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次次酷刑折磨中

2024年01月29日

中國黑龍江 吴明

2000年12月的一天,下午5點左右,我和妻子還有兩個弟兄姊妹正在家聚會,突然聽到「哐!哐!哐!」一陣急促的砸門聲,我快速地把書藏好。接着,六七個警察闖進屋,一個警察吼道:「你們在幹什麽?是不是在聚會?」他强行讓我在搜查令上簽了字,之後翻箱倒櫃,家裏很快被翻得一片狼藉。他們搜出了神話語書籍和兩台録音機。政保科的副科長吕某拿着幾本神話語書走到我面前説:「這就是抓你的證據。」説着就把我們幾個人押上了車。我在心裏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哪,今天被抓有你的許可,不管接下來警察怎麽折磨我,我决不當猶大、不背叛你!」

到了派出所,警察把我們分開審訊。一個姓金的警察指着我説:「你家這些書是誰給你的?誰傳你信神的?你們的帶領是誰?」我没吭聲。他又惡狠狠地説:「你説不説?不説今天就打死你!」見我不説,一個警察上來就在我頭上狠打了幾拳,又使勁扇了我兩耳光,我被打得眼冒金星,臉火辣辣地痛,他又朝我的大腿猛踹了幾脚。金某又把一本報刊捲成筒,使勁抽打我的臉,惡狠狠地説:「别跟他廢話!給他上繩刑,讓他嘗嘗我們的厲害!」説着,一個警察拿來一根0.5公分粗的繩子,扒掉我的外衣,只留下一件薄薄的秋衣,他們一邊一個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摁倒在地上,又用繩子從我的脖子後面繞一圈,在前面打了個十字,叉開後把我的胳膊綁上,又用繩子把我的雙手綁在背後,然後把繩子穿在我脖子後面的繩子上,使勁地往上提,連同我兩邊的肩膀緊緊地捆在了一起,細細的繩子勒進我的肉裏,我的胳膊像斷了一樣,鑽心地痛。他們又讓我把腿劈成90度,頭朝下撅着,腰也彎成90度。不一會兒,我就頭昏腦脹,眼睛感覺往外凸,臉上的汗水不停地往下滴,把地板打濕了一大片。我又累又痛,身體直晃,兩條腿站不住,我想把腿收一收,緩解一下,可我稍微一動,金某就踹我的屁股,喝令我不許動。我疼痛難忍,心裏又氣又恨,心想:那麽多違法犯罪的人你們不管,我信神走正道,没有違反任何法律,你們却這樣折磨我,真是太邪惡了!我想到神的話説:「什麽古代傳人,什麽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麽宗教信仰自由,什麽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作工與進入 八》我終于看清了共産黨的醜惡嘴臉,他們説「宗教信仰自由」「人民警察為人民」都是騙人的鬼話。共産黨對外打着信仰自由的幌子,事實上却對信神的人狠下毒手,恨不得斬盡殺絶,共産黨就是抵擋神、仇恨神的撒但惡魔。他們越這樣折磨我,我越要好好信神,信到底!

大約半個小時後,我渾身無力,頭和眼睛直發脹,腿又木又麻,手和胳膊都失去了知覺,衣服也都濕透了。這時,我聽見金某説:「上繩不能超過半小時,過了半小時胳膊就廢了。」説着,他們把繩子給我解開了,解開繩子的那一刻,我一下子癱坐在地上,渾身疼痛。接着,兩個警察一邊一個拽着我的手,像摇大繩一樣轉圈摇我的胳膊,摇了幾下,我的兩隻手頓時感覺鑽心地痛。金某又問我:「你的書到底是從哪兒來的?你們帶領是誰?誰傳的你?快説!」吕某又假惺惺地説:「你就説了吧,多大點事啊?説了就不用受這些苦了。」我心想:「讓我出賣弟兄姊妹,休想!」見我不説,金某氣急敗壞地説:「再給他上繩,看他能扛到什麽時候!」説着又給我上繩。這一次上繩比第一次綁得更緊了,繩子勒在第一次的血口上,比第一次更痛。我在心裏不停地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使我能够勝過肉體的痛苦。半個小時後,他們見問不出什麽就給我鬆了綁。

晚上12點半左右,警察把我送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裏,每天只吃兩頓飯,每頓一個窩窩頭和一勺菜,窩窩頭裏面都是玉米瓤,就是粉碎的玉米棒,菜有一半都是爛的,碗底都是泥。每天從早上6點一直到晚上8點,除了吃飯和上午放風半小時外,就得一直盤腿坐着,每次盤腿我稍微一動,就有人打我。之前在派出所上繩,我的肩膀被勒出了一道口子,滲出的黄色液體把衣服滲透了,手腕也開始淌血,腫得紫紅紫紅的,身體的各個關節都疼痛難忍,連起來上厠所都特别困難。我覺得這裏真不是人呆的地方,不知道這暗無天日的牢獄生活什麽時候是個頭,一想到這些我就特别受煎熬。痛苦中,我一遍遍向神禱告,求神帶領我明白神的心意,能剛强起來,站住見證。我想到神的話説:「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我揣摩着神的話,心裏很受激勵,臨到這樣的環境,有神的許可,神是要藉着苦難的環境成全人的信心和愛心。神希望我能站住見證,羞辱魔鬼撒但,可我受點苦就想擺脱,這哪有一點兒見證啊?想想我雖然遭受警察的摧殘折磨,但這更讓我看清了共産黨抵擋神的惡魔實質,使我能從心裏恨惡它,背叛它,不再受它的迷惑,這是神對我的拯救啊!明白了神的心意,我不那麽難受了,立下心志:受苦再多我也要依靠神走下去,為神站住見證。

一天,政保科的人來提審我,我心裏有些緊張,不知道他們又要給我上什麽刑來折磨我,我在心裏默默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到了提審室,副科長吕某假惺惺地説:「你快交代了吧,交代完了就放你回家。我們去你家了,你孩子還那麽小,没人照顧多可憐啊,快説了吧!」聽他一提到孩子,我心裏很難受,我們夫妻倆都被共産黨抓捕了,孩子還要受到牽連,他們還那麽小,没人照顧可怎麽生活啊?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説:「我民應時時防備撒但的詭計,為我把守我家中之門,……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後悔也來不及。《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三篇》我意識到這是撒但的詭計,警察是利用親情來引誘我背叛神,我不能上當。我又想到神的話説:「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説了算,什麽事不是在我手中?《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一篇》神主宰掌管一切,孩子也在神的手中,我願把孩子交托給神,不管警察用什麽花招,我都要站住見證,决不當猶大!吕某又反覆逼問我教會的情况,見我不説,金某就對我拳打脚踢,邊打邊駡:「讓你不説,不説我打死你!」我被打得頭昏腦脹。金某打了一陣,累得直喘粗氣,惡狠狠地説:「你以為不説就没事了?不説照樣定你的罪!對付你,我們有的是辦法!」説着他就把我的外衣、棉鞋和襪子强行脱掉,又挽起我的褲腿露出小腿肚,把我拽到提審室外的一輛大貨車旁,把我雙手銬在車門的把手上。車門很高,我雙手舉過頭頂才能被銬上。當時地上的積雪大約一尺多深,金某在我站的位置用脚趟出一平方米左右的空地,露出沙土地,上面還有薄冰。他讓我光脚站在冰地上,惡狠狠地説:「你不説,今天就凍死你,讓你後半生變成殘廢!」説完他就進屋了。

那年冬天特别冷,室外零下20攝氏度左右,我剛被銬上就感覺風吹到身上冰冷刺骨,加上我站的位置特别空曠,風呼呼地颳,我的身體慢慢地就失去知覺了。我在心裏不住地向神禱告:「神哪,我只願將全人交在你的手裏,願你加給我信心、力量,加給我受苦的心志。」禱告後,我默默地唱起神話語詩歌當為真理捨一切》:

1 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

2 你應當追求一切美的、善的事物,追求更有意義的人生的道路。這樣庸俗地活着而且一點追求目標都没有,這不還是虚度嗎?你能得着什麽呢?你當為一個真理而捨弃一切的肉體享受,你不應該為一點點享受而丢掉所有的真理,這樣的人没有人格,没有尊嚴,没有存活的意義!

——《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我心裏很受激勵,我不能向撒但屈服,今天就是被凍死了,我也得為神作見證!半個多小時後,一個看守所的管教路過,看到我被銬在車門上,邊朝提審室的方向走,邊大聲喊:「你們這樣提審人,凍壞了我們可不收!」那個管教進屋没多久,金某他們就出來把我拖進了屋裏。當時,我的雙手和雙脚已經凍得失去知覺了,嘴凍得發麻,心也在哆嗦,我在地上坐了一個多小時才慢慢地緩了過來。吕某看着我痛苦的樣子,幸灾樂禍地説:「你們還不如那些搶錢的,他們那是有能耐,你們為信神的事受這苦,多不值得啊。你就是不説,我照樣定你的罪!」聽了他的話,我心裏特别氣憤,這幫警察真是顛倒黑白,把搶劫犯罪説成是有能耐,我們信神走正道,却被他們當成罪犯,當成仇敵,受到這樣非人的折磨!我看着他們醜惡的嘴臉,在心裏禱告咒詛他們!最後,他們見我什麽也不説,就把我送回了號房。

當天晚上,我的兩隻脚又疼又癢,開始起泡。第二天早上,我的整個脚起了血泡,像被開水燙過一樣,血泡一個連着一個,大的有鷄蛋黄那麽大,小的像指頭肚那麽大,根本走不了路,想撓又不敢撓,泡破了就粘在襪子上,整個小腿又木又癢。接着,我開始發燒,臉燒得通紅。到了第三天,我的脚就被感染了,腫得連最大號的拖鞋都穿不上,小腿腫成原來的兩倍粗,脚踝也成了黑紫色。管教怕擔責任才把我送到了醫院。醫生説我右側的脚踝感染化膿了,必須得動手術,進了手術室,我聽到醫生跟手術室裏的人説:「頭兩天有個犯人也是這樣,被凍得腿感染了,得骨髓炎死了。」聽了醫生的話,我有點害怕,「我的脚也被感染了,都走不了路了,我會不會得骨髓炎哪?要是得了骨髓炎,就是不死,留下後遺症殘廢了可怎麽辦哪?我還這麽年輕,一家人的生活還得靠我呢。」我越想越痛苦。這時,我想起神話語詩歌《如何才能被成全》:「在苦難臨到的時候,你能够不體貼肉體,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隱藏的時候,你能有信心跟從神,以往的愛心還不變、不消失,無論神怎麽作,你都任神擺布,寧肯咒詛自己的肉體也不埋怨神,臨到試煉時寧肯忍痛割愛、流泪痛哭也得滿足神,這才是真實的愛、真實的信心。《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在苦難臨到的時候,神希望我有信心、有毅力,能够站住見證。之前幾次遭受酷刑折磨,我覺得自己挺有信心,今天看到脚真被凍壞了,我就開始為自己的生活、後路擔心,怕自己死,怕腿殘廢了,我的身量實在太小了,對神根本没有真實的信與順服。想到這些,我向神禱告:「神哪!我不願再為自己以後考慮了,願順服你的擺布和安排,就是死,我也要站住見證滿足你。」住院期間,警察一直把我銬在床上,只有上厠所和吃飯的時候給我打開。一天,我去衛生間,有兩個女病人路過,問:「他犯的是什麽罪?」金某説:「是强奸犯!」兩個病人用鄙視的眼神看着我,我心裏特别氣憤,他們真是顛倒黑白,胡説八道!

過了半個月,我的腿消腫了,但走路還是一瘸一拐的,管教把我帶回了看守所。一天,來了三個陌生的警察要提審我,看我在打點滴,他們惡狠狠地説:「給我拔了!對他太仁慈了,還打什麽點滴?没讓他死就不錯了!」我心裏特别氣憤,這幫惡魔,把我凍成這樣,還説對我太仁慈了,真是心狠手辣!

到了提審室,一個男警説:「你的案子交給我們刑警隊了,政保科拿你没辦法,我們對付你的辦法有的是!」看着他們一個個面目狰獰、凶神惡煞的樣子,我心裏很緊張,身上也直冒汗,以往我聽説過刑警隊是審重大案件的,他們折磨人都特别凶狠殘忍,不知道他們會用什麽酷刑折磨我,我能不能扛得住啊?我趕緊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加給我受苦的心志。那個男警又説:「再硬的漢子在我們這裏都得服服帖帖地招供,我們刑警隊就是專門治人的,對你們信全能神的是打死白死,你趕緊交代!」我説:「我没什麽可説的。」他氣得左右開弓狠扇了我幾個耳光,我被打矇了,只感覺臉被打得火辣辣地痛,血從嘴角淌了下來,感覺嘴和臉都被打腫了。看見他們個個五大三粗,出手又這麽狠,我有些擔心:照這樣打下去,我會不會被打殘、打死啊?要是我受不了酷刑出賣了,那可就成猶大了。我趕緊來到神面前禱告。禱告後,我想到了一句神的話:「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神的話給了我信心,我暗立心志:就是今天被打殘、打死,我也决不當猶大!他們又猛扇了我幾個耳光,狠踢了我幾脚,接着,又像之前一樣給我上繩。這一次比上次還狠,他們把我的胳膊往後背,使勁地往上提繩子,我的胳膊像斷了一樣,鑽心地痛。半個小時後,我的手就被勒得黑紫,他們看我快不行了,才解開繩子。又過了半個小時,看我的手腕緩過來一點,又第二次給我上繩。這一次,他們拿來一根拖把,用拖把杆在我脖子後面的繩子上擰了兩圈,使我的手臂和肩膀收得更緊了,一個警察坐在椅子上用手按住我身後的拖把,用力地往下壓,我的兩個胳膊疼痛難忍,像被折斷了一樣。他一邊按一邊不停地逼問我:「你們有多少人?帶領是誰?」見我不説,他們找來三個啤酒瓶,塞在我的兩個胳膊下,我感覺胳膊像要被拽下來了,疼得我撕心裂肺,差點昏死過去。我在心裏不停地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力量。接着,兩個警察走到我的兩側,把我的秋衣撩起來,用礦泉水的瓶蓋那端使勁剮蹭我的兩肋,疼得我大聲慘叫。一個警察吼着説:「你知道疼啊,怎麽不讓你的神來救你呢?知道疼就快説!」邊説邊在我的肋骨上來回使勁地刮,我的兩肋都被刮破了皮,火辣辣地痛。他們又狠狠地按住我的頭,氣急敗壞地説:「不行就把他拉到没人的地方打死他!這些信神的,還不如那些搶錢的,哪怕去搶錢,受點苦也值啊!」「你説吧,受這苦多不值啊,説了就完事了。」當時我感覺身體的承受力已經到了極限,心想要不就説點無關緊要的,或許還能少受點苦。可又一想,我要是説了就是猶大,是背叛神,我不能説。我在心裏不住地向神禱告:「神哪!我實在挺不住了,求你加給我力量,保守我能站立住。」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説:「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神的話再次給了我力量,我感受到神一直在我身邊帶領我,受苦再大我也要依靠神走下去。我向神禱告:「神哪,我能承受到什麽程度你知道,不管他們怎麽折磨我,我都不背叛你,如果我實在承受不了痛苦,我寧可撞死也决不當猶大!」

第二次上完繩,我癱坐在地上,剛緩了一會兒,一個警察就一把薅住我的衣領,把我推到墻上,雙手使勁掐住我的脖子,惡狠狠地説:「我今天掐死你!」我被掐得喘不過氣來,用盡全身的力氣把他推開,他往後一退,愣住了。我自己都覺得意外,經過一個月的折磨,我已經很消瘦了,今天又遭受這些酷刑,已經没有力氣了,没想到還能把他推開,我知道這是神在幫助我,加給我力量。他們一直折磨我到下午一點多,一個刑警氣憤地説:「你太頑固了,明天我們繼續提審你,看你能扛到什麽時候,你不説就天天提審你,直到你説為止!」晚上,我躺在鋪上,已經是遍體鱗傷,兩肋被他們硬生生地刮破了皮,連喘氣都疼,胳膊疼得連衣服都不能脱,我掀起衣領看到肩膀上愈合的傷口又被勒出了血口子,手腕也勒得都是血印子。這幫魔鬼,為了逼我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什麽殘忍的招都用,恨不得把我治死,他們就是一夥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惡魔!想起警察説明天還要繼續提審,我心裏有些膽怯、害怕,不知道明天的酷刑會不會比今天更狠更重,我會不會被他們折磨死啊?這幫惡警是不逼我説出教會的情况不罷休,可我要是説了,就是背叛神的猶大,不説,很可能被他們折磨死。我一遍遍向神禱告:「神哪,我的身量實在太小,憑我自己真是勝不過去,但我不願意做猶大背叛你,求你幫助我、帶領我。」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説:「那些在患難中并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我要告訴你們:任何一個傷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寬容;任何一個忠于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我反覆地揣摩着這些話,感受到神的性情公義不容人觸犯,我要是為了自己不受苦,就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這是觸犯神性情的事,最終得遭懲罰。又想到這一路經歷過來,若不是神話語的帶領,我根本勝不過惡警的摧殘折磨,我今天還能活下來,這是神對我的保守。我的生死都在神手中,没有神的許可,撒但也奪不去我的命。想到這兒,我有了豁出一切為神站住見證的决心。没想到當我有信心面對接下來的提審時,他們没再提審我。一個多月後,吕某通知我:「你的案子結了,你被判刑一年,你的親屬為你辦取保候審了。你回家後,一年内哪兒都不能去,隨時傳唤,你隨時就得到。」

被釋放後,為了躲避警察的監視,我只好離開家去外地盡本分。經歷共産黨的抓捕、迫害,我徹底看清了共産黨抵擋神、仇恨神的惡魔實質,對它恨之入骨,我也實際地感受到了神對我的愛與拯救,在我遭受酷刑折磨快要承受不住的時候,神一直在我身邊看顧保守我,用話語帶領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勝過了惡魔的殘害,有了誓死跟隨神、為神站住見證的决心。感謝神!

下一篇: 十九年的血與泪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突如其來的遭遇

中國山東 周安 2009年4月的一天傍晚,我盡本分回家的路上,迎面開來一輛警車,從車上下來四個便衣警察,不由分説强行把我推上警車。面對突如其來的抓捕,我有些矇,還不太相信自己被抓了。坐在車上,我想到身上還帶着100元奉獻款和單據,就把手伸到口袋裏,想把單據扔出去,但警察一直盯着我…

基督徒逃離家庭背後的故事

江西省 思念 雨欣好不容易打開鎖在她手上的鎖鏈,慌忙跑到大門口却發現門已被家人反鎖了。此時的雨欣急得團團轉,想到自己已經被丈夫用鐵鏈鎖了一個星期了,現在家裏没人,終于有了逃離的機會,可是大門近在咫尺却出不去,如果這個時候家人回來了怎麽辦?雨欣急得四處觀望,這時她的視綫停在了窗户上…

八年的逃亡生活

中國東北 芳草 2012年12月中旬,共産黨在全國範圍内對信神的人展開統一大抓捕,四天時間,我們市就有一百二十多個弟兄姊妹被抓。當時,我侄女被抓了,就直接牽連到了我。帶領也來信説,跟我一起盡本分的同工被抓了,她受不了酷刑折磨,把我給出賣了,警察正在通緝追捕我。從那時候我就離開了家…

酷刑折磨使我信心更堅定

中國山西 趙睿2009年春,共産黨對全能神教會又一次進行了大規模的抓捕,各地都有不少教會帶領和弟兄姊妹被抓坐監。一天晚上九點左右,我和配搭的姊妹從王姊妹家出來,剛走到馬路上,突然從背後躥出三個男子,他們用力拽住我們的胳膊,大聲吼着:「走!跟我們走一趟!」我們還没反應過來是怎麽回事…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