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是神的作工使我活出了人樣

44

四川省 釋放

我是一個從事建築、裝潢業的承包商,我從事這個行業已經15年了,這些年經歷了許多坎坷、艱難,走到今天,雖然賺了一點錢,但我的良心一直受譴責,每天提心吊膽地過日子,自從信神後我才有勇氣將我埋藏在心底多年的苦悶說出來,我才感覺到一絲釋放的輕鬆。相信大家都知道上海的「樓歪歪」事件和浙江的「樓倒倒」事件,也就是剛蓋好的樓房就整體垮塌、倒塌了,下面我就告訴大家這樣的「豆腐渣」工程是怎樣產生的。

這話還得從我剛開始做承包生意時講起:那時為了招攬生意,我各處投標,忙著參加各種招標會,每次我都是精心準備,可一次也沒中過標,都是屢試屢敗,初入此行的我對此事大惑不解。一段時間後,我才從一些同行的口中得知,我這種人用行話說叫「墊背」的,其實所謂的「招標會」只不過是做給外界看的,只是走個形式而已,實際上招標單位早已內定將工程給了那些給他們送足禮的人(一次至少送10萬元),這些中標的人還會按工程造價的5%-10%給其回扣,或者以分紅、入股的方式給其回扣。所謂的監管部門只是個擺設,只要給錢他們就會放行,這叫「官商勾結」。知道了這個「潛規則」後,我心裡又是憤恨,又是無奈,我恨的是這個社會如此黑暗,無奈的是,我若不隨從這個社會潮流的話就賺不到錢,無法生存下去。後來我也就隨波逐流地投入到這個社會的大染缸中,開始各處請客送禮、包攬工程,不過這一招還真靈。為了疏通關係,我經常去請政府的領導吃飯,請他們吃飯都得去上星級的高檔酒店,一頓飯少則八九千元,多則上萬元,給他們送禮有的是送購物卡,一般都是5000-10000元的卡,少了他們不要,有的送3000元以上一瓶的茅台、五糧液等高檔酒,還有黃金飾品,一次少則100克,多則500克,還有高檔瑞士手錶、汽車等。若是不送禮就去找這些政府官員辦事,他們就會對你不聞不問,高高在上打官腔,說「我不知道這事」或「這事不該我辦」之類的話推辭。當我去給他們送禮時,他們總是擺出一副揮手不要的架勢,但又暗示你把東西放在一個隱祕處,送了禮後他們便笑逐顏開,「有事好商量」了。他們這些政府官員的口頭禪是「誰跟錢過不去」。有時他們以借錢的名義敲詐我,有時喊我去打麻將,說自己沒帶錢,要一萬塊錢做賭金,我也只能啞巴吃黃連。陪這些政府官員、國企領導出去就得喝酒,喝得我胃出血,但為了生存,沒辦法,還得喝。陪他們去酒店就得找小姐、耍小三,我們這個圈子裡的人有好多都因此家庭破裂,有的甚至家敗人亡……而且我看到整個社會都是這樣,時間長了就被同化了,便認為這都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做完這些虧心事之後我總是提心吊膽的,怕有一天東窗事發,落得個行賄罪,還得坐牢,所以每天都惶惶不可終日,但又沒有辦法,我看到這些政府官員、社會流都在幹這些事,為了生存我也只好隨從。

工程攬下來之後並不意味著就可以安心做工程賺錢了,接踵而來的是質檢、安檢、建委、設計院、消防、城管、測量、驗收等八九個部門的蜂擁而至,這些「衙門」都不能得罪,他們每次來名義上是檢查,其實都是來要錢的,每來「檢查」一次都得給他們3000-5000元,從開工到完工,這些監管單位少的來四五次,多的來十多次,來了除了要錢還是要錢。各個監管部門在工程的監理上都是應付糊弄,他們每次來都是抓住一點毛病就說得天大,但他們說這些話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老百姓的安全而是為了要錢,只要給錢,就是工程用的材料再不合格、質量再差也能達標。驗收部門更是可恨,本來一次可以驗收的,他們分幾次來,目的也是為了多要錢、白吃白喝,所謂的「驗收」只是走個形式而已,他們的行話是「只要不是房子要倒都不是大問題」。

一個工程下來,就這些請客、送禮、苛捐雜稅算下來也賺不了多少錢,所以開發商就抬高房價,把這個錢轉嫁到老百姓頭上,就等於老百姓替這些貪官污吏買單,但老百姓對這些卻一無所知。我們為了能將這些請客送禮的錢賺回來,就開始偷工減料,用的都是拉長變細的鋼筋,用的磚本來該是實心的,卻改用空心的,更有甚者連鋼筋都不用,直接用竹子頂替,外牆的裝飾瓦隨時都能掉下來。所以大家就看到了上海的「樓歪歪」、浙江的「樓倒倒」事件了,其實這些「豆腐渣」工程就是這樣產生的。每當看到這些新聞時,我都是心驚膽戰,生怕有一天我做的工程也暴露出質量問題,感覺自己隨時都有坐牢和家破人亡的危險。我深深地感到在這樣一個黑暗的社會裡所做的一切都是見不得光的,每天睡覺都睡不踏實,但又沒有辦法,每天都想怎麼才能賺到錢,但不做假又賺不到錢,心靈特別受煎熬,做吧,良心不踏實,不做吧,又無法生存,沒有別的生活出路,心靈裡還總是有種恐懼、恐慌的感覺,真是把我折磨得筋疲力盡。

相關內容

末世基督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神的聖潔(三)》第二部分...
末世基督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神的聖潔(三)》第一部分...
基督教會見證視頻《神不忍心讓我墜落陰間》上帝大能的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