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失敗跌倒使我看清自己錯謬的追求觀點

79

秋 月

2006年的夏天,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末世救恩,通過讀全能神的話語和弟兄姊妹一起過教會生活,我明白了一些真理,知道了宇宙萬物是神造的,是神宰掌管著萬物的變化規律與運行軌跡,是神賜給人類陽光、空氣、水等各種生存所需的條件,人類就應該敬拜神;也知道現在是末世了,人類已經被撒但敗壞得喪失了良心、理智,喪失了人性,到了讓神不堪入目的地步,神這次道成肉身來在地上是用話語來審判潔淨人,最終得著一班對神有認識,能順服神、見證神的人。為此,我感慨萬千,覺得自己能趕上這樣的好時機,真是太有福了!於是,我熱心追求,常常讀神的話語,參加教會生活,一有空就給自己的親戚朋友傳福音。弟兄姊妹看我熱心追求,就選舉我盡教會負責人的本分。

接受這個本分後,我更有勁了,心想:「神這樣高抬我,弟兄姊妹這樣信任我,我一定要把這個本分盡好,還報神的愛。」於是,我起早貪黑地下小組聚會,扶持軟弱的弟兄姊妹,料理教會的各樣事務,每天樂此不疲地奔跑花費著。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弟兄姊妹都誇我有負擔,有責任心,上層負責人對我的工作也很認可。因和我一起盡本分的王姊妹家庭纏累比較大,不能把心更多的用在教會工作上,這樣教會的各項工作幾乎是我一個人說了算,弟兄姊妹有什麼事都找我。我便沾沾自喜地活在自我欣賞中,覺得自己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理所當然地享受著弟兄姊妹的高看、仰望。

後來,王姊妹因無法勝任教會負責人的本分,上層帶領就安排一個信神一年多的傅姊妹和我一起盡本分。傅姊妹雖然信神時間短,但追求真理,注重自己的生命進入,平時聚會能單純敞開和弟兄姊妹交心,了解弟兄姊妹生命進入和盡本分中的難處,然後再找相應的神的話交通解決,大家都願意和她一起聚會聽她交通。經常有弟兄姊妹對我說傅姊妹雖然交通得淺,可挺有路途的。剛開始聽到這樣的話時,我心裡挺高興的,覺得姊妹交通真理有路途,弟兄姊妹就可以跟著沾光了,若是再能擔事,那我就輕省一些了。可後來不斷地聽到弟兄姊妹誇獎傅姊妹,我心裡就不是滋味了,心想:「弟兄姊妹說傅姊妹交通真理透亮,就是修理對付他們也願意接受,那言外之意就是我說話不好聽,交通真理也不透亮,我修理對付弟兄姊妹,他們根本就接受不了了?傅姊妹信神時間短,剛盡負責人的本分就得到弟兄姊妹的擁護、稱讚,照這樣下去,很快就取代了我在弟兄姊妹心中的位置,那我還能在這裡呆下去嗎?」想到這兒,我心裡有了一種危機感,不行!我也得說話柔和一點,學著像傅姊妹一樣和弟兄姊妹交心,這樣才能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稱讚。於是,我努力地模仿傅姊妹,說話口氣柔和了許多,聚會時先聽大家有什麼問題,再找神的話交通解決。這樣實行了一段時間後,我覺得自己比之前變化了不少,想著這下弟兄姊妹應該誇讚我了吧!可聽到的還是對傅姊妹的誇讚聲。有時我和傅姊妹一起下組聚會,傅姊妹交通時,大家就附和著點頭、接話;而我交通時,儘管我很賣力,但大家就沒有那樣附和我。我感到自己在弟兄姊妹心中一點地位也沒有了,就對傅姊妹的嫉妒越來越大,以至於聽到有人提起她的名字我都生氣、上火。一次,我去一個姊妹家了解她所傳福音對象的情況,姊妹說她還沒去看那個福音對象,因為傅姊妹說要和她一起去,她正等著傅姊妹來找她呢。我一聽這麼長時間都沒去看這個福音對象,還要等傅姊妹一起去,心裡的一股無名火「噌噌」往上冒,生氣地對姊妹說:「咱們盡本分得依靠神,不能光依靠人。」沒想到姊妹不接受,我更生氣了,就對付了她一頓,直到她答應去看福音對象為止。

極端,黑暗,難過

還有一次,我去一個小組聚會,本來那天應該是傅姊妹去的,可她有事去不了,我就去了那兒。剛一進屋,有個姊妹就問我:「傅姊妹怎麼沒來?我還有個問題要問她呢!」聽了姊妹的問話,我有些尷尬,心想:「你太不給我面子了,難道就傅姊妹能給你解決問題,我就不能了?我一定要好好交通,讓你們看看我並不比傅姊妹差。」於是聚會時我就有意問大家有什麼難處,然後針對她們提的問題禱告神用心揣摩該怎麼交通,用哪些神的話解決。一個聚會下來,大家的問題藉著交通神的話語都得到了解決,可我心裡還是挺難受的,總覺得是傅姊妹搶了我的位置,要不然我怎麼會落得這麼尷尬的地步,聚個會還這麼費勁呢!我對傅姊妹的嫉妒、怨恨又多了一層,便在心裡暗暗使勁:「以後我得多裝備真理,不能讓傅姊妹壓過我。」之後,一有時間我就趕緊讀神的話,聽講道交通,以便發現弟兄姊妹的問題能給他們解決,這樣弟兄姊妹有問題就會來找我了。一次,上層負責人來信約我們聚會,說一個人去就行了。我心想:「若是讓傅姊妹去,她聽得多了,那回來聚會交通的不就更好了嗎?弟兄姊妹不得更喜歡她,那不就顯得我更遜色了嗎?不行!我得去,這樣我就可以從上層負責人的交通中多明白點,回來給弟兄姊妹交通就比傅姊妹好了,到時候弟兄姊妹就會高看我的。」想到這兒,我就對傅姊妹說:「上層帶領要了解教會的一些情況,你還不太了解,這次我去吧。」姊妹聽我這麼說就答應了。就這樣,每次上層帶領約我們其中一個人去聚會時,我就找各種理由說讓我去,結果每次都是我去。就在我追逐名利和姊妹明爭暗鬥、比試高低時,神嚴厲的審判臨到了我。

一天,我聽說幾個姊妹給上層負責人去信檢舉我,說我講字句道理,不能用實際經歷解決問題,有時還站地位教訓人,不適合再盡教會負責人的本分。這個消息就像當頭一棒,把我打矇了,我的情形消極到一個地步,一想到自己在教會裡起早貪黑地盡本分,不僅沒有得到弟兄姊妹的認可,反而還被檢舉說我不適合盡負責人的本分,我心裡有說不出的委屈難受。面對這樣的現實,我不知道這是神嚴厲的審判刑罰臨到了,而是一頭鑽到這個事裡,心裡對檢舉我的幾個姊妹有了看法,每次見到她們,我就心跳加快、血氣上升,好幾次都想問問她們,但又覺得那樣做他們會覺得我不是個追求真理、接受真理的人,在弟兄姊妹面前就更沒有好的形象了,就又忍了下來。可我內心還是很痛苦,不知怎麼做才能從這種情形中走出來,下小組聚會也沒有往日的勁頭了。在矛盾與痛苦中,我只能不斷地向神哭訴自己的不解和委屈。一天晚上,我難受得又一次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現在心裡好難受,面對被幾個姊妹檢舉這件事,我心裡一直耿耿於懷,覺著很委屈,對姊妹們還產生了恨意,我也知道不應該這樣,可我控制不住自己,面對這樣的環境我不知該學什麼功課,求您開啟帶領我從這裡走出來吧。」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在走今天的道路中你當怎樣追求才是最合適的?你當把自己看為一個什麼樣的人物來追求?你當知道,你該怎麼對待今天這所臨到你的一切,或試煉或苦難,或無情的刑罰或咒詛,臨到這一切,你都應當作慎重的考慮。」(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學無術的人不就是畜生嗎?》)神審判的話語使我委屈的心平靜了下來,揣摩著神的話語,我不禁捫心自問:是啊,我尋求過怎麼追求才是神所喜悅的嗎?我把自己看為什麼樣的人物來追求呢?這些問題我都沒有揣摩過,只知道每天起早貪黑地跑,就想著怎麼壓過傅姊妹,怎麼讓弟兄姊妹說我好,處處顯露自己、見證自己。主耶穌曾經說過:「無病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路5:31)而我卻把自己置於神的話以外,裝備神的話都是針對別人的情形,是給別人解決問題,好像自己不是敗壞的人,不需要神話語的審判刑罰,這不就是講字句道理嗎?姊妹們檢舉的一點也沒錯呀,可我不但不反省還覺得自己委屈,我真是太狂妄了!神的話說:「你並不把這一次一次的擊打、管教視為最好的保護,而是將其看作蒼天的無理取鬧或是對你的合適的報應,你,太無知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學無術的人不就是畜生嗎?》)仔細想想,臨到這樣的審判刑罰不是無緣無故的,是神針對我的敗壞、悖逆擺設的,可我沒有慎重對待來認識自己,只把眼光盯在別人身上,認為是姊妹們跟我過不去,還對姊妹們產生恨意,並沒認識到臨到這樣令我難堪、丟面子的事是出於神的,我這不是太無知了嗎!當我認識到這兒的時候,心裡平靜了許多,也不再把眼光盯在姊妹們身上了。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你們各人都在眾人中升為至高,升為眾人的祖宗。你們又甚是蠻橫,在所有的蛆蟲中橫衝直撞,尋找安樂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蟲;你們的心地陰險毒辣,勝過那滄海中沉沒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糞土中的最底層,將那從上到下的蛆蟲攪擾得不得安寧,互相廝殺一陣,便安靜下來了;你們並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這糞土中還互相侵略,能爭出什麼東西來?你們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著我的面卻互相你爭我奪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作為每個事奉的人,你得能做到凡事維護教會的利益,不為個人利益著想,不能搞獨來獨往,你拆他的台,他拆你的台,能這樣行的人就不配事奉神!這種人性情太壞,沒有一點人性,純屬撒但!是畜類!……這樣的性情怎能事奉神呢?這樣的作工弟兄姊妹怎麼能得供應呢?你不僅不能把人帶入生命的正道上,反而把敗壞的性情注射給弟兄姊妹,你不是坑人嗎?你的良心太壞了,簡直是壞透了!你不進入實際,不實行真理,而且還不知羞恥地在別人面前暴露你的鬼性,你太沒臉皮了!把弟兄姊妹交給你帶,都讓你給帶到地獄裡了,你不是壞了良心的人嗎?也太不知羞恥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應效法以色列人的事奉》)神嚴厲的審判之語句句扎在我的心上,把我的醜陋面目揭示得淋漓盡致,使我不由得想到這一段時間自己的流露。想想自從傅姊妹調上來後,我看見傅姊妹生命進入快,交通真理比較透亮,弟兄姊妹都喜歡她時,我心裡就不舒服,生怕姊妹搶走我的風頭,失去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地位,就處心積慮、絞盡腦汁地想法要壓過她;當上層帶領要我們其中一個人去聚會時,我唯恐姊妹超過我,就想方設法不讓姊妹去,自己卻借用聚會聽來的亮光顯露自己,迷惑弟兄姊妹,想讓弟兄姊妹都擁護、高看我;當傅姊妹交通時,我巴不得姊妹交通不出來,恨不得讓弟兄姊妹都聽我的,都說我好,因著自己的臉面地位得不到滿足,還打著讓姊妹趕快扶持福音對象的旗號衝姊妹發火,教訓姊妹,簡直失去了人性;當神興起幾個姊妹檢舉我時,我不但不接受神的審判刑罰反省自己,反而還為失去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地位痛苦、難受,對弟兄姊妹產生恨意。我哪是在追求真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啊?完全是為名譽地位作工。神安排姊妹和我一起配搭,是希望我能和姊妹取長補短,同心合意維護神家利益,把弟兄姊妹帶到神面前,得著神的拯救。姊妹交通的有亮光,有路途,能解決弟兄姊妹的問題,大家願意聽,我該支持、配合才是維護神的作工,體貼神的心意,才是有良心、有理智的表現。可我棄神的心意而不顧,整天嫉賢妒能、爭名奪利,沒有一點正常人該有的良心與理智。現在想想就是弟兄姊妹都說我好,我的自私、狂妄性情一點沒有變化,不還是個敗壞的人嗎?不還是糞土中的蛆蟲嗎?人的心是神的殿,人心裡只應該有神的地位,只應該敬拜神,可我總想把人都帶到我面前,讓人高看、仰望我,這不是抵擋神、背叛神嗎?我這樣事奉神,不但坑了自己,也坑了弟兄姊妹呀!我真是被撒但弄瞎了心眼,悖逆神、抵擋神還沒有知覺,還恬不知恥地為自己喊冤叫屈。這時我才明白,若不是臨到被聯名檢舉這樣令我難堪、痛苦的事,我還會繼續和姊妹明爭暗鬥、比試高低,到頭來作出什麼惡來都不好說,今天臨到這樣的審判刑罰,確實是神對我的保護呀!認識到這些,我心裡充滿了對神的感恩,不由得向神獻上感謝讚美:「神啊!我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了,知道了姊妹們聯名檢舉我是出於你的擺佈安排,都是為了潔淨、變化我,把我從爭奪名利的捆綁中拯救出來,使我能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不誤入歧途。我也深深地體會到了您不管怎麼作,對我都是拯救,都是愛。神啊!我不學無術,不在本分上下功夫,總是和配搭姊妹爭名奪利,總想讓弟兄姊妹高看、仰望我,又自私、又狂妄、又惡毒,真是不配你來拯救。但你沒有放棄我,還用這種方式審判刑罰我,使我醒悟,你的愛太實際了。今後我一定追求真理好好做人,和姊妹和諧配搭盡好本分,不辜負你的良苦用心。」

成長,雨水的滋潤

接下來,我就有意識地操練放下自己,不再為了讓人說好去表現自己了。當再下小組聽到誰說傅姊妹好時,雖然我心裡還是有些不是滋味,但馬上意識到這是地位心在作祟,就在心裡禱告,求神保守我不憑敗壞性情做事。一次,一姊妹對我說:「傅姊妹安排我盡本分,都是先交通神的心意來高舉神、見證神,雖然我知道無論安排什麼本分都要順服,可傅姊妹這麼一說,覺得更好接受,盡本分更有勁了。」我聽後有些不自在,但我知道這確實是姊妹的長處,是我不具備的,神安排姊妹和我一起盡本分,就是藉著姊妹補足我的缺少,這是神的愛,我應該吸取過來,當這樣想的時候,心裡能正確去面對了。之後在商量教會工作或是給弟兄姊妹安排本分時,我就有意識地先禱告神,讓神保守自己能存著一顆敬畏神的心,多交通神的心意,高舉神、見證神,把弟兄姊妹往神面前帶;和傅姊妹一起聚會時,我認真地聽姊妹交通,聽到有亮光的地方,就趕緊記下來;臨到我交通時,也不再為了讓人高看有意識地多說想壓過姊妹了,而是領受多少就交通多少,大家在一起取長補短。當我這樣實行後,感覺心裡踏實、亮堂,釋放了許多。一段時間後,我發現自己比以前低調一點了,對弟兄姊妹也能包容、忍耐、循循善誘了,凡事和姊妹商量達成共識,作工果效也提高了,我知道這都是神的祝福,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恩!可是神深知我被撒但敗壞得有多深,名利地位心有多重,不是在一時一事上有了進入就能脫去的,神為了讓我脫去這些敗壞性情,又擺上新的環境來潔淨拯救我。

相關內容

經歷審判的轉變(有聲讀物)
在經歷中你對神的拯救有多少實際的體會(有聲讀物)...
基督教會詩歌《神的刑罰審判就是拯救人的光》神最大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