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痛中體嘗神恩浩大

2018年09月07日

美國 祈遠

突如其來的疾病使我活在了痛苦中

讀高中的時候,一次我去醫院檢查身體,檢查後護士對我説:「哎呀,從檢查報告上看,你得了『大三陽』,趕緊上樓找醫生看看吧!」聽了護士的話,我的頭「嗡」的一聲,只感覺全身的血都在往上涌,心想:「完了,奶奶是得癌症死的,大伯也是得肝癌死的,他們離世的時候都很痛苦,現在是不是輪到我了?我會不會也像他們那樣痛苦地死掉?」我拿着檢查報告,雙手都在發抖,拖着沉重的步伐艱難地上樓找醫生。醫生看完檢查報告後對我説:「你這個『大三陽』比較嚴重,這個病我不敢説一定能治好,但如果不治的話會發展為肝癌,到時候再治療就晚了。」聽完醫生的話我更加憂愁了:「醫生都没法保證這病能否治好,那我還有救嗎?」此時我感覺像塌了半邊天似的,前方很迷茫。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眼泪止不住地流,在心裏不停地問自己:「我才十七歲,年紀輕輕的,為什麽偏偏得了這個病呢?這樣將來有很多工作我都不能做,以後可怎麽辦啊?」那時我雖然也在正常地上學,但我却不敢將我得病的事跟身邊的同學説,我擔心他們會因此笑話我、排斥我,把我當成另類,所以,我經常一個人去吃飯。每當想起自己的病我就會掉眼泪,學習的壓力加上病痛的困擾使我特别壓抑、痛苦,我常常獨自靠在窗邊,呆呆地看窗外的風景,想藉此緩解自己壓抑的心情。

信心之中看見神作為

雖然很痛苦,但我知道自己是個基督徒。那段時間,我常常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不知道該怎麽面對這個病,也不知道自己以後的路該怎麽走,心裏很害怕,也很迷茫,覺得壓力很大。神啊!求你開啓帶領我能明白你的心意……」

一次聚會時,我鼓起勇氣跟弟兄姊妹説了自己的病情,没想到他們不但没有嫌弃我,還給我讀神的話扶持、幫助我。當時,弟兄姊妹給我讀了兩段神的話:「疾病臨到是神的愛,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别收留。疾病之中贊美神,贊美之中享受神,疾病面前别灰心,屢次尋求别放弃,神會光照來開啓。約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裏就是病,活在靈裏就没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第六篇説話》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裏面。撒但是想方設法總送意念,時時求神光照開啓,時時靠神潔净我們裏面撒但的毒素,靈裏時時操練和神親近,讓神掌權占有全人。《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第六篇説話》讀完後,一個姊妹耐心地跟我交通道:「神是全能的,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咱的病情會發展到什麽地步,能不能治好,有没有性命危險,醫生説了不算,只有神主宰、掌握。臨到這病咱擔心、害怕,説明咱對神的信心太小,不相信咱的病在神的手中掌握,撒但才會鑽空子捉弄咱。所以,在病痛中咱得真心依靠神、仰望神,多多尋求神的心意,相信神會帶領我們擺脱病痛的轄制。舊約聖經中記載約伯在臨到撒但試探時,失去了兒女、家産,并且全身長毒瘡,雖然約伯不明白神的心意是什麽,但他不以口犯罪埋怨神,而是俯伏在地向神禱告,尋求神的心意。約伯相信他的一切都是神賜給的,當神收取的時候,他理當順服,稱頌神的聖名。約伯對神有真實的信心、順服與敬畏,他為神站住了見證,使撒但徹底蒙羞失敗,得到了神的稱許和祝福。所以,咱們只管把病向神交托,不管好與不好,要相信都在神的手中,咱們得對神有信心啊!」

聽了姊妹的交通我很受感動,當我軟弱時,神藉着弟兄姊妹扶持幫助我,使我明白了我這病會不會惡化,能不能好起來,不是醫生能决定的,這些都在神的手中,神主宰一切,我的擔心顧慮是多餘的。神的話説:「活在病裏就是病,活在靈裏就没病……」神的話有權柄、有能力,使我有了信心,我願意效法約伯,在試煉中能對神有真實的信,為神站住見證。接下來,我把自己的病交托仰望在神的手中,同時也實際地配合治療。没想到半年後,當我再檢查時,醫生説我的病好轉了,病毒得到控制了。聽到這個消息,我心裏很激動,我知道這是神對我的保守與祝福,感謝神!

疾病開始加重 活在熬煉中

後來,我到美國留學,并很快聯繫上當地的弟兄姊妹,過上了教會生活。之後,我常常看神的話,跟弟兄姊妹一起傳福音盡本分。有時候傳福音的時間和上課時間相衝突了,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請假去盡本分,我心想:「功課可以過後加班補,但是盡好本分才能得着神的祝福,絶對不能耽誤!」

有一天,我看見一位同學悶悶不樂,聊天時才知道他的家人最近體檢時突然發現得了乙肝,并且已是晚期……聽到這個事,我想起了自己也患有這個病,就開始擔心:「我的病會不會復發啊?不過,這麽長時間我的身體也没有感到不適,這個病應該没有了吧?」可我還是有點不放心,就决定到醫院再檢查一下。

第二天到醫院檢查時,我不由得緊張起來,心想:「萬一病没有往好的方向發展,甚至惡化成癌症了怎麽辦?萬一治不好以後怎麽辦?」雖然我心裏也跟神禱告,不管結果如何都願意順服,但是事實臨及的時候,却顯明我的身量很小。檢查完基本的項目,醫生説:「你有没有感覺身體哪裏不舒服?」我説:「没有。」醫生眉頭一皺説:「奇怪了,没有异常心跳怎麽會不平衡呢?」聽了醫生的話,我感到很緊張,心想:「這是不是發病的前兆啊,不然怎麽會心跳不平衡呢?」我看醫生的表情不太好,看來是凶多吉少了。我又問醫生:「為什麽我的心跳會不平衡?」醫生説:「現在没有詳細檢查,不好説,等驗血報告出來才能確定。」

日子一天一天臨近,我既想早點知道驗血結果,又害怕聽到不好的消息,心裏很矛盾。驗血結果出來的那天我去了醫院,醫生説我體内有大量的乙肝病毒複製,是急性肝炎(乙肝),傳染性很强,急需治療。當聽到這個結果時,我心想:「我這個病怎麽會加重呢?難道是我信神信得不好嗎?萬一病情惡化了,以後我還能正常地學習、工作、生活嗎?還能不能信神盡本分,跟弟兄姊妹在一起過教會生活呢?」回家的路上,我蹬自行車都感到特别吃力,路邊漂亮的花草樹木我也没有心思去欣賞了。

回家後,「急性肝炎」幾個字始終在我頭腦中浮現,當我從網上看到急性乙肝患者少數情况會出現昏迷及數日内死亡時,我心裏突然害怕起來:「我會不會也出現這種情况呢?若真這樣死了,那我信神不就白信了嘛!這些年盡本分付的代價也要付諸東流了。想想身邊的弟兄姊妹没有得這種病的,為什麽偏偏就我得這樣的病呢?」我越想心裏越羡慕他們不用受疾病的困擾,能安安心心地盡本分,預備好善行以後還能蒙神拯救進天國。再看看自己,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盡本分預備善行,要是病情真的惡化了,不是在天國裏没份了嗎?不知不覺我活在了對神的猜疑、埋怨中,總是身不由己地胡思亂想是不是我太敗壞,神不愛我了?我越這樣想心裏越黑暗、痛苦,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雖然我本分還盡着,但是靈裏非常軟弱,再也没有以前的動力了。

期間不知道有多少次,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現在我很痛苦、很軟弱,總是懷疑是不是我哪裏做得不好,你要顯明、淘汰我。我知道這種想法不合你心意,但是我真的不明白你的心意是什麽,我看不到前方的道路,不知該怎麽經歷這樣的環境。神啊!願你開啓帶領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

神話語帶領我明白神美意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説:「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給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憑着我的能力將其身上的污鬼趕走;又有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得着我的平安、喜樂;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質財富;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安然地度過此生,求得來世别來無恙;多少人信我是為了躲避地獄之苦,獲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暫時的安逸,并不求來世得着什麽。當我將憤怒賜給人的時候,將人原有的喜樂、平安奪走時,人就都疑惑了;當我將地獄之苦賜給人而將天堂之福奪回之時,人就惱羞成怒了;當人讓我治病時,我却并不搭理人,而且對人感覺厭憎,人就離我遠去,尋找污醫邪術之道;當我將人向我索取的都奪走之時,人都不見踪影了。所以,我説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處太多。《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論到「信」,你怎麽認識》話説到此,我們發現一個人都從未發現的問題:人與神的關係僅僅是一個赤裸裸的利益關係,是得福之人與賜福之人的關係。説白了,就是雇工與雇主的關係,雇工的勞碌只是為了拿到雇主賜給的賞金。這樣的利益關係没有親情,只有交易;没有愛與被愛,只有施捨與憐憫;没有理解,只有無奈的忍氣吞聲與欺騙;没有親密無間,只有永不能逾越的鴻溝。《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附篇三 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神審判的話語句句敲打着我的心,在事實面前我看到了自己信神是為了得平安喜樂,更是為了以後能進天國得着永遠的福氣。我把神看作救命稻草,當成可以賜福給我的對象,當神滿足我的欲望,把我的病治好、讓我享受神的恩典時,我就熱心跑路、花費;當我的病情加重時,我就消極發怨言,擔心自己萬一死了,這些年就白跑路花費了。想到以往我在學校讀書時,選擇本分第一,功課第二,是因為我認為讀好書以後只能得到暫時的物質享受,但是盡好本分以後就有永遠的福分,鐵飯碗也比不上得到天國的福分,所以本分絶對不能不盡。可自從體檢結果出來後,我得知自己的病情加重了,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前途後路,擔心這個病治不好死了,就進不了神的國了,還懷疑神是不是不要我了,是不是要顯明淘汰我,甚至埋怨神恩待别人不恩待我。對照自己的表現,我看到神的話揭示得太對了,信神以來我外表打着盡本分的旗號,其實是為了讓神滿足自己的得福欲望,用受苦盡本分來换取神的賞賜祝福,换取天國的福氣,這不是在跟神搞交易嗎?這是在欺騙神、利用神啊!我太自私卑鄙、唯利是圖了!神是聖潔公義的,像我這樣帶着得福存心、對神滿了欺騙的人怎能進入神的國度呢?我明白了自己臨到病痛,外表看是壞事,但的確有神的美意,神是為了顯明、扭轉我不對的信神觀點,潔净我裏面自私卑鄙的撒但性情,把我從錯誤的道路上唤回來,病痛背後隱藏着神對我的愛和拯救。此時,我不再為得病感到傷心難過,而是感謝神對我的顯明與拯救。

無論得福還是受禍 敬拜神天經地義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説:「約伯跟神不搞交易,他對神没有任何要求,也没有索取,他稱頌神的名是因着神主宰萬物的大能與權柄,而不是根據自己得福或受禍。他認為無論人從神得福還是受禍,神的大能與權柄是不會改變的,所以,無論人身處何境,神的名都是應當稱頌的。人從神得到賜福是因着神的主宰;人受禍也是因着神的主宰;神的大能與權柄主宰安排着人的一切,人的旦夕禍福都是神大能與權柄的彰顯,無論從哪個角度上來看神的名都是應當稱頌的,這是約伯有生之年經歷與認識到的。《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這顆心在隨時隨地地等待着神的吩咐,隨時隨地地迎接要臨到他的一切。約伯個人對神没有要求,他要求自己做的就是等候、接受、面對與順服從神來的一切安排,這是約伯認為的自己的職責,這也正是神所要的。……因為他不問禍福,因為他知道一切都在神手中掌握,人的擔心是愚昧無知、没理智的表現,是對神主宰萬物這一事實持懷疑態度的表現,也是人不敬畏神的表現。《話・卷二 關于認識神・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從神的話中我看到,約伯認定神是天地萬物的主宰者,人的一切包括生命都是從神來的,神無論是賞賜還是剥奪,神的身分與地位永遠都不會變。作為受造之物,不應對神有任何索取與要求,不管得福還是受禍,信神、敬拜神這是人的責任與本分,是天經地義的。就像孩子孝順父母,并不是為了從父母那裏得好處,而是盡自己的責任與義務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明白這些後,我知道了自己該放下得福存心,站好受造之物的位置好好追求真理,力所能及地盡上我的本分,不管接下來我的病情會發展到什麽程度,我都願順服神的主宰,只要我有一口氣,就要敬拜神,站住見證滿足神的心意,做個有良心、有理智的受造之物。

放下得福存心 體嘗神恩浩大

隨後的日子裏,我不再對神心存埋怨、誤解,而是正常地禱告、聚會,力所能及地盡點本分。雖然有時對自己的病還有些擔憂,但我能有意識地禱告神與神親近,多讀神的話語,我的心不受病的攪擾,和神的關係也正常了。大概一個月後,我到醫院複查身體,在去醫院的路上,我還是有點兒緊張,但不願再對神有奢侈要求,不管結果是好是壞,我都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我一直跟神禱告,揣摩神的話,心裏感到很亮堂,蹬着自行車也特别輕鬆。複查結果出來後,醫生居然跟我説:「恭喜你,你上個月檢查時體内每一毫升的血液有十七個億的病毒,現在只有五十六萬,傳染性很低了,短短一個月就恢復得這麽快,真是少見啊!」聽到這個消息後,我對神滿了感激,没想到當我放下得福存心,不再懷疑、誤解神,而是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時,就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我真實地體會到了神許可這病臨到我,不是為了顯明淘汰我,而是為了扭轉我的錯誤追求觀點,使我明白了信神就應追求真理,追求順服神、敬拜神,這正是神對我的拯救。今後,我只願把自己交在神的手中,在以後的人生道路上好好追求真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還報神的愛!

感謝神!一切榮耀歸于神!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劫後重生 認主歸宗(有聲讀物)

李 强我出生在農村,大學畢業後在市裏的一家連鎖酒店上班,負責管理工作。2010年下半年,我結婚了。因妻子信神,就總和我交通信神的事,但是我覺得信神只是一種信仰,是人的一種精神寄托,所以無論妻子怎麽説,我都不相信有神。結婚三個月後的一天,我突然感冒了,就和妻子去醫院做了個檢查。檢查…

病痛中尋求人生真諦(有聲讀物)

謹 慎夢想成真我從小家境貧窮,村裏人都看不起,為了争口氣,我下定决心努力挣錢。十六歲初中剛畢業,我就出去打工了。在近十年中,我給人燒過石灰,做過木工,成家後,我又帶着妻子做過建築工、搬運工,雖然受了很多苦,但也挣到了一些錢,二十六歲時我就在家蓋了一棟樓房。村裏人看到我家越來越富有…

身患絶症 誰是她的拯救

湖南省 吴丹 夜已經深了,吴丹坐在醫院走廊的椅子上却毫無困意,看着身旁熟睡的丈夫,又低頭看着手中的化驗單上「診斷結果:宫頸癌」幾個字,她的心再次揪到了一起:「這十幾年來,我拼命地幹活挣錢,還没來得及享受,難道就這樣離開人世了嗎?我才三十五歲,還不想死啊!誰能救救我?...」想着想着…

禱告見證:危難中的呼求

那年八月初的一天傍晚,我和老伴剛吃過晚飯,外面突然一陣電閃雷鳴,緊接着便「嘩嘩」地下起了大雨。我出門一看,馬路上不一會兒就積滿了水。因着大雨來勢迅猛,積水已經開始向我們家房子這邊急速涌流,我嚇得急忙進屋喊老伴:「快點!水快涌到門裏了!」老伴驚慌地説:「剛才看天氣預報還説今天没有雨…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