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感染瘟疫把我顯明了

2023年06月16日

中國江蘇 姜平

這幾年,隨着新冠疫情的暴發全球感染病毒的人越來越多,很多人死在這場瘟疫中。我心想:「神工作結束的時候要降下大灾難,凡是作惡抵擋神的人都要落在灾難中被毁滅,只有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得着潔净的人才能蒙神保守,被帶進神的國度,那我可得加緊傳福音盡本分,多預備善行,這樣以後才能有好的結局歸宿。」回想自從我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我就撇弃了工作傳福音,幾次被警察抓捕我都没有出賣,過後還照樣傳福音,這些年也得了不少人。雖然現在我已經七十歲了,但還負責幾處教會的福音工作,果效還可以,相信只要我堅持盡好本分,以後一定能蒙神拯救!想到這兒,我心裏就很慶幸,盡本分一直很積極。

那是2022年12月的一天,早上起來我的頭有些發熱,喉嚨有些癢,還咳嗽。想到我前幾天剛接觸過一個感染瘟疫的人,我就懷疑自己會不會也被傳染了。不過當時症狀不是太嚴重,身體還能吃得消,就没太當回事,在家裏休息了兩天身體就好些了。當時我心裏還挺高興的,覺得我信神這些年一直在教會裏盡本分,神保守我這麽快就好了,那我更得傳福音多預備善行。没想到後來我的病又嚴重了。一天,我傳福音回到家,突然感覺全身無力,發高燒,頭暈暈的,第二天還是高燒不退。當時,我心裏有些恐慌:「得病以後我没有發怨言,還照樣堅持盡本分,應該蒙神保守啊,我的病怎麽會加重呢?瘟疫暴發以來,全世界已經死了很多人,有不少老年人都死了,要是我的病情一再加重,是不是也會死呀?」那幾天我吃了退燒藥,體温還是偏高,整個人感到乏力,還一直咳嗽。尤其聽到身邊哪個年紀大的人感染瘟疫死了我就有些害怕、擔憂,「這眼看着神的作工要結束了,我要是在這個時候死了,還能蒙拯救嗎?那我這些年的付出不就白費了嗎?教會中有些人没盡啥本分,人家怎麽没感染呢?而我一直撇家捨業地盡本分,没少受苦付代價,神咋没保守我呢?」想到這兒,我心裏不由得有些消沉。雖然嘴上没説什麽,還繼續盡着本分,心裏却没勁了,盡本分也不想再受苦付代價了。當帶領和我商量讓我多負責幾處教會的福音工作時,我心裏就有些不太樂意了,想着還是保重身體要緊,要是操心太多,這身體吃不消呀!再説了,我這病還没好徹底呢,要是再感染上,説不定就真死在瘟疫中了。之後再盡本分時,只要一受凉咳嗽我就生怕病情會加重,心裏常常擔心害怕。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禱告神:「神哪!我臨到這個病有你的許可,可是我心裏對你有要求,總也順服不下來,願你帶領我,使我能順服你的擺布安排,能從中尋求真理學功課!」

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説:「人對神擺布的環境、對神的主宰看不透、認識不到,也不能接受、順服的時候,還有在日常生活中人面臨各種難處,或各種難處超過正常人的負荷程度的時候,人就會下意識地産生種種的擔心、憂慮甚至愁苦,不知道明天會怎樣,不知道後天會怎樣,不知道幾年後會怎樣,不知道未來會怎樣,就為各種事情愁苦、憂慮、擔心。為各種事情愁苦、憂慮、擔心産生的背景是什麽?是人不相信神的主宰,就是對神的主宰信不來、看不透,即使眼見事實也認識不到,也不相信,不相信神主宰人的命運,不相信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中,然後内心就對神的主宰、對神的安排産生了不信任,之後就産生埋怨,不能順服。《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三)》有病的人常常在想,『哎呀,我有心志把本分盡好,但我身體本來就有病,我求神保守,有神保守我不怕,但盡本分如果累着了能不能犯病啊?真犯病了怎麽辦啊?如果需要住院動手術,我没有錢,我如果不借錢治病,這個病會不會加重?嚴重了之後會不會死啊?這個死算不算正常死亡?如果真死了,我之前盡的本分神紀念不紀念啊?這算不算有善行?算不算蒙拯救了呢?』……每每想到這些的時候,他心裏就生出一股深深的憂慮,雖然手中的本分没停,該做的一直在做着,但是為自己的病痛、為自己的身體、為自己的以後、為自己的生死常常在思想,最後得出的結論只是一厢情願地認為,『神會醫治,神會保守,神不會放弃我的,神不會看着我陷入病痛不管的』,這些想法是毫無根據的,甚至可以説是一種觀念。人有這些觀念想象絲毫解决不了自己的實際問題,人在内心深處還隱隱地為自己的身體與病痛愁苦、憂慮與擔心,不知道誰能負責任,不知道有没有人負責任。《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三)》神揭示人對神的全能主宰没有真實認識,總是害怕死亡,因此活在擔心、憂慮的負面情緒中。反省我就是神揭示的這種情形。我感染瘟疫後,一開始病情好得很快,我心裏就高興,感謝神的看顧保守。後來病情嚴重高燒不退時,我開始害怕了,擔心自己年紀大了病情加重會死在瘟疫中,活在了消沉情緒中,盡本分也没勁了。尤其當帶領讓我多負責幾處教會的福音工作時,我害怕盡本分太操勞病情會加重,死在瘟疫中,就没敢接受。我常常活在病痛中擔憂、害怕,連自己該盡的本分都没心思盡了。想想神是造物的,神主宰掌管一切,我什麽時候得病,這病什麽時候好,我的壽命到什麽時候結束,這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我應該順服神的擺布安排。可我不相信神的主宰,不相信神掌管一切,總活在憂慮、害怕中,真是太愚蠢了!神允許病痛臨到我,我該從中尋求真理學功課,如果一直活在這種負面情緒中,哪一天真面臨死亡,我還會發怨言誤解埋怨神,甚至還能以口犯罪説出抵擋神的話,被神厭憎、定罪。想到這兒,我心裏就有些害怕,也有種緊迫感,想要尋求真理解决這個情形。

尋求中,我看到一段神的話:「你一個受造之物憑什麽要求神?人没有資格要求神,要求神是最没有理智的事。神該作什麽就作什麽,神的性情是公義的。公義并不是公平合理,一分為二、按勞分配,你幹多少活兒給你多少錢,按你所付出的得着該得的,這不是公義,只是公平合理。神的公義性情没有多少人能認識。假如約伯為神作完見證,神把他滅了,這是不是公義?其實這也是公義的。為什麽説這是公義的?人對公義是怎麽看的?對合人觀念的事,人説神公義這很容易,如果在人看不合人觀念、人理解不了的事,人能説出神公義那就不容易了。如果那時神把約伯滅了,人就不説神公義了。其實,不管人經敗壞還是没經敗壞,也不管人是否敗壞太深,神毁滅人該不該向人講明道理?該不該向人説明是根據什麽毁滅人?用不用神把神命定的規律講給人?不用。一個敗壞的人、能抵擋神的人在神眼中一文不值,怎麽處理都合適,都有神的安排。神要是看你不順眼,説你作完見證没用了,把你滅掉,這是不是神的公義?這也是公義。……神作的每一件事都公義,雖然人發現不了,但不該隨意論斷。人看為不合理或有觀念的事就説神不公義,這是最没理智的表現。《話・卷三 末世基督座談紀要・第三部分》揣摩着神的話,我意識到自己之前對神的公義性情没有真實認識,總覺得我盡本分為神付出花費就應該得到神的看顧保守,不應該臨到病痛甚至死亡,這才是神的公義。受這種錯誤觀點的影響,我總覺得自己信神多年,盡本分受了不少苦、付了不少代價,甚至在感染瘟疫之後還堅持盡本分,神就應該保守我平平安安的,或者讓我的病情盡快地好起來。可結果跟我想的不一樣時,我心裏就對神誤解、埋怨,盡本分都没勁了。尤其看到有些弟兄姊妹没盡什麽本分都没感染瘟疫,而我一直熱心花費盡本分却感染了瘟疫,我心裏就不平衡,認為神不公義,對待本分也不上心了,甚至多負責幾處教會工作心裏就不樂意了。本以為自己信神多年一直堅持盡本分,對神有些順服了,可當面對死亡我的悖逆抵擋都顯明出來了,根本没有一點兒順服。我享受神這麽多話語的澆灌供應,盡點本分、有點付出花費這是我該做的,可我竟拿這些當資本,跟神講條件、搞交易,欲望没得到滿足還埋怨神,我真是太不可理喻了!神是造物的主,神怎麽作、怎麽對待人都是公義的,都有神的心意在其中,我不能憑觀念想象去看待神所作的事情。我想到神的話説:「你决定不了的事情,你為它愁苦、憂慮與擔心是不是愚蠢?(是。)人能解决的就着手解决,做不到的就等候神,人就默默地順服,求神保守,應該有這樣的心態。如果真有病痛,真有死亡臨到,人應該順服,别發怨言,别悖逆神,别説出褻瀆神、攻擊神的話,站好受造之物的本位,經歷、體會從神來的一切,没有選擇。《話・卷六 關于追求真理(上)・怎樣追求真理(四)》揣摩着神的話,我更是自責、蒙羞,看到我離神的要求差得太遠了。我的生老病死、我的一切都在神的擺布之中,如果瘟疫奪走我的性命,也有神的許可,不管是死是活都應該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這是我一個受造之物起碼該具備的理智。我跪下來向神禱告:「神哪,我太悖逆了!不管這個病好不好,我都願意順服你的安排,不再埋怨,不再向你提無理智的要求。」

後來我就反省自己,没病没灾時我能積極盡本分,也常跟弟兄姊妹交通,不管臨到什麽事都得順服神的擺布安排,可為什麽這次病情加重我能誤解埋怨神,甚至盡本分都没勁了呢?為什麽會流露出這些悖逆抵擋呢?尋求中,我看到神的話:「敵基督在决定要盡本分之前,内心深處對前途、對得福、對好的歸宿甚至對冠冕充滿了期待,抱有最大的信心,他們帶着這樣的存心與抱負來到神家盡上了本分,那他們所盡的這個本分裏面有没有神所要的真心與真實的信心、忠心?在這個時候還看不見人真實的忠心、信心與真心,因為人在盡本分之前心裏充滿了交易,人是在利益的驅使之下也是在充滿了野心與欲望的前提之下才决定盡本分的。那敵基督盡本分的存心是什麽?是交易,是交换。可以説,他盡本分的前提條件就是,『我要是盡上本分那我就必須得得福,就必須得有好的歸宿,神所説的給人類預備的一切福分、一切好處我都得得着,要是得不着的話,這本分我就不能盡』。他們抱着這樣的存心、抱着這樣的野心與欲望來到神家盡本分,似乎也有幾分真心,當然對于初信剛盡本分的人來説也可以叫熱心,但是這裏面没有真實的信心、没有忠心,只有那麽一份熱心,談不上是真心。從敵基督這樣盡本分的態度來看,這裏面充滿了交易,也充滿了他們對得福、進天國、得冠冕、得賞賜這些好處的欲望。所以在外表來看很多敵基督在被開除之前也都在盡着本分,甚至他們撇弃的、所受的苦比一般人還多,他們所花費的、所付的代價、所跑的路不亞于保羅,這是每一個人都能看得見的。論他們的行為,論他們受苦付代價的心志,他們不應該什麽也得不着,但是神看待一個人不是根據他的外表行為,而是根據他的實質、根據他的性情、根據他所流露出來的以及所做的每一件事的性質與實質來看的。人看人、對待人只是根據人的外表行為與受苦付代價多少來定規一個人,這就大錯特錯了。《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九條(七)》通過神話語的揭示我才認識到,我這些年盡本分熱心花費不是真正體貼神的心意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不是出于對神的真心、忠心,而是把盡本分當成了滿足自己得福欲望的工具和籌碼,是為了以後能剩存下來享受永遠的福氣。看到灾難陸續降下,神的工作要結束了,我心裏就暗自慶幸,覺得自己能為神撇弃花費盡本分肯定能蒙神保守剩存下來,可當感染瘟疫并且病情很嚴重時,我擔心自己年紀大了可能會死在瘟疫中,就灰心失望失去信心,甚至開始擺資本跟神講理,覺得我盡本分受了那麽多苦,傳福音也有果效,神應該保守我。當自己的奢侈欲望没有得到滿足時,我就覺得神不保守我、對我不公平,盡本分也没勁了。在事實的顯明中,我才看到自己信神以來一直就是為了得福,我口口聲聲地説自己是信神的,盡本分是天經地義的,其實是在利用神、欺騙神,我真是太自私、太詭詐了!想到恩典時代的保羅,他傳福音跑遍了大半個歐洲,受了很多苦也傳了不少人,但他付出、受苦都是為了進天國得賞賜,帶着交易、欺騙,這樣的花費不但不蒙神稱許,還特别讓神厭憎,最後保羅没有得到神的祝福還受到了神的懲罰。神的性情是公義聖潔的,神定規人的結局歸宿不是看我們外表受了多少苦、作了多少工、有多少好行為,而是看我們有没有得着真理、性情有没有變化。如果我總想利用外表的跑路花費换取好的結局歸宿,不追求真理,敗壞没有得着潔净變化,那最終和保羅的結局一樣,只能被神淘汰受懲罰。保羅的失敗對我是提醒也是警戒啊!我又想到神為拯救我們敗壞人類一心一意,付出了所有的心血代價,從没有向我們有任何的要求和索取,神太無私了!而我享受着神賜給的一切,却從不體貼神的心意,盡點本分還與神搞交易,目的是為了得到好的歸宿,我真是太自私卑鄙了!我把神當成了可以利用、欺騙的對象,就我這樣的付出和花費,怎能不讓神厭憎恨惡呢?認識到這兒,我感到自責、虧欠,就在心裏向神禱告,不願再為了得福跟神搞交易了,而是想好好追求真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滿足神。

後來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話,心裏很受感動。全能神説:「人無論盡什麽本分都是最正當的事,這是人類中最美好、最正義的一件事,作為受造之物理當盡上自己的本分才能得着造物主的稱許。受造之物活在造物主的權下,接受神的一切供應,接受從神來的一切,理當盡上自己的責任與義務,這是天經地義的,也是神命定好的。從這一點來看,人能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這就比活在這個人世間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正義、都美好、都高尚,人類中再没有哪件事比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更有意義更有價值,更能讓一個受造的人活得有意義有價值。在地上,唯有真心實意盡受造之物本分的這一班人才是順服造物主的人。這一班人不隨從世界潮流,他們順服神的帶領引導,只聽造物主的話,接受造物主所發表的真理,憑造物主的話活着,這是最真實、最響亮的見證,這是信神的最好的見證。一個受造之物能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能滿足造物的主,這是人類中間最美好的事,這應該是在人類中間被傳為佳話的事。造物主托付給受造之物任何的事情,受造之物理當無條件地接受,這對人類來説是幸福的事,也是榮幸的事,對于所有盡上受造之物本分的人來説,這都是最美好、最值得紀念的,這是正面事物。……作為一個受造之物來到造物主面前理當盡上自己的本分,這是一件很正當的事,是人該盡的責任。在受造之物盡本分的這個前提之下,造物主在人類中間又作了更大的工作,在人身上又作了更進一步的工作,是什麽工作呢?就是供應人類真理,讓人類在盡本分的過程中從神得着真理,從而脱去敗壞性情得着潔净,達到滿足神的心意走上人生的正道,最終能够得以敬畏神遠離惡徹底蒙拯救,不再受撒但的苦害,這是神讓人類盡本分最終要達到的果效。《話・卷四 揭示敵基督・第九條(七)》看完神的話我明白了,受造之物在造物主面前盡上自己的本分這是最有意義、最美好的事情,就像兒女孝敬父母一樣,是人該盡的責任與義務,不應該有絲毫的交易、索取。更重要的是,在盡本分的過程中,神擺設各種環境來顯明我們的敗壞、缺少,讓我們尋求真理認識自己解决敗壞性情,根據神的話看人看事,不再受撒但的敗壞與苦害,最終能蒙神拯救,這才是神的心意啊。又想到這些年我幾次遭到警察的抓捕,痛苦中是神的話開啓帶領我,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保守我勝過了惡魔的殘害。還有,我盡本分高舉顯露自己流露狂妄性情時,神興起環境責罰管教我,通過神話語的揭示讓我對自己有些認識,能及時向神悔改。這都是神的拯救啊!神在我身上付出了這麽多,我却不追求真理,不還報神的愛,一心只為得福盡本分,我真是太没良心了。這次臨到病痛,通過尋求真理反省自己我才看清自己這麽多年盡本分只為得福的卑鄙存心,對自己的敗壞性情有了些認識,這是神對我的拯救。現在神給我一口氣讓我活着,這是神的憐憫和恩待,我得放下得福的存心,盡好自己的本分。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説:「一個人出生在這個世界上,他的生是必須的,而他的死是必然的,没有人能越過這樣的過程。人要想没有任何痛苦地離開這個世界,要想没有任何不捨與牽挂地面對人生的最後一關,唯一的途徑就是不要留下任何遺憾,而人離開人世間不留下任何遺憾的唯一途徑就是認識造物主的主宰、認識造物主的權柄,順服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順服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這樣,人才能遠離人類的紛争、遠離罪惡、遠離撒但的捆綁,如約伯一樣活在造物主的引領之下、祝福之中,活得自由釋放,活得有價值、有意義,活得光明磊落;如約伯一樣能順服造物主的試煉與剥奪,能順服造物主的擺布與安排;如約伯一樣一生敬拜造物主而獲得造物主的稱許,聽見造物主的親口發聲,也看見造物主的顯現;如約伯一樣快樂地活着,快樂地離世,没有任何痛苦,没有任何牽挂,也没有任何遺憾;如約伯一樣在光中活着,在光中度過人生的每個關口,在光中順利地走完了他一生的路,順利地完成了他的使命——作為一個受造之物經歷、體驗、認識造物主的主宰,而在光中離開,從此以一個造物主所稱許的受造人類守候在造物主的身邊。《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看完神的話,我心裏亮堂了許多。以往我總覺得自己年紀大了,病情又反覆加重,隨時都有喪命的危險,我要是死在瘟疫中就没有好的結局歸宿了。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其實每個人都要面臨死亡,但死有不同的性質,有的人死是被神顯明淘汰了,而有的人外表看肉體死了但靈魂却得救了。就像約伯,他對神有真實的信心,在試煉中還能稱頌神的名,在神面前有真實的見證,完成了一個受造之物的使命,當約伯死的時候没有什麽擔憂、害怕,而是帶着滿足、欣慰離開人世,他的肉體死了但靈魂得救了。還有彼得,一生追求愛神滿足神,臨到患難試煉能順服至死,最後為神倒釘十字架,作出了美好的見證,得着了神的稱許。現在我明白了,肉體的死亡不代表一個人没有好的結局歸宿,關鍵是在有生之年能否追求真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才是决定人最終有没有好的結局歸宿的關鍵。我該做的就是站好自己受造之物的位置,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只要活一天就要依靠神把本分盡好,在盡本分的過程中追求真理按原則辦事,達到合格的盡本分,安慰神的心。認識到這兒,我心裏坦然了許多,不再受病痛的轄制了。讓我没想到的是,幾天後我的病情就好轉了。

藉着這次感染瘟疫,讓我看到自己信神的觀點不對,都是為了自己得福,是在跟神搞交易。我能放下一點得福的欲望,擺對存心盡本分,這都是神的拯救。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神話語喚醒我沉睡的心靈

李偉 陽春三月,暖暖的春風送走了寒意,明媚的陽光照進屋內。羅娜和楊姊妹正在客廳裡交談著,羅娜的臉上洋溢著喜悅的笑容。 楊姊妹告訴羅娜一處教會準備選她去當帶領。聽到這個消息,羅娜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悅,心想:「弟兄姊妹的眼睛真是雪亮的,他們肯定是看出我是追求真理的人才選我做帶領的!」…

一名尿毒症患者的反思

中國安徽 和睦 我在四十多歲的時候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看到神末世作的是拯救人的工作,人只有來到神的面前讀神的話、盡上本分才有神的看顧保守,最後有機會進入神的國度中。不久我就盡上了本分。不管教會安排我什麽本分我從不推托,只想着怎麽去盡好。後來我的血壓高達220,我就輸液降血壓,…

我不再為地位苦苦追求

中國江蘇 李静 我是個名譽地位心很强的人,從小就追求出人頭地、做人上人。俗話説,「是官强于民」,哪怕芝麻粒大的官都比老百姓强。我覺得只要有官職就有權,到哪兒都能被人高捧、被人尊重。年輕時,我為了在村裏能混個一官半職,生産隊裏有什麽髒活累活我都幹,半夜還跑到田裏幹活充當無名英雄。但…

在挫折失敗中成長

菲律賓 希拉(Sheila)2020年12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幾個月後,我被選為教會帶領。教會裏需要作的工作、需要解决的問題有很多,我很積極地投入到教會工作中。一段時間後,雖然我對教會的工作熟悉了一些,但我還是遇到了很多問題。有很多新人都不正常聚會,有的是受網絡謡言的影…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