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為病痛擔心顧慮

2024年05月23日

中國江蘇 徐慧

2010年,我在體檢時查出患有乙肝大三陽,我當時很害怕,生怕哪一天自己的病情會發展成肝癌。平時只要聽到誰得肝癌死了,我心裏都會一驚,可是家裏窮也没有錢治療,我就覺得自己命苦,想着過一天算一天吧。2020年,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我得知一個姊妹得了宫頸癌,信神以後積極盡本分,病不知不覺好了,我感覺自己的病也有了希望,心想:「信神真好,只要我以後好好盡本分,熱心花費,神肯定也會醫治我的病。」後來我就積極盡本分,成了一名講道員。雖然工作有些忙,有時也會感覺疲憊、身體不舒服,但是一想到只要我好好盡本分神會醫治我的病,心裏就得些安慰,盡本分還是很有勁。

2023年2月份,我去醫院體檢,醫生看我病毒DNA指數很高,病毒複製率强,立即就把我轉到了肝病傳染科,并嚴肅地説:「現在你得吃藥控制,如果不控制的話很可能會發展成肝硬化、肝癌。」聽到這個結果猶如晴天霹靂,我心裏特别地擔心害怕:「要是真的發展成肝硬化、肝癌,死了怎麽辦呀?」那些天,我整天活在愁苦、憂慮、擔心的負面情緒裏,心想:「信神後我一直在盡本分,就是家人逼迫我也没有放弃本分,可是我的病怎麽没有好反而還加重了呢?現在神的工作就要結束了,我要是這時候死了,那我蒙拯救不是没希望了嗎?這兩年的受苦花費不都白費了嗎?」想到這些,我就揪心般地難受。又想到之前醫生讓我多注意休息不能太勞累,我就想既然神没有給我醫治,那我只能自己多保養身體了,以後盡本分不能太勞累了,萬一病情真惡化了,成了肝癌治不好,那就真的會死。當時我負責的教會福音工作遇到了一些難處,可是我不想操心,就没有及時解决這些問題,結果導致福音工作停滯不前。聚會時,我思想總是開小差,腦子裏總是想到自己的病情,整場聚會自己能少交通就少交通,擔心話説多了會把自己累着。每天的一些工作信件我也無心去處理,疲疲沓沓,該跟進的工作也没有跟進,晚上不管有没有着急的工作我都早早地就睡了,生怕把自己給累着了,甚至不想再盡講道員的本分,想换一個輕鬆的本分。漸漸地,我的心遠離了神,不想看神的話,也不想禱告了,每天都在擔心自己的病情。

後來,帶領跟我交通,想讓我多負責兩處教會的工作。我知道自己應該接受過來,可一想到負責的教會增加了那就得操更多的心,萬一操勞過度病情加重惡化了怎麽辦呀?我又想到我有一個遠房親戚查出肝癌治療没多長時間人就死了。想到這些,我就拒絶了帶領。後來帶領針對我的情形與我交通,還給我讀了兩段神的話:「還有一類人,這類人身體不太好,體質、精力不太好,常常患一些大病小病,甚至不能負荷日常生活的起居飲食,不能像正常人那樣生活、行動。這類人在盡本分的過程中身體常常不舒服、難受,有些人是身體虚弱,有些人有一些實在的病,當然還有一些人有已知的、潜在的某種疾病,這些人因為自身這個實際難處的存在,他們也常常為此而陷入負面情緒中愁苦、憂慮、擔心。愁苦、憂慮、擔心什麽呢?擔心自己總這麽盡本分,總這麽為神花費、跑路,總這麽累,身體會不會越來越虚弱呢?到四五十歲的時候會不會卧床不起啊?這一切的擔心成不成立?有没有人會對此給出任何具體的應對辦法啊?誰會為此負責任呢?誰會為此買單呢?身體虚弱、體質差的人就為此而愁苦、憂慮、擔心。《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三)》雖然生老病死這是人之常情,這是人一生當中都不可避免的事,但是這些有特殊體質、特殊病痛的人,他們還是在盡本分或者不盡本分的過程中為自己肉體的難處、肉體的病痛而陷入愁苦、憂慮與擔心,擔心自己的病痛,擔心病痛會給自己的生活帶來很多的不便,還有這個病痛會不會嚴重,嚴重了之後後果會怎樣,會不會死亡。這一系列的問題讓人在一些特殊的環境之下、在一定的背景之下陷入深深的愁苦、憂慮與擔心之中不能自拔,甚至有些人因着已知的嚴重的病痛或者是潜在的不能擺脱的病痛而活在了愁苦、憂慮、擔心之中,被這樣的負面情緒左右着、影響着、控制着。《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三)》看了神的話,我意識到自己這段時間一直活在為病痛愁苦、憂慮、擔心的負面情緒裏。體檢時醫生説我的乙肝病毒複製率很强,需要吃藥控制,不然會發展成肝硬化、肝癌,我就開始為自己的病情愁上了,生怕因着操勞過度導致病情加重,發展成肝硬化、肝癌死了,那就没有機會蒙拯救了。想到這些我就很消沉,滿腦子裏想的都是怎麽能保養好自己的身體,讓自己的病情不發展加重,盡本分一點兒負擔都没有了。還有一處教會福音工作遇到難處,我也没有及時解决,導致福音工作停滯不前。有的時候晚上還不太睏,手裏有一些急需處理的信件,可我一看時間不早了就趕緊睡覺了,也不及時回覆信件。我甚至還想换一個輕鬆的本分,這樣就不用太操心勞累,病情也不會加重了。我整天被這些負面情緒纏繞着,心根本就投入不到本分中,甚至臨到本分我都能拒絶。看到我整天都在為病痛愁苦,該盡的責任都盡不上,盡本分没有一點兒忠心。神揀選我來到神家,給我盡本分得真理的機會,這是神的恩待,可我整天活在愁苦、憂慮、擔心的負面情緒裏,對待本分應付糊弄、疲疲沓沓,教會工作出現各種難處、問題我也不及時解决,給工作帶來了損失,我哪有一點責任心,哪有一點良心理智?真是不配得着神的拯救!想到這些,我心裏感到懊悔自責。我深深地體會到活在負面情緒裏真的很壓抑痛苦,它不僅影響我盡本分,還會讓我失去追求真理蒙拯救的心志。想到這兒,我心裏感到害怕,同時也有些着急,我不能再這樣渾渾噩噩地活着了,我要放下愁苦憂慮的負面情緒好好地追求真理、盡好本分,不留下遺憾。

後來我就反省自己,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話:「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給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憑着我的能力將其身上的污鬼趕走;又有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得着我的平安、喜樂;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質財富;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安然地度過此生,求得來世别來無恙;多少人信我是為了躲避地獄之苦,獲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暫時的安逸,并不求來世得着什麽。當我將憤怒賜給人的時候,將人原有的喜樂、平安奪走時,人就都疑惑了;當我將地獄之苦賜給人而將天堂之福奪回之時,人就惱羞成怒了;當人讓我治病時,我却并不搭理人,而且對人感覺厭憎,人就離我遠去,尋找污醫邪術之道;當我將人向我索取的都奪走之時,人都不見踪影了。所以,我説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處太多。《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論到「信」,你怎麽認識》神話的揭示讓我感到扎心難受,就像神面對面地審判我一樣,我信神就是為了向神索取恩典祝福,跟神搞交易,把神當成是自己索取的對象。想到剛信神時,看到一些弟兄姊妹信神以後難以治愈的病都好了,我就希望自己信神後也能病得醫治,就帶着這樣的得福存心撇弃花費,盡本分很積極,也能吃苦付代價。這次體檢當看到自己的病不但没有好轉反而還加重了,甚至還有死亡的危險,我就順服不下來了,就開始埋怨神、誤解神,甚至後悔為神撇弃花費,連本分都不想盡了。我信神的目的不是為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好好追求真理活出正常人性,而是為了從神那裏索取福氣,盡本分願意受苦付代價也是為了讓神給我治病,我這哪是在盡本分,這是在跟神搞交易,利用神、欺騙神哪!我處處維護個人的利益,本性太自私,一點兒良心理智都没有。我想到保羅為神作了很多工,撇弃花費、受苦付代價,走遍洋海陸地,傳福音得了很多人,可他的勞苦作工不是為了盡本分、體貼神的心意,而是為了得到天國的福氣,是在跟神搞交易,最後不但没有得到神的稱許,反而被神定罪。我信神追求的觀點就跟保羅一樣,如果我不及時扭轉,結局也會跟保羅一樣被神定罪懲罰。若不是神的顯明,我不會反省認識自己,可能會一直沿着這條錯誤的道路走下去,那最終只能失去蒙拯救的機會。認識到這些我很懊悔,明白了病痛臨到是神對我的愛與拯救,于是我就向神作了個悔改的禱告:「神啊,不管我的病能不能好,我都願意放下不對的存心,盡好本分滿足你。」後來,我就跟帶領説我願意多負責兩處教會的工作。

之後,我就正常地盡本分了。可隨着工作量加大,每天需要處理的事情很多,我又開始擔心,「這樣盡本分身體會不會累壞呀?長時間的操心、勞累病情會不會加重發展成肝硬化、肝癌呢?」我意識到自己又活在愁苦、憂慮、擔心的負面情緒裏了,我就向神禱告,求神能帶領我不活在病痛裏,加給我信心。後來,我看到神的話:「無論你是在病痛之中還是在痛苦之中,只要你有一口氣,只要你活着,只要你還能説話、能走路,你就有精力能盡上本分,那你就應該老老實實、踏踏實實地盡本分,不要放弃受造之物的本分,不要放弃造物主交給你的責任,只要你不死,你就應該完成你的本分,盡好你的本分。有些人説:『你説這話有點不近人意啊,我有病痛我難受啊!』你難受的時候可以休息,可以養病治療,如果你還想盡着本分,那就可以减少工作量,盡點合適的本分,不影響養病才行,這就證明你的心没有放弃本分,你的心没有遠離神,心没有否認神的名,心没有放弃做好一個受造之物的意願。有的人説:『我們這些都做到了,難道神就能把我的病給挪去嗎?』能不能?(不一定。)不管神給不給挪去,不管神給不給醫治,你所做的是一個受造之物該做的。無論你的身體能不能盡上本分,能不能擔起任何的工作,允不允許你盡上本分,你的心不要離開神,心不要放弃你的本分,這樣你的責任、義務、本分就盡到了,這是人該持守的忠心。你不能因為你的手做不了事情了,或者嘴不會説話了,或者眼睛看不見東西、身子不能動了,就以為神應該給你醫治,神若不給你醫治,你就想從内心深處否認神,放弃本分,離神而去。如果這樣做是什麽性質?(背叛神。)這是背叛啊!《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三)》看了神的話,我找到了實行的路途。本分是神給人的托付,也是受造之物該盡的責任和義務,不管臨到什麽病痛、身體多麽痛苦難受都不要放弃一個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神對人的要求不高,就是讓人在身體能達到的情况下盡心盡力盡好本分,這樣神就滿意了。如果身體有病痛,那可以適當地休息、吃藥治療,平時再多鍛煉鍛煉,合理安排好作息時間,這樣也不影響本分。

後來,我從兩段神的話中明白了怎樣看待死這個事。神説:「人這一生都要面臨死亡,就是人走到路終的時候面臨的都是死亡,但是死亡有多種性質,其中一種就是在神命定好的時間,你完成了你的使命,神將一個人的肉體生命畫上句號,你的肉體生命就結束了,但是這并不代表你這個生命就結束了。一個人的肉體没有了,那這條生命就没了,是不是這麽回事?(不是。)這個生命以後以哪種形式存在,就在乎你活着的時候你怎樣對待神作的工、神説的話,這個很重要。你以後以哪種形式存在,還存不存在,取决于你活着的時候你對待神的態度、對待真理的態度。……另外還有一點,死這個事與其他的事情在性質上應該是一樣的,都不由得人選擇,更不是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它與人生當中其他的任何一件大事都是一樣的,都是在造物主的命定、主宰之下的。如果一個人求死,那不一定死,求生,也不一定活,這一切都在神的主宰、命定之下,因着神的權柄、因着神的公義性情,也因着神的主宰安排而改變、而决定。所以説,你得了重病,這個重病能導致死,但却不一定死,那這個死由誰决定呢?(神。)由神决定。既然由神决定,人决定不了這個事實,那人還為它憂慮什麽,為它愁什麽?就像你的父母是誰,你生在什麽時間、生在什麽地點一樣,也不由你選擇。在這些事上最明智的選擇就是順其自然,順服下來,不要選擇,也不要為此付出任何的心思、精力,為它愁苦、為它憂慮、為它擔心。既然不能選擇,人還要為它花費那麽多的精力、花費那麽多的心思,這是愚蠢的,這是不明智的。……因為你能不能死還是未知數,神讓不讓你死也是個未知數,都是不知道。更具體地説,什麽時候死,死在哪兒,死在哪個時辰,死的時候你身體感覺怎樣,那都不知道。不知道的事情你還那麽煞費苦心地去想、去琢磨,為此憂慮、擔心,你是不是愚蠢啊?既然是愚蠢,那人就不應該為此煞費苦心了。《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四)》不管對待什麽事情,都應該具備積極正面的態度,對待死亡更應該有積極正面的態度。這個積極正面的態度不是去迎合,不是去等待,也不是積極主動地去追求,不追求死,不迎合,也不等待,而是什麽?(順服。)順服是對死亡這件事情的一種態度,而將這件事情放下,不去想它,這是最好的辦法。《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四)》看了神的話我明白了,每個人的生死都掌握在神的手中,我們這一生什麽時候死、怎麽死神早就計劃安排好了,跟我們得不得病没有任何的關係,即使我不得病,到神命定我死的時候我也逃不掉,即使我得了很嚴重的病,如果我的使命没有完成,神也不會輕易把我的命挪去。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不是人為地保養就能决定自己的生死。可我對生死的事看不透,活在愁苦、憂慮、擔心的負面情緒裏,總是擔心病情惡化了會發展成肝癌死了,盡本分就總是留一手,能達到的也不去做了,把時間和精力都用在了保養身體上,我真是太愚昧無知了!現在我才認識到,就算把身體保養好了,但本分没有盡好,得不到神的稱許,每天活着也是虚空,没有一點兒價值意義,最後灾難臨到的時候還得死。回想前段時間我得知病情加重時,不想看神的話,禱告也没話,每天早早地就睡了,外表看肉體是安逸了,身體也保養好了,但是感覺不到神的帶領,每天過得没有一點兒意義,心靈裏感覺很虚空、很痛苦。現在我盡本分雖然苦點累點,但是心靈裏這份踏實平安是任何東西都换不來的。我真實地體會到,人只有好好追求真理盡好本分活着才有價值、意義,才平安踏實。過了一個月,我去醫院複查,醫生説我現在的病情减輕了,是小三陽,只需要吃一些抗病毒的藥就行了。聽後我簡直不敢相信,真的看到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我心裏很感謝神。

經歷了這次的病痛,我看清了自己信神追求得福的卑鄙存心,體會到負面情緒給我帶來的危害。我也體會到,神許可病痛臨到是為了潔净我的奢侈欲望和對神的無理要求,使我看清自己被撒但敗壞的醜陋真相,能好好追求真理脱去敗壞性情達到蒙神拯救,這是神對我的愛、對我的拯救啊!我從心裏感謝神!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神帶領我衝出地位的埋伏圈

李 潔2008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救恩。信神後,我熱心追求,積極盡本分,兩年後我和吴姊妹同時被選為教會帶領。看到教會裏這麽多人,我能被選為帶領,覺得這是神的高抬,便暗立心志一定得把本分盡好來還報神的愛。于是,我每天起早貪黑、樂此不疲地奔忙在教會中,哪個弟兄姊妹消極軟弱了,我趕…

打壓報復人之後

西班牙 小文一年前,我和方敬姊妹配搭負責教會的視頻工作,她業務技術比我好、經驗比我豐富,我遇到難處、問題都會找她尋求交通。一次,我製作視頻犯了低級錯誤,方敬得知後來幫我解决,她邊處理邊問我:「你盡這個本分時間不短了,怎麽還能犯這麽低級的錯誤呢?」聽到這話,我心裏有些抵觸,心想:「…

本分不分高低貴賤

中國河南 徐謹顔 2020年7月底,我在教會製作視頻。一天,帶領找到我,説想讓我去其他教會教弟兄姊妹視頻技術。我心想:「看來我的業務水平應該比其他人好一些,不然為什麽選我去呢?現在視頻工作很重要,如果弟兄姊妹的業務水平提不高,那就製作不出好的視頻,我去教大家,肯定能得到弟兄姊妹的…

我為什麽不願接受人監督

貝寧 帕菲特(Parfait)我在教會澆灌新人有一年多了,在盡本分的過程中我慢慢地掌握了一些原則,澆灌新人的果效也比較好。我就覺得我盡這個本分有一些經驗了,即使没有人幫助,我也能把新人澆灌好。新人遇到的問題、難處我都能通過尋求真理幫助解决,我已經知道怎樣盡好本分了,所以不需要别人…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