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映問題為什麽這麽難

2023年02月13日

菲律賓 康寧

2016年6月份,我被選為帶領,負責教會工作,我非常感謝神,立定心志要好好盡本分滿足神。接下來,我就認真地落實每項工作。在神的帶領下,工作有了些果效,我便覺得自己盡本分能體貼神的心意了。可後來藉着事實的顯明,我才看到自己是一個自私卑鄙絲毫不維護教會工作的人。

那時因為人員的調整,我們教會要補選兩名帶領。選舉當天,不少弟兄姊妹對馮月的評價不錯,上層帶領也説馮月交通得比較實際,盡本分有負擔。聽他們這麽説,我心想:「馮月是能受苦花費,但是她素質不太好,性情還很狂妄,盡本分憑己意、獨斷專行,還不容易接受别人的建議,她能勝任帶領的工作嗎?」我有些看不透,就想把馮月的情况反映一下,可是轉念一想,「上層帶領都看好馮月,我要是説馮月不合適,他們會不會覺得我對人要求太高,不能公平對待人呢?現在教會工作正缺少人負責,我如果反映錯了,那不是攔阻選舉工作嗎?帶領會不會因此撤换我呀?」于是,我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結果,馮月和張麗被選為帶領。後來,我和馮月配搭一段時間,看到她盡本分任意妄為,不尋求原則,而且盡本分有什麽缺少也不讓人提,一提就消極摔耙子。當時一個弟兄盡本分應付糊弄,給工作帶來了虧損,組長就對付他,因為説話的語氣有些重,弟兄就對組長産生了成見,可馮月没有給弟兄交通真理解决問題,也没有了解背景,就要撤换這個組長。我和張麗就給馮月交通了調整撤换人的原則,得根據人一貫的表現,還有能不能接受真理、能不能作些實際工作,不能憑己意隨便撤换人。没想到馮月聽後臉色一沉,冷冰冰地説:「你們總要求我按原則做事,我够不上,我作不了這個工作了。」她説出這句話讓我很吃驚,我們只不過是跟她交通原則,她不接受還撂挑子,拿工作出氣,這也不接受真理啊。當時我們了解到這個組長能作些實際工作,就没有撤换他。後來,一個姊妹對這個組長産生了成見,就在馮月面前上綱上綫地説組長的問題,馮月没有了解核實,聽信一面之詞,當場就要撤换這個組長,導致有些不明真相的弟兄姊妹開始孤立組長,還有的人為組長抱打不平,給教會工作帶來了打岔攪擾。看到馮月做事挺魯莽,絲毫不尋求原則,這樣下去只能給教會工作帶來更大的虧損,我就結合神的話給她指出了這個問題。但她没有接受,她只顧着低頭玩手機,對我的指點根本不屑一顧。我就想跟上層帶領反映,可又一想:「上層帶領之前對馮月的評價不錯,她會不會認為是我不能公平對待人,再把我撤换了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多幫助她吧。」我就没有反映。

還有一次,我和馮月一起到小組聚會,發現董言不服張麗做帶領,就抓住張麗的一些敗壞流露上綱上綫地論斷張麗,還説要寫信檢舉張麗。没想到馮月隨聲附和,説張麗經常站地位教訓人,她也受轄制。經馮月這麽一説,董言就更囂張了,一個勁兒地數落張麗的「罪狀」,大有不把張麗撤换不罷休的架勢。看到這一幕,我有些氣憤,她們説的張麗的表現都是一些敗壞流露,有的還不屬實,而且她們發現張麗的問題也没有交通幫助過,就盲目地定罪、檢舉,這也不符合原則啊!我意識到馮月這樣做是帶着個人的私心,因着張麗對付過她幾次,她就懷恨在心,拉幫結夥打擊張麗,發泄私憤。弟兄姊妹都在一起論是非,盯人盯事,不能正常地吃喝神的話,這樣下去會影響他們盡本分,也會給張麗帶來傷害的。我想站起來揭露,可看她們這架勢,我有種寡不敵衆的感覺,心想:「現在弟兄姊妹都站在董言一邊檢舉張麗,我如果替張麗説話,董言和馮月會不會説我袒護張麗,攔阻她們檢舉,帶領知道了會不會認為我憑情感做事,撤换我呀?反正帶領收到檢舉信後也會調查清楚的,我還是不出這個頭了吧。」于是,我就只是簡單地給弟兄姊妹交通,每個人盡本分都會流露敗壞,應該正確對待,就匆匆地結束了聚會。回去的路上,馮月又拉攏我檢舉張麗。我給馮月交通對待張麗盡本分中的敗壞流露應該憑愛心幫助,不能一味地論斷、定罪,這不符合原則,是在作惡,會觸犯神的性情。馮月聽完賭氣地不説話了,還是執意要檢舉張麗。後來,董言在教會到處散布對張麗的成見、看法,導致弟兄姊妹都排斥張麗,張麗受轄制,没法正常盡本分了。那段時間,教會工作、教會生活都受到了嚴重的影響。我心裏很自責,如果我能站出來揭露、制止董言和馮月,或者及時向上層帶領反映,也許就不會造成這麽嚴重的後果。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一個人的人性裏該具備的就是良心與理智,這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如果一個人不具備良心,也不具備正常人性的理智,那這個人是什麽人?籠統地説,是一個没有人性的人,是人性太壞的人。細節地説,這個人都有哪些喪失人性的表現呢?分析分析,這類人都有什麽特點?都有哪些具體的表現?(自私、卑鄙。)自私卑鄙的人做事應付糊弄,事不關己,高高挂起,不考慮神家利益,也不體貼神的心意,對盡本分、對見證神没有任何負擔,也没有任何責任心。……還有些人不管盡什麽本分都不負責任,發現問題也不及時向上反映,看見有人打岔攪擾也置之不理,看見惡人作惡也不攔阻,絲毫不維護神家的利益,也絲毫不考慮自己的本分、職責所在,這樣的人盡本分一點兒實際工作都不作,貪享安逸,做老好人,只為自己的虚榮、臉面、地位、利益説話做事,什麽事對他有利他才肯下點功夫、賣點力氣。《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把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看完神的話,我心裏很受觸動,我就是神話語揭示的只為自己的地位和利益做事,不考慮教會利益,自私卑鄙、没有人性的人。我明知道董言和馮月隨意論斷張麗,是在挑起事端拉幫結夥製造混亂,已經給教會工作帶來了攪擾,可我怕揭露、制止她們會惹火燒身,到時候自己的地位不保,就當縮頭烏龜,任由打岔攪擾教會的事在眼前發生,也不敢説一句公道話,結果弟兄姊妹受迷惑都排斥張麗,給張麗帶來了傷害,消極得盡不了本分,教會工作也受到了影響,我實在太自私卑鄙了。神恩待我,給我機會讓我操練做帶領,是希望我能够帶領弟兄姊妹正常地吃喝神的話過教會生活、盡本分,能够維護教會工作,保護弟兄姊妹不受敵基督、假帶領、惡人的迷惑攪擾。可我呢,臨到事只顧保全自己的地位,眼睁睁地看着教會工作受攪擾,弟兄姊妹受迷惑,生命進入受到虧損,也不管不顧,我哪有一點兒良心理智啊?想到這兒,我心裏特别難受,就向神禱告:「神啊,我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給教會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帶來了那麽大的虧損,我太卑鄙無耻了,我不願再保全自己了,我願向你悔改,求你帶領我能實行真理,維護教會工作。」之後,我就給弟兄姊妹聚會交通了分辨方面的真理,并揭露董言惡意攻擊帶領工人是在攪擾教會工作,弟兄姊妹有了分辨,不再隨從董言論斷、定罪張麗了。後來上層帶領經過調查了解,確定董言是惡人,將她清除出了教會。

過後,馮月像没事人一樣,一味地推卸責任,只是説董言如何不好,但對自己隨從惡人論斷張麗却隻字不提。馮月人性不好,盡本分還特别任意妄為,如果繼續做帶領,只會更加攔阻教會工作。可當時選她做帶領的時候,我没有把她的情况説出來,這次教會又發生了這麽嚴重的混亂,如果我有正義感,及時揭露制止董言和馮月的惡行,也不至于出現這麽嚴重的後果。這時候我才反映馮月的問題,上層帶領知道了我的表現,會不會説我自私詭詐,絲毫不維護教會工作,因此撤换我呀?想到這些,我就没有勇氣反映問題,心裏就像壓着一塊大石頭一樣沉重,喘不過氣來。我靈裏越來越黑暗,每天都渾渾噩噩的,感覺活着比死了還難受。我就想:「像我這麽懦弱的人,一次次向撒但妥協,實行不出真理,神不會喜歡的。我繼續做帶領只能攔阻教會工作,説不定還會被定性為假帶領撤换、淘汰,還不如我主動引咎辭職,就不用那麽痛苦了。」可我坐在書桌前怎麽也提不起筆來,想到教會中出現這麽多問題都有我的責任,這個時候我想的不是怎麽體貼神的心意,維護教會工作,彌補自己的過犯,還想當逃兵,我這不是背叛神嗎?哪有一點良心理智啊?我心裏備受譴責,流着泪向神禱告:「神啊,我已經分辨出馮月是假帶領,可我總考慮自己的利益,寧可教會工作受虧損,也不願揭發檢舉,甚至還想撂挑子當逃兵,我實在太自私卑鄙了!神啊,我心裏很痛苦,求你帶領我能認識自己。」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真理在你身上成為生命的時候,如果誰褻瀆神,誰對神没有敬畏,誰盡本分應付糊弄,誰打岔攪擾教會工作,你看見了就能按照真理原則對待,該分辨就分辨,該揭露就揭露。你如果没有真理作生命,仍是活在撒但性情裏,看到惡人、魔鬼打岔攪擾教會工作,你就會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置之不理,没有任何良心責備,甚至你還覺得誰攪擾教會工作都與你無關。無論教會工作、神家利益受多大損害,你都不關心,也不過問,也没有良心責備,這就是没有良心理智的人,是不信派、效力者。你吃着神的、喝着神的,享受着從神來的一切,但是神家利益受任何的損害你都覺得與你無關,這就是胳膊肘往外拐,是吃裏爬外的貨。你不維護神家利益,這還是人嗎?這就是混進教會的魔鬼。你假裝信神,冒充神選民,想在神家混飯吃,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分明就是個不信派。《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第三部分》神的話像利劍一樣扎在我心上,神揭示人只維護自己的地位和利益,看到教會工作受虧損也置之不理,這樣的表現是不信派,是讓神厭憎、恨惡的。當馮月被選為帶領後,我明知道她做事不尋求原則,己意很大,還不接受别人的建議,不適合做帶領,我想反映她的問題,可又怕上層帶領説我不能公平對待人,就不敢説出自己的想法。後來看到馮月盡本分任意妄為,隨意撤换組長,甚至還拉幫結夥論斷、定罪張麗,可我怕弟兄姊妹説我袒護張麗,牽連到自己,就不敢揭露、制止,也没有反映、檢舉,我就是神揭示的「胳膊肘往外拐」「吃裏爬外的貨」。我天天享受神話語的供應,口口聲聲喊着要體貼神的心意,可需要我站出來維護教會利益的時候,我却成了縮頭烏龜,我把個人的利益看得高于教會的利益,只為自己活着,我充當的就是撒但的差役,是在坑害教會工作,我這哪是在盡本分啊,就是在作惡。我一而再再而三地不實行真理,不體貼神的心意,看到教會工作受虧損也置之不理,實在是讓神厭憎、恨惡。我越想心裏越自責、難受,覺得不配活在神面前,只願好好悔改,重新做人。

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話:「做事别總為自己,别總考慮自己的利益,别考慮人的利益,别顧及自己的臉面、名譽、地位,先考慮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應體貼神的心意,先考慮自己盡本分有没有摻雜、有没有盡上忠心、有没有盡上責任、有没有盡上全力,是不是全身心地為你的本分、為教會的工作着想,你得考慮這些。常考慮這些,能考慮清楚了,你就容易盡好本分了。《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脱去敗壞性情才能得着自由釋放》神的話給我指明了正確的實行路途,臨到事先别考慮自己的臉面地位,應該把教會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這樣才能盡好本分。我不能再考慮自己的臉面地位了,不管反映馮月的問題後上層帶領怎麽看我,我會不會被撤换,我都應該背叛自己實行真理,不再齷齪地活着。想到這兒,我有了信心、力量,便給上層帶領寫信反映了馮月的問題,最後馮月被定性為假帶領撤换了,教會又重新選舉了新的帶領。那一刻,我感到身上的枷鎖打開了,心裏特别地釋放自由,喘口氣都是順暢的。以前我就把教會看得和外邦社會一樣,覺得我如果反映了帶領看為好的人就是得罪了帶領,那我的地位就不保了,每次要反映馮月的問題,我心裏都很糾結,一次次地妥協,不實行真理。藉着這次的經歷,我真實地體會到教會不同于世界,世界是撒但掌權,詭詐人亨通,誠實人受到排擠、打壓,教會是基督掌權、真理掌權、公義掌權,不是哪個人掌權。只要我們做事符合真理原則,是為了維護教會工作,弟兄姊妹都會支持、贊成的,即使一時遭到敵基督、假帶領的打壓,也有神的許可,也有我們該經歷的。神是公義的,神鑒察一切,一切屬撒但的邪惡勢力在教會都是站不住脚的,遲早會被顯明淘汰。我也更加體會到,只有追求真理做誠實人,才能够得到神的稱許,心裏才有真正的平安和踏實。

之後,我們同心合意地配搭作教會工作,看到了神的帶領,教會各項工作都有了果效。看到這一切,我心裏很感慨。想到之前因着我自私卑鄙,給教會工作帶來了虧損,留下了過犯,我不禁反思:「我也想實行真理滿足神,可為什麽一涉及到自己利益就能背叛真理,向撒但妥協呢?」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説:「撒但敗壞人是藉着國家政府以及那些名人、偉人的教育薰陶達到的,他們的那些鬼話成了人的生命本性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撒但的名言,已滲透到所有人的裏面,成為人的生命了,還有一些處世哲學的話也是這樣。撒但是藉着各國的傳統文化來教育人、迷惑人、敗壞人,使人類陷入滅頂之灾的汪洋大海,最後因人事奉撒但抵擋神而被神毁滅。……人類被撒但敗壞太深了,每個人的血液裏都流着撒但的毒液,可以説,人的本性都是敗壞的、邪惡的、反動的,是抵擋神的,都被撒但的哲學、撒但的毒素充滿了、浸透了,完全變成撒但的本性實質了,所以就能抵擋神,與神為敵。《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我之所以會在利益面前一次次地背叛真理,向撒但妥協,主要是因着撒但的敗壞、苦害。撒但就是藉着各種名人、偉人的言論,把它的毒素種到我們的心裏,就像「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明哲保身,但求無過」「明知不對,少説為佳」,我們把這些東西當成了生存法則,憑這些東西活着,臨到事就會保全自己,説話、做事都以為己、利己為原則,越來越自私、詭詐,寧願教會的利益受虧損也要維護自己的利益,喪失了良心理智、人格尊嚴。回想以往我從學校踏入社會時,單位的負責人讓我們給她提意見,我天真地給她提了,没想到後來髒活、累活都是我的了。我更加認定「明哲保身,但求無過」「明知不對,少説為佳」才是至理名言,再臨到事,我就睁一隻眼閉一隻眼,處處保全自己,不敢維護正義、堅持立場。信神後,我還是奉行着撒但的處世哲學,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看到馮月任意妄為、拉幫結夥,縱容惡人作惡,不適合做帶領,應該向上反映,可我怕影響到自己的地位,就一再地選擇沉默,最後我為了自保還想引咎辭職背叛神。我憑着撒但的毒素活着,説話做事没有原則、立場,是非不分、愛憎不明,没有一點正義感,就是個老好人、詭詐人,活得没有一點人格尊嚴。我看似聰明,好像保全了自己的地位,但其實是在坑害自己、斷送自己。如果我一直憑着撒但的哲學活着,只保全自己的利益,不實行真理,肯定會遭神厭弃,最後只能徹底失去蒙拯救的機會,被神毁滅。認識到這裏,我有些害怕,也恨自己憑撒但性情活着太圓滑詭詐了,明知道真理却不實行,辜負了神對我的高抬。不藉着神話語的揭示我也認識不到,這些撒但哲學都是邪惡的,是抵擋神的,只能讓人越來越失去人性理智。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追求真理變化自己,活出真正人的樣式滿足神。

之後,我為了躲避共産黨的追捕外出躲避了一段時間,回來後教會正好要選組長,我看到李君比較追求真理,盡本分也有負擔,符合選舉的條件,可帶領説,李君以往做過帶領,因狂妄自大、違背原則做事,給工作帶來了虧損被撤换了,她不適合參選。我心想:「李君雖然性情狂妄,但是被撤换後有真實的認識、悔改,盡本分也有果效,是可以參選組長的。」我就想給帶領提一下這個問題,可弟兄姊妹説他們已經向帶領尋求過了,帶領還是不建議李君參選。我心裏不由得又開始争戰了起來:「帶領已經明確地説不讓李君參選了,我再提,不顯得自己太狂妄了嗎?再説我剛回本地,如果我提得不對,會不會影響給我安排本分啊?」想到這兒,我就猶豫了。這個時候,我意識到我又想保全自己的利益了,我就禱告神,求神帶領我能實行真理。我看到神的話:「神要的是人一顆什麽樣的心?首先,這顆心得誠實,能老老實實、脚踏實地盡本分,能維護教會的工作,……另外,這顆心得喜愛真理。喜愛真理主要指什麽?就是喜愛正面事物,有正義感,能真心為神花費,能真實愛神,能順服神,能見證神。《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必須具備的五個條件》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最看重人有一顆誠實、正直的心,臨到事能够體貼神的心意,把教會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想到以往我自私卑鄙,總維護自己的利益,活得没有人格尊嚴,我不能再這麽齷齪地活着了,我得實行真理,把發現的問題給帶領提出來。第二天,我就結合相關的原則給帶領寫信反映了這個問題。没過幾天,帶領來信説同意讓李君參加選舉,隨後李君被選為了組長。我心裏感慨萬分,更加真實地體會到教會是基督掌權,只有做誠實人才能够滿足神。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没有地位就不能蒙拯救嗎

中國廣東 依蕁這幾年,我一直在外地盡本分,負責教會的工作,雖然我患有先天性心臟病,但身體一直没什麽大礙。這兩年隨着年齡的增長,我的精神、體力都大不如前,有時熬點夜第二天起來就會很累,渾身没勁,心臟很不舒服。2021年8月,帶領考慮到我的身體狀况,怕我繼續做帶領壓力大,身體吃不消,…

解决狂妄不容易

韓國 悔改 2020年,我們教會福音工作果效不好,福音執事被撤换了,我被選為了福音執事。聽到這個消息,我心裏既忐忑又高興,心想:「既然弟兄姊妹選我,這就説明我有潜力呀。我操練傳福音也好幾年了,還没做過福音執事呢,現在終于有機會了,我可得好好幹,讓大家看看我的實力。」接下來的日子裏…

見證神才是真正的盡本分

韓國 心睿最近,我看了一些新人的經歷見證視頻,心裏很受感動。他們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才兩三年就能談出經歷見證,我覺得挺蒙羞的,我開始反省自己為什麽信神多年不能見證神。一天,我看到一段神的話:「你們經歷的、看見的是高于歷代聖徒、先知的,但你們也能將我見證得高于歷代聖徒、先知的言語嗎?我…

我這樣受苦是為了什麽

意大利 惜恩信神後,我看到很多帶領工人都很能吃苦,不管颳風下雨都堅持作工、盡本分,弟兄姊妹也都贊成、佩服,我心裏就很羡慕,希望自己也能成為像他們那樣能吃苦付代價的人,好得到人的高看。于是,我熱心追求,後來被選為教會帶領。我每天忙忙碌碌地盡着本分,有弟兄姊妹誇我挺能吃苦,是個追求真…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