抉擇

2023年05月04日

韓國 王心

我原本有個和睦的家庭,丈夫對我很好。我們家還開了一個飯店,生意還不錯,周圍的親戚朋友都羡慕我們。可不知怎麽的,我心裏總是空落落的,覺得每天都重複着一樣的生活,這樣活着太没意義了,但又不知道人到底該怎麽活着。2010年底,我生小孩難産大出血,當時醫院都下病危通知了。我媽特别緊張,凑到我耳邊小聲對我説:「孩子啊,禱告全能神!」我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在心裏呼求「全能神救我!」没一會兒,血就止住了,我心裏很感謝神。後來,我每天都讀全能神的話,經常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交通。慢慢地我才明白,原來人是神造的,人的一切都是從神而來,人就應該信神、敬拜神,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樣活着才有意義。于是我就開始傳福音盡本分,每天過得都特别充實。那時,雖然家人没有接受福音,但是他們不反對我信神。

2012年年底,共産黨又對全能神教會展開瘋狂的鎮壓,還編造了許多謡言栽贜、抹黑全能神教會,很多廣播電台、電視台都在播放這些謡言。從那時起,每當我聚完會回來,丈夫就拉着個臉不高興。記得一天中午,我剛聚完會回到飯店,他就一把把我抓到電視機跟前,説:「好好看看你信的神吧!」我看到電視裏播放的是中共褻瀆神、造謡抹黑全能神教會的話,都是無中生有、顛倒黑白。我特别氣憤,轉身對他説:「這些新聞都是騙人的,都是共産黨造的謡。共産黨最抵擋神、仇恨神,它從執政以來就殘酷迫害宗教信仰,它定罪教會的話怎麽能相信呢?咱們也做了那麽多年的生意,見過不少事,這個國家、這個黨什麽樣你不是不知道。這些年共産黨製造了多少冤假錯案、虚假報道啊,文革時期就不説了,就説近年的吧。六四學生運動、鎮壓西藏民衆抗議游行等等,哪一次不是先編造謊言,歪曲事實,製造負面輿論,然後再暴力鎮壓,對待全能神教會也是一樣。這是共産黨鏟除异己慣用的手段。再説了,弟兄姊妹也在咱們家聚過會,你也看到了,我們就是聚會讀神的話、交通真理、唱詩贊美神,我們是共産黨説的那樣嗎?」可丈夫受共産黨的謡言迷惑太深了,根本聽不進去我説的話,還一直數落我,説我不好好過日子非要信神,國家不讓信就别信了,要再去聚會就把我電瓶車砸了,看我怎麽去聚會,還説要把我關在家裏。剛開始,我并没有太受影響,覺得家人只是一時受了中共謡言的迷惑,也是出于擔心我才那麽生氣,過幾天想通了就好了,但是事情遠没有我想的那麽簡單。電視上、網絡上抹黑、攻擊全能神教會的謡言越來越多,還有許多信神的人被抓捕的報道,家人看了之後對我的攔阻更厲害了。丈夫為了不讓我繼續信神,把我的神話語書籍給撕了,把我聽詩歌的MP3也給摔了,還把共産黨的謡言告訴周圍的鄰居,不讓他們聽我傳福音。周圍鄰居也受了迷惑,把我當瘟疫一樣躲着我。丈夫的表現讓我很吃驚,一向憨厚老實的丈夫怎麽突然變成這個樣子了?夫妻那麽多年,怎麽一點兒理解和尊重都没有?後來,他動不動就訓我,甚至把家裏所有的不幸都怪罪在我頭上,説是因為我信神造成的。生意不好怪我信神信的,飯店也不讓我進,説我會帶來灾難。公公婆婆也是天天給我臉色看,駡駡咧咧的,動不動就摔盤子打碗。他們還限制我出門,只要看到我離開家就趕緊打電話,問我在哪兒、跟誰在一起。那段時間,我被他們看管起來,不能看神的話,也接觸不上弟兄姊妹,一點兒自由都没有,心裏挺煎熬的,覺得信神怎麽那麽難、那麽苦啊,這樣的日子啥時候是個頭啊?有時候我甚至想,要不暫時先不聚會、不盡本分了,可又覺得這樣做不合神的心意。我心裏痛苦的時候,就迫切地向神禱告,求神帶領我。當時,我想到一段神的話説:「現在多數人認識不到,認為受苦没有價值,世界也弃絶,家裏也不平安,神還不喜悦,前途暗淡,有些人痛苦到一個地步都想到死,這還不是真實愛神,這樣的人是狗熊一個,没有毅力,是懦弱無能之人!……所以,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揣摩着神的話,我心裏特别受感動。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不是為了讓我們受苦,而是藉着逼迫患難成全我們的信心,讓我們有機會為神作見證,我不能因為怕受苦就向撒但妥協,我要對神有信心,受苦再大也要走到底。

後來,因着我傳福音,丈夫對我的逼迫更厲害了。記得那天,我剛聚完會回到家,他劈頭蓋臉就一頓駡,他説:「你給店裏的客人傳福音幹嗎?現在人家在背後都在議論你信神的事,你讓我的臉往哪兒放啊?你看看電視上都怎麽説的,你再信神就等着被抓吧!」我看他越駡越凶,没有接他的話就回房間了。回到屋裏,我傻眼了,我的神話語書籍被撕了,扔得滿地都是。就在這時,我公公進來了,他一進門就説:「我們娶媳婦是要過日子的,你要是信神被抓了,這個家就毁了,你要麽就别信神,要麽就趕緊離婚!」他説完後就開始褻瀆神。我真是氣不打一處來,就制止他説:「爸!嫁到你們家,我一直對你很尊重,從來没有跟你紅過臉争執過。如果我在這個家的義務没有盡到,你可以指責我,但是我信神没有錯,你不該攔阻我,更不應該褻瀆神……」我話都没有説完,他臉色一變,衝着我吼:「我説你信的神怎麽了,我就不信治不了你!」説着,他就揪着我的衣服準備把我送派出所,我使勁挣脱了。他看我態度堅决,絲毫没有要妥協的意思,氣得只好走了。没過多久,我聽到「砰」的一聲,我剛回頭,丈夫就衝過來給了我一巴掌。我一下子栽倒在地上,兩眼冒金星,耳朵嗡嗡地響,臉上也火辣辣地疼,大腦一片空白。他這個舉動讓我太意外了,我們相處快十年了,從來没有這樣動過手,今天他居然因為我信神打我。我看着他的臉,感覺特别的陌生。他就像瘋了一樣,一把把我拎起來按在墻上,惡狠狠地説:「告訴你,今天必須要做個了結,你要麽就别信神,要麽就趕緊離婚。你給我説,到底還信不信了?你到底是信神還是要這個家?」他一邊説一邊瘋狂地把我往墻上推搡。看着那張熟悉的臉變得面目狰獰,我冷静地説:「我選擇信神。」他氣得一把把我按在床上,兩隻手死死地掐住我的脖子。我没法呼吸,想挣脱,但是他力氣太大了,我一點兒反抗的餘地都没有。我感覺呼吸困難,心裏也很恐懼,心想今天可能就要死在這裏了。就在這時,我三歲的兒子突然醒了,爬起來就喊媽媽、找媽媽。他看丈夫掐着我,就打他、推搡他,然後死命地往我懷裏鑽。丈夫没辦法才鬆了手,他惡狠狠地説:「如果不是因為兒子,我今天就弄死你!」丈夫走後,回想剛才那一幕,我徹底心寒了。就因為我信神受逼迫觸及他的利益了,他竟然下手要掐死我,這不是魔鬼顯形了嗎?他越是打我,我越看清了他是什麽人,我越要跟隨神走到底。

到了第二天,我婆婆也來找我。她一進門就説:「你能不能不要信神了?我知道你信神好,但是你信神共産黨就要抓你,就要禍害你,你説怎麽辦?」我説:「媽,你也知道,我生孩子難産醫院都下病危通知了,是全能神救了我們母子倆的命,我得還報神的愛,不能没良心啊。全能神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真神,是救世主回來拯救人了。現在灾難越來越大,只有神能拯救人,我們跟神走,即使被抓受苦那也是暫時的,這比跟撒但下地獄强啊。」婆婆説:「你説的我都懂,但是作為女人你就得想着孩子、想着丈夫,孩子還那麽小,你忍心丢下他不管?」聽了婆婆的話,我真是欲哭無泪,心想:「是我要丢下孩子不管嗎?那是共産黨抓捕、迫害信神的人,是你兒子聽了共産黨的謡言非要跟我離婚,要讓我們骨肉分離,這怎麽能怨我信神呢?」但是,看着婆婆滿頭白髮、為難的樣子,又想到孩子還那麽小就要離開媽媽,我越想越難受,心裏有些軟弱了。我就在心裏呼求神,願神帶領我。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話:「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争戰。……撒但與神在靈界争戰的時候,你該怎麽滿足神,該怎麽為神站住見證?你該知道,每一件事臨到對你都是一次大的試煉,都是神需要你作見證的時候。《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揣摩着神的話我明白了,今天臨到這些事,表面上看是人在攔阻和逼迫,其實背後是撒但的詭計,撒但就是藉着我的家人來攔阻、攪擾我,利用我對孩子、對家人的感情來威脅我,讓我背叛神失去蒙拯救的機會。我决不能中了撒但的詭計,我得對神有信心,站住見證羞辱撒但。想到這些,我就對婆婆説:「人是神造的,就應該信神、敬拜神,更何况我的命是神給的,不管發生什麽我都要跟隨神走到底,你就不用費心勸我了。」婆婆摇摇頭,轉身走了。

到了晚上,丈夫發現我還在看神話語書,非常生氣地説:「你還敢信!你到底知不知道,信神是要被抓坐牢的?你是不是不要命了?你不要命可以,但你不要連累我跟孩子!早知道你信神,我是不會跟你這樣的女人結婚的!」説完就把我推到了門外,惡狠狠地説:「如果你堅持信神,就給我滚出這個家!」説完就「砰」的一聲把門關上了。看到丈夫這麽絶情,又聽到兒子撕心裂肺地喊媽媽,我的心都快要碎了。當時已經是半夜兩點多了,我身上没有錢,我心想:這次是要徹底離開家、離開孩子了嗎?我不知道該怎麽辦,想着想着就感覺挺凄凉的。我摸摸手機還在身上,就給我媽打了個電話。聽到我媽聲音的那一瞬間,眼泪就刷刷地流了下來,壓抑了很久的痛苦、委屈一下子就涌了出來。我媽壓着哭聲説:「孩子,你冷静一點兒,他不會把你帶到半路不管的,你只管相信他、依靠他。」我知道我媽是在鼓勵、安慰我,讓我相信神、依靠神,我心裏不那麽痛苦了。

到了第二天,我又冷又餓,漫無目的地走在路上,剛巧碰到了一個姊妹。她把我帶到她家,又給我讀了兩段全能神的話,讓我對臨到的這些事看明白了一些。全能神説:「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就把神當作仇敵對待,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裏,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麽古代傳人,什麽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麽宗教信仰自由,什麽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裏?公平在哪裏?安慰在哪裏?温暖在哪裏?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强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游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作工與進入 八》神要將這些苦難深重的人唤起,徹底唤醒,從迷霧中走出來,弃絶大紅龍,從夢中覺醒,認識大紅龍的本質,能將心全部歸給神,在黑暗勢力的壓迫中奮起,站立在世界的東方,成為神得勝的證據,這樣神才得着榮耀。《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作工與進入 六》聽了神的話我明白了,神末世道成肉身來在地上作工説話發表真理,就是為了潔净人、拯救人,共産黨害怕人都接受真理跟隨神蒙神拯救,不再受它的控制、殘害了,它就瘋狂地鎮壓抓捕信神的人,還編造了各種謡言定罪、抹黑全能神教會,迷惑、煽動人,讓人都跟它一起否認神、抵擋神,共産黨真是太可恨了!我的家人就是受了共産黨的迷惑才這樣對待我的。共産黨用這些謡言謬論蠱惑人心,目的就是讓人跟它一起抵擋神,最後下地獄、受懲罰,這是撒但的詭計。我現在徹底看清了共産黨就是抵擋神、殘害人的惡魔集團,我决不能上它的當,不管家人怎麽逼迫我,我决不背叛神,還要繼續跟隨神盡本分。

接下來,丈夫為了勸我放弃信神,又給我老家的親戚朋友打電話,讓他們來勸我。老家的親人就輪番打電話來質問我。我哥説:「你年紀輕輕的幹什麽不好,非要信神?你就是一個家庭婦女,生兒育女、照顧家才是你的職責,你信什麽神!你要是信神,共産黨就要抓你坐大牢,咱們就是普通的老百姓,鬥得過它嗎?」我二姑接過電話就駡我:「你是不是瘋了?好端端的一個家,不能因為信神給拆散了!你到底還要不要這個家了?你這丫頭怎麽那麽死心眼兒啊!」我小姑也衝着我吼:「你説你結婚没多久,孩子還那麽小,你要是被抓坐牢了,孩子怎麽辦?你聽句勸吧,我們都是為了你好啊!」我哥搶過電話補充道:「你要是堅持信神,人家跟你離婚,你也不要回娘家,我們也跟你斷絶關係!」就連八十歲的奶奶也在電話裏哭哭啼啼地説:「不能信啊,抓走怎麽辦?你就聽聽勸吧,我們都是為你好啊!」放下電話,我心裏很難過,有很多話想要對他們説,「都説是為我好,可到底誰是真的為我好?如果不是全能神救了我,我早就死了,哪會有今天的我?到底是誰拆散了我好端端的家庭?是誰讓我們骨肉分離?是共産黨,不是我。共産黨抓捕、迫害信神的人,你們不恨共産黨,還站在共産黨一邊來逼迫我,讓我背叛神,還要跟我斷絶關係不認我,你們怎麽是非不分呢?你們這是為我好嗎?這哪是我的家人?我的命是神給的,我盡本分還報神愛有什麽錯?我信神走人生正道又有什麽錯?」那幾天,家人不停地打電話訓斥我,我心裏痛苦煎熬,就迫切地禱告神,求神保守我的心。之後,我還是堅持聚會盡本分。

後來,丈夫拿了一份自己擬定的離婚協議給我,他説:「如果你堅持信神,那就離婚!離婚後,孩子也不許你探視。如果你説不信全能神了,我就當一切都没有發生過。」我接過離婚協議一看:家産無,生意無,房産無,孩子歸男方,女方净身出户。如果我不同意離婚,他就把我和我媽送派出所,舉報我倆信全能神。看得出他早就計劃好這一切了,把家裏所有的財産都偷偷轉移了,等到離婚的時候就没有夫妻共同財産了。看着手裏的離婚協議,我又一次陷入了煎熬之中,「一旦簽了離婚協議,就意味着我要從這個家離開,孩子再也無法相見。孩子還那麽小,我怎麽捨得離開呀?」我心裏痛苦極了,就呼求神,求神帶領我能站立得住。我想到神的話説:「在經歷試煉的同時,不管人軟弱也好或者裏面消極也好,對神的心意不明白或對實行的路不太透亮,這都正常,但總的來説你得對神的工作有信心,能像約伯一樣不否認神。……在你的經歷中,不管在神的話上受到什麽熬煉,總的來説神要的是人的信心,是愛神的心,他這樣作工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愛心,也是人的心志。《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你别因為享受家庭的和睦而丢掉真理,别因為一時的享受失去了你一生的尊嚴、你一生的人格。你應當追求一切美的、善的事物,追求更有意義的人生的道路。《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神的話給了我安慰和鼓勵,也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我意識到丈夫用離婚來威脅我,這有神的許可。想想約伯受試煉的時候,所有的家産都被强盗搶走,兒女一夜之間都死了,他還渾身長毒瘡坐在灰堆裏,就連他的妻子也弃絶他,朋友也譏笑論斷他,面對那麽大的痛苦,他還稱頌神,説:「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這才是真實的信心。我也曾經信誓旦旦地跟神立心志,説無論如何我都要跟隨神走到底,可現在面對丈夫的威脅,我就活在了消極軟弱中,這對神也没有真實的信啊。自從丈夫聽了中共謡言,不僅撕壞了我的神話語書籍,還對我大打出手,差點兒把我掐死,現在因着我信神他怕受牽連,要跟我離婚不説,還讓我净身出户,孩子也不許我見,如果我不同意離婚還要把我送到派出所,這哪是我的丈夫啊?這不就是個魔鬼嗎?我想到神的話説:「信與不信的本不是相合的,而是敵對的。《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我明白了,丈夫用離婚來威脅我,是因為他聽從共産黨的話仇恨神。我們雖然是夫妻,但他隨從共産黨走抵擋神下地獄的路,我走的是跟隨神得真理、得永生的路,信與不信的走的本就不是一條路,我不能再受他轄制了,他越是逼迫我,我越要跟隨神走到底,站住見證,羞辱撒但。于是,我對他説我同意離婚。

去民政局辦手續的那天,我想到我是净身出户,心裏不免有些顧慮,離婚後我該怎麽生活呀?自己這麽多年辛辛苦苦經營的家庭、事業,到頭來却一無所有,心裏很不是滋味。我想到神的話説:「你能為我而不去考慮、打算、籌備自己以後的生存道路嗎?《話・卷一 神的顯現與作工・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二》揣摩着神的問話,我感到很蒙羞。都説患難見真心,我臨到逼迫患難,就只考慮自己的利益,這對神也没有真實的信啊!我的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我願意順服神的擺布安排,不再考慮以後的出路。手續辦完後,我就問他:「你為什麽非要離婚?」他説他表哥告訴他,國家已經秘密發布了一些文件,説信全能神的人是國家要犯,如果發現黨員家裏有一個人信全能神,立馬開除黨籍,公務員也得免職,孩子不能上大學,父母的養老保險都得取消,家裏的財産也得充公。他説:「以前是一個人犯罪要株連九族,現在是一個人信全能神整個家族都要受牽連,所以我只能放弃你保大家,要不然我哥就得被開除黨籍。」聽了丈夫的話,我特别地氣憤。神來拯救人這是多大的好事,這是整個人類的福氣,共産黨却像瘋了一樣抵擋神、仇恨神,用盡卑鄙手段打岔、拆毁神的作工,無所不用其極,真是一夥殺人不眨眼的惡魔!我徹底看清了大紅龍的真面目,不再受它的欺騙蒙蔽。我立定心志,一定要盡好本分還報神的愛,羞辱撒但。從那之後,我就離開家繼續傳福音盡本分。感謝神!

上一篇: 在重重危機中
下一篇: 當病痛再次臨到時

灾難陸續降下,主再來的預言已經應驗,你想迎接到主得着進天國的機會嗎?誠邀渴慕主顯現的你參加我們的網上聚會,幫你找到路途。點擊按鈕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我才發現自己太詭詐

香港 小倩我在教會負責澆灌新人,前段時間,有幾個新人我看不透適不適合培養做小組長,擔心如果培養一段時間後發現不合適,那就白花費時間、精力了,可要是不培養他們,負責人會不會説我對新人要求高不注重培養人,或者説我没工作能力培養不出人來?我左右為難,不知道該怎麽辦?就想直接找負責人問問…

我不再嫉賢妒能

緬甸 木蘭 信神後不久,我就開始操練做教會帶領,主要負責教會的福音工作。那時,我盡本分比較積極,弟兄姊妹情形不好或者傳福音遇到什麽難處時,我就及時地交通神話解决,弟兄姊妹的情形恢復正常了,傳福音的果效也好多了。後來,葉馨姊妹被選為福音執事,和我一起配搭。姊妹盡本分很積極,安排給她…

老好人能蒙神拯救嗎

中國山東 郝正我出生在一個貧窮落後的小山村,家鄉封建陋俗嚴重,人際關係特别複雜。從小受社會環境的薰陶和父母的説教,我把「逢人只説三分話,話到嘴邊留三分」「沉默是金,説話是銀,言多必失」「看透不説透,還是好朋友」「順情説好話,耿直討人嫌」等等這些哲學法則當作為人處世的至理名言。即使…

崇拜人太愚蠢了

中國河南 葉淺 2019年1月,我在教會製作視頻。聚會時,我看到組長王渺特别能交通,她口齒伶俐,語言表達思路清晰,而且還當着大家的面亮相自己的敗壞流露,説她如何嫉妒配搭蘇姊妹,很懊悔自己流露狂妄性情傷害了蘇姊妹,還認識自己没有人性,并主動跟蘇姊妹道歉,説着説着還哭了。我聽得很認真…

發表迴響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