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假帶領打壓時學到的功課

2022年01月27日

荷蘭 張潔

我在教會是盡接待和澆灌新人的本分,接待的人裏面張某是教會帶領,我心裏挺高興的,心想帶領一般都比較追求真理,以後我生命進入上遇到什麽難處,找帶領交通就方便了。可實際接觸時,我看到張某很少交通真理,還經常和身邊的姊妹談論吃啊,喝啊,這些外面的事。記得有一次吃飯時,張某説以往弟兄姊妹接待她,都會把最好的飯菜留給她吃,還説弟兄姊妹怎麽高看、重視她,心裏怎麽有她的地位。我覺得張某這麽説是在顯露自己,説這些話對人也没什麽造就,想到神交通過,弟兄姊妹在一起應該多交通神的話,我就提醒她説:「咱們可以多交通神話,幫助解决弟兄姊妹生命進入上的難處,這樣才能給人帶來益處。」誰知我剛説完,張某的臉一下子就沉了下來,直到吃完飯都没再説一句話,當時整個氣氛很尷尬。過後我想,是不是我没顧及張某的面子,當着幾個弟兄姊妹的面説她,讓她下不來台?但想到張某是帶領,臨到事應該會尋求真理正面進入吧,我就没再多想了。

可讓我没想到的是,接下來的幾天,張某不再搭理我了。有時從我面前走過也不正眼看我,把我當空氣一樣,有時她和其他弟兄姊妹在那兒説笑,見到我了就立馬黑着臉。看到張某這樣對我,我有種被孤立的感覺,我很清楚是因着上次我給她提點問題,她還在生我的氣。我心想:等過段時間她情形扭轉了,認識到自己的問題了,應該會改變對我的態度吧。後來,我又發現張某有幾次在網上聚會,剛一交通完就開始打瞌睡,甚至有時一覺睡到聚會結束。我心想:「她對待聚會都是這樣的態度,怎麽能作好教會工作呢?這能有聖靈作工嗎?能把我們帶到正道上嗎?」可我又琢磨着,這幾天她挺忙的,可能也累,等過幾天應該就會調整過來吧。可後來我發現她連聽講道交通都開始打瞌睡,有時瞌睡得不行,就直接睡覺去了。看到張某作為帶領,連聚會、聽講道交通都不重視,她不喜愛真理,自身没有生命進入,又怎麽會帶領弟兄姊妹明白真理進入神話實際呢?這樣下去,教會工作、弟兄姊妹的生命都會受虧損啊!當時,我把這些問題都給她點出來了,并説了這種情形不扭轉的後果,還舉例説了之前一個帶領不追求真理,失去聖靈作工聚會經常瞌睡,最後被撤换了。她聽後一聲不吭,低着頭做自己的事情。我心想:她意識到自己的情形很危險,應該會尋求真理解决吧。可令我没想到的是,她不僅没有扭轉,反而對我更加排斥。

有一次,我到一個小組聚會,一個姊妹很消極,活在對神的誤解中,有些自暴自弃,我就給她讀了幾段神的話,也結合自己的情形交通了一些經歷認識。没想到聚完會,張某就帶着訓斥的口氣説:「你跟她交通是什麽存心,她不追求真理,難道你不知道嗎?你為什麽給她交通?」被她一頓莫名的訓斥,我有些發矇,半天没反應過來。聚會就是吃喝神的話,交通個人對神話的領受認識,我也没交通其他的呀,為什麽張某這樣説我呢?之後再到小組聚會,我就有些受轄制,生怕哪裏做得不合她的意,又遭到她的訓斥。還有一次,我幫着弟兄姊妹掃描一些文件,被張某看到了,她一臉嚴肅地説:「你幫弟兄姊妹掃描文件是什麽存心,是不是想讓弟兄姊妹覺得你好啊?你這人太詭詐了,你好好反省反省……」再次臨到突如其來的指責,我更加受轄制了,心裏還有些消極,在張某眼裏我做什麽事都有存心,做什麽事都不對,我感覺自己像是被扣上了「罪人」的帽子,心裏特别受壓。後來,我看到張某的問題就不敢再提了,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現在都自身難保了,再多説,恐怕本分都保不住了。

一次,張某要給我們交通落實一項工作,那天我剛好答應要給幾個新人聚會,我就想澆灌新人也很重要,等聚完會再找張某給我交通一下,這樣兩不耽誤。可我剛把自己的想法説出來,張某就訓斥我:「誰給你單獨交通啊!今天的會你必須得參加,過後没人再跟你交通。」聽張某這樣説,我就感覺她特别的强勢,好像一切事情都由她説了算,不能有自己的選擇,没有商量的餘地。最後没辦法,我只好找唐姊妹幫忙澆灌新人,結果張某歪曲事實,當着弟兄姊妹的面嚴厲地對付我:「你這人真詭詐,你是怎麽跟唐姊妹説我的?你都説了些什麽,讓她來教訓我?」聽張某這樣説,我心裏特别委屈,也很氣憤,心想:「我只是説要聚會調整不了時間,讓唐姊妹幫我澆灌新人,其他我什麽都没説,你怎麽隨便給我扣帽子呢?」我看出張某性情狂妄,轄制人、控制人,我就想站起來揭露她,但又受地位權勢的轄制,擔心説出來會被她撤换或被清理出教會,這樣我信神蒙拯救的機會就没有了。

没過幾天,在吃飯的時候,張某突然提到我以前憑己意做過的一件事情,問我:「當時你做事的時候有没有和人商量?有没有人把關?誰把的關?」那種感覺就像審犯人似的,好像我犯了很嚴重的罪。接着,她又問我:「在這件事上對自己有哪些認識?」我説:「我還没認識太深,可能認識得也不準確……」我話音剛落,張某就説:「有的弟兄姊妹犯錯了自責虧欠,死的心都有了,你連點懊悔的心都没有嗎?」聽張某説話的口氣,我感覺她已經恨我到一個地步,甚至想把我置于死地,我覺得特别地受壓,心裏很痛苦。幾次我都想找弟兄姊妹交通解决自己的情形,但因着跟張某住在一起,我擔心張某聽到又説我帶着存心説話,説我是詭詐人。她現在是帶領,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弟兄姊妹,而且之前盡本分還隨從己意,留下了過犯,我要是把張某的事説出來,會有人相信嗎?他們會不會説我是在為自己講理辯解呢?那段時間,我消極到了一個地步,不知道該怎麽經歷這樣的環境。有一天聚會,剛好張某出門辦事没參加,我猶豫再三,最後鼓足勇氣説出了受張某轄制的情形,可還没等我説完,就被另一個帶領程姊妹打住了。過後,程姊妹跟我説:「張某還在盡教會帶領的本分,你當着弟兄姊妹的面這樣説她,這讓她以後還怎麽作工作?你這是在散布對帶領工人的不滿,是在釋放消極。」聽程姊妹説我是在釋放消極,還會影響張某作教會工作,我心裏就很害怕,「本來張某對我態度就不好,程姊妹也説我打岔攪擾教會生活,她們會不會説我人不對,把我撤换了,再把我清理出教會?」越想我心裏越受壓。後來,聚會我也不想參加了,有時候參加也不敢交通自己的真實情形,就感覺特别地痛苦無助,也不知道該怎麽尋求神的心意。在那個家裏,我感覺喘不過氣來,就想趁着外出買菜,在外面多呆一會兒,不想回家,不想看張某的臉色,也不想面對張某的訓斥。因着消極情形一直得不到解决,我盡本分越來越没有果效,没幾天被撤换了。失去本分後,我每天都過得很煎熬,感覺像是被神遺弃了似的,更覺得自己前途渺茫。那段時間,我晚上常常鑽到被窩裏偷偷地哭,白天一個人坐在靠墻的角落一聲不吭,我覺得自己好像很快就會被開除出教會。痛苦中,我常常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心裏很痛苦,臨到這個環境我不知道該如何經歷,願你帶領引導我。」

幾天後,教會排查清理敵基督、惡人、不信派等幾類人。我看到張某的表現跟惡人、敵基督能對上號,看到神的話説:「敵基督有凶惡的本性,這是哪類人具備的主要性情?(惡人。)對了,惡人主要的一方面性情就是凶惡。凶惡的人對待任何善意的勸勉、指責、教誨或幫助,他的態度不是感謝,不是謙卑地接受,而是惱羞成怒,極端地仇視、恨惡,甚至還能産生報復。有人對付一個敵基督,説:『你這段時間盡顯露自己,盡的本分一塌糊塗,你對得起神嗎?你盡本分期間任意妄為,不按原則辦事,你為什麽不尋求真理?為什麽不按原則辦事?弟兄姊妹跟你交通你為什麽不搭理?為什麽還按自己的意思做?』就這幾個『為什麽』,就這幾句最平常的話,也是揭露他敗壞流露實質的話就惹惱他了。他心想,『為什麽?没有為什麽,我想怎麽做就怎麽做!你對付我,你算老幾啊?』他嘴上雖然没有公開這麽説,但是心裏却産生了一種報復、仇視的怒火,『你憑什麽對付我?你根據什麽説我任意妄為?我就任意妄為了,你能把我怎麽樣?我長這麽大還没有人敢跟我這麽説話呢!就憑你也想教訓我?』這就産生仇恨了。産生仇恨之後,就敵基督凶惡的性情來看,他能不能到此為止?絶對不能。緊接着,他在心裏就會盤算:『對付我的這個人在教會中有没有勢力?我要是報復他,能不能有人為他説話?我要是整治他,教會能不能處理我?有辦法了,我不報復他本人,我要做一件人不知鬼不覺的事,在他家人身上下手,讓他痛苦難堪,我才能出這口惡氣。我信神不是來受氣的,不是來讓人隨便欺負的,我是來得福的,是為了進天國。人活臉面樹活皮,不蒸饅頭争口氣,你欺負我,不拿我當人物對待,我就讓你吃不了兜着走,看誰厲害,看誰能鬥過誰!』幾句簡單的真話、實話就激怒了敵基督,就能讓他産生這麽大的仇恨、産生這麽大的怨恨,就能讓他如此大動干戈地下功夫去報復一個人。當然,他不是只選擇一種人來報復,而是誰對他有威脅,誰能看透他,誰明白真理能揭露他的實質、能對付修理他,誰正直能説實情、能揭他的老底,他就恨誰。甚至有的敵基督説,『誰對付我,我就要跟誰過不去,誰對付修理我,誰揭我的老底,讓我在得福的事上没份,讓我被神家開除,那我就跟誰没完。我在世上就是這樣,没人敢惹我,到現在敢惹我的人還没出生呢!』他們臨到對付修理的時候就放出這樣的狠話。他們放出狠話并不是在嚇唬人,也并不是為了保護自己説説而已,而是真要做事。」(揭示敵基督·第九條 盡本分只為出人頭地……〔八〕)從神的話中看到,敵基督這類人實質屬于惡人,他們性情凶惡,誰揭露他們的問題,對付修理他們,他們就仇視誰、打擊報復誰。對照神的話,我更加看清了張某的真實面目,對這段時間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也看清楚一些了。張某在弟兄姊妹中間高舉、顯露自己,我給她提點出來,她不但不接受反省認識自己,反而對我産生成見,有意孤立我;她聚會走過程,老打瞌睡,我提點幫助她,她更是把我視為眼中釘、肉中刺,處處事事針對我,言辭犀利地攻擊、定罪我,甚至拿我以前盡本分留下的過犯來打擊、報復我。看到張某性情凶惡,她把别人對她的幫助、指點當作是對她的威脅,誰能够看透她,對她有分辨,能揭露她,她就恨誰,就排斥、打擊誰。在教會中她成了天皇老子,碰不得、傷不得,一旦誰觸及到她的利益就能攻擊、報復,恨不得給她提意見的人全部消失。看到張某實屬惡人。當時我就想檢舉揭露她,可一想到張某的配搭程姊妹對她没什麽分辨,説話還挺維護她,到時程姊妹會不會説我是在攻擊帶領工人,攪擾教會工作?要是被張某知道了,我會不會被開除啊?想到這些我就感到害怕,喉嚨像是被掐住了一樣,心裏想説的話説不出來。我哭着向神禱告:「神啊,我擔心揭露張某的問題會被開除出教會,就不敢站起來揭發檢舉她。神啊,願你加給我信心和勇氣,能够背叛肉體實行真理。」禱告後,我感覺心裏釋放了一些。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説:「現在不能只滿足于當如何被征服,還得考慮你以後的路當怎麽走,你得有心志、有勇氣被成全,不要總是認為自己不行,真理還能偏待人嗎?真理還能有意與人作對嗎?你追求真理,真理還能把你壓倒嗎?你為正義而站立,正義還會把你打倒嗎?你真有心志追求生命,生命還能迴避你嗎?你没有真理,并不是真理不搭理你,而是你遠離真理;你不能為正義而站立,并不是正義出了差,而是你認為正義歪曲了事實;你追求多年没得着生命,并不是生命對你不講良心,而是你對生命不講良心,是你驅逐生命;你活在光中没能得着光,并不是光没能將你照亮,而是你根本没留意光的存在,光便悄悄地離開了。你不追求只能説你是個不值錢的賤貨,是你没有生活的勇氣,你没有反抗黑暗勢力的精神,你太懦弱!《話・卷一・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要從積極方面進入,主動不能被動,不被任何人、事、物摇動,不能被任何人的話左右,要有一個穩定的性情,無論誰説什麽,你知道是真理就該立即實行。不看任何人,總有我話在裏面運行,能站住我的見證,貼着我的負擔去行。隨幫唱柳没主意糊塗不行,不出于我的敢站起來拒絶才行。你明明知道不對,也不作聲,你還不是實行真理的人,你知道不對,把話題扭轉過來,又被撒但把路攔住,有其言無其效,不能堅持始終,你心裏還有『怕』字,還不是撒但意念在其中?《話・卷一・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二篇》讀着神的話,我有了信心、力量,尤其是神説的「你追求真理,真理還能把你壓倒嗎?你為正義而站立,正義還會把你打倒嗎?」是啊,哪有一個真正追求真理的人被神撇弃了?哪有實行真理、維護神家利益的人遭到神的懲罰了?没有。神家是真理掌權、公義掌權,神喜悦的是追求真理、嚮往正義的人,是敢于向黑暗勢力説「不」的人,神不喜歡懦夫,不喜歡隨從惡人的小蒼蠅、不信派,更厭憎那些不實行真理、不維護神家利益的詭詐人。從神的話中,我也找到了實行路途,神希望我能不受人事物的轄制,能堅持實行真理,不向撒但勢力屈服,不論别人説什麽,只要符合真理就應該堅持實行。我對張某有了分辨,確定她的實質屬于惡人,本應該站起來揭發檢舉,可我怕被打壓、被開除,顧慮自己的前途命運不敢揭發檢舉她,就委曲求全、苟且偷生,活得没有一點兒人格尊嚴,我真的是太無能、太懦弱了!我不能再懼怕惡人,不能受黑暗權勢的轄制了。我要是不站起來揭露檢舉張某,那就是在包庇惡人作惡,這是在抵擋神啊!另外,我如果不把張某的惡行檢舉揭發出來,她還會繼續作惡整治好人,那得有多少弟兄姊妹跟着遭殃受害啊。想到這兒,我有了檢舉張某的勇氣。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寫了檢舉信,轉交給了上層帶領,這樣實行後,我心裏挺踏實、平安的。過後我就琢磨:為什麽我不敢起來揭發檢舉張某,這是什麽導致的呢?反省中我認識到,我有一個錯誤觀點,我覺得縣官不如現管,張某是教會帶領,有一定的權力,我一旦得罪了她,就會被撤换或者被開除出教會,失去蒙拯救的機會。其實,就算我受敵基督、惡人的打壓、整治,一時被開除出教會,但不代表我失去了蒙拯救的機會,神是公義的,事實遲早會浮出水面,惡人、敵基督終究會被顯明淘汰。相反,如果我明明看見假帶領、敵基督作惡攪擾神家工作,却為了保全自己睁隻眼閉隻眼,不檢舉揭發,苟且偷生,哪怕是留在教會没被開除,但在神眼裏也是不實行真理的人,讓神厭憎、恨惡,若一直不悔改就會失去蒙拯救的機會,被神淘汰。我這麽長時間活在消極、防備的情形中,就是因為我信神却不認識神,心裏没有神的地位,不相信神家是公義掌權、真理掌權,更不相信我的命運在神的手中,特别地可憐、瞎眼。認識到這兒,我的消極情形得到了一些扭轉。

後來,因弟兄姊妹對張某没有分辨,最終張某還是繼續留任盡帶領本分。上層帶領把檢舉信的事告訴給了張某,讓她反省認識自己。張某找到我,哭着説,她打壓我,使我没法正常盡本分,她作了惡,為此給我道歉。她還説,從小到大,不管是在家裏還是在親戚朋友圈裏,所有人都是圍着她轉,没有一個人敢説她的不是,説我是第一個指點她問題的人,所以才那樣對待我。聽到張某的這一番話,我感到很驚訝,臨到這麽大的事,她不但不反省自己,不感覺内疚,還在為自己狡辯,只説些外表的理由,對自己的敗壞性情没有絲毫認識。看到張某厭煩真理、仇恨真理,不管臨到多大的對付修理,不管别人交通得多麽合乎真理,只要涉及到她的利益,她都不接受,還打壓、排斥。想到敵基督、惡人臨到修理對付與普通敗壞的人的最大區别就是:普通敗壞的人臨到修理對付,可能一時接受不過來,但過後能從神領受,藉着不斷地尋求、反省,從修理對付中學到功課,認識到自己的敗壞,達到有真實的悔改變化。而敵基督、惡人不管臨到多少修理對付,都不會反省認識自己,他們對待修理對付完全就是抵觸、仇恨的態度。想到從我第一次給張某提缺欠到最後檢舉張某,這期間絲毫看不到張某反省、悔改的表現,這足以看到,張某仇恨真理,實質就是敵基督一類的惡人。

後來,張某以清理教會為由要整理我的材料把我清理出教會,還有幾個不聽她指派、不為她做事的弟兄姊妹,也被她列在清理的名單中。帶領找張某核實被清理人員的表現,她一句也説不上來,這才發現張某説的話不符合事實,我們幾個才没被清除。隨後,帶領收集了張某的評價,并召集弟兄姊妹聚會交通對張某的分辨。通過聚會,弟兄姊妹對張某的惡人實質與所作所為有了分辨,最後集體投票罷免了她。張某被撤换後,不但不反省認識自己,還挑撥離間,排斥、攻擊她看不起的弟兄姊妹,導致有的弟兄姊妹消極軟弱,不能正常盡本分。教會根據張某的一貫表現,將她清理出了教會。

之後,我看到一段神的話,明白了神為什麽許可教會有假帶領、敵基督、惡人存在,這裏有神的心意。神的話説:「有的教會出現敵基督、惡人攪擾,把有些人迷惑了,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好事。)這是神的愛呢,還是神在捉弄人、顯明人呢?(愛人。)這話説得真不真實?有没有底氣?看不透了吧?神利用萬事萬物來效力,來成全、拯救他要拯救的人,真正尋求真理、實行真理的人最終得着的就是真理,而有些不尋求真理的人就埋怨,『神這樣的作工方式也不合適啊,讓我遭多大罪啊!我差點就跟敵基督跑了。如果真是神作的,怎麽還能讓人跟敵基督跑呢?』這是怎麽回事啊?你没跑證明神對你是拯救,跑了還不回頭的人就是神不要的。那這些敵基督、惡人在教會裏攪擾是好事還是壞事?這些人被顯明出來,你長分辨了,他們也被清理出去了,你的身量也長了,以後再碰到這類人,還没等他顯形你就弃絶他了。這件事讓你學到了功課,得到了益處,這是不是好事啊?神作工的各種方式不同尋常,超乎常人的想象,為什麽用這兩個詞定義神的作工呢?就是敗壞人類不懂這些事,對真理、對神的作工方式、對神與撒但争戰時的智慧這些都不懂,整個人類在這方面是空白的。《話・卷二・解决觀念才能進入信神正軌(一)》經歷了假帶領的打壓,我雖然受了些苦,但我學會了分辨假帶領、分辨惡人,看到惡人本性凶惡、仇恨真理,惡人在教會掌權只能攪擾、坑害教會工作,給神選民帶來灾難、痛苦。同時,我也看到神家就是真理掌權、公義掌權,任何的惡人、敵基督都會被神顯明淘汰。我也真實地體會到,明白分辨方面的真理實在太關鍵了,只有明白真理,對各種人有分辨,才能實行真理維護神家利益。

上一篇: 神的審判拯救了我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或與我們聯繫幫你找到路途。

相關内容

事奉神為何搞花樣

感謝神的審判刑罰與顯明,使我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有了一點認識。今後,我一定要以此為戒,在認識自己的撒但本性上多下功夫,嚴格按照工作安排作工作,追求做一個真正有理智、守原則、對神有敬畏的人。

這才叫實行真理

之前,我和一姊妹一起盡本分時,對姊妹有了成見總愛悶在心裡,從不與她敞開心交通,直到我們分開了,我在和諧配搭方面的真理上也沒有什麼進入。後來,教會又安排我與王姊妹一起盡本分,我便在神面前立下心志:以後不能再沿著失敗的道路走了,這次一定要吸取教訓,多和姊妹敞開心交通,達到有和諧的配搭。

行進在順服神的路上

經歷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陳志對這段神的話體會頗深:看到神為拯救他,實實際際地擺設各種環境、人事物讓他去經歷,目的是為了讓他能夠得著真理,成為真實順服神、愛神的人,蒙神的拯救。

顯露自己的禍患

人不認識自己,不追求性情變化,憑着狂妄性情處處顯露自己,這樣的人活着没有人格。真正有人性的人,是脱去狂妄自是,有敬畏神之心,能本本分分做人,脚踏實地盡本分,説話做事常常高舉神、見證神,這樣的人活着才有理智,才有尊嚴。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