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危難中誰是人的依靠(有聲讀物)

162

遼寧省 李進

街道上,一輛救護車伴隨著刺耳的鳴笛聲快速地駛向市醫院。救護車裡,靜涵的丈夫不斷地和女兒說著話:「心怡,別睡,馬上到醫院了……」心怡臉色蒼白,用微弱帶著顫慄的聲音問道:「爸爸,我是不是要死了?」聽到女兒的話,靜涵的丈夫眼裡立刻噙滿了淚水,但他又忙安慰道:「不會的,不會的,咱馬上就到醫院了……」

正在家裡做午飯的靜涵接到丈夫的電話,知道女兒出車禍了,一瞬間她感覺整個世界都靜止了,耳邊只迴蕩著丈夫的話:「心怡被車撞了,現在正在搶救,你趕緊來醫院……」

撂下電話,靜涵的心「怦怦」地跳個不停,她有些不敢相信丈夫的話,一個勁兒地問自己:「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心怡乖巧聽話,每天上學、放學都在人行道上走,怎麼會出車禍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思索時靜涵趕緊換了一身衣服,拿著錢和手機就往醫院奔去……

靜涵趕到醫院時,心怡經過緊張的搶救,已經從死亡的邊緣被救了回來。當靜涵看到心怡臉上沒有一絲血色,身上插著管子,流出的血已有大半瓶子時,靜涵的心像被什麼東西猛戳了一下,心疼不已,她知道女兒傷得太重了,都不敢去撫摸女兒,生怕弄疼了她。

靜涵從醫生那裡得知,女兒雖然保住了性命,但她的腰椎粉碎性骨折,斷裂的骨尖正好扎在神經上,神經已被扎斷了一半,必須得動手術,而且女兒不能有絲毫挪動,否則骨頭就會扎斷神經導致終身癱瘓。更要命的是目前醫院沒有能動這樣手術的醫生,必須馬上轉到省醫院進行手術,如果過了做手術的最佳時期,女兒很有可能就癱瘓了。聽到這種情況,靜涵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她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在心裡不停地問自己:「怎麼辦?怎麼辦?不去省醫院,女兒的手術沒法做,轉院動手術又怕路上顛簸,一旦在途中有個閃失,女兒腰椎的半截神經就會被扎斷,女兒後半生就再也站不起來了,這該如何是好啊?……」靜涵覺得自己遇到了從未遇到過的難題和考驗。就在靜涵感到無奈又無助時,突然想起一段神的話:「現在的關鍵就是能按著我的心意行事,這樣的人必蒙我祝福,必蒙我保守。……為什麼不把這些交託在我手中呢?是信不過我嗎?還是怕我為你安排得不妥當呢?」(摘自《第五十九篇說話》)神的話猶如一束光,頓時照亮了靜涵的心,又如一顆定心丸,使靜涵忐忑不安的心平靜了下來。靜涵心想:「是啊,我為什麼不把女兒交在神的手裡呢?神就是我們的靠山,是我們的避難所,女兒的病都在神手中掌握,她是生是死,能不能癱瘓也由神說了算,我得對神有真實的信心啊!」神話語的開啟、引導,使走投無路的靜涵找到了方向,也有了信心與動力,她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的帶領開啟,使我在最迷茫的時候有了依靠,同時也使我認識到自己心裡沒有你的地位,臨到事總想憑自己的能力解決、處理,不會依靠、仰望你。神啊!我不願憑自己做了,我願把女兒交在你的手中,不管女兒將來怎麼樣,我都願順服你的主宰安排。」禱告後,靜涵心裡踏實了許多,之前的擔憂、顧慮也漸漸地放下了一些。

幾天後,心怡轉到了省醫院。救護車雖然在途中顛簸了三個小時,但當醫生檢查時看到扎在心怡神經上的那根斷裂的骨尖並沒有移動,這使靜涵一家人都感到很慶幸。在人看,救護車顛簸了三個小時,對心怡的身體肯定會有傷害,沒想到這一路是那麼的一帆風順,靜涵知道這都是神的保守,她不由得向神獻上感謝讚美。靜涵看到了神主宰、掌管一切,就連這一根小小的神經線都在神的手中,這使靜涵對神的信心又加增了幾分。

一週後,心怡動手術的時間到了。手術前主治醫生對靜涵夫妻說:「你們要做好思想準備,患者的腰椎神經畢竟扎斷了一半,在手術中不排除取骨、接骨時會出現腰椎神經被扎斷的可能……」醫生的話使靜涵的心又一次提到了嗓子眼。簽字時,靜涵的手怎麼也抬不起來,最後還是靜涵的丈夫一咬牙,在手術單上簽了字。

医生护士抢救生命

(圖片來源:Megapixl)

之後,靜涵看著心怡被推進了手術室。隨之手術室的門關上了,靜涵的心也隨著被揪了起來,她怕心怡被推出來時再也站不起來了,也怕看到女兒絕望的眼神,她怕……恐懼戰兢瞬間襲上心頭,靜涵不敢再想下去,她努力想甩掉這些不好的想法,可這些想法就像黏住了她似的,既甩不掉也避不開。靜涵覺得自己快要崩潰了,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她彷彿等待了一個世紀那麼漫長,那麼的受煎熬,靜涵甚至在心裡盼望著能碰到醫術高明的醫生,使心怡順利做完手術……靜涵的大腦不受控制地想像著,這時她忽然意識到:「我不是把一切都交給神了嗎?為什麼一眨眼自己又想去靠人了呢?我不是口口聲聲說『人的命運都在神手中掌握』嗎?可現在我怎麼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醫生身上,卻不相信神主宰著女兒的生死呢?醫生能掌握人的命嗎?來醫院的時候不是已經看到神的作為了嗎?現在為什麼又不相信神了呢?」此時,靜涵看到自己對神的信太小,根本經不住環境的檢驗,也經不住神的試煉,靜涵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我信你卻不認識你,總認為女兒的手術能否成功取決於醫生的醫術,不相信一切都由你掌管,我真是瞎眼、愚昧。神啊!不管女兒手術成功與否,我都願把她交託在你手中,任你來擺佈,我願意依靠仰望你,順服你的擺佈安排。」

禱告後,靜涵明白了神許可這樣的環境臨到,是要成全她對神的信心。這時,靜涵不再恐慌、驚懼,心也慢慢平靜了下來,她想起了一段神的話:「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此時靜涵的心亮堂了:「是啊!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我們每個人的命運、生死也在神的主宰擺佈中,任何人都掌管、主宰不了別人的命運。女兒的手術能不能成功不取決於醫生,她的命運更不在醫生的手中,她以後能不能站起來都由神說了算。」靜涵明白了,不管女兒的手術結果如何,都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都是她該坦然面對的,她應該尋求神的心意,把一切交給神,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這才是最明智的。想到這兒,靜涵又有了信心,也有了面對現實的勇氣。

幾個小時後,手術室的門終於打開了,靜涵連忙跑去看心怡,心怡見到靜涵,虛弱地說了聲:「媽,我疼……」在心疼女兒的同時,靜涵瞬間明白了,女兒能有知覺是神給她最好的印證。那一刻,靜涵感受到了神的憐憫,流下了感恩的淚水。

之後,心怡的腰椎神經很快得到了恢復,也沒留下醫生說的後遺症。看到女兒的身體一天天好起來,靜涵從心裡發出了對神的感謝和讚美,她不由得想起自己看過的兩段神的話:「人因著信得著了許多東西,不一定得的是福氣,或得著大衛那樣的高興歡喜,或像摩西那樣有耶和華所賜的水,就如約伯那樣,他是因著信得著了耶和華的賜福,也得著了禍患。不管是得福,還是受禍,都是有福的事……」(摘自《征服工作的內幕(一)》)「你們要想被神成全,得學會在凡事上都會經歷,在臨到的事上都能得著開啟,每臨到一件事,不管是好事或壞事都能使你得益處,不能使你消極……」(摘自《對被成全之人的應許》)靜涵感到神的話說得太實在了,信神無論是得福還是受禍,的確都是福氣,就看人怎麼經歷、對待臨到的事。有些事在外表來看不是好事,但都有神的美意在其中,只要我們在臨到的事上尋求真理,尋求神的心意,就能明白神的良苦用心,在經歷中對神產生真實的認識,看見自己的缺少與不足,而且神也藉此成全我們對神的信,使我們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就如約伯失去了家產和兒女,自己也渾身長瘡,但他在經歷苦難時能注重尋求神的心意,認識到賞賜的是神,收取的還是神,他對神有敬畏的心,不以口犯罪,無論臨到什麼樣的環境他都能稱頌神的名,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最終約伯為神站住了見證,得蒙神的稱許,從此再沒有撒但的攪擾、試探,成了自由的人。

揣摩到這兒,靜涵又想到女兒出車禍動手術的事,她看到自己對神的信心實在太小、太可憐了,臨到事不是憑著自己就是依靠周圍有利的人事物,對神沒有真實的信心。在靜涵最絕望、無助的時候,神用話語引導帶領她,使她對神的全能主宰有了點認識,也明白了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任何人都改變不了,她心裡才有了真實的信心。當靜涵真心順服神,把女兒交在神手中的時候,她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這些認識也算是在這次的事故中得來的意外收穫。此時的靜涵,從心裡由衷地對神發出讚美:感謝你,我的神!

一切榮耀歸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