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踏上信神路

195

黑龍江省 榮光

1991年,我因病蒙恩跟隨了全能神。那時我對信神的事什麼也不懂,但奇妙的是,每次讀了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我心裡就有享受,感覺神的話說得太好了,唱詩、禱告時也常常被聖靈感動得淚流滿面,心裡那種甘甜、那種享受總像有喜事臨到似的。尤其是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時,聖靈大大作工,唱詩歌、讀神的話、交通真理,我心裡特別透亮、踏實,感覺自己彷彿超脫肉體活在了三層天上,屬世的一切都被拋到了九霄雲外,心裡別提有多幸福、多快樂了!所以,那時我認為信神就是享受神的恩典、祝福。

隨著神發表的話語越來越多(那時神的話語是一篇一篇陸續發到教會裡的),我知道的也越來越多了。當我看到神的話中提到「長子」,並且得知神給長子的福分很大時,我就追求做長子,盼望將來能與神一同作王掌權。後來又看到神的話說:「日子就要結束,世界一切都要歸於烏有,一切一切都要『捲土重來』,你們切記!切記!不能含糊!天地廢去,我話不能廢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五篇》)我更是心急火燎,心想:「我信得這麼晚,會不會得不到這上好的福分呀?我可得多付點代價。」因此,當教會安排我盡本分時,我特別積極,從不怕吃苦。為了能得到長子的福分,我決定撇下一切跟隨神。其實,神的話裡從來沒有確切地說過我們是長子,只是因著我有野心、有奢侈慾望,認為以前神稱呼我們「兒子」,現在神又高抬了我們,那我們肯定是長子。就這樣,我便理所當然地把自己當成了長子。後來,看到下發的神的話中頻頻提到「效力者」,而且對效力者審判的話越來越多,我也沒往心裡去,還慶幸地想:「幸虧我跟隨了全能神,不然我也就成了效力者了。」就這樣,看到神對長子的祝福、應許,我就認為其中有我的一份,看到神對長子的安慰、勸勉,我也覺得是對我說的,尤其看到神說:「大災大難必不臨到我兒,我所愛的,我會時時刻刻、分分秒秒地看顧我兒,你們必不會受其苦、受其難,而是為了成全我兒,在他們身上應驗我的話,好讓你們認清我的全能之所在,更加生命長大,能早日替我擔負擔,為我的經營計劃的完成,獻上你們的全人。你們當為之高興快樂,為之歡喜,一切都交給你們,讓你們掌管,交在你們的手中,兒子承受父親的一切產業,更何況作為眾長子的你們?你們真是有福的,不是遭受大災大難之苦,而是享受永永遠遠之福,何等榮耀!何等榮耀!」(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十八篇》)我心裡更是樂開了花,心想:「我這不是在做夢吧?天上掉下這麼大的餡餅就這麼不偏不倚地落到了我的頭上?」我真有點不敢相信,但怕弟兄姊妹說我信心太小,所以又不敢不信。

一天,我興沖沖地去聚會,看到教會裡來了兩個帶領。一起交通時,他們說自己是效力者,我聽後非常吃驚,追問道:「你們要是效力者,那我們豈不更是效力者了嗎?」他們毫不隱瞞地說:「我們中國這些人幾乎都是效力者……」聽他們這麼一說,我心裡「咯噔」一下:「不會吧!這是真的嗎?」但看著他們一臉沉重、痛苦的表情,其他人的臉也都跟苦瓜似的,又不容我不信,我心想:「人家做帶領的為神的工作撇家捨業,受了那麼多苦,付了那麼多代價,我跟他們比起來差得太多了,人家都是效力者,我還有什麼說的,效力者就效力者吧!」

回到家後,我又拿起神的話重新看神對效力者是怎麼說的,看到神說:「為我效力的人聽著!在效力之時得到點我的恩典,也就是暫時讓你們知道以後的工作、以後的事情,但根本享受不到,這是我的恩典,若效完力就馬上退去,不要停留。作為長子的不要驕傲,但可以自豪,因我賜給了你們無窮無盡的祝福;作為滅亡的對象,不要自尋煩惱,自己為自己的命運而憂傷,誰叫你是撒但的後裔呢?為我效完力之後,就可以重新回到無底深坑去了,因你在我面前沒有用了,我開始用我的刑罰對待你們了,我是一不做,二不休,既作必成,既成必到永遠,對眾長子、眾子、子民也是,對你們也是,既刑罰必到永遠。」(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八十六篇》)這一看不要緊,一種從未有過的痛苦向我襲來,我迅速合上神的話不敢再看了。霎時間,委屈、不解、不滿一齊湧上我的心頭:「昨天我還在幸福的搖籃裡,今天卻被趕出了神的家;昨天我還是神的兒子,今天卻成了神的仇敵——撒但的後裔;昨天還有神的無盡祝福等待著我,今天無底深坑卻是我的去處,而且還要刑罰到永遠。不給祝福也就算了,為什麼還要刑罰我呢?我到底做錯了什麼?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為什麼呢?」我越想越覺得無法面對這樣的現實。我閉上眼睛不願再去想,多麼希望這只是一場夢。

從那以後,我一想到自己是個效力者,心裡就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也不敢再看神的話了。但神太智慧了,在他審判揭示人的話語裡又貫穿著奧祕的揭示,還有預言以後的災難以及國度前景等方面的話語,這些都是我想知道的,所以我還是離不開神的話。當我看到神揭示人的話時,神利劍般的話語不斷地刺透我的心,使我身不由己地接受著神的審判、刑罰,感到神威嚴烈怒的審判總是不離開我。痛苦之餘,我知道了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原來,我是大紅龍的子孫,是撒但的後裔,是滅亡的對象。無奈之下,我不敢再奢望得到什麼福分,願意接受神的命定做一個效力者。然而神鑒察人心肺腑,知道我並不是真正地放下了得福的存心,當我自以為能安心做效力者時,神再一次擺上環境「引狼出洞」,把我裡面隱藏的敗壞性情給顯明了出來。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我回錫安之後,地上仍舊讚美不息,那些忠心的效力者仍舊等著為我效力,但他們的功用已盡完,只好是思念我在地的情景。那時我開始降災於那些受禍的,但人人都相信我是公義的神,我絕對不會懲罰那些忠心的效力者的,我只讓他們蒙我的恩典。」(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百二十篇》)看到這裡,我心裡不禁想:「長子的名分我是不想了,大的福分我也不要了,現在我就追求做一個忠心的效力者吧,這是我唯一能追求的了,以後無論教會安排我做什麼我都要盡上自己的忠心,千萬不能再失去做忠心效力者的機會。如果連忠心的效力者都當不上,只是單純做一個效力者,效完力之後還得回到無底深坑或硫磺火湖裡去,那我圖什麼呀?」雖然這個想法我沒敢對任何人說,卻逃不過神眼目的鑒察。我看到神的話說:「人的本性除我以外誰也測不透,都認為自己是為我盡『忠心』,豈不知在『忠心』當中摻有雜質,這種雜質就把人斷送了,因這雜質是大紅龍的陰謀,早被我揭穿,我是全能的神,這麼簡單的事我能不清楚嗎?我能透過你的血、透過你的肉看見你的存心。人的本性在我並不難測,但人卻自作聰明,認為自己的存心除了自己誰也不知道,但豈不知在天地萬物中間還有全能的神存在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百一十八篇》)「現在多數人還抱著一點希望,當希望變成失望時,那時他就不幹了,就要求退去了,我說過我不強留一個人,但你當心你的後果會是什麼,不是我威脅你,這是事實。」(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百一十八篇》)看到這些話我的心怦怦直跳,感到神真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對人有著望眼欲穿的了解,我心裡想什麼神都知道,我私藏一點小的盼望都是神所恨惡、厭憎的。此時,我才對神稍稍有了一點敬畏之心,決定不再跟神搞交易了,老老實實地做一個效力者,任神擺佈。

後來我才知道,這三個月所經歷的是效力者的試煉,是神在人身上作的第一個話語試煉的工作。經歷了效力者的試煉之後,我認識到神不僅是憐憫、慈愛的神,也是公義、威嚴、不容人觸犯的神,他的話語有權柄、有威力,讓人不由得產生敬畏、懼怕之心。同時我也知道了人是神造的,人就應該信神、敬拜神,這是天經地義的,沒有理由,沒有條件,更不該有野心與奢侈慾望,人若為了從神得到什麼而信神,這樣的信是在利用神、欺騙神,是沒有良心理智的表現,更是大逆不道。即使人信神什麼也得不到,最後還得受懲罰,那人也應該信他,因為他是神,人就應該信他、順服他。另外,我也認識到自己本是大紅龍的子孫、撒但的後裔,是滅亡的種類,神是萬物的主宰,神無論怎樣對待我都是應該的,都是公義的,我應該無條件地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不該講理,更不該抵擋。回想自己在這次試煉中所流露的醜態,我真是蒙羞慚愧,我一心想得到高的地位、大的福分,甚至想與神平起平坐,一同作王掌權,當自己所盼望的福分沒有得到反而還得受禍時,就想背叛神離神而去。這些赤裸裸的表露讓我清楚地看到自己信神的目的就是為了得福,是在與神搞交易,我真是不知廉恥,完全失去了人該有的理智,就是地地道道的撒但的後裔!要不是神這樣智慧的作工——用效力者的試煉來征服我,將我得福的野心破碎,我還在追求得福的錯誤道路上狂奔,不可能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更不可能老老實實地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最終只能被自己的野心慾望斷送,永遠失去蒙拯救的機會。

經歷了效力者的試煉以後,我不敢再為了得福而信神、盡本分了,也不敢再存著交易的心去做事了,覺得這樣利用神、欺騙神實在太卑鄙、太邪惡了。同時我也認識到神藉此試煉來拯救人真是用心良苦,明白了神沒有恨人的成分,神對人的愛從創世到如今從未改變過,我從心裡願意在以後的信神、盡本分中追求愛神、滿足神,還報神的愛。但因著自己的得福存心與交易心態扎根太深,不是經歷一次試煉就能徹底解決的,後來,神又接連作了幾次試煉的工作——刑罰時代的試煉、死的試煉以及七年試煉,在這幾次試煉中使我受苦最多、受益最大的就是1999年的七年試煉。

1999年,我被選為教會帶領。這一年正值國度福音大擴展,工作安排要求把能拯救的人儘可能地都拯救回來。看了工作安排後,我以為2000年神的工作就結束了,因此,為了自己能有好的歸宿,我便起早貪黑地忙於福音工作,對教會生活只是過問一下走走形式而已。雖然我意識到自己的存心不對,卻怎麼也控制不住得福的慾望,以至於除了福音工作以外做什麼我都覺得是耽誤時間,甚至連讀神的話都感覺耽誤時間……就這樣,我馬不停蹄地奔波忙碌著。

不知不覺到了年底,我想像著神的工作結束時一定會有大災難,於是就天天等待著災難的降臨,等待著神工作的結束。眼看就要到春節了,教會負責人交通說還得經歷七年試煉。聽到這個消息,我心裡翻江倒海,心亂如麻,禁不住跟神理論起來:「七年試煉?怎麼又來了個七年,這還讓我怎麼活呀!神啊,求你把我滅了吧,我實在受不了這個苦了!」第二天,我心裡的鬱悶還是無法解脫,心想:「反正還有七年的時間呢,來日方長,我先出去散散心吧。」可剛一上車,就感到聖靈在我裡面責備:「當初追求心情願,心血代價都付過,說什麼愛神到底,說什麼永不分離,說什麼有難同擔當,有甜同體嘗,你真真假假騙自己!」面對聖靈的責備,我不由得低下了頭。是啊,以前享受神恩典的時候我向神許下了諾言要終生為神花費,可今天有難處需要受苦了我就想廢棄誓言,那我的誓言豈不是成謊言了嗎?神給了我那麼多的愛,可今天臨到不如意的環境,我就有這麼大的怨氣,甚至還想背叛神,我真是沒有一點良心理智!想到這些,我再也沒有心思逛街了,帶著沉重的心情回了家。雖然我被迫無奈地「順服」了下來,但一想到神的工作還有七年,我就感到信神太苦、太難了,從心裡遷就自己,做什麼事都不著急不上火,就是盡本分也是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活在了消極對抗的情形中。漸漸地,我失去了聖靈作工,雖然我也想扭轉自己的情形,卻無能為力。

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有些人剛開始盡本分時心勁可大了,感覺全身有使不完的勁兒,走著走著怎麼就沒勁兒了呢?當時的那個人跟現在對比好像是兩個人似的,怎麼就變了呢?這是什麼原因?就是因為他們信神還沒進入正軌就走偏了,他們所選擇的是錯誤的道路,他們原先的追求裡面隱藏著一個東西,到了關鍵的時候那個東西就出來了。隱藏著哪些東西呢?就是人信神心裡都有一個盼望,盼望著神的日子馬上來到,這些苦難就受到頭了,盼望神改變形像,人的一切痛苦都擺脫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失去聖靈作工的人最危險》)神的話使我找到了自己的病根,原來在我的追求裡面一直隱藏著一個盼望,盼望神的日子馬上來到,自己就不再受苦了,還能得到好的歸宿。一直以來,我都是在這個盼望的支配下追求,一旦這個盼望落空了,我裡面就痛苦不堪,精神崩潰,以至背叛神,甚至想以死來解脫。此時我才看到,自己跟隨神這麼多年,走的根本不是追求真理的道路,而是一直盯著神的日子,為得福與神搞交易。今天我雖然無奈地留在了神的家中沒有離開神,但我裡面的這種摻雜若不解決,早晚還會抵擋神、背叛神的。看到自己的危險情形後,我在心裡向神禱告尋求:我該怎樣追求才能除去「盼日子」這個摻雜呢?接著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你知不知道現在你們在中國信神能受這些苦,享受神的作工,外國人多羨慕你們呀,外國人的心願是:我們也想經歷經歷神的作工,受什麼苦都行,我們也想得著真理啊!我們也想長長見識,長長身量,可惜沒那個環境。……在大紅龍國家作成這一班人,讓這些人受這些苦,可以說這是神極大的高抬呀!以前說過那麼一句話,『我早已將我在以色列的榮耀帶到了東方』,現在你們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嗎?你該怎麼走以後的路呢?你該怎麼追求真理呢?不追求真理怎麼能獲得聖靈作工呢?若一旦失去聖靈的作工那可是最危險的人了。眼前這點苦又算什麼,它將要為你們成就什麼,你知道嗎?」(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失去聖靈作工的人最危險》)從神的話中看到,人今天能受苦太有意義了,是為了讓人得真理,而且這個苦是因著神的作工而有的,更是神的恩待與高抬,是我們的偏得,正如神說的「眼前這點苦又算什麼,它將要為你們成就什麼,你知道嗎?」揣摩著這句話,我雖然領悟到受苦是有價值、有意義的,但是神要藉此在我身上成就什麼我並不明白。我思量著:雖然現在我不明白受苦的意義,但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追求真理,多多尋求真理,因為只有得到真理才能真正明白受苦的意義,我裡面的這個摻雜才能真正除去。

轉眼間到了2009年,那七個年頭早已不知不覺地走過來了。這一路走來,才感覺這七年的時間並不像我想像得那麼漫長。這幾年在神審判揭示的話中,在神試煉熬煉的顯明中,我實實際際地看到了自己的真實面目,看到自己就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大紅龍子孫,因我身上滿了大紅龍毒素,「無利不起早,凡事『利』字當頭」這一毒素就是典型的大紅龍形象的代表。受這一毒素的支配,我信神只是為了得福,為神花費還有日期限制,奢望著能少受苦還能得大福。神為了除去我裡面這個強烈的得福存心與交易心態,在我身上作了多次試煉熬煉的工作,才潔淨了我信神裡面的摻雜。而且在神的揭示與顯明中,我看見自己身上還滿了撒但的敗壞性情——狂妄自大、彎曲詭詐、自私卑鄙、任意妄為、應付糊弄等等,使我越來越看清自己的本來面目,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就是地獄之子,今天能信神跟隨神實在是神的高抬與恩待,能接受神一次次刑罰審判的工作更是極大的福氣,我心裡對神的感恩多了、要求少了,對神的順服也多了,愛自己少了,現在只求能脫去撒但敗壞性情成為一個真正順服神、敬拜神的人。而就這一點果效也不知是神多少次的作工才達到的,其中包含著神太多的心血代價。跟隨神到如今,我才明白了神拯救人實在是不易,神的作工太實際,神變化人、拯救人並不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現在我不再像一個不懂事的孩子光盼著神的日子快些來到了,而是總感覺自己敗壞太深了,太需要神的拯救,需要更多地經歷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如果我能活出正常人性該有的良心理智,能正常地經歷神的作工,最終能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就心滿意足了。現在想想七年試煉臨到時自己所流露的,我感到實在太虧欠神了,太傷神的心了,如果神的工作在2000年就結束了,那滿身污穢的我肯定是沉淪滅亡的對象,七年試煉實在是神對我的寬容與憐憫,更是對我最真、最實的拯救。

走過這七年,我回頭再看以往不明白的那些神的話:「你知不知道現在你們在中國信神能受這些苦,享受神的作工,外國人多羨慕你們呀,外國人的心願是:我們也想經歷經歷神的作工,受什麼苦都行,我們也想得著真理啊!我們也想長長見識,長長身量,可惜沒那個環境。……在大紅龍國家作成這一班人,讓這些人受這些苦,可以說這是神極大的高抬呀!以前說過那麼一句話,『我早已將我在以色列的榮耀帶到了東方』,現在你們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嗎?」就能明白一點神說這話的意思了,才感覺到受苦真是太有意義了!雖然在經歷這一次次的試煉時受了一些痛苦,但受苦過後才看到我所得著的太寶貴、太有價值了。在經歷試煉中,我看見了全能神以公義為主的性情,也看見了神的全能智慧,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體嘗到了神對人那種父教子般的深沉愛,更體嘗到了神話語的權柄、威力,看見了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相,感受到了神作拯救工作的艱辛,看見了神是聖潔、尊貴的,人是那樣的醜陋、卑鄙,也經歷到了神是如何征服人、拯救人把人帶進信神正軌的……現在想想,如果沒有神在我身上作這一次次的苦難試煉的工作,我不可能有這些認識。苦難熬煉對人生命長大真是太有益處了,能使人得著信神歷程中該得著的最實際、最寶貴的東西——真理。看到了受苦的價值與意義,我不再夢想坐著花轎進國度了,願意腳踏實地地經歷神的作工,實實際際地追求真理來變化自己。

經歷了多年神的作工,現在我才對神所說的「真正的『信神』的含義是人能在相信神是萬物的主宰的基礎上來經歷神的說話,經歷神的作工,達到脫去敗壞性情滿足神的心意以及達到認識神,這樣的歷程才叫信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這話有了一點實際的認識。在沒經歷神作的這些試煉工作以前,我裡面滿了強烈的得福存心和交易心態,即使道理上知道什麼是信神,信神的目的是什麼,但還是一門心思想要得福,絲毫不理會真理,更不把脫去敗壞性情滿足神的心意和認識神當作自己的追求目標。這時我才明白了,為什麼神道成肉身作工最先解決人裡面的得福存心與交易心態,因這些東西實在是人進入信神正軌的攔路虎、絆腳石,人裡面存有這些東西就不會追求真理,不會有正確的追求目標,所走的就是錯誤的道路,是不被神認可的路。如今,神作的征服拯救的工作把我裡面的這個撒但堡壘攻破了,我不再為得福受禍而患得患失、憂慮煩惱了,不再為奢侈慾望而苦苦追求了,也不再為了逃脫災難而在日子上跟神講條件、提要求了,少了這些摻雜我裡面感到輕鬆、釋放了很多,也開始腳踏實地追求真理了。我能有這些變化,都是全能神作的試煉熬煉的工作達到的果效,是全能神帶領我走上了真正的信神之路。從今以後,無論神再作什麼樣的試煉工作,無論讓我受多大的痛苦熬煉,我都願意接受順服,實實際際地去經歷,從中尋求真理,達到脫去敗壞性情滿足神的心意,來還報神多年的拯救之恩。

相關內容

  • 老好人的轉變

    如果不是神擺上這些人事物環境顯明我,審判潔淨我,我永遠是個神所厭憎的老好人,信著神卻抵擋神、背叛神,終將走上沉淪滅亡之路。我也真實地體嘗到只要人能維護教會的工作、維護神的見證,做一個有正義感的誠實人,就能獲得神的喜悅,自己也活得有人格、有尊嚴,心靈裡釋放自由!神真實的愛就是神的全部性情,雖然神的性情向人顯明時,人得受極大的痛苦,但這正是神成全人的必經之路,也只有末世神預定揀選的人才能享受這樣的福氣!

  • 一名基督徒七年錯誤追求的辛酸史

    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小娜看到了神對自己的愛,當她迷失方向找不到人生的追求目標,被名譽地位折騰得死去活來時,如果不是神安排環境審判潔淨她,小娜仍是不認識自己,依舊活在撒但的敗壞性情裡,受著撒但的愚弄,最後被它吞吃殘害。如今神把小娜從錯誤的道路上一步步拯救出來,使她找到了人生正確的追求目標,體嘗到真正的釋放自由,這都是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

  • 虛榮臉面拜拜了

    神的刑罰審判就是拯救人的光,沒有神的刑罰審判,我仍會憑著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一直苦苦地追求地位,被撒但苦害、捆綁,活在黑暗中遠離神、背叛神,失去神的祝福,最終因著與神爭奪地位抵擋神而沉淪滅亡。現在我真切地體嘗到只有神的話語才是人真正的生命,是做人的根本,只有憑神話語活著,心靈才能得著自由、釋放,才能活出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感謝神對我的拯救!從今以後,我要竭力追求真理,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樣式,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安慰神的心!

  • 沒有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的今天

    經歷中我明白了撒但就是利用名利、地位、錢財、肉體來引誘我、敗壞我、苦害我,讓我遠離神、抵擋神、背叛神,而神是以審判刑罰、試煉熬煉、責打管教的方式來拯救我,藉此把他的生命言語、所有所是作到我裡面,使我的敗壞逐步得到醫治,使我能擺脫撒但的苦害,徹底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儘管神的審判刑罰給我的肉體帶來的都是痛苦,但其中無不包含著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與神對我真實的愛。

  •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的話堅定了我跟隨神的信念,只有為神活著,為通行神的旨意活著,這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以前我一直在世界上流浪,飽受撒但的苦害,是全能神把我這個不起眼的人看在眼裡,使我有幸歸回到神的家中,我享受了神那麼大的愛,應該為神而活、為真理而活,應該在神的家中敬拜神、為神盡忠,否則我就不配稱為人,不配活在神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