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神話語喚醒我沉睡的心靈

58

李偉

陽春三月,暖暖的春風送走了寒意,明媚的陽光照進屋內。羅娜和楊姊妹正在客廳裡交談著,羅娜的臉上洋溢著喜悅的笑容。

楊姊妹告訴羅娜一處教會準備選她去當帶領。聽到這個消息,羅娜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悅,心想:「弟兄姊妹的眼睛真是雪亮的,他們肯定是看出我是追求真理的人才選我做帶領的!」羅娜覺得自己就是當帶領的料,盡這個本分正合適。

送走楊姊妹,羅娜仍沉浸在即將當上帶領的喜樂中,她高興地喃喃自語:「自從上次我盡帶領本分被撤換後就一直盼著還能有這一天,今天終於心想事成了,看來自己沒白付代價,這要在教會裡做了帶領,有了地位就會被人高看、羨慕,也更有機會蒙神拯救。」羅娜嘴裡不由自主地哼起了歌,內心的喜樂都寫在了臉上。

羅娜在家裡天天盼著姊妹來找她,她一切都準備好了,就等著上任。可左等右盼,一週過去了也沒有人來找她,她心裡很納悶:「楊姊妹臨走時說過幾天就會有人來找我,這怎麼還不見有人來呢?是不是有什麼變動啊?難道不用我做帶領了?」轉念一想,「不會吧,姊妹告訴我的應該不會差呀,再等兩天吧!」

這天,羅娜可算盼來了兩個姊妹,她心裡竊喜:「姊妹肯定是來通知我當帶領的。」沒想到姊妹只是通知她去聚會。聚會時,羅娜有意往前湊了湊,坐在兩個姊妹跟前,笑呵呵地看著姊妹,等著姊妹宣布她當帶領的消息,可姊妹就是不提這個事,只是結合神的話談自己的經歷認識。此時的羅娜對姊妹交通的一點也沒聽進去,皺著眉一會兒看看這個姊妹,一會兒又看看那個姊妹,一下午的聚會,兩個姊妹誰也沒提她當帶領的事。羅娜心裡有些失望,話到嘴邊想問問姊妹,可想到要是問了,人家就會認為自己是想當帶領,這多失身分哪!算了,還是別問了,再等等吧!

三月的天就像娃娃的臉說變就變,上午還是陽光明媚,下午竟然飄起了清雪,西北風夾雜著小雪花吹落下來,不免讓人覺得有些寒冷。散會了,弟兄姊妹都走了,羅娜一個人孤單單地站在院子裡,望著陰沉沉的天,看著飄落的雪花,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失落:「看來當帶領這事八成是泡湯了,我到底差在哪兒呢?是作不了實際工作不能給弟兄姊妹解決問題,還是有別的原因呢?」羅娜無精打采地往家走去,兩條腿就像灌了鉛似的,心裡特別苦悶。

第二天,羅娜還是不由自主地站在窗前望向大門,她尋思著只要一天沒告訴她準信兒,她就還有當帶領的一線希望。

姊姊站在窗前

終於,劉姊妹來了,羅娜高興極了。

「羅姊妹,教會給你安排一個本分,想讓你去做接待。」劉姊妹進屋還沒等坐下,就開門見山地說。

羅娜愣住了,半天沒緩過勁兒來,心想:「不是讓我做帶領嗎?怎麼讓做接待了呢?」

劉姊妹說道:「弟兄姊妹根據選舉原則,還有你的環境背景衡量,覺得你盡帶領本分不合適,才給你安排盡接待本分,你是怎麼想的?」

羅娜勉強笑著說:「行啊,我願意順服教會的安排。」嘴上雖這麼說,但她心裡就像吃了苦瓜似的。

劉姊妹走後,羅娜一頭扎在床上,兩個本分之間的落差讓羅娜彷彿從高處突然跌落下來一樣,心裡特別失落:「當帶領多風光啊,地位高,弟兄姊妹也能高看,接待的本分沒有地位,都是老弟兄、老姊妹盡的,讓我盡這個本分不是小看我嗎?以往我在教會裡不是傳福音就是做帶領,怎麼說也算是追求真理的人,怎麼能讓我盡接待本分呢,你們會不會看人呀?……」這樣的安排讓羅娜實在不好接受,她越想越痛苦,但她知道每天發生的事都有神的許可,這裡面肯定有神的心意。於是,她向神禱告尋求:「神啊!這事臨到我心裡很難受,通不過,我在教會裡也不是最差的,怎麼讓我盡這本分呢?我也知道有這樣的想法不對,可我還是不能從這個情形裡走出來。神啊!願你開啟光照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

禱告後,羅娜的心稍稍有些平靜,她知道好事壞事都有神的心意,就找出神話語書看了起來。她看到神的話說:「別看你們現在跟隨著,對這步工作有點認識,但就你們的那個地位心仍沒放下,今天地位高了就好好追求,地位低了就不追求了,就這個地位之福總掛心頭。為什麼多數人總消極起不來呢?還不都是因為前途『暗淡無光』嗎?……你越這樣追求越沒有收穫,地位心越強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得經受許多對付、審判才能徹底放下,就你們現在這樣的追求到最終只能是一無所獲。」(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羅娜感受到神真是鑒察人心肺腑,她看到神話語揭示的正是她的情形,她之所以這麼痛苦不都是地位心導致的嗎?羅娜回想自己跟隨神到現在,雖然道理上也明白追求地位是神厭憎的,但如果不藉著這個環境顯明,她根本認識不到自己的地位心這麼重。藉著姊妹的一句話,她就把自己舉起來了,認為自己能勝任帶領本分,天天活在想當帶領的慾望裡喜不自勝。可教會沒有提拔她做帶領而是讓她盡接待本分時,她就不願意了,嫌棄這個本分沒有地位,既不露臉又不風光,就消極抵觸起來,在心裡講理,較勁。羅娜想想自己能有幸盡本分,自己不知道感恩還總是追求地位,對本分挑挑揀揀,對待有地位的本分就有勁,沒地位的本分就不願意盡,就抵觸,自己對待本分的態度怎能不令神厭憎呢!如果再這樣追求下去,不但會活在痛苦中,最終還會因自己的悖逆被神厭棄淘汰。羅娜感受到神不希望她這樣悖逆下去,為了扭轉她的錯誤觀點,變化她的地位心,才興起這樣的環境顯明她,否則她不會認識自己,更不會反省回頭。這樣的環境臨到是神對她的保守,裡面飽含著神的愛。此時,羅娜心裡感恩神對她的顯明和拯救,從心裡不想再為地位追求了,她在神的話中繼續尋求神的心意,又看到神的話說:「人應該做什麼,應該達到什麼,應該存什麼樣的觀點,應該站在什麼地位上事奉神,應該把自己放在一個什麼位置上才合適,這些事人都不清楚。有點地位的人就把自己看得挺高,沒有地位的人也把自己看得挺高,人總也不認識自己。……現在你們的要求太多,太過格,人的意思太多證明你站的地位不對,站的地位太高,把自己看得太尊貴,好像比神矮點不多,那你這個人就難辦了,這正是撒但的本性。」(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對神總有要求的人最無理智》)神的話猶如兩刃利劍扎在羅娜的心上,彷彿是在面對面地審判她,使她感受到人如果不認識自己的實質與身分,還一味地追求地位,神對這樣的人的態度是恨惡與厭憎。羅娜想到自己本是神手所造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無論盡什麼本分都是神的高抬,她不該有要求,理應站好受造之物的位置順服教會的安排,這是她該有的理智,可她不認識自己,把自己看得太高了,竟恬不知恥地認為自己就適合做帶領,盡接待本分有失自己的身分,還消極鬧情緒,把自己看得太尊貴,真是太沒理智了!事實上,教會選拔帶領都是有原則的,是選有些真理實際的人做帶領來澆灌供應神選民,解決神選民的實際問題和難處。自己沒有一點真理實際,自己遇到難處都解決不了,還想當帶領、站高位,真是太不知羞恥了!就自己現在的身量,即使當上了帶領也不能把弟兄姊妹帶到神面前,耽誤了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反倒成了作惡的,最終也得被顯明為假帶領被撤換淘汰。地位高又能怎麼樣呢?能得到神的稱許嗎?今天教會安排自己盡接待的本分,這正是神對自己的愛與保守啊!認識到這兒,羅娜壓抑的心如開了一扇窗敞亮了,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羅娜暗立心志,一定要站好受造之物的位置,盡好接待的本分。

清晨,一縷炊煙裊裊升起,瀰漫在空中,隨著空氣逐漸散去。

羅娜早早就把爐子燒著了,屋子收拾得乾淨整潔,她樂呵地接待弟兄姊妹,弟兄姊妹圍坐在一起交通神的話,她在廚房裡洗菜、做飯,有時心裡也會流露出一絲傷感:「同樣信神,人家盡的本分那麼重要,將來肯定有前途,再看看自己,在這兒生火做飯的能有什麼出息?」當有這些想法時,羅娜意識到自己情形不對了,就默默向神禱告:「神啊!我的地位心又出來了,活在和弟兄姊妹的攀比中,對你還是沒有順服,地位也沒站好,我不願活在這樣的情形裡,願意立下心志任你擺佈,盡好我的本分來滿足你。」禱告完,羅娜想到神的話說:「功用不一樣,身體只有一個,各盡其職,坐在自己位上盡上全力,有一份熱發一份光,追求生命成熟,我就滿足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一篇》)神話語的開啟讓羅娜心裡很釋放:「對呀!他們有他們的本分,我有我的本分,神安排的都合適,我雖覺得自己的本分不起眼,但這也同樣在為造物盡本分,各盡功用,我只要守好自己的本分就好。」於是,羅娜搬個小板凳坐在門旁,想到在無神論國家信神,弟兄姊妹都冒著風險,她得維護好這裡的環境,讓弟兄姊妹安心聚會,這也是她份內的事。她嘴裡哼著歌,心裡可敞亮了,壓抑的情緒一點都沒有了。

羅娜每天都在忙碌著,當她活在對的情形裡盡本分時獲得了神的帶領,她不再受地位心的捆綁與轄制了,這讓羅娜更加感受到,不管盡什麼本分,都得追求真理有自己的生命進入,這樣才會有收穫。只要心擺對,就能獲得聖靈的作工與帶領,她感到盡接待本分得著的東西太實際了,正是自己生命的需要,她在心裡感謝神這樣的擺佈安排。

一天,姊妹告訴羅娜讓她到文稿組去盡接待本分,羅娜沒多想就爽快地答應了。

清早,陽光明媚,空氣清新,羅娜拎著提包健步走在寬闊的街道上,不一會兒她就到了接待家,兩個姊妹熱情地和她打招呼,讓她感到特別的溫馨、舒暢,她在心裡告訴自己:「一定得好好珍惜這個本分。」

羅娜接待的兩個姊妹是文稿組負責人,她看到她們坐在電腦前工作,就像職員在辦公室辦公一樣,讓她好生羨慕啊!羅娜覺得姊妹們素質好,幹的活很有級別,盡的都是重要本分能見證神,再看看自己,做飯、掃地、刷碗,真是相差太遠了!羅娜想著自己什麼時候也能像她們那樣風光盡點重要本分呢。一股莫名的失落感再次爬上羅娜的心頭,她覺得自己比兩個姊妹矮了幾分,根本就沒法比,逐漸地,羅娜的情形越來越不好,心裡一天比一天黑暗,整天耷拉著頭不愛說話,還總是唉聲嘆氣的。

盡本分不甘心

月亮悄悄地鑽進了雲層,使本就灰暗的夜空又加增了一絲淒涼感。夜深人靜,姊妹們都休息了,羅娜卻怎麼也睡不著,她的心久久不能平靜。她想起了以往與她在一起盡本分的姊妹們:小宇姊妹雖然歲數小,但做福音組長傳福音見證神;方杰姊妹年齡與自己相仿,盡帶領本分也有幾年了;還有冰洋姊妹比自己信神時間短,也當上了帶領……她們都派上了用場,在教會裡起到作用,弟兄姊妹羨慕,神也能稱許,就自己什麼也不是,盡的本分都沒人在意。

清晨起來,羅娜腦子昏昏沉沉的,心裡很苦悶,熬得她坐立不安,在房間裡來回踱著步,不知如何是好。她走到姊妹們的門旁,想進去和兩個姊妹談談自己壓抑的情形,但見兩個姊妹正在忙工作,她怕打擾姊妹盡本分,就又縮了回來,心想:「自己什麼都不是,也做不了什麼,別再給別人添麻煩了……唉!」漸漸地,羅娜和姊妹們有距離了,她不想和她們接觸太多,總是回自己房間一個人呆著,心裡沉悶,覺得憋屈時就偷偷地哭。

「羅娜!羅娜!你過來一下有點事。」王姊妹喊道。

見羅娜還沒過去,王姊妹邊走進羅娜房間邊說:「羅娜,你在忙什麼呢?」

羅娜眼睛紅紅地抬頭看了王姊妹一眼沒回答。

王姊妹關切地說:「羅娜,你這是怎麼了,哭什麼呀?」

王姊妹的關心讓羅娜倍感親切,她擦了擦眼淚,敞開心說:「這段時間跟你們接觸,看到你們盡的都是重要本分,我感覺自己就是個打雜的,什麼也不是,覺得誰都比我強,像我這樣也不能有什麼出息,就活在熬煉裡了。」

王姊妹說:「羅娜,你這是對神的誤解、埋怨呀!咱們活在痛苦中是因咱都有敗壞性情,神針對咱們的敗壞性情給咱擺設不同的環境,讓咱們盡不同的本分,藉著本分顯明咱追求的摻雜。但因著咱對神的作工不認識,才會存有很多觀念和想像,認為信神只有盡重要本分才能蒙神稱許被人高看。其實,本分不分大小,教會裡哪樣本分都重要,神定規人歸宿結局也不是根據本分大小、地位高低,而是根據人有無真理。咱們想想那些倒下的敵基督、假帶領,他們曾經都盡過重要本分,擁有高的地位,也得到了很多人的高看、仰望,但他們信神不追求真理,盡本分還能做出攪擾打岔教會工作的事,臨到修理對付還死不悔改,最終被神顯明淘汰。從中看到,地位高也不代表有真理,也不代表能蒙神稱許,如果不追求性情變化,最終也得被淘汰,今天咱們流露出一些錯謬觀點被神作工顯明出來,這不是壞事,神是要潔淨咱這方面的敗壞性情,使咱能明白真理,有正確的追求方向,這裡面有神的心意在其中,咱要多尋求神的心意呀!……」羅娜聽著姊妹的交通,心裡逐漸亮堂了,她擦去眼淚從床上坐了起來,她感受到在她消極到低谷時,神藉著姊妹扶持安慰她,這是神對她的拯救,使她又有了追求真理的心志。

王姊妹回屋去了,羅娜還在尋求,她不明白,自己經歷了幾次的審判刑罰,對自己追求名利地位這方面的敗壞性情已經有些認識了,為什麼一臨到觸及她地位的事,她還是順服不下來呢?尋求中,她想到一段神的話說:「人的敗壞性情的根源是因著人已經撒但的毒害,已經撒但的踐踏,人的思想、人的道德、人的見識、人的理智都嚴重遭到撒但的破壞,人之所以抵擋神,不明白真理,就是因為人根源的東西都已經撒但的敗壞,根本不是神原來造的那樣。所以,要變化人的性情應先從人的思想、人的見識、人的理智上來改變人對神的認識,也改變人對真理的認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在神話語的揭示下,羅娜對撒但敗壞人的方式與手段有了一些認識,她看到人之所以總是不能順服神,達到任神擺佈,是因為人的思想、道德、理智都被撒但敗壞了,撒但的毒素、生存法則成了人的生命,使人在臨到的事上身不由己地遠離神,背叛神。羅娜想到自己一直都把「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出人頭地,高居人上」這些撒但毒素當成正面事物來追求,認為只有那些高大的、有地位的,能讓人羨慕的,才是有前途的人,這樣的人活著才有意義、有價值,所以一直以來她都在苦苦追求高的地位。當聽到自己有可能當上帶領,能夠實現自己的願望,就特別高興;可當教會安排她盡接待本分,她認為這本分不起眼,地位心得不到滿足就消極抵觸;看到兩個小姊妹能盡負責人的本分,她就覺得自己低人一等,不甘願盡這本分了。這都是因著自己不追求真理,受撒但毒素的薰陶,陷在名利地位的漩渦中被撒但愚弄,才活得痛苦不堪。撒但用名利地位做誘餌讓人去追求,就是要把人拉向地獄,將人殘害吞吃,這是一條不歸路啊!而自己對撒但的詭計沒有分辨,活在消極中對神滿了誤解和怨言,這不正是撒但希望看到的嗎?若不是神不忍心看到自己被撒但愚弄,擺佈姊妹交通幫助,自己還不知會悖逆神到什麼時候,最終等待自己的不也是沉淪滅亡嗎?此時,羅娜終於明白了,今天神擺設環境顯明、熬煉她,是為了讓她醒悟,看透名利地位是撒但殘害人的手段,從而能儘快棄絕它,走追求真理的路。

羅娜又看到神的話說:「我要的是什麼樣的人你得知道,國度裡不容許有污穢的人進去,不容許污穢的人玷污聖地,你雖然作了許多工作,你雖作工多年,但到頭來仍是污穢不堪,你想進我的國度,那是天理難容的事!從創世到如今我未曾對任何一個獻私情的人開過這樣的方便之門,這是天規,誰也打不破!你得追求生命,今天要成全的是彼得一類的人,是追求個人性情變化的人,是願意作神的見證、願意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的人,就這樣的人才是被成全的人。假如你就是為了得賞賜,不追求自己的生命性情有變化,那就一切都徒勞了,這是永不改變的真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羅娜手捧著神的話,感到神的話語字字句句都是在審判她,使她看到神的性情聖潔、公義,不容人觸犯!從神的這段話中羅娜也明白了,神最終要拯救、得著的人都是生命性情有變化的人,神衡量每一個跟隨他的人能否進國度,不是根據人的地位高低,也不是根據人盡的本分大小,受苦多少,而是看人在跟隨神期間是否追求真理、得著真理,達到合格盡本分,這是唯一標準。而那些敗壞性情沒得著變化仍屬污穢的人都不能進入神的國度,這是神的公義性情決定的。羅娜想到主耶穌所定罪的法利賽人,他們的地位很高,在聖殿裡是重要人物,贏得了眾人的尊崇,當時的以色列人都稱他們為「拉比」「夫子」,可最終他們因對神的作工不認識,憑自己的觀念想像定罪神,被神厭棄;還有保羅,他知名度最高,被恩典時代的人高舉了兩千年,但因著他走的是與神為敵的路,最終也遭到了神公義的懲罰。從中看到神沒有因為他們地位高、是重要人物而對其網開一面,這就體現出神的公義性情是不容人觸犯的。而彼得信神注重追求性情變化,他不注重自己的地位,就算是保羅貶低他,他依然能盡好受造之物本分,一心只為滿足神,最終得蒙神的稱許。此時羅娜明白了,神到底要拯救得著的是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人是神稱許的,她通過神話語的揭示和事實的顯明,也看到了自己的追求不合神心意,是與神的要求背道而馳的。

羅娜回想以往自己也盡過帶領本分,但因著不追求真理,盡本分頑固地追求名利地位,導致打岔攪擾教會工作被撤換,而現在她的敗壞性情還沒有變化,如果再繼續這樣追求下去,最終自己也難逃神公義的懲罰。此時羅娜從心裡感謝神,是神一次次精心擺佈環境來扭轉她錯誤的追求觀點,改變她對神作工的認識,把她往正道上帶,使她更看到了隱藏在審判刑罰背後神真實的愛。她願意以後好好經歷神作工,注重在神的審判刑罰中認識自己,按著神的要求盡本分,達到生命性情早日得變化,不再受敗壞性情轄制。羅娜真實地感受到得著真理才能得到釋放自由,沒有真理什麼本分也盡不好,自己得注重在盡本分中追求真理脫去敗壞性情,把自己的本分盡好。羅娜體會到了神的良苦用心,從心裡生發出對神的感謝和讚美,她的情形慢慢好轉,心情也舒暢了,她一邊做飯一邊聽著神話語詩歌,「神能為人獻身,人為什麼不能為神盡忠呢?神對人一心一意,為什麼人不能有一點點配合呢?神為了人類作工,為什麼人不能為了神的經營而盡點人的本分呢?工作都作到如此地步了而你們還視而不行、聽而不動,這樣的人不都是沉淪的對象嗎?神為了人類已獻出了全部,為什麼人到了今天還不能老老實實地盡點人的本分呢?對神來說工作是第一,他的經營工作最重要,對人來說實行神的話、滿足神的要求是第一,這些你們都應明白。」(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實行神話滿足神第一》)神的話使羅娜倍受感動,她看到神為了完成他的經營計劃把人類拯救出來,能為人類獻身,拯救人的心沒有一點摻雜,就是實實際際地拯救人,神的實質真是太可愛了!可她不認識自己的身分地位,盡點本分還想要個地位,總有自己的存心、摻雜,真是太自私卑鄙了,哪有一點人的樣式啊!羅娜越想越恨自己:「怎麼這麼沒有良心理智呢?盡本分嘴上喊著滿足神,實質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就這樣的撒但性情怎能不讓神厭憎呢?但神仍施以憐憫拯救自己,一次次擺設環境顯明自己的敗壞,藉此加給自己各方面真理,恢復自己的人性理智。」羅娜揣摩思想著神的愛,心裡對神滿了愧疚,她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為了潔淨、變化我的撒但敗壞性情而精心擺設這些環境,今天我能對自己的撒但敗壞性情有點認識與恨惡,都是你話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神啊!願你的審判刑罰不離開我,使我能得著更多的真理,達到盡好我受造之物的本分來滿足你,不辜負你的良苦用心。」

羅娜經歷了神這次的審判刑罰,她對自己的敗壞性情有了些認識,對神的心意和要求也明白了一些,這是她盡接待本分的收穫。從此以後,她對自己的本分格外珍惜,和兩個姊妹沒有一點間隔地配搭在一起,每天在神的話上都能有些所得和收穫。雖然有時羅娜看到帶領來找姊妹們商量教會工作的事她不便參與,心裡有點不是滋味,但她能意識到這想法不對,是出於撒但的攪擾,就趕緊呼求神,求神保守她的心,不再隨從自己的撒但敗壞本性做事,而憑神的話活著。她這樣實行一段時間後,感覺自己不再受地位高低的轄制了,心靈裡感到很釋放。

心靈釋放

幾個月後,羅娜離開了文稿組,回教會與弟兄姊妹一起過教會生活。

「羅姊妹,咱們教會要補選一名帶領……」一個姊妹有意無意地說。

羅娜一愣:「補選帶領?」她暗自衡量著教會中的這些弟兄姊妹,心裡琢磨著,「我還算是追求真理的人吧,很有可能是候選人哪!」聽帶領在了解一個小姊妹的情況,羅娜有點不是滋味,她心想,「小姊妹比較追求,按原則衡量小姊妹相對符合條件,候選人有可能是小姊妹吧,唉,如果沒有小姊妹,我就有可能當選帶領了……」

選舉時,弟兄姊妹在交通選舉帶領的原則,羅娜有點安靜不下來,心想:「不知道弟兄姊妹會選誰呢?……」

「羅姊妹,把你的筆借我用一下吧!」

羅娜「嗖」的一下把筆拋給了小姊妹。小姊妹愣了一下,在場的幾個姊妹的眼光都「刷」的朝羅娜看來。

羅娜立馬低下了頭,她的舉動把她的心顯明了,她意識到自己又流露敗壞了,一時間她感到特別羞愧,覺得臉沒地方放了。羅娜恨惡自己怎麼敗壞這麼深呢?她心裡默默跟神禱告:「神啊!我又流露地位之心了,求你加給我實行真理的心志,敢於解剖亮相自己讓撒但蒙羞。」羅娜帶著恨惡自己的口氣向大家敞開心說:「剛才我又流露敗壞了,自從聽到教會要補選帶領,我的地位心就又出來了,看到小姊妹各方面都比我強,覺得有她參選帶領就顯不出我了,心裡就對小姊妹有怨氣,藉著神的顯明,我看到自己雖然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但撒但本性還沒有多少變化,一旦環境合適,還會身不由己地流露敗壞……」

羅娜哽咽了,眼淚在她的眼圈裡打轉……

夜幕降臨,羅娜走在回家的路上,想起今天在選舉現場的一幕幕,她的心裡倍受譴責,雖然她最終投出了公正的一票,但對自己的表現還是一直自責、恨惡,特別是看到弟兄姊妹沒有因著她流露敗壞而瞧不起她,還安慰她時,她更感蒙羞慚愧。她想到神的話說:「如果你把神當神對待,你把神當作造物的主對待,你就該站好你的地位,你就不可能對神再有要求,再有奢侈慾望,而是在心裡能有真實的順服,也完全能夠按著神的要求信神,順服神的一切作工。」(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的要求太多》)揣摩著神的話,羅娜看到自己信神卻對神沒有絲毫的敬畏,臨到事還總是為自己的私慾活著,沒有把神當神待,更沒有站好受造之物的的位置追求讓神心得安慰,反而流露敗壞傷神心。羅娜一想到自己還能受敗壞性情驅使悖逆神、抵擋神,不能真實為神作見證,成了撒但的笑料,心裡就感到內疚虧欠,她又來到神的面前尋求,自己到底應該怎麼做才能達到滿足神呢?這時,羅娜想起一首神話語詩歌,她情不自禁地唱了起來,「神哪!無論我是有地位或沒地位,我現在認識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沒有什麼選擇,沒有什麼怨言,你命定我生在這個國家,命定我生在這個邦族,我只有完全順服在你的權下,因一切都是你的命定。我不注重什麼地位,我無非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無底深坑、硫磺火湖裡面,我無非也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愛你,因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類當中的一個,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裡任你擺佈,我願意做你的工具,願意作你的襯托物,因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誰也改變不了的,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神的話給了羅娜信心,也使她找到了實行的方向,受造之物活著就應該順服造物主的安排,有地位不代表有真理,沒有地位不代表就不能蒙拯救。盡重要本分,不代表是追求真理的人,信神主要是追求真理達到性情變化,這才能蒙神稱許。既然神已命定好了她的一切,她能做什麼神知道,自己就是個小小的受造之物,不管把她放在哪兒,她都要盡好本分滿足神,這才是受造之物應有的理智。

如今,羅娜在教會裡默默地盡著自己該盡的本分,雖然所盡的本分在人看沒名沒分,但羅娜心裡很清楚,這個本分臨到是神的特別恩待,也是神對她的再次檢驗,她決不能再辜負神的心意。在神的審判中羅娜已看到了神為拯救自己付出的心血代價太大了,她不願再活在敗壞中傷神的心了,她只想盡好本分、維護好教會工作,這是她現在唯一的心願。雖然在盡本分期間,羅娜有時還會流露為名利地位的心思意念,但她意識到了就趕緊跟神禱告向神回轉,按照神的話去實行,這樣很快就能活在對的情形裡了。直到現在,羅娜一直在盡著幕後的本分,但她並不覺得苦了,反而感到心裡很踏實,因她已明白了一些做人的道理,也知道這是神為了變化她、拯救她而精心擺設的環境,是神對她的愛與祝福。

和煦的微風吹進屋內,讓人感到很愜意,羅娜坐在書桌前寫日記,她記錄著自己內心的感慨:「一直以來,我總想得到高的地位,總想得到別人的高看,是神一次次擺設環境審判、擊打、熬煉、破碎,才喚醒了我沉睡的心靈,使我感悟到追求真理的價值和意義,帶領我走在了追求真理的正路上,良心理智得到恢復,在神面前稍稍活出點人的模樣。雖然在這個過程中,自己經歷了許多痛苦熬煉,有消極、有流淚,還有誤解埋怨,但神一直用他的愛手牽著我、帶領我走到今天,我能有今天的變化,完全是神話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經歷中我真實地感受到,神對我的拯救是那麼的實實在在,神的審判刑罰就是對自己極大的保守,是神最真實的愛,以後我願更多地實行神的話,達到用自己的實際活出來見證神,還報神的愛。阿們!」

相關內容

  • 老好人的轉變

    如果不是神擺上這些人事物環境顯明我,審判潔淨我,我永遠是個神所厭憎的老好人,信著神卻抵擋神、背叛神,終將走上沉淪滅亡之路。我也真實地體嘗到只要人能維護教會的工作、維護神的見證,做一個有正義感的誠實人,就能獲得神的喜悅,自己也活得有人格、有尊嚴,心靈裡釋放自由!神真實的愛就是神的全部性情,雖然神的性情向人顯明時,人得受極大的痛苦,但這正是神成全人的必經之路,也只有末世神預定揀選的人才能享受這樣的福氣!

  • 踏上信神路

    1991年,我因病蒙恩跟隨了全能神。那時我對信神的事什麼也不懂,但奇妙的是,每次讀了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我心裡就有享受,感覺神的話說得太好了,唱詩、禱告時也常常被聖靈感動得淚流滿面,心裡那種甘甜、那種享受總像有喜事臨到似的。

  • 放下地位好輕鬆

    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我深深地體會到神的愛與拯救,在我被名利地位捆綁難以自拔的時候,是神的話將我喚醒,使我看透了撒但對人的苦害,放下名利地位對我的束縛,輕輕鬆鬆追求真理走人生正路。在經歷中我看到神美善的實質與公義的性情,沒有神的審判刑罰,我不知道自己活著的價值與意義,還會追求一文錢不值的虛榮臉面,如今能在神家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實在是神對我極大的高抬,感謝神的拯救!

  • 失敗跌倒使我看清自己錯謬的追求觀點

    人的一生要想得著潔淨,性情達到變化,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讓神的管教、擊打不離開,使你脫離撒但的擺佈,脫離撒但的權勢,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

  • 沒有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今天

    兩位弟兄結合約瑟被賣埃及地時迦南地出現的飢荒,及神不作律法時代工作時聖殿的荒涼談到了聖靈作工的轉移,使我明白了不管神的作工怎麼轉移,聖靈的作工從未停止,而是一直往前的,人信神就得隨著聖靈的作工往前,否則就會被聖靈的流所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