些痛苦,但是能明白真理,能為神花費,能見證神,有平安喜樂,不再被撒但愚弄、敗壞,得着自由釋放,這樣的生活才是最幸福的。我以前認為,我努力學知識、挣大錢,讓人高看了,就能讓我媽少受苦,這個看事觀點真是太荒唐,我差點中了撒但的詭計。想到這兒,我心裏剛强了很多。不管他們説什麽褻瀆、毁謗的話,我的心都不受影響。我媽見我不表態,特别生氣,推搡着我把我使勁摔到床上。我没想到媽媽能這樣對待我,我特别傷心,忍不住哭了。我在心裏一遍遍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能在這樣的環境中站住見證,不向他們妥協。這時,我想到全能神説:「年少之人對自己今天選中的真理之道應該有毅力走下去,實現自己為我花費一生的願望;年少人不該没有真理,也不該對虚偽與不義包藏,而是應該站住該有的立場,不應隨波逐流,有敢于為正義、為真理奉獻、拼搏的精神;年少人應該有不屈服于黑暗勢力的壓制、有改變自身的生存意義的勇氣;……《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對年老之人、年少之人説的言語》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使我更有信心堅持自己所選擇的道路了。

後來,我媽就不去上班了,在家裏守着我和妹妹,寸步不離,而且還到處翻我的神話語書和詩歌磁帶,生氣地説:「從今以後,再不許你們出去聚會了,我就在家守着你們,你們到哪兒我到哪兒,我非把你們的聚會點找出來不可!」我感覺像被軟禁了一樣,不能讀神的話,不敢和妹妹談信神的話題,更不能過教會生活,心裏特别地痛苦。我一遍一遍地禱告神,求神開闢出路。幾天後的一個中午,我趁着媽媽上衛生間的機會,跑到了教會帶領唐慧姊妹家。我跟她説了我的情况和我的想法,我説:「跟隨神這是一條蒙拯救的光明之道,我也想好好在教會盡本分,可我媽總是逼迫、攔阻,現在我和我妹妹都没法正常聚會了。我很苦惱,不知道為什麽總是臨到這麽多事?」唐慧耐心地給我交通:「臨到家裏人的逼迫,這背後是撒但在攪擾、操控,我們想為神花費,撒但就藉着家裏人來攔阻,利用我們身上的軟弱點來攻擊我們,讓我們背叛神失去蒙拯救的機會,我們應該依靠神識破撒但的詭計。」然後,她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争戰。……撒但與神在靈界争戰的時候,你該怎麽滿足神,該怎麽為神站住見證?你該知道,每一件事臨到對你都是一次大的試煉,都是神需要你作見證的時候。《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今天要想在這個黑暗邪惡的世界跟隨基督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必然充滿了屬靈争戰,也必然面臨選擇。全能神作的末世審判工作是神潔净人、拯救人的最後一步工作,也是最關鍵的一步工作,神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得着從神來的真理、生命,蒙拯救剩存下來,但是神不勉强人,而是讓我們自己選擇。媽媽受撒但的迷惑、愚弄看不透追求名譽地位的虚空,一個勁兒讓我讀大學,追求知識出人頭地,我不能隨從她選擇錯誤的道路。唐慧又接着給我交通説:「你能看透追求知識、前途没有意義,有心志為神花費,選擇追求真理的道路,這是蒙神悦納的,但是涉及人生道路的大事,到底該怎麽選擇,還是在乎你自己,這個事你得多禱告尋求。」我心想,雖然我有心志跟隨基督,但是現在我媽寸步不離地監視我,而且還説要把聚會點找出來,如果我堅持不去上學,我媽肯定會找弟兄姊妹的麻煩,所以我就先答應我媽去學校上學。

到學校後,我向校方提出了休學申請,校方同意了,但得監護人同意。媽媽知道後堅决不同意,一遍又一遍地哭訴自己怎麽受苦,拉扯我和妹妹長大多麽的不容易,不讓我休學。我看到這一幕,心裏很難過:「媽媽辛辛苦苦把我和妹妹拉扯大,我還没有報答呢,如果不按照媽媽的心願行,不是太虧欠她了嗎?」想到這兒,我趕緊在心裏向神禱告:「神哪,我到底該怎麽選擇?求神開啓幫助我。」這時,我想到一段神的話:「當春暖花開之際,當天之下都遍布緑色之時,當一切在地的事物都就緒之時,所有的人、所有的物都逐漸進入神的刑罰之中,那時在地的一切工作都完畢,從此,神再不在地上動工,不在地上生存,因為神的大功已告成了。難道在這短暫之際,人就不能放下肉體嗎?什麽物能把人與神的愛隔絶呢?有何人能拆開與神的愛呢?難道是父母、是丈夫、是姐妹、是妻子、是痛苦的熬煉嗎?難道良心的感覺能把神在人裏面的形像而塗抹掉嗎?難道人對人的虧欠、對人的所作所為是人為的嗎?難道是人可以彌補的嗎?誰能自我保守呢?難道人都會自我供給嗎?誰是生活的强者呢?誰能離開『我』而獨立生活呢?《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的奥秘揭示・第二十四篇結合第二十五篇》從神的話中我認識到,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在神的主宰、命定下生存的,外表看是媽媽把我養大,但是實際上我們的生命都是從神而來,是神在供應養育着我們每一個人,父母養育兒女只是盡人的責任與義務,不存在誰虧欠誰。相反,神供應了我一切生存的所需,還擺設人事物把我一步步帶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拯救,神的愛太大了!我享受了神這麽多看顧保守和供應,却没有還報給神什麽,臨到一些現實難處,曾經對神許下的諾言也變成了欺騙,我真正虧欠的是神,是造物的主。想到神此次在地作工與主耶穌在地作工的時間一樣并不長久,我得好好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機會,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還報神的愛。當我定意要跟隨基督的時候,没想到事情也發生了轉機,我媽聽説如果曠課達到限定次數就會被學校開除學籍,她怕我常常曠課被學校開除,再也没有機會上大學了,就同意讓我休學回家了。回到家後,我媽警告我:「絶對不許你再信神了,你就老老實實在家附近找個工作,挣一年錢,來年乖乖繼續去上學。」我嘴上應着,但心裏想:「今天跟隨基督這是神的命定,也是我的選擇,我不會輕易放弃的。」

接下來,我找了一份工作,一邊上班一邊聚會,業餘時間和弟兄姊妹一起去傳福音。通過實行經歷神的話,漸漸地,我明白了一些真理,體會到只有追求真理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跟隨神的信心更大了。不知不覺又到了開學的時間,我必須面臨最後一次的選擇,我要選擇信神!那天,我回到家,看見我媽正在收拾行李,我這才知道,原來鄰居給我媽介紹了個對象,我媽要改嫁了。我特别意外,也很難過,趕忙説:「媽,你不要我們了?」我媽説:「不是媽不要你們,是你們堅持要信神,我也指望不上你們了。不管怎麽説,媽給你最後一個選擇,這是你後爸的電話號碼,你去上學的話,放假回來就打這個電話,我和你後爸去接你,如果你們還堅持信神,也别指望媽幫你們什麽了。」我還没來得及多想,媽媽就把我們送上了去學校的客車。在車上,我想了很多,一日之間,我和妹妹就成了無依無靠的流浪兒,心裏特别難受。妹妹無助地看着我説:「姐,媽不要我們了,你要是不去上學,咱們以後可怎麽辦呢?」妹妹的這番話一下戳到了我心裏最痛苦的地方,「是啊,現在親友離弃,媽媽也改嫁了,如果我繼續信神,前方的路該怎麽走?我和妹妹該去哪兒啊?我到底該怎麽選擇呢?」當時,我心裏真的特别痛苦、軟弱,我就向神禱告:「神啊,我實在勝不過去了,我想選擇滿足你,可是我已經没有信心、没有力量走下去了,我知道你在我身上花費了很多的心血代價,只是我太軟弱,不配你來拯救。」這時,我腦海中很清晰地想到了一段神的話:「到有一天這工作開展了,你全部都看見了,你就後悔了,那時你就傻眼了。有福你不會享受,有真理你不追求,你不是自找没趣嗎?……看見救恩却不追求得着救恩的人是最愚拙的人,是貪享肉體的人,是享受撒但的人。《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是啊,神的工作就要結束了,我已經看見真道了,如果我因着受不了苦選擇滿足肉體,等神的工作結束了,我錯過了這千載難逢得真理的機會,肯定會後悔的。再想起我休學這一年在教會盡本分的時光,在神話語的澆灌喂養下,我明白了一些真理,看透了世上的許多事,看到只有全能神的話能潔净人、拯救人,跟隨基督這是一條蒙拯救的光明之路,我不能再猶豫了。我的生命來源于神,我的一切都是神賜給的,盡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是天經地義的!媽媽不支持我信神,讓我追求知識出人頭地,如果我真按着媽媽的意思選擇了錯誤的道路,只能被撒但敗壞得越來越深,結局就是受懲罰被毁滅。知識不能拯救我脱離敗壞性情得着潔净變化,只有神能拯救人。家人不要我了,我還有神。回想這一路走過來,多少次我消極軟弱的時候,是神的話語扶持、幫助,加給我力量,在我最痛苦軟弱要離神而去的時候,神的話還一直感動着我的心。這個人世間只有神對我的愛是最真實的!想到這兒,我有了信心。我擦乾眼泪,對妹妹説:「神才是我們唯一的依靠,相信神會帶領我們的,咱們回去找弟兄姊妹去。」第二天,我和妹妹坐上了返程的客車回到了家鄉。之後,我們就盡上了本分。感謝神!是神話語的帶領引導讓我勝過了肉體的軟弱,選擇了這條光明的人生正道。

下一篇: 患難中堅持盡本分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這個學,我不上

印度 狄偉(Thivei) 我出生在一個基督教家庭,父母都是農民,家裏以種植蔬菜和水稻來維持生計。從小我的學習成績就很好,所以父母很支持我的學業,盼望我以後有出息,能找個好工作,改變家裏貧困的生活。那時候因着家裏貧困,父母常常借錢來支付我上學的開銷,爺爺也從他的生活費裏省錢給我,…

我不再當師傅了

中國黑龍江 陸啓明 我從小就對無綫電和家電維修感興趣,在這方面有點悟性。後來,我還開了一家家電修理,在當地也小有名氣。信神後,我一直在教會裏幫弟兄姊妹維修各種電子設備,還教弟兄姊妹學習維修技術,弟兄姊妹都挺認同我的,誇我維修技術好,有什麽東西出現故障了也都願意找我維修。時間一長,…

不願擔擔子的背後

中國安徽 楊淮 2022年9月,我和李明姊妹配搭澆灌新人。我因為剛操練,李明澆灌新人的時間長,我就比較依賴她,像培養人或解决新人的問題基本都是她在做。有時李明和我商量培養人的問題,我也是敷衍她,想着有她主要負責就行了,我只要把自己負責的新人澆灌好就可以了,空閑時間還能看看弟兄姊妹…

你真認識自己嗎

惜 愛「西曼,你很狂妄,商量工作時,没等我們發表觀點,你就直接拍板定案,自己説了算,而且説話的口氣還很生硬,讓人受轄制。」「你盡本分急功近利,總是催着、卡着我們做事。我寫講道稿遇到難處了你也不關心,和你一起盡本分感到很壓抑...」面對兩個姊妹嚴厲地指責、揭露,西曼的臉色沉了下來,心…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